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都市

就爱她娇柔造作合集版免费阅读-就爱她娇柔造作(姜以柔顾骁)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在线阅读

就爱她娇 言情都市 2020-01-16 08:21:55
  • 就爱她娇柔造作合集版免费阅读-就爱她娇柔造作(姜以柔顾骁)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在线阅读

    就爱她娇柔造作(姜以柔顾骁)完整全文合集版在线阅读

    就爱她娇柔造作全文免费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小说摘要

姜以柔顾骁小说资源《就爱她娇柔造作》特别推荐,就爱她娇柔造作免费全文阅读讲述了:员工群爆料:听说老大N年前当兵时被一个女人骗走了第一次,从此再没碰过别人。员工A:好奇怎样的妖孽能拿下大佬。员工B:按大佬喜好,怕不是个金刚芭比。

姜以柔顾骁小说资源简介

远东集团大Boss顾骁是圈内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多年来零绯闻,没有任何女人能够近其身。
某访谈节目询问他的择偶标准。
顾骁:独立一点。不娇气,不做作。
员工群爆料:听说老大N年前当兵时被一个女人骗走了第一次,从此再没碰过别人。
员工A:好奇怎样的妖孽能拿下大佬。
员工B:按大佬喜好,怕不是个金刚芭比。
某日,有人撞见公司新签的一线女星姜以柔对大Boss颐指气使:
“这车厘子太酸……荔枝太甜,芒果容易上火……火龙果太淡了……”
众人:呵呵,等着被雪藏吧。
顾骁好脾气地:“宝宝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众人:喵喵喵?大佬被下蛊?
后来,有人听见姜以柔冲大Boss撒娇:
“顾教官,我肩疼~你给揉揉呗?”
众人恍悟,原来当年那个妖孽就是她!

