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是你先动心(明晞顾霭沉)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是你先动心(明晞顾霭沉)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是你先动心(明晞顾霭沉)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1-09

小说内容介绍

明晞顾霭沉小说《是你先动心》特殊推荐,是你先动心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讲述了:十七岁那年,明晞家里多了个哥哥。少年肤白,眉目清润俊秀,好看得让女孩子都嫉妒。一双眼睛却漆黑幽深,不带任何温度。明晞练完舞,松开脚踝舞鞋系带,抬头冲他甜甜一笑:“沉哥哥。”

明晞顾霭沉小说摘要

顾霭沉曾以为,明晞是那种乖得不能再乖的女孩子。
出身优越,成绩出众,会弹琴跳舞,长着人畜无害的清丽脸蛋儿,标准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配置。
直到那天放学,他看见明晞倚在路边树下抽烟。
神情悠然,姿态熟稔,还顺手折了张满分的英文试卷垫烟灰。
明晞看到他一愣,下意识把烟往身后藏:“你别告诉我妈。”
顾霭沉淡淡看她一眼。走到她身边,从裤兜摸了盒烟,夹出一根咬在唇间:
“有火么,借个火。”

是你先动心全文在线阅读

第12章 这样算接吻吗

成功看见对方清冷的面容因为自己轻浮的话语而裂开奇异的破绽,逐渐变得火烧般通红,明晞恶作剧得逞地笑起来。
笑得尤其夸张,抱着肚子在长椅上打滚。
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少年愈加烧红的脸。
两人原先各坐在长椅一端,中间隔着半臂的距离。明晞手脚并用地往他那边爬了几步,挨着他坐下,津津有味地欣赏着男生眼里一闪而过的羞懊。他别过脸想避开她的视线,她又坏兮兮地把脑袋凑过去,直溜溜地盯着他瞧。
“诶。”明晞喊他。
顾霭沉没说话,慌逃似地把脸移开另一边,耳朵尖的烧红尚未退下。
“顾霭沉?”她脑袋歪过去,又喊。
他不应。
“顾同学?”
他还是不应,拘谨地坐在那,双手放在膝头,指尖蜷起,薄唇抿了抿。
明晞笑眯眯的,“小顾顾?”
顾霭沉:“……”
明晞用食指戳戳他,“诶,你生气啦?”她满脸无辜地说,“我只是开玩笑的,对不起嘛。”
他当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只是在和他开玩笑。
女孩模样清丽又纯真,眼瞳清亮,一眼能望尽眸底的光纹。她总是这副人畜无伤的样子,给人格外真诚的错觉。
可实际上,她真是坏透了。
顾霭沉目光落在她的食指,伤口还没处理好。
他捏住她戳在他胳膊上的手,“别乱动。”
“噢。”装乖可是她最擅长的事。明晞乖乖巧巧地坐在他身边不动了,任由他捏着自己的手。男生的手骨节颀长,硬朗,已有初***的成熟。捏在她食指与掌心交连的地方,指腹暖和。
她凑过去,“你不生气啦?”
顾霭沉用创可贴包好她的伤处,眸光半垂,眼睫低低压下,眼睑处扫了一圈碎影。
语气幽幽的,“小骗子。”
话是这么说,给她包扎的动作依然很小心,不会弄疼她半分。
明晞笑盈盈道:“你不生气就行。”
处理完伤口,两人并肩往商业区的方向走,女孩步子小,他便放缓了步速迁就她。晚风撩人,吹动树影窸窣摇摆。
路上安静,耳旁只有风声。
两道影子映在青砖地上,被路灯牵得斜长,男生高而挺拔,光影洒落他的肩头,沉静,柔和。
明晞两手扣在书包带子上,调皮地拉着,百褶裙随着她的脚步一飘一飘。她低头盯着地上一高一低的影子,男生裤袋外悬着吊坠的银链晃动微光。
不远处的商业广场人来人往,夜间灯火流溢,声沛鼎沸。
明晞走着,朝他挪近一小步,彼此的影子也随之贴近了些。她用肩膀蹭蹭他的胳膊,真心地说:“对不起啊,弄坏了你的吊坠。”
“没事。”顾霭沉应道。
明晞犹豫说:“之前在宿舍就见你戴着……看起来时间也很长了,我怕是很重要的东西,结果被我弄断了。”
路口红灯,两人停下。
车辆驰过,带起一阵风。
顾霭沉静静地说:“是我妈妈留下来的。”
“你妈妈?”明晞好奇看过去。他望着前方,黝黑眼底无波无澜,平寂如同深浓的夜色。嗓音很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似乎并没有深入这个话题的打算,浅提而止。
明晞忽然意识到,她除了知道顾霭沉在肯德基打过工,后来又意外转学来到她的学校,和她一样曾经住在昆城,至于其他的……他的身份、家庭、背景,她几乎一无所知。
