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禁忌之地(陈升洛诗)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禁忌之地(陈升洛诗)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禁忌之地(陈升洛诗)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33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09-30下载: 55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火爆灵异言情小说禁忌之地陈升全本资源带给大家了,我不知道洛诗拉我干嘛,她带着我到了一个墙角,还四下看了看没人后,这才问我说,陈升,你对你家里的人了解多少,欢迎体验禁忌之地(陈升洛诗)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火爆灵异言情小说禁忌之地陈升全本资源带给大家了,我不知道洛诗拉我干嘛,她带着我到了一个墙角,还四下看了看没人后,这才问我说,陈升,你对你家里的人了解多少,欢迎体验禁忌之地(陈升洛诗)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禁忌之地小说简介

陈升的爷爷是个老流氓,他小叔结婚当晚,爷爷闹洞房做了荒唐的事情,导致新娘小玥***,之后出现惊悚事件……

禁忌之地完整章节试读

我吓了一跳,他怎么一声不吭就跳进去了,哪怕提前招呼声也好啊。
我赶紧凑到老井前用手电筒照,可哪还见人,只是黑洞洞的,连水纹都没有,我就有点怕了,心想他不会进去出不来了吧。
当时我也不知道为啥这么想,就是担心他出事,究竟我们陈家人现在都依仗他呢。
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吧,我竖着耳朵听,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跟消失了是的,我感觉蹊跷的不行。
刚要再看看,忽然,我手里的红绳挣了下,我急忙抓住,红绳挣的厉害,我手猝不及防被厘出道血口子,鲜血就顺着绳子往下淌。
我虽疼,但忐忑的不行,对着井口喊了声小哥你没事吧,可老井里只传来我的回声,嗡嗡的,让我心里特怕,而且我担心红绳会断掉,主要绳子太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用这么细的红绳。
就在我像热锅的蚂蚁一样盼着他出来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那脚步声很轻,我转身用手电照,却什么人都没见,可一低头,竟发现有双红色绣花鞋。
我正纳闷,这鞋谁丢这里的,刚才怎么没见着。
忽然,远处传来个声音:“他有麻烦了。”
这声音来的太忽然,幽幽的,吓得我汗毛直竖,而且很飘渺,是从后山方向来的,我猛地想起来后山埋着的小玥!
与此同时,地上的那双绣花鞋竟然动了起来。
那感觉,就跟有人穿着是的,直接走到我面前。
我就算再笨也知道不对劲了,手都开始哆嗦,退缩到栏杆那里,盼着张木匠快点出来。
“陈升,跑。”再一次,那飘渺的声音传来。
我更加确定是小玥的声音,瘆的我浑身冰凉,不过好在这时候老井里有了回应:升子,拉!
张木匠声音一传出来,那双绣花鞋就“趿趿”的跑开,消失在黑影里。
我回过神来,出了一身的冷汗,赶紧开始拉绳子。
两三分钟,我就看到张木匠背着个黑乎乎的东西爬出来了。
“小哥,你终于出来了。”我见到他就跟看到了菩萨一样,忙走到他身边。
可张木匠却一摆手让我退后,我不知道他干嘛,后退两步,就见他将后背上那玩意放下来,我这才看清楚,是个很小的棺材,只有差不多水桶那般大,但十分精致,只是棺材头上缺了一块。
张木匠兀自拿出那会从小叔嘴里取出的长钉,一巴掌拍在棺材上,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气。
我就问他,说小哥,棺材里怎么有口这么小的棺材?
其实我知道,这棺材是放婴儿的,我们这边农村有规矩,不管人大人小,只要是条命,死后必须入棺。但婴儿夭折,死后一般都会树葬,也就是把棺材挂在后山的树上,不知道这婴棺为何出现在老井里。
张木匠忽然咳嗽了两声,摇了摇头说:我现在也不清楚,不过这婴棺很邪门,你知道刚才你小叔尸体嘴里为什么有钉子吗?
我听他这么问,脑海里竟闪现一幕诡异画面:小叔的尸体倒插在井里,嘴拼命的咬住井里的婴棺,我幺爷爷他们往上拉的时候,小叔因为咬着棺材,不小心把棺材咬下来一块,连棺钉都吃嘴里了。
我脑补的把自己都吓一跳,张木匠瞅了我一眼,说:你果然很聪明。
然后他又开始咳嗽起来,我这才看到,张木匠脸色发黑,胳膊上还有道伤口,血淋淋的。
“小哥,你这是怎么了?”我很担心他。
他皱了皱眉头,没说话,将婴棺直接背起来,抓住我胳膊就往爷爷家走。
