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免费全文阅读(夏小麦刘星辰小说)
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免费全文阅读(夏小麦刘星辰小说)

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免费全文阅读(夏小麦刘星辰小说)

大小: 1.48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05-13下载: 52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今天小编给大家共享一部很好看的小说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男人话似乎骂的不仅仅是自己,连带自己的母亲也骂进去了,跟安桥一行人是亲姐妹那是可以肯定的,究竟安氏就算那般闹腾,却终究没有说过这件事情..........喜欢的小伙伴们APP搜索空间

今天小编给大家共享一部很好看的小说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男人话似乎骂的不仅仅是自己,连带自己的母亲也骂进去了,跟安桥一行人是亲姐妹那是可以肯定的,究竟安氏就算那般闹腾,却终究没有说过这件事情..........喜欢的小伙伴们APP搜索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免费全文阅读

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全文内容介绍

倒是隔三差五有着人布施,死亡也是出现最少的存在,朝堂内的救援下来了,倒是让不是难民都松了一口气。

四面围的难民有发生过抢劫的事情,不过很快让当地居民给***了下去,因为你若动手抢,便不会在给半点,平乡村也乱过几次。

当日安心还差一点见血了,不过最终也平息了下来,难民越来越多,这世道越来越乱,就算此刻平乡村内的村民们,也不由自主的心快乱了起来。

是夜安心真入睡着,却忽然感觉到有着什么东西在寻自己,下一秒清醒过来后便往不远处走去,那月光下的森森,来到了这湖边看着偌大的父水,此刻却早已经变的干枯了起来。

下一秒那湖内便传来一阵阵的光线,见此后这安心微微一愣,下一秒便跳下了那湖内,鲤鱼精又出现了,在安心四面围转悠着,不过神情却不好。

“你找我有着什么事情?”看了看这鲤鱼精后,安心微微一愣,下一秒衣服就被咬住,一个水泡出现在其中,很快整个人便被拉扯道不远处。

在跟着这鲤鱼精往前游荡的时候,她发现这水中的鱼越来越少了,下一秒便来到了这湖底深处,这地方自己一直都没有来过,仿若是海底龙宫一般。

下一秒安心便游荡了过去,只是这地方有着一定性的破旧,四面围都弥漫着死气,当安心走进去的时候,仿佛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四面围一瞬间点亮了。

看了看这四面围后,安心便往不远处走去,那是一个镜面,水镜的镜面,下一秒便往里头看去,很快却看到这里头出现了人影。

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全文小说试读

看到了这画面内有着一个***浪秀发的女子,一袭黑色的工作服,脚上踩着那长长的高跟鞋,嘴角上钩挂着笑意,却是那般的让人冷漠。

她看着那女子为了自己的权利一点点的用尽手段,让人背叛背叛别人,让人利用在去利用别人,一次次的较量一次次的输一次次的赢,终于爬上了自己想要的位置上。

只是那时候却早已经众叛亲离了,接下来的画面女子喝了酒,一个人走在这大街上,出现了几个小混混,女子先是对其一笑。

那笑靥如花的模样看到对方呆愣了起来,下一秒便提起脚狠狠的踹了过去,转身便快速的跑了起来,只是下一秒却掉入了那坑内,再一次醒过来却来到了这世界内。

得到了空间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画面右转而过,此刻便是一个夫人流苏的秀发,大着那肚子在四面围跑着,而此刻身后还有着什么的在追赶。

下一秒这夫人便躲在一次平民家,在哪里生下了孩子,然后将那孩子语气调换,而此刻这被调换的怀中,便一直在这平乡村内长大。

至于那被调换的怀中,也一天天的长大,这孩子便是药弘,看到这一切后安心微微一愣,下一秒便是这秦忆寒,在京城内的事情。

“你当真不娶?”此刻这大殿内,秦忆寒便跪在那其中,夏皇看了看这秦忆寒道,语气有着说不出的强硬,而此刻这秦忆寒见此后,便抬起头脸色一如既往。

“臣早已经有了婚约者,臣今生今世要娶之人,也只有可能会是她,”此刻这秦忆寒便道,而当夏皇听到后,眸色一眯,看了看这秦忆寒。

“你可知道,你此刻这是以下犯上,此刻朕的女儿哪里不好了,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平民?”此刻这夏皇便道,对于夏皇的话,众人都是不可否认了起来。

