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深夜香铺(李霖洛风)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深夜香铺(李霖洛风)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深夜香铺(李霖洛风)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大小: 1.33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09-25下载: 32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已全本都市灵异小说《深夜香铺》哪里可以看呢,深夜香铺全点击榜节在线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我点点头,汽车来到县里最豪华的鲤跃居,包了个单间。韩老二很快就到了,看起来精神头不错。

已全本都市灵异小说《深夜香铺》哪里可以看呢,深夜香铺全点击榜节在线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我点点头,汽车来到县里最豪华的鲤跃居,包了个单间。韩老二很快就到了,看起来精神头不错。

小说文案

韩老二的消息真灵通,前后脚啊。我点点头,汽车来到县里最豪华的鲤跃居,包了个单间。韩老二很快就到了,看起来精神头不错。

第20章 探墓

我刚出警局,就有一辆宝马汽车在外头等着。
“李先生,我是韩家的司机,老板想请您吃个饭。”
韩老二的消息真灵通,前后脚啊。我点点头,汽车来到县里最豪华的鲤跃居,包了个单间。韩老二很快就到了,看起来精神头不错。
“李先生,真是多谢你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他推过来一个厚厚的信封,还有一张银行卡。
我不客气地收下,为了韩家的事情,我被人诬陷,被鬼追杀,好几次死里逃生,这些损失自然要算在韩家头上。不过韩老二果然是个爽快果断的人,五十万说给就给,难怪韩老爷子都放心将公司给他。
这里菜式很不错,我吃的喜悦。韩老二就问道:“李先生,我大哥去世了,他的葬礼要怎么办?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我敲敲桌子。
他急忙又拿出个信封,“我懂,一码算一码。”
“你大哥的魂儿被勾走了,只剩下一具空尸体,你找人给他做几场法事,烧了好好埋葬,事情就算结束了。”
说到这儿,韩老二终于松了口气,露出几分悲怆,“我大哥这个人太贪婪了,什么都想要拿在手里,连自己的亲身儿子都能牺牲,唉,可怜我那个小侄子。”
我不知道他是真悲伤,还是做做样子,随口安慰了他几句。饭局结束后,我拒绝了他开车送我回家,自己一个人慢慢在街上走着。
“行行好,可怜可怜我,给点钱吧。”
看到路边有人乞讨,我今天收入多,心情也好,掏出一张大的给他。
我刚要走,就被拽住了裤管,心里有些恼火,给了一百还不满足?这也太贪了吧。谁知他抬起头,竟然是个熟人。
破烂男人看着我,“我的手断了,你说了帮我找回来。”
我心里大叫不妙,当时就随口说了句,没想到竟然被这只鬼惦记上了?我只能含糊道:“最近忙,你在等等。”
他说:“我等你三天。”
路上手机响了好几次,我看来电显示,是光叔打来地。我直接给摁了,这老小子做事不仗义,竟然让我背黑锅。吃一堑长一智,还是爷爷说得对,有些人能深交,有些人就是酒肉朋友,接二手单风险太大。
是我眼瞎,错把这厮当成好人了,这件事怪我自己。至于光叔,我倒不是很生气,他有自己的难处,但是我是不会再跟他打交道了。
“喂,李霖,赶紧回来,出事了。”林鹭打来电话,喊我回去。
鬼街上来了两辆警车,一家铺子前辈拉了警戒线,我凑过去,原来是万大的店。上次骗我的事情被戳穿,这老小子就跑掉了。
林鹭招呼我过去,“万大死了,法医推断死亡时间是四天前的夜里,今天晚上邻居发现有血水从门缝里淌出来才报警地。”
四天前,我心里一跳,不就是他到我店里来买勾魂香的那天?
见林鹭盯着我,我没好气道:“跟我没关系,那天晚上我跟你在一起呢,可没有作案时间。”
“我知道啊。”
“那你喊我来干吗?”