说真的,张木匠受伤不轻,因为他脸色太难看了。
再一想刚才后山那边传来的小玥的声音,说他有麻烦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忍不住盯着他后背看。
我发现他原本挺拔的身子,微微有些驼背了。
回到爷爷家的时候,家里人看到张木匠背着口婴棺,脸色都变了,想问,但又害怕犯忌讳所以不敢开口。
张木匠也不多说啥,一直背着婴棺,然后吩咐爷爷说:今晚上,一定要守好尸体,要是等会有风,千万别让风把蜡烛吹灭了,还有,建议你们去找几条咬过人的恶狗,拴在院子里,我现在有点麻烦,需要回家一趟。
说完,他直接就转身朝外走,临走之前,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很不舍的样子。
当初我不明白那眼神意味着什么,后来明了,心如刀绞。
等张木匠离开,我爹嘱咐我去村里找咬过人的恶狗,我就挨家挨户的敲门,问谁家狗咬过人,最后我找回来三条大狼狗拴在了院子里。
说起来真的很邪门,那些狗原本都是很凶很凶的,可那天晚上却出奇的安静,一声不叫,而且我牵他们回去的路上,他们还炸了狗毛,瑟瑟发抖,不停的张望,似乎很怕什么似地。
差不多凌晨两点,村里那些帮忙找尸体的人都走了,我二爷爷安排大家回去休息,只留我爹和爷爷给小叔守灵,我前半夜睡过了,也不困,就留在那里。
由于张木匠特殊嘱咐过,我爷爷跟我爹一直小心翼翼的,就怕棺材四面的蜡烛灭了,恨不能都拿手捂着,不过说来也怪,蜡烛平时燃烧的都慢,可那晚上却很快,怎么说呢,两三分钟我爹就得换一根吧,到最后爷爷家预备的蜡烛都用光了,我只好回家去拿。
就在我拿蜡烛往回走的时候,爷爷家的狗就开始叫唤了,先是汪汪的,后来呜嗷呜嗷,听上去很悲壮,那声音飘在村子上空,着实渗人。
我听到狗叫就赶紧跑,跑回去后,三条狼狗都扭头瞅了我,竟然不叫了,可说起来,那三条狗看我的眼神简直就不能用希奇来形容了,那感觉……我说大大的实话哈,就跟三个人盯着我是的,让我心里又别扭又害怕!
当然,我没来得及多想,因为爷爷和爹一个劲的喊我,让我快点快点,蜡烛要灭了,我冲进去,就发现蜡烛真的奄奄一息,而且希奇的是,感觉屋子里一点风没有,但那蜡烛就跟有人吹是的,我赶紧跟爷爷和爹都把蜡烛给点了。
我之前听说过鬼吹灯,看着那蜡烛火苗一个劲的朝一个方向窜,说真的,心里慌的不行。
一整晚,我们爷仨都没顾得上休息,直到清晨听到鸡叫了,那蜡烛才不晃了,我一屁股瘫在地上,说不出到底有多累。
等休息了会,我爷爷让我和爹回家吃饭,吃完回来替他,我正好饿的不行,跟爹朝外走,可走到院子里我就感觉不对劲,那三条狼狗不知咋回事,前腿都朝门口跪着,眼珠子里还冒血,我走到一条跟前,轻轻踢了下,吧唧,三条狼狗都直挺挺歪倒,死了!
我瞪大了眼,感觉这也太诡异了,让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爹叹了口气,饭也不吃了,抱起一条狼狗要去埋,这时候门口传来一道女声:谁是陈升?
我扭头一看,就见一个长得十分清纯的女孩站在门口,正往院子里瞧。
我仔细一打量,这女生长的真是漂亮啊,乍一看就跟那京东老板娘奶茶妹妹似地,不过这女生眼睛更大,还透着股男孩特有的那种机灵劲,我连忙应了声说我就是。
她哦了一声,说:我爹叫你去趟。
我一愣,问你爹谁啊,她就说她爹是张木匠。
我更诧异了,没想到张木匠有这么个漂亮的女儿啊,说真的,当时我心里就跟有股子热流流过是的一热,想着以后在张木匠面前一定要板板正正的表现,说不定他就招了我做他女婿呢。
我跟爹打了个招呼,饭也不吃跟着她朝张木匠家走。
在路上我偷偷打量她,她身材也很好,穿着条喇叭裤,腿特长,我感觉特喜欢她,不过她似乎不愿意跟我说话,一直冷静脸,我问她叫什么,她只说了声洛洛就不理我了。
到张木匠家后,她站在门口不进去,说你进去吧,我爹在里面等你,我纳闷,她跟我进去还怎么了,也没多想就进了堂屋,可我一进堂屋就停住,张木匠坐在一口棺材里,整张脸都是黑的,正盯着我看。
我当时真吓了一跳,忙问他小哥,你这是干啥,他苦笑了一声,让我走近点,然后很虚弱的跟我说:升子,我昨晚入井,冲了千年婴煞,今天除煞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怕是活不成了。
我一听,当即就有种想哭的冲动,说真的,张木匠我从第一次见他出手时就仰慕他,现在他要死了,我很难受,而且,虽然他之前每次拍我后脑勺很莫名其妙,可那种感觉,有种暖暖的说不出的感觉,就跟长辈对小辈的一种厚爱。
我鼻子发酸,说小哥,你别糊弄我,你是害怕我小婶子的鬼魂,不愿意管我家的事了对吗,我不要你死,你不能死,说着,我眼泪就没收住。
张木匠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说:其实我这辈子听到你叫我一声小哥,真的就心满足足了,当然,你放心,后面的事情让洛诗来代替我处理,有她在,你们陈家不会有事,不过我有件事情要托付给你。
我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说:小哥你尽管说。

