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灵异商贩(张家小哥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灵异商贩(张家小哥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灵异商贩(张家小哥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大小: 1.33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09-26下载: 5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灵异商贩主要讲述了张家小哥的成长经历:他可能是忽然想了起来,在场的全部高手都被我和伊姆扎伊干掉了,而我又看起来这么虚弱,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了,那还不如趁机把我干掉,永除后患,于是又返了回来...............目前小说完整版阅读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灵异商贩(张家小哥小说)完整版APP内在线阅读。

灵异商贩全文在线阅读介绍

“啊!醒了!快,快去叫王教授。”忽然间,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扭头一看,是高胜寒。
他满脸漆黑,正无比焦虑而又欣喜的大叫着。
我的精神极为虚弱,只是扫看了一眼,就又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悠悠的醒转过来。
高胜寒趴在我的床前睡着了,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的一只手臂上挂着点滴,鼻子上扣着氧气罩。
对面是一副上下铺的双人床,床上的被褥叠的方方正正的。我躺在另一侧的下铺上,整个空间异常的狭小,两床中间只能容一人进出。
整个地面和房间也在不时的晃动着,就像是个巨大无比的摇篮。
这是什么地方?
我虽然有些迷惑,不过既然看到了高胜寒,我的心也就踏实了下来,至少说明我还没有死。
只是我现在太虚弱了,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昏昏沉沉的又睡了一阵,再次醒来的时候,终于攒出了些力气,伸手推了推他。
高胜寒猛的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一看见我睁开了眼睛正看着他,喜悦的蹦了起来。
当的一声撞在了上铺铁架上,也全不在意急匆匆的的跑了出去。
很快,门外响起了匆急的脚步声,紧接着涌进来好几个白大褂。
领头那个两鬓斑白的老头翻开我眼皮看了看,又有一个蓄着山羊胡的瘦老头按在我手腕上探了探脉搏,两人一同点了点头。
“没事儿了,一会儿把氧气罩摘了,给他喂点流食,修养几天就好了。”山羊胡冲着高胜寒说道。
“好好。”高胜寒连声应着,送走了众人,又向门外喊道:“赶紧的,快去弄点粥来!”
随后,冲我笑了笑道:“九麟,你总算醒了,可吓死我了!”
我伸手摘掉了氧气罩有气无力的问道:“这是……在哪?”
“在船上。”高胜寒在床前坐了下来:“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了,军方为了护送我们,命令索马里护航编队提前交接,我们就在舰队保护下的一艘商船上。”
“完成任务了?你是说……那东西找到了?”
“找到了!接到你传出的信息之后,张天北跳进水塘里,连杀了三十多条鳄鱼,终于把那东西找到了。”高胜寒满面欢喜的说道。
听到这儿,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次艰难无比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所受的全部惊险和苦难都是值得的。
也幸亏我急中生智,运用了离梦之术,从伊姆扎伊的记忆之中把藏宝之处搜索到,否则随着他一死,这东西怕是就要永远藏匿于世,无人得知了!
