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小温软(季容许知知)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小温软(季容许知知)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小温软(季容许知知)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1-09

小说内容介绍

季容许知知小说《小温软》特殊推荐,小温软小说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讲述了:南市的人都知道,季家为了救那个病秧子,从孤儿院接了一个小哑巴回来,众人都以为喜怒不定的季家大少会把人丢出来,可是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小哑巴安然无恙,一次聚会上,他们看见向来高高在上的季家大少把小哑巴温柔地抱在怀里轻哄:乖,再喊一声。世间皆苦,唯独她是那颗甜糖——季容

季容许知知小说摘要

刚来季家的时候,许知知被送到布满消毒水的房间,男人背对着光,薄凉地看着她,面色阴冷得令人害怕
季容看着瑟瑟发抖的她:很冷?
许知知眼睛都红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季容嗤笑一声,声音略低:原来是个小哑巴
后来,许知知被大院的孩子欺负,膝盖都摔破了,她小声地抽泣着看向男人:疼……
这是许知知第一次开口,声音微哑,算不上好听,可是却撞进了季容的心
自此之后,许知知成为了季容的梦

小温软全文在线阅读

第8章 对他笑
季容的语气太过冰冷,仿佛让许知知吃的不是肉,而是毒.药一样。
许知知抿着唇迟疑了几秒,低头轻轻夹起。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许知知吃肉的机会很少,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习惯。
虽然肉很新鲜,味道也被沈姨处理得很好,可是许知知如如同嚼蜡。
配着一口饭吃着,许知知小嘴巴蠕动得很快,很快就咽了下去。
许知知虽然瘦弱,但是一张小脸却生得很好,白白嫩嫩的,鹿眼清亮,鼻梁秀挺,乖巧的模样很是招人喜欢。
喜欢吃?
季容微微眯眼,把牛肉推到许知知面前,“多吃点。”
许知知犹豫了两秒,还是主动夹了肉。
这几天季容对她的态度都很冷淡,许知知不会处理这种情况,只能小心翼翼地照顾着他。难得季容今天神色缓和了一些,许知知哪敢再惹他生气。
季容扫了一眼听话的小姑娘,收回了目光。
季朝整个人都不好了,许知知你不是不喜欢吃吗!为什么还真香了!
不对不对,他哥什么时候脾气那么好了?还给自己小哑巴夹菜,虽然用的是公筷,可是他这个亲弟弟都没有过这种待遇!
季朝忽然想到了那几个兄弟说的,这种在古代就算作是冲喜,以后许知知很可能会嫁给他哥。
一想到这个小哑巴会成为自己的***,季朝满身都是拒绝。
迟早要把这个小哑巴给赶出去!
沈屿礼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许知知,一言未发。
晚上送药的时候,许知知照例给季容留了一颗糖。
“牛肉好吃?”正预备离开的时候,季容低沉的嗓音传来。
许知知赶紧点头,对上季容薄凉的眼眸,她又赶紧写道:很好吃,谢谢少爷。
