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督主的初恋(宁迦段洵)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督主的初恋(宁迦段洵)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督主的初恋(宁迦段洵)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1-09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宁迦段洵的小说督主的初恋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前世的宁迦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就在她马上要如愿嫁给惊才绝艳的状元郎时……国灭了。全部皇子宫妃不是投敌就是逃走,与她一起殉国的,只有那个权倾朝野冷酷无情的东厂督主段洵。再睁眼,宁迦变成了21世纪一个家境贫寒的少女,碰到了一个跟段督主长得一模一样的男生。

宁迦段洵小说摘要

上辈子的段洵,是权倾朝野的东厂督主,身体残缺,心狠手辣。
这一世,他虽然身体完整,但心理依旧残缺,无情无欲冷漠乖张,不知如何做一个正常男人。
直到一天,他的一众好友,看到他们那个不近女色的大佬,给某个贫困女生打饭提开水占座位,还跪在人面前,叫人家“公主”。
全部人都疯了。
前世的宁迦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就在她马上要如愿嫁给惊才绝艳的状元郎时……国灭了。全部皇子宫妃不是投敌就是逃走,与她一起殉国的,只有那个权倾朝野冷酷无情的东厂督主段洵。
再睁眼,宁迦变成了21世纪一个家境贫寒的少女,碰到了一个跟段督主长得一模一样的男生。
后来,看到宁迦身旁的花花草草。
段洵怒了:“妈的,当她身边的男人是死的么?”
宁迦:“???”
段洵阴恻恻道:“怀疑我不是男人?”
做了一辈子阉人的段洵,这辈子不仅要学做男人,还要做公主的男人。

督主的初恋全文在线阅读

坐在中间沙发的苏达,抬头看到走进来的宁迦,顿时乐了:“哟!飞驰还有这种风格的服务生?不会是高中生吧?威哥会玩啊!”
齐刘海黑长直,一副黑框眼镜,还没化妆,看起来年纪很小,十七八岁不能再多了。
虽然是普通服务生,但在酒吧这种地方,也未免太违和了一点。
宁迦心跳如擂鼓,被他调侃,讪讪一笑,也不敢与人对视,低着头走进来,将托盘上的饮料,一个一个放在茶几上。
苏达以为她是害羞,愈发起了逗弄的心思,笑问:“多大了?真没成年?”
“成年了。”宁迦低声回。
听到这声音,坐在单人沙发的段洵猛得抬头,眯眼看向低着头摆弄饮料的女孩。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
苏达笑嘻嘻道:“骗人吧,肯定没成年,我待会儿去问你们老板。”
宁迦哪里招架得住这样的花花公子,加之因为昨晚那一幕,那心跳一直没缓下来。
这四个人可是杀人犯。
“我先出去了,你们有什么需要再叫。”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说完,转身就往门外走。
然而因为太慌张,在门口时,脚下一滑,差点一个趔趄。
果不其然,引来身后几声低笑。
“咦?这背影有点眼熟啊。”等人走了,小飞道。
苏达自然也认了出来,摸着下巴笑说:“别人见了我们恨不得扑上来,这姑娘跑得比兔子还快,你们猜她有没有认出来?”
阿坦吊儿郎当附和:“不仅认出来,肯定还以为我们是杀人犯呢。”
三个人正觉好笑,一声刺耳的拨弦声蓦地划破空气。
苏达吓了一跳,揉了揉耳朵,转向段洵:“大哥,你谋杀啊?耳膜快被你震破了。”
段洵面无表情,淡淡道:“调一下弦。”
本来苏达还想槽两句,但是莫名觉得他周身忽然泛起了一阵寒意,于是识相地收了声。
*
宁迦出来后,暗暗深呼吸了两口,方才勉强恢复平静。
这会儿赵心桐也来了,看到她,问道:“你刚去给Hell送饮料了?”
宁迦点头。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赵心桐笑:“帅不帅?”
