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小温软许知知(许知知季容)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温软许知知(许知知季容)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温软许知知(许知知季容)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1-09

小说内容介绍

火爆言情小说哪里能看?小编今天为您带来《小温软》,小温软许知知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讲述了:周然默默地想道,他和季容好歹也是大学同学,不至于连颗糖都不给吧许知知偷偷地看了一眼季容,似乎是觉得他在旁边,无比的安心,脑袋又有些晕乎了。“好了好了,你们快回去吧,这姑娘再待下去,站都站不稳了。”周然扫了一眼许知知红通通的脸蛋,笑道。

许知知季容小说摘要

许知知是个孤儿,为了救季家的小少爷季容被接回家。众人都以为喜怒不定的季家大少会把人丢出来,可是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小哑巴安然无恙。一次聚会上,他们看见向来高高在上的季家大少把小哑巴温柔地抱在怀里轻哄:乖,再喊一声~

小温软许知知全文在线阅读

她这幅样子实在是可怜,巴掌大的小脸,怎么补都没有太多的肉。昨夜没怎么睡,显得憔悴得很,一双水汪汪的清亮眼眸正紧张地看着他。
绕是心肠再硬的季容都忍不住微微动容,语气浅淡,却是散了冰冷,“上午请假,待在家里休息。”
许知知赶紧摇了摇头,执拗地看着他:我不困。
不困?刚才是谁的小脑袋差点砸进碗里面?
季容的语气重了几分,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在家休息。”
许知知缩了缩手,呐呐地点了点头。
这会她已经精神了不少,默默地吃完自己的早餐。
季容起身,走到一半又转过身来,侧头看了一眼小姑娘。
细碎的头发轻轻垂在两旁,唇红齿白,一双好看得不像话的眸子紧张地看着他。
“许知知,没人能赶走你。”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像是一颗石头砸进平静的湖中,扬起了停不下来的波痕。
许知知太害怕被抛弃,父母是这样,就连生活了好几年的孤儿院也是这样。
这里虽然不是她的家,却给了她一种安全感。她在害怕着,怕自己再次被抛弃。
可是,季容说,没人能赶走你。
干涩的眼眶有些酸了,许知知揉了揉眼睛,还没有转过头去,便听到关门的声音。
她看着门口很久,直到眼睛酸涩,她才浅浅地打了一个哈欠,收拾碗筷,乖乖的上楼睡觉。
这一觉许知知睡得很沉,自从她来到季家之后,第一次睡觉那么安稳。
晚上吃饭,季朝依旧没来。
沈姨特地做了牛肉和小鸡腿,下意识地看了季容一眼,淡淡一笑。
上次知知吃了牛肉多一点,沈姨便记住了。虽然季容没有直接开口吩咐,但是沈姨也是懂得他的意思,所以就特地做了。
许知知还是不爱吃肉,扒着饭吃得很快,小脸像是要埋进碗里面一样。
“急什么?”季容看了她一眼。
那颗小脑袋抬头看了季容一眼,脸蛋微红。
她的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一些?
许知知扒饭的速度很明显地慢了下来,伸手夹着茄子。