就爱她娇柔造作免费阅读

部队每天晚上六点准时开饭。
大家得排着队在食堂外面等候,一个一个班地***。
顾骁带领的这个‘明星班’受到了高度关注。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过真正的明星。而现在这帮平时只能在电视上看见的人,竟然真的走进了他们的生活。和他们一同吃住,一起训练。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
但激动归激动,部队里毕竟规矩森严,也没有人敢越矩找他们搭话。连头都不敢转动,最多就以热情的视线对他们进行亲切的问候。
高强度的训练一天下来,所有人都饥肠辘辘,目光灼灼地盯着食堂入口,期待能够早点***。这时候就算给他们发十个馒头一叠泡菜,他们大概都能狼吞虎咽吃得很香。然而顾骁注意到,站在队列中的姜以柔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她此刻眉心微蹙,嘴唇没有血色,微微垂着眸、没精打采的样子和上午那副吊打一群人的女王风范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他的视线,在姜以柔的身上,停顿得稍微久了那么一些。直到一旁的炊事班管事叫他,他才收回了视线。
顾骁冲炊事班管事敬了一礼,而后对着明星班的众人发出口号:“全体都有,齐步走。”
于是众人也和别班战士一样,井然有序地跟在顾骁身后,***了食堂。
“哇,好香!我闻到了水煮鱼的味道!”一***食堂,颜映菡就忍不住感叹道。
顾骁回头,扫了她一眼。
颜映菡立刻意识到自己不小心犯了错,于是俏皮地吐了一下舌头,试图用卖萌遮掩过去。
顾骁却没有被这‘可爱一击’收买,冷面冷心地说道:“如果再犯,你就到食堂外面去,看着我们吃。”
颜映菡:“……是。”
本来也想发表点什么感叹的其余人见状,立刻闭紧嘴巴,眼观鼻,鼻观心。他们可不想被罚到外面去观赏大家吃饭,这也太残忍了!人间不值得!
众人各自拿了餐盘,跟在别班军人的后面,排队等候打饭菜。姜以柔排在队列的末尾,而顾骁就站在她身后。
姜以柔只要了一个苹果,一块小蛋糕,什么菜都没有打。
顾骁站在她身后,修长好看的剑眉拧了个结:“你减肥?”
他知道,这些做演员艺人的,都是一言不合就用饿饭的方式来减肥,就是为了在镜头面前保持最完美的状态。而且他还记得,李承安的戏再过不久就要开拍了,姜以柔上次在酒会上似乎也没吃东西,就是为了减肥。
姜以柔没说话。
倒不是故意给顾骁甩脸子,而是她光是站在这里,就已经耗尽全部精力了。她因为平时饮食不规律,又常饮酒,本来就有慢性胃炎,下午的时候不知为什么,胃里就开始一阵翻涌、绞痛,现在感觉整个胃肠道都像是被人用棍子胡乱搅了好几圈,又胀又痛,还想吐。
顾骁见她不答,又道:“你这样晚上会饿的。部队里晚上只供应这一顿饭,再晚就什么吃的都没有了。”
姜以柔低垂着眸,简短答道:“吃不下。”
顾骁抬头对打饭的小战士道:“给她打点这个”
姜以柔抬手拦了一下小战士的勺子,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抱歉,我真吃不下。”
转头时,顾骁忽然看见,她额上已经隐隐约约有些细密的汗珠。
顾骁立刻接过她手中的餐盘,帮她拿着:“你是不是胃不***?”
姜以柔微微点了点头,抿紧唇。她怕自己一说话,就忍不住想吐出来。
顾骁二话不说,将手中餐盘搁置在一边:“走,我带你回宿舍。”
经过明星班坐的那桌,顾骁简短交待了一句:“她胃不***,我带她先回去。”
众人都是一脸懵,但很快就表示一定会遵守秩序,让教官放心。
顾骁和姜以柔走后,易晓雪忽然捧脸道:“哇,顾教官训练场上看着‘狠’,但私下里说不定是个大暖男呢。刚才他护着以柔姐离开的样子,感觉好Man哦。”
向来话少的林薇薇笑道:“你们小女生就喜欢这套吧?硬汉柔情。”
颜映菡想了想:“我觉得顾教官其实对每个人都很好吧。你看周远柏的鞋不合脚,他还拿去帮他改了一下。”
她这句话有些意味不明,像是强行解释什么似的,不过众人的注意显然不在她的话外音上。
吕浩点了点头:“教官是个潜藏的暖男。”
*
宿舍里,姜以柔趴在小桌子上,一动不动。
顾骁倒了红糖水给她,姜以柔就着红糖水把自己平时常备的胃药吃了,又趴了回去。
顾骁忽然伸出手,探了一下她额上的温度。
姜以柔因为他这个突兀动作愣了一下,抬眼看着他,没说话。
顾骁不觉有异,继续道:“不行,你有点发烧。我带你去军区医院看看。”
姜以柔皱着眉,有些无力地冲顾骁摆了摆手:“我没事……趴会儿就好。”
顾骁沉默了两秒,忽然揽着她的手肘将她扶起来,而后微微蹲下,三两下将她的胳膊环绕在自己脖子上,双手架着她的膝弯,不容分说,便将她背了起来。
“你这不像是普通的胃痛,还是去医院看看。”
