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他曾经逆光而来(佟傅言简宁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导读
他曾经逆光而来(佟傅言简宁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导读

他曾经逆光而来(佟傅言简宁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0-16下载: 52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大全——他曾经逆光而来(佟傅言简宁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导读提供给大家,全部的安静,极力做到不让恐怖分子看到自己。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必定要有人不如愿。有人被恐怖分子从拥挤人群中连拖带拽地拉出来,是个中年男人。关注本站提供的小说全本资源,可以免费体验完整版他曾经逆光而来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全部的安静,极力做到不让恐怖分子看到自己。
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必定要有人不如愿。
有人被恐怖分子从拥挤人群中连拖带拽地拉出来,是个中年男人。
简宁听到他的哀叫声,是用英语说出临终的最后遗言:“不,真主保佑,不,哦,不,你们这是犯罪........”
他带着绝望与对上帝最后的虔诚,语无伦次地呐喊着。
引来的是恐怖分子无情的嘲笑和辱骂。
随后在全部的黑暗中,简宁或者说是全部人都听到有重拳击打在肉的沉闷声音,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打在他身上。

他曾经逆光而来在线阅读第十三章

简宁在这一周内,一面做着翻译工作,一面办理签证收拾行李,将全部要处理的事都安排妥当。所以在出发美国的那天,时间倒是变得空闲起来。
省内前去参加国际会议的领导,早就已经前往美国,而作为保镖的佟傅言也是紧随着一起去了。简宁是和翻译团一起动身,所以相比之下时间被拖延了一天。
当飞机准时降落在肯尼迪国际机场,简宁感觉自己疲惫不堪,大概是前几日太过劳累,所以不是太能承受住。
同行的伙伴发现简宁脸色苍白无力,很是体贴的帮她拿了行李,一道人走出机场后,因为预先就租了包车,一下子倒是方便很多,省去了很多的的麻烦。
抵达预订的酒店,简宁向伙伴道了谢,拿了行李直接回自己的客房休息。又因为不习惯身上微微的汗意,还是磨着性子去洗了澡,这才回了床上闭眼歇息。
佟傅言他也是在这家酒店入住,也恰好是与简宁同一楼层。
现在的休息时间,佟傅言坐在客房偌大的落地窗前,翻看着很久以前喜欢的书籍,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只是因为工作原因,让他总是没有太多的时间。
佟傅言本来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书,只是他偶然远望落地窗外的光景时,竟能看到楼底下停着一辆黑长的车子,因为楼层过高,他只能看到如蚂蚁般大小的人,陆续从车里出来。
佟傅言抬手微微扶了金丝边框眼镜,眯了眼睛又去望了楼底的景色。他似乎想起来,简宁作为翻译团,大概是今天抵达酒店入住的。
他继续看着书中的内容,思绪却慢慢地飘忽到其他地方。脑海中显出的竟然是简宁的面孔,想到五年前那个稚嫩腼腆的姑娘,和现在性感冷艳的女人,差距泾渭分明,他竟忍俊不禁。
这个女人当初在电梯口遇见自己的时候,佟傅言下意识是觉得她是别有专心的和自己熟悉。后来从她的言语和局里头的调查中,才慢慢的相信,原来她真的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小女孩。
他应该对这久别重逢抱以兴奋的,或许可以和她叙叙旧事。
但是佟傅言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处境,多年来和毒匪的周旋,他慢慢地让自己的尽可能不去亲近任何人,这样其他人才不会无辜受害。
所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如同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简宁。虽然她是佟傅言心中那个笑得和阳光般灿烂明媚的小女孩,但是对她的疏远冷漠,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
佟傅言不想伤害任何人。
却还是不可避免地让无辜的人受了伤害。
他忽然对于书中的内容产生烦躁的情绪,将书稳妥地放回了书桌上,然后换上体面的衣服,出了客房。
……
简宁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坐在床上揉着太阳穴,感觉口渴异常,忍了一会儿发现还是嘴巴干裂得难受。打了客服电话想让服务员能送来冷饮,只是打了几次电话,服务员都迟迟未来。
她心里烦躁得更厉害,直接起床换了衣服,自己去了楼下取冷饮。顺便想要投诉这家酒店服务的不周全。
但是当简宁看到后厨里,那个笔直□□的身影,她的怒气消散了不少。心里也在对上帝对自己所做的巧合,默默地道了谢。
佟傅言先前去了楼下和几个同行的保镖谈了工作的相关事宜,后来其他保镖都想趁着时间空闲,去酒吧放松放松。
只是佟傅言对那种吵闹杂乱的地方并没有任何爱好,便婉言拒绝了他们的邀请。