得去在他们的心目中,公主自然要比其他人金贵很多,而此刻这秦忆寒却笑了笑的摇了摇头,“皇上你说的很不错,只是皇上在好的,终究好不过自己心中的,对我而言天生的仙女也不如她好,我喜欢的人独她,最好的人亦是她一人,非我心中之最,纵使身份尊贵万千,依然不过是镜花水月虚的而已,”

此刻这秦忆寒便无畏道,“因为喜欢所以喜欢,因为爱了所以爱了,对于我而言,喜欢的人才是最好的存在,”

“那此刻你是打算为了你心中之最,要抛下此刻的荣华富贵?”下一秒这夏皇便又道,听到这话后,安心便看到这镜像内的人,抬起头对着这夏皇说了些什么?

只是却听不清楚人影表消失了,下一秒安心看到了另外一幕,整个世界内,在一处地方那树木不断被砍伐,而此刻四面围都变的光秃秃的存在。

下一秒那山林崩塌了起来,大水泛滥成灾,而后便又一转而过,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此刻这干旱来袭,四面围的一切都仿佛被那干旱给笼罩着一般。

下一秒一道光线将安心笼罩在其中,然后仿佛听到了声音,“交出?”交出什么东西?是啊交出什么东西?

“空间吗?”空间为什么要交出来?“空间内有着本源,可以让这干旱复苏,”空间本源?

安心的嘴中喃喃道,神情有些迷茫,下一秒便看到了很多,人形中的不断死去,四面围的人不断倒下,这干旱仅仅是一年而已。

此刻这大地早已经颗粒无收,逃难的人越来越多,贪婪的人形越来越乱,犯罪越来越升级,乱一切都仿佛要在混乱中爆发一般。

小孩的哭啼声,妇女的落泪声,一切切都在那眼前上演,那为了一口水争抢个头破血流,为了一口饭杀人的也有,“大地本源缺失,干旱一次次来袭,这一次过后,下一次的干旱便会是五年后,”

看到这干旱还要熬二年,而下一次却是五年后,安心眸色内顿时一闪,下一秒整个人便被笼罩在那光线内,喃喃道,“无所谓,空间而已我给你,对我而言我得到的,远远比这空间要来的幸福,我要的东西得到了,此刻这东西给你,”

下一秒一道光束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很快这安心便看到了,这画面内的一切,她在摔下这坑内的时候,灵魂飘荡了出来,然后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看到了一团光线,下一秒便伸出手摸了过去,然后整个人就被吸入其中,在醒过来她早已经是二丫了,“原来那就是本源之地,我的空间是在哪里得到的,然后才被拉扯来到了这个世界内,”

下一秒安心感觉自己整个人越来越累,然后便昏迷了过去,下一秒那手中出现了一个蝴蝶印记,而此刻这空间一瞬间的缩水,独独留下原本装有物资的地盘大小。

一条长长的河道出现在这平乡村内,下一秒便贯穿了无数山脉,全部人都成梦中惊醒了过来,很多人便看到这地面上,忽然出现了河道。

夏国内仿佛都陷入了震动中,而此刻这空间便独独留下二百平方而已了,而此刻这灵泉也被留了下来,只是这水却少了不少。

“小心丫头……小心丫头……”仿佛有着什么人在叫自己,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安心睁开那沉重的眼皮看了看对方,下一秒就看到这秦忆寒一脸担忧的抱着自己。

“小心丫头你没事情真是太好了,”此刻这秦忆寒一看到安心醒过来后,顿时便喜出望外道,刚才自己赶回来的时候,就打开这女人躺在那湖面。

而此刻这湖边还出现了一条长长的河道,连接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下一秒天空雷鸣闪电然后大雨在一瞬间落下了,见此后这秦忆寒便看向怀中的人。

