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情遇亦不焕(向小晚顾东城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

情遇亦不焕(向小晚顾东城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

情遇亦不焕是一本出色的言情小说

完整版

  • 2018-10-12
  • 简体中文
  • 3分
  • 761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完整版情遇亦不焕(向小晚顾东城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已上线,厉东城嫌恶的瞥了向小晚一眼,随手披了件睡袍,要下床开门。 向小晚强忍着心底的酸涩,双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腰,拦着她:“老公,你不满足我可以学,

    完整版情遇亦不焕(向小晚顾东城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已上线,厉东城嫌恶的瞥了向小晚一眼,随手披了件睡袍,要下床开门。 向小晚强忍着心底的酸涩,双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腰,拦着她:“老公,你不满足我可以学,你喜欢什么样的你告诉我,我都可以做的……” “放开!”厉东城冷声警告。

    情遇亦不焕全文阅读

    向小晚猛然摇头,“不,我不放……”
    男人盯着腰上的手,眸底闪过冷意。
    不放是么?
    他随手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两口,趁着烟头火花正盛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将烟头压在她手上,辗转碾压。
    趁着向小晚吃痛放松的时候,他一把推开她。
    砰地一声,向小晚后脑勺撞上床头,疼的她眼前发黑。

    情遇亦不焕在线阅读

    向小晚心如刀绞,她想去分开他们,倏然,厉东城侧头看向她:“你不出去,是想一起?”
    说着,男人伸手拉她,他刚凑近,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就散开。
    这气味,令向小晚一阵反胃。
    只要一想到,他刚刚碰过自己的手,又碰了别的女人,她就觉得……恶心!
    “呕!”向小晚冲下床,直奔外面的洗手间。
    厉东城盯着她远去的背影,眸底一片冰冷,“把门关上,我们继续!”
    女人闻言,面色欣喜的关了门,三两步又回到了床上。
    洗手间。
    向小晚趴在马桶上,难受的呕吐着,她不知道自己吐了多久,直至胃空了,呕吐出来的只有苦水,才停了下来。
    向小晚爬起来,冲向主卧,却发现门被锁了。
    她在外面从请求厉东城开门,到情绪失控撕心裂肺的哭吼大叫……她的手拍门都得红肿了,男人终究没有说过一句话。
    厉东城,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吗?
    同意跟我结婚,婚后三年对我不闻不问,夜夜睡在别的女人床上,现在还带女人回家,当众给我难堪……
    你就这么恨我吗?
    向小晚哭的声音都沙哑了,眼泪再也流不出来,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着耳朵,仿佛这样就能否认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凉透了。
    第3章 又不是要死了
    屋内***持续了一整夜,天蒙蒙亮才停下。
    向小晚在门口坐了一夜,听了一夜,直至屋内没动静了,她才拖着酸麻的双腿去了客厅。
    餐桌上,丰盛的饭菜已经冰冷,色泽晦暗,闻不到一丝香气,这是她花了整整一个下午,费尽心思做出来的。
    看着满桌的饭菜,向小晚苦笑着扯了扯唇角。
    往年这天的饭菜,她都倒进了垃圾桶,今年,她不想再浪费。
    平台的饭菜冰凉冷硬,向小晚却吃的津津有味,她胃口不大,硬是强迫吃了一大半,直至再也吃不下了,她又一口接着一口吃掉了整个沾满蜡油的蛋糕。
    肚子撑的难受,她心里却很满足。
    收拾了餐桌,向小晚回了客房,躺在床上,她睁着哭得红肿的眼睛,神色怔忡的望着天花板。
    ——老公,生日快乐。
    她在心里默念一句,就闭上了眼睛,昏昏沉沉睡着了。
    向小晚是被疼醒的,小腹从闷闷的坠痛到腹如刀绞,疼的她睡不着,冷汗直冒,浸湿了床单。
    向小晚蜷缩着身体,手死死的捂着肚子,她本想强撑过去,良久过去,疼痛越发加剧——
    她艰难起身,跌跌撞撞的冲去主卧,敲门:“老、老公,我身体不舒适,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她敲了好一会门,门终于被打开了。
    尽管厉东城脸很黑,眼神很冷,向小晚心里仍然很喜悦。
