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受宠若鲸第3章 你觉得我有病吗在线阅读全集

受宠若鲸第3章 你觉得我有病吗在线阅读全集

言情小说 2019-11-09

受宠若鲸第3章 你觉得我有病吗在线阅读全集

受宠若鲸第3章 你觉得我有病吗在线阅读全集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1-09

去年12月31日,孟千里拿到明珠电视台跨年演唱会的VIP票,俞小鲸被要求出“公差”,只得陪他去给表演嘉宾于潇水捧场。

跨年倒数时,孟千里让她“施法”,原地转三圈,给他的愿望加持。

俞小鲸一边翻白眼一边配合他,听他对着舞台上的于潇水许下新年愿望:“女神啊女神,请保住我的发际线。”

俞小鲸无语地看着一到三十岁就在意起发际线的孟千里,她觉得请女神保住他的节***较重要,别再假公济私地拉着她来追前妻了。

然后孟千里问起俞小鲸的新年愿望,她故意怼他:“女神啊女神,请赐给***谱的老板。”

新年钟声响起时,孟千里大言不惭地拍拍她的肩膀:“大鱼儿,你的新年愿望实现了,不用麻烦女神了,感谢我吧。”

半年后的现在,俞小鲸觉得可以感谢孟千里了。与他相比,新老板裴游确实靠谱。

裴游对工作的规划很明确,而且指令分明,事必躬亲,不会像孟千里想一出是一出,不按常理出牌,让她非常被动。

作为助手,俞小鲸被裴游带在身边去了解各种专业知识。跑完五金机电城,他们就去考察包装材料公司的高密度泡沫——聚苯乙烯泡沫的生产车间,裴游还亲自示范如何改造雕塑工具,并向她说明助手的职责范围,甚至帮她拒绝了孟千里的无理要求。

对于如此明事理的新老板,俞小鲸非常感动。她跟裴游磨合了几天,渐渐适应了他的行事风格,对助手的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上班的心情总算不像上坟一样带着淡淡的哀伤了。

此时,裴游正在工作台上画图稿,俞小鲸则忙着跟提供泡沫定制业务的正心包装材料公司沟通。对方送来了各种不同密度规格的泡沫样品供参考,请他们确定密度和规格,好方便下单进行定制。样品被送到鲸鲸海洋馆的售票处,需要俞小鲸去签收。

俞小鲸跟裴游报备了下,刚离开鲸展厅,手机就响起了微信提示声。

万年沉寂的家族群难得有动静,一下子炸出了好几条消息,俞小鲸好奇地点开。

群里有两拨人正说到兴头上,一拨人在讨论中国古代保辜制度与英国一年零一天规则的异同。另一拨人则在分析中美欧天文台公布的关于人类首次探测到来自双子星并合的新型引力波,气氛十分和谐。

看着来自科教界人士的发言,作为界外人士,俞小鲸默默地退出,设定了群消息免打搅模式。她不明白他们的话题,无法加入讨论,他们也不会有爱好听她说如何饲养鲨鱼或制作鲸雕的。

刚才家族群的消息提示音响起时,俞小鲸有瞬间幻想有人记起昨天是她的生日,在给她补红包。她甩掉自作多情的想法,作为家族公认的学渣,还是低调点,不要刷存在感。

俞小鲸签收完毕,拎着样品回鲸展厅,路过鲨鱼厅,跟爱丽丝打了声招呼。

孟千里让俞小鲸兼职每周三次的鲸鲨喂食表演,她虽恼火他行事反复,但还真舍不得离开对她有依靠的爱丽丝。

爱丽丝正在玻璃展池中慢悠悠地游动,俞小鲸仰望着庞大的鲸鲨,想象着比鲸鲨更为***的鲸,有点亢奋,越来越好奇裴游会打造出怎样的鲸展厅。

现在只有一些办公用品和雕塑工具在鲸展厅空荡荡地摆放着,***的钢架支撑起穹形玻璃屋顶。阳光透过玻璃洒落,铺散在中心的水池,反射出一层层柔软的光晕,让鲸展厅的空气都变得透亮。

俞小鲸回到鲸展厅时,却见裴游枕着胳膊在工作台上睡着了。有光落在他的身上,他的额前一片亮堂,眉眼中有细碎的光线。

连续画了几个小时的图稿,看来是累了吧?

