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芮彦卓莨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芮彦卓莨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独家言情热文

完整版

  • 2018-10-11
  • 简体中文
  • 5分
  • 162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说讲述了主角芮彦卓莨之间的故事,宴会定在晚上六点, 芮彦来的时间是七点,来参加宴会的人基本已经全到了。去宴会厅之前, 芮彦找了酒店内的一个洗手间,在洗手间内把放在包里带过来的礼服换了。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说讲述了主角芮彦卓莨之间的故事,宴会定在晚上六点, 芮彦来的时间是七点,来参加宴会的人基本已经全到了。去宴会厅之前, 芮彦找了酒店内的一个洗手间,在洗手间内把放在包里带过来的礼服换了。关注小说全本资源,可以免费阅读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芮彦卓莨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完整版,提供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

    宴会定在晚上六点, 芮彦来的时间是七点,来参加宴会的人基本已经全到了。
    去宴会厅之前, 芮彦找了酒店内的一个洗手间,在洗手间内把放在包里带过来的礼服换了。
    说是礼服,其实不过是一件平日里穿的裙子而已,总归是宴会,她要穿一身休闲服进去,怕是又得被念叨了。
    换衣服时,接到了蔓诗的电话。
    蔓蕙是大舅舅家的女儿,蔓诗是二舅舅家的女儿, 都是芮彦的表姐。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在线阅读chapter 41

    但芮彦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儿有太大的情绪变化, 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而且看样子并没打算说什么, 卓莨也就只做不知道。
    芮彦对丢了电视台这份工作的事情倒没有太大的感觉, 这份工作是夏教授给她介绍的,他欣赏芮彦, 觉得芮彦天资聪颖,所以愿意给芮彦资源,而芮彦对于电视台的这份工作最大的感觉便是能让她的人生看起来有了些目标。
    无亲无故,没有生活的压力,也没有对未来的憧憬,有时候,芮彦也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而现在这份工作没有了, 可能就是让她本来就寡淡的的生活又少了些色彩而已。
    现在最让她头痛的是包里这二十万, 这还真是个烫手山芋,这钱她不能要, 必须得找到宁恬的经纪人把这钱还给他。
    可是怎么找?
    人家是当红的小花旦, 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在电视台时还可能见一面, 现在不在电视台了,见一面可就真是难如登天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 芮彦正在剥栗子,对这种甜兮兮的东西, 芮彦并不怎么喜欢吃, 两三颗还行, 多了便觉腻得慌。
    芮彦把剥好的栗子放在一个小盘中递给卓莨:“小卓叔叔,你尝尝。”
    把壳剥好了递到你手里,不吃就真的是太不近人情了,卓莨也没推脱,接过盘子捏了一颗放进了嘴里。
    “怎么样,好吃吗?”芮彦期盼的看着她。
    人的心里在某些事情上都是一样的,你给别人的东西,都期盼着那人说声好。
    “不错。”卓莨点了点头,语气一如既往的清淡,没什么大的起伏,但是却又捏了一颗放进了嘴巴里。
    芮彦见他一颗接一颗的把那一小盘栗子都吃了,心情也愉悦了许多。
    不去电视台了,一时之间又没有别的事情可做,芮彦便想趁着放假的功夫好好研究下厨艺。
    从手机上百度了几个菜谱,晚上时,芮彦便照着菜谱炒了两个菜。
    端上桌时,芮彦挺自得:“小卓叔叔,白灼菜心,油焖茄子。”
    卓莨看着桌上与先前的炒白菜炒茄子并没什么区别的菜,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拿起筷子吃饭。
    虽然样子和之前的炒白菜炒茄子差不多,但是换了个名字,味道也上升了几个档次,确实好吃多了,只是这白灼菜心用白菜做的,卓莨倒是第一次见。
    “家里没有菜薹,我就想着用白菜心代替,都是菜嘛,应该差不多。”芮彦也拿起筷子夹了些菜放入嘴中,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菜谱上的菜薹是什么,她连菠菜油菜都分不出来。
    “嗯,很聪明。”卓莨竟然还赞美了她一句。
    芮彦本来觉得挺自得,听到这句没什么语气在里面的赞美之词,实在是不知道卓莨是真的称赞她还是又在暗戳戳的毒舌,犹豫了一下,一本正经的回了句:“谢谢叔叔夸奖。”
    “咳咳。”卓莨不知怎么了,被呛了一下,芮彦忙端了一杯水给他。
    吃过晚饭,芮彦见卓莨兴致还好,便提议推他去小区里走走,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卓莨就没出过家门,芮彦也一直没敢提这个事儿。
    不意外的,卓莨摇头拒绝了。
    眼看卓莨又要回房间,芮彦握住轮椅的把手:“还不到时间睡觉,看会儿电视吧。”
    卓莨看了她一眼,芮彦视线有些躲闪,她其实就是想让他有些事情做,不要一个人闷着。
    “开电视吧。”卓莨见她站着不动,说了句。
    芮彦忙找出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看电视也是个脑力活,尤其是两个并不怎么熟悉的人在一起看电视,就更费脑子了。
    “小卓叔叔,你喜欢看什么节目?”
