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良婿(方槿桐沈逸辰)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重生之良婿(方槿桐沈逸辰)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重生之良婿(方槿桐沈逸辰)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33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09-29下载: 9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重生之良婿全文完整版更新了,主角叫方槿桐沈逸辰,是一本好看的重生古文小说,沈逸辰重生了,他的宏大目标就是:对夫人一见钟情,撑夫人的腰,作者文笔精湛,内容轻松搞笑,想看重生之良婿完整版的的朋友,可以到本站体验重生之良婿(方槿桐沈逸辰)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重生之良婿小说简介

沈逸辰重生了,他的宏大目标就是:对夫人一见钟情,撑夫人的腰(哦不对,为夫人撑腰),早日见到宝贝儿子。
总之,为了做三叔良婿,他沈逸辰也是蛮拼的。

重生之良婿在线阅读

第014章拓本
“狗蛋,这次随意尿尿的后果非常严重,自己看。”方槿桐拿起小树枝指了指一旁的石桌。
狗蛋果然顺着小树枝望去。
石桌上贴满了黄白黄白的纸,上面有的字迹还能勉强看清,有的已经模糊成一团灰色,还有的,连完整的外形都没有了。
都是那本“纪九残局”的残页。
“嗷呜~”狗蛋应了一声。
“念你是初犯,这笔账就暂且算在你主人头上,这件事就不同你计较了。但是……”方槿桐抱起它,到书页前嗅了嗅:“以后不许再随便尿尿了,听到没有!”
狗蛋瞪圆眼睛表示没有听懂。
方槿桐又道:“还有,晚点跟我一起出门,同人家解释尿尿这件事情,要是人家不同意,就把你典当在那里了,等你主人来赎。”
“嗷呜~”狗蛋再次表明立场。
方槿桐闹心得揪了揪它的狗耳朵。
身后,方槿玉笑出声来。
方槿桐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也不想吱声。
方槿玉带着碧桃躲不过来,满眼的黄白书页,想藏也藏不住。方槿玉便笑:“三姐姐,这是在效仿古人晒书吗?”
古有有好书者,逢半年便会将家中书籍搬出来晒一次,说晒过书有非凡的墨香味。后来的文人雅士便纷纷效仿,时至今日,在长风京中都很是流行。
而石桌上那些黄白色书页,再加上狗蛋的这幅颜色,方槿玉哪里会看不出来。果然,有人漫步上前,顿了顿,立即扇了扇掌心,捂住了口鼻:“啧啧,怎么还有股子骚味呢?三姐姐,不是你哪只小奶狗尿的吧。”言罢,又睁大眼睛叹了叹:“可惜了,看着还似乎是本棋谱呢。”
方槿桐好轻易扯了一丝笑脸,抱起狗蛋转身,朝方槿玉道:“没关系,记他主人头上就好,反正人家也不会赖账。倒是四妹妹,你家毛毛撕坏了我两本棋谱,都是秦玉子的孤本,四妹妹预备什么时候赔给我呢?”
方槿玉脸色就绿了。
毛毛撕破棋谱是事实,她也无法抵赖,但她哪有银子赔?
爹爹因为这件事还险些将她的猫扔了,后来方槿桐没有闹才不了了之的。
方槿桐又道:“没关系,我也给四妹妹记着就是,日后四妹妹一起还。”言罢,吩咐身后的阿梧一声:“阿梧,晒干了就收起来吧,还得出门呢!”