在学校,他与同学之间的交往维持着恰到分寸的礼貌和谦逊,没有与谁深交,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历。
他没有多说的想法,明晞也不好多问,等红灯几十秒的功夫,四周静得叫人不太适应。她随口挑了话题道:“现在似乎很少见到有人戴玉佛了,大家都喜欢新奇的配饰什么的。”
顾霭沉说:“小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我妈说戴这个能消灾免难,她是小地方来的人,那里的人都比较信这个,就让我一直戴着。不过这也是她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明晞思考这句话的意思,“你妈妈她……”
拐过路口,商业区的人流量一下子大起来,边上有人骑着自行车经过,明晞心思不在上面,险些撞到。
顾霭沉扣住她的腕,往身旁带了一把,“小心。”
明晞踉跄了两步站稳,自行车在身侧与她堪堪擦过,感觉到他扣在腕上的力度,话到嘴边,忘了自己原本打算说什么。
牛大叔家的臭豆腐店夜晚生意火爆,购买的人已经排到了门口,大多是年轻男女,还有刚放学的学生。
一锅豆腐下去,热油翻滚,声音滋啦滋啦的,香炸的味道四溢。
顾霭沉问:“有黑皮和白皮的,想吃哪种?”
明晞好奇趴在玻璃边上看,热腾腾的白汽从大油锅里冒上来,一只只四四方方的豆腐砖在里面翻滚,油泡咕咕。
店内灯光映在她清亮的眸子里,看得专注,好奇,像是头一回见到。
乌黑长发瀑布般滑落她肩头,几绺别在耳后,脸蛋儿白皙精致,耳垂白软。
明晞盯着油锅里那只滚来滚去的豆腐,纠结地说:“我也不知道哪种好吃……”
顾霭沉看她一眼,“之前不是说想吃?”
明晞没想到他还记得,那晚不过是她随口的刁难。
“之前听杨萱她们说好吃,但我一直没试过。”明晞说着,想起什么,垂下眼睫,闷声咕哝道:“小时候想吃,但外婆跟我说臭豆腐都是屎做的,就没让我吃。”
顾霭沉:“……”
顾霭沉顿了顿,说:“那就各买一种,都试试。”
明晞回头望他,眼里亮亮的,“好啊。”
门店人多,她在外面等他。顾霭沉买好了东西回来,两手各拿着一碗,是刚炸出来的,还在不停往外冒着热气。上边洒了辣椒、蒜蓉、葱花,插着几根竹签。
顾霭沉说:“趁热吃。”
明晞心情期待,把围巾往下拉松一些,露出下巴尖和颈脖。用竹签扎了一小只,怕汁会掉下来,一手在底下接着。
咬了***,热气和香味在味蕾上炸开,辣辣的,外面的豆腐皮被炸得很酥,内里香软。
只咬了一***,烫得小舌头往外吐了吐,唇瓣鲜红鲜红的。一手拼命给自己扇风降温,味道比她想象中更辣一点。
“好吃么?”顾霭沉问。
明晞点头,“好吃!”她把竹签上串着的豆腐递到他唇边,“你要不要尝尝?”
顾霭沉指尖动了动,两手各端着一只碗,腾不出空手来。
他看着面前女孩的动作,一时没说话。
明晞催促道:“你要不要吃呀?我手都举麻了。”
顾霭沉抿了抿唇,眸光微深。女孩身高和他有些距离,要就着他的高度,脚尖踮起,见他没动作,又把豆腐往他唇边送,哄小孩似地,“啊,张嘴。”
顾霭沉:“……”
他默了几秒,没拗过去。听她的话弯身,薄唇叼住那只豆腐,稍一偏头,豆腐从竹签上顺下来,没入唇里。
嚼了两嚼。
明晞期待地问:“好吃吗?”
顾霭沉慢慢点了下头,大概是吃辣的关系,声音有些低哑:“好吃。”
商业区离得远,往返就花去了一个多小时。宿舍九点半要查房,他们得赶在那之前回去。
翻下围墙,两人避开保安室抄林荫路那边的隐蔽小道走。明晞吃完碗里最后一只豆腐,把空碗扔进垃圾桶,顾霭沉在不远处的宿舍楼外等她。
男生双手插兜,个高腿长,骨架子分明硬朗,有着少年独有的瘦削和清凌。斯斯文文的长相,眉眼如墨,清隽,找不到半点儿缺陷,连气质都是干净透骨的纯。
晚修课后,宿舍楼外来往的学生很多,长松从不乏高帅的男生,但他仍然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光是站在那儿,就是一幅赏心悦目的风景。
明晞舌尖勾了下唇瓣,还有豆腐酥香微辣的味道余留。她忽地想起什么,慢吞吞迈着小碎步走到他跟前,抬头望他,“顾霭沉,我刚想起件事。”
女孩容貌清丽,眸子明亮如星,声音软糯清甜,无辜无害。
顾霭沉垂眸看她,“什么?”
明晞手指揪着围巾末端长长垂下的一颗毛球,低声咕哝几番,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我忘了……喂你的那只豆腐是我吃过的。”
顾霭沉顿了顿,说:“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吗?”
“嗯。”
明晞双眸一弯,眼中清亮笑意漾开。她冲他拼命招招小手,示意他过来。
顾霭沉俯身,偏头,耳畔贴过去。
宿舍楼外人来人往,女孩踮着脚尖,悄声附在他耳边,“那这样,我们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啦?”

