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蛇骨(云舍白水小说)全文未删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蛇骨(云舍白水小说)全文未删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蛇骨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

全本版

  • 2018-09-28
  • 简体中文
  • 3分
  • 423下载
APP下载1.33 MB

    导读:蛇骨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蛇骨(云舍白水小说)全文未删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发现他的人说,他全身都是蛇,是那些蛇将他的肉给吃光了,这是蛇报复,我们家卖蛇肉,所以蛇来吃我爷爷的肉。

    蛇骨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蛇骨(云舍白水小说)全文未删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发现他的人说,他全身都是蛇,是那些蛇将他的肉给吃光了,这是蛇报复,我们家卖蛇肉,所以蛇来吃我爷爷的肉。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蛇骨小说全集内容介绍

    我跟我娘一直在外婆家长大,三岁那年,我爹忽然要接我那好不轻易能走路的娘回去。
    同年,我爷爷忽然死了,据说是死在山里的蛇洞里,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只剩半个骨头架子了。
    发现他的人说,他全身都是蛇,是那些蛇将他的肉给吃光了,这是蛇报复,我们家卖蛇肉,所以蛇来吃我爷爷的肉。
    第二年,我娘生下了我弟弟,我跟外婆还没赶过去看她,她却将我爹给捅了三刀,自己疯了一般的朝山里跑,找到时又哭又笑,成了真正的傻子。
    而我爹却没有死,从医院被救醒后,他就忽然消失了。
    从那之后,我外婆要供我跟弟弟读书,又带着我那疯傻的娘。

