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阅读
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阅读

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阅读

导读:悬疑灵异小说——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完整版app内全文阅读提供给大家!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在线阅读:她的阴阳命,让她受了不少的白眼,长大后遭遇陷害,她为证清白,却在一路的探索中找到了更可怕的秘密……

小说介绍

悬疑灵异小说——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完整版app内全文阅读提供给大家!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在线阅读:她的阴阳命,让她受了不少的白眼,长大后遭遇陷害,她为证清白,却在一路的探索中找到了更可怕的秘密……

阴命引方白司空内容介绍

方白,你趟阴,问没问方青贵的老爹,那一万块钱的事情?”
我正坐在床上发愣,方神婆子忽然问了那一万块钱的事情,我不由地慌张了起来,偷偷伸手,将枕头下面的衣服内衬往里塞了塞。
“没……没来得及问……”
我很少跟方神婆子撒谎,就算撒谎,也不过是东跑西颠,一块五毛的小谎,这一次,可是一万块钱啊。
“没来得及?”
“是……是啊,师傅你不知道,这阴曹地府,一天要死多少人,这老头子天天的位置都不一样,我都得是一顿好找,我刚找到他,问了问他跟于赛花的事情,这时间就……就到了……”
我支支吾吾地说着,方神婆子沉默地看着我,我感觉得到,她不太相信我说的话。
“没事,后面还有机会,不过,现在方青贵被捕了,估计也回不来啦,假如你问到了那一万块钱,打算怎么做?”
“我……”