俞小鲸轻手轻脚地走近,放下泡沫样品,有点放肆地打量着裴游。

裴游的双眉跟孟氏兄弟有些像,眉峰偏高,衬得眼窝有点深,沉睡时,高眉深目如同雕塑一样立体。他的气质跟孟氏兄弟相差很大,既不像孟千里那么跳脱,也不像孟万里那么沉稳,有任意而为的随性,也有闲人勿近的冷淡,看起有些希奇。

可能因为是双子座?

俞小鲸琢磨不透就甩锅星座。她的视线从裴游的脸上移开,落在被他压在胳膊下的图稿上,似乎快要完成了。

好奇难耐,俞小鲸看了裴游好一会儿,确定他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便小心翼翼地抽出图稿。展开的瞬间,她就震动了。

这是裴游画了两三天的鲸展厅效果图,手工绘制,彩铅上色,完成度高。他巧妙地利用了鲸展厅的大空间,把展厅营造成广袤的海洋,各种鲸齐聚于此,如同共赴海神召开的盛宴。整个图稿呈现出气势磅礴又奇妙梦幻的鲸世界。

一道道光透过穹顶,照进深海,最为庞大的lanjing带着幼鲸游向透光的海面,圆头的抹香鲸则潜入深海与大王乌贼较量。海的那边,座头鲸张开长鳍似要跃身而起,成群的虎鲸组织起来有序地在围追小须鲸……还有很多她认不出种类的鲸,它们在此共襄盛举。仿若身临其境,面对这些庞然大物,俞小鲸仿佛见到漫天神灵降临,她无法抑制住自己的震撼赞叹,心底激荡着巨浪,久久无法平静。

从这画稿中,好似可以窥见裴游的内心。他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有个细腻又磅礴的世界。俞小鲸想起第一次见到Orca的作品时被震动心弦的感觉,胸口跳动的节拍被扰乱,肾上腺素不由得飙升,大脑里分泌出愉悦的多巴胺。

裴游的作品像给俞小鲸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每次都能让她见识到独特的风景。

假如效果图能真实地呈现在这个鲸展厅里,面对这些海洋巨兽的等身雕塑,她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冲击吧。

可惜,俞小鲸至今都未能亲眼见识Orca的作品。他的作品梦幻又真实,假如去碰触,能体会到鲸用肺部呼吸的感觉吗?

似乎在回应俞小鲸她的迷惑,她闻声了裴游呼吸的声音,轻缓柔长,不疾不徐。

虽说喜欢鸡蛋不一定要熟悉老母鸡,但她都给老母鸡当助手了,对老母鸡也不由得关注起来。

望着如雕塑般的睡颜,俞小鲸的脑中忽然出现一个疯狂的想法——碰不到Orca的作品,那碰一下Orca本尊,会不会感受到他作品的温度?

俞小鲸将图稿放回工作台,屏住呼吸,鬼使神差地向裴游伸出手。快要碰到鼻尖的一瞬间,他忽地皱起眉头,枕着的手臂抽了抽。

俞小鲸吓了一跳,做贼心虚地把手缩回来。她以前看家族群里有人讨论肌抽跃,听说人睡觉时,假如呼吸频率降幅太大,会被大脑认为身体快要死亡了,所以会发出一个脉冲使身体觉醒,这时就会出现蹬脚或者抽筋之类的情况。

她不是很明白肌抽跃,后来看电影《盗梦空间》,里面说“有人盗梦,被你的梦境保卫者发现了,让你坠落惊醒,从而保护你。”

俞小鲸比较能理解这种解释,所以,看样子,裴游现在的梦境不是很安稳?