    蛇骨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天生蛇骨

    生我那年,惊蛰刚破,就有人连夜送了一条大菜花蛇到我爹开的饭店。
    我爹那饭店就是自家房子改的,以野味为主,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蛇羹蛇酒,每年很多人从大老远闻名而来。
    我爹收拾好下锅的蛇,就算没有上万,成千也是有的。
    破了惊蛰蛇就开始出洞,见有人送了蛇来,当晚我爹将蛇关进蛇笼里,跟我爷爷进山下蛇套去了,留我娘一个人在店里。
    等他们回来后,就见我娘晕『迷』不醒全身都是刮伤,那条大菜花蛇缠在我妈身上。
    我爹当时急气拿着捉蛇的叉子就冲过去,可那条蛇眨眼就不见了。
    从那之后我娘就有点痴傻,总以为自己是条蛇,双腿软趴无力,整天在地上『乱』爬朝犄角旮旯里钻,浑身有着一股子浓浓的蛇腥味。
    无论我爹怎么给她喝雄黄酒,擦云香精,她都是这样。
    我爹气疯了,跟爷爷到处下套,四处挖坑,想报我娘之仇,但却没有捉到多少蛇,甚至以前经常送蛇来的老乡们都说捉不到蛇了。
    没过多久,我娘的肚子却一天天的大了,我爹不知道这是蛇种还是他的,原本是想打掉的,可我外婆却不准,将我娘接了回去。
    我生下时,左手腕上缠着一条蛇骨,细若拇指,却带着森森寒意,蛇头五官俱全,还有着细细的獠牙。
    尖锐的蛇骨刺在我手腕肉内,也不知道是蛇骨刺进去了,还是这蛇骨就是从我手腕里长出来的。
    外婆一辈子强势,忍着惧意叫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将蛇骨取了出来,从那之后我手腕上有了一圈森森的疤痕,至今未消。
    而那条跟我一块出生的蛇骨,却被外婆泡在雄黄酒里埋在了桃树下。
    我跟我娘一直在外婆家长大,三岁那年,我爹忽然要接我那好不轻易能走路的娘回去。
    同年,我爷爷忽然死了,据说是死在山里的蛇洞里,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只剩半个骨头架子了。
    发现他的人说,他全身都是蛇,是那些蛇将他的肉给吃光了,这是蛇报复,我们家卖蛇肉,所以蛇来吃我爷爷的肉。
    第二年,我娘生下了我弟弟,我跟外婆还没赶过去看她,她却将我爹给捅了三刀,自己疯了一般的朝山里跑,找到时又哭又笑,成了真正的傻子。
    而我爹却没有死,从医院被救醒后,他就忽然消失了。
    从那之后,我外婆要供我跟弟弟读书,又带着我那疯傻的娘。
    为了掩饰手腕上的疤痕,我平时能穿长袖就穿长袖,天实在太热就戴护腕。
    每年惊蛰未过,外婆都会将我的衣服用雄黄薰过,给我换脖子上挂着的护身符里的『药』材。
    可千防万防依旧防不住,就在我高考完那年,我在村里帮外婆翻红薯苗,旁边地里还有几个同村的姑娘,大家说说笑笑的正忙着。
    村长的儿子阿壮就急急的跑了过来,朝我手里塞了个东西,就又飞快的跑了,若得旁边几个姑娘哈哈大笑。
    阿壮比我大一岁,从小到大跟我不是同班就是同校,对我的心思村里人都知道,可却从来没这么当众送过东西。
    有点希奇的看着他塞我手里的东西,那是一个明黄『色』的布包,就算隔着布,还是感觉到森森的冷意,而且从这东西到手之后,我左手腕开始隐隐的作痛,就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骨头里破骨而出,那种闷又噬骨般的痛意。
    旁边的姑娘们走了过来,一个劲的催我打开。
    同村的阿曼对阿壮是有意思的,见我不打开,又急又怒伸手就把我手里的布袋抢了过去,把里面的东西掏子出来。
    可一见里面的东西,阿曼脸『色』就变了,那是一条蛇骨手串,用明黄的绳子穿着,正在阿曼的手上晃动。