明亮的灯光照在季容的脸上,轮廓冷硬,透着淡漠的气息。他的五官是许知知见过最为精致的,只是有些病态的虚弱。因为这样,所以面色阴冷的时候,才会格外可怕。
就如第一次看见季容的时候,男人逆着光,让她害怕得不敢靠近。
她有些害怕,害怕季容会变回那个样子。
季容扫了一眼纸条,“会用手机?”
许知知点了点头,季容继续道,“以后用手机打字。”
许知知过了几秒,问他:甜点好吃吗?
“还不错。”季容淡声道,目光落在她小巧的耳垂上面,盯了几秒,“以前学过?”
许知知还是点头,处处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季容皱了皱眉,“还怕我?”
许知知赶紧摇了摇头,速度快得像是在欲盖弥彰一样。
“出去吧。”季容把目光重新放在文件上面,听到关门的声音才拿起那颗糖,捏着却没吃。
舌尖上的苦味还没有散去,心口的烦躁像是要溢出来一样。
季容往后一靠,外面的月光照进来,在屋子的一角洒了余晖,看起来孤独而又清冷。
回到房间后的许知知,打开了备忘录,练习打字。她虽然会用手机,可是打字速度依旧很慢。
看了一眼已经用了一大半的本子,许知知犹豫了一会,还是把小本子收起来。
既然季容不喜欢,那她便不用了。
过了几天,宋秘书前来,给许知知带了很多东西。
季少虽然没有明说,可是这些天看着季少对许知知的态度,宋秘书就觉得应该做这些事。
把袋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宋秘书一一跟她说,“这是水***,面膜,上面都有说明。还有,这个是护头发的,记得天天都要用。”
宋秘书也不知道自己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做这些,大概是他太过优秀,能者多劳吧。
许知知有些受宠若惊,捧着盒子不知所措,茫然的眼睛看着宋秘书,水汪汪的,似乎会说话一般。
“不喜欢?”宋秘书纳闷了,女孩的心思还挺难猜的。
许知知赶紧摇了摇头。
她很喜欢,这算是来到季家之后,收到的第二份礼物。
那就好。
宋秘书松了口气。
许知知拿出手机,笨拙地打了几个字:谢谢你。
“不用,应该的。”宋秘书道。
想了想,宋秘书问她,“季少对你还好吧?”
许知知点了点头,是挺好的。
只是……有些时候,季容很可怕。
宋秘书想了想,很认真地道,“许小姐可以多对季少笑笑。”
之前还没注重,今天一看,这小姑娘笑起来还有酒窝,一双眸子水灵灵的。
他们季少可是向来吃软不吃硬,尤其……这小姑娘看上去还甜甜的。
嗯?
许知知有些不解。
宋秘书笑得一脸意味深长,“许小姐听我的就是了,对着季少多笑笑。”
宋秘书刚刚出了大门,便看见季朝滑着滑板过来。
滑着滑板,忽然看见一个人,季朝被吓了一跳,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
“宋秘书?”季朝拿起滑板,“来找我哥?”
“不是,给许小姐送一些东西。”宋秘书道。
一听到那个哑巴的名字,季朝哼了哼,“怎么又是那个哑巴?我哥吩咐你的?”
宋秘书摇了摇头,“我觉得许小姐应该会需要。”
作为一个合格的秘书,哪能事事都让老板吩咐再去做?
“多管闲事。”季朝不爽了,“她就是来我们家暂住的,迟早会离开。”
闻言,宋秘书微微皱了皱眉。他知道季朝应该不会那么快接受许知知,可是也没想到,季朝会对许知知有那么深的敌意。
想了想,宋秘书道,“二少,恕我多嘴一句。许小姐并没有做错什么,而且她只是一个小姑娘,二少完全没有必要那么讨厌她。”
“你觉得我这样做过分?”季朝问他。
宋秘书笑而不语,只是摇头离开。