“那林正邦呢?”忽然间,我又想起了这个老间谍,历经了这么多惊险,斩杀了那么高手,最后一刻却差点死在他手上。
“在船上呢!”高胜寒解释道:“我一看叙利亚政府军的重型火炮已经调整到位,就赶紧趁乱冲了进去,一眼就瞧见,这家伙正朝你开枪,而且看样子你已经中了弹,仰面摔倒。我就赶紧出手,砍掉了他的另一只手臂,随后就背着你押着他从暗道里逃了出来。”
“和张天北汇合的时候,天北非要杀了他给吴老二报仇,可这家伙多年来一直效命于美国中情局,肯定知道很多我们感爱好的东西,所以就拦住了他!不过天北气恨不过,割掉了他的鼻子和一只耳朵。”

灵异商贩第两千一一三章 高胜寒的秘密

听他这么一说,我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至少江北张家对凡凡的防护还算严密,没让死神门徒混进去,轻而易举的靠近我儿子。不过能拍出一张照片来,也说明这其中有漏洞,回头得跟张耀武说一下、让他再加派点精锐,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还有什么问题?”高胜寒笑着道。
“还有,怎么看你也不像是一个贪图钱财的小人,可这一路上……”
“哦,这个啊。”高胜寒又喂了我一勺道:“我其实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是在执行任务,就是在执行任务的路上,全部的衣食住行基本都是国家报销的。儿子上高中开始,就勤工俭学不花我一分钱了,我父亲早都退休了,工资比我还高呢,全家人都是吃公家饭的,的确也不缺什么钱。就算给我个百八十万的我都不知道往哪花,更不敢要啊。”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更迷糊了。
高胜寒端着勺子的手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弄得那些钱,是送给军队烈士家属的。”
“就像这次一样,咱们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可有很多人……哎!”他叹了一口气道:“国家给的抚恤金和补助是不少,可用钱的地方更多啊!那些钱只能够一家人的生活,可老人生病,孩子上学,哪里不是钱。而且还有很多得了重病的,家里出现意外情况的,全让地方民政局和武装部来照顾,他们也的确有些困难,摆在明面上的资助总是有限的。而且,这些兄弟都是我派出去的,我心中有愧啊。”
“我的工资是不少,可需要帮助的人更多,这样一来可就杯水车薪了。于是,我就是趁着各种方便,尽量在不违反纪律的前提下,多弄点钱,有一分是一分,能帮他们一点儿是一点儿!”
原来是这样!
高胜寒搜刮来的钱财都资助给了烈士家属。
“老高,既然是这样的话,我能帮你解决这个问题。”我微微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有钱,可这是两回事。”高胜寒摆手拒绝:“六哥也提出来过,可这是违反纪律的,无论我拿这钱干什么用,可收了钱就不行,我自己赚的是另外一回事。”
自己赚的?他竟然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不,我不是以个人的名义,钱也不给你,回头你把需要资助的烈士家属名单给我一分就行了,剩下的事我来办。”我解释道。
阴商联合会的会员费花在这里,倒是正好!
你们不是想寻求保护吗?
这些为国牺牲的军人所保护的全国百姓当中,也有你们一份。
高胜寒犹豫了下道:“好吧,不过你必须严守秘密,因为这些人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在执行秘密任务的时候牺牲的,很多人别说英勇事迹了,甚至连个烈士的名分都没有,还有很多卧底的警探,他们家人至今都抬不起头来,连他们是警察,是卫国捐躯的都不知道!一旦把消息泄露出去,很可能会遭到不法分子的报复。”
“好!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亲自把关,做到万无一失的。”
“你是不是还想问问双头蛇?”高胜寒又往小碗里盛了一大勺粥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了,我知道你正急需这东西,救你起来的时候,双头蛇就抓在手里,我也收好了。只是那蛇早就死了,不知道还有没有用。”
一提起双头蛇,我又想起伊姆扎伊临死前的那般极度反常的变化来。
他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甘愿为了那条小蛇放弃一切呢?
不过,随着林振邦忽然发难,这个谜团也无人知晓了。
索性的是,我只是需要一些蛇血而已。
也就是说,至今为止,消灭颠山太岁的三样奇物全部都已凑齐。
修养了两天之后,我终于彻底恢复了过来。
又过了几天,舰队驶进了南海。
海军借着演习的名义,划定了禁区,随后又派出了以导弹驱逐舰为首的强大编队来迎接我们——其实,早在驶过马六甲海峡的时候,我们就被美军的两艘驱逐舰盯上了,一直尾随其后,跟到了这里!
他们可能得到了些情报,那东西就在中间的商船上,只是不太确定,又有中国海军强大的护卫队在旁边,也不敢怎样。
进入南海之后,美军终于醒过神来,从日本方向开来了整编的航母舰队!
看来他们终于确定了情报,想要在这儿拦截我们!宁可造成‘误撞误伤’的国际纠纷,也一定要把那东西截获。
不过,在中国海军三大舰队以及防空兵的强大掩护之下,美军终于还是没敢造次。
我和高胜寒站在甲板上,眼望着一艘艘护卫在我们身前左右的军舰,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极为强烈自豪感!
只有国家强大了,每一个国民才会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大国梦。
只有国家强大了,每一个华夏人才能挺直了腰板,布满自信的走向世界!
