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幽冥鬼探(宋阳黄小桃)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幽冥鬼探(宋阳黄小桃)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幽冥鬼探小说故事情节出色纷呈,强烈推荐!!!

已全本

  • 2018-09-30
  • 简体中文
  • 4分
  • 58下载
APP下载1.33 MB

    导读:幽冥鬼探宋阳全本章节阅读链接在哪?第二百一零章 配冥婚中,又将会发生什么?女二孙冰心和主角黄小桃,宋阳更喜欢谁 ?幽冥鬼探全本资源已全本,喜欢看恐怖小说的朋友,请到本站体验幽冥鬼探(宋阳黄小桃)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幽冥鬼探宋阳全本章节阅读链接在哪?第二百一零章 配冥婚中,又将会发生什么?女二孙冰心和主角黄小桃,宋阳更喜欢谁 ?幽冥鬼探全本资源已全本,喜欢看恐怖小说的朋友,请到本站体验幽冥鬼探(宋阳黄小桃)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幽冥鬼探小说简介

    孙冰心撅嘴道:“我不会乱说的,你刚刚怎么对我们大呼小叫的,我就怎么告诉我爸,看你这个队长还当不当得下去!”
    陆警官双手合十请求道:“求你了,千万别,要不我中午请你们吃饭吧,算是赔礼道歉。”
    孙冰心冷哼一声:“切,谁稀罕!”
    我感觉下马威也给够了,平静地说道:“陆警官,我就提一点小意见,不管我们是不是警方的人,认不熟悉局长,你以后说话能客气点吗?你平时对老百姓就这样说话?”
    陆警官连连点头:“是是是,您说得对,我态度是有点不好,改,一定改!”
    然后他又对围观村民说道:“各位,这两位是市局派来的,刚刚是一场误会,他是如假包换的真警察。”大家脸上都带着喜闻乐见的笑脸。
    澄清完误会,陆警官又和悦颜色地向我请教案情。
    我心想这人真是个变色龙,说变就变,替这种人立功我有点不爽,这案子我打定主意要自己破。有孙冰心这把人形尚方宝剑在身边,我想程序上应该没问题。
    我把案件经过大致说了一下,然后说道:“借你们停尸房用一下,我们还要继续尸检。”
    陆警官答道:“可以可以,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们队里没有配备法医,这案子就请您多指教了,我手下这几人,包括我您可以随便差遣。”
    我说道:“行,先把尸体弄回去吧!”
    业余刑警的办事能力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他们连裹尸袋都没预备,还要去找四周群众借床被单来装尸体,陆警官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一捆绳子,挨着尸体围着一个人形出来。
    我纳闷道:“你弄这个干嘛?”
    陆警官眨巴着小眼睛说道:“你们平时不这样办案吗?”
    我一阵苦笑:“拍个照片就行了。”
    陆警官叫来一个人,吩咐道:“去借部相机,再买一卷胶卷。”
    我一拍脑门,什么都没预备啊,干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说我来弄,陆警官问道:“需要我干点什么吗?”
    我说道:“你去录点口供。”
