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撒旦首席致命囚爱(慕斯井炎)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撒旦首席致命囚爱(慕斯井炎)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撒旦首席致命囚爱(慕斯井炎)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0-23

小说内容介绍

火爆小说——撒旦首席致命囚爱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上线了,主角是慕斯井炎,林薇薇是易苏寒心里的白月光,去年在新西兰掉下雪峰后,人间蒸发。当天雪峰悬崖边要害性的一幕——林薇薇面朝悬崖扑落,身后慕斯大惊失色的伸出手。被路过的驴友拍下来,传到警方那作为证据。

慕斯井炎小说摘要

慕斯被渣男丈夫设计后,生了一对龙凤胎,只是他们被渣男送走了。在这五年里,她天天都要和渣男斗智斗勇,却还是寻不到自己儿女的下落,而在这时,自家的公司又处在危机时刻,她只能将孩子的事情放一放,去见最后的投资商---井炎,这时候的慕斯还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双儿女就在他的手上,而孩子的亲生父亲也是他。

撒旦首席致命囚爱全文在线阅读

当她说能从曹主任那里弄来竞标资格证时,井先生眉间蹙了蹙,沉思道:
“听闻宁城市政府信不过本地企业,想将这项目外包给更大的财团,那我凭什么相信曹主任能给你竞标资格证?”
这话本是给她暗示,官场有玄机,曹主任靠不住。因为这项目省政/府已基本有内定,招标会不过是装装样子走过场,顺便给内定的“金主爸爸”谋个施工方。
比如井家,专注于玩资本、治理娱乐圈,旗下的实业公司并没有涉及房产,假如全盘运作这项目,迟早要找本地的房产公司外包,或者……收购!
可慕斯因为对官场游戏规则没悟性,加上一系列的前奏让她本就不在状态,所以此时压根听不***,还在那大义凛然道:
“凡事都有例外,连豆腐渣工程的易氏集团都能入围竞标资格,更何况我慕氏?”
井炎斜了她一眼,秒看出她瞳孔里的仇恨为哪般,便阴笑着试探道:
“女人,你似乎手中有王牌?”
“没,没有。”
慕斯回过神,再没爱好跟他汇报昨晚在易苏寒那的战绩,便轻声敷衍了句,
“我纯粹是……自信。”
“可本少爷向来抵触盲目的自信!”井炎合上投资协议,再度站起身佯装要离开,“假如你还有所保留,那么抱歉,我要去泡妹子了!”
慕斯本就被他弄得不在状态,再无之前的冷静冷静,急忙拉住他衣袖,楚楚可怜道:
“别走!我,我……”
“怎么,又想色/诱?”井先生嘴角挂着自得的阴笑。
“哦不!”
慕斯倏地松开手,无心再去和他做毫无意义的辩驳,长长叹口气道,
“既然井少把话说开了,那我也不再隐瞒。之所以有自信搞定曹主任,是因为……”
抿抿唇欲言又止,无奈将手机里的录音播放。
这可让井炎吃了一惊,没曾想她一个呆头呆脑的刻板女,还有这般手腕?
卧槽,好事啊!
他正愁要怎么把姓曹的贪官弄下台,帮爷爷的亲信——即将空降到宁城的某新任市长铺路,使其不被曹主任架空,以便“旧城改造”项目让这位市长掌实权。
究竟是上百亿的工程,不可能不引起官场上的暗斗。局势在内部已很清楚:京城井家PK华南阮家,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
尽管井家的实力甩阮家好几条街,可无奈宁城官场是块难啃的骨头,谁叫阮家在本地有资源呢?
首当其冲就是曹主任这粒老鼠屎!
井先生正犯愁,慕小姐就雪中送炭?
这算不算旺夫?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录音?”井炎按捺住心底的窃喜,郑重其事的问道,“曝光,去市里告发姓曹的和易苏寒?还是……”
