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九门的朋友圈齐九小说全本在线阅读导读

九门的朋友圈齐九小说全本在线阅读导读

九门的朋友圈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

完整版

  • 2018-09-30
  • 简体中文
  • 3分
  • 1下载
APP下载1.33 MB

    导读:九门的朋友圈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九门的朋友圈齐九小说全本在线阅读导读:莫名的疼痛转瞬即逝,一下就消失了,齐九屏着呼吸,被分散了一下注重力,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渐渐退下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九门的朋友圈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九门的朋友圈齐九小说全本在线阅读导读:莫名的疼痛转瞬即逝,一下就消失了,齐九屏着呼吸,被分散了一下注重力,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渐渐退下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九门的朋友圈小说全集内容介绍

    苏七眯着眼睛,一双浅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非常明亮,齐九的眼睛下意识的盯住苏七的眼睛,只是一瞬间,齐九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右眼一阵钻心的疼痛。
    齐九无声的哆嗦了一下,又是那种感觉,那种莫名其妙的刺痛感,苏七捂着他的嘴,也感觉到了齐九的颤抖,似乎有些不解,看了他一眼。
    莫名的疼痛转瞬即逝,一下就消失了,齐九屏着呼吸,被分散了一下注重力,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渐渐退下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咚!”

    九门的朋友圈全章阅读之第18章 苏七的声音

    苏七的手掌捂住齐九的口鼻,齐九根本无法呼吸,脸一下就憋红了,睁大了眼睛,似乎不太适应四周的黑暗,侧耳倾听着。
    “簌……簌……”
    声音非常非常小,因为棺材的密闭太好,卵蛇爬行的声音几乎听不到。
    在黑暗中,齐九的眼睛不管用了,他什么也看不清楚,似乎听觉变得灵敏起来,仔细倾听着卵蛇的动静。
    卵蛇的爬行速度降低了,慢慢爬上了他们的棺材,齐九能听到卵蛇在棺材上爬行蠕动的声音,细细的,轻轻的,让人毛骨悚然。
    齐九的后脊梁爬上了一层鸡皮疙瘩,感觉毛孔都炸开了,仿佛那条卵蛇正游走在他的身上,让人毛骨悚然。
    苏七眯着眼睛,一双浅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非常明亮,齐九的眼睛下意识的盯住苏七的眼睛,只是一瞬间,齐九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右眼一阵钻心的疼痛。
    齐九无声的哆嗦了一下,又是那种感觉,那种莫名其妙的刺痛感,苏七捂着他的嘴,也感觉到了齐九的颤抖,似乎有些不解,看了他一眼。
    莫名的疼痛转瞬即逝,一下就消失了,齐九屏着呼吸,被分散了一下注重力,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渐渐退下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咚!”
    “咚咚!!”
    “咚!咚——”
    棺材外面忽然发出巨大的撞击声,然后是卵蛇吐着信子的声音,似乎忽然发疯了,快速的在棺材上撞击着,棺材被它撞的微微颤抖起来,可见撞击的力气有多大。
    齐九睁大了眼睛,苏七把手撤下来,说:“尽量不要动,能睡的话就睡一会儿,节约体力和氧气,可能要有一会儿的时间。”
    阿满也松开了捂着自己嘴巴的手,喘了两口气,似乎不用苏七解释了,齐九和阿满已经想到了,外面的卵蛇发疯的撞下去,肯定会头破血流的。
    那么寄生在卵蛇体内的那些虫子,就被爆裂出来,然后寻找攻击和寄生的对象,他们恐怕要在棺材里等上一段时间了。
    让齐九担心的是,这个棺材的密封性那么好,氧气很快就会不足,到时候他们三个真的要变成尸体了。
    “嘭!”
    “砰砰!”
    “咚——”
    卵蛇疯狂的撞击着,根本不知道停歇,齐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种撞击的声音变得黏腻起来,仿佛带着水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撞得头破血流了。
    苏七的眼睛扫了一下棺材,忽然说:“死了。”
    他的感官似乎非常灵敏,卵蛇撞击的声音忽然停止了,随即是“啪……”的一声,似乎从棺材上滑落了下去,一下掉在地上,但是声音并没有停止,紧跟着是“沙沙……簌簌簌……哗啦——”的声音。
    那声音古怪极了,仿佛是下雨,又像是撒豆子,极细极细的声音落在地上,“扑簌簌”之声不绝于耳。
    齐九的鸡皮疙瘩刚落下去,又爬了起来,忍不住说:“真恶心。”
