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督主的初恋第9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督主的初恋第9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11-09

督主的初恋第9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督主的初恋第9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1-09

宁迦惊愕地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看着他,还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直到一道调侃的声音在后面响起:“看来你说错了,没有女孩子逃得过我们Sin神的魅力。”

宁迦终于回过神,低下头去看他的鞋子,那水迹还留在鞋面,她边伸手边道:“不好意思,把你鞋子湿了,我帮你擦干净。”

然而那只脚仍然是退了开,这是一个明显拒绝的动作。

“不用了。”段洵淡声道。

就是这个声音,虽然少了一份阴柔,多了属于男人的深沉,但音色本身并没有变。这就是她上辈子熟悉的段督主。

在她怔愣间,段洵已经站起身,道:“我去洗手间。”

宁迦乍然间见到上辈子的故人,一时晕晕乎乎。

她来到这个世界几年,这是第一次碰到跟上辈子长得一样的人,而且还是段督主。

她这会儿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单纯长得像?还是这人就是段督主转世投胎的来生?

唯一能肯定的是,以他这样平淡的反应来看,就算是转世投胎,也不可能跟她一样,还记得上辈子的事。

孟婆汤过期失效这种事,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宁迦暗自深呼吸了口气,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冷静。端起托盘起身,跟在男人身后往外走。

前面的男人走到门口,伸手将门打开,又退开一步,微微躬身。

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宁迦看到他立在门侧不动,以为他是有什么事,愣了下也站停下脚步,想着等他先出去,自己再出去。

不想,男人却是微微抬头,那双狭长幽深的黑眸,朝她淡淡看过来,然后伸手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原来是女士优先。

宁迦反应过来,心说转世的段督主还挺绅士。于是朝他笑了笑,低声道:“谢谢。”

然后迈步先走了出去。

一个去大厅,一个去卫生间,相反的方向。段洵站在门口,目送那道纤瘦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转角,才不紧不慢地朝另一端的卫生间走去。

而此时屋内的三个人则是面面相觑,一副白日见鬼的样子。

苏达眨眨眼睛:“刚刚那么礼貌绅士替女士开门的是我们的Sin神?”

刚刚那动作,用绅士礼貌其实都不太恰当,几乎是带着点谦卑的恭敬。他简直觉得是自己看错了。

然而阿坦拍拍他的肩膀:“哥,你没看错。”

小飞道:“而且刚那姑娘打湿了他的鞋,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达:“我没记错的话,上次在餐厅吃饭,一个姑娘不小心滴了两滴咖啡在他鞋子上,那脸色我现在都还记得,差点没把那姑娘吓哭。要不是我们拦着,他绝对将人按在地上给他擦干净。”

阿坦点头:“没错,什么怜香惜玉绅士做派,在Sin神的字典里是没有的。究竟他那么讨厌女人,当然,男人也不喜欢。”

“所以?刚刚怎么回事?”苏达看向自己的好兄弟,露出真情实意的迷惑。

阿坦摊手:“可能是见鬼了吧。”

除了这个解释,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几个人说笑间,段洵去而复返。

他不紧不慢地在自己位子坐下,拿起那满杯的茶,呷了一口,然后对上六双朝他笑眯眯看着的眼睛。

“干嘛?”他挑挑眉,漫不经心问。

“你竟然还懂得给女孩子开门,让人姑娘先出去。”苏达笑,“这么绅士的行为,可不是Sin神的风格。”

可惜他的调侃就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没得来段洵半点反应。他只将茶杯放回茶几,淡声道:“下次不要叫这姑娘来送茶水饮料了。”

苏达愣了下,道:“我看你不是没生人气?还给人开门伸手让人先出去么?不就给你鞋子洒了点水,你不用难为人家吧。我看就一个家境不好勤工俭学的小姑娘,何必呢?”

段洵凉凉看向他,似笑非笑道:“就算只是个家境不好勤工俭学的小姑娘,你也不配让人给你端茶倒水。”

那可是金枝玉叶的公主,怎么能……怎么能做这种下贱的事?

何况以她刚刚的反应,他几乎可以确定,她跟自己一样,还有上辈子的记忆。

这山路十八弯拐得苏达更迷惑了,他以为他是生了那姑娘的气,这怎么又变成对他人身攻击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她是这里的服务员啊。”他一脸莫名道。

段洵淡声说:“总之不要再叫她来端茶倒水。”

“行吧,你说了算。”苏达挥挥手。

反正,他向来是这么捉摸不定,哪怕熟悉好几年,他也经常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

Hell驻唱的第二个晚上,粉丝的疯狂程度比起第一晚有增无减。

当舞台上的灯光转换,震耳欲聋的音乐响起时,吧台边的宁迦,心脏也扑通扑通剧烈跳起来。不过跟昨天被音乐和尖叫所震撼有所不同,她今天的心脏狂跳,完全是因为小舞台上,那隐没在暗影下的男人。

从休息室出来后,她想努力冷静下来,但没能做到,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

若是没有死前那一幕,她对在这个世界见到段督主,大致顶多是有些讶异愕然,却绝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心理波动。

