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愿好***(霍观起路秾秾)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愿好***(霍观起路秾秾)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愿好***(霍观起路秾秾)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10-23

小说内容介绍

书荒的朋友们有没有一款很想看的小说?小编今天为您带来愿好***全文在线在线阅读,作者是云拿月 ,讲述了霍观起路秾秾的出色故事,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霍观起沉稳持重,路秾秾狂妄跋扈,这二人在圈子里,出了名的不对付。一个参加酒会,另一个绝不赴宴;一个出席拍卖,另一个便死不露面;两人王不见王,视彼此为空气多年。

霍观起路秾秾小说摘要

手里拎着原木衣架的程小夏就这样现身,和她打了个照面。
路秾秾眯起一只眼,对着化妆镜画眼线,“来了?”
几套衣裙罩在透明防尘罩下,一丝不苟,程小夏轻车熟路,把衣服挂进她卧室的超大衣橱,再出来就见她收拾妥当。
给她取来包,一同搭电梯下楼。
上车坐稳,程小夏确认:“傍晚需要来接您吗?”

愿好***全文在线阅读

望京的夏,毒辣异常。
路秾秾窝在沙发上化妆,程小夏到了。
室内电梯正对客厅,“叮”地一声。
“……老板。”
手里拎着原木衣架的程小夏就这样现身,和她打了个照面。
路秾秾眯起一只眼,对着化妆镜画眼线,“来了?”
几套衣裙罩在透明防尘罩下,一丝不苟,程小夏轻车熟路,把衣服挂进她卧室的超大衣橱,再出来就见她收拾妥当。
给她取来包,一同搭电梯下楼。
上车坐稳,程小夏确认:“傍晚需要来接您吗?”
“不用。”
“好的。”在电子备忘录上做记录,程小夏又说,“餐厅那边,三楼装潢不满足的部分和施工团队沟通过了,大概一周半就会重新处理好。”
“能按时开业吗?”
“可以。”
路秾秾点头,如此便没意见。
私助的职责可大可小,有时琐碎得连生活起居也要照料。程小夏拣有价值的事儿说了,后半路稍作休息,很快到达维纳斯。
在门口停下,里头马上有人出来相迎。
路秾秾和唐纭约好做美容,余下不需程小夏陪,“你先回去吧。”墨镜一推,朝后摆摆手作别,直接令人下班。
入内,店内冷气温度适宜,一迭欢迎声中,路秾秾摘下墨镜,问:“唐纭在哪?”
“唐小姐在这边,您跟我来。”
店员殷勤带路,拐过几道廊,轻敲两声,推开大油画框般略显浮夸的门。
唐纭在沙发上翻着杂志。
“看杂志呢?”路秾秾快步到她对面坐下。
唐纭没好气:“大小姐,你倒是比我还忙。十周年的事弄得我焦头烂额,约你做个美容你还拖拖拉拉!”
路秾秾见势一笑,殷勤地端起描金边的白色英式茶壶,往她半空的杯里添水:“哎呀,意外意外。”
没真生气,随口数落两句,唐纭叫来美容师,两人起身到内间的美容床上躺下。美容师在另一侧预备,她们俩脸上涂满白色状膏体,一边闲聊。
“昨天送去的礼服合身吗?”唐纭问。
“合身。”
“庆典那天你可千万妆扮得美一点!”
路秾秾不客气:“比脸我还是有自信的,就怕美得收不住,到时候连带着你们博唐一块上热搜。”
