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诅咒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小犀白流年小说)

诅咒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小犀白流年小说)

诅咒小说文笔成熟,内容新奇,值得一看。

完整版

  • 2018-09-27
  • 简体中文
  • 5分
  • 28下载
APP下载1.33 MB

    导读:诅咒全文阅读链接共享给喜欢恐怖小说的朋友,“小犀,起来啦。”陈老师拢了拢头发,对我说道。 屋里的姥爷听到声音一抬头看到了我,下意识的就把大衣给穿上了,不过脸上的尴尬倒是没有持续多久。情节到了白热化地带,喜欢的朋友,可以到本站内体验诅咒全文完整版APP内在线阅读

    诅咒全文阅读链接共享给喜欢恐怖小说的朋友,“小犀,起来啦。”陈老师拢了拢头发,对我说道。 屋里的姥爷听到声音一抬头看到了我,下意识的就把大衣给穿上了,不过脸上的尴尬倒是没有持续多久。情节到了白热化地带,喜欢的朋友,可以到本站内体验诅咒全文完整版APP内在线阅读

    诅咒小说简介

    这种笑脸让我不安,我又后悔了,想着哪怕是去镇子上看母亲的脸色也不想和这陈老师当独待在一起。
    虽然,那雄黄酒她喝了没有起什么反应,但是,我的心里就是很不安。
    “姐,我?”我开口想要跟姐姐说话。
    季支书已经发动了车子,并且打断了我的话:“有什么事儿,回来再说吧,你姥爷现在的情况最好是快点送到镇上的医院。”
    季支书说罢,压根就不等我再说话,车子就朝着村口的方向开去了,姐姐还冲着我挥手。
    我快速的追了几步,刘村医以为我只是担心姥爷,还安抚我,说是镇上的医院一定可以给姥爷看好病的。
    “我?”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下了。
    “刘村医真的是辛劳你了,你放心我会在这照顾小犀,你有事儿就先回去忙吧。”陈老师的声音从我和刘村医的身后传来。

