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归位(柳将琼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

重生之归位(柳将琼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

重生之归位是一本出色的言情小说

完整版

  • 2018-10-19
  • 简体中文
  • 3分
  • 0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重生之归位(柳将琼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她身为京城世家柳家的嫡女,父亲是当朝的翰林大学士柳梦堂,柳家在朝三代重臣,家世珍贵,出入高车驷马,列宴钟鸣鼎食,自幼习得诗书字画,更是天生丽质,

    重生之归位(柳将琼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她身为京城世家柳家的嫡女,父亲是当朝的翰林大学士柳梦堂,柳家在朝三代重臣,家世珍贵,出入高车驷马,列宴钟鸣鼎食,自幼习得诗书字画,更是天生丽质,才貌名动京华……诸如世间才貌双全女子溢美之词,都可以毫不吝啬地堆砌于她的身上。

    重生之归位全文阅读

    当然除了姻缘有些荒诞——这样的芳华闺秀出人意料,放着一任朝中侯门贵子不选,却独独拣选了布衣白丁的书生尚云天毅然下嫁。
    原本令人惋惜感叹,可谁知就是这位出身贫寒的举子,一朝金榜题名,得到了当今圣上的重用,当年柳家曾卷入政乱,颠沛流离了好些时日,让皇帝心生愧怜,而这位柳家乘龙快婿毫无根基的背景,也入了皇帝的龙眼,最后尚云天位列内阁成为一世名臣。而她嫁入尚家后,英俊斯文的丈夫不曾通房纳妾,夫妻琴瑟和鸣,育有一双儿女,绵延了香火,可谓万事足矣。