佟傅言双手插/在口袋里,他目送了其他的保镖都坐车离开,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车子。竟然莫名想要自己煮点意式咖啡。没想到却在这个后厨,撞见了简宁。
他眼底依旧平静:“你来了。”
简宁点点头,走进后厨,从柜台上取了新鲜的牛奶出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我上午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到你,佟傅言。”
佟傅言淡淡地嗯了一声,视线不自觉地落到简宁的脸上:“你的脸色很苍白,最近没休息好?”
“不知道,或许吧。”简宁看着玻璃杯里满满的牛奶,然后轻轻漾动着:“反正看到你,我就感觉不累了。”
她说得有点吊儿郎当,佟傅言也没当做回事。
他的目光又落回到咖啡机上,里面的咖啡已经有沸腾之势,他就抬手从柜台里取出了玻璃杯,预备着。
但是却对简宁适才颇有调情的话,不作任何回答。
简宁提醒他:“佟傅言,咖啡喝多了睡不着的。”
“我知道。”佟傅言目光依旧落在咖啡机上。
“那你睡不着的时候,可以来找我。”简宁冷不丁冒出这句话,站在佟傅言身后:“不能去找其他的人。”
佟傅言闻言低低地笑出声,沉闷又带着点沙哑:“是吗?”
简宁听着他的话合着语气,总觉得清冷又诱惑人,猜想着佟傅言是否想到了别处去。又暧昧着故意告诉他一句:“当然假如是其他的事情,我也不会拒绝,但仅仅是你一个人,我不会拒绝。”
佟傅言说:“我不需要。”
咖啡已经煮好,佟傅言微微把自己的袖口捋到胳膊处,取出了咖啡容器,把热气腾腾的咖啡倒进玻璃杯里。
简宁看着他动作熟练透着沉稳,他的侧脸在明亮灯光的照射下,他冷漠的面容这才稍稍的缓和了些,更加的像个温润公子。
他将咖啡放在案上,又侧身去另外一边的柜台里取了方糖。修长的手指捏着小小的匙子,慢慢地加了几粒方糖放进咖啡里。他的手背很白皙,但是却有淤青浮在手背上,让简宁一下子紧张起来。
简宁想要走近看得清些,去看清是否是淤青,但是在走近的下一步,她感觉自己的膝盖忽的一软。
自己整个身体都往下坠倒,她整个人都惊吓慌乱住,眼睁睁看着灰白色的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近,简宁觉得身子疲惫,让自己无可奈何。
她甚至能感觉到裸露在外的膝盖蹭到了粗糙的地面上,引来阵阵的刺痛。就在简宁就要闭眼接受全部痛楚的时候,一只坚固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细小的腰板,竟一只手则是稳稳地落在她的后背处,这才避免了自己与地面的零缝隙接触。
佟傅言半环抱住她,对于刚才忽然发生的事也是错愕不已。
他神色寡淡,看着微微皱眉的简宁,双臂一用力将她从地面上扶起来:“除了膝盖,还有哪里受伤了。”
简宁感觉膝盖处传来阵阵的刺痛,为了不再次摔倒,她两只手都紧紧地抓着佟傅言的衬衫袖子,甚至能感觉到他带着热意的身体。
简宁习惯性地摇摇头,在佟傅言淡漠却难掩担忧的神色中,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如实告诉了他:“佟傅言,我的脚踝好痛。”
佟傅言轻声谈了口气,右手扶着她的右臂,而身体微微地俯下去,简宁整个身子都僵住,她感觉到佟傅言略有粗糙的手,轻轻地覆在她光裸的脚踝上,然后适度地捏了捏她的脚踝。
佟傅言捏了她的脚踝,过了一会儿才慢慢起身告诉她:“脚踝估计是韧带拉伤,你现在不方便行走。”
简宁听到他的话,轻轻地扯了下他的袖口:“佟傅言,你能不能抱我上楼。我感觉我整个身体都不对劲,很不舒适,真的。”
佟傅言微微抬眼看她,然后把手背微微的覆在她的额头上:“你发烧了,不难受才怪。”
简宁有些蒙掉,想到估计是前几天因为翻译的事,时间紧急,简宁洗了澡换了睡衣,就坐在书房里工作着,大概就是这样受冷又熬夜疲惫,导致了现在的发烧。蠢到爆的自己竟然还不知道,真的好笑。
佟傅言也没有再任何废话,直接打横抱起了简宁:“你房间在哪里。”
简宁马上反应过来,报上了自己的房间号:“5309。”
简宁头微微依靠在佟傅言宽厚的胸膛里,因为他的行走而身体微微摆动,更让简宁感受到他的身体。
这让简宁不得不收回当初那句“佟傅言你不像个军人”,现在的简宁被他抱着,能感觉到他的手并没有任何不规矩的动作。
但是她自己却感觉着佟傅言精瘦的身体,甚至能透过衬衫感觉到脉络清楚的肌理,不得不去赞叹他的身材之完美。
佟傅言走得快,不一会儿就到了简宁的客房。简宁就微微探出身,开了房门,两个人这才进了房间。
佟傅言把简宁放在床上:“医疗工具有吗?”
简宁告诉他:“在我的行礼箱里有。”
佟傅言迅速走到衣柜旁,拿了急救箱回来。他坐在床边缘的地方,然后用了棉棒沾了点消毒水,微微低头为简宁蹭伤的膝盖处上了消毒水。
简宁看着低头认真为自己消毒的佟傅言,竟觉得膝盖处的疼痛,因为他而变得并不那么痛。
“对不起,又麻烦了你。”简宁说:“我刚才没站稳,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幸好这里不是国内。”佟傅言微微地皱了眉,轻褐色的眼眸里忽又变得淡漠。
假如这是在国内,必定会有新的眼线监视着自己,那么佟傅言或许就不会做出这么亲密的举止,无故地为简宁招来灾祸。现在在国外,佟傅言在出境之内,已经用了办法甩掉之前的眼线,所以现在的他才能稍微放松下。
简宁没明白他的话,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为自己小心翼翼地处理伤口的模样。
“还有三天就要举行国际会议。”佟傅言将使用过的棉棒放到垃圾袋里:“你现在身体不适,而且走路也不方便,打算怎么办。”
“佟傅言,我21岁开始翻译工作,没想到现在阴沟里翻船。”简宁自嘲地笑出声:“但是翻船不代表船没了。我等下吃点退烧药再好好睡一觉,估计就可以把精神补回来了。至于脚的问题,我还能忍忍,没关系的,”