季朝愣在原地,更加不爽了。
哼,谁让那哑巴长着一张令人想欺负的脸!
朝着别墅看了一眼,季朝抱起滑板,打道回府。
不吃了!
晚饭的时候,意外的没有看见季朝,许知知松了一口气。
季容每次吃完饭就会上楼,季朝则是会留下来一会消食。说是留下来消食,其实就是想办法地折磨许知知,一直让她做各种事情。
许知知不好拒绝,只能默默承受。
晚饭过后,季容难得地坐在客厅里面休息,瞥见桌子上面大包裹,偏头看了许知知一眼,“你的?”
许知知点头,用手机打字给他看。这段时间她已经在练手速了,可是依旧不习惯。
许知知:宋秘书送给我的。
季容扫了一眼,瓶瓶罐罐的很多,“做什么?”
许知知:护肤护发的。
护肤?
季容清冷的视线落在许知知嫩生生的脸蛋上面,这个月在季家补得不错,虽然小姑娘还是不喜欢吃肉,在他的监督下也多多少少吃了一点,养得肌肤白里透红的,根本不需要这种化学产品。
不过,女孩子爱漂亮也正常。
“书本明天到,自己复习。”季容道。
对于许知知来说,读书可能是她唯一的出路。听到这话,她重重地点了点头。
想到宋秘书说过的话,许知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季容,朝着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粉嫩的面容染着几分红润,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酒窝,小姑娘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透着一股生动活泼。
季容眼神微暗,极淡地勾了一下嘴角。
八月初,天气依旧炎热,许知知在厨房里面忙活了很久,才做好了小甜点。
给季容做了一点,也给沈姨做了一点。
端上去的时候,门开着,许知知看见一个身材偏瘦的女生侧对着她坐着,雅致的喝着咖啡。面容姣好,化着精致的妆容,正是那天她有过一面之缘的宋亦凝。
她低着头把甜点端***,放在季容的桌面上。
“甜点?”宋亦凝眉头轻皱,“怎么给他送甜点?”
不是……季容要吃的吗?
许知知还没来得及打字,一旁的季容已经低声开口道,“有问题?”
宋亦凝点了点头,声音轻轻缓缓,很是好听,“季容,你现在吃不得这些东西,医生也说过了,你的身体不能摄入甜份太高的东西。”
季容的神色已冷,宋亦凝看了一眼,转而把目光落在许知知身上,“下次不要再拿甜点上来。”
呐呐地点了点头,许知知在备忘录上面打字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
宋亦凝眉头依旧皱着,却没再说什么。
“多事。”
许知知扭头看去,却看见被吃了一半的甜点,她张了张嘴,微微瞪着眼,急急忙忙打字:你不能吃。
季容冷嗤一声,神色冰冷地看着许知知,“我不喜别人管着我。”
尤其是用他的身体作为借口。
宋亦凝身体微微僵硬,她知道这话是季容故意说给她听的。
勉强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宋亦凝对着季容道,“季容……”
“许知知,送客。”季容慢条斯理地吃下后面半块甜点,动作雅致好看。
宋亦凝眼神一晃,很是懂进退地道,“那你注重身体。”
房间里面只剩下许知知和季容两个人,面前的季容脸色凌厉,让许知知心口莫名的一紧。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许知知眨了眨眼,冲他软软地笑了笑。
季容:“……”
啧,谁教这姑娘的?