宁迦如实道:“没怎么注重。”
赵心桐噗嗤一笑:“你这样才对。我刚看到两个姑娘手上都纹着Hell成员的名字,简直疯了。一个地下乐队,竟然有这么疯狂的粉丝。”
宁迦想了想,小声问:“你对Hell熟悉吗?”
赵心桐摇头:“就听说过而已,反正在咱们本地大学圈子里确实挺火的。我可不爱听摇滚,跟鬼哭狼嚎似的。就总听我一室友说起,天天叫嚣要去追他们那个吉他手Sin,在经管院蹲点蹲了一年,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
宁迦心说,这可比小葛同学还夸张。
赵心桐又问:“对了,你刚刚看到Sin了吗?是不是跟传说中一样,是个超级美男?”
宁迦道:“我都没注重。”
她认出那四人后,全程就没抬头。
“没事,待会儿表演的时候,咱们再看。虽然我对摇滚不感爱好,但美男还是可以看一看的。”
Hell开演的时间是八点半,前面一个半小时的等待时间,足够一酒吧的人喝得酣畅。老板也为此赚了个盆满钵满。
八点半还差几分钟时,酒吧的灯光忽然暗下来,只剩五彩的棱镜球在闪烁着。四个男人在暗影下走上了小舞台。
酒吧里顿时一片沸反盈天的惊叫欢呼。
好几个失控的女孩儿,想要跑上去,被保安适时拦住。
苏达在其他人调适设备的时候,拿起麦克风,伸出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笑说:“非常喜悦今晚开始在这里跟大家一块嗨。不过希望大家玩儿得喜悦的同时,也要保持一点点秩序哦,不然老板可能会把我们赶出去的。”
不得不说,这种痞痞坏坏的风格和语气,确实够撩人。不仅是女孩,许多男人也欢呼得厉害。
因为接下来hell的表演时间,没人再需要服务生上酒,他们这些服务生得以暂时回到吧台喘口气。
顶着一头脏辫的鼓手,摇头晃脑敲出一阵***的鼓点,小舞台的灯光随之打了下来。一时间惊叫声不绝于耳,站在前方中间的苏达,最先呈现在观众视线中。
他一头酒红色短发,耳朵上戴着闪亮的水钻耳钉,穿着皮夹克牛仔裤马丁靴,脖子上戴着黑色皮质的铆钉项圈,眼睛涂着黑色眼影,十分酷炫。
大概身材颀长,一张脸也确实英俊,这样的妆扮,往舞台一站,便不觉得浮夸,反倒夺目生辉。
不仅是他,甚至连打着唇钉的脏辫鼓手,也看起来别有风格了。这些人大概是确实适合舞台。
赵心桐拿起一瓶纯净水灌了一口,道:“不得不说这个地下乐队的成员,颜值还真是高。难怪那么多女生迷他们。”又说,“Sin神似乎真的是最帅的呢。”
宁迦顺着她的话,将目光落在主唱左后方的吉他手身上。
果然如葛瑶所说,Sin的站位仍然是在灯影之下。
虽然酒吧不大,但因为暗影加迷离的灯光,他的面孔还是不太清楚。只看得出他穿一身黑,个子修长,过耳的栗色头发,绑了一束在脑后。
但究竟距离有限,周遭又有光,虽然眉眼五官还是模模糊糊,还是能看得出个大概长相。
这样模糊的大概,已经足以让人肯定,这人的长相想必是在主唱之上。
不是那种平常的英俊帅气,而是一种超越性别的美。
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宁迦莫名觉得这人看起来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
她想仔细辨认清楚,然而舞台上的音乐,已经震耳欲聋响起来,整个酒吧一下被推向了热浪中。
宁迦从未现场听过这种类型的音乐,只觉得那音乐震得人鼓膜发颤,心如擂鼓,扰乱了她的思维,连带着血液似乎忍不住随之翻涌起来。整个人不由自主,陷入这种疯狂躁动的气氛中,也忘了去想那个吉他手到底像谁,