    阿满应和的点了点头,齐九小声说:“就这么恶心你还拿手捋过。”
    阿满声音也很小,说:“我那时候年少无知。”
    两个人说这话,仿佛要缓解那种诡异又可怕的气氛,虽然四面空气稀薄,然而这种说话的方式真的让齐九慢慢镇静下来。
    外面的声音一直在持续着,大约过了两分钟,卵蛇里的寄生虫似乎全都爬出来了,然后开始活动,那种声音实在说不好,总之让人脑袋直疼,从骨子里泛起的那种疼痛,又疼又痒,要害是还没办法挠。
    “在……”
    “在这里……”
    除了那种“扑簌簌”的掉落声,齐九忽然听到另外一种声音,双手猛地攥紧手中的铁扇子。
    阿满也听到了,快速的转过头,苏七稍微撑起身体,做出仔细聆听的动作。
    “在……这……”
    “里……”
    声音很轻,非常轻,但是非常清楚,就仿佛隔着一层棺材,阿满的声音呢喃着,似乎是床笫的耳语,还带着一种笑声。
    齐九一手抓住铁扇子,一手去抓苏七的手臂,苏七的手在他手背上拍了两下,似乎表示安抚。
    齐九震动的说:“那条卵蛇没死?”
    苏七摇了摇头,说:“可能说话的不是那条卵蛇。”
    阿满说:“那个女人没死?不可能,她的脸都掉了。”
    血粼粼的半张脸,舌头都啃掉了,还有断掉的胳膊,流了那么多血,都是大家亲眼看见的,绝对不可能还活着,或者是已经起尸了。
    “别出声……”
    “别……出声……屏住……呼……吸……”
    声音忽然变换了,还是仿佛情人间的呢喃,然而那声音忽然变了,竟然变成了苏七的声音!
    是苏七的声音!
    齐九一瞬间脑子里有些不好使,他忽然有点分不清楚那种声音到底是从棺材里面,还是棺材外面传过来的,短短的一秒之内,顿时一头冷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齐九双手乱抓,先抓到了苏七的手,然后抓到了阿满的军刀,最后抓到了手电,“咔”的一声推开开关。
    一瞬间棺材里明亮了起来,因为空间狭窄,昏暗的手电光竟然显得很明亮,一下照亮了整个棺材。
    齐九和阿满都注视着苏七,然后苏七的嘴唇根本没动,他的嘴角板着,一脸冷漠和戒备,嗓子也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
    然而那种声音又传来了,还是苏七的声音。
    “别出声……屏……住呼吸……”
    “跑……”
    “来……了……”
    那声音不断变化着,学着苏七的口吻,学着苏七的声音,简直一模一样,一声一声的传过来。
    齐九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艰难的开口说:“这是怎么回事?”
    阿满说:“这下惨了,有东西贼在外面,咱们出不去了,要想别的办法。”
    苏七的眼睛晃动着,似乎在快速的寻找办法,齐九举着手电,听着一声一声的“鬼叫”传进来。
    苏七的嗓音,学着苏七的语气,然而却很轻,拖得很慢,带着一种极端的诡异。
    齐九镇静着心神,猛地闭了闭眼睛,侧了侧头,再睁开的时候,忽然看到苏七的手边上有一个希奇的花纹。
    苏七的一只手掌支在齐九的耳侧,一条腿的膝盖点在齐九的双腿之间,保持着支撑的动作,说实话这动作让齐九有些尴尬,然而假如苏七不保持支撑,那时间长了齐九肯定会被压死。
    苏七的手一直没动,齐九这么一侧头,忽然看到了一个诡异的花纹,手电的光线一照,那个花纹竟然开始反光。
    齐九侧过头去,用手电去晃那个花纹,棺材里都是陪葬品,还有带着臭味的腐烂物,可能是身体脱下来的皮,或者是时间太长,腐烂的肉屑,总之非常恶心,糊在棺材的四壁上。
    齐九忍着恶心,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快速的伸手蹭了蹭那块花纹,把花纹上的污泥全都蹭下来,鼻子里发出“嗯?”的一声,说:“鸵鸟?”
    阿满听不懂“鸵鸟”是什么,然而这种说法,齐九之前说过,而且苏七印象很深,马上侧头去看,眼睛忽然一眯,也用手去蹭那个花纹,把污泥全都擦干净,下面赫然露出一个夋鸟图腾的花纹来。
    长长的脖子,上面是鸟头,鸟头上却长着一张人脸,身上布满羽毛,身体偏大,看起来还真有点像是变异的鸵鸟。
    苏七的手在花纹上摸了一下,忽然说:“是机关。”
    齐九诧异的说:“机关?什么机关,为什么机关会藏在棺材里?”
    苏七没有说话,双手开始在棺材的底部摸索,齐九和阿满赶紧侧身,以免挡着苏七的摸索,齐九忍不住说:“你在找什么?”
    这个时候苏七却仿佛已经找到了,说:“棺材的地板是活动的,可以打开,这个棺材是一个隐型的翻版,机关就在这里。”
    齐九睁大了眼睛,说:“翻版?那下面是什么?不会是钢针和钢钉吧,就像之前那样?”
    苏七摇头,说:“赌一把,这样下去时间长了咱们也会憋死。”
    齐九听到苏七说“赌一把”的时候,几乎大脑一热就赞同了,然而他不赞同也没有任何办法,棺材里的空气已经稀薄了,连那种泛着恶臭味的空气都变得难能可贵起来。
    苏七的钢爪子弹出来,一下扎进棺材壁里,确保自己能牢牢抓住棺材,另外一手抓住齐九的胳膊。
    齐九一手抓住苏七,另外一手抓住阿满,三个人马上窜成了一个串儿,假如翻板打开,下面是无尽的深渊,或者是布满钢钉的地狱,那么他们起码还有自救的能力。
    三个人只剩下阿满空闲出一只手,苏七的声音很冷静,只说了一个字。
    “按。”
    阿满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伸手压住那个夋鸟图腾的花纹,猛地一下按下去。
    “咔……嚓!”
    随着声音响起,齐九忽然发出“嗬!”的一声低吼……