阿梧应声。
“四妹妹,不陪你说话了,我约了人。”说完,举着狗蛋一面继续深入教育尿尿相关问题,一面大张旗鼓回屋去了。
……
“三小姐。”阿福已经将马车备好,见她同阿梧出府,便上前去迎。
“阿福,去清风楼。”阿梧同他讲。
“好的。”阿福笑盈盈应声。
阿梧一手拎着篮子,一手掀起帘栊,方槿桐便顺势上了马车。
这本“纪九残局”的孤本太珍贵,她原本让阿梧去了趟清风楼寻肖掌柜,是想找他们东家还孤本的。结果约好了今日晌午见面,狗蛋却尿成了这幅模样。
唉……
阿梧看了看篮子里的狗蛋,显得忧心忡忡:“三小姐,你说,人家会信吗?”这么珍贵的孤本被狗尿了,要说不是故意的,可能都不大有人会信。
方槿桐尴尬笑了笑:“总不能,是我让狗蛋故意尿得吧。”
这倒也是,阿梧摸了摸狗蛋的头。
“嗷呜~”狗蛋表示赞同。
*****
仁和医馆离四方街不远,马车很快就到了清风楼前。
阿福将车停下,肖挺便上前来迎:“方小姐,东家让我来接您。”
方槿桐稍稍打量他,笑了笑。
肖挺会意道:“我是清风楼的掌柜,姓肖。”
方槿桐正是这个意思,他道姓肖,方槿桐才应:“肖掌柜好,那日在清风楼见过您。”
肖挺也跟着笑起来:“方小姐,这边请。”
方槿桐颔首。
阿梧便拎着篮子跟了上来,狗蛋窜出头,四处张望,新鲜得很。
清风楼共有四层,平日没有棋局,拍卖和讲坛的时候,就是清风雅趣的茶室。
方槿桐上次来的是二楼,肖掌柜领她到的是四楼。
四楼的风光极致,大半个元洲城都尽收眼底,阿梧心中不禁叹了叹,这清风楼虽然半点不奢华,但布置得极其雅致,加上风车流水,这饮茶的氛围怕是京中都寻不到几家更好的。
“嗷呜!~”狗蛋也兴奋。
阿梧赶紧将它按回去。
“东家,方小姐到了。”肖掌柜领她们行到靠东边的角落,有轻罗幔帐,溪水流觞,一眼能望到元洲城郊外的耳空山,还能看到蜿蜒不见尽头的洛河。
肖缝卿抬头,他本是坐在蒲垫上,一手捏着书卷,一手捏着紫砂茶杯:“方小姐,坐。”
方槿桐掀起衣摆,大方落座。究竟对方是男子,能避讳得还是要避讳,便还是穿了上回的月白色男装。上次来的时候,在清风楼整理的都是小棋童,今日就是茶女,素手芊芊,蕙质兰心。这清风楼的东家是个既雅致,又挑剔的人。
“没有别的客人?”方槿桐看了看,四层的位置很宽,却只有肖缝卿一人。
肖缝卿抬眸看她:“我有钱。”
方槿桐笑了出来,端坐直了,也不多绕弯子,开门见山:“今日来,原本是想还肖老板‘纪九残局’,东西太珍贵了,没有收下的道理。”
原本?肖缝卿看看她,又看看篮子里的狗,有些想发笑。
方槿桐果真道:“这狗的主人家回京了,寄养在我这里,它在这里举目无亲,又有些笨,我昨日没看好,让给尿了。”言罢,阿梧真的掏出了那一叠白黄白黄的纸,方槿桐窘迫道:“也不好意思再还给肖老板了。”
肖缝卿真的低着头笑了出来。
肖挺看他,印象中的东家已经许久没有这般笑过。
方槿桐使了使眼色,阿梧又掏出基本棋谱来,方槿桐继续道:“我这里有些棋谱,虽然不如孤本,却也寻了好久才寻到,先押在肖老板这里。等我回了京中,一定让它的主人家去寻‘纪九残局’的其他孤本来,再还给肖老板。”
言罢,从袖袋里拿出一页纸给他:“这是借据。”
肖缝卿真的接过。
借据里的字迹娟秀,字如其人,有颗七巧玲珑心。
“方小姐不必还我。”他退回借据,又退回那基本棋谱:“是我没有说清楚,给你的那本不是孤本,是我让肖掌柜寻人手抄的,孤本还在我这里。”
他神色如常,眸间含笑。
肖挺愣了愣,上前附和:“方小姐,的确是我让人拓的。”
“可纸页是旧的,泛黄的。”方槿桐娥眉微蹙。
肖挺应道:“要做的真些,寻这样的纸张倒也不难。”
肖缝卿真像做得出这样事情的人来。
肖缝卿抿了口茶,言道:“这样珍贵的孤本,我随身带着做什么?”
