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都市

云卿段南川小说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完整版分享阅读全章节

云卿段南川 呜呜文学 2020-05-21 09:26:53
  • 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合集版免费阅读-偏执狂暗恋我十年(云卿段南川)免费小说完结合集版阅读

    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云卿段南川的小说之全集下载小说完整版txt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偏执狂暗恋我十年,主人翁是云卿段南川,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偏执狂暗恋我十年》主要讲述了云卿段南川之间的恩怨情仇:上一世,云卿暗恋了段南川十年,对方却连她的名字都不知。后来云卿家道中落,彼时,对方已经成了数一数二的精英权贵,竟提出要圈养她。怀着十年的小私心,云卿答应了。半年...

云卿段南川小说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全文免费阅读:

下山比上去的时候轻松很多,再加上刚吃了午餐,大家都精神抖擞,几乎是跑下去的。
云卿因为刚才差点在树林里走丢,被老师当成了重点看护对象,让黄行光一直带着走,避免她再掉队。
好不容易赶上大部队,其他人看到她回来,纷纷过来询问,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我没事,就是一不小心没找到回来的路,抱歉,让大家担心了。”
下山的路很轻松,一群人有说有笑的,在云卿身边打趣。
“真走丢了?我还以为你是受不了,逃跑要回学校呢。”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没想到云卿竟然是个路痴啊,你快跟紧我们,别又走丢了。”
一群人哄笑起来,开始说最近在网上看到的笑话。
云卿笑了笑,没有解释,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老师的训斥声。
“都快到山脚你们才出来,躲到哪儿偷懒去了?刚才找不到你们,差点报警!”
一个带笑的声音解释道:“老师,我跟段南川去帮助同学了,一直在后边跟着呢。”
云卿转头看去。
见段南川和一个男同学站在一起,似乎刚从山上下来。
那个男同学笑嘻嘻的解释,段南川一直没说话,神色有些冷漠。
刚才他不是在自己前面下来的吗?
云卿有些疑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黄行光注意到她的视线,朝其他人道:“看到没有?那倒是想跑回学校的,云卿怎么和他们一样?”
一班的人都知道与你请不喜欢段南川,别说是相处了,就算是多看一眼都不肯。
其他人纷纷点头。
“段南川这人本来就怪怪的,他旁边那个人,听说军训第一天,就开始在班级群里卖东西了,被老师抓了好几次。”
“这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不,云卿?”
话题突然甩到她身上。
云卿抿抿嘴角,似乎十分认真地思索了两秒。
“拉练最难的部分都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下山回学校,都已经上了山,无论是想偷懒,还是按照规定走完全程,都是一样的路,没有偷懒的必要。”
几人愣了一下,似没想到云卿竟然会帮他们说话。
云卿只是抬头看了看日光,她只是想到刚才自己是跟着段南川才走出来的。
虽然对方不知道,但自己也不想欠他什么。
现在帮他解释,以后就两清了。
“走吧,快跟不上其他班了。”
三班老师的想法显然也和黄行光一样。
刚才云卿差点走丢,给所有老师和教官都敲响了警钟,本来就精神紧张,发现段南川和钱明志都没下来,着实慌了一把。
在老师心里,两人都算是不省心的学生。
段南川不用说,开学第一天就迟到,身上时不时带点可疑的伤,整个一生人勿近、不配合的气场。
钱明志和他刚好相反,简直是活泼过了头。
他带过的学生里,有哪个高一就开始在班级群里兜售东西的,什么小零食饮料,矿泉水、鞋垫。
那可是老师和班主任都在里面的群,他明目张胆地,快在里面开起店了。
他私下了解过钱明志的家庭,可称得上小康,怎么小小年纪就钻钱眼里了?
听见钱明志的解释,气道:“那你说说,你们去帮谁了?不是躲起来玩?”
“不是,真的不是。”
钱明志要去推段南川,想要让他帮忙解释。
手刚伸出去,却推了个空。
段南川微微侧身避开他的动作,一声不吭。
钱明志是个自来熟的人,开学半个月不到,就和班上的同学都打成一片,勾肩搭背,唯独段南川不吃他那一套。
他脸上笑容不减,只好指了指已经准备回学校的队伍。
“老师,再不跟上去,我们就要掉队了。”
老师瞪了他一眼,实在拿他们没办法,只好道:“去吧,不能有下次,以后任何行动都要听学校的指挥。”
“是是是,我们一定听,从身到心都听。”
钱明志笑着打哈哈,迅速转身离开。
走了一会儿,又拉后几步,跟在段南川身边。
“你真不要自己的包了?”