    九门的朋友圈全章阅读之第19章 尸毒

    翻板瞬间打开,棺材底部果然是一个翻板,但是翻板打开的一霎那,棺材的正中间忽然冒出尖刺,钢刺一下从齐九的背后扎进去。
    齐九发出“嗬!”的一声低吼,疼的他猛地一激灵,身体快速一摆,同时底部失去了支撑,三个人马上向下一坠,齐九的伤口顿时撕裂了。
    苏七早有预备,一把抓住齐九,紧紧抓住,齐九另外一手紧紧抓住阿满,三个人穿成一串,吊在棺材上,下面是黝黑的隧道,无比的幽深,又仿佛是一条管道,斜着向下,坡度很大。
    齐九的身体快速的颤抖着,额头上布满了冷汗,钢针并不长,也不粗,扎了一下就随着翻板缩回去了。但是齐九的伤口莫名的疼痛,剧烈的疼痛,加上上下都吊着人,两边拉伸的感觉让齐九苦不堪言。
    齐九的鼻子里发出粗喘的声音,苏七的声音在头上响起,说:“坚持一下。”
    齐九使劲点了点头,冷汗从脖子上滑下去,将他的T恤都染湿了。
    阿满朝下看了一眼,说:“隧道很深,看不到底,但是不宽,可以撑着两侧下去。”
    阿满说着,两条纤细的腿一劈,撑住隧道的两侧,一手撑住墙面,另外一手慢慢松开齐九的手,稳定的撑在了隧道中。
    齐九少了下面坠着的力气,稍微松了一口气,伸手捂住自己的后背伤口,不过这个动作对于他来说太吃力了。
    苏七说:“抱住我的腰,我带你下去。”
    齐九也学着阿满的样子,双腿岔开撑住隧道,用力抬起手来,抱住苏七的腰,慢慢放开苏七的手,两只手都抱住苏七的腰。
    他的后背生疼,似乎有火在燃烧,身体感觉渐渐麻痹起来,那种不受支配的感觉太希奇了,让齐九心里升起一种惧怕,仿佛是打了麻药。
    齐九的呼吸越来越粗,阿满在下面探路,苏七带着齐九慢慢往下爬,齐九抱住苏七的手劲在渐渐消失,苏七能感觉到齐九的力气越来越小。
    “嗖!”的一下,齐九的手忽然松开了,苏七猛地撤出一只手,一下抓住即将掉下去的齐九。
    阿满听到了上面的动静,抬起头来,说:“下面有楼梯了!有楼梯,快下来!”
    苏七抓住已经昏厥过去的齐九,慢慢的向下移动,然后一下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了隧道的石阶上。
    隧道还在持续往下,但是出现了石阶,石阶非常窄,苏七把齐九放下来,齐九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他将人翻过来,就看到齐九的后背染红了一大片,而且出了很多汗,血迹被汗水冲淡,没又变成淡粉色,反而变成了黑紫色。
    阿满惊奇的说:“糟糕,他中毒了!”
    齐九失去了意识,但是他的身体开始痉挛,不断的哆嗦,仿佛是严寒,不断的颤抖着,紧闭的嘴唇里牙齿“得得得”的上下相击,只是短短的这么一会儿功夫,齐九的皮肤开始冰凉,脸上蒙上了一层冰霜。
    竟然和那些血人,还有墓室里起尸的粽子一个反应!
    齐九不停哆嗦着,苏七把他翻过去,让齐九趴在石阶上,拳头一攥,手背上的钢爪子马上弹出来,语气冰冷的说:“打火。”
    阿满手脚非常麻利,马上从背包里掏出打火的工具,火焰一下冒了起来,点亮了四周小片的昏暗。