    “都可以。”
    “新闻,军事频道,电视剧,还是综艺?”
    “随便。”
    芮彦想起平日里跟艾小亚在一起吃饭,艾小亚问她想吃什么时,但凡她说‘随便,都可以’,艾小亚就会抓狂,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的晃着她警告她:“芮彦,别跟我说随便,我随便起来可不是人。”
    芮彦当然不能学艾小亚那么说话,她拿了个垫子放在地板上,坐在上面,背后靠着沙,拿着遥控器一个台一个台的播,然后静静观察卓莨的表情,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他喜欢哪个节目。
    但是卓莨说看电视就真的是在‘看电视’,眼睛在电视上,心思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芮彦最终放弃了,随便找了个综艺节目播放,并不是这个综艺节目有多好看,好处是人多,热闹,就像是家里忽然多出来五六个人一样,也缓解了淡淡环绕在两人之间的些微尴尬。
    “小卓叔叔,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你想怎么过?”今年的八月十五和十一假期重合了,就在十一假的倒数第二天。
    “不过,没什么意思。”卓莨淡淡道。
    “哦。”芮彦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双腿蜷起,下巴搁在膝盖上,眼睛没什么焦距的看着电视,“是啊,确实没什么意思,中国人就是喜欢过这种无谓的节日,那些阖家团圆的口号还不如三薪和放假来的有吸引力。”
    “嗯。”卓莨眼睛看着电视,懒懒的应了一句,不置可否。
    “我也有很多年没过过中秋了。”芮彦垂了垂眸,“不过五仁月饼是真难吃。”
    记忆中吃到月饼就代表着要过中秋节了,奶奶会给她一个月饼,五仁的。
    一盒月饼里有好几种口味,大伯家的弟弟喜欢各种口味的,唯独不喜欢五仁的。
    后来,长得大一些了,芮彦才知道,原来中秋的意义并不是吃月饼,而是寓意着阖家团圆。
    可是芮彦并没有多少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记忆。
    电视上演到几个嘉宾正在被砸锅,阵阵大笑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卓莨偏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蜷在一起的人,她正看着电视,跟着电视里的人哈哈笑着,仿佛刚才的话只是闲谈时顺嘴说出来的。
    一连两天,芮彦都没有出门,在家里研究厨艺。
    芮彦以前并不喜欢做饭,不管好吃与否,饭桌上也只有她一个人,家里很安静,饭菜也不美味,一个人的饭菜很难拿捏,大部分最后的结果都是倒入了垃圾桶内。
    而现在,她忽然现做饭这个事情其实很有趣。
    做饭的过程,可以静心,全身心的投入到一件事情当中,有着明确的目标,期待着结果,更重要的是还有人在等着吃。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个试菜的人,不管你做什么,他都说‘挺好’‘不错’,然后把全部的饭菜都吃光,根本无法从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厨艺是否进步了。
    芮彦天天都会问一遍要不要推卓莨出去走走,到了第三天时,也不知是卓莨忽然想开了,还是被芮彦扰的不厌其烦了,反正他应了。
    芮彦当时还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特殊迅的推着卓莨就往外走,那表情就差在脸上写着‘怕你反悔’四个大字了。
    姜堰是个海边城市,十月初,早晚天气已经有些凉了,傍晚十分,穿一件薄外套在户外走走,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小区的小花园正好对着芮彦家的小院,平日里这里人本来就多,尤其是退休了闲着在家的老人,早起过来锻炼,晚上带着孩子过来乘凉,大家聚在一块无非就是谈论家长里短的事情。
    时间长了,难免会说几句这家怎么没人住啊什么的,所以房子一旦住上人了,大家都会有些好奇。
    平日大家只看到这家里有人,却并没怎么见过这家人出入,所以,当芮彦推着卓莨出来后,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尤其是卓莨这么年轻就坐了轮椅,外貌又是极其出色的,更是引人注重了。
    芮彦一推着卓莨出来就后悔了,那或好奇的,或探究的,或疑问的,或同情的目光,还有那低低的议论声,像是一根根细针扎在她的心口,泛着酸涩的疼意。
    芮彦握在轮椅扶手上的手猛的收紧,推着卓莨转身往屋内走,她后悔带他出来了。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完整章节阅读chapter 42

