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竹马有毒(江月儿顾敬远)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重生之竹马有毒(江月儿顾敬远)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重生之竹马有毒(江月儿顾敬远)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大小: 1.33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0-04下载: 0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竹马有毒完整章节阅读,江家上下共三层砖木混制的楼房,除了外墙用的青砖,小楼里各个房间均用柏木板隔开,只要在这个小楼里不刻意避人说话,欢迎体验重生之竹马有毒(江月儿顾敬远)完整版全文AP

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竹马有毒完整章节阅读,江家上下共三层砖木混制的楼房,除了外墙用的青砖,小楼里各个房间均用柏木板隔开,只要在这个小楼里不刻意避人说话,欢迎体验重生之竹马有毒(江月儿顾敬远)完整版全文APP内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江月儿就做了一个关于长大后家破人亡的梦,于是小小年纪的江月儿每日思考的都是,如何把罪归祸首顾敬远赶出家门的方法!

章节试读

第四章 他才是该哭的那个

又落了五六场雨,直到端午节的前两日,江家小院里才断了前头日日飘出的袅袅药香。
鼻子灵的邻人们便都知道,必是江家先时收养的小女婿大安了。
几个妇人抓把花生干果倚门说话:“江家真是舍得,一个快要病死的孩子也拿出这许多银钱给他治病。当家的胡乱使钱,江家娘子也不说劝劝?”
“可不是,看江家娘子平日连根钗都舍不得买,倒舍得大把银子送给外路人使。”
闲话刚起了个头,江家小院的门吱哑开了一线,一颗梳着双丫髻,一边丫髻上插着一个红绢花的圆脑袋从里探出来。
一个叫钱玉嫂的妇人笑着同她打招呼:“月丫儿出来玩了?”
江父是县衙书办,听说最近颇受县尊重用,邻人们见着这一家人,俱是客气得很。
江月儿只顾得上稍一点头,她目光严厉,看着自己手中捧着的大海碗,仿佛抱着什么稀世奇珍,紧张而肃穆地走到石板路正中,将那碗黑乎乎的东西往地上一倾——哗啦啦,一大碗还冒着热气的黑药渣全倒在了石板路上!
江月儿如释重负,一喜悦险些把大碗扔出去:“小弟,我说过很简单的。你快出来,快多踩两下药渣,就不会痛痛了!唉呀,你快出来呀!”
踩药渣是杨柳县民间习俗,病家最后一碗药渣往往会倒在大路中间,让病人和过往行人踩踏,疾病便会很快被被人气赶走,再不返转。
不过,小弟?
几个妇人不约而同住了嘴,看江月儿从门里扯出个穿青布小褂,梳桃子头,垂着脑袋的小小子。
那小子细弱弱一小条身板,扭着手脚不大情愿地被拽到石板路中心,不发一辞。
江月儿不以为意,如一颗大丸子一样在那一地的药渣上蹦蹦蹦跳了好几下,又笑着来拉他。
小子大约也明白自己这回逃不掉,不待江月儿再来抓他,赶忙站到药渣上,草草跺了两下又跑下来站得远远的。
江月儿不大满足,不过,还是伸出五根胖胖的手指在他身上连弹数下,嘴上嘟哝着“瘟娘娘请回吧,瘟娘娘别来啦”。完成这一系列仪式后,拽了他就往家里跑。