    这东西最近几年火得很,据说蛇骨手串中的极品是将捉到的野生蛇,固定头尾,将镊子生生将鳞、皮、肉一点点的取下来,最后用东西处理掉蛇骨里的残留物,等处理干净再经高僧开光,盘成手串。
    蛇骨『性』邪,却极为灵验,对于子嗣情爱这两方面却是出奇的准。
    我们这里吃蛇成风,年年有人捉蛇,各种法子无所不用其极,所以从我出生那年起,几乎就再也没有见过野生的蛇。
    后来许多专门以蛇羹为主的餐厅收不到货,就引进蛇种自己养蛇,其中一些老板为了吸食顾客,也会跟风拿养的肉蛇制蛇骨手串当纪念品。
    更是还有餐馆可以专门挑看中的蛇,当场剥皮去肉处理干净的,制成蛇骨手串送给出大价钱的客户。
    所以蛇骨手串虽是泰国最风行,我们这却也见怪不怪,同村男女表达情爱,大胆送蛇骨手串也是有的。
    我没想到阿壮会送我蛇骨手串,这可是求爱的东西,当下有点不知道怎么收场。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阿曼脸『色』发沉,朝我冷哼一声,将那蛇骨手串朝手腕上一套:“我刚好手上空,阿舍,你左手不是戴护腕吗,这蛇骨手串就送我好了。”
    说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扬着手腕上的蛇骨手串就走了,连红薯藤都不翻了。
    虽说有点过份,但这正好解了我的围,其他看热闹的一哄而散后,我也就没当回事。
    可当晚,我梦里总会梦到***在一块的蛇尾,有时是翻滚的人,有时更是低低的暧昧声音。
    正预备给我弟做早餐,正煮着面,阿曼忽然冷着脸进来了。
    我正好奇是不是她跟阿壮吵架了,脸『色』这么怪,还没开口,却听到她身上一股子浓浓的蛇腥味,那味道我再熟悉不过了,每次路过阿壮家里,他家最外围的养蛇屋里就是这种又湿又腥的味道。
    “给。”阿曼声音沙沙的,说话时,舌头还朝外吐。
    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手就是一沉,那条蛇骨手串就又落在了我手里,明明是从阿曼手里递过来的,却冰凉无比,似乎刚从冰箱里掏出来一样。
    “嘶-嘶-”阿曼见我拿着蛇骨,双眼眯成了一条线,舌头又吐了出来,竟然发出了嘶嘶的蛇信吞吐声,吓得我连忙后退了一步。
    可她却朝我低低的怪笑了两声,转身就走了。
    她走路的姿势十分希奇,双腿似乎扭转打结一下,腰身更是扭个不停,以致于我几次怕她一个不小心扭倒在了地上,空气中那股子蛇腥味却怎么也散不掉。
    我那个常年呆在屋里不肯出门的娘,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跑了出来,指着阿曼,哈哈大笑,甚至趴在地上,朝她的腿间张望。
    可她笑着笑着就哭了,呼天抢地哭得特殊伤心,一直未曾清醒的她,忽然叫着“阿舍”将我死互的抱在怀里痛哭,我哄了好大一会才哄好。
    我娘清醒只是那么一会,就又开始痴傻了,我让我弟喂她吃早饭。
    看着手里的蛇骨手串,我是十分抵触的,想了想,直接放进柜子里锁着,免得外婆看到了惹事。
    可当晚,我做完农活回来,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间,忽然闻到一股重重蛇腥味,正是今天阿曼身上的那种腥味。
    跟着有什么东西慢慢的压到了我身上。
    我想挣扎却怎么也动不了,神志有点『迷』糊,忽然感到左手腕一阵尖悦的痛意传来,跟着一声冷哼,那个缠在我身上的东西猛的被扔了出去,重重的跌到了地上。
    “我的东西,你也敢染指!”男子低沉而威严的声音传来。
    跟着只听到“嘶嘶”的蛇信吞吐声,然后有什么东西从我房里沙沙的游走了。
    我正松了口气,却听到那声音低沉道:“十八年了,我等你十八年了。”
    跟着一双冰冷的手缓缓的抚上了我的身体。

