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都市

232388棠儿玄昱大结局免费合集版-232388(棠儿玄昱)免费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2323 言情都市 2020-02-23 15:07:58
  • 232388棠儿玄昱大结局免费合集版-232388(棠儿玄昱)免费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232388(棠儿玄昱)免费全文完本合集版阅读

    232388棠儿玄昱全文免费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小说摘要

一部最火的言情小说资源——232388棠儿玄昱大结局在线免费讲述了棠儿玄昱之间的故事,精彩内容分享给大家:半夜下过一场急雨,放晴后天空澄澈,湛如明镜,秦淮两岸柳枝飞舞,似碧海扬波。

小说资源介绍

十里软红,销金之窟,她是倾国倾城的花魁榜首,玩心计,使手段,循序渐进的计策获取金与银。
巍巍帝阙,权利之巅,他是居于炭火之上的太子,挥动权谋之杖,以彼之矛破彼之盾。
天堑之遥,他们无法与宿命和执念对抗,前行中重燃一颗炙热的心。

232388棠儿玄昱全文阅读

半夜下过一场急雨,放晴后天空澄澈,湛如明镜,秦淮两岸柳枝飞舞,似碧海扬波。
“艳而不媚,非良人。客人只要看一眼,你们便要回以***。牙齿好要微笑露齿,这叫献银牙。脚小不歪者,以脚踏门阈,低首自祝,这叫凤点头。若身材窈窕,向前立出一步,这叫献身说法。手美则半露春纤,或以目传情,或闲吟而丢俏。以上种种,无非吊客人春心,打动他们花银子。”
见棠儿回来,金凤姐停了扇,“你留下。”
棠儿穿一身白纺绸衫,搭配半旧褶裙,微微一愕,被知忆拉着立到姑娘们身侧。
晚上瞧着还好,此时的金凤姐浓妆艳抹,依旧顶不住色衰,盖不了眼角纵横交错的鱼尾纹。可能是习惯,她斜泛眼波,多少带着几分强势。
金凤姐的发鬓束得光可鉴人,重新打着绣梅纱扇,缓步来回,“要让客人先睡里头,你们睡在外,客人若伸手,你们也要伸手。***儿短者,用击鼓催花法;长者,用金莲双锁法;急的,用大展旗鼓法;缓的,用慢打细敲法;不耐战的,用紧拴三跌法;耐战的,用左支右持法;调情的,用钻心追魂法;贪色的,用摄神闪脞法。别法虽多,出不了这八法之外。”
棠儿如坠云里雾里,见知忆和姑娘们皆羞得脖子都红了,许久后,一张脸红若艳霞,小手不由攥紧衣摆。
“有了这辨别的功夫,还要运用自如,更要学好常用的路数。”金凤姐顿了顿,端起茶碗喝了几口。
“其套有七,第一套为哭。有钱爽快的客人,住腻想离了不回,你们要哭起来:‘情郎,你怎舍得丢了我去。’撒娇犯痴,依依不舍。任他恁样刚肠,哭得他心酸脚软。他若是在行的,定会说你们客来客去,处处留情,我配合你逢场作戏,你怎认真起来?你们要声泪俱下,悲切回:‘可见你是男子铁心肠,不要说两心相得,就是两块石头挨久也热乎了。客人虽多,唯对你情有独钟,我实恋你情意,舍你不得。”
棠儿红着脸,倒吸了一口凉气,怯怯地说:“人非戏子,眼泪哪能说来就来?”
金凤姐的眼眶还淤青着,冷冷白她一眼,抽了怀中的帕子道:“你们随身要带两张帕子,一张染上老姜汁,只往眼睛上一擦,泪如雨下。”
“第二套为剪:客人留久了,你们不可大意,脑子必须活跃,更要定计紧固其心,以防别家姑娘引他跳槽。寻了适当的机会与他同剪香云,结为一处,分缚二臂,为结发之意。”
“第三套为刺:两情相悦也不能大意,紧锁其心以防有变。到了要银子的时候,必须下足功夫,趁客人有银子时,要令他心中少了理智。若他不肯拿出银子,便是你们计策不到位,到了这时要用重手法拿他。两臂或脚板底下,以花针刺亲夫在上,以墨涂,他定会感动,以为你情独意厚,死心塌地花银子。用了此法,仍旧没有留下他又被新客看见,你们哭着将缘由一讲:‘某人费过多少银子,怎么用情,怎么知趣,我不曾报他。’言罢,落下眼泪。新客心有感触,认定你为痴情女子,自想夺前人之爱,冲动花下银子。”
