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成为你的心上人(程源许迟迟)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成为你的心上人(程源许迟迟)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导读:主角是程源许迟迟的小说成为你的心上人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离暑假开学也没几天了,程源手上受了伤,也做不了什么事,只能先静下来养伤。所幸钱没有丢,合合拢拢一万不到,学费是够了。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程源许迟迟的小说成为你的心上人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离暑假开学也没几天了,程源手上受了伤,也做不了什么事,只能先静下来养伤。所幸钱没有丢,合合拢拢一万不到,学费是够了,但他还要算自己上学之后的生活费,还有要还许迟迟的钱,他不会总依靠她的。

程源许迟迟小说摘要

许迟迟暗恋了程源五年。
后来,天之骄子的程源坠落凡尘,一蹶不振,那个时刻,只有许迟迟在他身边,倾自己全部去爱他。
终有一日,成为你的心上人。
爱一个人,心似莲花。
慈悲和宽容,心动与忍耐,都在里面。

成为你的心上人全文在线阅读

第八章
在这样夏天的傍晚,身体的贴合让他们一下出了很多汗,但也似乎畅快了不少。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体育运动。
程源去洗澡了。
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罪恶,为什么会抗拒不住***和仇人之女***,他的父母还在监狱里,他却一个人在这沉沦鱼水之欢么?
程源洗了很久,出来的时候莫名发现许迟迟竟然在他床上睡着了。也许是这次做得太厉害,她经不住累了。
她已经把衣服穿上了,蜷着身体窝在他的凉席上,这样看,她倒也是柔软无害,白皙的小腿处还是有他印出来的红痕。
不知为何程源忽然一下软了心,没有叫她起来,反而自己坐回书桌边,开始做他的德语兼职。
其实听着她悠缓的呼吸声,还挺让人平静的。
直到晚上十点多,她还一直没醒,睡在他床上津津有味。他才忍不住叫醒了,“快醒醒,醒醒。回你房间睡,我要睡了。”
被叫醒的许迟迟人还懵懵的,只有一些类似反射行为的意识。她顺从的抱着枕头,穿起拖鞋穿过客厅,迷梦着眼走入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继续睡。
程源无奈,她竟然把他的枕头给抱走了。
算了,就这样睡吧。但是到了十一点多,程源又不习惯了,没枕头根本睡不着。他只好又起身去她房里拿枕头。
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她房间。他租房子只是因为家里已经被收缴了,他没地方住,身上两千多块钱只能租这种房子,本来他想住单人间,但是因为房源稀缺,而他又太急,才选择了这种一室两厅带厨房和厕所的房子。
但是既然能卖的这么便宜,必然是有其他因素了。这间房子地段很不好,采光和通风都不行,装修更是老旧,很多基本家具都没有。厨房和厕所小的几乎只能站人,客厅根本就不像客厅,就像两个房间的一个过道一样。
他的房间只有十六平方米,许迟迟的就更小了。
她却把这里妆扮得跟一个新家一样。程源想起来他第一天晚上来的时候坐在这里。这里阴沉老旧像是堆积了好几年的尘土,连呼吸都沉重,他根本睡不着。
第二天,他提起精神打扫了一下这里。虽然干净了,可还是觉得生疏,觉得阴冷,根本不像住人的地方,反而像是一个老旧的关人的地下室。
可是许迟迟来了,她把这里像是重新修饰了一下似的。墙上贴上了花纹纸遮住剥落的墙灰,黏了钩子用来挂伞和钥匙,桌子上放上零用钱罐,抽纸巾甚至还有一束假花和水晶球,椅子上有坐垫和抱枕,甚至冰箱都用毛巾盖住,上面放了许许多多的篮子篓子。
而今天第一次见,她的房间更花哨。四周四面墙都用贴纸贴住了,网上那种一格一格的小柜子堆得特殊高,她的衣服,她的护肤品,她的书她的椅子她的书桌几乎摆的放不下。
程源不想看这些东西,伸手从她怀里抽出自己的枕头。对面的窗帘出一阵闪光不久就传出喇叭的鸣笛声,原来她这里靠近小区的停车场,还挺吵的。
程源拿回枕头关了灯和门回去。
看了自己的房间,因为她不敢动他的房间,除了从寝室多拿了一些衣服和书过来,他这里倒没什么改动——啊,对,她给他买了一个柜子。
网上买的,那种鲜绿色用来放书的小书柜,颜色艳眼得与整个房间格格不入。