    诅咒在线阅读

    姐姐安抚我,说就算姥爷想要娶陈老师,但是,姥姥入土还不到一个月,姥爷假如在这个时候再娶,那村里人更有闲话说了。
    所以,无论如何,姥爷和陈老师的事儿,短时间内,应该是不可能办的。
    只是,虽然姐姐这么说,但是,我的心里还是很不安,总觉得似乎要出事儿,而让我和姐姐都没有想到的是,陈老师竟然当晚就留在了我们家里。
    假如不是,第二天亲眼看到陈老师从姥姥之前的房里走出来,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姥爷竟然如此急不可待的就和陈老师睡到了一起!
    从那半敞开的门里,我看到了姥爷光着上身,一脸的倦怠,而陈老师则是面色红润,还冲着我笑。
    “小犀,起来啦。”陈老师拢了拢头发,对我说道。
    屋里的姥爷听到声音一抬头看到了我,下意识的就把大衣给穿上了,不过脸上的尴尬倒是没有持续多久。
    他故意咳嗽了一声,便装作是没事人一般拉了拉被子,对我说道:“早起,就早点去复习,有什么不会的就问问阿玲。”
    “姥爷,这是姥姥的房间。”我紧紧的咬着嘴唇,心中除了愤怒之外,就再无其她。
    再怎么说,姥姥尸骨未寒,这姥爷竟然就带着陈老师回家了,还睡着姥姥的床。
    “你滚!”我指着大门的方向,冲着陈老师吼道。
    现在,我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我也不管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邪物”,便冲着她咆哮。
    她非但没有生气,嘴角依旧是带着浅笑。
    姥爷却直接掀开了被子,穿着大裤衩子就出来了,只是待姥爷走近之后,我便发现,不过是一夜的功夫,姥爷怎么变得如此的憔悴,眼窝凹陷不说,嘴唇都有些微微发紫。
    “死丫头,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一会儿我就给你妈打电话,让她带你们走。”姥爷说着,便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一边咳,还一边翻白眼,好似有种喘不上起来的感觉。
    “姥爷?”我吓的伸出手想要去扶姥爷,结果却被姥爷一把推开了。
    陈老师立马扶着姥爷,那玲珑有致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姥爷的胳膊上,扶着姥爷回了房间。
    我愣愣的立在门口,抿了抿嘴唇,想要进去,却想着自己进去了姥爷只怕会更加的生气。
    无奈之下只能回了自己的房间,姐姐已经起来了,并且听到了,刚刚我和姥爷的对话,只是她却表现的有些喜悦。
    “小犀,快,我们快收拾行李。”姐姐依旧喜悦的蹲下身,开始收拾她的行李。
    她的行李其实早就收拾好了,因为她天天都盼着离开这里。
    我却立着没有动,她则冲我笑了笑说:“你是不是不知道该怎么收拾,姐姐帮你。”
    她说着就要去打开我的木衣柜,我赶忙说道:“姐姐,你不用收拾我的,我是不会走的,姥姥说过,我这辈子都得待在村里。”
    “你甘心?”姐姐有些讶异的望着我。
    “有什么好不甘心的。”我反问。
    姐姐不禁苦笑了一下:“小犀,外面的世界要比你想象中的大的多,你真的甘心一辈子都窝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里。”
    我没有吭声,只是觉得姥姥说的话总是有她的道理,而且,我想父亲和母亲应该不会欢迎我。
    姐姐好似看出了我的忧虑,还安抚我说:“小犀你放心,我们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爸妈一定会接受你的。”
    “我不需要她接受我。”我说完扭头就朝着房门外走,在这个家里,我是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
    出了家门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黑娃的家门口,在村里,除了刘秀丽之外,我也就跟黑娃玩的要好一些。
    “哎呀,你说赵田鹏都一把年纪了,那么个水灵灵的丫头,真是便宜他了!你说,昨晚那老头整的动么?”
    “可不是,其实我早瞧那娘么儿屁股翘,胸也大,一看就是勾人的主,不过能跟一老东西就干上了,指不定早就不干净了,外头的女人不都开放么。”“我看你是吃不着的葡萄就说是酸的!”村里的几个叔伯,正坐在黑娃的家门口打牌,铁柱叔坐在一旁,正劝他们别说了,这一撇眼,却看到了我。
    “小犀啊,你来啦,是找黑娃玩吧,他在里头,去进去吧。”铁柱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对我说。
    而我也勉强的露出了一丝丝的笑脸,也当作没有听到刚刚那些人说的话,很是自然的走进黑娃家。