“寒我的空间似乎消失了,”然后便靠在这男人的怀中,只是那语气内虽然虚弱,却也没有听出多少后悔来,而此刻这秦忆寒微微一愣。

“傻丫头没有了,就没有了,我一样可以保护你,”说着便抱着安心回去,此刻下雨了全部人都在喜悦沸腾着,而此刻这安心便靠在秦忆寒的胸口上。

“寒你知不知道?我来到这里后,一开始虽然很苦很累,不过我的心却似乎活了过来,这辈子有了你,有了家一切都好,对于我而言,整个世界都不如你们,此刻世界送我你们,我也送他们一个礼物,寒我们成亲吧,空间是我来这里的契机,也许我来就是为了还这空间的,空间牵引我而来,此刻我还了……”里面的话秦忆寒没有在听清楚了。

因为安心在说着说着的时候,便沉沉的睡了下去,前世她做过很多很多错事,也干过不少坏事,英年早逝这是自己的报应,而此刻她却不想,她会努力去做好每一件事情。

今生她要的很少,没有钱也没有权,仅仅是想要一个暖和的家,对于钱与商业而言,不过是身外物,因为喜欢所以才会是做,而此刻这身边的人,才是自己最重要的存在。

听到这安心的话后,秦忆寒微微停顿了一下,下一秒便勾起嘴唇,然后便抱着对方离开,“恩,我们成亲,明日我就下聘礼。”

空间消失了无所谓,只要此刻她不消失那便好,此刻他要的不多,自始至终都不过是怀中的人,所以此刻只要她好好的,一切都无所谓了。

因为下雨了,此刻喜悦的人不仅仅是平乡村的人,就连全世界各地的人,也都仿佛喜悦了起来,那一条的河道通往了整个夏国,水绵绵不断的流淌着,仿佛是新生了一般。

第二天醒过来后,安心发高烧了,整个人便沉沉的躺在床榻上,看到这安心发高烧的一幕,这安桥便叹了一口气,“秦忆寒你别太担心,这心儿过几天就会好了,”

“恩我知道了,”秦忆寒看了看这床榻上的安心,看到那脸色红彤彤呼吸急促的安心时,那目光暗了暗,手便握着那娇小的小手,他们不懂只是自己却懂。

安心压根就不是因为近日的事情,而让自己累出病来的,而是因为她那神秘空间消失的缘故,安心曾经跟这件事说过她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

而此刻这空间又是让她来这里的东西,此刻这空间若消失了,她会怎么样?整个人便沉沉的坐在那床榻旁边,仿佛一切阴暗都要笼罩了过来。

“秦大哥你知不知道村子内,忽然出现了河道,还下雨了,秦大哥……”此刻这安有才便跑进来道,那语气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只是当看到这昏睡在床榻内的人时,一瞬间喜悦彻底被掩埋了,“秦大哥你说姐姐怎么了?这好好的事情,她怎么就发高烧了,还烧的一直不退,这大夫都来了好几个,”

此刻这安有才便道,他也不知道这安心怎么了?全部人的都好好,全部的事情都好好的,只是此刻这安心却不好,整个人都在发高烧,仿佛一下子便要去了一般。

“没事,你让这小心丫头谁一下吧,”秦忆寒回过头道,听到这秦忆寒的话,这安有才点了点头,而此刻这老村长一行人也来了。

“安桥丫头你别急,这安心丫头人心好,不可能会出任何事情,你看看这平乡村都出现了河流,这一定是说明我们这里有着福星,你看看这安丫头平日里那模样,一定是因为她,所以才会出现了河流,我们打算下午就还神,求保佑这安丫头快点好起来,”

安心高烧不退的事情,让村民们都知道了,而此刻这村民们在看到这外面的河流时,不由自主的看向里面的人,难道是因为这河流的出现,这安丫头才高烧不退的。

只是很快却摇了摇头这想法太过荒唐了,“谢谢村长爷爷,村长爷爷你们也先回去吧,一会还要还神,”安桥点了点头道,心中虽然担心这安心的事情。

不过却也怕耽搁了这还神,究竟这一年内的干旱,可是让全部人吓怕了,而此刻这老村长也点了点头,然后回去预备还神了。

而此刻与此同时夏国的其他地方也看到了这一切,当全部人看到这一幕后,看到那凭空出现的河流后,都是露出了喜悦的笑脸来,“这……菩萨显灵了,是菩萨显灵了,快点祭拜,”