    第二章 阿曼死了

    冰冷和惧意,让我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可手却依旧不紧不慢的移动着。
    我想大叫,却发现只是徒劳,嗓子震动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迷』糊之间,我眼前不停的闪过纠缠着的蛇尾,雪白的肌肤,还有的两双搂抱在一块的胳膊。
    第二天一早,我是猛然惊醒,从床上惊坐而起,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压着一条大蛇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跟着却感觉身下强烈的痛意。
    掀开被子一看,红白相间,而大腿上,还有着划伤的痕迹——这一切的一切,告诉我,昨晚那并不是一个梦。
    听着外婆招呼着我娘别『乱』跑的声音,我强忍着痛,将床单换下来。
    只是将床单抽下时,一条蛇骨从床单上落下。
    那是一条完整的蛇骨,而不是一节节串起的蛇骨手串,拇指大小却首尾俱全,还有着尖悦的蛇牙,落在地上后,雅致的盘在那里,首尾相连,半昂着蛇头,假如不是没有肉,完全就是一条活着的蛇。
    我天生对蛇带着惧意,外婆也几次跟村里人说过,不要再养蛇杀蛇,但暴利面前,谁又在意呢,但我家从来没有出现过跟蛇有关的东西的。
    这时外婆在外面叫我,我怕她担心,连忙将那条完整的蛇骨藏进床头柜里,然后把脏床单泡好,在外婆希奇的眼神中,我只得硬着头皮跟外婆说我来大姨妈了,然后洗了个澡。
    刚洗了澡出来,我娘忽然出现在我面前,看着我先是一愣,跟着哈哈大笑,猛的朝地上一趴,可看着看着,她却忽然大哭了起来,边哭边大叫:“阿舍,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她这样子,就跟昨天看到阿曼时一样。
    “你娘这是怎么了?”外婆急急的从厨房出来,看着我道:“听阿得说昨天也哭了,怎么今天又哭?”
    “这是好事吧,她认得我了。”看着哭得伤心的疯娘,我心里微微发暖,哄着她在桌子边坐下,可她却依旧哭个不停。
    最后还是外婆低吼了她几句,她才不哭了,却看着我依旧抽搭个不停。
    正吃着早饭,阿壮忽然走了进来,只是跟前天相比,他脸『色』阴沉,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嘿嘿地笑道。
    那笑十分怪异,就似乎一条看着猎物的蛇。
    “阿曼的蛇骨手串呢?”阿壮根本不顾我外婆叫他,声音沙哑的朝我道。
    他怪异得很,可在外婆严厉的眼神中,我急忙去昨天的柜子里拿那条蛇骨手串,可一打开上了锁的柜子,那条手串已经不见了踪影。
    “嘿嘿,找不到了——找不到了。”阿壮大笑着叫着,跟着转身就朝外跑。
    我见他样子不对,跟外婆打了个招呼,忍着腿间的痛意追了出去,刚一出门,就见外面很多人朝一个方向跑,拉住一个平时聊得开的一问,才知道阿曼死了。
    阿曼死了!
    死在了自己床上,身伤到处都是刮伤的痕迹,屋内一股浓浓的蛇腥味,可她的脸上却带着笑。
    那种满足而又快乐的笑,映在她那死灰『色』的脸上,显得诡异无比。
    只是她双手紧紧的握着,不知道抓的是什么,她娘哭得伤心,有胆大的村民过去掰开她的手。
    掌心躺着一片带血的鳞片,有着彩『色』的花纹,已经扎入了她的掌心。
    屋子里看热闹的忽然静了下来,不知道是谁先离开的,大家似乎都带着惧意走了。
    在阿曼娘大嚎声中,我跟其他人静静的退了出来。
    大家没有急着回家,都在路边热烈的讨论着阿曼是怎么死的,怎么手里有着鳞片,会不会是被柳仙给看中了。
    柳仙是五大家仙之一,可能是为了安抚村民常年捕蛇杀蛇的惧意,村子里流传着柳仙会自己下山寻找人类新娘,让人类新娘为蛇族产生蛇种。
    以前村民会供奉柳仙,从村子里讨选女孩子送上蛇仙庙,任由柳仙带走,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因此丧命。
    后来破四旧,加上封建『迷』信没这么强,这风俗才慢慢没了。
    带着疑云朝着村长家走去,我还得确认阿壮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古怪了呢。
    到他家,村长却说他没有回来,从昨晚出去就再没有回来了,他们一家子都在急着找他呢。
    我连忙将他今天一早的古怪说了,当我提到那条蛇骨手串时,村长脸『色』也是一变,急急的问我那条手串在哪里。
    又是蛇骨手串,我心底隐隐的感觉那条手串似乎不同,看了一眼村长家餐厅门口挂了一墙的蛇骨手串,我摇头道:“不见了。”
    村长脸忽然一沉,朝我严厉地道:“阿曼戴过那条蛇骨手串的事情,你千万别说出去。这事算阿伯求你了,阿伯欠你个人情。你先回去吧!”
    跟着他就叫家里人急急的去找阿壮了,看他的样子,似乎十分着急。
    我听他话里话外,隐隐的感觉有点不对劲,似乎阿曼的死还有阿壮的失踪都跟那条蛇骨手串有关连。
    但他们急着去找阿壮,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可退到村长家门外时,墙角背阴的大树下,是村长家养蛇的蛇屋,我听着里面嘶嘶的响个不停,那些被喂养着的肉蛇似乎十分狂躁。
    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蛇腥味,我强忍着惧意,慢慢的靠近气孔。
    平时到这地方,我都是三步并两步小跑的,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似乎有什么告诉我,一定要看一眼,就看一眼。
    我将眼睛凑在气孔上,朝里张望——
    村长家的蛇屋是用黄泥和稻草制成的,据说土气重、藏得住湿气才能将蛇养好,从我爹的饭店倒了之后,村长的蛇羹店做得最大也最出名,所以蛇屋也建得大,还经常供给外面的饭店。
    眼睛在蛇屋里面打着转,只见无数的肉蛇在蛇屋里翻滚,特意埋的树干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蛇,全都张大着嘴,嘶拉着蛇信,对着一个地方惊恐的叫着。
    我顺着它们对着的地方望去,只见阿壮就这样坐在蛇屋里面,他四周一两米内没有一条蛇,可他手里却抓着一条跟他胳膊一样粗的过山峰,脸上带着诡异的笑脸,嘴里用力的咀嚼着什么。
    那条黑『色』的过山峰身上鲜血淋漓,正中已经被咬了好几个口子,『露』出森森的白骨,可在阿壮手里,它努力扭动身子,却怎么也逃脱不了阿壮的手。
    它张着嘴,想咬阿壮,可嘴张得大大的却怎么也不敢下嘴,甚至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
    “嘿嘿!”阿壮将嘴里的东西吞下去,抓起过山峰,猛的咬了一口。
    过山峰痛得不停的扭动着蛇尾,却被阿壮死死抓在手里,其他的肉蛇看着阿壮张嘴呲牙发出尖悦的叫声,可声音带着的全是惧意。
    阿壮将蛇肉连皮带肉的吞进了嘴里,鲜红的肉慢慢的涌出,顺着他的嘴角流下。
    那样子,哪里还是那个腼腆的壮硕少年,明明就是一个怪物。
    猛的,阿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眼朝我这边看来,双眼急骤收缩,那双眼睛竟然如同蛇眸一般变得细长——