小温软全集免费阅读

第9章 糖给我
季容神色缓和了不少,许知知也没继续待下去,而是很快离开了。
只是,季容不能吃蛋糕吗?
几天后,许知知守在医院门口,消毒水的气味浓烈,她有些不***,却还是忍住了。
季容每个月都要来医院检查,今天她也被季容带着一起过来了。
“都说了我守着就好,你来做什么?”季朝随意地靠在一边,吊儿郎当地睨着许知知,“又帮不上什么忙。”
许知知扭过头,没理会他。
十几岁的少年,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见自己被忽略,季朝更来气了,“喂,你……”
医生从里面推门出来,“医院里面禁止喧哗。”
“噢……”季朝心虚地站直了身体,“我哥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最近摄入的甜份过多,糖之类的可以吃,蛋糕甜点尽量不要碰。”
“甜点?”季朝纳闷了,“我哥不爱吃甜食啊,家里也没做甜食。”
许知知心蓦然砰的跳了一声,刚想要举手承认错误,便看见季容从里面走出来,手上搭着一件很薄的外套。
一身浅色的白色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还没扣上,只露出了一小块白皙的皮肤。他朝着两人走来,身姿修长,轻轻垂着的眉眼带着几分冷厉。抬眸之间,浅褐色的眸子泛着几分漠然。
许知知捏紧了手指,偷偷地看着季容。
季容看了一眼许知知,小姑娘的心思太过单纯,只是一眼,季容便能猜出她在想什么。
“跟上。”季容道。
许知知赶紧跟上,和他一起上了后车座。
季朝在前面转头看着他们,“哥,既然都出来了,要不咱们去玩玩?听说最近出了一部恐怖片,我老早就想看了。”
只是季朝这人吧,说胆子大也大,说怂也怂。让他直接去干架还好,让他一个人看恐怖片,真不行。
“没空。”季容翻着手上的文件,淡声回了一句。
“别啊。”季朝撇了撇嘴,看向一旁坐得跟小学生一样的许知知,“许知知也很久没出来玩了。”
忽然被点报名的许知知微怔,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却看见季朝威胁她的眼神。
季朝不甘心,“这都快开学了,许知知,你确定不出去玩?我敢说,这里很多好玩的你都没玩过。”
这是实话,许知知没什么朋友,也不喜欢一个人出来。尽管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十六年,她依旧是有很多地方没去看过。
季容合上文件,微微侧头,便能看到小姑娘纠结的神色。似乎是想去,但是又怕麻烦他们。
看不得许知知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季容缓缓道,“想去?”
许知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又听到他说,“我不喜欢听假话。”
心里的全部小心思都被季容给看破了,许知知腼腆地点了点头。
季朝眼睛一亮,趁热打铁,“这就对了,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再逛逛夜景!”
说做就做,定好了票,三人来到影院。
昏暗的电影院里面,许知知坐在中间,身体紧绷着。
阴暗的室内,女人独自走着。镜头忽然转到窗户上面,那里趴着一个人影。
许知知吓得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地抓着旁边的扶手,手指尖都在轻轻颤抖着。
画面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倒吊的女鬼。
“啊!”季朝被吓得大叫,声音有些大,配合这画面中的场景,把许知知吓得都忘记了身在何处,下意识地朝着右边靠去。
撞进一个冷冽的怀中,许知知恍然了几秒才匆忙反应过来。
季容……
他身上有好闻的气息,淡淡的,却不浓郁。
人在黑暗之中,对旁边东西的感知会无限的扩大。此时此刻,男人微微灼热的呼吸就落在她的额头上面,很浅很淡,却足够把她灼烧。
第一次和异性这么近,许知知耳尖都泛了红,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放手。
赶紧从季容的怀抱中离开,许知知匆忙拿出手机,想要道歉。可是屏幕一亮,却被一只大手给盖住了,“坐好。”
那声音低沉而微微带着冷意,在这黑暗的空间内,却让许知知莫名地感觉到一阵安心。
“吓死我了!”旁白的季朝刚刚回过神来,骂骂咧咧的,“拍得那么真实做什么!”
许知知闻声朝他看去,画面一转,变为白天,影院里面明亮了很多。
“看什么!”大概是觉得自己刚才丢了面子,所以季朝的脾气很差,“我才不怕这些!”
“前面的小声点,要不就别看了!”
后面的观众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
季朝哼了一声,“不看就不看。哥,我们赶紧走吧,你瞧许知知都快吓破胆了。”
许知知的耳朵迅速发热,闷闷地看了一眼季朝。
明明刚才他也很害怕的。
从电影院里面出来,视线明亮,许知知才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朝着季容看去,打字:刚才对不起。
季容面无表情地扫过,“害怕还要看?”
她也不想看的。
许知知低着头。
小姑娘本来就瘦弱,低头垂眸的时候,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惹人心疼。