下一秒看到这凭空出现的河流后,此刻全部人都认为是菩萨显灵了,而此刻夏国各地的人,都是如此纷纷的开始了祭拜。

而此刻这京城内,朝堂上夏皇端坐其中,“皇上喜事啊,天大的喜事,”此刻朝堂上,便有人大声道,那狼狈的模样,却半点不减那喜悦。

此刻这夏皇见此后,顿时便皱了皱眉头,“此刻哪里来的喜事?这干旱越来越厉害了,你们别跟我说有的没的,看到朕就心烦,”

好不轻易想拿女儿的婚事去冲喜的,没想到这秦忆寒死鸭子嘴硬,丢下一切也不肯娶自己的女儿,真跟他妈一样傻,为了这所谓的爱丢下这一切。

而此刻在听到这声音后,顿时便不喜悦道,“皇上这是喜事,你不知道这夏国出现了河道,几乎贯穿了整个夏国,皇上我们快点去看看吧,”

此刻这夏皇听到后手中的东西掉落,而此刻这七爷跟太子殿下都是如此,下一秒便一个个惊了起来,“卿家你说什么?”

此刻就算这夏皇也忍不住吃惊道,而此刻这来人便将事情的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听到这话后夏皇便连忙让全部人备车,然后跟着众人浩浩荡荡的出了着皇宫。

而此刻这河流旁边还有着不少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夏皇整个人都惊呆了,“这当真是天佑我夏国,”

要知道这干旱是夏国最麻烦的事情,此刻这一年的干旱,若不是这安心一开始,就有了预备恐怕真熬不过去,只是就算如此依旧有着很多人都在受累着,死去着悲痛着。

只是当此刻看到这河道的时候,这夏皇顿时眸色一红,“快点我要拜祭,还神,”此刻这夏皇一开口全部人自然快速预备着。

究竟此刻对于他们而言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日后每一年的今天,都命名我赐福日,每一年的全部人都要还神,”看到这河流时此刻这夏皇便道。

“皇上英明,”此刻四面围的人听到后,一个个便下跪了起来,究竟这件事情对于他们而言,那也是天大的喜事,而接下来在祭拜的时候。

这一旁的君华却忽然抬起头,看了看这天空中,仿佛看到了一阵阵流光,下一秒那光线大放,全部人都惊惊的抬起头,很快便发现一阵阵的流光从远处飞射而来。

下一秒便又往不远处飞去,“是神迹,真漂亮,”那如同流星一般的光线,在飞射而且的时候,全部人都震动了起来,而此刻这夏皇见此后,也是如此那多么的漂亮。

“去调查这东西往哪里去了?”而此刻在另外一边,这平乡村内也预备还神了,只是此刻这安心却依旧高烧不退,这李大夫见此后,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大夫这怎么回事?可有办法,这在不让她退烧,她就会烧坏脑袋了,”此刻这安氏看向这李大夫道,李大夫听到这话后,便也叹了一口气。

“夫人你要清楚,我跟安心的交情,若有办法我哪里会不救啊,你要清楚这丫头病的不清不楚,连我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还是?说瘟疫不像,她并没有那症状,就算发热也没有,只是这呼吸看脸色,却的的确确在发热,”此刻这李大夫便道。

这是他这辈子少见的怪异之病,而此刻这安氏听到后,整个人都呆住了,看向这安心的时候,顿时便哭了出来,“怎么回事?昨天心儿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出事情了?她这一天晚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此刻这安氏说着说着都哭了起来,而此刻这一旁的安桥见此后,也是默默的垂泪,“娘亲我们去还神,你看看这天都保佑夏国了,我们去还神,一定可以让这心儿好起来的,”

“恩,对我们去还神,”此刻这安桥跟安氏便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跑去还神了,这李云子看了看这安心后,也是皱了皱眉头,昨天看到了一些。

发现这丫头半夜忽然出了门,下一秒就掉入了这湖中,自己也快速跳了下去,却没有发现这丫头的身影,而且出去的时候,这丫头的目光有些希奇。

似乎呆瑟了一般,不是自己要走出去的,而是有着什么东西在招呼,难道这是鬼魅作怪?只是很快这李云子便摇了摇头,世界上哪里会有着鬼魅啊?