一首歌曲过半,间奏是一段吉他Solo。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琴弦间翻飞,激昂的琴声,顿时把气氛推到了高潮。
宁迦只觉得恍恍惚惚,余光看到观众席中几个女孩大喊着“Sin”,激动到泪流满面。
这样的狂热,让她不由得对舞台上那个叫Sin的男人,更加好奇,于是再次认真朝人看去。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当她看向他时,那人似乎也穿过了迷离闪烁的灯光,朝她看了过来。
她看不清他的面孔,却似乎看清了那双眼睛。
漆黑狭长,幽深得仿佛能将人吸***。
她确定见过这双眼睛。
然而,宁迦没能坚持到想起到底在哪里见过那双眼睛,就被越来越震耳欲聋的音乐,以及疯狂刺耳的尖叫,弄得心脏和耳膜就有点扛不住了。
这会儿酒吧里的人都沉浸在演唱中,也不需要他们这些服务生。她勉强坚持了三首歌,便溜去了后面的更衣室缓气。
良好的隔音,让音乐声变得小了很多。
她掏出手机,才想起忘了给葛瑶拍照。又想,那几个人是危险分子,还是别拍了。
休息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似乎才歇了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即将结束的声音。
她赶紧跑了回去。
小舞台上的Hell唱完最后一首歌,苏达毫不走心的说了两句谢谢,引得一众粉丝疯狂嚎叫,但并没有留住他们离开的脚步。
宁迦本想借机会看清那位吉他手的长相,但到底错过了一步。
演唱结束后,就是这些客人兼粉丝饮酒作乐蹦迪狂欢的放纵时间。
也不知是不是Hell那些精神鸦片歌曲留下的后遗症,今晚这些客人尤其疯,整个酒吧乌烟瘴气得厉害,找茬的也多了。
第一次宁迦因为开酒稍微慢了点,一个满口酒气的男人,就朝她出言不逊爆***。她来这里打工前,赵心桐给她说过,可能会碰到各种奇葩,不用放在心上,当个屁放了就是了。
于是她没放在心上。
但第二次碰到的奇葩,她就没法无动于衷了。那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年轻男人,趁着她开酒时,直接摸上她的***,她几乎是条件反射拍开了他的手。
那人还不善罢甘休,一手拉住她的手臂,一手拿起一张钞票作势往她胸前塞:“来来来,陪哥喝一杯再走。”
宁迦涨红脸费力挣开:“先生,对不起,我只是服务生,不陪酒。”
那人被拒绝,不满地啐了一口,伸手推她一把,恶声恶气道:“在这种地方,装什么清高?”
宁迦被推了一个趔趄,好轻易才站稳,没听他后面骂什么,赶紧走了。
这一幕刚好被赵心桐看到,走过来道:“这种人渣时不时会冒出一个,别放在心上,也别跟人吵,不然他更来劲儿。”
宁迦舒了口气:“我知道。”
赵心桐又义愤填膺道:“这种欺负女孩子的人,迟早会有人收拾他。”
宁迦被逗乐:“但愿吧。”
本来两个人只是随口一说,哪知过了没多久,宁迦忙完一圈,忽然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赵心桐拉住,对方满脸堆笑,乐不可支:“我跟你说刚刚……”因为笑得太厉害,她一口气卡住。
“怎么了?”宁迦一头雾水。
赵心桐缓了口气,指着卫生间的方向,笑道:“先前想占你便宜那猪头,刚刚不知被谁剥光了衣服丢在男厕所门口,睡得跟死猪一样,肚子上被人用喷漆写了SB两个字,被好多人拍了照片发上网。保安跑过去叫了半天才醒,衣服也不知丢在哪里,最后给他找个张桌布裹着,被朋友带走了。被人写SB就算了,我刚还听几个人在笑说那玩意儿小的可怜,都给人拍下了。笑死我了,这报应来得可真快。”
宁迦不可思议问:“谁干的?”
