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爱如残阳心已冷(景岚穆凌寒)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爱如残阳心已冷(景岚穆凌寒)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爱如残阳心已冷(景岚穆凌寒)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1-09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景岚和穆凌寒的言情小说《爱如残阳心已冷》已全本完结,爱如残阳心已冷全书大结局在线阅读讲述了:假如,是说假如,有来生,夏亦然一定不会让自己爱上傅铭城,这是夏亦然对自己说的。可是这辈子没有假如,夏亦然从看见傅铭城的第一眼起就深深地爱上了他,不可自拔!刚开始他是她的铭城哥哥,再到后来,他成了她姐姐的男朋友。

景岚穆凌寒小说摘要

世人都知夏亦然爱傅铭城,至死不休,傅铭城却恨她,不死不休。她爱他,今生不够,带着他给的伤害,不忍怪他分毫,最终以结束自己....

爱如残阳心已冷全文在线阅读

泪眼婆娑中,她第一次觉得对眼前的人有些许失落。
在他身边相伴的日日夜夜,毫无价值。
但她,就是执拗如斯,舍不得离开。
“这一巴掌,呵……”夏亦然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铭城,你误会了,我们就是争论了一下,亦然不小心误伤了我……你别那么大火气,她不是故意的。”她在他的怀里小鸟依人。
“你……”他压抑住怒火,看向她时已经雨过天晴,“你没事就好,”他顿了顿,看向夏亦然依然盛怒:“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眼见为实。这个词语真是讽刺。
“傅铭城!”陆文皓呵斥道,“站在这里的才是你一纸婚书的妻子!你现在这是算什么!”他的身体禁不住上前倾了倾,攥紧的双手呼之欲出。
夏亦然在背后伸手,拦住了他。
血,汩汩顺势而下,一滴一滴,沿着指尖掉落地面,氤成一滩。
“亦然,你……”陆文皓错愕,看着搭在手腕上的一只手鲜血淋漓,“你的手怎么了?怎么这么多血!”
傅铭城蹙了蹙眉,眉间留存一丝紧张,他不禁瞥了一眼她摔落的地面,零零星星的玻璃碴上都染上了红色,红的深沉。
若面前站着的是旁人,无论是谁,傅铭城都会生出些许怜悯和愧意。但是……
但是,眼前的人是夏亦然!他伫立在原地,依旧搂着夏轻允,无动于衷。
“我带你去包扎,检查一下伤口,万一里面有碎玻璃。”陆文皓蹑手蹑脚的握起她是手腕,想牵着她离开。无奈,她却稳如泰山。
“文皓,”她倔强的推开他的手,“没事的……”
夏亦然垂下手,走到傅铭城的身前,仰起头问他:“夏氏,怎么回事?”
傅铭城心里莫名的“咯噔”一下,脸上却未查明丝毫。
她的脸色太过苍白,似乎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他默然,半晌,冰冷一句,“就像你想的那样。”
手上的血,干涸了又盈满湿润。
“为什么,”她怒吼,像疯了般质问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眼泪终究奔涌而出。
委屈,溢满心头。
“哼,为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他的手顺着她的袖管滑落,停在手腕处顿了顿。然后握起她的手,蹙了蹙眉头,瞥了她一眼,戏谑的看着血肉模糊的伤口,“啧啧——”