只是那河流却让李云子不得不在意,假如没有这鬼魅这河流是怎么回事?是啊,假如没有鬼魅这河流怎么来的?

下一秒便看向这安心,难道是因为这件事情她才高烧不退的?或者是这河流本来就是跟她有着关系,所以此刻才会便的如此虚弱?

是啊,是虚弱脸上惨白,那模样的确很虚弱,一想到这一点后,李云子也扶着安桥走了出去,罢了,管她怎么回事?

此刻这女人终究是自己的小姨子,更何况此刻这事情怎么看都是好事情,下一秒便跟这安桥走了出去,此刻这秦忆寒便独自一个人留在房间内。

“小心丫头你快点醒过来……求求你了别睡了,是不是因为这空间消失了,所以你也要走了?我不许你不准离开,一辈子也不许离开我,”此刻那秦忆寒的声音便有些沙哑,下一秒便看到这安心睁开了眼睛。

“小心丫头……”一看到这安心醒过来后,秦忆寒顿时便喜悦道,只是下一秒却发现安心的目光中没有自己,而是呆呆的看向天空,看向这窗外的天空。

这时候的安心仿佛没有感觉到这秦忆寒的存在一般,抬起头看了看这不远处天空,秦忆寒见此后微微一愣,“小心丫头怎么了?”下一秒安心便感觉有着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的体内,暖洋洋的很舒适,秦忆寒很快便听到这安心嘴中在喃喃道,“在是信仰之力?”

看到那光线入体后,安心便回过头看了看这秦忆寒,下一秒面对这安心怪异的举动有些希奇,下一秒却担忧了起来。

抓住这安心的手,眼前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四面围的光线仿佛一瞬间就要沉没安心,因为昨夜的缘故,这安心便发高烧,所以此刻在家中休养着。

而此刻这平乡村的村民内,就看到这四面围都被那银白色的光束笼罩,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全部人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来,只是他们却没有人注重到,这光束在一点点的跑进了安心的房间内。

“相公怎么了?”安桥抬起头看到这光束的时候,脸色露出了吃惊的喜悦,只是下一秒却看到这李云子用异样的目光看向不远处时,顿时便开口道。

“没事情,”刚才更加那光束消失了一点,而此刻消失的地方,便是这安家内,难道真有关,只是很快却没有在理会了。

房间内被光束笼着着,然后慢慢的进入着这安心的体内,下一秒秦忆寒就看到这安心的身子腾空而起,整个人便被那光束包裹在其中。

“该死的,”秦忆寒面对这一幕,想也不想的就扑过去抱住对方,生怕对方会在下一秒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此刻这秦忆寒因为抱着安心,却没有看到这光束在他抱住安心的时候,也有着不少融入在他体内。

“寒我没事情,”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心掉落在床榻内,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后,顿时便开口道,这男人担心多余了。

“还没有事情?刚才你差一点就飘走了,”秦忆寒看了看这安心道,此刻这女人还可以笑的出来,面对这秦忆寒的话,安心眯着眼睛露出了那月牙弯弯的笑颜。

“寒别怕,那不过是信仰之力,我这不是好好的,你别担心,我身子好了,而且比以前更加强壮了,你不相信可以看看,”安心自然知道怎么回事?