赵心桐摇头:“不知道,监控也没拍到。混***的能有几个善类吗,估计是得罪了什么人被整了。”
宁迦听她这描述,也觉得挺爽:“那真是活该。”
“可不是么?”

督主的初恋全集免费阅读

这种纯体力活,对于宁迦来说,还是很累的。不过为了每晚两百块钱的薪水,这点苦实在不算什么。
两百块,搁在上辈子大概也就不到半两银子。然而坐拥金山银山却没有任何自由,又有何用?
所以哪怕如今每晚只能挣两百块钱,这种快乐确是上辈子无法体会到的——当然,假如能再多挣点就好了。
“走啦!”
赵心桐照旧有骑着单车的男友来接。
“师姐再见。”
赵心桐叮嘱她:“最近天气转凉,晚上人越来越少,往学校去的路上估计很少人,你自己当心点。”
“嗯。”
宁迦感激地点头。做普通人的好处就是,总能收到真心实意的善意,不像上辈子在宫中,一堆人对你俯首帖耳,却根本辨不清谁是真心。
深秋的夜晚十一点多,已经很凉了。宁迦只穿着单薄的卫衣,一阵凉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赶紧把手揣进兜里,瑟缩着身体,快速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路过昨晚那条巷子时,她下意识转头看了眼,不过今晚除了空荡荡的黑影,什么都没有。
她想起昨晚看到的那一幕,再次打了个寒颤,赶紧迈步,继续往前走。
这条路上,这会儿本来只有她一个人,但是走了没多久,便听到身后隐约传来沉沉的脚步。她一开始没在意,以为是跟她一样晚归的人。
但是走了几分钟,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当她走快时,那脚步也变快,当她放缓,那脚步也跟着变慢。为了验证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还特意停下来,那脚步竟然也停了。
她咬咬唇,猛得拔腿就跑。
那脚步依然如影随形。
宁迦觉得这不是办法,干脆深呼吸一口气,停下来转过身。
那脚步声自然也是停止了,空荡荡的人行道上,与她隔着十几米的地方,站着一道颀长的身影。
因为是在暗处,她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只看到他指间夹着一根忽明忽暗的烟。
“你是谁想干嘛?”她梗着脖子虚张声势问。
那人没有回答。
“前面就是江大东门,有保安的,你不要乱来。而且……而且……”她自认灵机一动,摆出一个老鹰展翅的***,“我学过功夫的。”
不过说完这话,就觉得自己实在是蠢毙了。
以至于她甚至听到那黑暗中的人似乎是低低笑了一声。
咦?低笑?
她慢慢放下双臂,迷惑地看向那人。只见他走到一旁,将烟头在垃圾桶上摁熄,然后转身到路边,钻进了一辆停靠下来的出租车里。
宁迦:“……”
是她多心了?
原来这人并不是在跟踪她,不过是来这边等车而已。
那她刚刚到底在干什么?
胡说八道加耍猴?
她左右看了看,庆幸没有人,然后捂着脑袋上的帽子,一溜烟跑了。
丢死个人!
坐在出租车内的段洵,目送那道身影消失在江大东门内,才不紧不慢地转过头。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轻轻勾了勾。
来到这个世界几年,他没想到会碰到上辈子的故人。
上辈子他之所以跳楼,并非是要殉国。那样一个残破腐朽的王朝,不值得他那样做,实际上大宁朝之所以走向末路,至少有他一半功劳。
他曾以为,只要有权势和财富,便能弥补从八岁那年开始的缺失。可当他终于登顶权力之巅,才发觉,缺失的东西,终究是缺失了,什么都无法替代,不仅是身下少的那几两肉,还有心口里随之被挖走的那一块。
那么,这一辈子也就足够了。
而他最后和六公主一块跳下城楼,不过是在死前报了他欠她的恩情。
他有时候觉得老天爷是不是在故意耍他?明明都已经再世为人,为什么又让他记得前尘往事?