美军舰队眼巴巴的看着我们在众多军舰,战机的保护下,平平安安的驶进了海港。
至此,这项既艰难而又惊险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这次叙利亚一行,除了和高胜寒替国家取回了那件神秘之物外,还顺手杀掉了十二门徒之中的金牛座,灵宝会的左护法雷豪天。抓到了残害吴兵雄的凶手美国间谍林振邦,消灭了亡灵教三大祭奠,以及黑鹰传人伊姆扎伊,获得了双头蛇,简直是一举数得。
可以说是非常圆满!
下了船后,高胜寒本来是想让我跟他一起去向老首长汇报,顺便把841的正式身份确定下来。
可我在山西那边还有些事没有完成,而且我觉得这次出行的目的性有些过于复杂,至少不像高胜寒和张天北那么纯粹,有些不敢直面那些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老首长们。
我犹豫了下对高胜寒说道:“还是按照程序来吧,什么时候老首长们一致确定,我足够加入的条件了再说。不过,你以后再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话直说就是了,可别再绕弯子,我这小民百姓的,可受不起你折腾。”
高胜寒瞪了我一眼,挥了挥手道:“好吧,你不想去就不去吧,反正这次的功劳,首长们心里都有数。”这没问题!”李麻子爽快的应道。
挂了李麻子的电话,我又拨通了徐广盛的电话。
电话是个女孩子接的,说是徐总正在洗澡,让我等一会再打过来。
听那声音,那女孩的年纪应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看来,这徐广盛究竟不是郭胖子,全部的大地产商该有的不该有的习惯,他是一样不缺啊。
我刚刚放下电话,徐广盛就打了回来。
“张大师,有什么事吗?”
“徐总,很不好意思,这么早就打搅你,我想请你帮个忙啊。”我微微一笑。
“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徐广盛回道:“刚才丽丽说,有人打电话找我,我还很希奇呢,公司内外的全部人都知道,我在八点之前不办公。一看电话是您,就知道肯定有事找我,什么事儿,您尽管说吧。”
“我想找你借车。”
“车?可以啊,用什么?劳斯莱斯,还是宾利?”
“不,我要借的专拉沙土的大卡车,还有扒房子用的工程车。”我说道。
“哦?张大师也涉足地产界了吗?有什么需要的,您尽管说,需要多少辆?开到哪里去?”徐广盛询问。
“没有,我就是暂时借用一下。光是武汉市区左右的就够了,也不用开动,停在原地就行,只是需要把钥匙留在上边。我只需要一上午的时间。”我说道。
“没问题!还有什么需……”
“爸!赶紧走吧,在车上说不一样嘛,一会儿赶不上家长会了!”
徐广盛的话还没等说完,那个先前接电话的女子声音,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随即就是踩踏着楼梯的声音,看来是把他强推了下去。
“别急,丽丽,等爸爸打完电话。”
“张大师,您可别见笑,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都被她妈妈惯坏了!”徐广盛很是幸福的说道。
“不许笑我!”那女孩又撒娇般的说道,这次声音很大,应该是挤在话筒前对我说的。
看来,这是误会一场,那女孩是徐广盛的女儿,并不是包养的小蜜——至少这个不是。
“没有什么需要的了,一会儿我派人过去,在车辆上贴一道符咒,下午就会消失了,让你们的人暂时不要动就行。”我说道。
“好。这没问题!哎哎,好好,这就走了……张大师,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挂了哈,这丫头实在是……”
电话忽然挂断了,应该是被他女儿强行抢走了。
紧接着,我又在圈子里找到李大默的联系方式,拨了过去。
“不是跟你说了吗?入会是入会,想要见我们会长是另一回事儿。行了行了,先不说了,我得遛鸟去了。”电话刚一接通,那头就传来李大默极不耐烦的声音,随即就要挂断电话。
“李大默,是我,张九麟。”
“啊?哎呦!”