“上热搜上热搜呗。不要钱的全集免费热搜来了我就接着,又不是什么负|面新闻。”
路秾秾哼笑:“那么多名人明星,还缺这点热度?你快得了吧,怕不是忘了我什么体质,一上热搜准没好事,你好好的十周年庆典,我可不想给你搞砸了。”
唐纭一噎,倒忘了这个。
这话不假,凡是路秾秾的名字出现在热搜上,就意味着新一轮挨骂开始。
唐纭怪道:“国外读书那会儿你人缘挺好的,我看你准是八字和这个圈相冲。”
“谁知道呢。”路秾秾闭眼,无所谓。
要说这望京城十大名媛,路秾秾可是榜上最“红”的一个——虽然不知这榜是谁吃饱太闲没事儿干排出来的——总之,她在网上热度不小,比一般的三四线明星还有存在感。
这两年,路秾秾一只脚蹚进娱乐圈这滩浑水里,没有正儿八经演过什么作品,只是客串了两部电影,在一档综艺节目里露了二十分钟脸。
就这,骂名可就不得了了。
但凡她发个微博,十句评论里一多半都是夹枪带棒阴阳怪气的。
路秾秾心宽,有次还跟唐纭玩笑:“要不然你们公司以后签人比照着我签算了,一点动静就能在热搜上待半天,要真混这一行还不得大红大紫?没我这个运道的就别捧了,多没意思。”
惹得唐纭啐她不要脸。
说话间,美容师过来,往她俩脸上又敷了点东西。
唐纭躺着无聊,拿起手机开始愉快吃瓜。
路秾秾瞥见,不由开口:“少刷点微博吧你。”
“你不懂,我这是工作需要,一个娱乐公司负责人不时刻把握网络动向怎么行?”唐纭说得冠冕堂皇,毫不脸红。
路秾秾哪还不知道她:“把握网络动向就是一得空就在网上到处游蹿吃瓜?我看你还是工作太少。”
“呿”了声,唐纭目不转睛盯着手机,道:“你又不是不清楚,我爷爷我爸我全家都盯着我,我要是一个做不好分分钟就失去人生掌控权,天天为了公司累死累活,就这么点闲暇时间还是从缝里挤的……”
唐纭热爱吃瓜且热爱打假,下一句马上话锋一转:“我晕,十一台那个恋爱节目还没黄啊?剧本都快怼观众脸上了。”
路秾秾:“……”
来了,又开始了。
高档私人美容院保密性高,唐纭朋友还是大股东,路秾秾不担心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是唐纭于吃瓜一道热情十足,她有时实在跟不上。
当然,唐纭也不需要配合,自顾自就能说个尽兴。
“那节目说是说要单身,上一季去的四对艺人三对私底下都有对象。”
“……”
“其中一对有个男艺人,恋爱就算了还搞劈腿,非常不行。”
“你连人家劈腿都知道?”
“他劈腿劈到我们艺人部来了啊!新签的人被他***扰了半个月,艺人部负责人气得打电话给他经纪人臭骂一通。”
路秾秾还在消化八卦,唐纭说着就从网络论坛切进微博。手指滑动屏幕没几下,忽然顿住。
“嗯?”
“怎么了?”
“我才要问你,你怎么又上热搜了?”唐纭诧异。
“哦,热搜啊。”路秾秾了然,猜是吃瓜吃到她头上了,淡定道,“被骂上去的。”
唐纭:“……”
还真是一上热搜就没好事。
粗略几眼,很快理清来龙去脉。原来又是段靖言,难怪呢。得罪当红流量就是这样,粉丝体量大,一人一句,她不想上热搜也由不得她。
唐纭比较在意她被骂的惨况,点进评论一看,她的微博里全是声讨大军,指尖滑动速度不由加快再加快,不忍直视。
“……你的微博评论简直没法看了。”
“骂得再凶我又不会掉块肉。”路秾秾不在乎,抬指抹掉颊侧快要越界的膏体。
唐纭继续刷微博,没几秒又喊她:“欸?那些人怎么连你和霍观起的恩怨都搬出来说?”