钱玉嫂忙吐了嘴里的瓜子皮,唤她一声:“月丫儿,这是你——”
她原要问这男娃是不是江家新领回家的“小女婿”,想到江父那总戴得一丝不苟的书生巾,不免多了一分端正:“这是你家的亲戚吗?”名份未定,还是不要在这上头开玩笑的好。
“嗯,”虽则极少出门,江月儿却是个不怕生的小姑娘,她拉着手里的“小弟”,挺着小胸脯,向看热闹的几人介绍道:“钱嫂嫂,这是我弟弟,他叫杜衍。”
姓杜倒可以理解,江家要招的小女婿,若是跟女儿一个姓,岂不叫人误会这孩子是被抱养来继续家业,跟女儿抢家财的嗣子?妇人们好奇的是,为何叫小弟?不是说这孩子出身来历不明,江家是怎生认定这孩子比他们家女儿小的?
因时人招婿偏好女小男大,有其他人便问了:“月丫儿,你怎知道他,衍哥儿是你弟弟的?”
江月儿的小胸脯便又挺高了些,这是她近来的自得事,她正愁家里不够她炫耀呢!自己拿手指比划个蔑片宽窄的长度,可自豪了:“我比小弟高那么些,当然我是姐姐啦!”
“噗!”
妇人们皆掩嘴笑了:果真是孩子说的孩子话!
这两个孩子除了一胖一瘦外,分明一般高矮。想是小丫头为了当姐姐,强把男娃说矮了。
妇人们笑嘻嘻地,也不说破,有人笑着逗杜衍道:“衍哥儿怎地不抬头?莫不是臊了?”
江月儿原也笑呵呵地美着呢,忽然闻声身边人抽了下鼻子。
她脸色一变:糟糕,“小弟”最不喜欢人家说他矮了!她怎么又忘了!
江月儿紧张地转头,果真见杜衍垂着头,嘴巴微抿,不必看脸色,就知道他不喜悦极了。
江月儿苦了脸:这个弟弟可不好哄哩!
她转转眼珠,看见斜街大桑树下有几个穿开裆裤的孩子趴在一处斗草,顿时把出门前阿娘的交代抛到了脑后,拉着杜衍跑过去:“衍哥儿,我们来玩斗草吧!”一时还真不敢再叫“弟弟”了。
垂着的小脑袋抬起片刻,想起现在还在生气,忙又垂下:他才不是弟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肯定,自己肯定比这小丫头大!
杜衍一抬头,几个一直暗暗打量两个孩子的妇人便是一惊,交换了个眼神沉默下来:刚刚孩子低着头,她们第一时间没发现,这孩子的右颊上一块红里带紫的大痂,乍一看上去,好不怕人!若是痂以后还好去,若是胎记……江月儿没看到杜衍的小动作,但她知道,弟弟醒来之后,什么事都不记得了,如今正是对一切没听过见过的事好奇的时候,当即大包大揽道:“你不知道斗草是什么吧?我来教你!”
没做梦之前,江月儿与十里街前后的孩子们也是熟惯的。看见是她,还有个梳小鬏鬏的小丫头咧着豁了颗牙的嘴招呼她:“月丫儿,你阿娘愿意放你出门跟我们玩了?”
江月儿脸上的笑顿时一滞:险些忘了,她出门时,可是跟阿娘保证过,踩完药渣就回家的。要是被阿娘知道……还不待她生出退意,一根细长的白茅草放到她手中。
杜衍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三四根草茎,轻声道:“我看这根草一定行。”
江月儿乐了:“那你先看着,我斗一次再给你玩。”衍哥儿跟她说话,就是不生气了。
杜衍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在她身边站定。
看江月儿一边招呼了几个小娃来斗草,又问两个眼生些的男娃:“你们两个是谁家的?我怎么没见过你们?”
那两个男娃一身锦衣,身边围着几个穿青衣的成年男子,一看便是与十里街其他人家的孩子是不同的气象。
“他们是前街柳爷爷的外孙,就是拎大茶壶的柳爷爷。这是严大郎,那是严二郎,他们今天跟他们父亲来看他们外外。”豁牙小丫头抢着答道。