    “没事儿吧?”卓莨问她。
    “啊?”芮彦站起来, 顺手拍了拍床单, “收拾好了, 可以休息了, 今天已经很晚了。”
    “好, 谢谢。”
    “不客气。”芮彦顿了一下, “那我先出去了,小卓叔叔你早点儿休息。”
    芮彦走了几步想起什么, 走到洗手间去把卓莨的衣服拿了出来,又说道:“床头柜上我放了一杯水,你晚上渴了可以喝。”
    “好。”卓莨应着。
    芮彦没有什么理由再留在这里,打开房门出了去, 关门时, 她看到卓莨背对着房门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
    ‘咔哒’一声门关了上,隔绝了卧室内的光线。
    芮彦站在门口没有马上离开, 听着门内的动静。
    她等了很长时间,才听到屋内传出一丝声响,声音不大, 似乎是拐杖接触地板的声音。
    芮彦等到卧室内安静了, 才去客厅内的洗手间帮卓莨洗衣服, 淡红色的水从她的指缝间流过,芮彦的指尖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
    芮彦把衣服晾在了小院里, 然后才去洗澡。
    洗完澡后, 就到书房抱了被子枕头放在了沙发上。
    客厅离主卧近, 一抬头就能看得到, 虽然关着门,但是总归离得近些,她心里要安稳一些。
    她没忘记,在几个小时以前,他握着一把匕首正打算割腕。
    芮彦想到这些,从背包里找出了那把匕首。
    匕首在灯光下散发着冷冽的光线,黑色的刀柄处因为长年累月的摩挲看起来有些斑驳。
    应该很喜欢这把匕首吧,所以才会时时放在手里把玩。
    可就是这把匕首刚才横在了他的手腕上。
    芮彦关了灯,躺在沙发上,头冲着主卧的方向,明明很累,累的哈欠一个接一个,眼睛酸涩的都流眼泪了,可是闭上眼睛大脑却没有停止运转的意思,清明的很。
    一个人若是有了轻生的想法,绝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打消的。
    从云端坠落的滋味一定不好受,更何况是曾经那么心高气傲的人。
    芮彦的手无意识的摸在锁骨处轻轻按压着,一个不想活了的人会想些什么?
    一次死不成,会有第二次吗?
    会。
    这个答案芮彦很确定。
    卓莨躺在床上也没有睡着,窗帘没有拉严实,能够看得见路边的一盏路灯,很暗的光线,灰突突的。
    被纱布包裹的手腕上传来稍微的疼意,提醒着他,就在几个小时以前他把那把最喜欢的匕首横在了手腕上。
    那把匕首其实沾染了很多血。
    他从来没想过它最后一次沾染的会是自己的血。
    真的想割下去吗?
    时隔几个小时后,他竟然有些记不清当时他的心情了。
    是压抑太久了,想要试试死亡之前是种什么感觉吗?
    假如真的面对了死亡,他会选择这样毫无生气的活着还是一刀下去让世界归于沉寂?
    他想看看到了那一刻他会如何选择,只是还未等他体验一下死亡前的惧怕,芮彦就来了。
    像是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把他浇了个透心凉,真的要以这种方式结束吗?
    要是让陆潋知道了,怕是要嘲笑他个几天几夜吧。
    假如指导员知道了,一定会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懦夫!”
    他确实是想过死。
    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活着。
    尤其是用这样一副废物的模样活着。
    卓莨摸了摸自己近乎没有知觉的腿,起先,他也布满豪情壮志的希望通过复健恢复双腿,可是大半年下来,他终于还是绝望了,这双腿没有任何的进步,丝毫没有。
    他唯一感恩的便是双腿还有些微的知觉,能够让他撑着拐杖上个厕所,假如真的要躺在床上任人摆布,也许他早就不会纠结什么懦夫不懦夫了。
    芮彦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大半天,终究是没忍住,静静走到主卧门前,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声响,然后回忆了一下,卧室里应该没有利器,就连指甲刀都被她拿出来了,没有动静应该就是好的动静。
    芮彦靠着墙坐下,双腿曲起,整个人蜷缩了起来。
    靠在这里,能缓解她心里的紧张。
    芮彦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阳光透过客厅内的窗子落在她的睫毛上,留下一小片的阴影。
    还没睁开眼,芮彦就觉得浑身酸痛,脖子也疼,胳膊也疼,腰也疼,哪哪儿都难受。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黑色的影子,芮彦吓得整个身体往后一缩,脑袋磕在了墙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轮椅往后退了退,卓莨看着她:“怎么睡在这儿?”