    身后还隐隐约约的传来铁柱叔压低了声音说的话:“你们,以后别说的这么大声,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都还没有弄清楚,你们就这么说不合适,再说了,孩子听到了怎么想?”
    “哎呀,这事儿还要怎么弄清楚啊,一个老鳏夫,一个水灵灵的姑娘住在一起,不是“办事儿”还能是聊天不成?”
    说完,引来了哄堂大笑,我咬着牙觉得难堪,快步朝着黑娃的房间走去。
    黑娃的房门是开着的,我看到他正坐在木桌前头写着作业,我这段时间因为家里出了这么多多的事儿,作业这档子事儿早就被我给抛在脑后了。
    “黑娃。”我走到黑娃的身后叫道。
    黑娃抬起头,看到是我便马上笑了起来:“小犀,你怎么过来了。”
    “我还不能来了么。”我说着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黑娃看出了我的不喜悦,便问道:“你是不是听到村里人在嚼舌根了?你别理他(她)们。”
    “可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昨天,陈老师确实是在我家住的,而且?”我张了张嘴,想着今早看到陈老师从姥爷房里出来的那一幕,便心中觉得膈应。
    “而且,什么,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希奇的事儿。”黑娃那小而有神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倒是被黑娃这么一问有些发愣。
    黑娃抓了抓他的小平头,朝着自己的房门口看了一眼,便压低了声音对我说:“之前,我跟你说过的。”
    “你现在,还是怀疑?”我知道,黑娃想说什么。
    黑娃点了点头,我抿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犀,你是不知道,这个陈老师,跟之前比变化真的太大了。”黑娃还想说下去,他的母亲便来了。
    “小犀,你来找黑娃玩儿啊。”翠芬婶子说着又好似想起了什么,说是预备了一些腊肉,让我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走。
    我连声说好,敷衍的和翠芬婶子说了几句话,黑娃借用要一起学习的借口愣是把翠芬婶子给请了出去,并且关上了房门。
    “黑娃,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知道,她到底有没有问题呢?”其实黑娃不说,我也知道,这个陈老师越来越希奇。
    不说别的,就眼神,跟之前,那便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你知道,蛇最怕什么吗?”黑娃沉默了良久,忽然反问了我一句。
    我发愣的看着黑娃,嘴唇有些颤抖的说道:“雄黄酒。”
    黑娃点头,我却有些害怕了:“那,那,万一她真的是我们上次碰到的那条大蛇,我又该怎么办啊。”
    “这个,对了,到时候,你就出来喊我们大家帮忙。”黑娃看着我说道。
    我咬了咬嘴唇,有些犹豫不决,黑娃便又说道:“其实,这几天我都很担心你,想去你家看看,我妈又不让。”
    “你妈为什么不让?”我很是好奇。
    “呃,这个,还不是因为陈老师最近一直在你家待着么,怕不方便,总之今天你既然来了,那我们还不如把事情搞清楚,否则我也不能安心。”黑娃说着,又指了指门外。
    他告诉我,他们家五月份酿制的雄黄酒还剩下一坛就在米仓里放着,到时候我把酒参到陈老师的饭菜里,她假如是大蛇,那肯定就会原形毕露。
    “那,那,我今晚就试一试。”黑娃说的没错,这件事没有弄清楚,我也整天提心吊胆的。
    黑娃家的雄黄酒还有一坛子,他特地用罐子给我装了一些,让我能静静的带出去。
    离开的时候,被翠芬婶子叫住,我还以为被发现了,结果翠芬婶子却递给我好几串晒好的腊肉。
    我赶忙道谢,并且,快速的回到了家里。
    心中既激动,又惧怕,究竟,我在墓山上是见过那条大蛇的,所以,当我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开始有些犹豫。
    想着,自己一定要表现的非常自然,只有这样才能不让任何人发现就往饭菜里参雄黄酒。
    “丫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正思考着,忽然一个声音从我的脚边传来,吓的我整个人都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朝着门槛边上看去,竟然是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儿正缩在那。
    那老头儿举着手中已经掉了漆的葫芦,对我说道:“丫头,别浪费了,不如把那酒给老头我。”
    “不行,这可是雄黄酒,你假如想喝酒,我去家里给你拿米酒。”我说罢就把罐子揣到了一兜里,并且故意抬手挡住。