    “老公,我身体不舒适……”
    厉东城一脸烦躁的打断她,“你不舒适关我什么事?又不是要死了,别吵我睡觉!”
    哐啷一声,男人关了门,向小晚盯着紧闭着的门,眼眶顿时红了。
    强忍着心底的酸涩,她叫了辆出租车,去了最近的医院。
    急症室,女医生给向小晚检查之后,脸色顿时就凝重起来,“急性阑尾炎,伴有稍微流产迹象……”
    听到‘流产’两个字,向小晚顿时愣了,“我……怀孕了?”
    “你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女医生皱紧眉头,她就没见过这么粗心的孕妇,声音不知不觉严厉了许多:“你怀孕三个月了,还有急性阑尾炎,你现在必须马上进行手术……”
    “手术对孩子有影响吗?”
    “有!手术会用到麻药,而且术中会有大量出血的状况,无论是哪种情况,这个孩子都保不住的……”
    向小晚下意识护住肚子,“假如不动手术,孩子能保住吗?”
    “不动手术,孩子暂时是没事……”
    “那我不动手术!”向小晚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医生顿时急了,告知她最坏的可能性:“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要这个孩子,再说了,就算不动手术,你有生命危险,这孩子也是保不住的……”
    向小晚固执的摇头,还是拒绝了手术。
    她跟厉东城结婚三年,一直想要个孩子,昨天她想跟厉东城商量的就是要孩子的事。
    现在好不轻易有了孩子,她决不能失去!
    向小晚推开医生,强忍着痛下了手术床。
    医生拦住她:“不动手术你会死的!”
    就算会死又怎么样?这是她和厉东城第一个孩子,也许还是唯一的一个——
    向小晚推开医生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她刚进屋,耳边就传来男人冰冷的质问声:“你去哪儿了?”
    第4章 你怎么这么恶毒
    向小晚抬眼望向厉东城,看到他怀里***的女人,她攥紧孕检单,低声道:“我去药店买药……”
    厉东城还想说什么,怀里的女人不喜悦了,故意撒娇打断他们:“厉总,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出去耽误时间,饿着你我心疼,就在家吃吧!”厉东城勾着唇角,深邃的黑眸落在向小晚身上,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没听到吗?我的宝贝儿饿了,快去做饭!”
    “我身体不舒适……”
    “要么做饭要么滚!”厉东城说得漫不经心,语气却没有丝毫的迟疑。
    他是认真的!
    假如自己不去给他的情人做饭,他真的会把自己赶出去!
    在他心里,她这个正牌的妻子,远不如一个情人!
    这个认知,让向小晚心里窒息般的难受,可她更清楚,就算再难受,她也不想离开厉东城。
    压下心底的苦涩,她闻声自己说:“我去做饭。”
    向小晚强忍着腹痛,在厨房里忙碌着,窝在厉东城怀里的女人听着厨房的动静,眸底闪过精光,“厉总,人家想去厨房看看。”
    说是去厨房看看,她其实是想去折磨向小晚。厉东城看穿她的心思,也不阻止,反而乐见其成,“去吧。”女人刚进厨房,顿时就换了副脸孔,对着向小晚挑三拣四起来。
    向小晚也不吭声,只埋头做菜,女人心里更不愉快了。
    她瞥了眼滋滋作响的热油,眼底闪过一抹恶意,趁着向小晚一时不察,她刻意打翻油锅。
    “啊……”
    油锅打翻在地,女人尖叫一声,适时后退一步,躲开了冒烟的热油。
    向小晚就没这么好运了,她腹部翻搅疼的厉害,避开的动作比较迟缓,锅内大半的油都溅在了她的胳膊上。
    大半个胳膊,被热油烫得麻木。
    门外,听到女人尖叫声的厉东城大步进来,蹙眉问:“怎么了?”
    女人收敛了恶意,委屈的缩进厉东城怀里,告状道:“厉总,人家的手被你太太烫伤了!”
    厉东城瞥了眼女人被油溅到的红点点,顿时就沉下脸孔,他温声安抚着女人:“你先出去,我等会带你去医院。”
    女人出去后,他一改刚刚的耐心,冲着向小晚低吼出声:“向小晚,你怎么这么恶毒?”
    “不是我,是她自己故意打翻油锅的!”向小晚惨白着脸解释。
    厉东城一脸嘲讽的看着她,薄唇一字一顿的吐着:“当初,你也说清清是主动去医院流产的!”
    向小晚浑身一颤,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不信她!
    “那时候我和清清都快要谈婚论嫁了,她怀的孩子是我的,她有什么理由去流产?”他一步步逼近向小晚,大手毫不留情的双手毫不犹豫的扼向向小晚的喉咙,死死的掐住。
    “咳咳……”向小晚被掐的脸色通红,她痛苦的咳嗽两声,只觉得胸腔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她下意识抓住厉东城的手,却怎么也推不开,只能发出干涩嘶哑的请求声:“老公,你松开……”
    厉东城无动于衷,手下的力道越发加重,“向小晚,你、该、死!”