    “啊?”芮彦摸着脑袋站起来,因为腿麻了,还打了个趔趄,好不轻易站稳了,舌头又开始打结,“…可,可能梦游吧…”
    “哦。”卓莨点点头,轮椅转了个方向,边走边道,“你这梦游的姿势挺新鲜。”
    “…还行吧。”芮彦红着脸往洗手间走去,然后把门关了上。
    卓莨看到放在沙发上的被子枕头,又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轮椅滑到沙发边把被子叠起来放到了客房内。
    客房里的床是张一米五的床,剩下的大部分空间放了一个书橱,一张大的办公桌,还在角落里塞了一组小的懒人沙发。
    还有一面墙的落地玻璃窗,窗外是小小的院落。
    玻璃窗旁边是与小院相通的门。
    因为长时间没人打理,院子里长了些杂草,很小的一个院子,竟然因为这几株草让人生了些荒凉感。
    芮彦从洗手间里出来,没见到卓莨,最后在小院里找到了他。
    他还穿着昨天晚上给他找的那身小舅舅的衣裳,看着清晨的小道发呆。
    清晨的小区并不安静,芮彦家的这栋楼前面是个小花园,花园里是晨起练剑的老大爷们,偶然还有几个跑步的人从小院前经过,还有人老远便开始打招呼,说是热闹,假如你大早上赖床,那么这些声音其实便算是噪音了。
    住在一楼的住户没少为这个投诉到物业,但是芮彦觉得挺好,因为有烟火气息。
    “早晨起来有些凉,进屋吧,小卓叔叔。”芮彦走到晾衣服的架子前摸了摸,昨天晚上刮了点儿小风,倒是把衣服吹了个半干,待会儿出了太阳,再晒上半天应该就能干了。
    芮彦抬手看了看表,才七点,“你早餐想吃什么,小区门口有很多卖早餐的,豆浆油条包子,手抓饼,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都可以,你吃什么我吃什么,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的。
    “不客气。”芮彦拿起钱包钥匙出了门。
    芮彦出了门后,忽然就觉得心里开始发慌,这种慌乱感来自于只要卓莨不在她眼前,那种慌乱就像是吃了激素一样,瞬间长成了参天大树。
    芮彦蹦着跳着的就往小区外跑去,买了早餐,便火急火燎的往回跑。
    跑到家门口,打开房门,芮彦气喘吁吁的与已经在餐桌前摆好碗筷的人四目相对。
    “回来了。”卓莨把轮椅滑过来,接过了她手中的袋子。
    将豆浆倒在碗中,把包子油条摆在盘子里,动作熟练雅致,整个人看起来都特殊淡然,像是茶庄里表演茶道的大师,浑身透着股仙气儿。
    芮彦从昨天晚上起就一惊一乍的,一大早又经历了一场百米赛跑,现在只觉得双腿有些酸软。
    “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吃饭。”卓莨招呼她。
    “哦。”芮彦像是客人一样拘谨的走过去坐了下。
    “豆浆里加糖吗?”卓莨把一碗豆浆推过来。
    “加。”芮彦点点头,跑的太快的结果就是到现在气还没喘匀,脑子因为缺氧有些发蒙。
    卓莨看她一眼:“家里有糖吗?”
    “没有。”芮彦摇摇头。
    “哦。”卓莨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看了看还在放空的人,“那还加糖吗?”
    “加。”芮彦又点了点头。
    等到卓莨一个包子吃完,芮彦才反应过来,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小卓叔叔,你要加糖吗,我去买。”芮彦说着站了起来。
    卓莨指了指已经空了的碗:“不用了,谢谢。”
    芮彦:“...不客气。”
    芮彦又坐了回去,拿起油条咬了一口。
    “小卓叔叔,你会包饺子吗?”芮彦将买回来的东西放在桌上,迟疑的问了一句。
    “嗯?”卓莨刚从小院里进来,那院子里的草确实有点儿深,看起来荒凉的很,“你不会?”听她话的语气,不像是个会包的。
    “我就只会把饺子皮捏起来,不会拌馅,你会吗?”芮彦带着期盼,“小卓叔叔,你在厨房里帮过忙,拌馅应该是轻而易举吧?”
    自从昨天见识过了卓莨的风采之后,在芮彦的心中,她家小卓叔叔是无所不能的。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看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小说推荐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芮彦卓莨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一本消遣起来很快的书,不深刻、不需要咬文嚼字,行文灵性十足,一气呵成,喜欢追书的朋友,欢迎下载阅读完整版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全文阅读。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