路秾秾还在匀另一侧脸颊上的膏体,听到这话动作一顿,睫毛颤了颤。
——霍观起。
路秾秾和他的“恩怨”,在望京这些人家的交际圈里,不算什么秘密。
最早最早,有人曾在某场宴会上看见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点不愉快。
当时以为是小事,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管酒会、拍卖会又或是谁家宴客,但凡路秾秾出席,霍观起必然不到,反之,只要霍观起在哪,路秾秾同样也绝不露面。
大前年,路秾秾迷上油画,某次特意飞到巴黎,结果拍卖会前一天忽然听说霍观起要来,她一声不吭,直接飞回国。
前年望京“白鹭慈善晚会”,霍观起捐了最多的一笔,按照惯例,当晚的“璀璨之瞬”合影该请他站最中间,全部到场的大牌明星都会作为嘉宾和他站在一块,作为陪衬。就因路秾秾会去,霍观起早早捐了钱,却愣是连脸都没露,根本没出席。
这样你来我往,不止一两次。
最近的一桩就是去年唐纭二十五岁生日,她爷爷借着办宴会的由头亲自邀请,到生日当天,霍观起送来厚礼祝贺并为缺席致歉,到底还是没露面。
而路秾秾彼时就站在她身边,和她穿着闺蜜装,端着酒杯,一脸冷艳。
谁不知道她们两个关系好?
这些常被圈里人议论的谈资,传多了知道的也多,前两年网友们扒豪门逸闻时就吃瓜过一次。
眼下这些人疯狂拣着霍观起避开她的事件说,偏偏她躲着霍观起的事却当“看不见”,还整合出一个“黑料”合集,意味不明地补充几句,就成了她人品不好的“铁证”,到处扩散。
路秾秾沉默半晌,不知想到什么,道:“算了,我等会关评论。”
唐纭以为她坏了心情,把手机一抛,宽慰:“不看了,你也别想了。今晚想吃什么?我请!”
……
做完美容,找了个常去的餐厅。
落座点完菜,前菜刚上,唐纭她哥打来电话。
唐纭出去一圈,接完电话回来,端起杯子喝了小半杯,感叹:“真是绝了,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这话真没错。”
路秾秾不明所以。
唐纭告诉她:“我哥刚跟我说,霍观起回国了。你说说,下午我们俩刚说到他,人就回来了,这还真巧。”
“回国?”
唐纭点头说是:“我哥让我试试十周年庆典能不能请到他。要我说费什么劲,博唐影视虽然也是我们博唐集团旗下重要产业,可霍家又不搞娱乐这一块。”
“你哥让你请霍观起出席?”路秾秾挑眉。
唐纭怕她不喜悦,解释:“是我家那些大人想请他,我没想啊!我早就下了邀请函,肯定要请你来的,哪还会自讨没趣吃他的闭门羹。”
路秾秾一笑,促狭道:“这么说还是怪我咯?都知道我跟你走得近,有我在,要不然霍观起未必不会给面子。”
“我哪时候怪你了,你可别挤兑我!”唐纭讨饶,想不通,“也不知道霍观起到底有什么魔力,长辈都喜欢他。我爷爷总拿他当榜样教育我们,烦都烦死了。”
好姐妹讨厌的人当然要一起讨厌。
唐纭深谙这个道理,向来坚定地和路秾秾站在一个阵营。
说话间前菜上桌,两人稍稍吃了几口。
“再说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唐纭执起餐具,没几秒,略带不满地撇嘴,“霍观起跟你不对付,不就是因为那年你不小心睡了他一回?气量也太小了!”