刚才段南川扭头就走,钱明志虽然喜欢钱,什么都按做生意算,但也有底线,不过就是拿个包,自己也没放在心上。
没想到段南川平时怎么怎么说话,遇事这么刚。
他露出一脸可怜相,如果是其他人,肯定就随手给了。
但段南川面不改色,看都不看他一眼。
钱明志无奈,把包一股脑地塞给他。
“行了行了,给你好吧,为了这个包,我还被骂了一顿呢,五毛钱都不给。”
段南川伸手就接,往肩上一放。
书包里空荡荡,什么都没放。
钱明志之前就注意到了。
准备野外拉练的时候,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带了些吃的,但段南川却什么都没有。
整个军训过程中也是独来独往,几乎不和人交流。
其实段南川长得十分好看,早在正式开学之前,老师公布的照片中,段南川的证件照就已经惊艳了不少人。
开学之后,虽然他态度冷淡,但还是架不住脸长得好,班上几个女生都对他有好感。
根据钱明志的调查,不知三班,其他班也有。
借着休息的时间主动和他搭话,但都被段南川给挡回来了。
这人整个一冰疙瘩。
但是对于钱明志来说,就是充满商机。
要是能撬开这张嘴,得赚多少钱?
他咂了咂嘴,见段南川已经甩开他走了,连忙追上去。
“等等我啊,一起走。”
回去的路程虽然长,但都是平路,在经历了半个月的军训之后,对他们来说根本无压力。
走到学校集合。
年级主任站在台上,显然对这次有惊无险的野外拉练十分满意。
“明天是军训最后一天,晚上大家在操场临时做一个表演台,每个班出一个节目,也可以自己报名。不是晚会,就当娱乐活动了。”
本来军训项目表里是没有这个活动的,是宣传组准备新生宣传网页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娱乐版块。
只能临时举办一个小型晚会,拍几张照片顶上。
年级主任站在台上道:“因为是临时准备的表演,大家不用紧张,就当是才艺展示就好。各班班长先统计,然后在明天下午之前把名单报上来。”
虽然这么说,但大家还是兴趣缺缺。
一解散,就各自回家了。
云卿刚上车,班级群里就弹出黄行光的消息。
“老师说,咱们班报一个节目,有谁愿意主动报名吗?”
消息刚发出,下面就不断探出抱怨声。
“明天就要表演了,现在才说,我可什么都不会,别叫我。”
“一天时间什么都不够。”
“老师可真会为难人,我以为都结束了,没想到又杀一个回马枪。”
“不行就让班长代表咱们班,上台唱首歌得了。”
……
消息不断往上刷,从最开始的推脱,慢慢变成斗图,让人眼花缭乱的表情包层出不穷。
云卿正看着手机偷笑,黄行光突然小窗口敲了她。
“云卿,你有兴趣参加明天晚上的表演吗?”
云卿回复道:“我不太擅长唱歌。”
黄行光:“你不是芭蕾吗?初中的时候我见你在晚会上跳过。”
她有些犹豫。
黄行光又道:“都是临时准备的,不用太麻烦,上去随便挑两个动作就可以了,我五音不全,实在找不到人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云卿切回去看了看班级群里的消息。
“如果明天下午交名单的时候,还是找不到人,那我就试试吧。”
她小学和初中确实练过芭蕾不错,但自己从高中家里出事之后,就一直没有再碰过,早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如果可以的话,云卿不太想上台。
她给自己上了一层保险,想着半晌这么多人,应该会有人想报名唱歌表演,可没想到黄行光得到她的回复之后,直接当做她已经同意了,根本没有再去问别人。
第二天下午,云卿就被赶鸭子上架,把自己的名字填在了演出名单上。
晚饭的时候,名单公布。
因为事发突然,没有准备时间,十多个班级节目中,一眼看去都是唱歌,云卿的“芭蕾舞表演”就变得格外醒目。
还没开始,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云卿下午没回家,傍晚表演还没开始,就发现自己的表演被顶上了贴吧首页。
乐尚高中对学习抓得很紧,贴吧并不算太热闹,也只有每年高一新生入学的时候,才是最活跃的。
几个人顶贴,就让云卿的名字在前三飘了半天,下面都是加油声。
“我看他们弄了一个投票,云卿你的节目是最受期待的!”
