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督主的初恋(宁迦段洵)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督主的初恋(宁迦段洵)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督主的初恋(宁迦段洵)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11-09

小说内容介绍

火爆古代穿现代小说《督主的初恋》上线,小说的主角是宁迦和段洵,故事督主的初恋全书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前世的宁迦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就在她马上要如愿嫁给惊才绝艳的状元郎时……国灭了。全部皇子宫妃不是投敌就是逃走,与她一起殉国的,只有那个权倾朝野冷酷无情的东厂督主段洵。再睁眼,宁迦变成了21世纪一个家境贫寒的少女,碰到了一个跟段督主长得一模一样的男生。后来,看到宁迦身旁的花花草草。段洵怒了:“妈的,当她身边的男人是死的么?”

宁迦段洵小说摘要

上辈子的段洵,是权倾朝野的东厂督主,身体残缺,心狠手辣。
这一世,他虽然身体完整,但心理依旧残缺,无情无欲冷漠乖张,不知如何做一个正常男人。
直到一天,他的一众好友,看到他们那个不近女色的大佬,给某个贫困女生打饭提开水占座位,还跪在人面前,叫人家“公主”。
全部人都疯了。

督主的初恋全集免费阅读

“师姐,我去下洗手间。”宁迦送完了一趟酒水回到吧台,伸手抹了下额头的薄汗,喘着气同赵心桐道。
“赶紧去吧。”
这会儿正是忙的时候,宁迦第一天上班,不敢偷懒,上完厕所,在干手器下胡乱吹了两下手,便飞快往外走。
因为出门太匆忙,一个跌跌撞撞的醉汉迎面晃过来时,她没太注重,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避开,跟人撞上了。
人倒是没撞到哪里,就是脸上的眼镜儿给落在了地上。
那醉汉身形粗犷,满脸通红,大概是被撞得有点疼,大了舌头爆了句***,骂道:“没长眼睛么?”
宁迦吓了一跳,连连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醉汉骂骂咧咧将她一把推开,踉跄着进了旁边的男厕所。
宁迦暗暗舒了口气,因为没了眼镜儿,灯光下的走廊,变得模模糊糊一片,仿佛忽然置身于云里雾中。
她赶紧蹲下身去拾自己的宝贝眼镜儿。
偏生地上铺着黑色地毯,她的眼镜又是黑框,加之走廊的光是浅淡的暖色调,她眯着眼睛半晌,愣是没寻着,最后只得伸手直接摸索。
就在她朦胧的视线中,隐约捕捉到墙根处一丝镜片反射的光线时,她几乎是兴奋地扑过去。只是手还没摸到眼镜,却先被横空而来的一只脚挡住,而她的手来不及收回,抓住了那只突如而至的黑色板鞋。
手上坚硬冰冷的触感,让宁迦像是触电般马上收回了手,又胡乱越过那只脚摸到眼镜,站起身低着头边用衣角擦拭镜片的灰,便朝面前的人道歉:“不好意思。”
因为耽搁了一会儿,她不敢再磨蹭,道完歉,低头戴上眼镜,一溜烟跑了。
立在原地的段洵,因为这一声道歉,怔愣了片刻,后知后觉转身,而那道穿着酒吧制服的背影,恰好消失在转角。
他回过身,低头蹙眉看了眼自己那黑色的鞋面,迈脚朝卫生间走去。
此时厕所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个醉鬼立在便池前,淅淅沥沥地放着水,隐约有浑浊的酒气和臊味弥漫在空气里。
段洵本来就还未伸展的眉头,更拧紧了几分。
他走到与醉鬼隔了两个位置的便池前,解开裤头放水。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几年,他从一个身下少了几两肉的太监,变成了一个真男人。
上辈子,他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缺了男人该有的东西,所以后来哪怕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享之不尽的荣华,也从来没觉得自己像个真正的人。