林鹭领我进去一看,我眼皮直跳。太惨了,屋里到处都是血,涂满了墙壁和天花板,万大的尸体像是被利刃剁碎了,变得支离破碎。
“根据我的经验,万大面色惊恐,说明他死前是清醒地。这么大的动静,左右邻居什么都没听到,太可疑了,你看看,是不是有鬼作祟。”
我掏出一张沾阴符,贴到万大尸体上,符纸整个变得漆黑。
“怎么回事?”林鹭见我脸色难看,急忙问道。
“是被鬼害死地。”
我从店里拿来罗盘,在万大家里转了群,在香案底下找到了一些东西。我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死人眼珠子。
一个念头闪过,我急忙跑回家,在柜台里翻找起来。林鹭跟来,“你找什么?”
“不见了。”
上次夜里有个老太婆来找孙子,我给她指路,她丢下眼珠子跑了。当时我没留意,随手放在桌子上,没想到被万大给顺走了。
我心里发寒,要不是万大贪小便宜,那晚死的人就是我了。
既然是鬼物作祟,现场也不会留下线索,林鹭让人把尸体拖走了。我用符纸包好死人眼珠子,用铜钱压着,放到了神龛前头。
神像上蒙着红布,我拜了三拜,免得它再作祟。
洛风啸打来电话,让我买一些东西,明天再去一趟山村。我把这头的事情跟他说了下,他告诉我:“我这边走不开,你要自己处理。听我说,那晚的老太婆是个害人精,她知道你没死,今晚肯定还会来。”
我生气道:“这个死老太婆,干嘛跟我过不去?”
“你是不是骗了她?”
我一窒,那老太婆鬼祟阴险,看起来就不是好人。那对母子鬼是往东边去地,我故意给她错指了个方向。
“没事,就算你真给她指了路,她也要来作祟。”
我急忙问他怎么办。
“想要解决这件事,还得从那对母子鬼身上着手,不急。我先教你个应急的法子,让她今晚不敢动手。”
我没有在屋檐下挂白纸灯笼,今晚不做生意。到了后半夜,门被拍得啪啪做响,把我从睡梦里惊醒。
外面有个尖锐的声音,“出来,你个害人精,害我老太婆走错了路。出来,我要勾了你的魂,快点出来。”
真地来了。
我记着洛风啸叮嘱我的话,鬼如恶狗,你凶他就软,你软他就凶。我拿起藤条,这还是爷爷留下地,打鬼最在行。
见我开门,老太婆凶巴巴叫道:“你个害人精,骗人,我要吃了你。”
我看她涂着花脸,戴着黑花,冷笑道:“你这婆子好大的胆子,那晚放你一马,你还敢来作祟,真以为我拿你没法子。”
老太婆见我凶恶,不似先前那么嚣张,叫道:“你骗人,我就要吃你,扒皮抽筋,叫你不得好死。”
“哼,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根脚吗?鬼蜮里由得你胡作非为,这里可是阳世。小心我一张黄裱,直接告到城隍爷那里,拿下你这作祟的鬼物。”
老太婆明显瑟缩下,眼神阴毒,“你,你不敢。”
我拿出一张黄纸,恶声道:“给我滚,要不然叫你魂飞魄散。”
她犹豫了下,死死盯着我,仿佛要看出什么破绽。我恶狠狠瞪回去,眼神更凶,老太婆终于灰溜溜地跑掉了。
后半夜就太平了,我一觉睡到天亮,坐公交车去了山村。
村头的大树下,洛风啸躺在藤椅里,和一群人正在聊天。他这人走到哪儿都受欢迎,连村里的老头老太都很爱跟他说话,走到哪儿都是众星拱月。
有个老头撸起裤管,问道:“洛先生,您给看看,我这腿一到阴天就难受,怎么都治不好。”
洛风啸看了下,问道:“你这是被蛇给咬了吧。”
“是啊,您说对了,我去割猪草,看到条毒蛇盘着,一镰刀把它斩成两截儿。”老头听他说的这么准,眼里都是敬佩。
洛风啸摸着疤,说道:“你杀的不是一条蛇,它肚里有了崽儿。被你杀了,怨气附在伤口上,到了阴天阳气弱,就要折腾你。”
“那可怎么办?”