    借着跳动的火焰,两个人能看见齐九的后背一片乌青,尸毒仿佛在快速的蔓延。
    苏七把手伸过去,钢爪子在火焰上快速的烤了几下。苏七活动了一下手指,说:“按住他。”
    阿满马上伸手压住齐九的双手,把他按在地上,苏七的动作非常快,钢爪子猛地扎下去,就听到“呲——”的一声,似乎是划破皮肉的声音。
    “嗬——嗬!!”
    齐九因为疼痛,一下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猛地痉挛起来,下意识的挣扎。阿满牢牢按住齐九的双手,别看她是个少女,身材又娇小,但是手劲竟然无比的大,将齐九牢牢的按在地上。
    齐九疼痛的痉挛着,苏七的手劲却非常稳,钢爪子没有颤抖一下,快速的挖掉变黑的皮肉,齐九的后背顿时鲜血淋漓,再加上齐九挣扎,伤口的血不断的挤出来,在寂静的隧道里发出水迹的声音,伤口显得更加可怖。
    苏七快速的给他挖掉腐烂变黑的皮肉,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药粉,打开纸包,把药粉洒在他的背上,药粉碰到黑色的血迹,一下就化开了,紫黑的血迹竟然在慢慢变淡。
    阿满睁大了眼睛,说:“你竟然有这种尸毒的解药,你是有备而来?”
    苏七抬起眼皮看了阿满一眼,没有说话。
    药粉似乎是镇静剂,齐九渐渐安静了下来,粗重仿佛野兽的呼吸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只是还有些微微的痉挛,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苏七甩了甩手上和钢爪子上的血,另外一手摸了摸齐九的额头,没有发热,皮肤也恢复了正常温度,不再结冰。苏七终于站起来,然后在旁边的石阶上坐下来,说:“他需要休息,咱们原地休整一会儿。”
    苏七就是这样,一向我行我素,他的话不是商讨,而是一种告知。
    阿满见齐九安定了下来,松了一口气,也慢慢的坐了下来,托着腮帮子看着趴在石阶上的齐九。
    齐九在昏睡中还能感觉到疼痛,后背不是一般的疼,火辣辣的,在齐九的一辈子里,从来没受过这么疼的伤,然而在齐九深处的记忆中,这种伤痛仿佛又在唤醒他另外一种记忆……
    齐九的脑袋里很晕,仿佛是重感冒之后的疲惫,全身剧痛,尤其是后背,疼的不行,但是那种结冰一样的严寒已经消失了,这让齐九有些庆幸。
    齐九慢慢的睁开眼睛,最先听到少女惊喜的声音,是阿满的声音,“你醒了?齐九!?”
    齐九睁开眼睛,眼前还有些发晕,第一个看到的却不是阿满,而是坐在地上的苏七。
    苏七活动着自己的手腕,抬眼看了一眼齐九,淡淡的说:“醒了?”
    齐九浑身都疼,仿佛死过了一次,一只脚已经踏入过鬼门关,那种感觉惊悚又可怕。
    齐九两眼还有些呆滞,看着苏七,迷茫的说:“我死了吗……这不会是阴曹地府吧?”
    苏七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不到一秒,嘴角不着痕迹的牵了一下,摇头说:“呆子。”

