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全网第一黑粉第16章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全网第一黑粉第16章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11-09

全网第一黑粉第16章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全网第一黑粉第16章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1-09

吴柚抿紧唇,一言不发,施施和董馨面面相觑,眸子里难掩失落。朱佟和温颖刚才还沉浸在抽中保送名额的欢喜中,这迎头一瓢冰水,脸上勉强的笑脸再挂不住,心底把吴柚埋葬了一万遍。

另外四个小姑娘更是直接在现场飙泪。

这个节目对她们而言,是关于人生的一次重要机会,可她们还没有开始,就被剥夺了资格。

导师们带领各自选择的小组离开阶梯教室,去往各自的教室练习。

祁颂提醒吴柚组:“你们的教室在2303,现在你们可以去教室讨论舞台主题。”

“可是我们正式公演都上不了,哎。”碍于镜头,温颖的语气没敢很差。

施施却不饶她:“没有正式公演,还有练习室舞台。难道你练习室舞台也不练了?”

“我没说不练!”

“那你......”

“走吧!”终究沉默的吴柚淡淡开口,微微弯眸。

施施也懒得和她再争搅,跟着吴柚出了阶梯教室。

她们只好跟上。

被宣告没有竞选公演的资格,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迷,压根没心思考虑舞台主题。

吴柚见状,说:“施施说得对,没有正式公演,我们还有练习室舞台。难道就因为不能登上舞台,我们就连练习室舞台放弃了吗?”

一个小姑娘叹了口气,说:“不是,就是心情还没有缓过来。”

吴柚耐心地说:“我们没有时间缓心情,他们有导师,我们没有,全部的东西都要自己设计,时间只有一个星期。无论结果如何,至少在过程中我不要留下遗憾。”

听她这么说,小姑娘们也都打起了精神,开始选音乐,分part。

气氛渐渐活泼起来。

练了会,朱佟和温颖借口要去洗手间,离开教室。

“烦死了,我怎么和她抽到一组。公演舞台都没了,也不知道她们练那么起劲儿有什么意思。”朱佟打开水龙头,脸上怒气难消。

温颖也是一脸的火:“为什么导师都不选我们组,还不是因为知道她粉丝多,没业务能力也能进公演,故意压着她。那我们是造了什么孽,要被连累。”

她垂眸看见胸前吴柚签的大名,怒意更甚,干脆就着水龙头使劲搓,“真是个扫把星,活该被人骂!祁颂干嘛给她发律师函,怎么不直接把她搞退赛啊!”

两人正抱怨得起劲,忽然一声清咳响起,两个人都被惊了一跳,转过身,祁颂一身白衬衫,就站在她们身后。

他缓缓走上前,两人忙往后退了一步,给他让出位置。

祁颂不疾不徐地洗完手,关掉水龙头,才转身,朱佟就把纸递了上来。

祁颂略过她,自己抽了张纸擦手。

他瞥了眼两人衣服上吴柚的亲笔签名,蓦地笑了:“不是刚才还嚷嚷着是吴柚的粉,又是要签名,又是挨着人家坐,怎么转身就跑到卫生间骂人呢。”

他也不顾两人难看的脸色,继续说:“刚得知和她分到一组,我看你们都挺喜悦的啊。吴柚粉丝多,流量大,导演甚至特意安排了一个摄影师只拍她。和她一组,她的粉丝一定送你们去正式公演,然后还能在现场把你们投到第一名,每个人再拿个十万票。啧啧啧,多好啊。”

“怎么,没想到节目组来这么一出,好运变造孽了?”

朱佟脸色半青半紫,咬了咬牙,忍不住道:“您不是也讨厌她嘛?”

祁颂挑眉,把纸丢进垃圾桶:“怎么,这妨碍我讨厌你们吗?”

-----

被祁颂怼了一脸灰,朱佟和温颖回到教室后,脸色一直不好看。

四下没看见吴柚,朱佟忍不住挑刺:“吴柚呢?不是说好开始排舞的吗?”

施施白她:“去趟洗手间,去了半个小时,怎么这会儿想起来要排舞了。”

董馨拉住她,解释:“导演组说,只要有导师愿意和我们一起合作舞台,我们就可以参与公演舞台竞选。柚子姐找导师们争取机会去了”

然而吴柚各个教室逛了一圈,五位导师都表示在一个星期内,与两个小组分别合作,表演两个舞台,时间太过紧迫,实在分身乏术。

节目组摆明了是拿刁难她做噱头。

她走了一段路,旁边的跟拍导演忍不住说:“其实我们还有plan2。”

吴柚停下步子,回眸看镜头:“嗯?”

“既然导师没时间,你可以劝说发起人来和你们合作一次舞台。”

让她去求祁颂?

怎么,这节目还预备拿她和祁颂去博眼球?果然生意上的朋友不可信,萧云生个王八犊子请老祁来节目,还敢让底下的人这么做。真当老祁没人护着?