    诅咒章节阅读

    那老头儿摇摆着脑袋,嘴里说着一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话:“你虽然灵性极高,但是,还未开窍,又岂能对付的了那孽障?一切皆是命数,你若能敌的了它,老头儿我也不枉费了千里迢迢来这一遭。”
    我凝眉,想着这老头儿应该跟三爷爷一样,是个神志不清的,所以快速的跑进了厨房,趁着他(她)们都还没有注重到我的时候,就把酒给藏好了。
    然后从厨房里拿了一壶自家酿的米酒,和几个肉包,就给那老头儿送去了。
    老头儿看到酒连忙打开了他的葫芦瓶子,又接过我的肉包,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看就知道,他已然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饿坏了。
    “你慢点吃,没有人跟你争,别噎着了。”看着他那吃相,我都有些怕他噎着。
    他连连摆手,将最后一口肉包皮塞到嘴里之后,便抱着葫芦猛的灌了好几口的米酒,最后一抹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你还饿么,我再去给你拿点?”看着这大冬天的,这老头儿就只穿了极为单薄的一件破袍子,很是可怜,我便想多给他些吃的。
    “还是跟我走吧。”他说着就拽住了我的手腕。
    “您这是做什么,放开我。”我有些被他吓着了,他却忽然扬起了头,看向了我。
    然而就是他这一抬头,却是让我惊的叫出声来,并且猛的将自己的手从他那满是老茧的手中抽出。
    “啊!”我惊叫着,踉跄的后退了好几步。
    因为,这老头儿没有眼睛,他的两个眼窝凹陷,只剩下两个窟窿。
    “跟我走吧。”他说着站了起来,一只脚也抬起,我赶忙慌张的将木门给关上,并且迅速的拉上了木栓子。
    “怎么了小犀?”姐姐听到动静从客厅走了出来,我摇摆了一下脑袋,有些磕巴的说道:“没事儿,就是一个疯乞丐,对了,吃过午饭了么?”
    看到姐姐,我渐渐的镇静了下来。
    “正预备做呢,你再等一会儿就有的吃了。”姐姐笑着转身进了厨房。
    我也快步跟了上去,走到客厅门槛前的时候,还忍不住朝着大门的方向望了一眼,确定门栓的死死的,这才放了心。
    “喵,喵,喵。”
    一进客厅,就听到黑子喵喵喵的乱叫,姐姐一边在厨房里洗菜,一边对我说,黑子变得越来越狂躁,让我去看看,因为黑子只有在我的怀中才会安静下来。
    我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黑子果然又被关在了房里,我一拧开房门,黑娃就迅速的从房间里蹿出了出来,然后就直奔姥爷的房门口。
    只见它伸出爪子,拼命的挠着门,棕色的木门上留下了一道一道的爪印。
    “黑子,别闹,过来。”我担心黑子的举动会惹姥爷生气,于是,赶忙将黑子抱了起来。
    就在我抱起黑子的同时,姥爷的房门打开了。
    出来的不是姥爷,依旧是陈老师,我故意朝着屋内撇了一眼,发现,姥爷正躺在床上,还盖着被子。
    一般,这个点了,姥爷都会起来喝酒,怎么可能还在屋子里待着呢。
    “姥爷,该起来吃饭了。”我直接无视了陈老师,冲着屋里的姥爷喊了一声,陈老师却直接将房门给关上了。
    然后,冲我妖媚的笑了笑说道:“你姥爷身体有些不舒适,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你饿不饿,我给你做午饭。”
    她说罢,朝着我伸出了手,黑子大叫了一声“喵”,陈老师伸出的手便立马的缩了回去。
    她凝眉撇了一眼黑子,然后对我说道:“小犀啊,你难道不知道么,养黑猫是不吉利的,我看这猫,还是丢了吧。”
    “不行。”我紧紧的抱着黑子瞪着她。
    她冷冷一笑,没有再说话,就朝着厨房走去,我连忙将黑子抱回了房里,关上房门就去厨房盯着她。
    走到厨房门口,差点没有被眼前的景象给气死。
    姐姐正和陈老师有说有笑的,两人似乎说的很投机,而我却有些着急了,因为,假如这陈老师真的是那大蛇,那么姐姐跟她走的这么近自然是会有危险的。“陈老师,你究竟是客人,出去外面等吧,厨房里的事儿就交给我和姐姐好了。”我凝眉对陈老师说道。她听了我的话,便冲我笑了笑:“没事儿,这些我都做惯了。”
    “出去。”我见她一边说,一边蹲下身找调料,生怕她发现我带回来的雄黄酒,于是就控制不住的喊了出来。
    她愣了一下,还不等她开口,姐姐便冲着我摇了摇头:“小犀,你不能这么对陈老师说话。”
    “算了,那我就出去等好了。”她抿嘴笑了笑,在姐姐和姥爷的面前,她可是一直保持着温柔的样子。
    只是看我时的眼神,才会变得不对劲儿。
    姐姐见陈老师出去了,还看着我说道:“你啊,陈老师人挺好的,或许她是真的?”
    “不可能。”我斩钉截铁的打断姐姐的话,就催促姐姐快点切菜,自己则是趁着姐姐转身的空档静静的把雄黄酒给拿了出来。
    拧开盖子一闻,这酒的气味儿还是很浓的,犹豫了半天最后把雄黄酒给下在了姐姐炒的香辣熏鸭上了。
