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医品夫人(李袁飞 江梨小说)导读
重生之医品夫人(李袁飞 江梨小说)导读

重生之医品夫人(李袁飞 江梨小说)导读

导读:李袁飞 江梨小说——重生之医品夫人(李袁飞 江梨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导读,孙娘看着江梨白皙稚嫩的侧脸,心疼的扶着江梨往船上走。 在孙娘看来,江梨是第一次离家,这真要退婚,往后小姐的日子可要怎么过啊。

小说介绍

李袁飞 江梨小说——重生之医品夫人(李袁飞 江梨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导读,孙娘看着江梨白皙稚嫩的侧脸,心疼的扶着江梨往船上走。 在孙娘看来,江梨是第一次离家,这真要退婚,往后小姐的日子可要怎么过啊。本站共享完整版重生之医品夫人全本章节阅读,支持阅读完整版全文。

重生之医品夫人全本小说简介

江梨来到庄子受不了苦寒,立马病倒了。孙娘急的转圈,想找大夫却担心江梨,又不知从哪找大夫好。幸亏秦嫂心好,出去找大夫,孙娘才能安心照顾江梨。
这时江梨却纱帐中伸出白皙玉手,手里拿了张白纸,轻声道:“孙娘,等到大夫来了,按这张药方开药便好。”
等秦嫂和大夫来了,还未问诊,孙娘就把大夫堵到门外,将江梨给的方子递过去。

重生之医品夫人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之第三章 巧救公主

梅香眼看着那马车从她眼前驶过,在前方又停下,梅香脸色更加苍白:主子只带了一个侍卫,还派去李府了,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从那马车上提裙下来个年轻的姑娘,见那料子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她容貌娇丽,面容平静淡然,一行一动颇有礼法。
她身后没有带丫鬟,只身一人缓步向这边走来。
梅香警惕的挡住她的去路:“姑娘有何事?”
她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仪静体闲,尤其是一双黑濯石般的眼睛,沉静犀锐。
江梨转眸看了眼马车,淡笑问:“车里的小姐可有喘病?”
梅香一愣:“你怎知道我家主子有喘病?”
主子在马车内,这姑娘离主子如此远,她怎会听出的?莫不是神医?
梅香还未说完,马车的帘子忽然掀开,露出个紧着眉头的丫鬟:“梅香!”她又上下扫视江梨一番,“这和姑娘无关。”
江梨笑的点头:“确实与我无关,可那姑娘再不医治,怕是危险。”
那丫鬟一愣,事态紧急,主子确实不能再拖了。
她咬咬牙:“姑娘如此之远都能判定出我家主子的病情,姑娘定是会医术的。若是姑娘肯相救,今后必有重谢!”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马车里的丫鬟掀开帘子,请江梨上马车医治。
江梨上了马车,马车十分宽敞,摆设精美,雍容华贵,绝不是平常小姐能坐的马车。
狐毛软垫上坐着个少女,姣好容颜痛苦不堪,玉手扶着胸口,不停的喘气。
喉间有声,痰气交阻,上壅于肺,确实是哮病。
“这位小姐哮病不是今日才患的罢,身边可有防患的药物?”江梨问。
马车里的丫鬟叫云烟,她从小跟着她家小姐,见江梨还未诊脉就知道哮病,还知道哮病的长久,心中松口气。
“是常备的,可主子此次十分严重,药物不管用了。”云烟道,“本要赶到李府,可这一行车喘的更厉害,我们便不敢行车。”