“简单,你杀一只公鸡,用血煮了鸡蛋,到蛇死的地方,点了香烛和黄纸,把东西烧给它,说几句好话,它就不会来纠缠你了。”
看到我来了,他招手让我过去,“这是我弟,上次的事情多亏了有他。”
这些村民又对我说了许多好话,马轩老爷子管我们的饭,忙了一桌子。他求洛风啸做了一场法师,将儿子送去了阴曹投胎,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吃过饭,看他优哉游哉地坐到院子里晒太阳,我问道:“你把我找来,就这么闲着?”
“别急,等着。”他闭上眼睛打盹儿。
我就这么坐着,等到下午,有几个村民跑过来,兴奋道:“洛先生,你让我们帮们盯着地有消息了,就在村子后头。”
洛风啸跳起来:“走,咱们去瞧瞧。”
“瞧什么?”我好奇地跟上去。
村子后头有几座孤坟,茅草竖的老高,好久没有修葺了,有几只公鸡在坟头叫唤着。
洛风啸看了看,抓着茅草拔起来,一脚把坟头给踹塌了,说道:“这次村里出事,就是村长家里有人作祟,不想让大家过安稳日子。”
马轩拍着腿,“我想起来了,这里头埋的就是那***的家里人。”
这下可犯了众怒,洛风啸让人拿了狗血泼上去,用锄头把坟给扒了,从里面翻出来一口漆黑大棺材,被虫蛀的厉害。
棺材被太阳一照,从缝儿里往外渗黑水。
我喝住几个开棺的人,“不能开,这里头煞气太重。”
洛风啸拿出朱砂和符纸,当场画了几道符,贴到了棺材四面。噗嗤,从棺材里冒出几缕黑烟,恶臭熏人。我拿出一根镇魂香点上,驱散了恶臭。
几个大胆的村民拿锄头掀翻了棺材板,里头闪着绿油油的光线。

第21章 阴鬼

“喵,”一只黑猫从棺材里蹦出来,跑向树林里。我拍着胸口,还以为里头会跳出来一头僵尸呢。
“还想跑?”洛风啸拿着一根棍子,唰的将黑猫尾巴钉在地上。黑猫凄厉尖叫,眼神怨毒,它忽地一口咬断尾巴,唰的逃脱了。
“好畜生,真是心狠。”
“我想起来了,那晚我摸进村长家里时,就碰到了这只黑猫。”
“别急,它跑不掉。”洛风啸拿出黄纸折了一只纸鹤,吹了口气,纸鹤像是活了,悠悠地飞了出去。
我们跟着纸鹤,穿进树林,里面倒着几具尸体。
最近几天村子里很乱,村民魂魄归体,还很虚弱,洛风啸让他们先不要下地干活,多晒晒太阳,用公鸡血泡黄豆吃,多吃核桃和红枣。
马轩老头叫道:“是村长,他们一家子都死了。”
齐横逃走后,村长一家也跑掉了,没想到都死在这里。
几具死尸面容惊恐,身体变得干瘪,喉咙上有个伤口,像是被什么把血给吸干了。马轩老头紧张道:“是不是遇上黄皮子?怎么都死了?”