啪嚓一声,似乎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随即又传出一阵悲惨的鸟叫声。
看来是鸟笼子掉在了地上,李大默有些心疼的大叫了一声。
“原来是会长啊!您有什么指示?”这家伙的声音有点发颤,可能是从没想到,我竟然会主动给他打电话,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手一哆嗦,鸟笼子脱了手。
“阴商联合会,在武汉有多少人?”我问道。
“124个!”李大默想也不想,回道的异常快速。
“我指的是有点道行,至少能使用低等灵符的人。”
“呃,这个……”李大默一听这话自然就明白了,我肯定是看破了他的小伎俩,拉进了不少根本就不是阴物商人的入会。
略微沉默了下,他说道:“有36个人左右吧。”
124个会员,只有36个能使用低等灵符,这水分也太大了点吧!
不过我给他打电话可不是为了追查这事的。
36个人也足够用了。
“你现在都能联系上吗?”
“联系倒是能联系上,不过有几个人暂时不在武汉。怎么,会长要见见他们,召开武汉分会吗?我这就去订酒店……”
“不是,不是,你不用激动,我是想让帮个忙。”我连连阻止。
“哎呦,会长,您这真是折我寿啊!有什么指示?您只管吩咐就好了。”李大默赶紧告饶。
“你现在联系一下那些能操控灵符的人,让他们都去光盛集团在武汉的工地,你到我这儿来一趟。”
“哦,好好,会长您还有其他的指示吗?”
“等你到了再说。”
“好嘞,我马上就到!老婆子,这金丝雀要是一会儿醒不过来,就给我炖上吧!我先出门了哈!”这家伙可能激动的手机都没关好,就匆匆跑了出去。
就连心爱的金丝雀也不在乎,不心疼了。

灵异商贩两千一五三章 冰霜子夜剑,风雪无涯刀

“他一边撑着保护伞,一边养着群虎狼般的打手。近些年来,更是忘乎所以,胆子越来越大,几乎什么都敢干!”
“而且,他也不是普通人。”
“不是普通人?难道还是什么妖魔恶鬼转世。”我冷声问道。
“不是,不是。”李大默连连摆手:“其实,若是认真算起来,他还是我远房堂侄。我们李家这一脉,往前推上七八代人,也就是吴三桂造反前后,曾经出过一位龙虎仙师,只不过投错了阵营,保了吴三桂。”
“兵败之后,先祖身死。他的大儿子一路隐姓埋名、从湖北逃到了陕西,小儿子藏匿在百姓家躲过了一劫。对会长我不敢有半点隐瞒……我经常前往陕西,就是为了追查先祖留下的遗迹,想要找到那半本被暗藏起来的道家秘本。”
“因为留在湖北的是小儿子,对于家传秘本上所记载的东西,所学不多。留给我们家的又是后半部,没有前边的根基,根本就看不明白,基本都是靠猜靠想。所以,我们这一脉的本事一直不怎么样。可从陕西传下来的这一脉却就不一样了。”
“陕西那一脉的先祖本就是长子,又握有祖传秘本的前半截,所以历来历代都远胜一筹。”
“这个李佳豪就是陕西李家一脉的传人!”
“他最初来到湖北的目的,就是想从我们手里夺取另一本秘笈的。”
“可惜的是,早在六十年代砸四旧的时候,那东西就被***没收了,我的叔父辈也在那一场大批斗中先后死亡,当时我们这一辈人年纪都小,模模糊糊只记了些只言片语。”
“所以,李佳豪也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也没走,就在这儿留了下来。仗着会些阴阳术,又胆大妄为,几年之中就混到了现在这样子。”李大默交代完了一段陈年历史。
我喝了一口茶问:“说了半天,你的意思不就是说他也会点阴阳小手段吗?那他的本事跟毒鸠比起来谁更强一些。”
一提起毒鸠大师,李大默不由得打了寒颤,擦了擦汗珠道:“若论本事,他自然不如那个在西安会场里被会长您斩杀的毒鸠,可他手里却有一样家传的宝物!”
“家传宝物?”我被勾起了爱好。
“对!”李大默点了点头:“那是一柄剑,名为冰霜子夜。”
“冰霜子夜?”我暗念了一句道:“这名字怎么听着有点怪呢?”