这空间内有着本源,此刻空间消失了,她的一切仿佛一瞬间缩水了一般,所以才会如此虚弱,只是此刻因为这信仰之力的缘故,一瞬间便变的越来越好了。

而此刻这安心见此后,便连忙对秦忆寒安慰道,秦忆寒听到和话后,这才放开了这安心的手,“我们马上成亲,不成亲我不放心,”

他要马上取了这女人,免得在出什么事端了,听到这秦忆寒的话,安心笑了笑道,“好,我嫁,”经过太多的事情了,此刻她也家。

“心儿你醒啦,我就说着菩萨会保佑心儿的,”此刻这安桥一行人也回来了,在走进来的时候,却有些希奇,忽然发现这安心便的有些怪异。

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似乎整个人都被什么笼罩了一般,让人看上去别的很神秘,却又忍不住敬仰着,从心中生出了那敬畏。

“让姐姐你们放心了,这抱歉,我的身子好多了,多了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安心看了看这安桥道,安心听到后便将事情的经过跟安心说了一下。

听到这话后这安心愣了愣,没想到空间内的河流也出来了,下一秒便看到自己手中的蝴蝶印记,摸了摸后便微微一愣,这是空间?

是自己的空间,不过却没办法在进人了,而此刻这空间内的灵泉虽然在,却也似乎没有往日那般灵气了,应该不会在出现这灵泉了,用一点就会少一点。

面对这一点虽然有些失望,不过却也没有太过多想,而此刻对于这安桥的话,安心则是都点了点头,时间已过很快便过了半个月。

秦忆寒来下聘礼了,真正十车的聘礼,让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看到这秦忆寒的时候,全部人第一个想法便是真人不露相,秦忆寒也在平乡村内落住了。

在下聘礼后便将婚期定在这八月初,在得知这秦忆寒跟安心要成亲后,很多人都纷纷前来道喜,就算这京城内的七爷一行人,也送来了贺礼。

在八月初的时候,全部人都来参加了这婚礼,看着四面围的人的祝贺,这秦忆寒便牵着安心一步步的走进了这大殿内,鬼医回来了,回来给这二人主持了婚礼。

夏皇本来郁闷十足,不过对于自己那妹妹多多少少有着怜惜,也就没有在找这二人的麻烦,他就说了这二人有鬼,怪不得话都说的那般像。

此刻这秦忆寒跟安心拒绝自己的话,那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尤其是这安心一开始说的话,冠冕堂皇此刻转眼就嫁了,这可让不知道多少人生气。

最关心的莫过于南宫圆,南宫圆笑的那眼角都眯了起来,此刻这安心出嫁了,对于她而言,那便是最好不过的存在,因为此刻没有人可以来跟自己抢这君华了。

看着那红妆的少女这君华心思有些复杂,初见的女孩,此刻却早已经出落出了少女,面对这一点君华心中失落岂会没有,有些欢喜有人悲。

此刻这秦忆寒则是喜滋滋的掐着新娘子,然后去拜天地了,在拜天地的时候,他一直都很激动,只是下一秒却,“圣旨到秦将军接旨,”

“等老子叩了最后一下在说,”秦忆寒咬牙切齿道,然后不理会众人就要拉着安心去叩首着,而此刻这太监也不急,就悠悠的看了看对方。

等天地拜完了,这太监才来了一句,“秦忆寒接旨,”面对这话秦忆寒也只能够,不得不跪下接旨了,然后这圣旨却让秦忆寒有着烧掉的冲动。

“秦将军这阵地要紧,这圆房的事情,便等回来在说,即刻上任吧,”此刻这太监便笑眯眯道,这笑脸让秦忆寒有着要大人的冲动。

“老子忍你,”此刻这秦忆寒咬牙切齿道,他好不轻易将丫头娶到手,没想到来了这茬子,这一去阵地不知道要几年,下一秒这秦忆寒眸色一闪,很快便晕在这安心的身上。

全部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目瞪口呆了起来,这太监也不知道来了这茬,于是也连忙找大夫,一旁的君华面对这一点,“诶……世风日下啊,”

“的确是,人心不古啊,”此刻这李云子也点了点头,此刻这安桥跟南宫圆顿时便莫名其妙,只是这二个男人便对视了一眼,表示找到了知己。

“兄弟我们去喝一杯,别看着没出息的货,”此刻这李云子便勾搭在这君华的肩膀上道,此刻这君华点了点头道,“的确太没出息看。”