他曾经逆光而来全文阅读第十四章

佟傅言换上新的棉棒,沾了消毒水,轻轻的拂过简宁的膝盖,语气平淡:“随你的意。”
简宁凑近他的身边:“佟傅言,有件事我很久之前就想问你了。”
“说。”
“五年前你留下联系方式,我寄过信给你,你也有回信,甚至有通过电话和你聊天。”简宁坚毅的目光直直盯着佟傅言,丝毫不想错过他脸上任何的情绪拨动:“但是后来有一天,我一如既往地寄信到阿富汗地区,可是在这以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你的回信,打电话给你,迟迟不接听后来就变成空号。”
佟傅言淡淡看了她:“所以你要问我什么?”
“佟傅言,我想要问你的是,为什么会失去一切的联系。”简宁直视他清冷的眸光:“在那之后,你经历了什么。”
佟傅言神色平静,深沉的目光回停在她的膝盖上:“我之前说过,后来我去了云南任职,所以寄信阿富汗我不会收到。”
“那电话呢。”
“因为工作原因,我换了。”佟傅言发觉自己竟会那么有耐心的对眼前这个女人,进行解释。
但是这样的解释,只有佟傅言明白其中到底掺了几分的假。
他的手指还捏着棉棒,却明显擦拭的动作慢了许多,甚至有意避开简宁的目光。
简宁笑眯眯:“佟傅言,谢谢你的解释。那我可不可以以后打电话给你,我绝对不会打搅你骚扰你的。”
佟傅言讶然地挑眉,不置可否。
简宁沉默了下,乖乖跟他道了实话:“佟傅言,在电梯见面的那次,我告诉你手机不见的事……其实是假的,我只是想要你的联系方式。”
“我知道。”
佟傅言把用好的棉棒放进袋里,又从急救箱里寻找出了退烧药,直接放在简宁的身旁。然后就慢悠悠地起身,走到了厅房处摆放着座机电话的桌子旁,打了电话。
简宁半躺在床上,她把退烧药拿在手上,取了两粒出来,然后安稳地放在手心里。她疲惫得眯了眼睛,耳边隐约能听到厅房里佟傅言很轻的声音,似乎是让服务员送些东西过来。
简宁手心微微张开,不让退烧药粘在一起。她闭了会儿眼睛,听到门被轻轻打开的声音,她慢慢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佟傅言手里拿着杯清水,走过来。
“把退烧药吃了。”佟傅言把清水杯递给简宁:“吃了药,你躺下好好休息,假如没事,我先离开了。”
简宁听到他要离开的意思,把药混着水一口饮下去,才慢慢地点点头:“好的。”
佟傅言把水杯放到桌台上,又跟她说:“等会儿有服务员会送红油过来,你可以吗?”
简宁乖顺而又安静的点点头。
佟傅言看她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点点头示意明白,然后又叮嘱了简宁一些事项,然后转身打开门,就要离开。
然后在一瞬间,他敏锐得听到身后清微的痛呼,他转头看过去,就看到简宁已经下床,大概是因为脚踝的伤让她又崴了脚,所以现在的她很虚弱地靠在床畔,脸上蹙着眉显出痛苦的样子。
他被她的举止吓住,快步走到她的身边,将她从冷冷的地板上抱起来。简宁在他暖和的胸膛里仰着头,眼角透着得逞的笑意。
简宁看到他瘦削的脸庞,告诉他:“对不起,我以为我能起来的。”
“你要拿什么。”佟傅言把她轻稳放回床上,然后将被角拉了拉,盖到她的肩膀处:“我来拿。”
我想拿下你。
简宁很想把这句话告诉他,但是理智告诉她,自己要走的是感性温柔的路线,绝对不能再给佟傅言不好的印象,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放荡不羁的女人。
她便柔着声音告诉他:“佟傅言你能留下来吗。”
佟傅言站在她的床边,高大的身材挡去了大半的灯光,简宁抬头看着他,眼睛中溢出的是恳求的神色。
“我害怕,你能不能留下来陪陪我,可以吗?佟傅言。”
佟傅言看着简宁靠在枕头上,湿漉漉的眼睛里透着的恳求意味,让他不忍拒绝。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默默地谈了口气:“我在客厅里坐着,你好好休息,我不会走。”
简宁得到他这样的回答,笑脸如同花儿般的绽放出来,这瞬间仿佛回到了最初那个青涩单纯的姑娘。
佟傅言有瞬时的恍惚,竟回以淡淡一笑,然后真的去了客厅里。他双手环抱在胸前,笔挺地坐在沙发上,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他就真的是单纯地坐着陪着卧室内的简宁。