“会长,请容我细禀。”李大默继续说道:“当年李家先祖——那个成名已久的龙虎仙师,之所以威震天下,除了自身的本事之外,就是仗着两件宝物。”
“这两件宝物,一刀一剑,原本都没有名字。”
“可有一天晚上,他猎杀妖怪之后,夜宿山神庙,忽然被一阵香风惊醒。睁眼一看,却是一个衣衫破烂的绝美女子慌慌张张的逃了进来。左右看了看,一下钻进了供桌底下。”
“先祖为了躲避风雪,也藏在这下面,两人一惊一愣。没等出声,外边就人声嘈杂的冲进来一群恶僧!”
“原来这山上有一座寺庙,庙里的和尚都被官兵围剿下的土匪杀掉了,那帮土匪一见骗过了官兵,从此以后就装成了和尚。见官当僧,见民是匪,烧杀劫掠,无恶不为。”
“这女子姓邓,本来是富商的女儿,跟随父亲回乡祭祖,半路上碰到了这群恶匪扮成的假和尚。其他人都被杀了个精光,想要把这女子抓回去淫乐。经过一个悬崖的时候,那女子急中生智,从上边跳了下去,本来是想保住清白一死了之。”
“可谁想,半路被一颗歪脖树挡住,活了性命。”
“她磨断了绳索,穿过荆棘丛,想要逃出去,可没走多远,又被恶僧们发现了,一路追赶之下逃到了这里,正巧不巧的和先祖在桌下相遇。”
“山神庙不大,藏身之处,只有那么一个小供桌,很快就被发现了。先祖本来就是道义之士,连恶鬼都不放过。又怎么能放了这几个恶僧?当即手起刀落,把他们杀了了个干干净净。又带着那女子上山,少了寺庙,祭奠了父母家人。”
“那女子感恩之下,以身相许,先后生下两个儿子,也就是分别逃往陕西和留在湖北的两位次祖。”
“诞下幼子不久,邓氏离世。先祖悲痛不已,随而把那两件贴身宝物分别取名为风雪无涯、冰霜子夜,暗下纪念当初相遇之恋。后来,身死之前,分别把两件宝物交给了两个儿子。”
“大儿子得到的宝剑是:冰霜子夜,小儿子得到的短刀是:风雪无涯。”
“可是没过多久,小儿子的短刀不慎丢失,我们湖北这一脉寻找数代也没有结果。可冰霜子夜却一直在长子一脉的手中流传了下来。”
“李佳豪手中的宝剑就是那柄冰霜子夜!”
我听到这儿,不禁对李家这个传奇故事极为好奇,更对那柄冰霜子夜布满了爱好:“那这柄剑既是宝物,可有什么历史之处吗?”
“说实话,我也没见过这柄剑,不过据祖上记载,风雪无涯杀人不见血,冰霜子夜能削铁如泥,一旦双宝合璧,就能操风控雪,云雷滚滚!”
“那现在刀没了,仅剩一把剑,光能削铁如泥有个什么用?”我不以为然。
李大默顿了下道:“会长,我这说的是宝物自身的功能,可在先祖数十年的炼制之下,早已制成了本命阴物。一旦触及到李家血脉,就会演化出另一番变化!”
“据说,刀可控鬼,剑可融神!可以请动鬼神替你操刀持剑,所以历来也有鬼刀神剑之称!至于这宝物是从哪得来的,又是何人所制,也没谁能说的清。一说是干将莫邪,一说是欧冶子,至今也无定论。”李大默猛地一下挺直了腰杆,拍着胸脯说道:“我虽然生性胆小,可从来不缺一颗善良之心!李佳豪如此胡作非为,我身为李氏族人,自应勇往直前!只是此前修为低微,无力除恶,如今会长您行此义举,我自当赴汤蹈火,跟随左右。”
“你先办好这件事再说吧。”
“好!我这就去办。”李大默冲我一鞠躬,转身就走。
李大默出门后,我又安心静气的喝了两杯茶,随手查了查佳豪大酒店的信息,进而临时制做了一些特定的符咒器物。
差不多9点半左右,我收拾好了东西,直奔佳豪大酒店去。
一路上接连收到了两个电话。
分别来自李麻子和李大默。
李麻子说,他已经预备好了整整十三车纸人,全都淋完鸡血,安排在了佳豪大酒店四周。而且他派出去的人还在不断的购买着,一车又一车的纸人正源源不断的运过来。
李大默说,他已经把纸符分发下去了,而且亲自看着每个人,老老实实的在三张灵符的滴落了血迹,随而由他亲自贴在了工程车上。
据他反馈说,徐广盛不但下令,把武汉工地上的工程车全部停工,甚至还排出了专人守在四周,决不让人靠近半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这酒店的位置,正处在三区交界,是整个武汉的核心繁华地段,不说这酒店的价值,光是这块地皮都差不多能卖10个亿。
它的前身也是一家酒店,刚刚建成不到半年,就匆匆易手换了牌子。
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
现在一想,肯定是李佳豪做的鬼!