他的整***作又迅速又简捷,很Man很有担当的感觉。
平时表情颇少的摄影师在镜头后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个赞叹的眼神。
其实如果不是摄影师一直在跟拍,顾骁是想直接把她抱起来,送去军区医院的。
但是镜头面前,他没办法做出任何出格的动作。不能,不允许。
姜以柔趴在顾骁背上,脑子里像被人塞了一团乱麻。一时间似乎有很多念头,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想到。
只是,他的背很宽阔,很结实,头靠上去的时候,微微的,感觉眼睛有点热。
他背着她时的那种沉稳、可靠,像极了七年前的样子。
七年前军训的时候,她在一次野外训练的时因为痛经,偷懒躲在一旁休息。结果错过了指令,掉了队,还误入了***部队自己训练的生存训练区域。是顾骁最先发现了她,将她背了出来。
顾骁找到姜以柔的时候,她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冷汗涔涔,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最后还不争气的晕过去了。
军医的诊断是低血糖,贫血,外加受惊吓过度。让姜以柔在军医院输了些葡萄糖和营养液。
姜以柔醒来的时候,班主任正在赶来的路上。而顾骁竟然没走,只是全程黑着脸陪她在医院输营养液。
当时她便觉得这个长官看着很凶,但一定有一颗柔软的心。
然而她大抵是看错了。
姜以柔依然记得,当年他拒绝她时,那副斩钉截铁不近人情的模样。哪里柔软了?
*
“你这是急性肠胃炎。可能细菌性的,有些感染症状。先挂一袋水吧,先补充点水和电解质。然后我给你开点抗菌的药。”军医如是诊断。
姜以柔留在病房里吊水,摄影师为了不打扰她休息,也就没有继续跟拍了。
顾骁回宿舍交代了班里的内务和就寝要求后,去药房里拿了药,就返回了病房。
姜以柔本来不想跟他说话,但看着他一会儿去倒热水,一会儿去调暖气的,终于开口:“你回去吧,不用在这儿守着。”
顾骁拉了一根凳子,在她床边坐了下来:“我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在这儿。”
姜以柔:“……”
顾骁安静了片刻,又认真道:“你的胃病,是什么时候得的?”
姜以柔垂眸:“不记得了。”
的确不记得了。长久以来,为了赶通告,经常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而且为了撕资源,得出去各种应酬,酒也没少喝。这样的工作状态,要是不得胃病才奇了怪了。
顾骁不赞同地看着她:“你这是,为了红,连命都能豁出去?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想做室内设计……为什么会进娱乐圈?”
姜以柔懒得跟他解释个中缘由,轻嗤一声:“你知道什么。”
顾骁仔细观察她神色片刻,忽然伸出手,覆住了她放在被子外那只冰凉的手:“我知道你不是为了名利而不择手段的人。拼命到这种地步,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吗?”
姜以柔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她轻轻将手抽了回来,放回被子里:“没有别的原因,我就是想红。”
顾骁顿了顿,目光犀利地看着她,似乎是想看透她的心:“我还知道,你没有男朋友。”
姜以柔:“……”
男人低头看着她,星辰一般的黑眸里是全然的认真和神情:“夏夏,别对我说谎。也许……我比你想象的要了解你一些。”
姜以柔笑了那么一下,挑起眼角看过去:“顾教官,您怎么又忘了,我早就不叫那个名字了。我的名字,是姜以柔。别叫错了。”
七年前的姜夏,无忧无虑,天真灿烂,可以为了心爱的人付出一切。可以在充满汗味的油腻火车车厢上一站二十几个小时,就为见心爱的人一面;可以不顾旁人的眼神,大声地讲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可以一次又一次地飞蛾扑火,只为换他一个回头。
但他终究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但现在她是经历了爱情破灭、家庭离散、债务危机,独自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数年的姜以柔。姜以柔对所谓‘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早就没有任何幻想,她只会为自己而活。