“第四套为烧:此乃苦肉计。有钱客人精明的不在少数,没有特别的锁心之法,哪儿能哄他套入其中?双双盟誓,男不变心,女不二念,若有反复,神天共殛。心口烙印恩情最厚,美曰‘公心中愿’。两头相并而灸,名曰‘结发顶愿’。左手合他右手臂灸,名曰‘联情左愿’。曹操八十余万人马下江南,被黄公复一个苦肉计断送了。你们真替他烧香疤,他就算破家荡产,卧柳吞花,死也不悔了。”
“第五套为嫁:这个嫁当然不是真嫁,乃相体裁衣,见景生情的妙用。客人是千金之家,问你们身价要多少,你们便说自己原是多少钱卖给我金凤姐的,替我挣了多少银子,早已够了本利,不过百数银子可得自由。议婚嫁,谈情说誓,客人心昏了,自然舍得用银子。银子耗尽,客人娶你们不起,不用我金凤当面羞他,他自悻悻而去。”
“第六套为走:此法乃计中计,客人钱财散尽两手空空,定心有不甘上门来闹,不好打发的,只有这一走之法可用。约他私奔,哄得他确信无疑,待我来个里应外合,追上去声称要捉拿送官,他只能独自而逃。此缓兵之计,你们舍几两银子下去,他定深信不疑,觉得缘坚份浅,被人撞散好事,哪知是计中拖刀。”
“第七套为死:当然不是真死,两人好的时候,看客人心中动摇,你们要说生是你的妻,死是你的鬼,我是定要嫁你的。你若不娶,我死也死在你身上。他家中若是有大有小,明显不能娶你,你们要说:‘我虽入了风尘,但头一遭遇你这般知疼知热的真心人,你既不能娶我,我愿与你双双化蝶,死也好过生生分离。在世不能结同心,死后愿为连理枝。’说白些,山盟海誓,你们要挖空了心思,令客人掏银子的招数要做到时时求新,路数无所不用。”
琵琶练曲之声此起彼落,棠儿白皙的脸显得苍凉黯然,安静坐在书案前。
月娥娇姿玉面,生性风流,因裹了小脚,腰不风而静摆,进屋瞥她一眼,径直坐到铜镜前,翻了翻梳妆台上的物件,“到底是吃闲饭的,金凤姐打发的这些真寒酸。”
微风拂过珠帘轻摇,携着泥土的清香扑门而入,棠儿回过神,无所谓地看她一眼,目光落在窗外。
趁她不注意,月娥悄悄将妆奁内的一盒好胭脂收入袖子,朝屋内仔细瞅,鞋也不脱就躺到榻上,“你还是缺了心眼手腕,不然怎没让九爷带你去京城过好日子。”
棠儿并不理会,展开宣纸,缓缓研墨执笔,凝神开始练字。
金凤姐端着盆鲜果进来,一见月娥,气得将果盆往桌上重重一放,骂道:“小贱蹄子,被子弄脏你洗啊?”
月娥一个激灵坐起来,慌忙下榻,轻声嘀咕:“洗就洗,什么大不了的。”
金凤姐气得一把拧住她的耳朵,冷言冷语道:“就你这身懒骨头,老娘看着你洗。”
“放手,放手,痛死了。”月娥急忙求饶,待她放了耳朵,不服气地伸手去抱被褥。
金凤姐还不解恨,朝月娥的背影一阵臭骂,直至她下楼瞧不见了,这才转身凑过去看棠儿的字,“哟!想不到穷窝窝里出来的丫头,竟有这般能耐。”
棠儿勉强一笑,将笔置于笔架内,拿尺子压好纸张在案面晾干墨迹。
“可怜见儿的,还伤心难受啊?”金凤姐仔细打量了她一番,笑脸提示,“一年六百两不多不少,爷只不让你留客,可没说不许挣银子。”
“我知道你是好意,婆婆去了,我暂无急需银子的地方。”
“油盐不进的笨丫头,看来苦头还是吃得不够,哪有比银子更好的东西。”金凤姐伸出左手,五根手指竟戴着四枚俗不可耐的戒指,有纯金的,也有金镶宝石的。
“这世道,银子比男人可靠百倍,这里也没外人,不必装清高,我就不信你不想要银子。”
漫天暑热,驱不走心底至深处的凉意,棠儿微微一笑,坦诚地说:“人生於世,非财无以资身,我的确想要银子,更做不到阨穷而不悯。可是金凤姐,做人难在初心固守,心若偏了无救。”
“呵。”金凤姐低着头剔理指甲,不时朝她瞧一眼,“爷难得来一回江宁,花无百日红,姑娘家的好时候也就三年五年,过了这水灵劲越来越没人惦记。你是个聪明剔透的人儿,我看人很准,你心中这条线坚持不了多久。”
她承受过极致的贫穷,经历过饥饿,辛劳,颠沛流离,并不否认这一切足以令自己动摇。