这倒是真的,方槿桐信了。
狗蛋也信了,“嗷呜”一声,连声音都大些了。
阿梧连忙又将它的头按回去。
方槿桐轻咳两声,又道:“那你……还有旁的拓本吗?”
肖挺嘴角抽了抽,就听肖缝卿道:“有。”
肖挺觉得肉都疼了。
“那能不能再多借我几本,过几日还你。”方槿桐笑逐颜开。
肖挺阖眸,又听肖缝卿道:“好。”
*****
从清风楼出来,手中多了半个人高的棋谱拓本。
肖挺来送,一脸强颜欢笑,方小姐走好。
方槿桐笑盈盈道,多谢肖掌柜,我过两日就来还。
那方小姐记得,肖挺手都掐疼了,脸上还要赔笑,清风楼的半个家底都在这里了。
马车缓缓驶离,方槿桐摸着狗蛋的头,原本是去赔人家的,结果又拿了这老些回来。
阿梧叹道,三小姐,就两日,这么些能拓完吗?
方槿桐想了想:“两日是虚数,拓本嘛,肖卿逢应当也不会着急的。”
“也是。”阿梧笑了笑,“方才,奴婢还以为三小姐要把狗蛋抵出去呢!”
方槿桐嫌弃道:“它也不值钱吧。”
“嗷呜~”狗蛋抗议。
……
到了医馆门口,阿梧扶她下马车。
车里的‘拓本’,阿福说安置好马车后,送到西苑来,方槿桐道了声谢。
门口的小厮见了她,赶紧迎了上来:“三小姐,您可算回来了。”
方槿桐询问般看她。
“有客人来找三小姐,等了大半日了,在东苑同少东家说话。东家夫人让我在门口候着,说见到三小姐就请三小姐赶紧来东苑一趟。”
来找她的客人?方槿桐嘴角牵了牵:“从哪里来的?”
小厮想了想:“定州。”

重生之良婿章节阅读

第015章木头
定州……
方槿桐和阿梧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想到了同一个人。
洛容远。
方槿桐低头摸了摸怀里狗蛋的头,轻声叹道:“狗蛋,姨母家的那根木头来了。”
“嗷呜~”狗蛋应声。
阿梧既好气又好笑。
……
入了医馆,方槿桐先回了趟西厢房将狗蛋放下,再换了身水蓝色的裙衫和鸭卵青的绣花鞋才往东苑去。
会客堂外,远远就听到方如海热忱亲厚的声音,还有那根木头的只言片语。
要不怎么唤他木头?
洛容远不怎么爱讲话,她小时候去姨母家同他玩的时候,她若是不开口,他可以一日不主动开口的。能活活将她闷死,不是闷葫芦的闷,是木头的闷,因为葫芦是空心的,木头却是实沉的。肚子里有货,就是不喜欢吱声。
大凡开口,又必定惜字如金,一句话鲜有超过六七字。还偏生了一幅严厉脸,严厉脸上又挂了一双剑眉,剑眉下的一双眼睛深邃幽暗得很……
特殊当这双眼睛盯着她看的时候,她有说不出的违和感。
后来洛容远从军去了,不出几年便做到了左前卫副使,她觉得他天生是当军人的料,因为军中站一天不说话的大有人在。而这其中,洛容远绝对算是佼佼者。
胡思乱想着,方槿桐迈步入了会客堂。
堂中之人纷纷移目。
洛容远站起身来:“槿桐。”
先开口唤她。
“表哥!”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微笑着看他。
似是有大半年没见着他了,听说前一段边关战事吃紧,洛容远身为左前卫副使肯定身先士卒,风餐露宿。过往皮肤就不怎么白皙,如今越发显得像小麦色,不变的还是那两道剑眉,还有剑眉之下的那双洞悉人心的眼睛。
“你去哪里了?容远在这里等了许久都不见你回来。”方如海问起。
方槿桐便笑:“还棋谱去了。”
如此方如海便懂了。遂又朝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人家千里迢迢而来,不要冷落了,显得待客不周。方槿桐会意,朝洛容远问起:“表哥怎么来了?”