简宁睡得很安稳,她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痛舒缓了很多。下床披了间外衣,进厅房的时候看到佟傅言还坐在沙发上,她一下子轻笑出来。
佟傅言坐在沙发闭着眼睛,睡着的样子很安静。但是简宁莫名知道佟傅言他绝对不会卸下预防的心思,大概是因为他的职业原因。当初他连上车都会仔细的检查下车里是否有异常,这样子的佟傅言,随时随地都是不会放下戒心的。
简宁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确信着。
服务员送来的红油已经被佟傅言拿进来,现在正放在客桌上。简宁瘸着腿慢慢跳到桌边,为了不打搅佟傅言的闭眼休息,她的跳动极其的轻,动作反倒显得有些滑稽。
不得不赞叹佟傅言敏锐的听力,简宁都极可能做到动作的轻柔,却还是被佟傅言闻声。他慢慢地睁开眼睛,清冷的眉目微微蹙眉,然后看向正落步在桌边的简宁。
简宁被佟傅言当场目睹,她一时间发觉自己颇猥琐了举止竟然被他看到,内心后悔不已。但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跟他说:“佟傅言你醒啦,要喝牛奶吗?”
佟傅言又倦怠地闭了闭眼睛:“不需要。你烧退了吗。”
简宁把红油拿了起来,向着佟傅言点点头:“刚才醒来感觉头痛好多了,估计是退了。”
“那很好。”
他简短的一句话,然后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简宁的身边:“这两天好好休息,不要有任何的剧烈活动,甚至不要长时间走动。”
简宁点点头,仰望着他的容颜,竟觉得内心美妙无比。
佟傅言又告诉她:“假如有重要的事,我也在这个楼层,打电话我会过来。电话……你知道的。”
简宁脸上凝着极美的笑意,身前是佟傅言伟岸的身躯,让简宁莫名有种压迫感,但她还是很喜悦的告诉他:“佟傅言,谢谢你,真的。”
佟傅言淡淡地点头,转身离开。
简宁乖乖服从了佟傅言的叮嘱,虽然知道两天内,脚踝的扭伤并不会好的太多。但还是为自己抹上了红油,然后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偶然会把事先预备的书籍拿出来,然后靠在枕头上,继续着翻译工作。
对于一日三餐,佟傅言则极其有心地为简宁订了三餐,随后等到服务员来送食物的时候,佟傅言也会来简宁的房间,为她预备用餐。
佟傅言真的是沉默寡言,与简宁相处在一起,假如不是简宁主动的开口同他搭话,佟傅言完全不会说话。只会很安静地为简宁预备好一切,然后让简宁用餐。
而他自己则是去厅房里,为简宁预备热好的牛奶,又或者单单坐在沙发上,偶然会因为公安局的事情,会出去打电话。
简宁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仿佛佟傅言就是自己的丈夫,而自己就是被他宠溺的妻子。但是她知道,佟傅言这样的举止并无暧昧之意,反而是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似乎与他是多年的朋友,所以一切都那么的理所当然。
简宁在佟傅言细心的照顾下,休息了两天。国际会议是在三天后召开,简宁的脚踝还没有完全好,但是强忍下还是可以的。

小编推荐

他曾经逆光而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部伤感,又有痛苦的恋爱言情小说,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他曾经逆光而来(佟傅言简宁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导读 完整版,提供他曾经逆光而来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他曾经逆光而来》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看他曾经逆光而来完整版全文阅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他曾经逆光而来》,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相关点击榜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