就爱她娇柔造作全文阅读

姜以柔只在宿舍里休息了一天,就归队回到了训练场上,继续参加各项培训。
虽然她还没有百分百的康复,但她并不想就这样躺在床上当废人——尤其是当别的战友们都在训练场上艰苦训练的时候。
而且这次他们的行程安排得还是挺紧凑的。为了让大家顺利参加七周后的军事演习,基本上他们两三天就要学习、掌握一门新技能。
姜以柔他们天还没亮就被叫了起来,在宿舍门口紧急集合。
跑在最前面的孟星洋,一眼就看见宿舍门口停着一辆装甲车。
“哟呵,气派!这是专程来接我们的吗?”起了个大早,这孩子脑子处于半醒状态,一不留神就嘴瓢。
早就站在一旁‘守株待兔’的教官同志嘴角微微上扬,对他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孟星洋:“……”
跟在孟星洋身后出来的七人众,不约而同地用眼神向他表示了慰问和同情。
顾骁满意地看着众人自觉自愿地排好队,又调整好队列,而后再次将目光投向那只‘出头鸟’:“孟星洋。”
孟星洋高声道:“报告!俯卧撑准备!”
顾骁兴致盎然地点了点头:“多少个?”
孟星洋:“……二十!”
他看了一眼顾骁不置可否的表情,又清了清嗓:“三十!”
顾骁微微一点下巴:“开始吧。自己数。”
于是空荡荡的宿舍楼下,只听见孟星洋‘一……二……三……四’的数数声,配上瑟瑟秋风,显得格外凄凉。
姜以柔瘪了瘪嘴,瞧他那副小人得志的嘚瑟劲儿,怕不是个抖S!
然而这个小表情尽数落入顾魔王的眼里。
“姜以柔。”
姜以柔:“……到!”
顾骁:“你是想陪着他做吗?”
姜以柔:“做……也是可以的。”
这祖宗,病才刚好就又和教官怼上了。易晓雪替她大大的捏了一把汗,放在身侧的手悄悄拉了一下姜以柔的袖子。
顾骁:“易晓雪。”
易晓雪手指很怂的一缩,伸长了脖子:“到!”
顾骁冷冷睨着她:“你动什么动?”
易晓雪尴尬:“手……手痒。”
话音刚落,好几个人同时做出憋笑的表情。
顾骁:“你还记得队列里做动作要打报告?”
易晓雪大声道:“记住了,教官!”
不过她这么一打岔,顾骁也就没有罚姜以柔俯卧撑了,而此时,孟星洋也气喘吁吁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顾骁扫了众人一眼,严肃道:“听我口令。列队,上车。”
明星班的队员们一一登上装甲车,颜映菡一眼扫到车厢内除了左右两条长座外,最里面还有一张比较宽的皮座。
“教官还有专座?”颜映菡俏皮地打趣。
“大概是了吧,为了讲话时大家注意力都在他身上。”跟在她身后的周远柏随口接了一句。
颜映菡想了想,选了紧挨着那个宽座的位置坐下。
刚上车的林薇薇看见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戏谑。这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姜以柔是倒数第二个上车的。
顾骁最后上车,关上车门后,径自在姜以柔身边的空位坐下。
颜映菡:“……”
林薇薇低着头,噗嗤一笑。
颜映菡的脸立刻黑了。
*
装甲车载着众人来到了一个训练营地。
吕浩下车后,抬头看到一栋五层高的废弃厂房大楼,喃喃自语:“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刚说完话,他就觉得头顶一阵冷风吹过。
吕浩缩了缩脖子,便听到顾骁阴森森地在他身后道:“你的预感是对的。”
吕浩:“……”
顾骁走到场地中央:“讲一下。我们今天要学习的项目是滑降。这是我们特战队员遂行作战、城市反|恐、执行特殊任务时,利用绳索从高处快速降至作战地域的一种手段。”
顾骁仰头,吹了一声口哨。
众人看见,废弃大楼的楼顶上出现两个身着黑色作训服的战士。
顾骁接着道:“希望大家认真学习。整个训练期间教大家的技能,都是你们最后在军事演戏中能用到的。”
现场传来了不止一个人咽唾沫的声音。
“下面,我们的战士会向大家展示滑降的其中两种方式——抱滑,以及倒滑。”
两个战士都是人狠话不多的角色,直接从楼顶将绳索抛向地面,两手紧握绳索,站在天台边缘。这样从下往上看,给人一种他们下一秒就会踏空的错觉。