“接你。”
……言简意赅到方槿桐只得莞尔颔首。
方如海赶紧上前圆场:“容远才从边关回来,路上收到顾夫人的修书,让他来元洲城接你去定州。正好,这几日医馆中事忙,我也走不开,容远来得恰是时候。”
方槿桐哀怨看他。
方如海自是‘看不见’的。
洛容远应了声:“是。”
就剩不说话点头了,方槿桐照做。
方如海咳嗽了一声,又笑盈盈道:“对了,槿桐,今晚四方街有夜市,难得容远来一趟,我和你嫂子约了徐掌柜见面,怕是去不成了,你代大哥尽地主之谊。”
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大哥比二哥还要不遗余力。
方槿桐握拳至鼻尖,佯装周全:“表哥方才从边关回来,一路上舟车劳顿,还是先休息一日,明日再邀上大哥和嫂子一起去四房街吧。”
人多还热闹。她也不遗余力。方如海拢了眉头,冲她摇头。
洛容远却出声:“好。”
方槿桐如释重负,方如海责备看她。
*****
晚饭是在东苑用的。
钟氏让厨房做了丰盛的饭菜,陈氏给他夹菜,方如海热情同他举杯,一家上下俨然是招呼姑爷的待遇。
方槿玉果然顶着祖母绿来了,笑脸像春日里的花朵一般,璀璨而刺眼。
在外人面前,方槿玉向来体面,说话也恰到好处,似是随意问起洛容远边关近况,又不显得谄媚,连方槿桐都觉得知书达理。
洛容远却道:“抱歉,滋事机密。不容为外人道起。”
一句话便将方槿玉的体面驳了回来。
方槿桐一面笑,一面低头扒饭。
方槿玉也不气馁,关边问不了,便问起了定州洛家,洛容远十句答一句。
陈氏皱了皱眉头,钟氏便开口,将话匣子往方槿桐这方引,方槿桐又不好拂了嫂子的好意,勉强应了几句。
钟氏想,这两人,倒像了正在闹别扭的一对璧人。
方槿桐草草吃完,借故抄录拓本的事情,要提前回西苑。
洛容远也自觉起身。
方槿玉还未反应,钟氏便笑眯眯道:“四妹妹,今日岁岁一直念着四姑姑,奶娘都哄不住。你前日里送他的虎头布偶他喜欢得很,非闹着同四姑姑玩,我稍后要同你大哥要去拜访徐掌柜,四妹妹能否帮奶娘一道照看下岁岁?”
方槿玉愣愣笑了笑,应了声好。
她已经得了好处,不好做得太明显,反倒让洛容远厌恶了去。
钟氏才满足点头。
“都散了去吧。”陈氏也和蔼开口。
*****
方槿桐走在前,洛容远走在后。
长廊上已经长了灯,昏黄的灯火宛若缃色的浣纱,依稀投出两个人的身影。
“瘦了。”洛容远开口。
她敷衍:“二伯母说瘦些好看,我都不敢吃甜食了。”
对不住二伯母。
“是。”他又应声,这倒叫她无话可讲了,全当夸赞。
东苑去西苑的长廊不短,四周又没有旁人,在这里,她算半个主人,方槿桐只得暖场:“姨母和姨父近来可好?”
“好。”
……方槿桐哭笑不得:“你呢?”