如今再世为人,身体完完整整,他原本以为自己能活得像个正常人了,可不曾想几年过去,他还是跟上辈子一样,血是凉的,心是空的,没有感情,也从没有过欲望。
身下多出的这玩意儿,除了上厕所时稍稍方便,没有任何用处。
他放完水,瞅了眼那坨丑陋的东西,讥诮般扯了下嘴角,慢条斯理收回裤子。
旁边那醉鬼也已经方便完,余光不经意瞥了眼不远处的男人。段洵那精致的侧脸,顿时让他眼睛一亮。
醉鬼是***常客,荤素不忌,玩得很疯。此刻看到一个比女人还美的年轻男人,顿时心猿意马,见色起意。
他自认见多识广,***混的漂亮男孩,十有八九是玻璃,就算不是玻璃,为了钱也能做玻璃,便腆着脸朝段洵摇摇摆晃挪过去。
“帅哥,待会儿跟哥哥走怎么样?哥哥有钱,想要多少开个价。”
段洵不紧不慢转过头,在男人伸手搭向他肩膀时,不动声色地退开一步,让人落了个空。
这醉鬼脑子虽然还没全然糊涂,身子却不大听使唤,晃了一下,干脆靠在了便池边,睁着一双泛红的眼睛,灼灼看着眼前这漂亮的年轻人。
这回他看到的是正面,比起侧脸,这张正脸更是惊为天人。
醉鬼那色眯眯的眼睛,几乎看得直了,含含糊糊道:“你……你说行不行?”
段洵勾唇一笑,他今晚莫名情绪不好,一股说不上来的戾气无处发泄,这醉鬼算是撞到了枪口上。
他慢悠悠道:“行,怎么不行?晚点咱们旁边那条巷子约?如何?”
醉鬼一听,这美人果然是内行,喜悦地咧嘴点头:“那美人儿咱们就旁边见。”
段洵不欲与这样的人多说,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嫌恶地轻哼一声,踅步出门。
也不知嫌恶那醉鬼,还是镜子中那张脸。
“怎么样?还习惯吧?”夜晚十一点,下了班的赵心桐和宁迦一同走出飞驰酒吧门口。
“还行。”赵心桐笑:“你今天是没碰到太奇葩客人,不过也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奇葩是咱们应付不了的。。”
宁迦笑眯眯道:“师姐你这么能干,肯定什么情况都能应付。”
虽然知道是恭维的话,但赵心桐还是被取悦,她笑了笑,忽然眼睛一亮,挥挥手道:“我男朋友来接我了,你一个人回学校,小心点啊。”
“好的,师姐再见。”赵心桐已经大三,如今和男友在校外***,此刻看到女孩儿快乐地朝不远处一个骑着单车的男生跑去,宁迦抿嘴深呼吸一口,重重放松了下肩膀。
这不仅是一个自由恋爱的时代,男女婚前有夫妻之实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别说是赵心桐这样的大三生,就宁迦宿舍的室友,有两个也经常和男友去开房。
这在她上辈子,是难以想象的事。
她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活了两世,她对爱情,对男女之间的事,依旧知之甚少。这辈子不消多说,虽然庆幸来到了这个新世界,但究竟出身不大好,除了学习就是打工,根本分不出心思,去想这种事情。至于上辈子的那十八年。她也不知算不算有过?
她想起自己的那状元郎未婚夫。人人都道,程状元惊才绝艳,世无其二。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是在宫中的中秋宴。酒过三巡,按惯例对对子,皇上出了个十分刁钻绝妙的上联,席间各路学士才子抓腮挠儿也没对上,只有状元郎气定神闲地对出了个出色绝伦的下联。
这样的才子,哪个女子不爱?她应该也不例外。
只是她这会儿努力去回忆,却终究有点想不起状元郎的模样了。
反倒是,一张艳色十足的脸,忽然跳入脑海中。
宁迦怔忡了下,赶紧摆摆头,将这突如其来的念头甩开。然后迈步往学校东门走去。
飞驰酒吧所在的这条街,两边都是商铺,白天晚上都很热闹。不过这个时间,除了酒吧,其他的店子都已经关门了,路上几乎也没有行人,只剩夜灯下的一片寂静。
走了几米,路过一条小巷时,宁迦忽然听到一点希奇的声音。
年轻人到底好奇,忍不住偷偷凑到墙边,朝巷子里看去。
这是条很窄的巷子,顶多容得下一辆三轮车。巷子里没有监控,只有一盏被飞蛾包裹的昏黄暗灯。
此时的巷内,有五道看不清面容的身影,四个人站着,剩下一个躺在地上。
当宁迦意识到这些人在干什么时,惊恐地睁大眼睛,捂住了差点轻呼出声的嘴巴。