    九门的朋友圈全章阅读之第20章 忠犬

    阿满说:“你活着啊,伤口处理的及时,不过我估计现在量一量体重,可能少了二两肉。”
    齐九:“……”
    齐九粗喘了两口气,想要爬起来,苏七的手已经压了下来,说:“别动,再休息一会儿。”
    齐九虚弱的点了点头,又趴回了地上,说:“太他妈疼了。”
    幸好伤口在后背,齐九看不到自己伤口的样子,不然这种疼痛的程度,不知道是什么惨烈的样子。
    休息了大约十分钟,苏七站起来,把齐九也扶了起来,伸手从他胳膊下面穿过去,托住他的胳膊,架着他的肩膀,帮齐九支撑了大部分的力气。
    齐九站起来就疼得不行,脸色一下就白了,他的后背简单包扎了一下,但是身为一个代购店的小老板,齐九平时旅游也没有爬过野山头,更别说进野坟墓了,哪里受过这样的伤,已经够他受的了。
    苏七扶着他,阿满打开手电,在前面探路,手电的光线很微弱,还在“呲呲”的响着,似乎特殊顽强的照着明。
    三个人慢慢的走在隧道里,先是向下,然后又开始往上,隧道忽然抬起了头,前面的路出现了向上的斜角。
    齐九吃力的说:“这是什么鬼地方,一会儿向下一会儿向上,不过是鬼打墙吧?”
    他正说着,前面的阿满忽然喊了一声:“齐九!”
    齐九说:“怎么了?”
    阿满的身体猛地一僵,忽然大喊着:“刚才那一声不是我叫你,大家小……”
    小心!
    “小心”两个字根本没有说完,阿满忽然发出“啊!”的一声惊叫,身体一斜,仿佛是猛地匍匐在地,紧跟着手电发出“啪!”一声脆响,直接摔在地上,手电的光线猛烈的乱晃了两下,“呲!”一声,一瞬间光线灭了,四面陷入了死一般的黑暗。
    就在那最后一抹手电光下,齐九看到一个黑影,猛地“咬”住了阿满,拽住阿满的小腿,“呲啦——!!!”的声音传来,将阿满瞬间叼走了。
    “阿满!”
    齐九大喊了一声,苏七的钢爪子瞬间弹出,说:“你错后。”
    他说着,快速的往前冲去,齐九失去了“支架”,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努力咬住牙关,快速的往前跑,跟着苏七的脚步冲出去。
    “呲呲呲——”的拉拽声还在继续,阿满的惨叫声回荡在幽暗的隧道里。
    隧道是向上蔓延的,一路都是阶梯,齐九追在后面,空气里弥漫着大量的***气,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腥甜味。
    石阶上蹭的都是血,应该是阿满的血。
    苏七快速的向前冲,齐九已经追不上去了,满头大汗,呼吸粗重,他玩命咬紧牙关,然而身后的伤痛,还有尸毒的侵染,让齐九的元气大伤,怎么也追不上去。
    苏七喊了一声:“原地等我!”
    齐九的体力随着他这一句话,顿时消失了,猛地靠在隧道的墙上,粗重的呼吸着,抹了一把自己脸上滴下来的冷汗。
    齐九头有些晕,两眼发乎,不知道是不是尸毒还残留在身体里,因为快速的运动,让血流加速,促进了尸毒的蔓延,齐九有些支撑不住。
    苏七的影子消失了,消失在黑暗中,连脚步声都听不见了,四面只剩下他一个人,苏七和阿满都不知去向。
    齐九喘着气,突听“嘶……”一声,声音很轻很轻,但是马上让齐九如芒在背,瞬间抬起头来。