    第四章 蛇交尾

    那些从阿曼身体里钻出来的小蛇,明显是才孵化出来,有的甚至还没有睁开眼睛。
    似乎感觉到外面的怀情况危险,张着嘴嘶嘶的吐着蛇信大叫着。
    只是眨眼之间,阿曼的小腹上就涌出了一大团纠缠在一块的小蛇。
    来送行的村民们吓得拔腿就朝外跑,阿曼娘发出尖悦的叫声,朝着棺材里的阿曼扑了过去,却又被人拉住了。
    外婆死死的拉着我,用力将我朝人群外拉。
    “点火!”村长见状连忙放声大叫,见点火的小伙子站在远处不敢走近,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火把,朝柴火堆里一扔。
    那柴火上浇了汽油,火把一扔上去,“呼”的一声就燃了起来,瞬间冲天的火光就将阿曼的棺材包围了。
    “阿曼,阿曼——-”阿曼娘被本家人拉着,不停的朝火堆里冲,痛苦的大叫着阿曼的名字。
    村民都在沉默,似乎还沉浸在阿曼身体里忽然涌出这么多小蛇的震动中。
    我跟外婆站在人群里面,不敢抬头去看那冒起的火光,也不敢去看阿曼娘悲凉的样子,低头看着脚下的地面,静静的想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可看着看着,却见地面上有什么在游动,冲天火光旁,有着淡得似乎月光般的影子从火堆里窜了出来。
    那些影子小的细若发丝,大的跟拇指一般大小,在地上扭动盘旋着,有头有尾,赫然就是一条条的蛇影啊。
    这蛇影窜到人脚下,还会张嘴呲牙,昂着头发出无声的吼叫。
    拉了拉外婆,指着脚下,外婆看了一眼,本就发沉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拉着我正预备离开,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蛇啊!蛇——”
    我以为是只是地上的蛇影,开始并不在意,可跟着却见村民四处『乱』窜,然后浓浓的蛇腥味夹着嘶嘶沙沙的声音传了出来。
    外婆拉着我急急的躲到一边,只见不远处,无数大大小小的蛇朝这边飞快的游了过来,如同『潮』水一般。
    村子里也有捕蛇的高手,立马大叫着让人拿东西抓蛇,也有眼尖的立马看出来了,这些蛇身体圆硕,肉多鳞光,而且虽然拼命游走,可速度并不快,明显就是谁家养的肉蛇。
    可这么多肉蛇忽然跑出来,而且朝着一个地方跑,明显也不对劲啊?
    因为我跟外婆身上常年不是薰雄黄就是『摸』云香精,所以那些蛇远远的就避开了我们。
    顺着这些蛇的来源看去,就见远处的屋顶上,阿壮手里抓着一条胳膊壮的花斑大蛇,张嘴对着蛇头就咬了下去。
    这次他并没有跟那天我看到一样,一口一口的将肉咬下咀嚼碎后再吞下,而是直接跟大蛇吞小蛇一样,从蛇头一点点的将那条胳膊粗细的大蛇慢慢的朝喉咙里吞去。
    “阿壮!”村长也看到了他,顾不得这么多肉蛇跑出来,急忙招呼着本家人去屋顶上抓阿壮。
    而那些肉蛇游走到这里后,直接朝着燃得正好的柴火上游去。
    原本蛇这些东西是怕火的,可这些肉蛇却似乎疯了一般,前仆后继朝着火堆里涌。
    肉蛇脂肪厚,鳞片却比野生的薄,一爬进火堆里,立马传来焦臭的腥味。
    “这是群蛇陪葬,阿曼是柳仙选中的人啊,不可以烧。刚才那火光蛇影,就是柳仙发怒的征兆,大家快将火扑灭,救出蛇种,要不柳仙要发怒了。”村里有年纪大还信过蛇神的,立马大声叫着。
    阿曼娘已经晕了过去,阿曼他爹也脸带纠结,看着蛇群朝火堆里冲,也不知道是要灭火还是任由火就这样烧。
    一直烧下去,那些肉蛇也都会被烧死,这是一大笔损失。
    而且火葬在我们这里也算是尸骨无存,对家宅不好。
    但阿曼家里前几年跟风开饭店,生意不好亏了一大笔钱,后来就直接给村长家里供肉蛇和其他菜品,靠着村长过活,所以这次估计是村长发了话,他也不敢不听。
    “不能扑。”眼看着一些人被鼓动着灭火,外婆急忙大吼道:“那可是人蛇相孕,养出来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这些小蛇,在人体孵化,以人血为食,出来后你们以为你们养得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外婆拉着我,朝着村里那些养蛇大户怒吼。
    原本拿着东西预备灭火的也是一愣,被外婆吼得脸『色』有点难看。