禁忌之地在线阅读

张木匠死了,死的猝不及防,我有点接受不了,胸口似乎被铁锤砸了下是的生疼,但我却不得不接受事实。
我扑在张木匠的棺材上哭了会,洛诗却走进来直接将我拽起,用训斥的话说:“哭什么哭,像个男人不。”
我十分惊奇,张木匠可是她爹啊,她非但不哭,还这么淡然的训斥着我,我仔细的看了她一眼,她显得格外平静,还拐了我一下,然后就把棺材给扣上了。
我就问她,洛诗,难道你不心疼你爹吗,她扭头瞪了我一眼,说人总会死的。那口气,似乎死了爹,就跟家里死了一只生病的小猫小狗似地。
我很不理解,觉的洛诗有点冷血,可当我不经意间发现她灵动眸子里闪闪的疼惜时,才恍然明白,其实她的心里是疼的,只是她比我坚强罢了。
不一会儿,洛诗出去找来四根通体雪白的木桩,递给我两根说:“帮我把桃木桩垫在棺材下面,我爹冲了千年婴煞,弄不好要诈尸,千万不能让他吸了地气。”
我自知在这方面不如她,就跟他抬着用桃木桩把棺材垫高了。
说起来很怪,本来整个屋子里凉飕飕的,可棺材一垫高,那种阴冷的感觉就减弱了不少。
洛诗见我发呆,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一下,我猛不丁打了个哆嗦,扭头看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跟她爹一样,喜欢拍我的后脑勺,这感觉,让我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发什么愣,跟我去烧棺材。”她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没想到她这么着急,说:“洛诗,小哥刚死,连守夜都不用吗,这么快就要烧了棺材,这不太合规矩啊。”
洛诗又拍了我脑袋一下,说:“你傻不傻,我说的不是我爹,是他从你们村老井里带回来的那口婴棺。”
我这才想起那口婴棺来,哦了一声就跟着她出去了。
洛诗带我来到了她家的偏房。
在我们从村,这种偏房一般都是用来养猪养牛的,也就是圈,但张木匠家里不种地,靠手艺吃饭,这偏房自然也不可能养畜生了。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她家的偏房里竟然密密麻麻的摆放了上百口的棺材,棺材有大有小,摆的整整洁齐,那口婴棺就摆放在一旁,地上还湿漉漉的有水。
说真的,洛诗打开门的瞬间,我吓了一跳,可洛诗却在开门的瞬间,用手捂住了我的口鼻,直到有股阴风吹过去,她才松开手。
她的手上有种淡淡的香气,很好闻,惹的我忍不住盯着她多瞅了几眼。
“看什么看,还不快跟我抬棺!”她瞥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
我自知有点失神了,尴尬的笑了笑,就跟她来到婴棺面前抬棺,希奇的是,这棺材并不大,但却很沉,足足二百多斤的样子,我第一次抬的时候,根本就没抬动。
我也实在想象不出,当初张木匠背着二百多斤的棺材从老井里爬出来,怎么能显得那么从容。
倒是洛诗,她看上去年纪跟我差不多大,也挺瘦弱的,但力气出奇的大,一下就抬起来了,见我抬不动,还鄙视的瞪了我一眼,我可不能被个丫头片子给看扁了,当即就使出吃奶的力气,硬撑着跟她把棺材抬到了院子里。
很快,洛诗找了干柴和火油,预备点火烧棺材,可就在她点火柴的时候,明明火柴刚点着,一股阴风吹过来,扑哧一声就灭了。
她连着划了好几根火柴,都是这样,到最后,她皱了皱眉头,嘴里念了几句什么话,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纸符贴在了棺材上。
然后快速划燃火柴仍在了火油上,动作麻利迅速。
“呼”的一声,火油助燃情况下,大火就烧起来了。
而这火一烧起来,那口婴棺竟然开始动了,一窜一窜的,那感觉,就跟里面装了什么活物是的,吓得我连忙后退。
跟我比较,洛诗显得十分冷静,嘴里不断的念着什么咒,双手还比划出来一个兰花指的姿势。