    因为熏鸭的辣味多少可以掩盖一下雄黄酒的气味儿,做好饭菜,就我们三人坐下吃饭。
    我心中有些紧张,草草的吃了几口,便一直在观察陈老师,就怕她忽然显出原形。
    只是,陈老师虽然胃口不错,但是,却并不碰那碗熏鸭。
    “老师,这个我姐姐炒的可好吃了,你尝尝看。”我有些按耐不住了,直接就加起一块熏鸭放到了陈老师的碗里。
    她愣了一下,边连忙摆手,我一看她肯定是心虚了,估摸着是知道我在里头下了雄黄酒所以不敢吃。
    “你不敢吃?”我望着她问道。
    她点了点头:“我不敢吃辣的,对辣的有些过敏。”
    “哼,什么过敏你是心虚。”我指着陈老师说道。
    “小犀,别胡闹了,陈老师,我妹妹小,你就?”姐姐八成以为我这是故意在无理取闹。
    陈老师却做起了好人,打断了姐姐的话:“没事儿的,小犀应该只是觉得这熏鸭很好吃,所以想让我多吃点。”
    陈老师说罢,就将那块熏鸭肉给夹了起来,当着我和姐姐的面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而且,一边吃还一边点头,嘴里连声说着好吃。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陈老师就连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可是陈老师连续夹了好几块,吃完了之后,除了脸上却只是似乎有些过敏的出现了几颗红色的疙瘩之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情景出现。
    “陈老师,你别吃了,既然过敏就不要吃,你看看你脸上都起疹子了。”姐姐发现陈老师脸上起疹子之后,不但紧张的让陈老师别吃,还让我给陈老师道歉。
    我看陈老师确实没有什么异样,只能是张了张嘴,含糊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还不等陈老师回应,姥爷的屋子里头就传来了“噗咚”一声响。
    我朝着房间看了一眼,脑子里想着今天早上姥爷剧烈咳嗽的样子,顿时有些担忧,连忙站起身就朝着姥爷的房间走去。
    陈老师和姐姐也跟了过来,我一推开门,就看到姥爷倒在了地上。
    “姥爷?”我叫着冲了过去,伸手就想扶姥爷起来,本以为我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将姥爷从地上扶起来的,但没有想到姥爷却是出奇的轻。
    陈老师表现的很紧张,还让我去请村医过来。
    我马上就去找了刘村医,只是刘村医来了之后却并没有看出什么毛病,只是看姥爷浑身都在抽搐就劝说我们马上把姥爷送到镇子上的医院看一看。
    “要去镇上?”我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
    因为,在当时的我看来,需要去镇上看的病那一定就是重病了,虽然姥爷对我一直都不算好,但是,好歹也是我的亲姥爷,是陪着我一起长大的家人。
    “都别愣着了,我去跟季支书说说,让他们先送病人去镇上。”刘村医说完,就用我家的电话给季支书打了过去,季支书是村里为数不多有车的,他很爽快的答应了。
    陈老师给姥爷穿上外套,回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姐姐说道:“来娣,你家就在镇上,你对镇上也熟,这一次就由你跟着一起去吧,我和小犀留在家里等消息。”
    “好!”姐姐一听要去镇上,连忙就去拉她的行李箱,她早就想要回去了。
    “我也去。”我看着嘴唇发青的姥爷,就怕他一去不回。
    “不行,去这么多人,到时候住在哪儿?回你爸妈家,会给你爸妈家添麻烦的。”陈老师的话刚刚说完,季支书就来了。
    刘村医和季支书七手八脚的把姥爷扶上了车,姐姐也拎着行李上去了,走的时候还不忘了叮嘱我,要和陈老师好好的相处,说陈老师是个好人。
    我木然的沉默了一会儿,回过头看了一眼陈老师,她正立在我的身后,嘴角边上,又露出了那种让人看着就发寒的可怕笑脸。

    诅咒更新日志

    1 修复已知完整版阅读BUG
    2 优化部分言情小说功能
    3 新增诅咒全集阅读

    诅咒小说推荐

    诅咒在线阅读APP功能很多,包含了大量的全本恐怖小说,支持无广告阅读,免费阅读,无广告阅读等等,不要错过。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诅咒完整资源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诅咒》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体验诅咒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诅咒》,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