    男人一字一顿,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严寒刺骨,重重的击打在向小晚心里。
    向小晚难受的眼泪都呛出来了,她努力瞪大眼睛,瞳孔倒映着男人英俊的脸孔,还有一双满是恨意的眼睛——
    厉东城看她的眼神,就想是看一个死人。
    这一刻,向小晚混沌了三年的脑子,忽然清明了。
    厉东城,恨她恨到想杀她。
    这个认知,在向小晚心里横冲直闯着,撞击的她心脏发出阵阵抽搐的疼。
    向小晚绝望闭上眼,不再挣扎。
    “你害死清清,我怎么会轻易让你死!”厉东城冷笑一声,他猛力甩开向小晚。
    摔倒的时候,向小晚第一反应是护住肚子。
    尽管她护得严实,肚子还是无可避免的被撞到了。
    “啊……”向小晚紧紧地捂着肚子,区别于阑尾炎的绞痛,小腹传来阵阵的坠痛感。
    伴随着疼痛,一股热流从***涌出——
    孩子,她的孩子!
    第5章 我会亲手打掉它
    向小晚意识到了什么,她艰难的抓住厉东城的裤管,仰着头,双目请求的望着男人:“老公,求你快送我去医院……”
    “只是摔了一下,你又不会死,去什么医院!”
    向小晚知道厉东城不会怜惜自己,她只能说出孩子的存在:“老公,我怀孕了,肚子很不舒适,你送我去医院吧……”
    她祈求他能看在还在的份上,送她去医院。
    谁知,厉东城却只是冷笑一声,冰冷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怀孕了?那你就更不用去医院了,直接在这流掉这个野种,省得去医院还要动手术做掉它!”
    男人眼神冰冷,语气笃定,没有半点犹豫玩笑的意思。
    向小晚不敢置信,忍不住低吼道:“这也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说它是野种,还要做掉它……”
    “我只有一个孩子,就是跟清清一起死去的那个孩子!”厉东城眯着眼睛,目光轻视的落在她的小腹上:“至于你口中的孩子,我不管它存不存在,它就是个野种,不该存在的野种!”
    “你最好祈祷你没有怀孕,否则……我会亲手打掉它!”
    向小晚神色怔忡的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内心一片苦涩凄凉。
    很快,浓郁的***味拉回了她的思绪,她下意识看向身下,只见衣料全被鲜血浸湿了,她坐在一滩血泊中。
    “孩子……我的孩子……”
    向小晚脸色惨白,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凭着一股强大的意念,她从厨房爬到客厅,拨出了急救电话。
    电话接通后,她断断续续的说了链接,当听到急救人员确认链接后,她才安心的晕死过去。
    偌大的客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味。
    向小晚爬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触目惊心。
    厉东城送走情人,正预备去公司,路上却忽然接到了物业的电话。
    “厉先生,厉太太出事了……”
    电话里,物业慌慌张张的说了救护车带走向小晚的事情,还吞吞吐吐的形容了客厅里的***场景。
    厉东城冷眯着眼睛,挂了电话。
    “向小晚!”他紧咬着牙根,薄唇挤出这三个字。
    该死的,她真的怀孕了?
    厉东城当即扭转方向盘,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向小晚已经被送进了急症手术室。
    他不顾医生的阻拦,一脚踢开手术室,双目赤红的瞪着手术台上的向小晚。
    “老公……”向小晚心存侥幸,还以为厉东城是来看她的。
    谁知道,厉东城张口就说:“让妇产科的医生过来,给她流产!”
    男人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深深地扎入向小晚的心脏。
    他来,是怕她真的怀孕了,是来强制她流产的!
    呵,她又自作多情了!
    孩子,她一定要保住孩子!
    向小晚紧攥着床单,她故作镇静:“我是骗你的,我没有怀孕!我以为我说自己怀孕了,你就会送我来医院,呵……果然,是我太天真了。”
    厉东城质疑的看着她,显然是在质疑她话的真假。
    向小晚强压下心慌,平静的说:“你不信可以问医生,我只是急性阑尾炎。”
    厉东城看向医生,“她没有怀孕?”
    医生毫不犹豫的点头,附和道:“先生,经诊断病人是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进行手术,您是病人的家属,麻烦您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个字……”
    确定向小晚没有怀孕,厉东城心情顿时好了一些。
    至于签字?
    男人看也没看护士手里的手术同意书,转身就走。