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试读

阴命引第十二章 方嘎巴之死
“师傅?师傅!”
方神婆子没在,窗户外面一阵阵糟乱的声音,我连忙起身出了门,跟着涌动的人群朝着事发地走去。
最终地点是方嘎巴家,这方嘎巴家就在方青贵家的后面,门口早已经围的水泄不通,我看见院子里面插着的大帆旗,知道,方神婆子正在里面做法。
“让一让,让一让,请给神明开路类,大家让一让!”
我装神弄鬼地大喊着,人们躲闪着给我让开了路。
其实,我很希奇,平时方神婆子做法,总要带着我去撑撑场面,可是这一次,她却没有叫我。
我挤进了院子里,看见了方神婆子和方守义,方神婆子穿的五颜六色的袍子,摇头晃脑地嘟囔着,方守义紧张地搓着双手,而方嘎巴的尸体,就仰面躺在屋门的门坎上面。
他死前,貌似想要挣扎着出门。
那姿势,看起来很难受。
方神婆子看见了我,微微不悦,但是也没有说什么,继续挥舞着自己的大袖子,哼唧着全部人都听不懂的调调。
我绕过方神婆子,走到了方嘎巴的尸体前,看见他的死相,皱起了眉头。
方嘎巴脸色铁青,仰着的脸显得更加肥大,像是肿了一样,嘴巴微张,牙缝都是乌色的,眼睛似睁非睁,看起来,死的很仓促。
“这人是咋死的,看这脸色,中毒了?”
我抬眼问了方守义一句,方守义紧张搓动的手忽然停下,慌乱地看着我。
“这货……这货吃了我昨天扔上房顶的除祟鸡,他是给邪祟害死的!”
“除祟鸡?”
我想起昨天傍晚那只浑身是血的公鸡,再看看屋内桌上锅子里面冷掉的鸡肉,院子里面,一个铁盆里,一滩鸡毛浸着血水。
“真是个守财奴!”
我不禁抱怨了一句,这方青贵跟方嘎巴的房子一前一后,两个人的屋顶都是连着的,那只鸡大概就是溜达着到了方嘎巴的房顶上,被方嘎巴发现,给吃了。
我都可以想象得到,方嘎巴发现鸡时的兴奋,他一定觉得,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看看他现在死翘翘的表情,真是嘲讽。
不过,假如让我相信,一只所谓的除祟鸡,能害死人,也有些困难。
再说了,让我相信的事情都算困难,某个人,自然是更加不肯罢休的。
“这是谋杀!锅里的鸡肉要留作证物!去镇上,叫警察来查案!”
喊话的人是方铭文,我无奈地笑了笑,看着他气势汹汹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查查查!查什么案?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方神婆在这儿呢,是吧神婆?”
方守义赶紧朝着方神婆求救,这除祟鸡是他扔上房顶的,他可不像跟方青贵一样,被抓走。
方神婆停下嘴里的念叨,幽幽地吐出一口气来,抬眼看向方铭文。
“铭文,这一次,你就算是报警,也抓不住凶手。”
“为什么?方婶,你不要跟我说这是邪祟作孽,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这些东西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我们方小屯的人不能再这么愚昧下去了。”
我一听方铭文这话,摆明了就是在拆我师傅的台,我伸手拽了拽他,谁想,这小子竟然甩开了我。
“大家听我说,方嘎巴肯定不是被什么邪祟,鬼神给弄死的,凶手一定有,想知道真相的,就跟我一起去镇上报警!”
我看着方铭文激动的表情,从亲眼看见于赛花和瞎半仙的尸体之后,他似乎,变得更加激愤了。
面对方铭文的召唤,没有一个人回应。
“方铭文你小子是不是没爹娘管教了,自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是吧?”
方守义看方铭文坚持要报警,有些坐不住了,上前薅拽住方铭文的衣领。
“村长让你给搞到监狱出不来了,你现在又要搞我是不是,难不成,你一个毛儿都没有张齐的小屁孩儿,还想当村长不成?”
“我呸!方小屯的村长要都是你们这种货色,早晚得玩完!我才不屑于当什么***村长,方小屯我也不待了!”
方铭文说着,甩手想要甩开方守义,可是方守义根本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来来来,把这小子给我锁起来,各位村民,他要是报警,以前我们动私刑的事情,那些警察都得给我们算在头上,你们要是不想出事,就把这小子看好!”
本来别人不打算动的,一听方守义这么说,想起村长被带走这么久也没回来,心里害怕,纷纷上来禁住了方铭文。
“哎哎,你们干啥?你们别……”