前头的季朝自认理亏,扭头便看见许知知低着头的模样,轻咳一声,“许知知,下次不想看你就说一声呗。”
许知知看了他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
嗯哼,知道你怕鬼了,看我怎么欺负你!
这一片的夜景是极美的,特殊是虹光大桥上面,底下是绕过这座城的江水,映着这座城市灯光的霓虹。
许知知却没有任何心思欣赏,脑袋里面回想的满是刚才在电影院里面看到的场景。
“许知知!”前头的季朝忽然喊了一声,许知知吓得身体狠狠一颤。
“哈哈哈哈你真胆小!”恶作剧得逞,季朝笑得一脸喜悦。
“季朝。”季容不轻不重地喊了一声,小姑娘被吓得脚步都踉跄了,直叫他看得皱眉。
季容一开口,季朝便怂了,哼哼唧唧地认错,“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许知知有些委屈,下意识地回头看着季容。他站在那里,一身灼华的清冷,与周遭的热闹格格不入。
见小姑娘朝他投来眼神,季容拧了拧眉,“害怕?”
许知知本想摇头,一想到季容说过的,便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现在回去?”季容问她。
许知知摇了摇头,难得出来看夜景,她实在不想那么快回去。
季朝见他们磨磨唧唧的,一颗奔腾的心早就按捺不住。跟季容打了个招呼,便一溜烟地跑了。
夜色渐渐地深了,桥上的人也少了很多。许知知一个人走在前面,虽然知道季容就在自己的身后,可是还是忍不住有些害怕,只能频繁回头寻他。
又一次回头,差撞到树干上面,还好她及时停下了脚步。
季容眉头轻皱,朝她伸出一只手,“牵我衣角。”
这座城是座不夜城,即使是在晚上,许知知依旧能看到他白皙得有些过分的手,骨节分明,线条尤其好看。
许知知犹豫了几秒,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拽住他袖口处,身边传来冷冽的淡淡香味,不浓烈,只是在这夜晚的风中若隐若现。
夜晚的风很温柔,微微吹起许知知的发梢。拽住的人令她安心,她放松的欣赏着这座城的美景。
在父亲抛弃她,母亲病死的时候,她曾经以为,这里对于她来说是个无比悲伤的地方。
可是今夜的这座城,无比的暖和。
临近开学,许知知复习着高一的知识,宋秘书顺道帮许知知整理了一些高一的试卷。
难度比许知知之前学过的要难很多,为了跟上进度,许知知天天都学到很迟。
早上已过八点,沈姨给季容预备好早餐,依旧没有看见许知知的身影,便笑道,“还是第一次看见知知睡懒觉。”
季容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二楼,便看见穿着淡蓝色长裙的小姑娘迷迷糊糊地穿着拖鞋下楼。
“起晚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许知知立马清醒了,背着手在身后,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季容收回视线,余光瞥见许知知松了一口气,眉眼微冷。
安安静静地坐在季容旁边,许知知******地吃着早餐。
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个周末,许知知后天就得开学。季容早餐过后便坐在客厅看着报纸。
许知知见他坐在客厅,也没敢独自上楼,拿了几张试卷坐在客厅里面写着。
临近中午,许知知放下笔,揉了揉酸痛的手腕,抬眸便听到季容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
“做一份甜点给我。”
不能吃甜点。
许知知摇了摇头,打字给他看:医生说你不能吃。
季容神色有些不耐,看着面前的许知知,连眼角都泛着冷意,“去做。”
许知知还是摇头。
平日里胆小到不行的小姑娘,唯独在这件事情上面跟他叫上了板。
“许知知,是不是最近太惯着你了?”冷冰冰的声音从他嘴中吐出来。
许知知缩了缩脖子,显然是害怕了。
迟疑了几秒,许知知跑上了楼。
跑了?
季容越发的烦躁。
尤其是在看不到那一抹俏丽的身影之后。
怕他的人不少,季容从小就习惯。只是,许知知怕他,却让他无比的烦躁。
过了几分钟,许知知从楼上跑下来,手里拿着几颗糖,怯生生地看着他。
季容挑眉看了她几眼,不语。
宋秘书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许知知小心翼翼地站在季少面前,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而他们喜怒无情的季少随意地靠在沙发上面,一手支着脑袋,看上去心情很是不妙。
太凶残了!竟然连个小姑娘都欺负!
宋秘书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敢上前,“季少。”
季容:“说。”
宋秘书看了一眼许知知,有些为难,“许小姐,你先回避一下。”
许知知乖乖地点了点头,刚转身,便听到季容略显冷淡的声音,
“糖给我。”

小编今天推荐

小说《小温软》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小温软 完整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在线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