季容忍不住微微皱眉,“吃肉。”
许知知眼巴巴地看了季容一眼,犹豫了几秒,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夹了一个鸡腿放在自己的碗里面。
秀气地眉头狠狠地皱着,小脸都快皱成了苦瓜脸。
许知知轻轻地咬了一口肉,细嚼慢咽,和刚才的狼吞虎咽完全不一样。
吃的是毒药吗?
季容微微扬眉,神色微敛。
许知知吃完一个小鸡腿就打算不吃了,余光却看见季容神色冷淡地瞧着她。
低头扒了几口饭,许知知正预备放下筷子的时候,季容开口了,“继续吃。”
她不想吃。许知知不敢忤逆他,这次学聪明的没有要小鸡腿,而是夹了几块牛肉,囫囵吞枣地吃了下去,转过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季容。
可以了吗?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季容扫了一眼,淡声道,“继续。”
好撑……许知知的饭量本就不大,这会已经撑了。
又塞了几口,趁着季容在打电话没空关注她,许知知赶紧收拾好碗筷。
大约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季容讲了一会依旧没有结束的打算。
两个月没剪头发,原本枯黄的头发开始变得乌黑起来,摸上去柔顺了不少。
沈姨端着芝麻糊出来,“吃完再去散步。”
许知知点了点头,白皙的小脸透着红润,脸蛋精致,细长的眉眼好看极了。
沈姨替她把脸颊上的头发别到耳后,“再养养这发质就会变好了。”
“小姑娘长得可真是水灵。”沈姨感叹一句,“就是太瘦了,别学着女孩子减肥那套,知知,你得多吃一点。”
季容闻言看过来,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皱。
许知知不喜欢吃肉,平时都是在他强迫之下才会吃一点。十几岁的年纪,正是发育的时候,养了那么久,也不见许知知长肉多少。
“嗯。”季容挂了电话,许知知已经把芝麻糊喝完了,正朝着他走过来。
头发倒是养得不错,比起一开始的枯黄,现在已经柔顺乌黑了许多。
许知知穿好了鞋子,跟着季容一起去散步。
“你们说,季少真打算把这小哑巴当做媳妇来养?”
篮球场上,几个少年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谁知道呢,朝哥不是很讨厌这小哑巴吗?”另一个少年道,转身投球。
“不是,你们谁说这哑巴会被赶出来的?我怎么觉得季少对她有点好,这时不时还带出来散步的,朝哥都没这待遇。”
“谁知道。”
“算了算了,打球吧。”
国庆的前一天,为期两天的考试才全部结束。
班级里面一片热闹,都在为剩下的一周假期狂欢。
许知知安安静静地收拾书包,安韶把一个小盒子给她,“提前送你国庆礼物。”
许知知冲她浅浅一笑,拿出手机打字:谢谢。
做了半个月的同桌,许知知很喜欢安韶。她虽然性子淡漠,可是对她却很温柔。
“不用回礼。”安韶淡声道,看着她面前的试卷,“感觉题目难吗?”
她对许知知的了解不多,但是平时上课也不难看出,她有些跟不上。
回想了数学和物理大题,许知知尴尬地点了点头。
意料之中。
安韶微微思考,“国庆之后我帮你补习。”
许知知眼睛一亮,她一直没好意思跟季容说请家教的事情,就是怕麻烦他。可是安韶……
摇了摇头,许知知打字:太麻烦你了。
“没什么。”安韶不以为然,耸了耸肩,“就当做是复习。”
许知知听班里的人说,安韶一直是年纪第一,学习对于她来说,如同吃饭一样简单。