    重生之归位在线阅读12章

    起码大半的京城贵妇女眷都艳羡着柳将琼慧眼择君,府宅里清静安闲,加之她极善交际,乐善好施,更被圣上亲封为一品重华夫人。
    此时晓风残月,窗棂烛光摇曳,在兴冲冲地推开卧室紧闭的房门前,她也如世人一般庆幸自己前半生的安稳顺遂。
    可惜……这一切在她将自己的夫君与别的女人堵在了床榻上时,塌陷成一片残垣断壁。
    夫君英俊的脸犹带着红潮热汗,来不及平复剧烈的粗喘,护着身下的那一身细滑皮子的女人,一脸尴尬地回望着忽然从娘家归来的妻子。
    不过到底是朝堂锤炼出来的沉稳栋梁,很快反应过来,手脚迅速地扯了身下的被子遮羞。
    室内浊气呛人,***在一处的二人热潮涌动,那条裹身的被子因着先前垫在身下,也被打湿晕染上了一块块不规则的湿痕,暗示着二人的酣战何等淋漓!
    她木然地望着那条亲手绣出的嫁妆锦被,只愣愣想着:可惜了当初细绣了一个月的苏绣百合被面儿,腌臜得得用火烧了才干净……
    本想给夫君惊喜的柳将琼,一时间竟被夫君惊得不轻。
    不过丈夫身下的女子崔萍儿却是坦然而镇静。
    当柳将琼被浊气顶得难以呼吸,忍不住退出了房门时重重粗喘时,崔萍儿拢着着凌乱的头发,披着尚云天的外套施施然从内室走了出来。高傲地欣赏够了她脸上的怒色后,才开口道:“我与尚郎互通友谊甚久,只是碍着姐姐善妒,尚郎不好同你开口。如今被你撞见倒是省了口舌。明日我会让尚郎禀明父母,早日过了明堂!”
    柳将琼直直地望着崔萍儿犹带媚态的俏脸,再也忍耐不住伸手给了她一巴掌:“做了这等有亏德行的事情,还这么理直气壮,你可真是不要脸面!”
    崔萍儿久在市井厮混,性子是不肯吃亏的,加之她向来在柳将琼面前说惯上句,见惯了柳将琼的忍让伏低做小,当下竟回手还了柳将琼一巴掌,脸上是倨傲恶毒的神色,那话音却像受足了委屈一样轻柔微颤:“姐姐,你怎么出手打人,难道我还被你欺辱得不够吗?明明我才是柳家的嫡女,却偏被你这外姓人鸠占鹊巢!我何曾怨过你?”
    哼,只“鸠占鹊巢”这一句,她就能堵住柳将琼的嘴。
    崔萍儿所说的,是柳家一门说不得的隐秘。
    当年朝中巨变,柳家逢难,逃离京城躲避仇家时在一处山间的茅店里避雨,巧遇商户崔家。俩家也是孽缘,各自都是一对龙凤胎,一时阴差阳错,一同避雨的柳家与崔家竟然错抱了两个女婴。
    于是柳家真正的金枝玉叶蒙尘落难。而柳将琼这个崔家商户的女儿却成为了柳家的掌上明珠。
    这身世的真相是在柳将琼十六岁将要出嫁拣选人家时才被重病快要离世的柳家奶娘道破。
    那会儿,柳将琼的母亲——柳家的当家大夫人尧氏哭得是肝肠寸断,柳将琼也是晴天霹雳,一时惶惶不知所措。
    当时依着自己的祖母——柳家老太君的意思,是要将养在崔家的崔萍儿接回柳家,重新认祖归宗。
    可是派人前去打探的结果却是崔萍儿已经成为琅王楚邪的妾室。
    彼时琅王拥兵镇守江东,大有造反之势。朝中群臣皆避之唯恐不及。在这紧要关头,若是换回女儿,柳梦堂便要成了琅王的岳丈。
    这等祸及九族的倒霉亲戚可不能乱认!
    当下只能将错就错,依然将柳将琼当作柳家的正宗嫡女,却并没有认回亲生的女儿。
    只是爱女心切的尧氏打听到,那琅王楚邪为人***,最看轻女人妾室,常将自己爱妾美姬赠人,便私下托了人,使了大把银子请了琅王器重的幕僚出面,将那崔萍儿讨了出来,辗转一路回了京城,依托了远亲前来投奔的名义,这才将她归入了柳家。
    而那崔萍儿知晓了自己的身世后,便将占了自己嫡女位置的柳将琼恨到了骨子里,将自己先前沦为玩物的祸由,也归总到了柳将琼的身上。重回到柳家过上安逸的日子后,想到这一切原本该是自己的,心里更是扭曲愤恨。
    到了最后,崔萍儿竟觉得柳将琼的夫君——这位前程远大的国之栋梁也本应该是自己的夫君才对!