我想上去阻拦,可是根本不可能,方铭文被这些人扭拽着带了出去。
“你们这是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是犯法的,放开我!放开!”
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方铭文被拽走,惊恐地回头看向方神婆子,她倒是一脸的淡然。
“师傅,咋办啊?方铭文他……”
“屯子不太平了,这样对他,也许最好。”
方神婆子说完,拔出帆旗,自顾自地朝着方守义走去。
“村长,法事完成了,尸体照理下葬就好,不要耽搁,这法事的钱……”
“哦哦,钱,好说,好说。”
方守义一听方神婆子叫自己村长,激动地赶紧从兜里掏出了五十块钱,塞给了方神婆子。
“我们走!”
方神婆子收了钱,回头叫了我一声,我最后看了一眼方嘎巴的尸体,急急地跟着方神婆子离开了。
“你晚上趟阴,随便溜达溜达就回来,不要找方嘎巴。”
一回到家,方神婆子就嘱咐了我一句,我一惊,这原本心里还想着,午夜趟阴的时候找方嘎巴唠唠嗑呢,要是他不能说话,就说明真的有人害死了他。
“哦,知道了,不过师傅,你说,方嘎巴死了,他也没爹没娘没孩子的,他那十万块钱,给谁啊?”
方神婆子听了我的话,愣了一愣,微微蹙起了眉头。
“连你都这么快想到这十万块,那屯子里面其他的人,就更不要说了,当真,是太平不了了,方白,你想救方铭文不?”
方神婆子的话真是驴头不对马嘴的,转变话题有些太快,让我摸不着头脑。
“救?您不是说,他被锁起来最好吗?怎么现在又想让我救他了?”
“方铭文说,他不想呆在方小屯了,要是师傅帮你救他出来,你就拿上方青贵的一万块钱,跟方铭文一起离开方小屯吧。”
又一次旧事重提,让我感觉,方神婆子像是要把我从方小屯赶走一样。
“为什么呀?您为什么一直想让我离开方小屯?是不是觉得养了我十八年,早就觉得累赘了,之前不好意思说,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赶我走?”
方神婆子沉默,表情显得有些凝重,却不解释。
而我熟悉的方神婆子,在我从前要是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话,肯定一扫帚就甩过来了。
可也就是因为她没骂没打,我开始觉得,也许自己正巧就说中了她心里想的,这么想着,心里开始气恼了起来。
“想赶我走就直说,我也不是一定要赖着你的,你把我养大,可是这些年我午夜趟阴也没少帮你挣钱,算是扯平了,我现在就出去,不碍你的眼!”
我怒吼,火气直冲脑门,转身朝门外走去。
“你给我站在那儿!”
就在我的脚马上要踏出屋门的时候,方神婆子一句低喝,我立马定在了原地,火气什么的,都不如我这颗敬畏方神婆子的心。
十八年,方神婆子虽然跟我从不亲密,但是她对我好,我是知道的,这种不冷不热,让我对她又爱又怕。
我背对着方神婆子,气的呼呼喘气。
方神婆子慢悠悠地绕到我的跟前,我害怕地躲闪她的目光。
“有很多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方小屯从方青贵老子尸体消失的那一天,就不会太平下去了,让你离开,是为了你好。”
“为什么不太平?就因为方嘎巴紧挨着也死了?以前屯子里发生死人的事情,我们又不是没见过,我打小就跟着你,你让我走,我能去哪儿?”
我抬眼委屈地看向方神婆子,方神婆子紧蹙眉头,显得也很纠结。
“去哪儿都行,只要离开方小屯。”
“到底是为啥啊?师傅,是不是跟你说的妖孽有关,方青贵的事情,还有方嘎巴的死,您是不是知道什么,告诉我不行吗?”
我很确定方神婆子一定知道什么,可是我不知道,她到底知道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事情。
“行了!”
方神婆子忽然莫名其妙地怒了,我惊愣。
“让你走不单单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保全屯子里面剩下的人,这一切的灾难,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
我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不要相信,这不过是方神婆子想让我离开的借口罢了,可是委屈的眼泪还是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
“没错,假如你继续留在方小屯,屯子里面的人,都会难逃厄运,所以方白,你走吧,离开吧。