何露翻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转头兴冲冲地问云卿:“你准备得怎么样了?衣服呢?化妆品有没有带?”
云卿有些哭笑不得。
“我今天根本就没回家,准备什么化妆品?再说了,我之前也没想到自己会真的要上台。”
她转头看了看舞台上已经开始唱歌的结果同学,道:“大家都穿军训服,我也一样吧。”
何露看上去比她还要失望,摇头叹气。
“那多可惜,待会儿老师还要拍照呢。”
“没事,大家都一样的,我换了衣服反而不好。”
云卿笑笑,见距离自己上台还有一段时间,让何露时间到了叫她,自己找了个角落练习去了。
还好十六岁的她还一直坚持联系芭蕾,身体的柔韧度还在。
她抬腿放在单杠上,弯腰舒展,打开手机一边看视频,一边复习舞蹈动作。
修长纤细的腿随意搭上单杠,随着音乐微微抬起手。
练习了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云卿迅速回头。
“谁?”
黄行光正放轻脚步靠近,被她警惕的样子吓了一跳,尴尬地站在原地。
“快到你上台了,我来叫你过去候场。”
云卿把腿放下来,拉了拉裤子。
“谢谢。”
说完,深吸一口气朝那边走去,明显有些紧张。
黄行光紧随其后,忍不住道:
“云卿,你会不会怪我直接让你代表咱们班表演?”
云卿没说话。
他又急忙道:“我看过你初中晚会上的芭蕾舞,是真的很出色,今天很多老师都会到,多展露一些才艺,对以后都有好处。”
云卿垂下眼眸。
或许是因为上辈子经历过的事,她有些反感别人对自己的安排。
不过上台表演是她自己答应的,怪不了别人。
“谢谢你。”她轻声道。
黄行光却高兴地笑起来。“没事没事,就是你穿得太简单了,换身衣服的话,给人留下的印象更深刻。”
他一边说着,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回忆起初中和其他学校联合举办的元旦晚会上,云卿一身白裙,在舞台上翩然起舞的样子。
那个节目,在两个学校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次他一听说要表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云卿的芭蕾。
其实去找云卿时,他也蹭了一些小私心。
黄行光的目光有些迷离,沉浸其中,云卿已经走到了舞台院。
刚才六班出的黄河大合唱已经结束,稀稀拉拉的掌声过后,主持人走上台。
“感谢六班同学带来的《黄河大合唱》,接下来,即将登台的是高一一班的推选出的节目。”
“云卿同学的《胡桃夹子》芭蕾舞选段,大家欢迎!”
话音刚落,刚才还兴趣缺缺的同学瞬间精神起来。
连续听了快一个小的歌,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此时看到不一样的节目,仿佛一阵清流,让所有人都炸了锅。
云卿选择的是《胡桃夹子》里的糖梅仙子之舞,这是她记得最清楚的一段,歌声俏皮可爱,动作轻盈,很适合文艺表演。
音乐声响起,云卿双手放在胸前,踮起脚尖,轻轻跳跃起来。
她甚至没有换衣服,而是穿着军训的迷彩服,脱掉外套,里面的衬衫扎裤子里。棕色宽皮带紧贴着皮肤束起,承托出她纤细的腰肢。
宽松的裤子盖住了腿部线条,但是在抬高的时候,能依稀看到轮廓。
云卿头发扎得有些松,在连续两个旋转后散落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
晚上的灯光有些昏暗,像是在她身上镀了一层光晕。
全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就连刚才还在闹哄哄打游戏的人也停下动作,抬头看来。
就算没有漂亮的衣服和妆容,也足够让人惊艳。
云卿目光淡淡的,动作看似流畅从容,手心却出了一层细汗。
她动作都记得不清楚了,只能靠印象跳出来,有些地方跳得很不标准,但好在台下的人连过芭蕾的很少,所以能勉强应付过去。
云卿收紧双臂,向前一个小跳跃,足尖落地,仿佛蜻蜓点水,每一个动作都轻盈得像是有一阵风托着她在舞蹈。
所有只要能看到舞台的人,都被她倾倒。
段南川手里抱着厚厚的□□站在操场边缘,隔着篮球场的铁丝网,视线一直落在舞台上。
一时间看呆了。
操场上的光线照到这里已经十分微弱,落在他脸上,却难掩眼中深藏在黑暗中的光。
钱明志手里也抱着一份资料,这是老师下午让学生填写的表格,里面还有一些□□,厚厚一大摞。
“早知道我就早点撤了,不然也不会被老师抓到,更不会被吩咐来做这总苦差事,今天可是军训晚会啊,想想看,能卖多少零食?到时候……”
说到一半,却突然发现段南川没有跟上来。
他回头看去。
“你在看什么呢?隔着铁丝网有什么劲儿?赶快把东西送过去回来看,不对……那时候也快结束了吧?”