    齐九的右眼在黑暗中散着浅色的光线,似乎非常明亮,他看到一个黑影在前方的黑暗中蠢蠢欲动,正晃动着它的身体,试探的盯着齐九,盯着垂涎已久的猎物……
    齐九的手颤抖着,快速的掏出兜里的铁扇子,这是他身上唯一防身的东西。
    “嘶!”
    因为齐九的动作,黑暗中的影子忽然就动了,仿佛是一支快箭,“嗖——”的一下窜过来,那种腥甜的味道扑面而来,齐九看到了一双铜铃一样大的绿眼睛。
    “嘶!”
    是蛇!
    齐九看不出来那是什么品种,蛇的眼睛很大,充斥着一种严寒,脑袋有点尖,头上似乎戴了头盔一样,身体足有手臂那么粗,张开大嘴,猛地冲着齐九咬过来!
    蛇的身体竟然带着一种金属的光泽,那一瞬间,齐九惊奇的发现,这条蛇竟然穿着甲胄,全身都穿着鳞片一样的甲胄,金色的甲胄仿佛是黄金。
    “乓!”
    一声脆响,齐九猛地一抖,“唰”一声快速的抖开铁扇子,一切的反应都比思维要快,手一转,铁扇子快速竖了起来,瞬间卡住了毒蛇咬过来的大嘴。
    毒蛇长着大嘴,露出獠牙,睁大了眼睛,线形的眼睛危险的盯着齐九。
    “嗖!”
    毒蛇的嘴巴受制,尾巴瞬间卷过来,一下卷住了齐九的小腿。
    “嗬!”
    齐九惊喊了一声,身体不稳,顿时砸在地上,毒蛇马上拖拽着齐九快速的往前拽。
    “咚咚咚……”的声音,齐九被拽着一路爬上石阶,后背蹭在地上,伤口肯定蹭裂了,能闻到巨大的***味,从自己身上传来,齐九的脑袋一下一下的磕在石阶上,后脑一片暖意,肯定也流血了。
    齐九握紧手中的铁扇子,猛烈的挣扎着,使劲踹着腿。
    “呼——”的一下,毒蛇拽着齐九,瞬间从隧道里钻了出来,一下涌入了一条比较宽的墓道,墓道雕梁画栋,看起来无比精致,然而齐九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那些字画,他仍然被一路拖拽,疼的发出低吼的声音。
    齐九嘴里咒骂了一声,呼吸粗重,手中的铁扇子猛地一下甩出去,“嗖——”一声,扇子快速的飞出,在空中划出一条黑线。
    “嘭!”的一声,毒蛇瞬间被砸中,脑袋摇了一下,似乎被砸蒙了一样,齐九顺势狠踹一脚,小腿一缩,一下从毒蛇的尾巴下面逃脱出来,爬起来快速的往前冲。
    齐九想要冲回隧道,然而根本来不及,毒蛇瞬间被激怒了,昂起脖子,发出“嘶”的一声,张开大嘴,“嘭!!”的一声低头咬过来。
    齐九猛地向前一扑,磕的下巴直疼,后面发出一声巨响,青色的石砖竟然被蛇头给砸裂了。
    齐九的脚脖子一紧,瞬间又被卷了起来,快速的向前拖拽,齐九抬手乱抓,在拖拽中抓住了掉在地上的铁扇子。
    “嘭!”
    毒蛇将齐九快速的拖拽,然后一甩,一下将齐九甩进了一个墓室中,墓室不是很大,但是里面乱七八糟,到处遍布着残骸,仿佛是被毒蛇啃了之后剩下的骨头。
    墓室里有一个大笼子,不过笼子的锁和门已经变形了,这条巨大的毒蛇或许就是从笼子里跑出来的。
    齐九“草”了一声,心想这个墓主怎么喜欢养希奇的东西,而且这条毒蛇竟然还穿着黄金的盔甲。
    齐九被摔进来,压在一片骨头上,摔得头晕眼花,忍着疼愉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