简直似乎一种隐喻。
程源这个礼仪招待员的这个简直做了十几天就结束了,一天两百块,收入还不错。德语的翻译也已经交稿了还在等那边的审核,暂时还没有新的单子派过来。
但是程源不可能就这么闲着,他必须找新的别的兼职,否则暑假一晃而过,他连学校的学费都不够交。他的优点就是英语和德语都很不错,但是一上网才发现,找翻译兼职的学生多如牛毛,之前那个就是他把价钱压得很低才谈下来的,这个城市繁华物质,会几门语言的学生并不稀缺。
这个时候程源就算过得再辛劳也不会跟任何人求助,这是他的骨气。找不到他就继续找,什么都做,他就不相信这一个月他就找不到事做。
功夫不负有心人,程源又找到了一份德语口语的翻译工作。有个德国人工程师来中国考察,正好待三个星期左右,需要一个随行的翻译,包吃住,但是价格很低。
面前那天人很多,看来想做这份工作的人并不少。程源和德国工程师用德国工程师聊了聊,他日常用语还是可以的,但是涉及到一些专业用词就有点艰难。
之后面试官问德国工程师他的想法,那个工程师给他打了一个七分。
最后,他们谈到薪资。面试官问他,他想要的薪资是多少?
程源对于翻译这块的水平并不是很懂,网上的说辞也是五花八门,他犹豫了一下回答:“六千。”
那面试官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就让他回去等消息了。
程源想这么多人面试,是否他的薪资报高了。直到当天晚上接到通知明天去签约的电话,再到网上一查,他是报低了。
不过也无所谓,既然答应了,也就不能反悔。程源如此想着,当夜就从手机上下了一部德语词典开始啃土木方面的专用词。
第三天他就住进了那公司的内部宿舍,他以为这份工作不会很难,没想到却很麻烦。这公司估计是为了省钱,就他一个翻译,那个德国工程师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期间的翻译都得由他来,甚至公司官方的书面文稿还得由他撰写。
他深深觉得六千的确是低了,但是已经签了合同后悔也没用。
一个星期之后的中午,程源陪同那个德国工程师和公司的一些领导出去吃饭,没想到正好撞见许迟迟站在门口等他。
她一见他,非常喜悦的迎上来,“程源。”
公司领导问:“你朋友?”
程源点点头。公司拍了拍他的肩,“我们先去饭馆那里等你。”
一行人走了之后,程源才对她说,有些不耐烦似的:“你来干什么?”他并不喜欢她来找他,更何况,她到底是怎么知道他在这的,他并没有跟她说过链接。
“我担心你啊。我打电话你又不接。”许迟迟低头踢踢地上。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事,就想看看你。我给你买了水果。”许迟迟递过去,一大串提子,她知道他最喜欢吃提子。
“不用了,我待会儿去吃饭,拿着一袋水果多麻烦。”
“那我先放在前台姐姐这里,待会儿你回去的时候带着就行了。”
“你随便吧。”程源走了。

成为你的心上人全集免费阅读

第九章
到了晚上七点多,德国工程师和老板的讨论迟迟没有结束,一直在两种语言中***程源真的是很痛苦。
中途出去上厕所,前台姑娘正好收拾东西下班。
“唉,程源,你女朋友放了一大袋提子在我这。我放桌上了,待会儿记得带回去。还送了我这么一大袋,谢谢她了。”前台姑娘笑着走了。
程源忽然觉得很疲惫。
他很想就这么回去睡一觉睡到天荒地老日月无光,然后醒来,这一切都没发生。整个暑假他一直在跑一直累马不停蹄一般,原来谋生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他不能再任性,不能再有脾气,不能想不干就不干,他没有退路。
生活竟然能如此的艰难。
而这样的他何年何月才能积累起财富与势力查出那个人作伪证的证据。
晚上八点半了,他们终于结束了今天的讨论。
程源拿着提子回了宿舍。这宿舍只有他一个人,是那个老板特意请出来给他和那个德国工程师住的,一人一间。
但是今晚那个德国工程师不在,老板带那个德国人去做桑拿了,之后很可能会去找小姐开房住一晚,因为程源说自己实在很累才没有让他一起去。
程源静坐了一会儿,忽然拨了一个电话给许迟迟,“你过来一下。”
半个小时后,许迟迟就来了。
程源开门让她进来,她好奇地环顾四面,然后看到茶几上她的提子,“你没吃啊?”她像是马上就习惯了这里,从桌上拿上水果盘去厨房里清洗了一下,然后端上来。
“很甜的,你尝尝。”许迟迟拿一颗给他。
程源看着她。
“不吃?”许迟迟就剥了皮自己吃了。
她忽然就被就被程源压倒在沙发上,紧接着他的吻就如同暴风烈雨一般袭来。但是因为她嘴里还有提子籽,唇齿***之间竟然到了程源嘴里。
他呸了一声吐出来。
许迟迟噗嗤笑。
“你竟然还敢笑?”程源撩起她的衣服解她的***扣子,许迟迟紧张地问,“就在这里吗,不会有人来?”