    因为早些年在琅王府里被灌了虎狼的绝子汤药,崔萍儿自知自己这辈子断无子女,倒是对琼娘的一双儿女甚是和婉亲近,隔三差五地送些时鲜的水果和奇巧玩意儿来。
    而柳将琼向来忙于贵妇之间茶会诗社的交际,又怕慈母败儿,所以一味看重学业,对儿女要求严苛,时常戒尺上身,闹得她与儿女疏远。
    两相比较起来,这崔姨在小娃儿们的心里,竟比母亲还要来得亲切温情,总是盼着崔姨登府,与他们一起玩笑戏耍。
    这般敦和的假象,竟然蒙蔽了她。有段时间,柳将琼甚至误以为崔萍儿已经放下了心里的愤恨,愿意与她以姐妹相处,才与自己的夫君儿女这般和睦。而她也因为自己并非柳家亲女,却顶了名分理亏的缘故,对待崔萍儿处处刻意讨好。
    可是这一刻,她才算是彻底明白,崔萍儿哪里是在示好!她是有心取而代之,要将自己的夫君和儿女全部占为己有!
    脸颊的火辣提醒着柳将琼,自己先前对崔萍儿的刻意示好是多么愚蠢,竟然将崔萍儿这毒蛇引入了自己的府宅中。
    若是以前的将琼,挨了崔萍儿这一掌是怕要生生忍耐下去。可是现在的她决意不会再忍了,只冰冷地瞪着崔萍儿愈加嚣张的脸,忽然飞起一脚狠狠踹向了她的肚子!
    柳家的大公子柳将琚尚武,柳将琼自幼多病,也跟大哥的武师傅习得几年拳脚。这飞起一脚的力道可不是花拳绣腿。
    那崔萍儿惨叫一声,马上若布袋般扑倒在了地上。
    这一脚踢出去,在内室里不露面的尚云天总算是出来了。
    大沅朝的栋梁显然不太擅长斡旋新欢旧爱的摩擦纷扰,他在屋内听着动静,脑子里想着怎么跟琼娘认错。她一向温婉,又待崔萍儿极好,大约也不会太为难她吧!可是柳将琼这次显然是气急了,责骂愤恨的声音甚大,倒显得崔萍儿的柔声细语更教人怜惜。待听了一声惨叫时,那崔萍儿被踹倒在地的狼狈更是激起了男子向来怜惜弱小的天性,他便急急奔了出来。
    皱着浓眉扶起瞬间柔弱了不少的崔萍儿,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了底气,对刘将琼道:“琼娘,你太过了,错原在我,你打得骂得,都是我该受着的。可你怎么……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你的妹妹!她吃过的苦楚太多,岳父岳母疼惜她都来不及,若是知道你这般行事,岂不是会怪罪于你!你这样也……也太过粗鄙了!”
    心里似乎有什么被重锤狠狠击碎,柳将琼挺拔的身形微微晃动。因为知道自己身世,知道自己体内流淌的是低贱商户的血脉。所以她在十六岁后性情愈发的古板沉静,恪守名门闺秀的礼节,生怕自己的言行不当,被家宅里知情的宗亲拿来说嘴。
    可是现在自己最不设防的夫君,却拿捏着自己心内的隐痛,怀里搂着通奸的妇人谴责着自己太过粗鄙……
    天知道,若是此时自己手中持剑,倒是不会粗鄙行事,只手起刀落,雅致地捅出两个热腾腾的血窟窿了事!
    这一刻,压抑了许久的本性尽数破茧而出,云淡风轻的宽容大度被扔甩一边。她冷笑出了声,决意粗鄙到底,几步走到尚云天的面前,一扫往日的温婉贤惠,抬手狠狠给夫君一记耳光,打得他偏了头才问来:“尚云天,你缔结婚书前是眼瞎还是耳聋?我可曾婚前对你隐瞒过我的身世?我为什么放着一众京城贵公子不嫁,却偏偏拣选了你这个家道落魄的白衣布丁?只因我自知本不是柳家的骨血,配不起真正的名门望族,更不愿将来被夫君知情,责怪骗婚,所以才会选了你……
    说话间,她上下打量着骤然变得生疏的丈夫,自嘲笑道:“我本是低贱商户,你尚家当年也是落魄得揭不开锅,算是门当户对,挑不出彼此的短长。当我道破自己的不堪时,你是如何盟誓应承的?你说无论我真正的身世若何,今后便是你尚云天的妻子,尚家儿郎会凭借自己的本事让自己的妻儿显达。而如今呢,你倒是在嫌弃了我的粗鄙?怎么?跟崔萍儿偷情之时,床榻上就领略了柳家真正闺秀的体面风采了?你们可真是够斯文好学的!”