钱明志嘟囔了一会儿,却见段南川一动不动。
他认识段南川半个月,很少看到他这么认真的样子。
好奇地朝舞台上看。
远远的,认出上面正在跳舞的人,就是昨天野外拉练差点走丢的那个女生。
钱明志的视线不断在两人身上打转。
段南川不是和那个叫云卿的人不对付吗?
两人王不见王,光是军训期间就传得全年级都知道了。
他突然咧嘴一笑,一只手搭在段南川肩上,笑着把自己手里的□□往他手里塞。
“你帮我把送去老师办公室,我帮你去拍照,到时候在线送一张给你。”
段南川收回视线,面不改色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像是在看一堆垃圾。
钱明志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别说你不想要,不想要还偷看人跳舞?那我们换个生意做,只要你答应,我就不把你偷看云卿跳舞的事说出去,怎么样?”
他刚说完就觉得这生意有点离谱,要挟的条件没选好。
正准备改一下,却见已经走出去几步远的段南川突然停下步伐。
紧接着,钱明志听见他很低的声音。
“多少?”

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全文阅读

“什么?”
钱明志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看着他的背影。
段南川转过身来。
微凉的月光落在他身上,冷清淡漠,唯独漆黑的眸子里少有地出现了几分情绪。
一脸认真地看着他,询问:
“你想要多少钱?”
钱明志傻了。
入学半个月,凭借他的商业头脑,班上的同学他都多多少少赚过钱,唯独段南川不买他的账。
带来的小零食他不感兴趣,军训时水喝光了,就算渴得嘴唇发白,也不肯从他手上买一瓶水。
之前在野外拉练的时候,更是直接甩开他就走,书包说不要就不要。
这就是创业路上的滑铁卢,他和小卖部的共同敌人。
可是现在,竟然主动问他价格。
钱明志有些琢磨不透段南川在想什么。
他自己是因为在班级群里开小商店卖东西,被老师抓个正着,才被罚不能去参加晚会,而要给老师送东西。
可段南川却是主动报名的。
在所有人都在期待云卿的芭蕾表演时,他却表现出了十分不感兴趣的态度。
他还以为,段南川也是想要避开云卿。
可是……
看了一眼他拿出的钱包,明显不是在开玩笑。
钱明志愣了几秒。
“你这是……”
真的啊。
他忍不住转头朝舞台上,正在跳舞的云卿看了几眼,似乎想要再多发现一些问题。
专注试探的目光让段南川眉心微皱。
似乎不太喜欢别人这么盯着云卿看。
开口打断他。
“要多少钱?”
钱明志有些慌,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现在是他捏着段南川的把柄,对方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他有种强买强卖的感觉。
想了想,道:“……还是算了吧,我钱明志虽然爱钱,但不做这种生意。”
这种威胁意味更浓的生意,不做也罢。
他可是正经生意人。
段南川的目光反而更冷了。
“多少钱?”
又问了一遍。
钱明志骑虎难下,看出段南川是担心自己反悔说出去,想要强行做这笔生意,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
“不然这样,你帮我把这些资料送去给老师,我就不说出去行不?”
说着,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
“我再趁机拍几张照片,到时候你想要就给你几张。”
段南川:“……”
嘴唇动了动。
“好。”
钱明志干笑了一声。
早知道你这么想要,刚才那么倔做什么?