“我已经答应你的要求!我全部答应了!”她怒吼道,“你把夏氏怎么样了?我妈妈她,她怎么样了!”
男人耸立不动,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眼前的人说道话似乎与他无一点关系。
泪水肆虐,模糊了视线。她声嘶力竭的哭着,痛的弯下了腰。
“为什么!我已经做到了!是我躺在手术台上,感受到血肉分离的痛感!我亲自决定了我们孩子的生死!我拿孩子的命来换你!”
有一丝异样在傅铭城的眼神里流转。他定了定神,微昂起头,不能让自己有一丝愧疚。
“你为什么还不能放过我的家人!”她横着眼睛,怒指着夏轻允,“你不是爱她吗!你又怎么舍得动夏氏!还是”她冷笑着,“还是说,你就这么厌恶我?你就这么迫不及待!那之前算什么!之前我们的约定算什么!”
傅铭城看着她,“哼,算什么?缓兵之计算吗?”他眼神里的蔑视跃然脸上,“我们离婚!”
冷到极致的话语一如往常。
这句话此时听来五雷轰顶!夏亦然踉跄几下,无力的手低垂身侧,孱弱的身子在宽松的工作服里颤抖。
陆文皓上前扶住了几近跌倒的夏亦然。他怒目圆瞪,眼前两个人是在要她的命,他必须带她抽身。
“亦然,不能再这样了,你看看地上的血!不要命了吗!你才做完手术,我现在带你去包扎。”
夏亦然没有看他一眼,依旧固执的与两人对峙。
陆文皓心疼的找来绷带,一圈一圈的将伤口缠绕。不知绕了多少圈,血才没渗出来。
“我不会离婚的!”她的语气不容商量,“我为什么要离婚?孩子已经没了,夏氏也没了,我在哪里还有任何意义吗?在我爱的人身边何乐而不为?”
“你……夏亦然,你这么做何苦呢?铭城都说了要与你离婚,你为什么还要……”
“你闭嘴!”夏轻允将脸往傅铭城怀里缩了缩,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睛似乎受了惊吓般忽闪了几下。
“夏亦然!我警告你,不准为难轻允半分!”傅铭城紧紧护着怀里的女人。
“我为难她?好,铭城,她回来了!你问问她啊,手机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问问她!”
“那件事情不需要你再解释一番!”他决绝,“夏亦然,除非我们离婚,否则你别怪我。”
“这就是你运筹帷幄的本领吗?一步步逼着我和你离婚。铭城,你对我……就真的这么厌恶吗?”
傅铭城看着她,他对她的厌恶已经成了习惯,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件事情。
有她存在的一天,那份厌恶就丝毫不减。这似乎,是她存在的意义。
“你食言了。”还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夏亦然冷笑着。
她的脸色苍白无一点光泽,宽大病服倾向身体一侧,消瘦锁骨触目惊心。
傅铭城微微张嘴,抱着夏轻允的手不自觉松了松。
“咳咳,咳咳。”夏轻允蜷缩在男人怀里,鲜艳的涂满甲油的指甲滑过唇际,不动声色,接着就是一阵反胃的猛咳。
女人的脸因这阵咳嗽憋得满脸涨青,泪水也在眼角充盈。
她的双手紧紧抓住傅铭城的身体,就似一松开就会失重跌落在地。
傅铭城比之前抱她抱的更紧,身体微微下俯贴着夏轻允,“轻允,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快,快叫医生!”傅铭城对着病房里的人咆哮,失去理智。
夏亦然无力地依靠在陆文皓的怀抱,看着眼前的一对,泪水热了一趟又一趟,她只需轻咳一声,他就顷刻六神无主,她于他,真的太重。
难怪,之前她的离开,会让他对自己厌恨至此,连自己的孩子都阻挡不了半分。
夏亦然身子瘫软,已无一丝力气。
心痛,万箭穿心的痛。