姜以柔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没人知道,她其实恐高。
吕浩已经开始在一旁嘟囔起来:“哇,看得我头皮都发麻了。这是新兵该学的项目吗?”
顾骁:“吕浩。”
吕浩:“……”
顾骁:“待会儿滑降训练结束后,你自己补一组俯卧撑。”
吕浩:“……”他为什么要嘴贱呢?为什么呢?
顾骁说毕,对着楼顶的两名战士做了一个手势。
其中一名战士,双手双脚缠紧绳索,用真的就像是‘抱’绳的方式,迅速向下滑降。另一人更夸张一点,整个人迅速向外倒去,头和手朝下握紧绳索前段,形成一个倒立的***,腿绷直夹|紧绳索……
二十几米的高度,两人用了不到三秒就抵达了地面。
顾骁对两人点了点头,评价:“还可以再快一点。”
众人惊:“……”还要再快?是要上演极限跳楼吗?
“报告!”男兵里的体能担当刘义忽然发话。
顾骁一点下巴:“讲。”
“我们想看顾教官演示一下!”
众人:“……”你自己想看别带上我们呀大哥!
连两名做示范的战士,都对刘义投来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眼神。
顾骁却很爽快:“可以。”
他对两名战士点了一下头,而后径自走进了废楼。
不出片刻,顾骁出现在天台上。从他抛绳到跃出天台,也不过转瞬。只见顾骁单手握绳,四肢张开,直接从楼顶一跃而下。然后在快要落地的前一刻,才用双脚夹住绳索停止冲势。虽然他们滑降都会扣保险锁,但顾骁的演示还是着实让人看得心惊胆寒,背上出了一层冷汗。
真的是极限跳楼……
“这个动作,不是经验老到的老兵,最好不要模仿,很容易受伤。”一旁的战士解说道。
众人用看弱智的眼神注视着他——同志,你说了一句废话。他们又不瞎。
负责计时的战士尽职尽责地报了秒数:“一秒四。”
刘义下巴落地。
一名战士贱兮兮地吐槽:“年轻人,你对兵神的力量一无所知……”
众人:“……”
做了个滑降就荣获‘兵神’头衔的顾骁,气定神闲地走向菜鸟们:“轮到你们了。”
众人:“……”
众人蔫耷耷地排队上了楼,生无可恋地站上了天台。考虑到大家都是初次学习滑降,顾骁教了他们最简单的抱降。顾骁给他们讲解了滑降的注意要领后,就轮到他们真|刀|实|枪地上阵了。
易晓雪排在姜以柔身后,吓得腿都在打颤。
“以柔姐,我怕,我站都站不稳了……我们一定要做这个吗?”
姜以柔微微侧身,握住了易晓雪的手。
“别怕,有保险锁,有顾教官,还有地面两位战士护航,不会有事的。”
姜以柔真的像是大姐姐一样,她这么握住易晓雪的手,让易晓雪心里安定了不少。
然而,她感觉到姜以柔的手不知为什么,冷得像是冰块一样。
易晓雪担心道:“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凉?你是不是胃又不***……”
姜以柔摇了摇头:“没事,就是风大,有点冷。”
姜以柔拍了拍易晓雪的手背:“放心,我先跳。你看着我,就知道这个没这么难了。”
易晓雪***点了点头。
轮到姜以柔,她站在天台边缘,两眼平视前方。
倒不是她故意要装酷,而是因为有恐高症,她只要一往下面看,就会头晕眼花,四肢发软。顾骁站在她身边,帮助她将保险锁扣好。
“你可以吗?”他低声问了一句。
姜以柔觉得莫名其妙。可以不可以,不都得做吗?
她微微一点头,而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跨出天台的那一刻,她闭上了眼。
隔着军用手套抱着绳子,倒不会感觉摩擦力太大。
微微向下滑了一小段后,姜以柔大致掌握了要领。要保持在绳上位置不动,主要靠腿上的力道夹住绳索。而一旦放松腿部力量,人就会迅速向下滑去。
好像不难。
在半空稍稍一停顿,姜以柔睁开了眼,而后微微放松腿部力道,整个人快速而顺畅地向地面滑去。
易晓雪看着姜以柔迅速掌握要领,动作流畅地抵达地面,忍不住拍起了手,自己的信心也增添了一分。
拍完手,她才发现自己太忘形了,立刻转头小心翼翼看了一眼他们的教官。然而却见顾骁的眼神跟随着落地的姜以柔,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易晓雪愣了一下。搞不好,这顾教官真的是面冷心热那挂的。
滑降训练持续了一个半小时,除颜映菡外,所有人都顺利完成了滑降。