虽然已经时隔几年,她仍然记得从城楼跳下时,段督主掌心里的温度。那是她上辈子生命里,最后体会到的一丝暖和。

她必须承认,直到现在,她仍然对此心存感激,以至于段督主原本是个什么人,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了。

她这样胡思乱想着,台上的段洵已经开始了他的间奏Solo。暗影之下,他修长的手指,在琴弦间翻飞起舞,化成一串行云流水激昂澎湃的音乐。气氛一下被推到高潮,小小的酒吧里,都是欢呼尖叫。

宁迦定定地看着他,想起上辈子的段督主也很会弹琴。

那时他刚刚在宫中崭露头角,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是赵贵妃宫中的內侍。赵贵妃娘家背景雄厚,一度很是得宠,在宫里几乎是横着走,谁都不放在眼中。段督主那时是她的宠宦,后来,段督主进了东厂,也是借着赵贵妃的势力,一路扶摇直上,直到成为厂督。据说他如此被赵贵妃器重,就是因为他弹得一手好琴。

因为他手段太狠辣,风评自是不好,宫里也暗地里流传着各种关于他的恶评。其中一样就是他并非一般宠宦,而是跟赵贵妃有着首尾。

宁迦那时已经知晓人事,只觉得这传言实在荒谬,一个妃子怎可能跟不能人道的太监有首尾?再加之,他当厂督没多久,赵贵妃就因为跟人私通而被赐死,这样的传言也就渐渐消弭殆尽。

他在赵贵妃跟前时,她不过十来岁,有幸听过一次他的琴。那日她预备去御花园赏花,还没进到园子,便听到一阵悠扬的琴声。

她被这琴声吸引,停下脚步,拨开挡住视线的草木,越过一园子的花团锦簇,却见是赵贵妃大张旗鼓地坐在凉亭中休息,一个少年坐在她对面为她弹琴。

因着隔得很远,看不太清楚那少年的模样,只隐约觉得生得应是极为昳丽,定然就是赵贵妃最宠爱的段公公。

那琴声是真的好,后来人人都说状元郎弹得一手好琴,她也听过几回,却终究觉得与当日那少年所弹琴声相比,还是稍逊一筹。

而她之所以时隔多年,依旧记得那日的场景,并不仅仅是那琴声宛若天籁。让她更记忆犹新的是,那少年弹完琴后,便走到赵贵妃跟前跪下,赵贵妃咯咯笑着摸着他的脸,给他打了赏。

虽是爱怜的动作,却无故让人觉得赵贵妃不像是在对待一个人,而是在对待一个畜生。

这让年少的宁迦觉得很不***。

只不过她当时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卑微的小內侍,后来会成为权倾朝野的督主。

宁迦很快被吉他的旋律拉回到现实,一双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他。他看起来,仍然是很厉害的人物。

不记得上辈子是好事,虽然他上一世后来呼风唤雨权势滔天……但究竟是个太监。

如今他成了真正的男人,还过得看起来很不错。

她竟然莫名有点替他欣慰。

吉他Solo在一阵急促激昂的旋律中收尾,段洵的右手手指在琴弦间翻飞,引来一片喝彩和尖叫。

宁迦也忍不住抬手***鼓掌。

段洵微微抬头,一双幽深漆黑的眸子,越过五光十色看过来,嘴角微微勾了勾。

Hell演唱完,照例是不管疯狂粉丝的呼唤,去了包厢喝酒。

宁迦一面chuansuo在卡座中,一面忍不住朝走廊那边瞄。总想着还能看到段督主。

不过她没看到人出来,倒是没过多久,见到店长王哥领着两个妆扮火辣的公主,朝那边走去。

她撇撇嘴,有点好笑地想,如今段督主是真男人了,是该享受男人可以享受的生活了。

这边,王哥照旧领着莉莉和苏珊去了Hell的包厢。

“来了来了,几位爷放心,我这里最漂亮的公主,那一定是留给你们的。”

两个女孩轻车熟路,坐在了沙发上三个男人中间,撒着娇打招呼。

苏达揽住人肩膀,笑道:“王哥有心了。”

王哥道:“那你们慢慢喝,有事儿叫我。”

他正要堆着满脸笑要转身出门,那坐在一边的段洵忽然不紧不慢开口:“公主?”

王哥不明所以看向他,笑说:“是啊,莉莉和苏珊可是我们店里最漂亮的公主。”

段洵手中捏着一个酒杯,慢慢转了转,一双黑眸神色莫测地看向两个女孩。

王哥和女孩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觉得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劲。但Hell那三个可是很清楚,这人是百分百在表达不悦,而且是非常不悦。

苏达也不知道他忽然哪根神经不对,赶紧站起来给他杯里倒酒顺毛:“来来来,咱们喝酒,你要喝什么,我给你倒。”

段洵面若冰霜,手上忽然***,那玻璃杯发出咔嚓一声,竟是裂成了几半。

众人均是倒吸了口冷气。

他将玻璃碎片丢在茶几上,哂笑一声,道:“真是世风日下,这种卖笑***的行当,不过是贱婢罢了,也配称作公主?”

Hell三贱客:“????”

王哥:“????”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