    陆警官欢天喜地的去了,几名警官挨个询问每一个围观群众,而且分工特殊不合理,同一个人能被问好几遍,这种效率能破案才怪!
    我叫车主去给我弄几个信封过来当证物袋,再拿两副橡胶手套,再买一袋奶粉。
    等待的时候,孙冰心问道:“宋阳哥哥,你要帮这种人破案啊?”
    我说道:“我才不帮别人作嫁衣服呢,这案子咱能要过来吗?”
    孙冰心道:“可咱俩都不是警察,名不正言不顺,对了,我想到一招!”
    她给孙老虎打个电话,开口就说道:“爸,给我弄个编制呗!”孙老虎在电话里喝斥:“胡闹!”孙冰心撒着娇说道:“反正我明年就进警队了,早晚要入编的。”
    孙老虎一口拒绝:“不行!把电话给你宋阳哥哥,我和他说话。”
    孙老虎不关心是什么案子,只关心这案子危不危险,怕我们有危险。我知道他主要是担心孙冰心,便明确地说道:“孙叔叔,这案子看起来不像蓄意谋杀,我感觉只是一桩意外。”
    孙老虎道:“哦,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大侄子,需要你孙叔支援点什么吗?”
    我建议道:“能不能在市局立个案?”
    孙老虎答道:“立案可以,但最近局里人手紧张,派不出人来,黄小桃就更不要提了……有了,我想到一个人,我叫他过来一趟,担任专案组组长,但是破案你别指望他。”
    他报给我一个联系方式,这位警官姓马,特殊叮嘱马警官来了我们一定要去接他。
    挂了电话,孙冰心问我:“我爸派谁来?”
    我说道:“马警官。”
    孙冰心微妙地笑笑:“哈哈,怎么派他来,我爸真会使唤人。”
    听他俩的话,难道这个马警官很‘特殊’?
    等车主把奶粉和手套拿来,我戴上手套钻进车里,手里捧着奶粉往座椅和方向盘上吹。验指纹并不一定都要用铝粉,奶粉就是很合适的替代物,奶粉质地轻,另外可以粘附在人手分泌的油脂上。
    我在方向盘和车把手上验出几组指纹,虽然可能意义不大,但还是用手机拍下来,方向盘中间有一团唾沫,应该是死者当时太冷,打喷嚏留下的。
    孙冰心问我:“宋阳哥哥,你为什么说这案子是一桩意外,你是糊弄我爸还是真这么想的?”
    我说道:“感觉罢了!”
    孙冰心笑道:“你的感觉一向很准。”
    我答道:“少抬举我了。”
    取证完毕,我俩把尸体用床单裹起来,抬上一辆警车,车主问我车要不要扣下,我说道:“用不着,但你最近别洗车,也尽量别开。”
    车主连说可以。
    这时屋里传来一阵争吵声,陆警官等人立即赶过去,回来跟我汇报道:“没多大事,新郎新娘在吵架,新郎以为这男的是新娘的旧相好。”
    我喃喃自语:“旧相好?”
    孙冰心问我:“宋阳哥哥,死者自己跑到婚车上***报复新娘,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我说道:“除非他得了绝症,不然这种报复未免太自虐了,把新娘叫过来问个话吧!”
    陆警官点头哈腰的道:“我去叫人!”
    一会儿功夫,新娘便跑来了,梨花带雨的说道:“警察同志,你要给我主持公道啊,我家男人非说这死人跟我熟悉,还怀疑我和他有一腿,说要退婚,叫我把收的彩礼退给他,你给证实一下呗!”
    我心想这叫我怎么证实,我问道:“你熟悉他吗?”
    新娘无辜地答道:“我压根没见过他。”
    我通过微表情判定她所言属实,点点头道:“行了,我相信你。”
    陆警官惊奇道:“这就完啦!”
    我问他:“那你还要问多少话?”
    陆警官分析道:“这具尸体偏偏出现在婚礼上,我觉得跟这对新人绝对有关系!最起码要问问他们是怎么熟悉的,新娘之前有没有跟别的男人谈过恋爱,对了,最重要的是昨晚他们有没有不在场证据。”