是你先动心全集免费阅读

第13章 别碰她

女孩温软的气息附在耳畔,双眸明媚而澄亮,仿佛清透的水晶。衬着白皙的肤色和清丽的脸蛋儿,天使般纯真。
唇边弧度显而易见地上扬着,狡黠使坏。
肆无忌惮,又理直气壮。
她离他愈近,脚后跟抬离地面,仅靠鞋尖的支撑。那么近的距离,清楚可见她脸上细细软软的小绒毛,薄透肌肤下淡色的血管纹路。
眼睫随着气息微颤,呼吸也丝丝无声地***。
顾霭沉低眸与她对视,眼中情绪荡动,如月色下湖面粼光闪烁。
本该是副标准斯文清冷,清寡无欲的长相,颧骨处却抑制不住地泛起与形象不符的晕红。
屡试不爽。
明晞笑着,轻声说:“顾同学,你真的好纯情哦。”
顾霭沉喉结滚了滚,嗓子发哑,想说点什么,女孩双脚已落回地面,距离倏然被拉开,情感一抽而走。
只有他一个人上了心,她不过一时兴起的玩闹。
明晞说:“很晚啦,我要回宿舍了。”
时间已晚,这个点数的学生大多已经洗漱或继续留在课室自习,楼道来往的人不多。偶然有人经过,头顶感应灯明明灭灭。
到了四楼,明晞没有马上进宿舍,像有什么心电感应般,两人不约而同在楼道拐角停住了脚步。
面对面站着,安静,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楼道内的感应灯熄灭,剩下月光顺着楼墙从外洒入,银银闪闪的清辉落在女孩精致的面庞,像是镀了一层晶莹。
她低埋着脑袋,指尖闷戳戳地抠着双肩包的带子,像根小萝卜似地杵在原地,心里纠结该如何离别。
明明只是隔着一层楼的距离,今天不见明天见的同学关系,但此时此刻,她总觉得应该对他说点什么。
顾霭沉看着她一会儿抠抠肩带,一会儿挠挠后脑勺,脚尖纠结地在地上点来点去,一系列小动作暴露无遗,小嘴里咕哝几番,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她又去揪自己围巾上的小毛球,揪来拔去,大有把那毛球拔秃的架势。
好在顾霭沉向来十分有耐心,终究在等她开口。
不知站了多久,明晞终于慢吞吞地抬起头,望向他。男生眼睫半垂,目光无声落在她的脸上。
安静而深,像月色下无边的海。
说来也希奇,她平日没心没肺惯了,和杨萱她们恶作剧闹起人来毫不手软,等到了要认认真真和别人说点什么的时候,反倒会觉得别扭。
对上他那么深的眸光,明晞竟觉得自己的心绪也被吸了***,挪移不开。
她声音轻轻的,“谢谢你请我吃臭豆腐,我今天很喜悦。”
“嗯。”顾霭沉应着,嗓音有点哑。
“那我回宿舍了哦。”夜里寂静,感官被无限拉近放大,明明隔着半臂之遥的距离,她好似连对方的呼吸和心跳也能清楚感知。频率与她的一致,胸腔里有些什么莫名紊乱。
她抬起一只爪子,冲他挥挥手,“拜拜。”
明晞转身朝宿舍走,还没走出两步,手腕被身后的人拉住。
“等一下。”顾霭沉说。
女孩手腕纤细,轻轻一握便被圈住。男生骨节分明的大手印在她的腕上,肌肤熨帖着,掌心温热,与夜间微凉的温度对比鲜明。
力度不大,恰能将她牵住,小心翼翼的。她那么纤瘦,他生怕稍微***一点,就会握碎了,也怕弄疼了她。
顾霭沉看着她,眸光很深,“我有话想跟你说。”
“嗯?什么?”明晞回头,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他牵在腕上的手。衬衫衣袖随着他的动作朝上收起了一截,露出他右腕上的疤。
深刻,不留任何希望的,刀划在这样的地方,一定曾经有那么一刻,他想过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你的手……”明晞怔然。那么深的伤口,他当时是该有多绝望。可面前的少年干净清落,纯粹得像是清水一样,很难想象这样的伤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你还记不记得,六年前在昆城……”顾霭沉说。对上女孩清亮的眼,他话语哽在喉咙里,内心挣扎了。