江梨不语,看了看那姑娘的喉间,又把了脉,发现她肺脾肾具虚,且正气不足,是实喘。
还好她作为医者,有随身携带药箱的习惯。
“姑娘是因外邪引起,这里就我一个大夫,信也得信,不信我也得信。”
云烟确实对江梨有万分的不信,但看其江梨熟练的手法,还有坚毅的态度,只能抓住她这颗救命稻草。
她从药箱中取出一个小瓶,快速放到那姑娘嘴边。
那姑娘喘的难受,抓着瓶子就吞下去。云烟吓得脸色惨白,紧张的看她主子的反应。
这刚一把药吞进去,她主子身子一顿,哇的一下将嘴里的药吐出来,带着褐黄色的津水,其中混含着浓痰。
马车里弥漫着浓重的药味,云烟吓得差点没跳起来,指着江梨尖叫着:“你给公主喂了什么东西!”
公主?江梨看向那姑娘。
江梨还未开口,就感觉马车一阵颤抖,再缓身,喉间竟有一柄长剑,直直的抵在她的小脖子上,随时危及小命。
江梨怒,第二次,这是第二次了!在曲州在两次被人用刀架脖子上,还是因为救人,好心当成驴肝肺!
马车站立着一身锦衣的男子,他眼神如刀,冷声问江梨:“喂了什么,说!”
外面一众携枪带棒的劲衣侍卫,江梨冷笑,原来是公主,是不是她要是没个交代,她的小命今天就得留这儿?
这云烟和梅香两个丫鬟,前一秒看自己是救命稻草,下一秒眼神便***狼猛兽,生怕她再危害公主性命。
“袁飞哥哥!”
众人还在想拿江梨小命如何交代时,软垫上的公主竟然满血复活,眼神晶亮,带着藏不住的爱慕,直勾勾的看着马车外面的锦衣男子。
袁飞?江梨打量持长剑的公子,他就是李袁飞。
马车外面的李袁飞见公主这般,应该是没什么事了,长舒口气,可手上的长剑还是抵在江梨的脖子上。
“哎呀,你们做什么呀,这姑娘可是本公主的救命恩人!”公主伸手打掉李袁飞的长剑,转眼将目光放在江梨身上,像看个怪物一样看江梨。
“小小年纪,医术竟如此高明,你真是厉害。我叫明惠,你是哪家姑娘?”
江梨被明惠公主的热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笑答:“小女江梨。”
“江梨,本宫定要好好谢谢你!”明惠转转琉璃般的眼珠,“你是要到李府去罢。”
李袁飞迷惑:“我是李府的人,从来没见过姑娘,姑娘有何事?”
江梨从袖中掏出那块玉佩,道:“我是来还玉佩的。”
李袁飞接过后,神色陡然变化。这玉佩是公子贴身携带,莫说她有本事偷,见过此玉佩也没有几人。
公子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于旁人,此人定对公子有非凡意义。
人多不好说话,李袁飞态度转软:“请姑娘到府上小坐,姑娘救了公主,相当于救了李家,李家必有重谢。”
城北李府处在青霞峰脚下,青霞峰白云弥漫,环观群峰,绿树滴翠,好似人间仙境。
可谓青山看不厌,流水趣何长。
而李府坐落在这仙境之间,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入门便是曲折游廊,廊旁清泉一派,盘旋竹下而出,可见主人心态悠远,心胸疏阔。
李袁飞带领明惠公主与江梨进府,府中下人不多,恭敬的叫李袁飞‘少爷’。
一行人走后,不免猜测客人身份。
明惠公主来得勤,那个与公主并行的女子是谁?
江梨本想多方打听李府家底,发现曲州百姓都知道李府,倒是省了江梨不少麻烦。
李府是开国元勋李护的府邸,他对朝廷意义重大。
荣退后取了青霞峰这块环山绕水的宝地建造府邸,他死后,后代受祖上蒙阴,一直居住在此。
江梨仔细观察着李府,李袁飞是朝廷重臣的后代,身份尊贵无比。能与他为友绝不是普通人,江梨越发认为那晚的歹人身份不俗。
她没有什么得罪他的吧……