“没必要去告发!先且不说这录音并不能作为有效证据呈送检察院,就算曝光,易苏寒也能圆谎,完全可以说他是喝醉了随口瞎掰的……”慕斯表情无奈又忧伤,还带着一丝理性的果断,“单说现在家族企业命在旦夕,我没理由选择鱼死网破。假如能救慕氏,只能暂且放他们一马。”
井炎秒懂,尽管能理解她能屈能伸的大气,但眉间仍抹过一缕失望:
“所以,你只想用这录音威胁曹主任批你一张竞标资格证?”
慕斯轻点头,默认。
“不觉得便宜了易苏寒吗?”井炎皱皱眉,一点点的想把话说开,“究竟我听说这几年慕氏的落败,都是你那位好老公一手造成的!”
本以为慕斯会吃惊,会问他怎么了解得如此具体?
可谁知她完全不在状态?
也许是之前见识过井炎把慕氏查得底朝天,让慕斯认为他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所以,她只是淡然一声苦笑:
“便宜就便宜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况且,我现在还不能跟易苏寒闹翻,我……”
欲言又止。
孩子的事情,婚姻上的狗血,她不好向一个才熟悉的投资商诉苦。
井炎却追问:
“为什么不能?”
眉头皱得很紧,十分不解她的想法。
“抱歉,家事不好对您言明。”慕斯只得这样搪塞。
孩子是她心底的痛,和易苏寒之间的僵持,她也不知要到哪天才能结束……
也许只有等她找到亲骨肉的下落,或者易苏寒坦白当年的阴谋。
可井炎却误会了:
“舍不得易苏寒?你还爱他?”
慕斯苦笑,长长叹口气:
“……就当是吧。”
井炎没再追问,心里十分不爽。这一刻莫名燃起斗志,发誓要把姓易的从她心里赶出去。
一连猛吸了好几口烟,他蹙眉思考,认为她手中的录音暂时不能贸然动用,否则只恐打草惊蛇。
而且,他要帮她未雨绸缪,不管是婚姻还是慕氏,他都要好好规划下。
“那好,我可以给你注资。第一步仅限于保住慕氏不破产,其他的将来再谈!”
“真的?”慕斯惊喜,只感眼泪都快掉出来,“您,您真愿意救慕氏?”
井炎很肯定的点点头,“但我有个条件,旧城改造项目得听我安排,暂时别去曹主任那里打草惊蛇,也别让姓易的察觉到你有录音,可行?”
慕斯不解,眼珠子转了转,直言问道:
“你想把曹主任拉下马?”
井炎目光回避:“不否认。”
“为什么?”
“家事,不方便对你言明!”
……
虽成功搞定了投资,保住慕氏不破产,但慕斯却轻松不起来。
想不通堂堂井家,远在京城,怎么跟曹主任这样一个宁城官员扯上“家事”了?若今后闹起来,她提供的录音证据会不会让自己殃及池鱼?
一直以来她只愿踏踏实实做生意、过安宁日子,对别人的恩怨纷争、官场和商场上的浮沉,她向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置身事外,远没有爱八卦的刘毛毛机敏。
于是从井炎家里出来后,一回到车里慕斯便给刘毛毛拨了电话,想叫她查下井炎的家庭背景。
“我说你也太后知后觉了吧?”电话里,刘毛毛语气很是无奈,“井炎的爷爷是谁,你还不知道?”
“谁啊?”
“***刚退休的井部长!”
慕斯狠狠吃了一惊:“我去,他家来头这么大?”
“可不是?”刘毛毛滔滔不绝的细数起来,“井家祖上握兵权;爷爷辈握政权;父亲是华尔街大鳄,算是握财权;几代单传到了井炎头上,却落了个极品花少的名号,天天净是和娱乐圈的女星闹绯闻……”
慕斯无心听这些,忙打断,问道:
“井部长是不是也染指了咱海东省的官场?”
“染指?这个词不恰当!应该说操控,因为海东省厅级以上的干部,一半是井部长提拔上来的!”
“我勒个去!厉害啊!”慕斯赞叹。
“但独独咱宁城除外!”
慕斯心口一紧:“怎么讲?”
于是,刘毛毛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跟她分析起官场局势来。可慕斯天生没啥政治细胞,只感越听越玄乎,压根理不清头绪。
直到刘毛毛说起:“听闻省里要调个新的市长来宁城,你说这个咱未来的父母官夏启明大人,会不会是井部长派系的人?”
慕斯狠狠一惊,眼睛长得老大:
“什么?夏,夏启明?”