第五章 姐姐

还没赶到现场,杜氏就听大桑树下江月儿那快要响彻云霄的嚎哭声。
她险些没认出那个撒手撒脚坐在人家男娃身上,哭得直打嗝的小脏娃是她一向乖巧干净又漂亮的女儿!
杜氏立起眉毛问杜衍:“这是怎么回事?!”
他比江月儿的情形好上一点,但那身簇新挺刮的青布小褂也被扯得皱巴巴的,破了条口子。此刻他正乌着只眼睛,单膝顶住严二郎的背,将他牢牢压在地上。
几个男仆妆扮的男人围着几个小娃苦着脸“几位祖宗,别打了!”
还有人挽起袖子预备冲上去,现场那叫一个乱!
严二郎现下又像只被钉在案板上的绿青蛙了,他身子动不了,便乱划手脚,梗着脖子道:“你们都不许上来!”满嘴的污言秽语“小贼囚,***养的,有种你放开爷爷!”
“啪!”
杜衍一掌打得严二郎闭了嘴,方起身面向杜氏,尚未开口,江月儿已经扑上来,口齿不清地先告了一状:“阿娘,他们骂我,骂弟弟,阿娘,哇,他们是坏人——”
杜氏:“……”所以真不是女儿主动欺负的人家?
两句话功夫,严家也来了人。
隔了老远,杜氏便闻声有人在嚷:“让爷爷看看,是哪个王八小崽子敢打我儿子!”
杜氏眉心一跳,严家二小登时来了精神:“爹,就是他们俩打的我和弟弟,你快帮我们报仇!”跳起来一左一右将个穿枣红绸衫的雄壮汉子围住。
那汉子根根虬髯如钢针立起,不必十分作态,便是威风无比。
他眯眼将这娘三个一瞧,迟疑片刻,点着江月儿和杜衍确认一遍:“是他们两个?”
严家二小点头答是。
杜氏看见那人浓眉微皱,须发怒张,只觉一股煞气扑面而来。
她将女儿往身后揽了揽,杜衍则十分乖觉地站到了她身边。一大两小站在这大汉面前,活像三只待宰的小鸡。
杜氏心中惴惴,打叠起十二分精神护住两个孩儿。却听那人口中“嗐”了一声,扬起手,头也不回地一掌一个,将两个儿子打得一个趔趄,大骂道:“叫个小丫头打得哭爹喊娘,还好意思找老子报仇!还嫌不够丢人?滚回去!老子没生过这等怂蛋窝囊废!”
杜氏:“……”
严大郎不愿意就走,犟嘴道:“要不是那胖妞偷袭,我才不会被她打到!”大汉踹了他一脚权作回答。
严家二小看来在家是被当爹的教训惯的,大汉连踢带打地,那两个小的瘪着嘴愣是不敢哭,只垂着脑袋蔫哒哒跟着他往回走。
杜氏呆了呆,终是过意不去:她刚刚看得真真的,严大郎鼻子还流着血,这伤显然是被女儿打的。更不用说严二郎,小脸上像打翻了油酱铺子似的,那也是她家的锅……苦主不提,她是不好意思装作忘了的,赶忙喊了声“严老爷且住”,向他行个万福礼,委婉地致了歉,最后表达了愿意赔偿孩子医药费的意愿。
那严老爷先时被杜氏叫住,只偏了下头,眼中尚有三分凶光,待听完杜氏的话,神色已是缓和不少,道:“这两个小子皮实得很,些许小伤,夫人不必大费周折。”又抱住拳头,还了杜氏一礼,拎着两个儿子快步离去。
杜氏阻之不及,再看自家两个还没顾上处置的埋汰孩子,只得暂且作罢,思量着待丈夫晚间回来,再让他去前街柳家一趟。
…………
酉时末,踩着最后一道晚霞,江栋坐着乌篷船到了家。
衙门里这些日子丈夫一直忙到这个点方归,杜氏闻声江栋与船家说话声,将灶上温着的饭菜一样样端出来。
最后一样水晶肴肉上桌时,江栋正好推门进屋,笑问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夫人如此设宴款待小生?”
饭桌上两荤两素加个鲫鱼汤,即使江家人一向在吃喝上舍得花钱,这一顿饭对江家而言,也是相当丰盛,甚至是奢侈的一餐了。
杜氏瞟他一眼,摆好碗筷,一语不发。
江栋接过酒壶,片刻,觉出一丝不对:“怎么了?孩子们呢?”
因江栋近日时常晚归,杜氏心疼孩子脾胃弱,不禁饿,往往做好饭菜后另外留出一份让他们先吃。但江栋回家时,江月儿是一定会跑出来跟她爹撒娇的,现在他都进门好一会儿了,女儿缩在二楼的书房,也没出一声,可不是不对劲?
杜氏闷闷道:“我今日打了月丫儿,”略顿一顿,又道:“还有衍儿。”
江栋差点没把酒倒在桌子上,忙问:“可是两个孩子调皮了?”
闻声江栋这样问,杜氏才放开了一些。
丈夫多疼月儿她是知道的,自她出生起,不止没往她身上加过一根指头,但凡她皱一皱眉头,丈夫就恨不得为她摘星星揽月亮。这一回,她也是怕等丈夫回来后,月丫儿有了护身符,才在他回家前抢先下了手管教。

更新日志

新增重生之竹马有毒全集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重生之竹马有毒》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竹马有毒?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重生之竹马有毒》,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碰到手机不答应安装此类言情小说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小说推荐

重生之竹马有毒小说作者文笔细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小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