232388棠儿玄昱免费阅读

累一天,玄昱一行人回到江宁府,李忠义早已候在门口,忙躬身迎上前道:“主子,尚誉和江宁粮道邱勇才在花厅候见。”
园内一片清凉,穿过月季枝条绕就的花廊,玄昱和王谦之一前一后走进月洞门。
尚誉和邱勇才穿着整整齐齐的官服。邱勇才在廊下一肃衣袖,高声道:“江宁粮道邱勇才,叩见太子爷。”说完,双膝一跪,郑重叩下头。
玄昱淡淡看他一眼,“不必拘礼。”
“谢太子爷。”邱勇才起身拱手一揖,小心翼翼打帘进了花厅。
花厅内清香幽幽,四角的大瓷盆盛满冰块,靠墙有椅子春凳,陈着紫檀茶几。窗户糊着淡青色的蝉翼纱,窗台摆满盆栽花卉,这时节月季开得最好,一盆盆争相盛放。
尚誉亲自为玄昱奉凉茶,玄昱端茶碗喝了几大口,方看着邱勇才,“下一批粮几日能到江宁?”
邱勇才看着王谦之,将身子欠了一欠,“回太子爷的话,卑职正在犯难,市面上粮食充足,不过户部的银子还没到位,请太子爷催促早些发银。”
此言一出,王谦之的脸色顿时而变,心中一片悲凉。饿殍遍野,太子一门心思赈灾,九爷等人却不顾百姓死活,还在大搞党争倾轧。
玄昱神色凝重,良久才说:“户部的银子已经在海关那头,海关总督边铄已有回复。”
此事必定会传到北京,尚誉沉吟片刻,严正道:“下官可再动用五万两应急。”
王谦之看着玄昱的脸色,转眼对尚誉笑道:“我等会儿去打欠条,尚大人只管安心,海关那边再拖也拖不过半月。”
邱勇才立刻赔笑道:“卑职这就回去,先将库底子运来,约六万石,拿到银子即刻大批办粮。”
玄昱略一思忖,问:“市面上粮价可稳?”
邱勇才忙回:“卑职早有令下,粮商大户不得囤积外运,哄抬价格,市面上的粮价仍是每斗四钱,要多少有多少。”
玄昱搁了茶碗,立身望着窗外,“街上还有饥民,你赶紧回去办。”
待尚誉和邱勇才退下后,王谦之道:“此番尚大人是尽力了,江宁乃富庶之地,哪个官员不富得冒油?”
见他不再说下去,玄昱淡淡一笑,“跟我也说半截话?”
王谦之见太子待自己这般随和,脸色微红,“他们是铁公鸡,我们要当金刚钳,怎么都得拔下几根毛。这事换谁都不成,只太子爷便不同,您若点头,下官定能叫他们拿出钱来。”
次日,江宁各衙门都来了户部的人,奉钦差王谦之的命查账。官员们惊出一头冷汗,谁人不知道王谦之是同太子办差,赈灾还没完事,这查账还能有什么意思?账本交上去不打紧,换成其他皇子还能敷衍,关键太子要找纰漏岂是几本账册能完的事?官员们私下聚到一起,众说纷纭,意见始终无法统一。
王谦之瞧着日头,已到巳正时分,笑脸道:“官员们已经到齐,劳烦太子爷动身。”
玄昱应了一声,搁下手中的书简,李忠义忙先一步打起门帘。
正厅内的二十余人素日来往不多,经过昨晚相互通气显得异常团结,宴无好宴,人人心知肚明,寒暄间各怀鬼胎,或窃窃私语。
眼下太子爷要的无非是银子,几个资深老官慢慢吃茶,瞧着尚誉的脸色不敢多问。他们面上不说,暗里做着两手准备,银子早备上了。谁嫌钱多啊?他们一是抱着侥幸,能混过去最好,二也是不敢轻易冒头,否则岂不是得罪不想拿银子的人?
