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利曜南纪欣桐)全本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完整阅读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利曜南纪欣桐)全本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完整阅读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利曜南纪欣桐)全本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完整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1-09

小说内容介绍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全文在线阅读出色内容呈现;主角是利曜南纪欣桐的言情小说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在线阅读:一个月前,母亲忽然告知纪欣桐的亲生祖父就是如今重病在床的金融巨子——朱狮。于是纪欣桐在昨晚跑到了信义区的豪宅前流连,却意外的与利曜南相识。

小说摘要

当纪欣桐与利曜南的再一次见面,纪欣桐成为了利曜南公司中的一名小小的数据处理员,而利曜南也因为纪欣桐那清亮的眼神微微感觉到了一丝熟悉。当暗杀利曜南知道纪欣桐就是自己所要寻找的女孩时,利曜南又会如何选择……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全本完整章节阅读

“董事长,我给您带了水果来。”
依习惯打一声招呼,老人也如往常一样看他的报纸,没搭理欣桐。
欣桐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开始专心削起水果。
她每回到医院,就如这般情景,病房内两人沉默无言,各自做自己的事。
“你每次都这么准时来看我,是为了什么?”
老人忽然开口说话,欣桐愣了半晌。
“您在生病,我想,病人会需要陪伴。”这是她心中的想法。
“谁告诉你我生病?”老人皱起眉头,“我的病早就好了!我之所以住在医院里,是讨厌有人烦我!”
欣桐手上拿着削了一半的苹果,沉默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回嘴。
“你到底听清楚了没?我说我讨厌有人烦我!”看到欣桐没有反应,老人索性扔下报纸,“你大概不知道,你天天到医院其实让我很厌烦!”
无故的指控让欣桐哑口无言。
“说起来,除了血缘关系,我们之间并没有祖孙亲情,你天天到我这里来削苹果,真的是心甘情愿的?”老人忽然刻薄地质问。
欣桐没有回应,选择平静地削她的苹果。
欣桐的安静却惹来老人的不满。“既然不想回答就给我出去,以后不必再来了!”
欣桐放下手上的水果。“假如我不想来医院,没有任何人能勉强我。”停顿数秒,她平静地接下道,“虽然上一回,是您叫我到医院的,但这一次您又叫我走。董事长,请问我究竟何时该来?何时该走?”
老人瞪大眼睛,本来一脸不喜悦忽然回复冷静。“现在我要求你出去,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老人意外地收敛起蛮横,口气显得平和许多。
欣桐将水果削好后切片装盘,处理干净才端到老人病床边的小几上。“董事长,请您要记得吃水果。”
她淡淡地提醒,跟老人一样,仿佛刚才的插曲不曾发生。
老人拿起报纸继续看他的报,至于欣桐说的话,他就像没闻声一般。
老人的反复无常,欣桐并不介意,这些日子以来,她在医院跟老人说话时常得不到响应,她早已经习惯了。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完整阅读

办公室内一如往常繁忙,秘书室里的电话声此起彼落不断。
负责接电话的欣桐,边忙着自己有增无减的日常工作,边应付总机不断转接过来的电话。她抱着虚心学习的态度,认命地忙碌着。
电话又响起,她按规定等电话响两声后拿起话筒——
“您好!”活泼愉悦的声音,是银行要求的基本态度。
“中午一起吃饭?”