她出生在优越的家境,有着富家女孩的娇惯,却不骄纵。她很可爱,很漂亮,她那么那么的美妙,在他的眼中,从她每一根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是美妙的,就像天边的皎月,拂晓后的天明,谁也不答应说她半点不好。
他心里有一丝期盼她还记得,但同时他又是矛盾的,希望她已经彻底忘记了那个曾经活在阴暗里的男孩。
曾经那个男孩躲在自卑灰暗的角落里,默默仰望她,迷恋她,却从未说出口。
他知道那时的自己不配。
他几欲启唇,终究无法发出声音。渐渐,牵在她腕上的手松开,垂落回身侧。
一阵无言。
明晞希奇他欲言又止,食指挠挠脸颊,试探问:“六年前在昆城……什么?”
“没什么了。”顾霭沉低声说。
他说了一半又忽地没声了,明晞心头更加希奇。顾霭沉这人清冷寡言,他不愿意说的,拿扳手也撬不开他的嘴。
两人像两根木桩子似地面对面杵着,不知道杵了多久,明晞小腿都有些发酸了,潜意识总觉得顾霭沉今晚情绪不对,她又不想就这么丢下他一个人回宿舍。
好歹,他带自己***,还请自己吃臭豆腐不是?
做人得厚道。
明晞自觉自己是个仗义的人,在脑子里飞快分析顾霭沉今晚反常情绪的源头,归根究底,大概还是因为他手上的伤。
也是,这年头的,谁还没个过去啊。
犹豫半会儿,明晞开口说:“你这个伤……一定很痛吧。不过你放心,我嘴巴很严的,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顾霭沉静静看着她,没说话。
女孩眼睛亮亮的,笑脸明媚,冲他伸出一根小拇指,“跟你拉钩钩哦。”
顾霭沉还是没说话,也没动,女孩纯真的面容深胶在他的眼底。
明晞独安闲半空举着手,见他不回应,她叹了口气,主动伸手牵起他的,把他的小拇指霸道地揪出来,和她的勾缠在一起。
女孩的小指纤细柔软,男生的颀长而硬朗,紧紧勾在一起,温度***。
明晞牵着他的小拇指摇了摇,对他笑,“好了,以后这就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了。”
-
回到宿舍,四班同住的三位体育生还没回来,只有他一个人。
放下书包,顾霭沉走到阳台吹风,有那么一刻他什么也不想干,只是出神地揉着自己的小指,一寸一寸,从指根到指尖,女孩牵过的地方。
夜风很凉,却怎么也吹不醒他的心神,脑海里全是今夜女孩的模样。
纯真的,***的,戏弄的,大笑的,像是不断倒带重映的影像,反反复复,在他脑海中徘徊不散。
其实从六年前开始,他已经是这样。
就像着了迷,中了魔,无论是醒着还是梦中,心神魂引,他似乎生病了,生了很严重的病。小的时候他不懂感情,羞于启齿,只知道自己总是会不停地记起某个人,像是在他心里扎了根,挥之不去。
随着渐渐长大,他开始懂得感情,明白那些曾经羞于启齿的原由。直到再次与她相遇,他心头没日没夜的思念才变得缓解。
那一刻他明白了,他的确生病了,而她是他唯一的解药。
点了一根烟,白雾自薄唇中缓缓滚出,随风飘散。他不是喜好烟草的人,抽烟不过是曾经抗抑郁留下的毛病,但他现在确实需要,不然他今晚大概会想她想得睡不着觉。
烟卷燃到半截,身后传来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宿舍门打开,三个男生打完篮球回来,浑身热汗。
顾霭沉站在阳台旁角,这里是视野盲区,三个男生从宿舍外进来,没留意到里面还有一个人。
秦霄随手想把篮球扔筐里,没扔准,篮球擦边滚了出去,穿过阳台门,撞到墙角打了个弯,骨碌骨碌地滚到男生的球鞋边停下。
顾霭沉垂眸看了眼地上的球,又看了眼宿舍里闹哄哄的三个人。