    宋阳黄小桃在线阅读

    我们坐着警车回到县城,经过家四周的时候我故意把身子放低,要是我姑姑出门买菜的时候看见我坐在警车里,估计该问这问那了。
    来到县公安局,几名警察把尸体抬进去,陆警官一路跟我介绍这介绍那,说自己当刑警这些年怎样任劳任怨,希望我们回去和局长美言几句。又指着墙上一块奖状骄傲地说这是他拿下的,我以为是破案得的,上前一看原来上面写着‘市公安乒乓球大赛三等奖’,这刑警当的真是悠闲。
    停尸间早就成仓库了,几名警察把杂物收拾出来给我们停放尸体,设备自然都没有,孙冰心抱怨道:“连个法医实验室都没有,这要怎么验尸?要不要我去你家拿东西?”
    我说道:“不用了,就这样验。”
    用肉眼验尸是仵作基本功,这具尸体的情况并不是太复杂,不需要借助工具。
    我叫孙冰心去买些紫菜烧成海草灰,她一会功夫就回来了,我把烧好的海草灰吹在死者的衣服上,没想到这一次顺利提取到大量指纹,大概有五六组。
    孙冰心惊奇道:“这指纹够多的啊!难道凶手有一堆?”
    我说道:“拿把剪刀过来。”
    我接过她递来的剪刀,剪开死者衣服,从衣服里露出一些土来,陆警官说道:“怎么这么多土,我给您掸掉!”
    我当即瞪了他一眼:“别乱动!”
    我拈起一点土嗅了嗅,然后用一张纸折叠一下,小心翼翼地把它们铲起来,让孙冰心过来闻闻。她闻了闻,说道:“臭的?”
    我决定考考她:“哪种臭你能分辨出来吧?”
    她说道:“似乎是腐烂的臭味!”
    我点点头:“没错!”
    死者身上有大面积红疹,手脚上有一些刮擦痕,但是并不严重,像是衣物留下的,我说道:“这身衣服是被人强行穿到身上的,所以才留下那么多指纹,结合有腐烂气味的土,你想到什么没有?”
    孙冰心想了想,最终摇摇头:“我想不出来!”
    我笑道:“我再给你点提示。”
    我取了些土放在酒精灯上烤了一会儿,叫陆警官关灯,等房间黑下来之后,只见土上冒出一些微弱的淡蓝色火光,亦真亦幻,陆警官震动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孙冰心第一个反应过来:“土里面含有磷?”
    磷是一种燃点很低的物质,稍微加热一下就会燃烧,人类骨骼中含有大量磷,分解之后会渗透到土壤里,所以夏天夜晚常能看见坟头有鬼火漂浮。
    我说道:“没错!”
    孙冰心答道:“这么说这土是坟土,死者穿着这样的衣服,啊,我明白了,配冥婚!”
    我叫陆警官开灯吧,然后解释道:“土里含有大量的磷,证实配冥婚的这一家和我家一样,是有祖坟的,说明这家人过去是个大家族。”
    我看向陆警官,他在这里当差,应该比我清楚。
    陆警官沉吟道:“县里最大的就是宋家了,我听说宋家过去是当大官的,宋家子弟落地就有三亩田……宋顾问,你该不会就是宋家的吧?”
    我说道:“是的,但没你说得那么夸张。”
    什么落地就有三亩田,完全是外人瞎编的,但过去宋家确实家大业大,后来才逐渐没落的。
    我问道:“周边乡镇有哪些大家族?”