利曜南低沉的声音意外地出现在另一端,欣桐手里的话筒差点掉到桌上。
“总经理……您有什么吩咐?”她屏气问。
虽然她已经尽量小声,但“总经理”三个字,仍然让秘书室内每个人的动作忽然停顿,侧耳倾听。
利曜南发出低沉的笑声。“我忘了,现在是上班时间。”
欣桐深吸一口气。“您要的信件我已经打好了,是不是要请陶特助——”
“既然是上班时间,”他富含磁性的嗓音***来,打断她的话,“那么我就吩咐你,中午十二点到我的办公室,一起吃饭。”
他挂断电话,不等她回答。
欣桐紧握着话筒发呆,手指因为太***而泛白。
“总经理?总经理为什么要亲自打电话给你?你是不是晕头了?”秘书室主管拿了一份档案过来,扔在欣桐桌上。
“主秘!”欣桐反射性地站起来,哑口无言。
“不要做白日梦了!工作没做好,小心我扣你的绩效!”主秘冷嘲热讽完毕,才扭着***回到座位。
欣桐回过神,终于注重到同事们不友善以及嘲弄的眼光。
她坐回椅子上,因为解不开的心事而低垂着颈子……
假如他是开玩笑的,为什么要找上她这名小职员,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接下来的时间,她浑浑噩噩地度过上午,到了午休时间她一反常态,顾不得同事迷惑的目光,第一个冲出秘书室。
她决定躲开。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更因为她经不起“玩笑”……
她在银行隔壁巷子的便利商店里,买了一个饭团,然后到四周的公园,找一张长椅坐下,孤独地吃完她简单的午餐。
直到午休时间即将结束,欣桐才从公园走回红狮大楼。
回到座位上,欣桐整个下午提心吊胆,但总经理显然已经忘记早上的“吩咐”,她的烦恼显得幼稚……
快下班前,利曜南亲自走进秘书室。“纪小姐,马上到我的办公室。”他直接下令,然后转身走出秘书室。
欣桐呆住,办公室内全部的人都屏息。
众人窃窃私语下,欣桐走进利曜南的办公室。“总经理,您找我?”
“中午为什么没进我的办公室?”他质问。
“我……”
“请你吃饭,会让你这么为难?”
“不是,只是因为,”她深呼吸,勉强找到理由,“中午我有事,所以不能跟总经理一起吃饭。”
“那么你可以进我的办公室,亲自告诉我。”
“对不起。”
“今晚你没事了,可以一起吃饭?”他问。
“总经理,请不要跟我开玩笑。”
“开玩笑?”他挑眉,仿佛这是个令人发噱的问题,“为什么你会认为,我在开玩笑?”
“您不必请我吃饭,我只是银行一名小职员。”她答得自卑,却是事实。
“我请你吃饭,跟你在银行的职位无关。就算你是董事长的女儿,我也不见得必须请你吃饭。”他冷沉的眼底擦过一道诡光。
他的话让她难以置辩。
“还是不明白?”他走到她面前,“我不明白,你是否习惯把职位跟身份,拿来当挡箭牌?”
“总经理?”她不明白。
“现在已经下班,你不必再叫我总经理。”他冷道。
两人间陷入沉默。
“利先生?”陶欣开门进来,看到这个场面,她脸上有掩不住的惊奇,“你是……”陶欣马上认出,欣桐是刚调到秘书室的职员。
“纪小姐?你找总经理有事?”陶欣问。
“我……”
“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利曜南冷厉的眼神直视她。
欣桐怔住。“是。”
然后,她僵硬地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回到家后,欣桐没想到会看见已经三个月不曾回家的丽玲。
“我听说你现在在红狮银行工作?”丽玲斜睨着欣桐,一向给人轻浮感的***容貌,因为浓妆而显得表情僵硬,“我还听妈说,你在红狮工作不到一个月,就被调到秘书室了?”
“丽玲,你怎么忽然离开家里这么久?你知不知道春姨很想你?”欣桐避开话题,下意识望向母亲寝室方向。
丽玲挑起眉。“怎么了?你不想让太太知道,你在红狮工作的事?”她轻佻的口气布满揶揄。“放心吧!太太不在家,你高贵、游手好闲的母亲,现在到隔壁打麻将去了!”
她称呼欣桐的母亲时,总是故意带着一丝轻视的语调。要不是吴春英不惜以断绝母女关系做要挟,坚持丽玲必须喊纪碧霞“太太”,丽玲一辈子都不会承认自己比纪家母女矮一截!
她一直想不透,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自甘卑下!
欣桐没有回答,听到母亲不在家的消息,让她感到安心。如丽玲所言,她的确不愿意母亲知道她在红狮工作。
“在红狮工作不错吧?!当秘书少说一个月也有三四万块收入,这是不是代表,我妈以后可以不必再替你们纪家做牛做马了?”
“丽玲!你胡说八道什么?!”吴春英从厨房走出来,刚好闻声女儿说的话。
“妈,我说的是事实好吗?!是你自己听不***,什么叫胡说八道!”