爱如残阳心已冷完整阅读

“轻允,没事的,我们这就去看医生。”傅铭城宽大的胸怀装进夏轻允娇小的身躯,半抱半搂出了这间狼藉不堪的病房,至门口,侧头回来:“夏亦然,我回来要看到协议书上你的签名!”声音决绝冷然,让闻声的人如坠冰窖。
“我不!”看着他跟她几近合二为一的背影渐渐离去,夏亦然歇斯底里,用尽全身力量吼出这句。
硕大的眼泪划过脸颊,握着陆文皓的手颤抖不已。
傅铭城匆忙的脚步微顿了顿,转而毅然离去。
一抹自得的笑在夏轻允阴狠的眼神里跌落,暗自咬了咬牙,往男人的怀里贴进。
病房内,陆文皓看着夏亦然,心不禁紧紧揪在一起,难以呼吸。他默默维护着她的倔强与自尊。无视她脆弱的样子,扶她坐在床边,一言不发。
“妈妈……”夏亦然喃喃,现在才忽然想起妈妈,刚才夏轻允说她已经住院。
“文皓,你知道我妈在哪个病房吗?快告诉我,我要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她枯瘦的双手因紧张紧紧抓住陆文皓的手臂,眼神里的焦虑跃然脸上。
只是她瘦弱的身板如何熬得住这一桩一桩的突如其来。
“你别急, 我去帮你问问,你要先照顾好自己,别忘了,你也是刚下手术台……”即使七尺男儿,见惯生死,此时的夏亦然也让人心生无限怜悯,文皓的声音已近哽哑。
他扶着她孱弱的肩膀,试图把她拉回病床上。
“不,你现在就去问,我现在就要去找妈妈,我要知道她怎么样了,文皓,求求你,快去。”她的声音已然哽咽,妈妈,你不能有事,千般万般都是她的不好,她已经失去太多,妈妈千万不能再有事。
陆文皓了解她的固执,也了解她的心情,他皱眉,看她虚弱地挣扎,又不忍,拂她的心意。
“赶紧去查一下林漂亮在哪间病房。”陆文皓叫住走廊上走过的护士,吩咐道。
“你休息一下,马上急知道了,你先坐一下啊。”陆文皓看着倔强的夏亦然,无奈地恳求。
夏亦然摆脱掉陆文皓,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她扶着墙拖着虚软的腿,追着那个护士,陆文皓赶紧跟上来,扶着她,最终来到了妈***病房。
透过玻璃能看见里面妈妈平躺在床上的影子,夏亦然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底下。
手搭在扶手上预备***,顿住,理了理病服,把受伤的手藏进宽大的衣袖里,方才推门***。
“然然,”一个熟悉的昵称传来,夏亦枫探出头,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夏亦然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哥……”,掌心滚烫的温度似乎融化了些许内心的坚硬。
“然然,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看上去这么憔悴?生病了吗?你过得怎么样啊?”他紧紧搂住了这个傻妹妹。
一连串的问题砸向她,让她不知该从何说起。她倔强的摇摇头,“没有没有,我很好,哥,妈妈怎么样?”她上前,走近妈妈。
夏亦枫及时将她拉住,打量着她毫无血色的脸,若有所思,“然然,你先回去吧……”
“为什么!哥哥你要赶我走?”她委屈道,眼睛依然没有离开妈妈身上。
她看起来脸色惨白,触目惊心,硕大的眼泪再次夺框而出。
“哥,妈妈,妈妈怎么样了?”她没等哥哥回答,已经扑到妈妈身上。
夏亦枫急忙拉住她, “妈现在需要静养,你不要待在这里了……等她休息好了你在来看她。”
夏亦然面色沉重,看着自己的哥哥,摇头,“让我留在这里,等妈妈醒来。”
“你回来了?”林漂亮像是被吵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
“妈,妈,你没事吧!”夏亦然凑上去,双膝猛然跪在床边,满脸泪痕。
“哼,”夏妈妈轻笑一声,“你回来干嘛!”她侧过脸,眼角的皱纹夹杂着愤怒,“你还嫌害我吗害得不够吗?”
“妈。”夏亦枫站在一旁,叫了她一声。
“妈,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她双手搭在妈妈臂上,哭得像个被遗弃的孩子,“夏氏,夏氏现在怎么样了?”
“别跟我提夏氏!你配吗!”夏妈妈伸出藏在被子里的手,颤抖的甩开她。她的眼里氤氲着湿意,“都是你毁了夏氏!”
夏亦然心头一紧,手再次抓住林漂亮的臂,不敢松开,“妈,你别生气,身体要紧。夏氏我会想办法的!”她闷咳了几声。
“滚!当初你偏要嫁给傅铭城,明知道他心不在你身上,你偏要倒贴上去!不顾我们的劝阻,现在你满足了!你父亲毕生的心血都为你搭了***!”林漂亮***甩开夏亦然的手,盛怒使她猛烈地咳嗽起来。夏亦然也被推倒在地上,看见母亲生那么大的气,手足无措,坐在冰冷的石板地上,语无伦次:“妈,妈妈,你别激动,你别生气……”
“然然,你先出去吧,听话,让妈妈休息好了,你再来。”夏亦枫拍着林漂亮的背脊,脸上焦虑不已。
“出去,再也不要来了,再也不要让我见到你的样子!”林漂亮情绪激动,断断续续咳着。
“夏氏都被她毁了,她已经不配再做夏家的女儿了。”
“妈,你别说了,然然也不轻易,你别激动,让然然先出去就好了。”面对两个最亲的女人,夏亦枫无能无力顾及两方。
“亦然,”一直守在门口的陆文皓看见亦然又跌落在地上,赶紧进来扶她起来。
“文皓,你先带她走吧,帮我照顾一下她。”夏亦枫舒了口气。
“放心。”夏亦然瘫软在地上,任凭陆文皓将她抱起,妈***话如刀锋尖锐,字字刺心。
是她毁了夏氏,从此不配再做夏家的女儿……

小编今天点评

爱如残阳心已冷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下载吧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