阴命引第十三章 人为财死
“干嘛呢!干嘛呢你们!都给我住手!”
正在我跟方神婆子僵持的时候,忽然闻声门外一阵阵奔跑的人声,还有方守义焦灼嘶喊的声音。
方神婆子没有犹豫,转身朝着门外跑去。
我傻愣愣地,不知道什么情况,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也跟着跑了出去。
屯子里面的村民,都像发了疯似的,一个个拿着铁钎和锄头,朝着方嘎巴家涌去,在方嘎巴的院子里,屋子里,往返刨腾。
“都给我停下,你们是要反了!”
我远远地看见方守义气喘吁吁地想要阻止村民,可是根本没有一个人听他的。
这方嘎巴今天早上才死,还没到晌午呢,家就已经被拆的零零散散,地面全部被刨开,炕被拆掉,就连茅厕都没有放过,人们拿着长长的木棍,在沼气池里面搜索着。
“钱!”
忽然一声叫喊,在院子里面搜索的方寡妇,在灶炉的柴火里面发现了十块钱,忍不住激动地叫喊了一声。
这一叫可好,一堆搜寻无果的人,都一窝蜂地朝着灶炉这边涌了过来。
“不行,这儿是我先发现的,发现钱也是我的钱,你们滚开!”
方寡妇一看这么多人过来,奋力阻拦着,可是这群人都为了钱红了眼,将放寡妇推搡在地上,不管不顾地踩踏上去。
“人!人还在下面呢!”
我一看方寡妇被人群沉没在了地上,想要上前劝阻,方神婆子一把拉住了我。
“你干什么去?你也去送死吗?”
“我……”
我欲言又止,因为方神婆子说的没错,这群人,大致已经是疯掉了,我假如上去阻拦,怕是也要被无情的踩踏在脚下。
我揪心地看着从人群脚下伸出来的一只手,那只手无力地微微晃动,带着一点儿血色。
“没有,钱没在这儿!”
“钱呢!方嘎巴的十万块钱呢?”
人们将灶炉也拆了,柴火堆翻了一个遍,除了方寡妇发现的那十块钱,再没有一分钱出现。
暂时清醒的人们从这里散开,露出了躺在地上,已经被人践踏的满身血污,了无声息的方寡妇。
我看着方寡妇略有姿色的脸,已经被踩成了面目全非,鼻子耳朵嘴角都渗着血,身上灰土遍布,像是被车碾压过去一样。
人们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又各自去寻找那笔意外之财去了。
没有人愿意多看方寡妇一眼,也没有人愿意停下。
“疯了疯了!你们都疯了,不回去好好种地,想要侵占村里的财产,我告诉你们,就算你们找到了那十万块钱,也得给我交上来,你们不能……哎呀!”
方守义正说着,忽然被人一铁钎打在了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注,捂着脑袋惊恐地回头。
打他的人,是村里的痞子,叫方大年。
“你他娘的真以为自己是村长?谁给你封的官?方嘎巴死了,他没爹没娘没老婆的,钱自然是谁找到就算谁的,你别在这儿给自己戴高帽,该不会,方嘎巴那十万块钱是你偷偷藏起来了吧?”
方大年眉眼一横,背着铁钎怒视方守义,方守义害怕地连连摇头。
“没有啊,我没有啊……”
“老子不管啊,要是找不着,老子就去你家找,问你婆娘去!”
方大年无赖地笑了笑,背着铁钎招呼着他的小弟朝外走去。
“方嘎巴这丫贼的很,六子,跟哥去他家祖坟看看去,我先说好了,谁也别跟来,谁来我弄死谁!”
“给我站住!”
在我身旁一直沉默的方神婆子忽然开了口,我惊愣,这方大年可是不好惹的,鬼神不信,连自己的老子老母也不心慈手软,平常都在镇上瞎混,这大概是听说了方嘎巴的死,惦记那十万块钱,所以拉着自己的小弟六子,赶着从镇上回到了方小屯。
“师傅……”
我小声地喊了一句,希望能阻止方神婆子冒头,可是已经晚了,方大年回头,不悦地盯着方神婆子。
“你想咋的?”
“年轻人,死者为大,你为财做些猪狗不如的事情我不管,可是村里的丧坟白事,归我方神婆子管,你要是为了钱,去刨别人家的坟头,我方神婆子绝对不答应!”
方大年一听方神婆子的话,直接逗乐了,冷笑一声,斜眼看向方神婆子。
“你不答应?你不答应能怎样?我就要去刨坟,你拦我啊,你信不信我顺带着,让你跟方嘎巴他那个死老爹一起合葬啊?”
“你放什么屁!”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方大年辱骂方神婆子的话,不由地回了一句,回完,我这心里头开始有些后悔了。
“呦,这不是方白妹子吗?几年不见了,长得是越发水灵,不比镇上的那些浓妆艳抹的骚娘们儿弱,要不,等哥找到那十万块钱,你跟哥去镇上逍遥快活去!”