撒旦首席致命囚爱全集免费阅读

夏家,慕斯不生疏。
夏启明的独子夏风,曾是慕斯的蓝颜知己。在新西兰念大学的日子里,她和林薇薇是闺蜜,他和易苏寒是铁磁。
四人行的友情,始于她和易苏寒的青梅竹马;止于一场荒唐的四角恋……
*
片段(一):
“夏风,我兄弟!”
那年那天,易苏寒将夏风带到她们面前。一如既往的直接忽略慕斯,傲娇搂着林薇薇,霸气内容介绍道,
“薇薇,我女人!”
女人明明是小鸟依人般靠在男票怀里,偏要冲对面的男人媚眼如丝的勾唇一笑,故作雅致的伸出纤纤玉手,手背朝上,做出一个西方吻手的礼仪:
“学长的大名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谦谦君子并不接过那只翘着兰花指的玉手,更不可能去手背上吻一口,只是不失礼节的冲她微笑轻点头,敷衍了句:
“过奖。”
继而饶有爱好的看向慕斯,“这位就是苏寒常挂在嘴边的慕小姐吧?”
对“常挂在嘴边”几个字,慕斯并不感意外,她和易苏寒算是欢喜冤家,从小“斗”到大,易苏寒逢人就说她的坏话。
正如此刻一样,他翻翻白眼:“没错,她就是我的仇人!”
“嗯,小时候一块尿床的仇人!”曾经的慕斯性格大大咧咧,总在忽视和易苏寒这样的斗嘴是多么能燃起林薇薇的妒忌。
“学长好,我是慕斯。”
女人清亮的微笑和落落大方的举止,与林薇薇迥然不同。夏风的心被触动,接过她的手,轻轻握了下。
片段(二):
新西兰,滑雪场。
“我赢了!哈哈,我是第一名!”
冲到终点的慕斯兴高采烈转身,被后面雪坡上的画面怔住……
只见林薇薇一副很胆小害怕的样子,左边被满脸宠溺的易苏寒搂紧腰,右手还拉着一脸不情愿的夏风。
什么情况?让两大骑士教她滑雪?
可她不是说自己是滑雪高手吗?否则,她也不会怂恿慕斯提议来滑雪比赛……
慕斯正迷惑着,只闻声林薇薇一声惊呼,加速中失衡让她花容失色,身体晃了两下后往右边倒去,不偏不倚将夏风扑倒;易苏寒也被带倒,单膝跪在地上,双手还不忘搂住自己的心尖宠。
好荒唐的画面!
林薇薇故作柔弱的压在夏风身上,而身后的易苏寒还那般呵护的搂住她?
接下来三人的争吵,慕斯没听清。只看到易苏寒冲夏风怒斥着什么;林薇薇一个劲慌乱解释;
而夏风压根不予理睬,站起身后,直接朝终点的慕斯冲过来……
“斯斯,接住我哦!”
终点处的慕斯还没缓过神,就被冲下雪坡的夏风紧紧抱住,愣是在原地旋转了两圈后才刹车。
而易苏寒还在原地和“白莲花”女友生气,一个气呼呼责怪;一个温柔的笑着哄男票;吵架最后在女人被男人的狼吻中结束。
雪坡下的慕斯虽被夏风抱着,傻愣愣的目光却落在前方热吻的二人身上……
*
思绪拉回,慕斯无力的靠在驾驶座上暗暗感叹……
正所谓爱情是个圈:我爱你,你爱她,她爱他,他爱我!
四人拉手转圈圈,永远都是好盆友?
呵,可笑不?
直到所谓的“雪峰杀人”事件发生,林薇薇的消失,让四人行彻底崩塌。而五年前慕斯铁了心嫁给易苏寒,也致使夏风负气出国,从此再无音讯。
可如今,夏家要来宁城当父母官了,那是否意味着……
忽然手机铃声急促响起,是妈妈的来电:
“斯斯,快来医院!苏寒胃出血,正在抢救!”
慕斯心里一咯噔,大脑一片空白。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撒旦首席致命囚爱慕斯井炎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今天没有错。收藏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