他为此骂了不知多少遍老天爷。
不过现在想来,少了一碗孟婆汤也并非坏事,至少碰到前世故人,还能认得出。
一个人在黑暗中云雾里行走太久,难免想抓住一点什么。
他***了***被夜风吹得有点干涩的唇,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无声无息地弯起嘴角。也不知为何,他那颗平寂许久的心,有点莫名兴奋起来。
*
“爹……爹……”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哭喊着揪住一个男人的衣襟。
那男人一身酒气,手上攥着几两碎银子抛了抛,一脚将小孩子踹回两个老太监手中,啐了口气,道:“你老子养不起你,以后你就去宫里过好日子吧。”
小男孩就这样被酒鬼爹五两银子卖掉了一辈子。
好日子?
卖进宫当太监能有什么好日子?
当他被绑在条案上去势时,还想着他爹回来接他,可他没等来他爹,只能等来身下被割掉了二两肉,让他这辈子永远成为不了男人,还有那锥心刺骨的疼。
这疼痛持续了不知道多久,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半年。
也许那疼痛一辈子都没消失。
“小杂碎,偷吃东西,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给我打,狠狠地打。”
木杖敲在小孩的单薄脊背,发出砰砰的声响。
好疼!
小孩觉得自己要死了。
可又想,是不是死了,就能吃饱穿暖不再挨打?
那死了也挺好的。
“这小公公犯了什么错?要挨这样的打?”一道稚嫩的声音将快要死的男孩拉回了人间。
“回六公主,这小奴婢不守规矩偷吃东西,奴婢按规矩管教管教他。”
“小公公他偷吃了什么?”
“……偷吃了一张饼。”
“一张饼罢了,我回头让人给公公送一打饼来。我瞧这小公公生得挺白净的,母后那刚好缺两个伺候的小公公,您把他送过来吧。”
“奴婢遵命。”
趴在长凳上的小男孩,艰难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里,洒着一层太阳光,几步之遥处,站着一个穿鹅黄襦裙的小姑娘,不过六七岁的模样,圆圆的一张脸,额间点着花钿,眉目如画。
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上的小仙子。
*
“小宁,你去休息室给hell送壶茶水过去。”
正在吧台帮忙预备今晚酒水单的宁迦,被店长王哥唤道。
“好嘞。”
王哥看她任劳任怨专心干活的样子,狐疑地摸摸脑袋,怎么看怎么就只是个老实本分来勤工俭学的大学生,那为什么Hell会指名叫她?
也不能说是指名,Hell说的是黑长直黑框眼镜的小姑娘,但全店里也就这么一个符合描述的。
宁迦不知道王哥的疑问,弄好茶水,端着托盘去了休息室。
说实话,要不是王哥叫她,她是绝对不会去跟那几个危险分子打照面的。虽然她并不百分百确定,前晚巷子里那人是不是真死了,但只要想到他们几个在堂堂法治社会,竟然胆敢干出将人绑住割腕放血的事,那肯定是有多远离多远。
要是被他们认出来那晚是自己目睹了案发经过,那可就完蛋了。
到了休息室,她暗暗深呼吸了口气,照例老实敲门。
“进来。”是主唱苏达的声音。
宁迦推门而入,眼观鼻鼻观心,低头目不斜视,径直走到沙发前,将茶壶和杯子从托盘里取出,放在玻璃茶几上。
“你们要的茶,请慢用。”
放好茶水后,她单手拿着托盘转身要离开。
苏达见她这恨不得马上溜走的架势,坏笑着道:“别急着走啊,你这服务生怎么做的?都不知道给我们倒上吗?”