只是性子孤僻,所以在班上被孤立。以前一直没有同桌,这一次,也是因为位置不够了才让许知知和她做同桌。
原来许知知还担心,害怕不能和安韶相处好。可是慢慢的,许知知才发现,安韶比任何人都要温柔。
外冷内热,和……季容一样。
许知知恍惚了一下,手机捏着手机,刚想要打字,却被安韶打断,“感激就不用了,我先回家。”
许知知轻轻点头,也收拾东西预备回家。
回到了家,沈姨见她立马迎了上来,“知知回来了?赶紧穿上礼服吧。”
礼服?许知知还没来得及打字,便看到沈姨从一旁的沙发上面拿起了一个袋子,递给许知知,“去换上吧,季少也快回来了。”
许知知:要去哪?
“沈先生的生日宴,邀请了你和季少一同过去。”沈姨笑着解释,催促着她。
季朝在一旁扯了扯嘴角,“赶紧换上,这可是大场面,别丢我们季家的脸。”
许知知只好抱着衣服上楼。
盒子里面是浅粉色的礼服,肩带很细,腰间是微微叠层的设计,很是好看。
这是她第一次收到那么好看的衣服。从前,只在电视里面看到过。
看了一会,她才小心翼翼地换上礼服。站在镜子前面,许知知左看右看,依旧觉得不***,别扭得很。
就像是丑小鸭忽然换上了不属于她的华丽衣服一样。
“咚咚咚。”门被敲响,许知知还以为是沈姨上来催她了,赶忙跑过去开门。
外面站着身着银色西装的季容,他的身材挺拔,剪裁得很好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衬托得他的身材更为修长。五官精致,尤其是他的眼睛,深邃好看。
许知知回过神来,连忙低下头,害羞得不敢和他对视。
季容……长得真的很好看。
“换好了?”季容问她,清冷的眼眸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
小姑娘很适合这件衣服,粉色的晚礼服把她的肌肤衬托得更为白皙。肩上只有两条丝带,纤细的胳膊都露在了外面,腰间纤细,盈盈一握。
许知知抱着双臂,有些难为情。小巧的脸蛋微微泛红,十六岁的小姑娘,不用化妆,就已经展露出她这个年纪应有的朝气。
“楼下有外套。”季容淡淡地提醒一句,把目光从她细嫩的肌肤上面移开,“带上手机。”
许知知赶紧点了点头,跑回去拿手机。想了想,还是拿了一个小挎包,装了几颗糖***。
下了楼,季朝已经在那等着了,身上穿上了西装,平时吊儿郎当的少年总算是看起来成熟了一些。
看到许知知的装扮,季朝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奇,“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许知知被看得有些不***,好在沈姨递过来了外套,她赶紧穿,遮挡住露在外面的细嫩肌肤。
“要穿高跟鞋?”季容问她,指了指摆在旁边的高跟鞋。
许知知沉思了一会,摇头。她没穿过,怕给季容丢脸。
“那就平底。”季容侧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鞋架上面的银色平底凉鞋上,“那双。”
季朝忍不住看了一眼,粉色礼服配银色高跟鞋,他哥这眼光也太直男了吧。
不对!这颜色怎么那么配他哥身上的西装呢!
沈屿礼的生日宴会办得很大,他本人是不喜欢这些表面的东西。只是沈父说要大办一场,所以邀请了不少的人。
许知知有些紧张,下了车之后就一直紧紧地跟在季容后面。
一进门,一名中年男人便朝着季容走来,笑着打了声招呼,“季总。”
目光落在他身边的许知知,中年男人笑了笑,“这位是……?”
他眼底的猥琐之意太过,季容余光看到许知知紧张的小脸,神色沉了沉,不动声色地把她藏在了身后,声音微冷,“家里的小姑娘。”