“你——”
“春姨,”欣桐走到剑拔弩张的母女中间,“丽玲难得回来,我肚子也饿了,你一定要多煮几样好菜。”
吴春英瞪了神情叛逆的女儿一眼,才黯然摇头走进厨房。
“真不知道我妈是中了邪,还是上辈子欠你们纪家的债!这辈子还要给你们这对不知感恩的母女做牛做马!”
欣桐如往常一样,没有出声反驳丽玲。
她安静地走进自己的房间,任由丽玲诅咒自己。
她知道,从小到大丽玲一直觉得不平衡,假如换成自己站在对方的立场,也会跟丽玲一样。
丽玲说的其实没有错,当初春姨只为了报纪家的恩,便倾一辈子为她们母女俩奉献,而忽略了她自己的亲生女儿——丽玲。然而她与母亲从来不曾为春姨母女做过些什么,她与母亲的确太自私了。
欣桐站在房门后,看到几星期前她买的旧报纸,至今还搁在床头的小几上。
她走到床边,打开小几下方的抽屉,拿出她的存款簿,瞪着上面十万出头的存款数字。
半晌后,她收起存款簿,然后拿起过期的报纸,顺手将它放进字纸篓内。
现在她开始觉得,到红狮工作并非不切实际。一开始荒谬的动机被她排除后,回归到现实,她并非不能吃苦的人。若比起以往的工作,过去她只是一名没有非凡技能的办事员,而现在这份秘书工作虽然辛劳,但应该可以慢慢改善家人的生活。
从今以后,她唯一的目标就是让母亲以及春姨能得到幸福与快乐,只要努力工作,她相信自己一定办得到!
这几个星期以来,欣桐已经习惯早上七点钟出门上班,可每到下班时间,她总是自动加班到晚上八九点。
她的自尊心一向强烈,虽然刚到秘书室报到,但她强迫自己必须尽快适应。
一大早出门时,欣桐顺手把字纸篓拿到公寓楼下,塑料袋内,报上那张老人的照片在透明的袋子内,意气风发地微笑着。
她觉得,自己跟这个老人并无任何相似之处。
走出巷口,欣桐奔向公车站牌,她习惯不买早餐,因为必须尽快赶到公司。
赶到办公室,她开始处理计算机内堆积如山的信件,等到回过神,已经是下午六点。
办公室内,其他同事已经预备离开。
可能是一整天没吃任何食物,欣桐的胃部开始隐隐作痛。
压着渐渐绞痛的胃部,欣桐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忍受着,心底消极地祈祷,希望下一秒钟剧痛就会从她身上消失……
但疼痛并没有如她所愿马上停止。
欣桐趴在办公桌上,身体忍不住稍微地颤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同事都已经离开办公室。欣桐开始冒冷汗,她挣扎着想要自己站起来——
锵鎯!
欣桐跌倒时撞翻档案柜,白皙的小腿不但擦伤,并且渗出血迹。
还没下班的利曜南听到一声巨响,于是走进秘书室。原以为秘书室空无一人,却看到欣桐瘫倒在地板上,表情痛苦。
“你怎么了?”他上前搀扶,马上看到她腿上严重的擦伤。
“我没事……”虚弱的声音却背叛她。
即使已经痛到快晕厥,她还是想自己解决,但利曜南却一把抱起她。
他不由分说,径自将她抱进总经理室。
全部的人都已经下班,包括陶欣,因为今天是瑞联陶董——也是陶欣父亲的生日。现在这层楼除他们两人外,空无一人。
把她抱进办公室后,他将欣桐放在自己的大办公桌上,然后迅速找出医药箱。
欣桐看着他卷起自己的***,一时间忘了胃部疼痛,全身僵住。“我、我自己来就好了。”
她如小猫的声音,他压根听而不闻,径自处理她腿上的伤口。
利曜南灼热的大把握住欣桐的小腿肚,仔细清洗她腿上的伤口。他的态度虽然冷漠,但洗她伤口的大手却很温柔。
欣桐胸口莫名地抽搐,牵引着胃部的疼痛又剧烈起来。
直到伤口上完药,利曜南一言不发地收拾药箱。
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欣桐不知该如何道谢。
“我送你回去。”
在她开口前,他先提出。
“不用了!”她反射性地拒绝,然后看到他的脸色冷峻,她屏息解释,“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可以自己回去……”
“随便你!”他冷冷地打断她。
强忍着胃部的剧痛,欣桐滑下他的办公桌,默默地走向大门。但看似咫尺距离,之于她而言却相对遥远……
她靠在门口前方的沙发旁,两手压着胃,腰部根本无法打直。