“也好。”
……方槿桐赞同点头。
“表哥这次回来会在家中呆多久?姨母同姨父定是想你了。”
“再说。”
……
好在一路尴尬也将这长廊走完了,天色不晚,陈氏也将洛容远的房间安排在临近西苑一侧的厢房内,他也算顺道。
狗蛋在专用的瓷碗里吃米糊糊,见了她回来‘嗷呜’了一声,但忙着吃,也没同她亲近。小奶狗是不怕生的,洛容远近了,它只是瞅了瞅,也没做旁的。
洛容远临近看了看:”你养的?“
“唔,别人的,先寄养在我这里。”方槿桐应他。
“母亲也喜欢。“他难得蹲下,伸手摸了摸狗蛋的头。
方槿桐险些吓倒。
洛容远起身,只是看它的眼神有些不舍:“我从前有一条。”
她怎么不知道?
“我溺水,它救我,没气了。”他说的低沉。
“是条好狗。”方槿桐不知怎么安慰他,便唤阿梧去道些茶来,阿梧利索去做。
“大伯母给的茶,消食。”她同他讲。
他点头。
茶没到,方槿桐已经快找不到话题,就随意翻了翻眼前的“拓本”来,最上面的一本是“伞阳局”。这还是前朝两位国手对弈留下的棋谱,不是残局,却很有名。
“过两日还要还给人家。”这棋谱的抄录不同旁的书籍,任意寻个人来都可,棋谱要讲究简练,还有特定的规则,得是会棋的人心无旁骛。大凡错一笔,又需从头开始。
言外之意,她要静心做事了。
洛容远却掀了衣摆落座:“我帮你。”
方槿桐吃惊看他。
“我学了。”洛容远说得认真。
方槿桐更吃惊了些。
洛容远自小喜欢的都是些刀剑,兵书之类,从来不喜欢下棋。
“不是你喜欢吗?“ 洛容远看了她一眼。
正好阿梧端了茶水回来,方槿桐归弄茶水去了,倒也不显太过尴尬。厢房内没有案几,只有临窗一张桌子,桌子只能容纳一人写字。洛容远执笔,她只能起身去逗狗蛋。
狗蛋吃饱喝醉了,和是满足,伸着爪子撩拨着主人,哄她抱。
她果真抱它,心猿意马。
洛容远字如其人,笔锋刚劲有力。方槿桐想,他真是把她当作洛家的人了。
……
再留了些时候,小厮将厢房收拾好,洛容远便离开。
阿梧伺候方槿桐洗漱。
“三小姐,其实奴婢看表公子对三小姐真好,只是不爱说话一些。”阿梧一面替她宽衣,一面念叨:“但表公子哪回来,不都是陪着三小姐?表公子也是有军功的人,但三小姐喜欢棋,便连棋都学会了,这样的人真的难寻了。”
狗蛋在咬她的裤脚。
阿梧低头望了望它,顺势道:“狗蛋,你说是不是?”
“嗷呜~”抗议。
方槿桐低眉笑笑:“对了,明日问问阿福,狗蛋的东西买好了吗?”
早前是预备再留四五日的,但如今洛容远亲自来接了,怕是后日就要走了。
阿梧点头:“奴婢明日就去问。”
*****
待得翌日晚间,阿梧匆匆回了屋中:“三小姐,奴婢寻了一日都没有寻到阿福,问府里其他的人,都说阿福昨晚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过。”
一整夜都没有回来?
方槿桐也觉希奇。
“屋里的东西没动过,衣裳什么的也都在,可是没同旁人说一声,整整一天一夜了,都没人知道消息!”阿梧如实道来。
“可有东西丢了?”洛容远问。

重生之良婿小说推荐

方槿桐沈逸辰小说作者求之不得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精湛的笔风,让人们看了回味无穷,赶紧到本站体验重生之良婿全本阅读吧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重生之良婿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重生之良婿》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体验重生之良婿(方槿桐沈逸辰)完整章节在线阅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重生之良婿》,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