    陆警官道:“我一会就叫人去查!”
    孙冰心问我:“这人身上有土,难道他是被活埋的?”
    我答道:“很有可能!”
    “这样说的话,那还是蓄意谋杀。”孙冰心秀眉微蹙。
    我说道:“只能说是谋杀未遂,因为他逃出来了。”
    孙冰心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看出来他是逃出来的?”
    我举起死者的手,上面的指甲裂了,我解释道:“死者的手上有木刺,指甲开裂,应该是奋力推开棺材所致。他身上没有被殴打、捆绑的痕迹,也没有死后被人扭动关节的迹象,我推测他从棺材里逃出来,人生地不熟,看见有一辆车停在那里就爬了上去,想驾车逃离。”
    孙冰心接着问道:“但他为什么会死了呢?是猝死吗?”
    我说道:“是猝死,但直接致死原因还不清楚……”我盯着死者手指上的木刺,问孙冰心:“你能化验一下这是什么木头吗?”
    她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工具我验不了。”
    我抓起死者的脚,盯着他的鞋底看,死者脚上穿的也是一双古代的靴子,孙冰心问我看出什么来了,我说道:“咱们是不是该回家吃饭了?”
    孙冰心笑着捶了我一下:“验得真起劲呢,说什么吃饭的事儿!”
    我说道:“不行,到点不回家姑姑要骂的,赶紧走吧!”
    陆警官连连招手:“别别,晚上我请两位吃饭,赏个脸嘛!我把我手下那几人也叫来,宋顾问给大家讲讲案情。”
    我说道:“不行,家里做好饭了,明天见!”
    走的时候陆警官请示我他有什么要干的,我叫他调查一下最近全县的死亡记录,陆警官满口答应。
    离开公安局,孙冰心问道:“你为什么验到一半忽然不验了……”
    我笑道:“你猜!”
    她的眼珠转了一下道:“啊,我明白了,你怕再验下去案子就让他们破了,你不想便宜了姓陆的。”
    我点点头:“真聪明,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明天马警官来了再继续查。”
    回家吃完饭,我拿出一本《诸毒杂验》的手抄本线装书来看,这是一位名叫宋好问的宋家先祖写的毒理学大百科,因为怕流传到世间被人拿去作投毒的参考书,所以从来没出版过,只有手抄本遗留下来。
    南方的冬天夜晚冷得要死,我抱着一个热水袋坐在床上看书,这时孙冰心穿着睡衣推门进来,说道:“电视一点也不好看,宋阳哥哥,你又在看古书啊,给我讲故事呗!”
    我答道:“这本书很枯燥的。”
    孙冰心撅着嘴道:“我就要听你讲故事!”
    说完蹭到我被子里来了,摇着我的胳膊叫我讲故事,我被她烦得不得了,就从书里挑一些与民间传说有关的章节讲给她听。比如什么鸩毒啊,拿鸩的羽毛泡在水里就可以杀人,还有一种叫短狐的小虫,能射人的影子,人就得病了,含沙射影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