小温软许知知完整阅读

周然默默地想道,他和季容好歹也是大学同学,不至于连颗糖都不给吧?
许知知偷偷地看了一眼季容,似乎是觉得他在旁边,无比的安心,脑袋又有些晕乎了。
“好了好了,你们快回去吧,这姑娘再待下去,站都站不稳了。”周然扫了一眼许知知红通通的脸蛋,笑道。
季容回头看着许知知,沉声问她,“还站得稳?”
那声音有些冷,带着几分怒意。
许知知打了一个激灵,生怕季容生气,赶紧点了点头,还挺直了腰板,一脸认真地看着季容。
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张脸紧绷着,粉嫩又红,模样甚是可爱。
季容眸光微沉,带着她上了车。
晕晕乎乎地坐了一会,许知知感觉到热,脱下了外套,细嫩的肩头上面挂着浅粉色的肩带。
季容比她高多了,从这个角度看去,还能瞥见胸前若隐若现的风景。
小姑娘虽然有些营养不良,可是却如同花朵一样,含苞待放。
“穿上!”季容低声训斥她。
许知知委屈地扭过头来,也没敢忤逆季容,不情不愿地穿上了外套。
歪头撞在一旁的车窗上面,许知知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车子开得平稳,可是也免不了碰撞。季容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便能看到许知知的小脑袋随着车子行驶,不停地摇摆着。
大概是真的很不***了,许知知坐起身子,按了按脑袋,很快又低着头打着瞌睡。
季容闭目养神,今天开了一天的会,晚上还有参加聚会,他的确是累了。
闭眼还没多久,肩头便枕上来一颗小脑袋。
车内开着灯,季容侧头便能看见许知知小巧的脸蛋。她身上有种淡淡的香气,像是糖果香味一样。
这么想着,季容打开许知知的挎包,选了一颗粉色的糖。
很甜。他从来没有见过小姑娘吃糖,所以,都是为他预备的?
车子一开到家,许知知就醒了。茫然地看了一眼季容,好看的眼眸上面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
“到家了。”季容拉开车门出去,垂眉看着里头还晕乎的许知知,“下来。”
许知知乖乖地点了点头,下了车,却不想重心不稳,直接撞进了季容的怀里。
浅浅的糖果香气扑鼻而来,很是好闻。
许知知大概是真的被酒精给控制了,竟然赖着不起来。窝在季容的怀里,她的小手捂着脑袋,秀气的眉头委屈地皱了起来。
第一次喝酒,看来是头疼了。
“起来。”季容淡声道,往后退了一步。
许知知没站稳,下意识地朝着前面扑去。好在季容没真的忍心看她摔倒,伸手扶住了她。
沈姨这会听到声响,已经从里面跑了进来。看见许知知几乎要倒在季容怀中的***,微微惊奇,赶紧上前,“少爷,我来照顾知知就好。”
“嗯。”季容冷淡地回应了一句,看了一眼还醉着的许知知,神色微沉,抬腿离开。
国庆假期的第一天,许知知头疼欲裂的醒来,感觉脑袋十分沉重。
进了浴室洗漱了一番,又找了一些药吃下,才感觉好了一些。
昨晚她抢走了季容的红酒,季容还生气了。后面的事情她只记得个大概,自己和季容回家了。
好丢脸。走到门口,许知知又停下脚步,很是纠结。
还是……下去吧。
许知知深呼吸了一口气,拿着手机下楼。
已经九点了,许知知并没有在餐桌上面看见季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醒了?”身后传来男人略显低沉的嗓音,许知知吓了一跳,转过身去。
季容把她的神情收入眼底,很快收回了视线。
许知知捏着手,在备忘录上面打字:季少,昨晚我不是故意喝醉的,你别生气。
她以为自己是在怪她喝醉?
季容冷嗤一声,“谁让你喝酒的?”
许知知缩了缩脖子:我错了。
认错的态度倒是诚恳,季容心下满足几分,“下次还敢吗?”
许知知纠结了一会,认真地点了点头。
季容不能喝酒,就算下次他要生气,许知知依旧是要喝酒的。
季容:“……”
他有些头疼,现在的小姑娘都那么难教了吗?
许知知紧张地偷瞄着季容现在的神色,看样子还在生气。
她昨晚真的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吗?
可是,她也不敢问。
好在季容并没有打算继续盯着她,而是出了门。
许知知收回目光,进了厨房,简单地热了一下牛奶,就着面包解决早餐。
“知知醒了?”沈姨从院子后面走进来,“头还疼不疼?我去给你弄完醒酒汤。”
许知知赶忙摇头,刚才还是疼的,吃了一点早餐,感觉好了很多。
沈姨这才放下心来,笑了笑,“下次可别喝那么多酒了。瞧你,昨晚都站不稳,直往季少怀中倒去呢。”
许知知眼睛微微睁大,努力回想着昨晚的画面,只有一些零散的记忆。
她记得季容身上有好闻的清香,淡淡的,还带着一些冷冽。
她似乎……真的扑进了季容的怀里。
许知知没谈过恋爱,可是不代表她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有别。