利曜南察觉她的异状,但他并未走上前,他冷峻的脸孔一径漠然。
他看出她脸上的痛苦并未减缓,也发现她紧捂着胃部。
但他仍未行动。
现在,他打算让她开口求他。
她知道他正在看着自己,为掩饰狼狈,欣桐勉强扯开嘴角。“谢谢您,总经理。”她喃喃地道。
她告诉自己,必须自己走出去。
但强烈的剧痛,让她根本无法移动半步。
因为***发软无力,她情不自禁地蹲下来……
“我要离开办公室了,你应该能自己走出去?”他冷血地道。
欣桐闻声了,她的脸色渐渐惨白。虽然她试着想自己站起来然后走出去,却无能为力。
利曜南索性走到门口,替她打开门。
欣桐知道,现在的她,根本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眼眶,她不是脆弱,而是难过。她知道现在只能求他,但为什么老天爷让她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对不起……”她的声音哽咽。
“大声一点,我没闻声。”他轻柔地说着残忍的话。
她的骄傲,竟惹起他莫名的憎恨。
此刻,连他自己都不能控制体内的残酷因子作祟。
“对不起。”她的脸色惨白。
他英俊的脸孔上,写着她不了解的残忍,但那神情在他脸上一闪即逝,快到让她以为是错觉。
“你似乎很喜欢逞强?”他笑开脸,终于走上前,语调意外地温柔。
他再次将她抱起,紧拥在臂弯内,像呵护易碎的陶瓷。
疼痛让她变得脆弱。
欣桐忽然意识到,他的怀抱竟然如此暖和!
“对不起……”她喃喃地一再重复,放弃挣扎,开始眷恋这份暖和……
“傻瓜。”他收起笑脸,低嗄的语调隐讳而且神秘。
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利曜南已经将她抱进电梯。
醒来第一眼,欣桐看到医院病房的白色墙壁。
“好一点了?”
利曜南低沉的声音,唤回她迷茫的注重力。
“你还在?”看到他英俊的笑脸,她怔然问。
似乎因为这句话,惹他低笑。“我不习惯丢下女人,尤其是我在乎的女人。”他逗她。
她苍白的脸颊涌上红潮,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直接的表白。
“本来只是慢性的胃炎,因为你不爱惜身体差一点转为急性胃溃疡。”
“我现在没事了。”她喃喃道。
忽然看到病房墙上的钟指着晚上九点,她吓了一跳,于是从床上坐起来,一心只想下床。
“你做什么?!”他压住她,用男人的力量。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家。”她一心想着,春姨没等到她回家一定会担心!
“医生警告,你今天晚上一定要住院观察。”索性锁住她的双腕,他霸道起来。
“不行的,我一定要回家,不然春姨会担心的!”
“春姨?”
“嗯……”
“我以为你怕的是令慈担心。”他眯起眼。
欣桐怔住,她竟然完全没想到母亲。
“不必试了,反正今晚我不会让你回去,你只能待在医院。”他审阅她错愕的表情,渐渐地道。
“但是我——”
不等她把话说完,他魁梧的胸膛又压向前几分。
他大胆的动作,让欣桐屏息。
“原来,”他露出难得轻浮的笑脸,“要这样才能让你闭嘴?”
她脸孔涨红,无法喘气。
“刚才你求过我,所以你欠我一次。”他咧开嘴,“而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许再躲我。”
“我没有……”她细小的声音显得心虚。
“没有?”他嗤笑,“那么告诉我,我为什么会有被拒绝的错觉?”
她无法回答,一时间只有困窘,脸孔无法克制地持续涨红。
“谢谢你送我到医院,但我必须回家,否则我家里的人一定会担心。”她改口成“家里的人”,但仍然固执。

小编今天点评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利曜南纪欣桐)全本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完整阅读小说内容出色,情节扣人心弦,让读者感觉身临其境,百看不厌!赶紧去翻阅吧!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