    重生之归位在线阅读13章

    尚府能从当年落魄到如今的富庶体面,可不全靠尚云天的那点子俸禄,柳将琼的经营算计功不可没,常年经营操持几家店铺,早就让曾经深闺不知疾苦的妇人磨砺得口才了得。如今陡然尖刻起来,岂是刚刚提起裤子的尚云天能招架得了的?
    虽然成婚十载,可他心内还是爱着柳将琼的,且不说琼娘八面玲珑,善于经营人脉,对他官场裨益甚多,单论容貌,崔萍儿也不如柳将琼的天生玉质来得精致,让人看了移不开眼。
    当年听闻琼娘的身世时,他其实心内狂喜难以自禁,暗自庆幸若不是因为这般隐情,琼娘这样的容貌,就算是流落市井,也有富足人家争相纳聘,哪里轮得上自己?
    崔萍儿一再表露心迹,他也推拒过。只是奈何琼娘一向看中所谓的闺秀礼节,床第间连荤话都听受不得,夫妻间时日久了,到底是欠缺了味道。
    一次琼娘归省时,他酒后失了分寸,耐不住崔萍儿的主动,半推半就有了首尾,竟食髓知味,愈加耐受不住了。
    那崔氏小娘到底是荒淫的琅王府里出来的,床榻上的放荡叫他真正领略了男女纵情滋味,这般背地里有了几回后,心里的那浓浓的愧疚竟慢慢淡然了许多。
    男儿追逐***是为了什么?不就为了换取人生在世那点子声色享受吗!同自己的那些个三妻四妾的同僚相比,他尚云天的半生竟是虚度罢了!
    但是他心里是认定了柳将琼才够资格做自己的妻子,与这崔萍儿暗地里的露水姻缘,并不想被妻子知道。
    只是今日不知怎么的,向来替自己把风守门的书童却没了影踪,叫忽然返家的琼娘看见了自己狼狈之像。
    想到这,他不由得扫了一眼犹在啼哭的崔萍儿,直觉是她动心思做了什么手脚也说不定。
    不过……这样被撞破了也好,就像萍儿说的,她到底是真正的柳府千金,亏待不得。而且萍儿不能生养,又向来疼惜一对小儿女,将来入了尚府,不会生下子嗣危及琼娘的嫡子嫡女地位,他更不会宠妾灭妻,定然雨露匀洒,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般私通固然失了体面,但是他本以为依着琼娘心内对崔萍儿久存的亏欠,这抬妾的事情也是水到渠成。只是不知岳父母大人肯不肯,会不会觉得妾位偏房委屈了柳府真正的小姐。
    可是一向高贵淡然的妻子,却如市井泼妇一般动手打人,又出言刻薄讽刺自己,是他万万没有料想到的。
    望着琼娘漂亮杏眼里的寒芒,他一时哑然,扶着崔萍儿的手也缓缓松开。
    冷言讽刺了丈夫,她又转头看向泪眼婆娑的崔萍儿:“至于你,也甭在我面前装苦主了!我也原不知,可是新近无意闻声了父亲母亲的私下闲语,才算是彻底明白当年错抱的一桩官司!你自己回去问问父亲和母亲,当年为何错抱!他们原是为了避祸,想要偷偷拿别家的男孩子敷衍半途劫持的仇家,保住自己的传宗骨血,可谁知避祸之后,匆忙换回来的时候,柳家两个奶娘忙里出错,各自换了一回,虽然换回了两个男孩,却将你我错换了一番!换错的奶娘事后发现,生怕主子怪罪,兀自隐瞒下来,临死才吐露实情。这内里的冤孽缘由,岂是我和崔家所主导?”
    这话她说的没有半点虚假,所以论起来,崔家才是真正的苦主。
    虽然崔萍儿身世飘零,却也不是崔家夫妻贪图权贵,出卖女儿做人小妾的缘故。
    依着柳将琼后来派人打探到的实情,分明是崔萍儿当时年纪小眼皮子浅显,嫌弃崔氏夫妇定的殷实人家的儿郎不够显达富贵,自己仗着年轻貌美,背着家人私奔,主动贴附了琅王,做了他的妾侍。只是后来真的入了琅王府才领教了那位琅王楚邪的残暴本性,叫苦不迭。
    刘将琼所言,其实崔萍儿早就知情了。可是那又如何?若不是当年抱错,她柳将琼这个贱种岂会享受到柳家无边的富华,成就京城闺秀的美名?她欠她萍儿的,永远都是偿还不清!
    这场抓奸闹剧,最后总算是闹到了柳家当家的柳梦堂的面前。
    这等府宅里的丑事,堂堂翰林大学士也不好亲自出面,更何况女婿尚云天如今入主吏部,乃皇帝的左膀右臂,他也要给贤婿几分薄面。
    所以柳大人关上房门,与夫人尧氏商议一番后,由尧氏这个当母亲的来跟将琼交涉。
    自从发现女儿抱错后,再也没有对柳将琼露出慈母微笑的尧氏,这次倒是难得的和善,只面带笑脸拉着她的手,将她引到了内室的雕花西窗前,一边递给她热腾腾的茶盏一边说道:“萍儿在市井里长大,到底是亏欠了规矩,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跟我和你父亲商量就自作主张了呢?若是早早说破,你这个当姐姐的又怎么会不体贴容人呢?”
    这番开场的话,叫柳将琼的心一路下沉。
    果然,尧氏又开口道:“只是……叫你妹妹萍儿做妾,我和你父亲心里实在是过不去,原本,我们已经替她物色了几个才俊,入门便是正头的夫人。可是你妹妹一直不肯允诺,既然他们已经……如此了。你心内也不要怨恨她,云天那孩子如今位列公卿,府宅里怎么可能一直空旷下去?她入了你的府宅里,我跟你父亲反而放心些。左右你都会周全了她的短缺,她也会帮衬你的不足,娥皇女英共侍一夫也算是佳话……就算她入门后,与你一般平妻,她生不出儿女来,也不会叫你太委屈的不是?”