此刻这秦忆寒听到时,冷冷的哼了一声,不是自己自然说风凉话,这一去万一好几年,这圆房岂不是都耽搁了,此刻打定主意要圆房在跑,媳妇娶到哪里有留着几年后在圆房的。

此刻这秦忆寒便打死了也要圆房,他就知道那小心眼,一开始怎么没有动作?感情是在这挖坑坑自己跟小心丫头,该死的混蛋。

“大夫这秦将军怎么样了?”此刻这太监便道,这即可上任,这人却晕了,这可怎么办?此刻这李大夫便咳嗽了几声。

“没事,这是情绪过激,本来高喜悦兴去就激动了,没想到又来这茬,所以一时间激动过度,所以晕倒过去,最多这二日就好,”此刻这李大夫便看了看这太监道。

太监见此后看了看这秦忆寒,然后点了点头,“那让秦将军休养几天吧,”其实前方也没有急,只是这皇上不喜悦,所以才找茬子的。

对于这一对夏皇可是有着恨的牙痒痒的冲动,你说说这儿子儿子被比下去,女儿女儿都被比下去,要不是他们皇上英明,这一对这要遭殃了。

是夜内这秦忆寒搂着安心,然后用一脸的委屈,“这可不算,你看看,人家都要走了,我们赶紧吧,这皇上太小肚鸡肠了,我这好不轻易娶到手的,哪里有留的道理,怎么都要吃了在走,”

“是不是打算吃了就不会来了?”安心看了看这秦忆寒道,此刻这秦忆寒听到后,顿时便微微一愣,“哪里有着这话,我自然是要回你你,小心丫头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天可久了,这皇上一闹,我哪里甘心啊,这君华一行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哼,我的喜欢娶到了就是我的,”

此刻这秦忆寒更加像孩子一样,在哪里任性着,面对这一点安心叹了一口气,“所以你就用这种点子?你这人英明一世恐怕要没了,这大婚新郎官晕倒了,不知道的人,还认为我这新娘子多吓人,”

“小心丫头这可不行,在我心目中你最好便是了,更何况小心丫头你要弄清楚啊,我这晕可是有着好处,更何况别人爱说就去说,反正媳妇睡不道,我是打死也不甘心的,”

说着便扑了上去,面对这一点安心有些推着,不过终究是半推半就了的顺从了下来,房间内春色一片……

而在这几天内这身为新郎官跟新娘子的二人,基本上都是未曾出门。

这第二天的时候,秦忆寒离开了,这一离开便是一年,等回来的时候,却看到这安心怀中抱着一个娃,顿时便有些目瞪口呆的模样。

“小心丫头,”看了看这娃的时候,这秦忆寒便顿时微微一愣,连忙便破了过去,只是此刻这安心便坐在那旁边,然后抬起头看了看这秦忆寒。

“过来吧,”看到这秦忆寒时,安心脸上带着笑脸,成少女成为了***,从***成为了母亲,此刻那人便越来越韵味十足,坐在那原地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格外安宁,仿佛整个世界的在她眼中围绕着。

“心儿我回来晚了,”秦忆寒见此后,便走了过来,然后搂着这怀中的女子道,“下一次我不会在离开了,我们去浪迹天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恩,”那些靠在这秦忆寒的怀中,虽然晚了点,却终究回来了,一辈子一辈子,人求的不是很多,此刻对于安心而言,自己要什么都有了,此刻便想跟这男人去走便天边海角。

去看那世间的繁华,安有才长大了,这安桥又有着一个娃娃,而且最近这安心发现,自己的身体有着明显的变化,不知道是不是这河流的缘故,此刻自己便可以感觉,自己的体内有着一道洪流,总是在流淌着自己的身子。

让自己整个人一如既往,容貌也未曾有着任何变化,此刻也许不显著,只是十年后的安心

更新日志

1、优化体验完整版阅读
2、修复bug
3、新增了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全文APP内免费阅读

推荐理由

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全文APP内免费阅读 完整版:每一个故事都带着甜蜜,带着温热的浓情,他们的爱情,炽热但不张狂,深邃却不缱绻,温暖和暖

特殊说明

注:QFace娱乐资讯网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QFace娱乐资讯网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假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看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全文?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空间灵泉之田园农妇,假如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