愿好***在线阅读

路秾秾刚端起杯子,闻声这话差点呛死,抽纸擦嘴,看向罪魁祸首:“你说什么呢!”
“难道不是?那年宴会你们……”
话没说完,感受到路秾秾眼中的凶光,唐纭猛地打住:“好好,我不说了。”一边在嘴上做了个拉紧拉链的动作,识相地换话题。
饭毕,唐纭叫来服务员买单,而后起身:“等我一会,我上洗手间。”
“不急。”路秾秾点头。
没半分钟,手机嗡嗡震动。
路秾秾拿起一看,愣了愣。刚从唐纭这得知消息,已有心理预备,但免不了还是有些许怔。
来电显示只一个字:“霍”。
霍观起的霍。
……
时近十点,夏天夜晚的风,不比白日,似活在蒸笼里一般又热又闷,温度褪去,凉爽温顺。
路秾秾说要自己回,唐纭没多问,两人在餐厅前道别分开。
高行跟司机一起来接,半个小时后到喆园,两层半的别墅灯明火亮。
路秾秾进门径自换鞋上楼,知道高行不敢也不会跟来,没去管。
行至二层厅前,停住脚。
沙发上,男人一身白色浴袍,领口微敞,发丝水汽仍有少许没干。不知手里拿着什么书,看得眉头微拧,面庞线条清隽凌厉。
闻声动静,他朝厅前看过来。
金边白瓷的咖啡杯里飘起袅袅热气,香味微苦。
霍观起合上手中的书,墨色的眼里清冽一片,“回来了?”
“……嗯。”路秾秾抿抿唇角,走到他对面沙发坐下。
粗略一看,发现二楼多了些装饰和摆设,不知是什么时候添的。
说是“婚房”,路秾秾从没在这住过。
她和霍观起结婚半年,上次见面还是两家人吃饭,第二天拿全本完结婚证,霍观起带她来这看了一圈,下午就出国忙正事去了。
霍氏人丁不兴,早年靠霍倚山一手兴起,渐渐做大,如今主营进出口贸易,房地产、医药、零售、金融……各个领域均有涉足。
这一辈长房二房都是一个儿子,说是说三世同堂,可明眼人都知道,霍倚山的两个孙子相差甚远。无论能力、手段,霍观起都要强过他堂哥霍见明百倍。
就像这次,路秾秾听舅舅说了,被霍见明弄得一团糟的霍氏航运,绕了一大圈,最后还不是要霍观起去收拾烂摊子?
近两年霍倚山越发对霍观起寄予厚望,霍家这一辈兄弟间的继续人之争,眼看着是要落下帷幕。
她正出神,就听霍观起问:“你不常在这住?”
路秾秾道:“我住公寓。”
霍观起没说什么,他不在,她喜欢住哪都行。
睨她一眼,他道:“时间不早了。”
——该洗漱休息。
这暗示路秾秾听得懂,她坐在沙发上一下子不安闲起来,“等会。”
霍观起没管她,起身回卧室,没多久,换了身衣服出来。
路秾秾微诧:“这么晚了还出去?”
“我还有事情要去公司,晚上不回来了。”霍观起理着衣襟,顿了一下,“你早点休息。”
路秾秾想说什么,感觉有点噎着。
霍观起一边打着领带,一边道:“明天白天会有人来。”
“干什么?”
“国外住处的东西,我让人运回来了。”
这是打算长期留在国内了?
没等路秾秾想完,霍观起又道:“顺便让他们把你用的东西搬来,明天高行会在,具体的你跟他说。嫌麻烦添新的也行。”
整理完走到厅前,临下楼,他停了停,最后说:“梳妆台上有样东西,给你的。”
言毕未再多做停留,身影和脚步声一起消失。
路秾秾矜持地坐了会,最终没有按捺住好奇,到卧室一看,梳妆台上果真放着一个首饰盒。
打开盒子,里面卧着一枚胸针。
由钻石镶嵌而成的胸针是玫瑰外形,漂亮的色泽熠熠生光。
路秾秾看了两眼,莫名觉得眼熟,拿起细细地瞧,眉头蓦地一皱。
这不就是她看中的那枚?!
去年苏富比秋季拍卖会,她没法去,托出席的朋友帮自己拍一件看上的首饰,就是这个胸针。
这枚胸针有些历史,最早是百多年前法国王室成员在婚礼上佩戴的,流传下来,到七十年代时,辗转落到了珠宝设计时兼收藏家墨涅手里。
墨涅的风格,有人嫌弃浮夸,路秾秾却很喜欢。零八零九年那会,墨涅去世,他生前收藏之物便陆续见于拍卖会,时至今日所剩不多。
去年听说苏富比秋拍上有墨涅设计改造过的这枚玫瑰胸针,路秾秾想收入囊中,苦于没时间去,只好托朋友帮忙。
后来才知道霍观起去了。为期六天的拍卖会,他拍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在艺术品专场上拍得的一副当代水墨画,一千三百二十万落锤。
另一样,就是在珠宝专场上拍得的这枚胸针。起初估价三百万,路秾秾本以为成交价大约五六百万差不多,应该能到手,谁知道竟然被霍观起九百五十万拍下!