    手术室的人都停住了,护士率先反应过来,连忙追了出去,大声喊道:“先生,病人情况危急,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她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第6章 我要离婚
    病人家属不签字,手术无法继续,医生和护士问向小晚亲人的联系方式,向小晚避而不谈,只重复同一句话:“我不动手术。”
    医院无奈,只能先将人安置在病房。
    几天过去,向小晚的病情没有加重,腹痛也减轻了许多,医生经过再次诊断,确定她的身体正在逐渐的康复中。
    向小晚欣喜若狂孩子保住的同时,心里又隐隐有了忧虑。
    若是让厉东城知道她有了孩子,他肯定会强迫她打掉的,绝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有孩子!
    可他们朝夕相处,随着孕期的增加,她的肚子也会越来越大,那个时候,她想瞒也瞒不住的,除非……除非他们离婚!
    向小晚追逐了厉东城二十多年,离婚这个决定,于她而言是件痛彻心扉的事情。
    可事到如今,她只有这条路能走了!
    当即,向小晚联系了自己的哥哥——向曜天。
    得知妹妹急性阑尾炎住院,向曜天心急如焚的赶过去,看着脸色惨白的妹妹孤零零的在病房,他又是心疼,又是愤怒,“你生病了,厉东城怎么没陪着?”
    “他忙……”
    “忙着玩女人?”向曜天冷笑一声,他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向小晚,愤懑的说:“当初我就跟你说了,厉东城这小子靠不住,你偏偏不听,非要嫁给他!现在可好了,他天天在外面玩女人,你生病了他也不过来看一眼……”
    说起厉东城,向曜天就一肚子里。
    向小晚任凭他发泄怒气,等他骂够了,才幽幽开口道:“哥,我知道错了,而且……我也后悔了!哥,我想跟他离婚!”
    听到妹妹要跟厉东城离婚,向曜天喜悦之余,更多的却是迷惑,“怎么忽然想离婚了?”
    妹妹有多爱厉东城,向曜天清楚得很。
    只是,从三年前起,厉东城的花边新闻就没断过,为什么那时候妹妹没提离婚,偏偏这个时候提?
    想到什么,向曜天沉下脸孔,怒容满面的问:“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没有!”向小晚摇头,淡淡的说:“只是我想通了,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哥,我想离婚,你能帮我吗?”
    “说什么帮不帮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想离婚,哥马上帮你办妥!”
    向曜天来得匆忙,离开的也匆忙,他一回去就找律师拟定了离婚协议书,让人送去了厉氏集团。
    厉东城看到离婚协议书,脸色顿时铁青,他想也不想就离开了公司,驱车前往医院。
    啪——
    病房里,厉东城将离婚协议书甩在向小晚脸上,沉声问她:“这是向曜天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文件锋利的一角划过向小晚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向小晚轻轻皱了皱眉,她仰着头,面色平静的望着他,说:“是我的意思!厉东城,我要跟你离婚!”
    厉东城怒容满面的翻身上床,他将向小晚压在身下,钳制着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咬牙切齿道:“向小晚,你永远都是这样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想怎样就能这样……”
    “当初,你嫉妒清清,你蓄意哄骗她去医院,逼她流产,害她和孩子死在了手术床上,你以为没有了清清我就会爱你,可惜就算是没有了清清,我依然不爱你……怎么?你现在失望了,后悔了,就想离婚是吗?怎么办呢,我不想离婚!”
    厉东城凑近向小晚耳边,“我还没折磨够你,我怎么会离婚呢!”
    男人的话是笑着说的,可语气却没有半点笑意,反而阴冷的让人毛骨悚然。
    向小晚颤抖着声音问:“要怎么样你才答应离婚?”
    “除非清清活过来!否则,就算你死,我也不会同意离婚,你活着,我要折磨你的人,你死了,我会让你的魂不得安宁!”
    “向小晚,无论生死,你都别想解脱!”

    小编点评 

    情遇亦不焕(向小晚顾东城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内容出色,情节紧凑,适合女生闲暇时间阅读,目前已全篇全本。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情遇亦不焕》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看《情遇亦不焕(向小晚顾东城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情遇亦不焕》,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