    毒蛇已经把猎物抓回了老巢,现在似乎预备开始享用了,眼睛盯着齐九,布满了贪婪。
    齐九退后了一步,把铁扇子甩开,嗓子艰难的滚动,和那条毒蛇对视着。
    毒蛇和齐九对视了大约半分钟之久,它忽然转过头去,似乎是因为没有发现齐九身上的破绽,它竟然转过头去了,然后游走到墓室的角落。
    齐九眼睛一瞪,墓室的角落里趴着一个人,穿着黑色的队服,头发散了下来,身上有好多血,竟然是阿满!
    毒蛇没有发现齐九的破绽,似乎想要先去吃掉昏厥的阿满。
    “阿满!阿满!”
    齐九大喊起来,但是阿满一动不动,齐九心里打鼓,眼看毒蛇张开大嘴,齐九猛地吐出一口气,默念了一声“拼了”,马上冲过去,手中的铁扇子照着毒蛇的头砍下去。
    毒蛇迅速转过头来,张开大嘴去咬齐九,与此同时,阿满忽然一下从地上跃了起来,手中一亮,竟然握着一把军刀,猛的跃起,扎向毒蛇。
    齐九心里一阵惊喜,原来阿满是装晕,然而惊喜没有持续两秒,齐九和阿满“嘭!”的一声被毒蛇甩了出去,齐九砸在阿满身上,阿满几乎要吐血。
    齐九顾不得疼痛,一下跃起来,毒蛇已经箭一样的冲古来,发出“嘶!”的一声。
    就在毒蛇冲过来的一瞬间,齐九预备防御,突听“踏!踏踏!”三声,一个黑影猛地冲出,瞬间拦在齐九身前。
    “苏七?!”
    齐九没有看清楚来人,然而那双钢爪子猛地反射了一下光,让齐九一下就认出了那个人。
    苏七快速的冲过来,一下插在齐九和巨蟒中间,钢爪子“唰唰”两下,但是巨蟒穿着盔甲,苏七的钢爪子也穿不透,似乎没有什么伤害。
    苏七紧跟着快速的跃起,两条腿先后踢出,“砰砰砰!”连续三脚,全都踢在巨蟒的头上。
    巨蟒虽然穿着盔甲,但是被苏七三下踢的发懵,“嘭!”随着第四下踢出,巨蟒的身体仿佛在空中拧了一个麻花,“嗖——”的一声直接飞出去,撞在了墓墙上,压碎了一片尸骨。
    巨蟒愤怒的仰起脖子,快速的盘起来,又要攻击过来,苏七没有动,没有进一步的攻击或者防守,他忽然收起双手的钢爪子,一双浅色的眼睛注视着巨蟒。
    “嘶……”
    这声音并不是巨蟒传出来的,苏七张了张嘴,嘴里却吐出一声蟒蛇吐信的声音。
    巨蟒昂着脖子,头往前一探,但是下一刻,去叮咬苏七的动作忽然顿住了。
    巨蟒眯着眼睛,和苏七开始对视。
    苏七的手慢慢抬起来,又慢慢的往下压,巨蟒注视着苏七的动作,这仿佛是一种催眠,竟然开始变得安静下来,慢慢的随着苏七的手,压低了身体。
    慢慢的,巨蟒的头慢慢的压低,最后直到碰到了地面,仿佛是做低头跪拜的动作,轻轻的吐着信子。
    齐九一阵诧异,自己刚才和这条凶狠的巨蟒拼命,而这条身着铠甲,秉性凶残的蟒蛇在苏七面前,顿时变成了“忠犬”……

    推荐理由

    九门的朋友圈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九门的朋友圈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进行九门的朋友圈齐九小说全本在线阅读导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九门的朋友圈,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