    这时肉蛇依旧朝着火堆里涌,四周的焦臭味中,还传来了浓浓的肉香味。
    我这时也知道了,这些人想将火扑灭,并不是为了救阿曼的尸体,也不是敬柳仙,而是看中了阿曼体内孵化出来的小蛇。
    村子里十几二十年都没有见过野生的蛇了,引进的蛇种也是肉蛇的,野生蛇的蛇种根本养不活。
    但肉蛇的味道跟野生蛇是完全不能比的,肉蛇吃起来有渣,嚼到最后是木的,野生蛇肉嚼起来是甘香的,嚼到最后不打渣,几乎都化了。
    肉蛇熬的汤也只是淡白『色』,不是野生的那种『奶』白『色』,鲜味更是差了几个档次,所以这些年里,来村里吃饭的人越来越少,要不然村长他们也不会跟风制蛇骨手串来吸引消费了。
    虽说阿曼体内的蛇种来路不明,但可以肯定不是肉蛇种,数量还不少,加上才孵化出来,有可能被驯化。
    有了这些蛇种,说不定就能解决村子里营生的大问题。
    但忽然被外婆强行点破,大家一时也不好下手,究竟这些蛇确确实实是从阿曼尸体内爬出来的。
    就在场面低『迷』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随着肉香越来越浓,火却越来越小,已经只有几簇小火苗在燃着了。
    心里猛的感觉不对,朝村民大叫道:“快泼汽油,这些蛇不是来陪葬的,就是来灭火的。”
    外婆这时也猛然惊醒,脸『色』『露』出惊恐的神『色』,朝那个最先发言的老人低吼道:“快添油,十八年前的惨状你们忘记了吗?还不快点!”
    那老人似乎猛然惊醒,连忙招呼其他人去拿汽油,又让众人用竹杠将朝火堆里涌的肉蛇挑出去。
    可已经晚了,爬到柴火堆里的肉蛇,因为疼痛,本能的在柴火堆上打着滚,汽油就火就着,已经燃完了,这时柴火堆上,无数被大火烧伤的肉蛇冒着焦臭和肉香,在上面嘶叫着、翻滚着——那场景,如同人间炼狱。
    后面的肉蛇依旧继续朝着前面爬,被烧过的棺材因为不受力破开了,棺材里小蛇身上的黏『液』被大火轰干,裹着红红白白的干涸东西,飞快的从肉蛇身上朝外游走。
    “打死,快打死。”外婆似乎十分害怕,将我朝身后一拉,伸手掏出一个雄黄包递给我:“假如有蛇靠近你,就撒雄黄粉,现在你快回家。”
    “你呢?”我被外婆朝前推了一把,心里稳稳感觉到,从外婆知道阿曼出事后,就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要在这里看着他们将这些蛇打死,你回家,从院子里的桃树下,挖出埋在下面的蛇骨雄黄酒,撒在你房间四周,带着你娘躲在房里不要出来,快去。”外婆伸手抢过一根挑蛇的竹杠,对着地上游窜的小蛇就是一通『乱』打。
    场面混『乱』,肉蛇较大,小蛇在肉蛇里面窜着,根本打不着,而且阿曼的身体里还有着小蛇游出来,不一会就汇入了成群的肉蛇中间。
    见外婆老当益壮,我想着怕蛇的娘,现在肉蛇被放了出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冲进家里。
    重重的应了一声,我握着那一小包雄黄粉就朝家里跑去。
    路上全是拿着蛇皮袋抓蛇的人,『妇』女小孩是将蛇打死再捡进蛇皮袋里,胆大的青壮男人就直接伸手就抓。
    肉蛇胆小,本来见人就躲,加上我身上雄黄去香精擦得十足,隔老远见我就跑开了。
    眼看着拐个角就到家了,忽然一个人头从墙角窜了出来,我丝毫没有预防差点就踢到了,急忙抓住墙角的树枝才立住了身子。
    等我细看才发现,正是昨天拿着蛇骨手串诱『惑』我的戴上的七妹,只是这会,在她的腰间,盘着一条碗口粗细的大蛇,蛇尾跟七妹的双腿纠缠在一块。
    雪白的肌肤,『色』彩鲜艳且粗砾的蛇鳞,就这样跟麻花一般扭在了一块,让人眼花神『迷』。
    那条大蛇的头埋在她颈间,这时却慢慢的昂起头,静静的看着我。

    推荐理由

    蛇骨小说全集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蛇骨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进行蛇骨(云舍白水小说)全文未删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蛇骨,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