“你!”
我生气却不敢再说什么,方神婆子拉我到她身后,自己上前几步,走到了方大年的跟前。
“方大年,今日我方神婆子不拦着你去刨坟欺魂,但是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的,刨人阴穴,是天煞的罪孽,必遭天谴报应,你要是不信,就去刨。”
方神婆子背对着我,我看不清楚她此刻看着方大年的眼神,可是方大年刚才嚣张的气焰似乎冷却了下来,微愣地盯着方神婆子,好一会儿。
“大哥?大哥你该不会被这个老婆子给糊住了吧?”
站在方大年身旁的小弟六子晃了晃方大年,方大年次啊回过神来。
“***,你个死老太婆,想糊我?没门儿,今儿个,我刨定方嘎巴的祖坟了!”
说罢,方大年扛着铁钎,大摇大摆地朝着地里坟田走去了。
“说不定那方嘎巴真把钱藏到他爹的坟里面去了。”
“家里搜遍了都没有,八成是,我们一起去看看,不能让方大年自己一个人占了那十万块钱是不是?”
单枪匹马,自然是没有人敢去招惹方大年这个痞子,所以人们为了自己心头的那点儿私念,开始互相煽动,蜂拥地朝着坟田方向走去。
方嘎巴的家,总算是在一片狼藉之中恢复了暂时的宁静。
方寡妇孤零零地躺在尘土之中,像极了一个假人,被压扁的假人。
“过来搭把手,把尸体入土为安!”
方神婆子冲着捂着流血脑袋的方守义喊了一声,方守义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之中回过神来,闻声方神婆子叫他,愣愣地看向她,一动不动,看来,是被吓得不轻。
“我来吧,师傅。”
我上前,弯腰刚碰到方寡妇的腿,却被方神婆子给推开了。
“你别动,现在方小屯乱成什么样子,你都看见了,人……死的越来越多,你还觉得,这一切,都只是意外吗?”
我微愣,看着方神婆子看我的目光,开始了自我怀疑。
“可是师傅,这一切跟我没有关系啊。”
方神婆子欲言又止,但是最终,她没有接我的话,瞥眼看了一旁的方守义一眼,自己拖着方寡妇的尸体朝外走去。
我看着方寡妇的尸体拖在地上,在土地上划出深深的痕迹,而在不久之前,这个女人,还花枝招展地坐在自己的小卖部里,卖着我最爱吃的芝麻糖。
可是……这一切,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站在坟田边上儿,看着地里热闹的画面,一边,是一众人围着方嘎巴的祖坟地界儿,大吵大闹,甚至动手,尘土飞扬,骂声不断。
另一边上,是方神婆子为方寡妇堆砌的孤坟,她是寡妇,入不了祖坟,也进不了他男人的坟,只能随随便便埋下去,一个坑,一堆土。
方神婆子似乎看不见身后的嘈杂不休,她自顾自地在方寡妇坟前跳着超度亡魂的仪式,就像她说的,别人信不信,她自己信,她从来不骗鬼神,每一场法事,都跳得无比仔细认真。
“师傅!”
我喊了方神婆子一声,可是,她像是没闻声一样,没有理会我。
我忽然觉得,好没意思。
从前的那十八年,这个屯子,虽然愚昧,但不至于无情,跟着方神婆子,我觉得一辈子胡胡闹闹的过着,也算是有趣,可是现在……
“我答应你,我离开方小屯!”
我又喊了一句,这一句,方神婆子闻声了,她停下,抬眼看向我,在尘土飞扬的凄风之中,我竟然觉得,她眼中透着凄凉和不舍。
我说完,转身走了,我要去找方铭文,跟我一起去镇上,打钥匙,拿了方青贵老爹的那一万块钱,浪迹天边去。
我拎着一根木棍朝方守义家走去,这棍子,是给猪搅和饲料用的,实心趁手,好用。

更新日志

1、新增阴命引完整章节阅读,
2、新增阴命引小说阅读资源

推荐理由

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凭借细腻又流畅的文笔,跌宕起伏的剧情,扣人心弦的情节,深受读者欢迎!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阴命引(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进行阴命引(方白司空小说)完整版app内全文阅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阴命引,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