程源定了一下又停止住了动作。
坐起身,他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也许是因为这几天一直任劳任怨的做事太累了,他心里很烦躁。今天许迟迟找他,还给他带提子,不由得让他让她找到一个缺口瓦解自己冰封的冷漠,想放纵一下。
……其实他也不是没有人关心的。
至少有一个人,只要他叫,她就一定会到。
“不做了吗?”许迟迟问他。
程源站起身预备回自己的房间,“没套子,你回去吧。”
“我去买。”
程源半靠在床上,心情似乎放空了,渐渐冷静。许迟迟坐在床边扣上衣服,然后把被压在衣服下面的头发拨出来。
她转头看他,“我走了。”
“嗯。”程源点头。
不久他就听到她穿过客厅,在沙发上拿起包,然后关门离去。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半了,他就这么把她招了过来做完事后又让她一个人回去。
程源起身到窗边拉开窗帘看,她还没到楼下。
犹豫了一会儿,他打了个电话。
“程源?”许迟迟一头雾水。
“需要我送么?”
许迟迟停住脚步笑了笑,他究竟心还是软的,“不用了,打计程车很快的。你好好休息吧。”
程源知道明明主动打电话要送她,仅仅是为了自己不想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假如按照以前,其实无论她说什么他都应该去送她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露出丁点向她示好的意愿。
隔天他接到了许迟迟打给他的电话,他没有接,却也静静舒了一口气,知道她应该没出事。她每次都是隔两天一个电话,时间会选在晚上七八点左右,怕打搅他。
有时候看着手机还希奇,他现在全部的未接来电全是她的,可他又并没有保存她的名字,所以通话记录上一直显示的是她的号码。
3588,3588,看着她的手机尾号,竟然都看习惯了。
某一天,他决定存她的名字,当然不会保存叫许迟迟,更不可能叫迟迟。就改了一个1。
所以曾经拥挤的未接来电那栏忽然变得很简洁。
1的未接来电。
1的未接来电。
1的未接来电。
这个1是谁呢,曾经有人问他,他说:“Somebody。”
两个星期之后,程源的这份翻译工作终于做完了。他拿到了全额的辛劳钱,真心来之不易。这天晚上收拾东西回家,竟然觉得分外轻松。
然而就像老子说的一样,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许迟迟没有出事,他却碰到了抢劫犯。在他路过天桥底下时,有两个男的竟然用刀挟持住了他。
“把钱拿出来。”
此刻是周五晚上九点多了,天色阴暗,他被挟持到靠近最里面藏垃圾的地方。此时此刻,不应该和他们硬拼,程源乖乖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他并没有多少钱,被他们拿去也无妨。
“就几百?”那两个男人似乎很不喜悦,“卡里有多少?”
“我卡里没钱。”
“骗我哪!”那个男人搜出他的手机,找到了一条银行的入账通知,“这不刚打进了六千嘛。走,去ATM机那。”
程源不知道这两个男人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还是真的这么大胆,竟然敢挟持他到ATM机那去。
“ATM那可是有摄像头的。”程源试图打消他们的念头。
“你别管,走!”