她盯着裴游,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像锁住了无法伸展,表情显得有些痛苦。

“唔……嗯……”裴游发出沉闷压抑的呻吟,似乎在梦里挣扎,很难受的样子。

要不要叫醒他呢?

俞小鲸犹豫地伸出手又收了回来。作为助手,看见老板白日做梦要懂得避嫌。若是打断他,唤醒他面对面也很尴尬吧?

“不要……”裴游梦呓,“我没有病……我要回家……不……不……我不要回家……”

裴游开始颤抖,额头沁出了汗,脸色变得苍白,像快要被梦魇吞噬似的。

俞小鲸再次伸出手。

还是唤醒他试试吧?

裴游忽然一抽,仿佛受到了电击一般,他的脑袋猛地抬起来,黑幽幽的眼睛有些空洞,正对着她。

俞小鲸的手在他面前僵住了,伸也不是收也不是。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气氛莫名地诡异起来,似乎俞小鲸想对裴游不轨被抓了个现行。

裴游的目光慢慢聚焦,视线落在她悬空的手上,挑眉,似乎在问她“怎么了”。

俞小鲸与裴游四目相对,目光闪烁不定,该怎么解释?

——不好意思,刚才有蚊子,我只是想帮你赶蚊子……借口太老套,说得像我想甩他巴掌似的。

——看了你的图稿,我忽然有想法,想感受下Orca的存在……这样坦白,会不会显得我很变态?

——不不不,应该说看到你做噩梦了,不大***,想叫醒你……他会介意吗?我就介意被人看到做梦腿抽筋,有点丢脸。

——他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在梦游?等他睡过去再醒来,会不会不记得我想摸他的事?

——要不,我先放下手?这样对视着,太希奇了,还是当什么都没发生吧。

“哈,哈,有点热啊。”俞小鲸硬生生地将手收回来,在脸颊边扇了扇,强行打破尴尬,“裴先生,那个……嗯,我把泡沫样品带回来了。”

裴游如梦初醒,眼神也不再茫然,看俞小鲸佯装太平的样子,忍俊不禁,最后实在憋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裴游应该感谢“闻声心声”的毛病,让他感受到俞小鲸故作无知的体贴。

看破不说破,对他而言是最大的温柔。

旧梦不期而至,他不愿意回想,也不愿意诉说,更不需要多余的关注。

笑意在裴游眼中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阴郁,微扬的嘴角也变成了嘲讽的弧度。

“裴先生?”

俞小鲸被裴游看得有些发毛,不懂哪里戳中了他的笑点,哪里又让他露出嘲意。这个新老板做事很靠谱,唯一让她觉得不着调的大概是新老板总给她一种洞悉一切的古怪感。难道是艺术家放飞自我的缘故?

“作为艺术家……”裴游目光一凝,郑重其事地道,“一名雕塑艺术家,创作选材尤为重要,你把样品拿出来,我试试手感。”

正心包装材料公司送来的样品是尺寸统一的泡沫小料,每立方厘米的密度有八克、十克、十二克、十五克、十八克、二十五克、三十二克等不同规格。俞小鲸摆满了工作台,就好奇地站在一旁,看艺术家如何试手感。

裴游取出用缝纫刀刃改造成的雕刻刀,直接对着泡沫样品下刀。他下刀犀利而精准,手速迅猛而沉稳,整***作行云流水。

俞小鲸看得目不转睛,她想起了“庖丁解牛”的故事,不由得亢奋起来,她正在亲眼见证“裴游雕鲸”。

裴游灵活地操作着雕刻刀,泡沫小料在他手中快速成型,竖着背鳍的鲸诞生了,看那圆润的体形,应该是一只虎鲸。

俞小鲸忍不住拍手,果然是心中有鲸,出手成鲸,这手起刀落的架势,太利落了。她还没想好如何用语言表达对专业人士的敬佩,裴游又雕起另一块泡沫小料。没多久,工作台上的泡沫样品被雕成大小形态各异的虎鲸,俨然是个虎鲸群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