黄皮子就是黄鼠狼,经常钻进村民家里,它们只咬断喉咙喝血,还不吃鸡肉,很遭人恨。
洛风啸冲我努努嘴,我不情愿地检查了下尸体,说道:“是被鬼害死地,阴气还没散,连魂儿都没有逃掉,这是多大的仇。”
纸鹤往前飞,落在一个老宅子跟前,后面还有几座坟。
我叫道:“就是这儿,上次我在这里被那个女鬼给推进了鬼蜮。”
洛风啸道:“今天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嘿,谁让她惹到不该惹的人。”他招呼村民,牵着几条黑狗过来,驱着朝屋里闯进去。
汪汪,几条黑狗很凶猛,到了门口,上面垂落几根白丝,勒住了狗脖子。噗嗤,喉咙里***,狗头一下子就被扭断了。
“原来养了这么个玩意儿,”洛风啸上前,抓着白丝用力往外扯。
咔嚓,屋顶都在摇摆,尘土扑簌往下掉,像是有个大物在和洛风啸角力。他像是拔河,牵着白丝不松手。
“快点进去,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他拿了一张符给我,“这是破煞符。”
我急忙钻进去,屋内摆着老式的五斗橱,供着一尊恶鬼像,原来作乱的源头在这儿呢。柜子上还摆着白蜡烛,冒着青绿火苗,看起来鬼气森森地。
屋顶忽然落下两道白丝,朝我脖子卷来。
我急忙躲开,抬头看,就发现有一根毛绒绒的黑色节肢,还有几个恶心的眼珠子泛着绿光。它在屋顶爬动着,我开了天眼,一下子看清楚了。
竟然是一只黑蜘蛛,足足有脸盆那么大,阴邪污秽,难道又是寄鬼术?
“别愣着,把恶鬼像砸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洛风啸在外面叫道。
我急忙冲过去,一脚把五斗橱给踹翻,供品香烛滚了一地。拿起黑狗血,朝着恶鬼像泼下去。噗嗤,像是硫酸浇了上去,冒起丝丝黑烟。
恶鬼像变得狰狞起来,里头隐约还传来一声怒吼。
“何人如此大胆,敢损毁本王分身,我定要,”我掏出破煞符,贴了上去,恶鬼像马上四分五裂,啪叽摔得粉碎。
恶鬼像底部往下陷落,有了暗格,我伸手进去,掏出一本书,还有一块硬邦邦的黑石头,里头泛红,像是血丝涌动。
砰,屋顶承受不住,开始往下塌了。
我急忙往外跑,鬼蜘蛛啪叽掉下来,正好趴在我背上,几根利齿朝我脖子咬下来。我抓起胸口的香包,往它脸上丢去。香包里装着特制的药物,鬼蜘蛛闻了香包,像是喝酒醉了,行动变得缓慢起来。
有个人影从外面闯进来,挥舞桃木剑,噗一声刺穿了鬼蜘蛛的脑袋。他力气大得很,将那么大的蜘蛛整个丢了出去,拖着我往外跑。
我们刚到外头,屋顶轰隆砸落,整个都塌了,再晚一步就得被活埋了。
这会儿是大热天,阳光正烈,鬼蜘蛛被太阳一晒,顿时发出凄厉惨叫,浑身冒黑烟,四下里乱窜,不一会儿功夫,就被阳光晒得魂飞魄散。
四周的村民吓得脸色发白,小心问道:“洛先生,结束了吗?”
洛风啸看着纸鹤落在一处坟头上,说道:“还差最后一步,得把罪魁祸首给解决了。”
他让村民拿了铁钎过来,用朱砂在上面花了符咒,找了几个强壮的小伙儿,对着坟头往下***去。
铁钎***,坟里传出了野兽般的闷吼,还往外淌着黑血,吓得大家赶紧散开。
坟头鼓起来,然后炸开,从底下爬出三个身影,朝我们扑过来。这会儿是大白天,阳气正盛,鬼怪哪里还能猖狂,浑身被晒得冒烟。它们如此凶悍,不过是想要闯出一条活路。
我拿着灰药,撂倒了一个,还有两个被洛风啸给劈了。
他让众人把最大的那个坟头给扒了,里面拖出一具女尸,旁边还躺着个黑猫尸体。这女尸死了好些年头了,偏偏容颜如生,还带着红润,就是那晚推我的女鬼。
马轩老头叫道:“我记得她,这不是王知春吗?她可是村长的姑奶奶那一辈啊,我小时候见过,她可是村里的一枝花。哎呦,这多死了多少年,怎么尸体一点都没变啊。”
洛风啸努努嘴,“乖弟,去看她嘴里含着什么东西,拿出来。”
我有些不情愿,扒死人尸体太晦气了,洛风啸踢了我屁股一脚,我差点亲到女尸脸上。我捏着她的嘴,从里头滚出个绿珠子。
珠子掉出来,女尸马上变得腐烂发臭,熏得我差点晕过去。那只僵死的黑猫忽地蹦跶起来,嗖得逃进树林里头。
“这猫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动?”