程源先顺从地走了一段路,而后猛地转身一脚揣想那个用刀挟持住他的男人的肚子,身旁的男人扑上来,三人扭打在一块。
有个姑娘经过吓得尖叫起来,有人闻讯赶过来了,那两个人见势不对跑了。
程源这才感到疼,热血流出来,原来他的胳膊被划伤了。
有人报了警,程源很快坐上了警车回去做笔录。警察盘问过后就放了他,然后问他有没有家人的电话,通知过来接他。
程源摇了摇头。
第十章
处理完伤口,程源就自己回家了。许迟迟那时候正做了一大堆夜宵等他,乍一见他,简直吓了一跳。
“你怎么成这样了?”她惊慌地过去扶住他。
“碰到抢劫的了。”他轻描淡写地说。
“受伤了?没事吧?”许迟迟盯着他的胳膊绷紧张地问。
“没事。”他做完笔录就自己去了旁边一个小诊所,护士也只是说轻伤而已。许迟迟却担心得不得了,“伤到骨头了吗?”
程源不想多说话,径自进房坐在床边发呆。
许迟迟跟***蹲下来看他的胳膊。
“他们要钱你就给他们啊,为什么要这么拼?钱只是钱啊,以后还可以赚,可是命没了——”
程源一声未吭。
她懂什么,在那一刻他压根没有想过自己,真的就只是在想,他这两个月辛辛劳苦,累死累活,才赚到的钱怎么可能就这么给他们,怎么可能?!
他本来是想让她别说了,一直唠叨真的很烦,嘴唇动了动接触她的眼睛却又改了口,“有什么可哭的?”他又不是死了,可是莫名地他没骂出来。
许迟迟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红了眼眶。
她吸了一口气站起身,忽然双手伸了过去摸他的脸,程源没说话,许迟迟紧接着轻轻地抱住了他,像是安慰似的。
“世界上有些东西再重要,也没你的命重要。”
程源怔着,她竟然懂,这世上也只有她懂。那时刻他的脑袋里都是钱不能丢。但是事情过去之后他却惧怕了。那两个人是凶徒,要钱不要命,手上还有刀,当时他却敢冲上去,假如一着不慎,也许他就这么被捅死了。
人生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
而且是为了六千块钱被捅死,多冤,他的人生他的目标他的愿望全都没有了。
是的,他不是无坚不摧的,他也会怕。
许迟迟又松开他笑,“没事就好了,大难必死必有后福的。以后就再也不会碰到这种事了。饿了吗?家里有饭。”
程源摇了摇头,许迟迟还是坚持他应该吃点东西,于是又下了一碗面。因为怕他不方便,甚至端到了他房里吹冷了面条喂他。
“当我是三岁小孩么,手受了伤又不是残废了。”他径自拿过面条回到客厅放在桌上自己吃。
许迟迟笑,他似乎走出来了,之前那种怔忪的神态没有了——那种怔忪有点吓人。
他发现许迟迟在望着他。他忍了一会儿,终于出声:“别看我。”
“好好,我不看你了。”许迟迟抿起嘴笑,低下头看着灯光投照在玻璃桌上他的身影,“你有时候真像个小孩呢。”她喃喃地说。
程源吃完了面,许迟迟去厨房洗碗。
程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那天晚上你一个人回来,没有碰到什么事吧?”
许迟迟怔了一下又笑了,她好喜悦,这是不是代表着他也在开始关心她呢?
“没有。”
那天晚上打完的回来她的确有点害怕,因为从下车的地点到她住的房间还有几百米的小路要走,晚上又没什么人,她一个人走在路上别提多恐怖了,生怕从某个地方窜出几个人来。
所幸一路无事。
回来之后马上把门窗全部锁得紧紧的才敢睡。还是因为害怕睡得不太好,这里之前曾经发生过入室盗窃案,而且他们还是一楼,就她一个人在家。
但是她全都忍耐下来了,成长和爱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她不能总依靠别人。
而且想想那天他的脸色其实特殊不好,不知道是因为劳累还是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整个人都像没劲似的,去陪陪他挺值得的。
许迟迟收拾完了碗筷,程源已经回房里去了。
许迟迟问他,“待会儿你怎么洗澡,要不要我帮你擦身子?”