说也怪了,她嘴里一念叨,那婴棺的动静就小了,只是过了一会,我就看到洛诗光雪白皙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而且,能够看出来她是在咬牙坚持。
我赶紧用袖子给她擦了擦,她也没空搭理我,就一个劲的念。
不过最后,她体力不支了,吐出一口气,身子一软,倒在了我的怀里,我就见婴棺里忽然射出一道红光,倏忽间消失不见。
“千年死婴,实力太强,让她溜了,这下我们麻烦大了。”洛诗倒在我怀里的时候很虚弱的说了一句,接着就昏了过去。
我吓得不轻,赶紧把她背到房间里,给她喂了点水后她才醒转过来,不过她一醒来,瞅了一眼张木匠的棺材后,拉着我就往外跑,说:“快走,去你们村,要出大事了。”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赶紧跟着她就跑,跑了一会,实在是累了,我去借了辆自行车带着她才回了村,而我一进村,就见我爷爷家门口密密麻麻的站了一群人,我和洛诗挤进人群一看,顿时就傻眼了。
我爷爷家的院子里,竟然坍塌下去一个幽深的洞,像是村里的那口老井一样,而小叔的尸体,此时跟昨晚上一样,倒插在里面,直挺挺的两条腿笔直。
我扭头看,就见我爷爷,和我爹妈都跪在那里,脸上苍白,挂着泪痕,看上去很凄惨,二爷爷和幺爷爷等姓陈的本家人,也都沉默不语,面色难看。
“怎么了啊这是!”我虽然被这一幕吓得不轻,但看到爹妈跪在那里的样子,我心疼的大叫了一声就冲进去将我妈拽了起来。
我妈哭着说:“升子,咱家要完了,院子里忽然出现了口井,你小叔又倒栽里面了,咱家要完了,咱彻底被你小婶子的冤魂缠上了。”
我爹和爷爷听我妈这么一说,都吓得朝着院子里的井不断的磕头,嘴里说着请求小玥原谅的话。二爷爷他们站在那里一阵唏嘘。
门口的村民们也窃窃私语,都说我们陈家这是真招宰了,小玥死的冤,不弄死我们陈家人是不会算完的。
我听了村里人的话,心里惶惶的不行,真的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就连跟我一起来的洛诗看到这情况,也忍不住皱眉,不过她朝着那口井瞅了瞅后就对着爷爷他们说:“你们快点起来吧,这事不是你们家媳妇做的,是另有其人,现在磕头也没用,得一步步的来,急了不行,慢了也不行。”
我爹抬头看了看洛诗,扭头询问我,我赶紧给他说洛诗是张端公的女儿,传承了她爹的水平,这事她能摆平。
我爹和爷爷他们听了,将信将疑,不过也都站起来了。
洛诗又扭头扫了一眼在门口看热闹的村民说:“你们不要凑热闹,最近这些怪事虽然发生在陈升爷爷家,但是跟你们村里人都有关系,听我一句话,从现在开始,能搬走的赶紧搬走,不然闹出来人命,谁也保不了。”
她这话一说,看热闹的村民都吓坏了,问这事真的假的啊,真的跟整个村里人都有关吗,洛诗哼了一声不说话,不过她那澄澈的眸子里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希奇的眼神,重新扫视了一下全部的人。
“还用我说第二遍吗,不想死的,预备了细软赶紧逃吧,这话我不说第三遍了。”洛诗重新申了一遍后,就吩咐我爷爷他们说:“陈升小叔的尸体就这样吧,也别动了,动了就会出乱子,直接就地掩埋,在院子里建个坟,懂了吗?”
我爷爷他们哪里可能懂啊,不过听洛诗这么吩咐了,也只能照做。

禁忌之地小说推荐

禁忌之地小说整本书读下来没有什么拖沓的感觉,足以证实作者行云流水的文笔和恰到好处的剧情。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禁忌之地》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免费阅读小说禁忌之地?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禁忌之地》,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