    幽冥鬼探第二百一一章 闲人马大爷阅读

    孙冰心睡得很香甜,蜷缩着身体,枕着双手,宽松的睡衣滑落下来露出白皙的锁骨,睡姿就像小孩一样毫无预防。
    要是换了黄小桃在这里,我可能会脸红心跳,对孙冰心倒没什么感觉,我对她就像对妹妹一样。
    我小心翼翼地下了床,给她盖好被子,自己抱了一床铺盖去另一个屋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孙冰心说道:“宋阳哥哥,我昨晚怎么在你床上睡着了,你有没有对我有非分之举啊!”
    我说道:“对天发誓,绝对没有!”
    孙冰心比划着双手:“噌噌噌……”
    我知道她又在耍宝,便问道:“什么意思?”
    她笑道:“对你的好感度上升的声音。”
    我岔开话题道:“赶紧洗漱一下,去车站接马警官。”
    孙冰心用撒娇的语气说道:“不,我要你给我编辫子!”
    我说道:“你平时不是单马尾吗?什么年代了还编麻花辫,多土啊!”
    她固执地说道:“不,我就要你给我编麻花辫!不然我就不走了。”
    我知道她的倔脾气上来谁也没办法,只好替她编辫子,我头一次干这种事,自己感觉编得很差劲,但是孙冰心照照镜子却挺满足。
    我俩来到车站,也不知道马警官长什么样子?左等右等,等到八点,一个衣着土了吧唧的老头跟我问路。他穿了一件土黄色的夹克衫,一条咖啡色裤子,一双沾满泥点的军用胶底鞋,拎个皱巴巴的塑料袋,似乎是来县城探亲的。
    我正跟老头说话,孙冰心在旁边捂着嘴笑,忽然跳出来叫了一声:“马叔叔好!”
    老头眼前一亮:“孙冰心,你怎么在这里?”
    我惊奇道:“您就是马警官?”
    老头露齿而笑,牙齿上还沾着一片韭菜叶子:“是啊,你就是小孙说的宋神探吧!”
    我心想这人真是警察吗?怎么跟个农贸市场的老大爷似的。
    路上孙冰心告诉我,马警官以前是孙老虎的师父,他当了四十几年民警,毕生心愿是当刑警,退休前夕才圆了刑警梦,也是孙老虎替他圆的。但才当一年就退休了,什么案子也没参与过。
    马警官这次被任命为专案组组长,心情特殊激动,昨晚一宿没睡好,翻了一晚上刑侦的书,我说道:“马警官,这案子交给我们来办就好了,你只要坐镇指挥就行!”
    马警官说道:“那怎么好意思呢,我啥都不做,光占你们年轻人的功劳?这样吧,你们就拿我当个跑腿的,需要啥尽管吩咐,对了,你们吃早饭没,我买了一些茶叶蛋和包子,你们拿去吃吧。”
    我连说吃过了,马警官又说道:“其实小孙把情况都告诉我了,我这次来吧就是挂个名,我一切听你指挥,绝对不干涉你们的行动。”
    我感觉马警官是个挺和蔼的老人,对他挺有好感,我问他累不累要不要去我家休息一会儿,马警官摆手道:“破案要紧,先去公安局交接一下吧。”
    我们来到县公安局,陆警官昨晚接到市局的通知,说这案子由市局派专案组过来接手,他大概以为今天会浩浩荡荡来一堆人,一大早就在公安局外面等着迎接,没想到陪我们来的只有一个老头。
    陆警官错愕地眨巴着小眼睛,问我:“宋顾问,怎么就来一个人啊,这就是市局的专案组?”
    我介绍道:“这位是马警官,是市局资历最老的刑警,有丰富工作经验,由他来指挥这个案子。”
    除了这样说,我不知道该怎么介绍马警官,我实在不擅长撒谎。
    马警察笑眯眯地冲众人问好,从包里掏出一些点心道:“初来乍到,给大家带点南江市的特产,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陆警官的脸顿时拉了下来:“宋顾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拉个老头来截案子,你这是成心不让我立功!”
    既然他撕破了脸,于是我毫不客气地说道:“是!”
    他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你图什么,你又不是警队的人,凭什么不让我立功,这小县城里发生一桩命案轻易吗?”
    我就是不想帮这种官油子往上爬,但我没有直说,而是道:“我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就图那几千块的破案奖金,领了钱我好买《英雄联盟》的皮肤!”
    “你……你……你他……”陆警官指着我,脸都气青了,我看他的嘴型是想骂‘TMD’,但还是忍住了。
    我说道:“想立功靠自己,昨天我也说了不少线索,你可以继续调查下去,假如你在我前面把案子破了,功劳归你,我们绝不抢功。但假如我们先破了,那你就别抱怨了!”
    陆警官说道:“我才不信咧,等我把凶手抓到,你们肯定要抢功。官大一级压死人,市里派个普通警官下来都比我这个队长大,官场这点猫腻当我不知道?”
    我心想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警队当官场混的警察真是卑鄙,便说道:“马警官,你现在什么警衔?”
    马警官答道:“以前是警司,现在已经退休了。”
    我说道:“一个退休警员,一个没编制的顾问,一个实习法医,这里没有能压你的大官,你放心去查案子吧。”
    陆警官一脸狐疑,看着孙冰心问道:“她的父亲还是局长呢,到时候你们抢了我的功,我找谁说理去!”
    我说道:“爱信不信,假如我要抢功,我有必要来跟你打招呼吗?一句话,凭自己的真本事去立功,警察不是用嘴当的!”然后对孙冰心道:“走,我们查案去。”
    孙冰心问我:“不用验尸了吗?”
    我说道:“用不着了。”
    我发现马警官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他竟然在跟陆警官说话,过了一会才跟上来,我问道:“马警官,你在跟他说啥?”
    马警官道:“我对他说年轻人不要这样立功心切,把本职工作做好才最重要。”
    我一阵想笑,马警官真是古道热肠,这时他又说道:“小宋,我也要批评你!”
    我纳闷道:“啊?我怎么了?”

    幽冥鬼探小说推荐

    幽冥鬼探全本阅读APP内包含了很多类似的恐怖小说,适合闲暇时间喜欢读书的朋友~赶紧到本站体验宋阳黄小桃在线阅读吧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幽冥鬼探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幽冥鬼探》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体验幽冥鬼探(宋阳黄小桃)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幽冥鬼探》,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