“不用了,你忙你自己的事去吧,我自己的事我会处理。”
“哦。”许迟迟点点头,
她也不想变成一个什么都要掺一脚的唠叨老太婆,那样只会惹人反感。她回房间,临了又加了一句,“有什么事叫我,我会马上来的。”
程源当然没有叫她。
离暑假开学也没几天了,程源手上受了伤,也做不了什么事,只能先静下来养伤。所幸钱没有丢,合合拢拢一万不到,学费是够了,但他还要算自己上学之后的生活费,还有要还许迟迟的钱,他不会总依靠她的。
程源想起那个德国翻译的兼职工作,那个不需要去外面可以长期做下来。不过上次那份文稿翻译的尾款还没给,编辑承诺说审核过后一个月给钱。
他现在倒也不急,问问他还有没有稿子可接。他说有一份,程源大喜,虽然那只手最好不要动,但是一只手也能打字。当即接下了那份工作,这几天在家里专心翻译。
正在这时候,程源外婆打电话说要过来看看。家里出事后,亲戚都被盘问过,关系都有点冷落,只有外婆对他一直甚是关心。
程源不想让外婆关心,可是他现在住这房子,手又受了伤,没办法不让她担心,程源只好请求许迟迟的帮助。
“明天我外婆过来。”
“明天吗?什么时候?”
“上午十点。你明天跟我一起去接她吧。”假如外婆知道他有个女朋友一起***,说不定会放心点。
“真的吗?”许迟迟很喜悦,“我一定去。”
“待会儿我给我外婆电话。”
“嗯。”
能够接待他的亲人,许迟迟真的很喜悦的。甚至有种媳妇要见婆婆的感觉,别提多么期待了。早上一起来,她把自己好好妆扮了一顿,到了九点正好能和程源一起出门。
“外婆。”
火车站人来人往,许迟迟还没看清楚是哪个老人家时,程源已经出声了。
“源源。”
源源?许迟迟听到这个名字一乐。
“这么多东西,我帮你拿?”
“不用我自己能拿。”程源看起来很年轻,格外有精神,想帮她拿东西她都不让。“哎哟,你手怎么受伤了?”
“打篮球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他外婆知道他喜欢打篮球。
“严重吗?怎么就受了这样的伤?”外婆有点怀疑似的。
“不严重,过几天就好。”
“是啊是啊,医生说不严重的,您别担心了。”许迟迟插嘴,程源外婆才发现程源旁边站了一位姑娘。
“这位是?”
“你好,婆婆,我叫许迟迟。”许迟迟估计的打招呼。
程源的外婆估计猜到了,点点头,“你好。”
“我帮您拿,回去再说。”
三个人一起出了火车站,聊着家常。
“放暑假我让你来我这里,你又不来。”程源外婆叨念。
“我有事。”
“散散心也好。”
“我挺好的,不用散心。”
程源外婆叹口气,又看了一眼他包扎的纱布,显然是很担心这个倔强的外孙。气氛有点尴尬,许迟迟试图挑起话题,“对了,婆婆,您来过这里吗?这里很好玩呢!”
“我妈都嫁到这里了,她能没来过这里?”程源看了她一眼说。
许迟迟尴尬得没出声。
程源外婆马上就解围了,“来过,不过很少,离我们那太远了。”
程源外婆还挺让人亲近。
“那这次来我陪你好好逛逛啊。”许迟迟接口。
“好啊。”
火车站人很多,十分嘈杂。两人排队等计程车,许迟迟又开口,“婆婆,火车上累吗,我去给您买瓶水。”
“不用客气了,小姑娘。”
“要的要的。”许迟迟咚咚咚就去买水了,还给程源带了一瓶。
排了许久,三人终于坐上计程车。因为热司机关上窗户开了空调,里面有种非常难闻的气味,许迟迟和程源习惯了还好,可程源婆婆却很不适应似的。
程源说:“麻烦您,把空调关了,我开窗户,我外婆晕车。”
“年轻人,这么大热天关空调不要热死人。”
程源皱起眉头,刚预备说话,许迟迟接过:“师傅,就一会儿,我们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近的。老人家身体不***,您体谅体谅。待会儿吐您车上也不好啊。”
也许是她声音软萌软萌的,司机关了空调。
许迟迟喜悦地说:“谢谢了。”

小编今天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成为你的心上人 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的出色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在线全免阅读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在线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