尚誉气定神闲,浮肿着眼泡儿,不时瞟瞟众人,赈灾是民生大事,他早就盼着来个狠主整整这帮只进不出的官员。
人群一阵***动,有人道:“太子爷驾到。”
尚誉立刻起身带众人迎出去,一排排跪在正厅门前。
玄昱气度非凡,穿一身月白纱织金蟒纹常服,在王谦之等人和侍卫的簇拥下迤逦近前。官员们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威严,暗暗后悔,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还不如爽快掏银子呢。
胡思乱想间,众人齐刷刷磕下头去,朗声道:“恭请千岁爷安。”
玄昱一改往日冷淡,俊面一笑却不叫起,对众人道:“劳烦你等跑这一趟。”
王谦之立刻引玄昱进正厅,李忠义上前为主子奉茶后立在一侧。
王谦之小步走出门外,笑着对众人道:“大家起吧,太子爷这顿饭可不好吃啊!”
官员们早已惶恐不安,有甚者吓得冷汗涔涔,有人忙起来小声道:“还请王大人给个提示。”
王谦之无声一笑,正色道:“大家都是明白人,打哈哈这套就免了,我们做奴才的多少总得给主子分忧不是?”
这话虽未点透,意思再明显不过,众人皮笑肉不笑,连连点头,“是……是……”
玄昱环视众人,重新冷起一张脸,极深沉的语调说:“数日前,我吃了样好东西,今日特请大家一同品尝。”
尚誉拍拍手掌,下人们立时进来,将一个个盘子放在官员们面前的茶几上,只见盘中是褐色圆饼,干巴巴不见油星,足有人脸盘子大小。
玄昱珉了口茶,“每人三个,不够还有。”
官员们面面相觑,立刻拿起饼,“好。”
但看每个人面如死灰,两颊腮帮子鼓得老高,哪里咽得下?原来这是糠加豆粕,以开水一烫做成饼,吃到嘴里又粗又涩,嚼不烂,咽下去嗓子如被刀刮。
玄昱扬起双眸,冷冷一笑道:“谁吃得慢,我给他再加三个。”
闻言,众人急忙哽着脖子大口吞咽,实在吞不下去只能就茶水一阵猛灌。
氛围变得无比凝重,玄昱的手指漫不经心轻弹茶碗盖,淡淡对尚誉道:“奏乐。”
听见奏乐二字,官员们惊愕相顾,此刻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忽地安静下来,笙箫齐奏,一曲‘薤露蒿里’,唱腔低沉悲戚。这是出殡的挽歌,大意是人生如薤叶上的露水不刻便干,蒿里乃魂魄相聚之地。

小编推荐理由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了,更多精彩的小说资源小编也会慢慢的在推送出来。如果这本小说资源还不能让你满意,翻翻小编之前的推文,相信应该会有你喜欢的。

点击免费阅读更多章节

本文仅代表2323小说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仅提供小说资讯及导读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