本来这个训练一个小时内就能完成,那大半个小时,都是颜映菡拖延的……
她就是没办法克服心理障碍,赖在天台上不肯配合,最后甚至哭了起来。
眼见嘉宾哭得撕心裂肺,几近晕厥,摄制组也没办法,只能和顾骁沟通,让她暂时免去今天的滑降项目。
众人在地面集合,顾骁宣布了大家的滑降成绩。
“你们中间,完成速度最快的,是姜以柔,7秒1。”
众人鼓掌。虽然远远比不上部队的战士们,但作为初次参与滑降训练的人,已经很不错了。
顾骁顿了顿:“在此,我要特别对姜以柔同志提出表扬。她的入伍资料上写着……她有恐高症。刚才的训练,她比你们所有人都多克服了一道难关。”
姜以柔惊讶地看了顾骁一眼。神TM体检资料,这个是顾骁胡诌的。
为了保证大家能承受高强度的军事训练,所有人在参加这个综艺前,都要交一份既往病例报告。病例会由部队专业医生审核,以确保不出现什么意外。
所以顾骁的这个说辞,除了姜以柔本人外,大家都没什么疑问。
不过众人也惊了,纷纷转头询问姜以柔:“你真的有恐高症吗?”
姜以柔神色复杂的点点头。
“哇,以柔姐你恐高?我居然完全没看出来!”易晓雪惊叹道,忽然回过神,“啊,难怪你在上面的时候,手冷得像冰块。你还什么都不说。”
易晓雪这话一出,更加认证了恐高症的真实性。
除颜映菡外的所有人,都向姜以柔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她真的太出乎他们意料了。
一个有恐高症的人,竟然是将滑降项目完成得最好的人。多么打脸!
然而最让人觉得打脸的,姜以柔在这档综艺里的表现,和她以往的形象反差也太大了吧!本来以为她也就是体能比较不错一点,没想到她还真的是样样都行。
吕浩又忍不住嘴碎了:“姜以柔你好样的!我决定了,你就是咱们明星队的兵王!”
于是,吕浩因为屡次队列中私自讲话,被罚了四十个俯卧撑……
跟拍FD自然不愿错过这个好卖点,当天训练结束后,硬是拉着姜以柔拍了一段专访。
“明知道自己有恐高症,你是怎么克服自己的心理恐惧,决定参加滑降训练的呢?”
姜以柔对着镜头淡淡道:“部队里不是有句话吗?没有不能完成的任务,没有不能攻克的难关。我只是做到了这一刻,我们的战士们,是时时刻刻都在恪守这条准则。和他们的艰辛比起来,我这个算不了什么。”
采访结束,姜以柔在营房外遇到了顾骁。
月色朦胧,路灯下,男人的双眼看着比平时多添了几分温柔。
“你怎么知道我恐高?”姜以柔走过去。这还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主动找他搭话。
顾骁眼神里闪过一丝浅笑:“我说过,也许我比你想象中要了解你。”
姜以柔垂眸不语,不知在想什么。
顾骁看着女孩儿微微扑闪的纤长睫毛,心口忽然一热:“夏夏,你还记得你五年前问我的那个问题吗?”
“我的答案是……”
姜以柔抬手,制止了他即将冲口而出的话语。
“都不重要了。顾总,我不像您,含着金汤匙出生,无论中途怎么任性折腾,都有睥睨一方的家业等着继承。无论你出于什么目的,请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一路走到今天这地位也不容易,不想再被人贴上什么‘被包养’啊,‘靠金主上位’的标签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经营我的事业,也请顾总,不要让我为难。”

小编推荐

小说资源《就爱她娇柔造作》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资源,就爱她娇柔造作 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资源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点击免费阅读更多章节

本文仅代表就爱她娇小说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仅提供小说资讯及导读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