迅速把资料递给他,拿着相机跑了。
一路跑到操场上,云卿的表演已经接近尾声。
全场十分安静,都在专心地看她的舞蹈。
云卿一入学就作为新生代表上台演讲,不仅学习好,才刚出场,就惊艳了不少人,此时一跳起芭蕾,跟小仙女似的。
刚才远远看,仿佛清风起舞,此时一靠近,多了几分真切,但却更惊艳了。
钱明志找了个不错的位置,拿起相机对着舞台上的云卿连拍了好几张。
音乐声渐渐变缓,云卿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她许久没有上台,气息有些不稳,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灯光下晶莹剔透。
她一只手搭在身前,微微弯腰谢幕,台下似乎才反应过来,立即传来热烈的掌声,伴着尖锐的口哨声。
云卿的心跳得飞快,沉浸在喜悦中,下台的时候步伐有些虚浮。
她脸上带着红晕,眼睛闪闪发亮,就算是在光线昏暗的操场侧面也十分耀眼。
“云卿是吗?”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云卿回神,才发现自己面前几个男生,穿着军训的迷彩服,应该都是高一的新生。
这里光线有些暗,她仔细看了看,都是些陌生面孔。
“是我,有事吗?”
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生直接走到她面前,高了云卿大半个头,很壮,带着沉沉的压迫。
微微有些发胖,又高又壮,满脸横肉撑得眼睛变得肿泡,眼睛只看得到一条缝,笑起来有些轻浮,看上去不像是刚刚入学高一的人。
说话时带着浓浓的烟臭味,满脸泛油光。
“给我留个电话呗,找机会大家一起出去玩玩。”
一边说,把玩着手机。
云卿后退了一步,垂下眼眸,变得有些冷淡。
“我没带手机,记不住号码。”
那人笑了一下。“现在哪儿有人不带手机的?去问问你同学,他们手机里肯定有。”
他身边的几人也跟着起哄。
“对啊,你该不会是不想给吧?”
“刚才你舞跳的那么好看,范洪眼睛都看直了。”
“别这么小气,大家都是同学。”
……
他们哄笑起来。
云卿只是道:“我没带手机,而且我家教严,平时不能出门,抱歉了。”
说完,朝他们微微点头示意,转身要走。
刚跨出一步,那个叫范洪的黄头发上前一步,直接挡住她的路。
“我兄弟都看着呢,给我个面子,一个电话而已,又不是要了你的命。”
“你要是不给,就别想走,我们跟你耗着。”
云卿抿着嘴唇,看了看周围的状况。
随着范洪的靠近,跟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人也都过来了,几乎要将她团团围住。
舞台上已经开始了下一个节目,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表演上,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她记得这个范洪。
上辈子他就是学校的小混混,花钱进的学校,再加上是特招生,经常打架闹事,但一直都没有闹到她头上来。
没想到这次的舞台表演,竟然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犹豫一会儿,她终于道:“好吧,你记一下,我的电话是183XXXXXXXX。”
范洪把号码编辑进手机里,笑着保存。
“刚才跟我说笑呢?这不是记得住吗?下次出去玩给你打电话,你可一定要到。”
云卿没说话,等他们走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何露疑惑地看她。“你去哪儿了?老也不回来。”
“遇到了范洪。”
听见这个名字,何露睁大眼睛。
虽然才开学半个月,但范洪的名字几乎已经传遍整个高一了。
军训两周,装病一周,剩下的一周,打架两次,每天训练结束都会被点评批评。
一头黄发,老师让染黑都不听。
“他找你干什么?打你了?”何露只想到这个。
“要我的电话号码。”云卿坐在马扎上,听着舞台上的独唱歌声,用小扇子扇风。
何露顿时一脸惊恐。
“啊?你给了?”
“嗯。”云卿点点头,嘴角一扬,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我把我上一个电话号码给他了。”
何露憋着笑。“他们信了?”
“应该是。”
如果当时范洪打电话确认一下,可能就要穿帮了。
“你不怕他以后又来找你麻烦啊?”何露道:“听说他们班有个女生,就被他缠得没办法了,上学放学都被堵在门口,快不敢来学校了。”
云卿随手把头发扎起来,道:“我爸说以后送我来学校,应该不会有事。”
范洪就算再混混,也只是在学校里,面对同龄人的时候才敢动手动脚,真跟大人对峙的话,应该不敢太嚣张。
“那就好。”
何露点了点头,表情又激动起来,抓着云卿的手晃来晃去。“云卿!你真是太厉害小说全文www.zjtechexpo.cn了!你还说都忘记了,我看你就跳得比谁都好!”