宁迦停下脚步,硬着头皮转身,蹲下给几个杯子倒茶,但一直低着头谁都不敢看。
不怪她胆小,实在是在法治社会,这几个还那样胆大妄为,她只想敬而远之,免得被发现自己就是那晚他们实施犯罪的目击证人,给自己招来灭顶之灾。
她生怕自己出差错,手上的动作放得很慢。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感到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而且可以肯定不是苏达。
她也不敢抬头,倒好茶之后,微微起身伸手道:“你们几位慢用。”
苏达一脸坏笑地看她,伸手拿起茶杯,道:“小姑娘,昨晚是我错了,我刚刚问了王哥,你确实成年了。我跟你道歉。”
宁迦:“……没事的。”
苏达笑:“你怎么这么紧张?我们看起来很吓人?”
宁迦木着脸回道:“没有。我出去忙了,你们慢用。”
“急什么?”苏达再次制止她,指着桌上的茶杯,“你这当服务生的怎么这么没眼力见?茶杯离Sin这么远,你叫他怎么拿?还不给他端过去。”
宁迦一进来就看到他们三人坐在长沙发,剩下一个坐在单人沙发,但因为没敢仔细看,也不确定是谁,听他一说,才知是Sin。
她飞快扫了眼,暗影下的那人正低着头,看着桌上的茶杯。她觉得这人气场诡谲,没敢多看,赶紧老老实实端起一杯茶走过去,放在他面前:“您慢用。”
苏达觉得自己几百年没见过这么呆的女孩子,扑哧一声笑出来,都不忍心再逗她。
“很好笑么?”一道低沉而缓慢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只修长的手,端起了桌上那么刚刚放下的茶杯。
宁迦蓦地怔忡了一下,下意识抬起头,朝两步之遥的人看去。只可惜那人却因为喝茶,仍然微微低下了头,只看到他束着小辫的发型,以及一个好看的轮廓。
她看他,是因为刚刚他的声音,让她觉得有点熟悉,一定是在哪里听过。
她又想起昨晚他在台上时,他那双让自己感到熟悉的眼睛。
莫非她真的是在哪里见过这人?
苏达戏谑的声音将她拉回神:“Sin,你不觉得这姑娘愣愣的很有意思吗?就不说我了,我第一次碰到女孩子,看到我们的Sin神都无动于衷的。”
宁迦心说也不用这么自恋吧。
段洵呷了两口茶,垂着眸子将杯子放下,没回应他的话,倒是小飞接话道:“行了,别把人姑娘给吓到了。”
苏达靠在沙发背上,歪头笑道:“姑娘,我们有这么吓人么?”
宁迦看了眼那痞里痞气的主唱大人,硬着头皮道:“没有。”
“好吧,不为难你了。”苏达怕再逗下去,把人姑娘给吓哭,笑道,“行了,给杯子都倒满就出去忙吧。”
宁迦如蒙大赦,走过去拎起茶壶,先把中间这三杯加满,又来到刚刚的位置,给边上这杯倒上。
只是可能是太紧张,她动作稍稍大了点,这杯本来只喝了两***,因这动作,茶水从杯沿溢了出来。
她反应还算快,赶紧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巾,将桌面的水迹擦拭,但到底还是迟一步,一条水迹沿着桌边流了下去,恰好落在一只黑色的板鞋上。
她几乎是想都没想,便拿着纸巾去擦那被水打湿的鞋面,可还没碰到,那只脚已经退开。
宁迦愣了下,下意识抬头道歉:“对不……”
那个“起”字却生生被卡在了半路。
她蹲在地上,与沙发上的人,不过咫尺距离,虽然逆着光,但也足够让她将男人的脸,看得一清二楚。
简直是太清楚了,清楚得她想找借口说只是相似都不行。
也许是上辈子跳下城楼时,最后见到的便是这张脸,印象深刻的几乎像是烙在她的记忆里。
狭长的眉眼,薄薄的唇,眸子黑而幽深,仿佛能将人吸***一般。就是这双眼睛,难怪昨天她觉得熟悉。
除了轮廓略为分明一些,和她记忆中的那张脸,没有任何差别。

小编今天推荐

小说《督主的初恋》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督主的初恋 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