我闲庭信步一般的走进了大厅,大堂经理非常礼貌而又客气的向我询问有什么需求。
我冲她笑了笑,呸的一声吐出口香糖,纵身一跃,直接坐在了吧台上,笑呵呵的说道:“告诉李佳豪,就说他爷爷来了!”
大堂经理顿时一愣,和里边的同事对视了一眼,随而继续笑眯眯的说道:“先生,这是我们的服务台,请您下来好吗?”
里边那个高挑的前台小姐,借着同事的掩护,在吧台内侧按了下什么。
这肯定是在通知保安。
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掏出烟来点着,冲着她们俩笑呵呵的吐了一口烟雾。
门口很快冲进来两个挂着胶皮棒的保安。
“先生,请您……”
啪嚓,他们俩的话还没等说完,我随手一拨拉,收银电脑掉在地上,屏幕摔得粉碎。
两个吧台小姐吓得一边惊声尖叫着,一边抱着脑袋从吧台里跑了出去。
大堂经理也有些蒙了,往后退了好几步。
刚刚进门以及坐在旁边咖啡座上的客人都有些惊愕的望了过来。
“你给我下来!”那两个保安置时就急了。
坐在吧台上还不打紧,只要把人弄下来也就没事儿了。
可现在弄坏了东西,扰乱了秩序可就不一样了。
两人全都拽出胶皮棒向我冲了过来。
眼看着就要冲到面前的时候,我忽然左脚右摆,右脚左摆,就像再自然不过的变幻了一下翘着二郎腿的方向,这两个家伙就全都摔倒在地。
其中一个人的胶皮棒还落在了我手上。
他们俩刚要爬起来,继续向我进攻。
我拿着胶皮棒,像是按摩一样,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后背。
“凭你们俩这点本事,根本就不够看的!聪明的话,就趴那儿别动,或者赶紧滚蛋,还想挨揍的话,就尽管来。”
那两个家伙很不听话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也没敢再往前冲,其中那个长得壮些的,拽出对讲机叫道:“刚哥,刚哥,一楼大厅有人闹事!”
我全当没闻声一样,仰着脖子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通往上层的电梯门开了,走出来两个凶神恶煞一般的壮汉,朝着吧台的方向扫了一眼,恶狠狠的冲了过来。
“7.6,5……”
这两个家伙明显比保安要壮的多,也凶的多,二话不说,直接抡起拳头恶狠狠的冲了过来!
“3.2.1……”我一边微笑着,一边向上指了指吊灯。
两人稍稍楞了下神儿,扭头一看。
呼啦!
大厅正中的欧式吊灯忽然之间毫无征兆的掉了下来,把那两个家伙结坚固实的砸在下边。
“啊!”
“我的妈呀!”两人痛苦的大叫着。
我很怕他们俩还不够痛,直接从吧台上跳了下去,踩在他们的手指上——两人的指关节上都戴着四棱的指套。
他们的性质和保安不一样,所受到的惩罚自然也不同。
“通知大家赶紧撤离吧,再晚一会儿,可能就来不及了。”我仍然笑眯眯的说着,同时把手里的烟头远远的一弹。

更新日志

1、优化体验完整版阅读
2、修复bug
3、新增了灵异商贩

推荐理由

灵异商贩,各种打脸情节,让人看得停不下来,文中满满的幸福感。不容错过的优质作品,力荐!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灵异商贩》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看《灵异商贩(张家小哥小说)完整版》?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灵异商贩》,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相关点击榜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