重生之医品夫人全本章节免费阅读之第四章 明惠公主

看明惠公主熟悉走过李家院子,应该与李袁飞关系熟稔。她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进入偏厅后,拉着江梨坐下。
“你是哪家姑娘,医术是谁交你的呀。”明惠对江梨颇有爱好,问个不停;江梨也细心为明惠解答,明惠觉得江梨是个深交之人。
“我见你拿东西给袁飞哥哥看,你和他可熟悉?”明惠紧紧盯着江梨。
江梨一愣,想起她对李袁飞的模样,心中已有几分明白。
敢情公主把她当成情敌了,赶忙挥手解释。
明惠滴溜溜眼睛这才笑道:“这就好。我见你鬼才医术,实在特殊,我想……”
江梨迷惑,明惠顿顿:“算了,你应该与袁飞哥哥有话说罢,等你们谈完我再告诉你。”
说罢,公主借口说喂鱼,脚步翩翩的出去了。
果然,跟着李袁飞进了门,他先恭敬对江梨抱拳:“姑娘救公主的命相当于救了李家的命,李袁飞代李家谢过姑娘。”
再起身,掏出玉佩急忙问:“姑娘,这玉佩从何而来。”
江梨大约讲了那晚的事情,除了替那人疗伤。
李袁飞明白点头:“姑娘救了我家公子确为大恩大德,此玉佩便是最好见证。为报答姑娘,跟随李某前来,在下记得前些日子贵妃赏赐一对金玉耳环,不知姑娘喜不喜欢。”
敢情是将江梨当成贪财的小人,虽然她有所求,可求的东西还没那么肤浅。
“不必了,江梨只是布衣,没有那么大的胃口。”
李袁飞见江梨有些不悦,心想刚说话确实不妥,搔搔脑袋:“那……姑娘以后若有事,只要李某力所能及,定会相帮。”
“实不相瞒,我的确有小小的请求。不过,是求令堂帮忙。”江梨浅笑,眼底闪过一丝光亮。
李袁飞的母亲冯氏虽为李家主母,但平日吃斋念佛,很少见外客。
当李袁飞说有人找她帮忙时,她有些吃惊。
李袁飞不知他娘和江梨谈些什么,只看到他们双双从屋内出来,他娘面带微笑,并拉着江梨的手,口中还不住道“放心,你救了李家,自然要帮你”。
李袁飞上下打量江梨,她是个什么来头,救了公子不说,骄纵的明惠也对她颇为喜欢,更厉害的是他娘似乎也被江梨收服了。
江梨在走前为公主写份药方,按此药方煎药,五日内必见效。
明惠真真信江梨,当即拿着药方吩咐云烟煎药,云烟胆战心惊收下,想着还是找御医看看为妥。
明惠来趟李府不轻易,便不和江梨同走了,她道过几日会去江梨住处找她复诊。
李袁飞亲自送江梨出府,亲自将她送上马车,待马车渐远,他吩咐侍卫:“去查查江梨的底细。”
江梨知晓李袁飞定会查她个底掉,可江梨十六年在贵女中名声平平,也无出彩之处,生平如白纸一般。
可此次来,她从冯氏口中,知道不少未知过往。
她偶然发现母亲留给她的书信,原来江家、城北李家还有与她定亲的军侯林家,三家老爷年轻时原是同窗好友。
江梨拿出母亲信物时,冯氏感慨万千,道三家老爷不仅如亲兄弟般,连各家夫人也情同姐妹。
她母亲秦氏、李家冯氏与林家宋氏年轻时常一同听戏插花、游园赏景,林家和江家更是许下诺言。
若两家同生儿子、女儿,结拜兄弟姐妹,若一家男孩,一家女孩,便定下亲事。
江梨的娃娃亲就是这么来的,如今昔日好友得道升天,林家自然看不上小小兵部员外郎的女儿。至少退婚是宋氏的意见,想来也得到林老爷的首肯。
江梨并非拜托想冯氏为她说话,因为只要稍加打听,江梨将被林家退婚之事便不是秘密。冯氏不看往日情义,就冲林家地位也不可能为江梨说好话。
到时事情一暴露,江梨更像贪图林家地位的短浅女子,宋氏更看不起江梨。
所以江梨只是问冯氏要了个不轻不痒的东西。
往后几日风平浪静,即使曲州日渐严寒,江梨也不像以前那般蛮横抱怨,安静的等待着什么。
孙娘有时不住看江梨,相比江梨以前小姐脾气,最近文静许多。低手投足有规有矩,颇具千金闺阁淑女姿态,孙娘喜悦之余又有些许难过:小姐经此一事,竟长大不少。
孙娘见日头好晾完衣服,转头算着账上的银子,眉头越皱越紧,以后小姐可是要吃苦。
正在发愁,院外江家的马车,到了。
孙娘错愕不已,怎的小姐说话这么灵光。
一边震动一边忙着拿包袱,包袱早就收拾好,此时江梨慢步从屋内走出,看到马车也不震动,反而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江家坐落在京城西处,黑砖白墙,墙约有三米高,将外市隔绝开来;红漆木门很是大气,黑色的门匾上书着“江宅”二字。
江梨抬眼望着牌匾上的字,想起前世种种,脸上止不住的讽刺。
江梨在门外站定也没有进去的意思,孙娘叫着江梨,江梨的目光才从远方拉回来,进了府门。
如今的江家夫人乃是刘氏,听婆子说江梨回来了,满脸嫌弃。
“要不是为了蓁蓁,她还能回得了江家?”刘氏厉声道,“还不赶紧进来。”
在门口等着的江梨把话听得仔细,她依旧是一副乖巧的模样。
江梨得到首肯进了屋内,刘氏坐在雕花椅子上,神情冷淡:“接你回来是你父亲心慈,有人偏偏不领这个情,见到长辈也不知礼,在庄子待上几日变得粗鄙了吗?”
江梨乖巧低头行礼。
“行了,我还不知你是什么德行。”刘氏摆手,“过几日跟我上林家拜访,至于何事就不必我多说,免得生气。”
刘氏教训完示意江梨可以走了,江梨一声不吭,答应一声便走了。
刘氏看着江梨的背影,阴恻恻道:“别家千金都是往自家脸上贴金,怎么江家女儿给自家丢脸呢?哎,看来江家寻个好夫婿,还得看蓁蓁的。”
刘氏向来说话如此,在江家刘氏做主,两个女儿江蓁蓁和江凌凌更是在江梨头上作威作福。
江梨是个嘴上不饶人的主,但不及两人合伙整江梨,江梨在江家生活也是凄惨。
再加上江梨骄纵蛮横,不讨下人的喜,更是孤立无援。
此时林家上门指明退婚,朝堂上见了江家老爷不免调侃一二,江家老爷一气之下把江梨派到庄子住。
再回江家,江梨地位何其悲惨。

小编点评

重生之医品夫人(李袁飞 江梨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导读共享给大家,丰富的剧情,他们的坎坷经历又将怎样,体验不一样的故事,更加丰富的内容,喜欢的朋友还等什么,速度来一起免费体验完整版重生之医品夫人全本章节阅读。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重生之医品夫人全文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重生之医品夫人》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看重生之医品夫人全文?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重生之医品夫人》,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