得知消息,路秾秾当时就在心里记了他一笔。
不过除了她,别人倒是都没太放在心上,一开始虽然好奇霍观起竟对个首饰有爱好,后来有了那副水墨画——那副《胜意图》的成交价格是艺术品专场的前三,且价格最高的前三幅水墨画落锤都达千万以上。大家的注重力便纷纷转移,忙着感叹这几年当代水墨画在拍卖会上越来越吃香的行情。
看着眼前的胸针,路秾秾气不打一处来。
从她手里截胡的东西,还敢拿来送她?
“啪”地一下合上首饰盒,往梳妆台上一搁,物归原位,路秾秾扭头去冲澡。
……
一觉睡醒,飘动的窗帘外已经天光大亮。
床大得足够她一个人变着花样睡,路秾秾伸伸懒腰,下床趿着拖鞋进浴室洗漱。
早饭和午饭并作一餐吃完,路秾秾换好衣服正预备梳妆,高行带着人来了。随他来的工人陆续往一二层搬进许多东西,有画,有摆件,有器具。
路秾秾端坐在沙发上喝咖啡。
高行记得老板的嘱咐,询问:“太太有什么要搬来或者添置的东西?”
昨天霍观起提过,她还没去想,皱了皱眉:“晚些让我助理跟你说吧。”
高行道好。
霍观起的东西不少,光是搬上二楼的画就有三幅,应该都是他的藏品。
工人陆续把画往墙上挂,路秾秾看着,一下子想起梳妆台上的那枚胸针,心情又不好了,喝下两口咖啡压了压。
待高行等人差不多忙完,路秾秾也接到霍观起的电话。
他言简意赅:“十五分钟后,门口等你。”说完直接挂断。
还没说去哪。路秾秾看向手机屏幕,当成是他般瞪了一眼。
……
十五分钟后,霍观起的车停在门口。
路秾秾收拾妥当出来,款款坐进后座。
她故意不往他的方向看,只问:“去哪?”
他说:“荣园。”
路秾秾不由侧目:“回我家?”
霍观起颔首,“已经和舅舅联系过了,我这么久才回来,怎么都应该去一趟。”
这她知道,但她以为该先回他家,“你爷爷那边……?”
“不要紧,他老人家让我们先去荣园见你舅舅。”他说。
他不急,路秾秾自然也不急,只是免不了多看他一眼,“这次你回来,我们是不是要见一见你们全家人?”
霍观起沉默两秒,点头。
上回拿结婚证前,两家大人见面吃饭,互相给他们两个“小辈”赠予定亲礼,霍家出席的,只有霍观起和他爷爷霍倚山。
路秾秾收声不再说话。
车开到荣园,开进路家大门,戴芝苓早就在台阶上等候。下了车,路秾秾小跑上去,被她伸手揽住。
“我看看我看看,怎么吃得这么瘦?”戴芝苓握着她的肩往返打量,而后佯装生气拍她的手臂,“整天不回家,没点什么事我和你舅舅见你比别人还难!要是观起不回来,你就不回来了是不是?”
“疼,疼!”路秾秾夸张地喊,辩驳,“我哪有不回来?”
“少装!”戴芝苓瞪她,“我根本没碰着你。”
路秾秾笑着抱住她的胳膊,“舅妈……”正预备撒娇,门里蹿出来一只大金毛。
金毛扑到她脚边,热情摇起尾巴。
路秾秾微微俯身摸它的脑袋,“哎呀又长胖了啊?”
这狗名字起得随便,就叫“哎呀”,读书时一直是她在养,高中毕业后,就把哎呀交给了戴芝苓。
路秾秾正想蹲下和它叙叙旧情,谁知哎呀望见她身后,登时“汪”地喊了声,下一秒像离弦的箭般飞快越过她,冲到台阶下。
和她飞奔下车不一样,霍观起慢条斯理下来,刚要上台阶,措不及防就被金毛扑了一腿。
哎呀咧着嘴,冲霍观起笑得没有一点矜持的狗样,尾巴更是像安了马达,摇得毛都快掉了。
路秾秾心里不平。
它是她一手养大的,散步,喂食,陪着玩,那几年费了多少心。可哎呀就跟着魔似得,以前就喜欢霍观起,这么多年过去,一点没变!
不信邪,路秾秾清了清嗓子,站在台阶上喊它:“哎呀,过来——”
闻声叫自己,哎呀看了她一眼,却对她招手的动作视若无睹,扭回头继续对着霍观起拼命摇尾巴。像是还嫌不够,它咧着嘴扬起灿烂的狗笑,激动地又“汪”了两声。
路秾秾:“……”
这臭狗。

小编今天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今天为你带来的愿好***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这样的小说又虐心又催泪,一口气看完才过瘾。爱情本身就是一场错过。很荣幸可以和你一起走过一段时间。假如有什么想看的,欢迎在留言区告诉我!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