他摁灭了烟头,弯腰拾起篮球。
秦霄一把捞过白一丞的脖子,悄声道:“诶,前阵子让你帮我搞女神的海报,搞到了没有?”
白一丞甩了个眼神,“我办事你放心。”
秦霄催促:“那你还不赶紧拿出来!”
白一丞啧啧两声,掰开秦霄箍在脖子上的手,“看你急的,女神就在楼下,你想找倒是自己下去找啊!”
沈唯上了床,翻书躺着,幽幽补刀道:“你是想他死,擅闯女生宿舍,熊化肥知道了不得扒了他的皮。”
秦霄稀罕了,“整整三天三夜了啊,你终于肯开口说话了?”
沈唯冷哼一声,心情非常幽怨,翻了个身侧躺着继续看书,没往下聊的兴致。
白一丞苦口婆心的,“叫你别跟那女的在一起,她一个月换多少男朋友你不是不知道,还真以为能让人浪.女回头啊?这下好了,成失身青年了吧。”
沈唯没说话,反手就是一本书砸在白一丞脑门上。
白一丞哎哟一声。
秦霄后知后觉地问:“什么情况?”
白一丞揉着脑袋,边猫腰在抽屉里翻找什么,“之前唯唯跟一班一女的谈恋爱,那女的睡了唯唯没几天就把唯唯甩了,那叫一个拔带无情——叫杨什么的……”白一丞努力回想,顿悟道,“哦对,叫杨萱的!”他对秦霄说,“还和你女神是闺蜜,成天出双入对的,感情好得不得了。”
秦霄还没开口,沈唯炸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抄起枕头扔在白一丞脸上,“闭你娘的嘴啊,再给我提一个杨萱试试。”
“不提就不提嘛,你干吗对人家那么凶巴巴的。”白一丞把抽屉里压着的书全都翻出来,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拿到了深藏在最底下的海报。
“就这个!上回女神演出我特地托摄影师拍的独家!”白一丞激动地说。
顾霭沉拿着篮球走进宿舍的时候,白一丞和秦霄正背对着他寻了处白墙把海报挂上。
竖版卷轴的模样,用的还是丝绸的料,松开卷轴上缠好的绒绳,海报从上至下一溜儿地滚下来,瀑布般铺满整面墙壁,气势非常恢弘。
女孩穿着纯白的芭蕾舞裙,身姿纤细而窈窕,肤白如牛奶,展臂轻盈,颈脖自肩膀线条流水般细腻,像是月光下振翅欲飞的天鹅。
不经意间的垂眸轻笑,温婉仿佛一幅流动的山水画,让人心驰魂荡。
顾霭沉脚步顿住。
白一丞也没想到这画面质感这么给力,就跟真人在他们跟前跳舞似的。
白一丞感慨道:“明晞妹子可真是太美了。”
秦霄沉迷女神美貌无法自拔,忍不住伸手抚摩丝绸卷轴细腻的质感,开始花式吹彩虹屁:“看见没有,我女神,从头发丝儿到脚趾甲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布满着完美的气息!”
白一丞对着海报认真研究,目光落在女孩纤瘦的肩膀手臂,“不过说起来,明晞妹子真的好瘦啊,瘦得连胸都没了。”
“……”秦霄茫然道,“是这样吗?”
“对啊,看起来最多就是A……”白一丞秉着认真研究的态度,伸手指向海报中女孩身前的那片衣料。
“喂。”
顾霭沉站在他身后,很低地喊了声。
白一丞没闻声,自顾自地继续道:“你看看这芭蕾舞裙还是抹胸的……”
手指即将点上海报那瞬,篮球不偏不倚地砸在白一丞的后脑勺上。
白一丞顿时嗷叫,捂着后脑勺回头,“谁他妈拿球砸老子——”
话音未落,眼前阴影一晃而过,夹着冷厉的风。
顾霭沉提起他的衣领把他摁在墙上,漆黑的眼里凝着冷意,“别拿手碰她,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小编今天推荐

小说《是你先动心》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是你先动心 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