督主的初恋完整阅读

幽深的暗巷里,躺在地上的男人手脚被绑住,嘴上贴着胶布,脸朝上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睛惊恐地看着暗灯下几个生疏的年轻人。
这几个人妆扮一个比一个新潮另类,长发脏辫铆钉刺青金属饰物,无不昭显着他们的身份。
他们正是hell乐队的四人。
而地上的男人,则是先前酒吧搭讪段洵的那个醉鬼。
醉鬼压根儿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就被绑来了这里,此刻看到眼前这些人的妆扮,知道自己惹到了不好惹的人,一晚上积攒的酒意,这会儿完全消失殆尽。
他想求饶,可是嘴巴被封住,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
“s,怎么处理?老办法?”阿坦笑着上前一步,踩住男人的肩膀,笑着问立在墙边的男人。
鼓手阿坦是几个人中年纪最小的,只有十九岁,长了张人畜无害的少年脸,但妆扮却是最另类的,一头脏辫,耳朵上戴着骷髅头耳环,下唇打着一枚闪亮的唇钉,从手背开始往上延伸着大片刺青。
段洵一只脚往后抵在墙上,歪着头一派慵懒的样子,听了阿坦的话,也不马上回答,只轻飘飘地看向地上的男人。
那醉鬼对上他的脸,瞬间睁大了眼睛,显然是认出了他。
这样一副漂亮的皮囊,任谁看了一眼都不会忘记。
其实比起其他三个人,他的穿着妆扮最普通,不过是一件没有图案的黑色长t恤,下身也是黑色的休闲裤和板鞋,假如不是头发长了点,几乎就是普通的学生妆扮。
但清醒了的醉鬼在对上那双暗灯下的黑眸时,一股没来由的寒意从脚底升起来,本来挣扎了这么久热得一身汗的人,只觉得浑身忽然如至冰窟。
他知道这个人才是最可怕的。
他***摇头,朝他发出求饶的讯号。
段洵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冷得如同毒蛇吐信子的笑意,手上不知何时忽然多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那匕首在他修长的指间转了转,被丢向了阿坦。
阿坦正确无误地接住刀柄,弯下身,用刀背在男人的脸上拍了拍,笑道:“哥,不要怕,我尽量利索点,不让你吃太多苦头。”
他笑起来很有那么一点点天真无邪,但男人知道这必然是个恶魔,这几个人都是恶魔。
他不知道他们要对自己做什么,但一定是很可怕的事。可他除了今晚在厕所见色起意,搭讪了一下这美人,从来没有得罪过这些人。
因为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醉鬼更加惧怕了,几乎是控制不住浑身筛糠般颤抖起来。
一旁看戏的苏达和小飞,点上烟含在唇上,笑着走到段洵身旁。
“打个赌,这人能坚持几分钟?”苏达吊儿郎当笑道。
段洵扯扯嘴角,没说话。
另一旁的小飞道:“我赌三分钟。”
苏达笑:“那我赌两分钟。超过两分钟,我那台新入手的哈雷给你。”
小飞道:“行,要是不到两分钟,我替你去上一个星期的课。”
谁能想到,这些恶劣的摇滚青年其实都是重点大学的在读生呢。
阿坦抬头看三人,笑道:“我开始了。”
说罢,移到男人身后,拉起他被绑住的手,用匕首在手腕不轻不重割了一刀。
腕上传来的疼痛让男人再次惊恐地挣扎起来。
阿坦稍稍退开,歪头看向男人的脸,一边把匕首上的血迹在他衣服上蹭干净,一边笑道:“哥,别挣扎了,你越***血流得越快。”他像个顽劣的小恶魔一样,压低声音,一字一句道,“我割开了你手腕的动脉,你仔细听听,是不是有血汩汩流动的声音?是不是很疼?没关系,等血流干了就不疼了。”
“行了,走吧!”一直没做声的段洵终于低声开口。
阿坦笑着点头。
地上的男人惊恐地睁大眼睛,因为他清清楚楚感觉到温热的血正在往下蔓延,浸湿了后腰,顺着流淌在地上,他费力往下一看,漆黑的地上,已经开始慢慢荡开了一片暗色的血迹。
看到四个人要走,他发出绝望的呜咽声。
然而四人开始并排不紧不慢地往外走,谁都没有再看他,
身后呜呜声还在持续,阿坦抬起手腕开始倒数:“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一字还没落下,身后忽然归位宁静。
阿坦回身走到那人身旁,解开了绳子,撕开嘴上的胶布。
男人昏得很彻底,像是具尸体一样,在他粗暴的动作下,毫无转醒的迹象。
小飞失望摇头:“哎!差一点就能坚持两分钟了,可比上次那家伙次多了。”
苏达朝他挑挑眉,揽住他的肩膀:“好兄弟,下个星期的课就交给你了,不过哈雷还是可以借给你玩玩的。”
小飞倒是不以为意,只朝一旁的段洵笑道:“这哥们儿也真是倒霉,惹谁不好,惹到咱们的s神。”
段洵勾了下嘴角,哂笑一声。
阿坦处理好地上昏死的家伙,跑上前,打了个响指:“搞定。”
就在这时,巷子口忽然传来人摔倒的声音。
夜色寂静,这声响便显得十分突兀。
苏达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段洵,又和小飞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笑着挑了下眉头。
宁迦没想到自己一时好奇,会目睹一桩杀人事件,吓得赶紧蹑手蹑脚离开,然后去报警。