脸蛋微红,许知知抿了抿唇。
难怪他会那么生气。
沈姨瞧着她这幅自责的样子,赶忙安慰,“以后别喝那么多酒就行了。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喝酒做什么?”
因为季容要喝啊……
许知知咬了咬唇,有些委屈。
等到季容下午回来的时候,便看到许知知围着围裙,从厨房里面端着一盘菜出来。
看到季容,许知知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少爷回来了?”沈姨从厨房里面出来,见他看着许知知,笑了笑,“今天知知一起帮忙做菜了。”
还会做饭?季容微微挑眉,把外套脱下,许知知赶紧上前替他拿着。
外套上面还有季容的余温,想起脑海里面曾经一闪而过的片段,许知知有些不敢看着季容,只能低着头替他把外套放好。
季容洗了手,问她,“以前学了做饭?”
许知知点了点头,手指打字:只会家常菜。
小时候母亲很忙,经常是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不会做饭,只能饿死。
季容坐下来,许知知赶忙帮他盛了一碗饭。
抬头瞧着许知知,小姑娘眼神还躲闪着。
季容蹙了蹙眉,“哪道是你做的?”
许知知指了指娃娃菜还有莲藕。
果然。全是素菜。
季容夹了一片莲藕,味道算不上多好吃。
他吃过太多的山珍海味,面前的莲藕比起来,显得太过一般。
季容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许知知,那眼底的期待太过明显,让他想忽略都不行。
“还不错。”季容道。
面前的许知知眼睛立马亮了,抿着唇,脸上的弧度勾了不少。还能见着脸颊两旁的小酒窝。怎么轻易满足?
季容微微挑眉,“不吃?”
许知知也坐了下来,犹豫了一会,还是乖乖地道歉:昨晚我不是故意抱你的。
季容神色一冷,扫了一眼桌面。
所以,这些都是她用来道歉的?因为抱了他?
怎,怎么更加生气了?
许知知偷偷地看了一眼季容,神色比刚才更为冰冷了。
是她道歉的态度不够好吗?
想了想,许知知急忙打字:您还想吃什么?甜点不能做。
“想用吃的讨好我?”季容冷笑,那声音三分冷意七分嘲讽。
许知知不打字了,只是眨着眼睛看着他。
被这样的眼神惹得心口一窒,软乎乎的,季容一下子没了脾气。又不想理会许知知,只能扯了扯领带,继续吃饭。
许知知也乖乖地端坐好,可是目光总是忍不住朝着季容看去。
水汪汪,还带着几分讨好。绕是心肠再硬的季容,也忍不住道,“吃饭。”
声音依旧冷,只是比起刚才,好了很多。
许知知眨了眨眼睛,这才放心吃饭。
面前被推来一盘肉,许知知抬头看了一眼季容,小幅度地瘪了瘪嘴,慢吞吞地夹着肉。
怕季容生气,许知知这一次吃了很多肉,最后撑到靠在椅子上面都站不起来。
“下不为例。”许知知听到季容说。
下次……她再也不要惹季容生气了。
真的,好撑啊。国庆七天,季容比许知知想象中的更为悠闲。
不仅不用去公司,甚至公事都不怎么用处理。
季朝直接跑去国外了,据说季朝的父母都是考古学家,一年到头也不会回来几次,所以季朝才会养成这吊儿郎当的性子。
国庆的倒数第二天,季朝总算从国外回来了。
“我哥呢?”季朝也不懂去哪玩了,被晒黑了一个度。不过晒黑之后,看起来比以前成熟了不少。
“季少去公司了。”沈姨道。
这几天季容本没有什么工作,今早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大概是公司有急事,匆忙离开,大约要晚上才能回。
“噢。”季朝打了个哈欠,“我先回去洗个头,沈姨,晚上我要吃鱼。”
沈姨:“好嘞!”而此时,正在公司处理文件的季容,眉头紧紧地皱着,很明显是不满于自己的假期被打搅。
宋秘书战战兢兢地守在一旁,他也不想的好吗?
谁知道忽然有个紧急事情要处理。
忽然想到了什么,宋秘书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拿了一袋糖。
“那个,季少。”宋秘书还十分贴心地帮季容撕开了袋子,拿出了一颗蓝色的糖,“要不您先吃一颗。”
上一次在季家,季少明显是生气了,结果人家小姑娘给了几颗糖就哄好了,他可是暗戳戳地记下来了。
“不吃。”季容抬头看了一眼,冰冷道,“出去把报表做好。”
宋秘书:“……”
这剧情跟他想的不一样。

小编今天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您带来的小温软许知知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文笔绝佳,作者笔锋犀利。开头结尾相互呼应,更多好看小说,等你来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