吴柚弯眸,露出两个小梨涡,声音无比得甜:“要不我把我收到的律师函给你们先看一眼?没准过两天你们就会收到份一模一样的呢。”

说罢,她就潇洒转身,回教室去了。

————

节目开录,网上的瓜一波接一波的被爆出。吴柚组直接被取消竞选公演资格的消息传了出去。

Kelley见机立马安排营销号发通稿。

——导师选组,人气选手吴柚因没实力导致整组落选,网友大呼心疼同组选手——

评论不堪入目。

「自带人气去参加这种选秀,本来就是欺负人。节目组做得对,只是可怜了同组的选手。」

「吴柚能去死吗?我们妹妹练习三年好不轻易有这么个机会,才***就被你坑。我求你去死,明天坟头草一米高。」

「导师不选她们组就是因为吴柚吧。不会唱不会跳,选了她对其他选手太不公平了。可惜同组选手,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和她抽在一组。」

高榕见势不妙,也花了点钱买水军带风向。

「赛制上既然说好了要粉丝投票,节目组忽然来这一出什么意思?粉丝爆肝砸钱投票,结果票数再高,也上不了公演舞台,节目组在逗我?」

「吴柚也太惨了吧。祁颂发律师函告她蹭热度,后援会又跑路,顺带回踩一脚,说她去节目是为了追男人,脱了一大批粉,现在节目又直接取消她那组竞选公演舞台的资格。天呐,就没人觉得希奇嘛?谁会去追一个给自己发律师函的男人啊。后援会是混进了披皮黑,专门搞吴柚的吧。」

后援会事件,吴柚脱了一大批粉,但现在留下来的都是死忠。

看到这些评论,粉丝们纷纷泪目。

「要只看实力,就不要让进化监督员投票。老子就是想花钱看我女鹅漂漂亮亮站在舞台上。一边赚着蜜柚的钱,一边又压着柚子,做人不要太未来娱乐!」

「后援会皮下是人是鬼都不知道,假如我们柚子真的又蹭热度又恋爱脑,UDD作为祁颂的好朋友,还会一而再,再而三支持柚子嘛!」

「你们继续黑,就算全网只剩下我一个粉丝,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喜欢她。」

这波黑,让吴柚收获了大规模的谩骂,但由于高榕带了波风向,也让留下来的粉丝更加团结。

当天晚上,吴柚的个人投票通道就已经有了二十万票,甩第二名整整十八万。

————

没有导师,没有正式公演舞台,加上高强度的练习,到第六天,舞蹈还没编排出,终于有人熬不住,彻底崩溃。

“我不想练了。”说话的姑娘叫余方,今年才十八岁,练习生已经当了三年。

她丢下这句话,径直推门离开。

朱佟瞧见这阵势,看了吴柚一眼,叹气:“明天就要录练习室版了,舞都没有排出来,怪不得小方心态会崩。”

吴柚天生蜜嗓,没学过声乐,唱歌也还算勉强,至少能不拖后腿。可她没有一点舞蹈基础,纵使天天比别人多练四个小时,也还跟不上进度。

加上没有导师指导,大家对于舞蹈动作各有想法,意见不统一,进度很慢。

见朱佟在这儿阴阳怪气,施施又要怼她,被吴柚拉住:“我出去看看。”

门外,小姑娘趴在栏杆上泣不成声。

吴柚走过去,默然了片刻,才开口:“对不起。”

小姑娘只摇头,不时从喉咙里溢出几声呜咽:“这可是,我练了三年才等到的机会啊。”

吴柚闻言,愧疚感顿时涌上心头,沿着皮肤的每一寸纹理侵蚀,心头闷得像是压了座五指山。

她咬咬牙,转身问跟拍导演:“祁老师在哪?”

跟拍导演怔了片刻:“在...在酒店。”

“假如我现在求祁老师答应帮我们完成舞台合作,还能竞选公演资格吗?”

她个子不高,长相又属于甜系,没有攻击感。平日里也乖乖的,见谁都是笑。

第一次从她眼睛里看到尖锐的光线,跟拍导演也是心头一慌,僵硬地点头。

“我去求他!”

跟拍导演回过神来,马上让身后的工作人员去预备车。

半个小时后,吴柚和摄像师一起抵达祁颂下榻的酒店。

摄像师将镜头对准房门,吴柚抬手敲响了房门。

等了几秒,有人旋开了门。

吴柚望着眼前熟悉的脸庞,下意识去堵身后的摄像机,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将摄影师和节目一众工作人员关在了外面。

跟拍导演和摄像师一脸懵逼地站在门前。

吴柚瞪大双眼,扯着那人就往里走。

“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周道擦着湿漉漉的黄毛,眯着眼笑,抬手想去捏她的脸:“柚子!你穿校服也好可爱啊!”

吴柚瞪他:“你没从猫眼往外看见摄像机嘛?”

“看见了啊!你们是不是在录那个节目啊?怎么来酒店录...是节目组安排的?”

吴柚真想在他头上暴扣:“看见你还敢开门,你就不怕......”

周道迷惑:“我怕什么啊!”

你们俩大男的,光天化日,孤男寡男,共度一室...没干点我脑子里的事儿,难道是想洗完澡躺在穿上谈理想?

就在吴柚在脑子里把他们按到一起摩擦了无数遍的时候,祁颂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他也刚洗完澡,腰带松松垮垮系在腰间,水珠顺着脸颊滑过下巴,流进低洼的锁骨里,在灯下折射出斑斑亮光。

妈耶~竟然是浴袍......

祁颂瞥见她,眸中划过短暂的讶异,随即转身又推开卫生间的门走***。

吴柚下意识吞了口口水。

???她一个铁血cp粉干嘛吞口水?

她扯过周道,望着卫生间的方向,脑子忽然短路,脱口而出:“你们这是刚完事?还是没开始?”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