    尧氏接下来说了些什么,柳将琼全然听不进去了。原本她以为尧氏肯定不会同意她一向疼爱的崔萍儿入府为妾,却没想到,母亲原来是抱着让崔萍儿成为平妻抬轿入尚府的打算。
    她心内悲凉,可是看着自己一向敬重,当做亲生母亲的尧氏,千万凄苦竟然倒不出来,只说了一句:“娘,你怎么能这样……女儿不愿!”
    尧氏听了这话,脸上的笑意全退了干净,只紧绷着脸道:“萍儿吃了那么多苦,你又不是不知!要不是崔家夫妻亏欠了她,短少了看护,她至于被那琅王纳了去?可是我们何曾埋怨过你亲生的爹娘,也知道你从小娇养,断然回不得商户庶民的人家,所以从没叫你出府,对待你更视如己出,当年给你置办的嫁妆丫鬟哪样不够体面?你还有什么不足的?”
    柳将琼听到这,猛抬头,直盯着尧氏道:“母亲,我听说了那尹奶娘临终的遗言……崔家原本可不想占了柳家的这般福祉……”
    尧氏忽然被揭了短儿,顿时有些语塞,可很快就稳下心神冷静脸道:“现在想不占也不行了……你那亲生的大哥崔传宝不成器,将小舅子打成了重伤不治身亡,如今身陷囹圄。崔家人不要脸面,偷偷求到了萍儿那里,萍儿宅心仁厚,求到了你父亲出面去斡旋。算起来,她算是对得起你们崔家,难道你就这般不容她?你父亲已经同云天和你婆婆商议过了,你婆婆是向来喜欢萍儿的,而云天他说你若愿意,就抬萍儿为平妻。”
    柳将琼听得一怔,什么?……柳尚两家原来是私下里都商议好了的,可笑自己竟然最后一个知道……崔家竟然有这等飞来横祸?崔家夫妻为什么宁可去求崔萍儿也不来找自己呢?
    这么一想,她心内顿时苦涩起来。
    当年骤然知道自己的身世时,柳将琼年纪尚小,在自己的心中柳家夫妻才是自己的骨肉至亲。想到自己要离开熟悉的父母和大哥,回归低贱商户,跟几个生疏人过上未知市井小民的日子,只哭得整夜泪透枕榻。
    好在柳梦堂开口发话,那崔家只是个街市里摆摊卖炊饼餐点的商贾人家,日子清苦,柳家娇养了十六年的女儿怎么好回去当街叫卖?再说家丑不宜外扬,京城谁人不知柳家嫡女柳将琼才貌双全,忽然送回,总叫人非议,毁了柳家清誉。柳家再多的女儿也养得起,便回绝了崔家讨要自己亲生女儿的请求。
    后来崔家不肯善罢甘休,只嚷着要到官府里打官司讨要女儿。柳家这才勉强同意他们夫妻来见柳将琼,听听她的意思。
    可笑,她当时还心存感激,加之误会崔家卖女求荣,攀附富贵,对于崔家的固执顿时心生厌恶。只觉得自己要是落入这等破落无赖的市井之民的手里,便堕入火坑,再无出头之日。所以在见到那对夫妻时,看着他们不合时宜的寒酸穿着和一脸上不得台面的局促时,忍不住面露厌恶之色,出口狠狠地嘲讽一番,直言她宁肯死也不要跟他们回去。
    从那以后,他们倒是没有再纠缠柳府,更没有出现在柳将琼的面前。
    就连柳将琼成婚后,听说崔家落魄得要迁往关西讨生活时,她托人送去的一百两银子也被崔家人如数奉还回了尚家府上,只附信言明,叫她安心嫁人,做柳家的女儿,他们绝不会再去找她,叫旁人知晓她真正的身世。
    现在想来,她当时的言行,叫她亲生父母何等的心寒?
    如今,尧氏拿了崔家大哥做了要挟逼着自己低头。柳将琼千万句质问梗在喉咙里,却没法再说出口去。
    崔家二老本就失了女儿,若是再没了儿子,岂不是那对老夫妻的性命?
    尧氏见她不说话,这才笑着和缓了面容道:“你也休要想不开,左右是一家人的事情,大崔家那边也不用担心,你父亲会拜托同年处理妥善的……”
    从柳府出来,柳将琼失魂落魄地上了马车,一路回到了尚府。
    她闷闷地吸了口气,打算去看看正在书房练字的一双儿女,路过小花园时,却听到自己九岁的儿子廉哥儿开怀的笑声:“崔姨,你说得可是真的?以后要常住在我们府上了?”
    “若是你母亲同意,便是真的……只是怕你母亲不愿……”崔萍儿柔声回道。
    她话音未落,女儿倩姐儿奶声奶气道:“母亲为何不愿?”
    “许是怕我陪伴你父亲还有你们太久,她就要陪得少了吧!”崔萍儿故意迟疑道。
    廉哥听了,竟然不喜悦地说:“母亲忙得很,她只喜欢与侯门府宅的夫人们饮茶赋诗,施粥茹素,被人夸是闺秀典范,便喜悦得忘了我与妹妹,更顾不得父亲了……上次父亲发烧时,她不是也没有陪在身边,正忙着陪那个什么丞相夫人去寺庙筹募赈济灾民的义款吗?要不是崔姨你精心照料,父亲只怕要大病一场呢!”
    接下来,崔萍儿又低低说了什么,柳将琼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若说丈夫的背叛,撕破了她叫人艳羡生活的伪皮。儿子看似童言无忌的话,更击碎了她全部的自欺欺人的努力,眼泪顷刻滑落了下来。
    什么名门贵妇,名动京华?全是***不如的东西!

    小编点评 

    重生之归位(柳将琼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最新的网络小说,更加丰富的体验,相爱不能相守,又将怎样维系这故事,全新的体验,感爱好的你别着急更加丰富的内容,更加别具一格的体验。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