“回去再说。”
洛风啸吩咐村民浇上汽油,把几具尸体给烧的干净,在老坟四周做了点布置,吩咐村民们轮流守着这儿,过上个一年半载,就没有事了。
“这是怎么回事?”到了薛老头家里,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哥为你忙活了半天,不知道先倒杯茶给我润润嗓子?”
我急忙给他倒了碗白开水,他吭哧着,竟然抱怨没茶叶,气得我差点翻脸。
“上次让你去抓只公鸡回来,你小子太不谨慎,被个女鬼给坑了。这女鬼有些本事,我没留神,竟然叫她给跑了。”
“骆县这么大,齐横偏往这里跑?村里家家还供着恶鬼像?哪有这么巧,我顺着往下差,意外发现了村长家有问题。”
“什么问题?”
“村长家姓王,祖上也是懂法术地,出身阴鬼派。这一派拜的是鬼王,练的是寄鬼术,都能对上号。齐横不知从哪儿跟他们搭上了线,就把这儿做了藏身所。”
“那个女人的尸体藏在坟里,平时用寄鬼术附在黑猫身上出来活动。她的尸体被毁,只能钻进猫尸逃生。”
“那她会不会回来报仇?”
“她被我的符咒伤了,肉身也没了,只能一辈子当只猫了,你不去找她,她就该烧高香了。”
我这才放下心,又有些希奇,“既然是懂法术,干吗躲在这个小村子里?”
洛风啸神色唏嘘,被我催促,才不情愿道:“六十年前,龙门派中兴,出了位了不得的人物,威压道门各派,被奉为道门魁首。他定下了新的规矩,炼尸和驱鬼都被打压,阴鬼派就此衰败,躲到这儿来了。”
我拍掌道:“死人讲究入土为安,玩弄尸体和驱使鬼魂都不是正道,这人有些手段吗?”
砰,桌子被洛风啸重重一拍,生气喝道:”你懂什么?世间万物阴阳相生,有日有夜,有生就有死。生为常,死为常,炼尸驱鬼也是道门前辈呕心沥血,堪破长生的手段,你懂什么是正道?”
我被他吓了一跳,洛风啸想来从容淡定,这次却气得脸都发紫。他许是意识到自己失态,摆摆手,“我不该冲你发脾气,对不住了,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
我急忙点头,该不会触碰到这家伙的伤心事了吧。
我试探道:“你的门派是不是也被打压,然后衰落了?”
洛风啸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只是道:“你跟我一起,恐怕也不会被道门正派容纳,这件事情了结,你要是想走,我不拦你。”
我挤出笑脸,“你这家伙脾气也太大了,我就随便说了句,你这么生气?开玩笑,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那么不仗义的人吗?火里来,水里去,你只管开口。”
洛风啸一声嗤笑,“你好好练习法术,把本事提升上去,别让我跟着东奔西跑给你擦屁股,就算是帮我忙了。”
我有些尴尬,呐呐说不出话。
他将经书抛给我,”这是阴鬼派的经书,里面有许多法术,你先跟着学。鬼寄术太阴邪,又没多大威力,你就别练了。等你打好基础,我再教你更厉害地。”
我点头,出了这么多的事,没有一技傍身,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对了,要是以后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阴鬼派的传人。有这颗碧颜珠,就能坐实你的身份了。”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深夜香铺》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看深夜香铺(李霖洛风)全本章节APP内在线阅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深夜香铺》,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小说推荐

深夜香铺全文阅读资源已出,小说作者文笔细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小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可以下载APP阅读啦。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