哪知因为太慌张,脚下不小心踢到一处凸起的地面,摔了一跤。虽然人没摔多疼,却弄出了不算小的动静。
她正要爬起来,继续遁逃。身后却响起了一道魔音穿脑般的声音:“前面那位朋友,看了我们的出色表演,不露个面表示一下吗?”
宁迦的腿顿时僵住,一时也不知该不该继续跑。
后面的脚步声慢慢靠近,那声音又道:“朋友,真的不出来吗?那看来只能我亲自请你出来了。”
宁迦这回吓得心跳差点漏了半拍。
她上辈子不是没见过杀人,皇宫就是个吃人的地方,她不止一次见过宫女太监被杖毙。一开始还觉得心惊胆战,每回撞见这种场面后,回去保准得做上几天噩梦,但后来看惯了后宫的倾轧,明白这世上比起直接杀人,其实更可怕的是人心,于是渐渐对杀人也就见惯不怪了。
但如今是法治社会,不管什么原因,杀人就是犯罪,再有权有势的人,也不能草菅人命了,这几年她只在电视和新闻里看到过杀人案件。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已经不是公主的她,眼下意外目睹一场杀人事件被人发现,会有什么后果?
她也是看过不少犯罪小说和电视剧的,脑子第一个跳出的念头便是——灭口?
顿时头皮都麻了。跑吗?
但后面是四个大男人,肯定跑不过。
犹疑片刻后,她认命般深呼吸一口气,背着身,默默移到巷子口,哆哆嗦嗦道:“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暗灯之下,穿着旧卫衣的纤瘦女孩,有种茕茕孑立的可怜。
苏达本是只是想恶作剧,吓吓这偷看他们“杀人”的家伙。这么晚还在外面游荡的,想来跟他们一样,不是什么好鸟。
但眼下看到巷口的女孩背影,不由得停住了。
虽然看不到正面,但光从这朴素的背影,也看得出,大概就是个普通的学生妹。而且说话那声音,柔柔软软的,一听就是乖女孩。
苏达有些无奈地旁边几个好友看了看。
他们几个虽然不是什么好鸟,但这么大晚上的,吓坏了一个小姑娘可不是什么男人干的事。
阿坦和小飞齐齐耸肩,朝他们的主唱大人露出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
苏主唱又看向段洵,对方则是一个眼神都没给,只是微微眯眼,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那道身影。
“既然什么都没看到。”苏达清清嗓子,只能继续自己表演,“那就走吧,不准报警知道吗!不然我们会去找你算账的哦!”
宁迦***点头。苏达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如今治安不好,女孩子一个人不要太晚在外面。”
宁迦:“???”不管怎样,先跑为上。
苏达看着那道飞快消失的身影,好笑地摇摇头:“跑得还挺快。”
小飞道:“这姑娘今晚估计得做噩梦。”又问,“你猜她会报警吗?”
苏达笑:“但愿别,不然被当成报假警的,可就不好了。”他回头看了眼那不远处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撇撇嘴道,“睡得还挺香,明儿估计得买感冒药了。”
阿坦轻笑一声:“这人可真没劲,今儿s临时起意,我也没预备血浆,随便弄了点热红酒,那酒味儿多明显啊,这家伙竟然没察觉,两分钟就吓晕过去了。不过s这整人的手段,我再学几年,只怕也只能学个皮毛。”
“废话,咱们s神,鬼见了都愁,谁惹谁倒霉。”苏达笑嘻嘻去揽段洵的肩,但刚刚碰到他,就被他一个冷冽的眼神,给震慑住,他赶紧识相退开,举起双手,嬉皮笑脸道,“差点忘了。”
熟悉几年,对于段洵各种怪癖和臭毛病,几个人早有深刻了解。其中不喜与人有肢体接触这一点,几乎是到了变态的地步。无论男女,无一例外。
当然,像他这么阴晴不定暴戾恣睢的男人,本身就是个变态。
论坛有人八卦过,s神到底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
苏达看到这样的讨论,只想呵呵。
真是图样图森破,他们的s神,既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而是无性恋好吗?
他连看最火辣的片子,都能全程冷漠无动于衷。
人类肮脏欲望,s神那是完全不屑的。
这样想着,苏达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身旁的人,虽然他自己天天早上都会被自己帅醒,但每每看到段洵这张超越性别之美的脸,还是会偶然产生一点自惭形秽。
他还真想不出来,这样一副冷得像冰艳得像火的脸,会屈尊降贵地跟谁亲密?
大概会有丝分裂自我繁殖吧。
他在心理吐槽得正欢,却忽然发觉段洵神色有点不太对劲。
脸上的表情是惯有的冷冽,但眼睛微微眯起看着前方的样子,明显是在若有所思。
“怎么了?”苏达好奇问。
段洵眉头轻蹙,片刻后才摇头,回应:“没什么。”

小编今天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您带来督主的初恋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一本情节荡气回肠的小说!作者文笔犀利,值得一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