“有些动作我早就忘记了。”
何露竖起大拇指。“你去参加比赛都不成问题。”
云卿的表演本来就拍在偏后,接下来又听了几首歌,随着晚会的落幕,高一新生的为期半个月的军训也正式***尾声。
年级主任似乎也有些激动,上台讲了二十分钟,口若悬河,从自己的职教生涯,讲到学生未来的发展前途,最后又回归到当下。
起承转合,不亏是语文老师。
最后所有学生为教官唱了一首歌当做告别,平时和教官斗智斗勇的学生好几个都湿了眼眶,就连教官也忍不住偏过了头。
歌声传得很远。
这场临时举办的小型晚会虽然只有高一参加,但热闹的动静还是吸引了不少高年级的学生。
当天晚上,就连学校贴吧里也热闹起来,云卿的名字被提及了很多次。
热度足足持续四五天,才终于渐渐平息下去。
云卿这几天上学都是搭云锦山的顺风车,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一直没有看到范洪出现。
她觉得自己可能想太多了,上辈子的范洪和自己根本就没有关系。
车缓缓停在学校门口,时间还有些早,门口冷清,没什么人。
云卿推开门下车。
“爸,我走了。”
云锦山从文件中抽出空抬头,看了一眼她穿的衣服,叮嘱道:“换季了,注意别着凉。”
“知道了。”
云锦山看着时间,后知后觉的。“现在的学校都开学这么早了吗?”
这几天他比较忙,工作时间提前了半个多小时,本来以为要错过云卿的上学时间了,准备给她准备司机。
可没想到竟然还能赶上。
云卿低头戴袖标,仔细整理扶正。“从今天开始我值日,检查学生仪容仪表。”
“哦,那也要注意身体,别和同学起冲突,遇到什么事交给老师就行。”
“好。”
云卿点头,看着车走了,才快步走进校门。
现在时间还有些早,这个季节比较容易赖床,等到距离早读半个小时,才会陆续有学生出现。
云卿背着书包拐进门卫室,保安大叔和黄行光已经坐在里面了。
一看到她,黄行光起身。
“早上好。”
“早上好。”
云卿应应一声,低头看了看手表,刚刚到约定好的时间。“可以开始了吗?”
“走。”
黄行光拿着本子。
他之前已经执勤过一段时间,对仪容仪表的规则十分了解。
本来老师是挑选了几个人,轮流执勤,今天更好是云卿,黄行光是主动过来的,说是要带带云卿。
九月初的清晨已经有些凉意。
云卿仔细地听着黄行光的指导,低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校服是最重要的,衣服、裤子、外套拉链都要穿好,不能穿拖鞋,不能染头发,这是一部分,等早读铃声响了之后,你只要查迟到的人就好。在这儿待到早读开始十分钟,你就可以回去了。”
“知道了。”
笔尖在“迟到”这两个字上画了几个圈。“名单每天都要交给老师吗?”
“下午放学之前就行,迟到的人要被留下来跑步。”
“好。”
云卿认真地记录,黄行光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时间太早了,太阳还没露头,空气中似乎还浮动着薄薄的细霜。
他就微微侧头,就能看到云卿脸颊上细细的绒毛,垂下的眼眸漂亮的像是班上女同学喜欢看的言情小说资源插画。
黄行光盯得有些出神。
“云卿,这个星期周末的时候,你要不要……”
刚开口,远处有说有笑地走来几个学生,云卿迅速整理好袖标走过去,一边转头朝黄行光笑了笑,根本没听见刚才的话。
“刚才你说的我都已经记住了,班长,你还是回去看书吧,我自己一个人就行。”
黄行光迅速回神,跟上去。
“没事,今天我帮你,待会儿熟练了我就走。”
说完,认真地检查着正往里走的学生。
还差二十多分钟就要早读,赶来学校的学生渐渐多起来。
云卿一双眼睛根本忙不过来。
更别说有些人就是故意躲着检查,进校门的时候直接往里蹿。
云卿踮着脚尖站在大门旁边,看到有人衣服不合规则,就把人叫住,让他整理。
这是一个十分不讨好的工作,如果不是老师强制要求,几乎没人愿意来。
才叫住几个人,云卿就被甩了好几次眼色。
还好只是劝导衣服穿着规范,不用记下班级和名字,不然肯定会当场吵起来。
学生入校高峰期一直持续到早读前五分钟,人数才慢慢松下来。
云卿额头冒出一层细汗。
她翻看着本子上记录的要求,正准备熟悉一下,一道身影突然挡住了光。
校服穿得松松垮垮,外套敞开着。
云卿眉心一皱,正准备让他整理了,范洪不悦的声音传来。
“云卿,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他斜跨在云卿前面,显然不想让她躲,脸上写满不悦。“我约你出去,你怎么不接电话?”
上次晚会下来在他身边的人现在跟了两个,在后面看戏。
“我没注意。”云卿道。
范洪觉得没面子,气急败坏地要伸手去抓她。
“你是不是故意的?”
云卿迅速朝旁边躲,避开他的动作。
看了一眼门卫室里的保安,道:“我给你的号码我已经很久不用了,你不用给我打电话,我接不到,就算能接到,我也不会接。”
声音很轻,夹杂着清晨的初寒,凉凉的。
范洪脸颊的肌肉抽动着,咬紧了牙。
“别不给面子,不然下次我可就直接动手了。”
说着,一把抓住云卿的手腕。
她没能躲开,转头,朝周围看去。
几个学生正面不改色,事不关己地进学校,赶着去早读。
黄行光偷偷朝这边看了一眼,似有些惧怕,立即收回了视线,低着头在本子上不知道写什么。
云卿挣扎了一下,朝门卫室喊:“陈叔叔!”
门卫室里正在休息的保安听见动静,从窗户探头一看,见范洪抓着云卿的手,身后几个男生将她围了起来,脸色顿时一沉。
“你们干什么!”
大喊一声立即冲了出来,挡在云卿面前。“干什么!还想动手是不是?!”
范洪虽然在同龄人面前横,但看到保安身上的制服还是有些害怕,不得不松开手。
讪讪道:“我就是开个玩笑。”
“我看你可不像开玩笑。”保安道。
“行,我这不是就要走了吗?穿个保安衣服,真以为自己是警察啊?管这么宽。”
他不满地摆了摆手,一脸不在意地要离开。
云卿站在保安身后,抬高声音,公事公办道:“范洪,你的头发不符合规定,请尽快染回来。”
范洪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动了动口型。
——你给我等着。
一直到他们离开,云卿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松懈下来。
朝保安笑了笑。
“谢谢陈叔叔。”
“不客气不客气,你要是有什么事直接叫我,我就在里面盯着呢。”
保安指了指门卫室的窗口,叮嘱了一声,才舒展着筋骨回去。
学校请的保安其实年纪不小了,要是真打起来,根本不是范洪几个人的对手。
也就是他们现在刚入学,有些收敛,不敢动手,等再过一两年,就连保安也管不住他们。
黄行光把手中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的本子一合,快步走过来。
“云卿,你没事吧。”
他皱着眉一脸担心,看了看范洪他们离开的方向,气恼道:“我刚才没注意,要是知道他们找你麻烦,我肯定过来帮你。”
“我没事。”云卿在衣服上蹭了蹭刚才被抓的手腕,“马上开始早读了,你回去吧,我都熟悉规则了。”
黄行光还不太想走,犹豫地看了云卿几眼,见她已经低头看本子去了,有些失望。
“那我先回去了,你小心点,不要再起冲突了。”
黄行光走了没一会儿,几个学生狂奔着,踩着早读铃声跑进校门,一边警惕地看了云卿一眼。
担心她会过来记下他们的名字。
等他们走了,云卿才拿出本子,认真地开始记录迟到学生的名字。
保安走出来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现在的学生可真辛苦啊,怎么早就要上学了,有迟到的吗?”
“记了两个。”
云卿看了看本子上记录的名字。
还好那两个同学十分配合,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把名字和班级学号都写了下来。
早读过了九分钟,云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教室。
刚背上书包,站在门外的保安冲她招了招手,看到有人迟到,简直像是自己中了大奖。
“同学,同学,快回来,又有人迟到了。”
云卿看了一眼时间,刚好十分钟。
想了想,又翻出本子走出去。
一边抬头张望。
街道两边的商店还没开门,一个身影正远远而来。
街上只有他一人,校服衣服敞开着,有些凌乱,右手提着书包。
云卿心里咯噔了一下。
等他走近了,那人身上带着灰尘,眉心紧皱,薄唇拉成一条冷漠的直线,目光阴沉得过分。
嘴角,脸颊,手背,都带着青紫的痕迹。
学生仪表上规定不能犯的,除了染发,他都犯了个遍。

本站点评

偏执狂暗恋我十年 在线资源全集版免费阅读这本小说资源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人翁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点击免费阅读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全部章节!

云卿段南川小说仅代表偏执狂暗恋我十年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