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是你先动心第12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是你先动心第12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11-09

 是你先动心第12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是你先动心第12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1-09

成功看见对方清冷的面容因为自己轻浮的话语而裂开奇异的破绽,逐渐变得火烧般通红,明晞恶作剧得逞地笑起来。

笑得尤其夸张,抱着肚子在长椅上打滚。

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少年愈加烧红的脸。

两人原先各坐在长椅一端,中间隔着半臂的距离。明晞手脚并用地往他那边爬了几步,挨着他坐下,津津有味地欣赏着男生眼里一闪而过的羞懊。他别过脸想避开她的视线,她又坏兮兮地把脑袋凑过去,直溜溜地盯着他瞧。

“诶。”明晞喊他。

顾霭沉没说话,慌逃似地把脸移开另一边,耳朵尖的烧红尚未退下。

“顾霭沉?”她脑袋歪过去,又喊。

他不应。

“顾同学?”

他还是不应,拘谨地坐在那,双手放在膝头,指尖蜷起,薄唇抿了抿。

明晞笑眯眯的,“小顾顾?”

顾霭沉:“……”

明晞用食指戳戳他,“诶,你生气啦?”她满脸无辜地说,“我只是开玩笑的,对不起嘛。”

他当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只是在和他开玩笑。

女孩模样清丽又纯真,眼瞳清亮,一眼能望尽眸底的光纹。她总是这副人畜无伤的样子,给人格外真诚的错觉。

可实际上,她真是坏透了。

顾霭沉目光落在她的食指,伤口还没处理好。

他捏住她戳在他胳膊上的手,“别乱动。”

“噢。”装乖可是她最擅长的事。明晞乖乖巧巧地坐在他身边不动了,任由他捏着自己的手。男生的手骨节颀长,硬朗,已有初***的成熟。捏在她食指与掌心交连的地方,指腹暖和。

她凑过去,“你不生气啦?”

顾霭沉用创可贴包好她的伤处,眸光半垂,眼睫低低压下,眼睑处扫了一圈碎影。

语气幽幽的,“小骗子。”

话是这么说,给她包扎的动作依然很小心,不会弄疼她半分。

明晞笑盈盈道:“你不生气就行。”

处理完伤口,两人并肩往商业区的方向走,女孩步子小,他便放缓了步速迁就她。晚风撩人,吹动树影窸窣摇摆。

路上安静,耳旁只有风声。

两道影子映在青砖地上,被路灯牵得斜长,男生高而挺拔,光影洒落他的肩头,沉静,柔和。

明晞两手扣在书包带子上,调皮地拉着,百褶裙随着她的脚步一飘一飘。她低头盯着地上一高一低的影子,男生裤袋外悬着吊坠的银链晃动微光。

不远处的商业广场人来人往,夜间灯火流溢,声沛鼎沸。

明晞走着,朝他挪近一小步,彼此的影子也随之贴近了些。她用肩膀蹭蹭他的胳膊,真心地说:“对不起啊,弄坏了你的吊坠。”

“没事。”顾霭沉应道。

明晞犹豫说:“之前在宿舍就见你戴着……看起来时间也很长了,我怕是很重要的东西,结果被我弄断了。”

路口红灯,两人停下。

车辆驰过,带起一阵风。

顾霭沉静静地说:“是我妈妈留下来的。”

“你妈妈?”明晞好奇看过去。他望着前方,黝黑眼底无波无澜,平寂如同深浓的夜色。嗓音很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似乎并没有深入这个话题的打算,浅提而止。

明晞忽然意识到,她除了知道顾霭沉在肯德基打过工,后来又意外转学来到她的学校,和她一样曾经住在昆城,至于其他的……他的身份、家庭、背景,她几乎一无所知。

在学校,他与同学之间的交往维持着恰到分寸的礼貌和谦逊,没有与谁深交,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历。

他没有多说的想法,明晞也不好多问,等红灯几十秒的功夫,四周静得叫人不太适应。她随口挑了话题道:“现在似乎很少见到有人戴玉佛了,大家都喜欢新奇的配饰什么的。”

顾霭沉说:“小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我妈说戴这个能消灾免难,她是小地方来的人,那里的人都比较信这个,就让我一直戴着。不过这也是她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明晞思考这句话的意思,“你妈妈她……”

拐过路口,商业区的人流量一下子大起来,边上有人骑着自行车经过,明晞心思不在上面,险些撞到。

顾霭沉扣住她的腕,往身旁带了一把,“小心。”

明晞踉跄了两步站稳,自行车在身侧与她堪堪擦过,感觉到他扣在腕上的力度,话到嘴边,忘了自己原本打算说什么。

牛大叔家的臭豆腐店夜晚生意火爆,购买的人已经排到了门口,大多是年轻男女,还有刚放学的学生。

一锅豆腐下去,热油翻滚,声音滋啦滋啦的,香炸的味道四溢。

顾霭沉问:“有黑皮和白皮的,想吃哪种?”

明晞好奇趴在玻璃边上看,热腾腾的白汽从大油锅里冒上来,一只只四四方方的豆腐砖在里面翻滚,油泡咕咕。

店内灯光映在她清亮的眸子里,看得专注,好奇,像是头一回见到。

乌黑长发瀑布般滑落她肩头,几绺别在耳后,脸蛋儿白皙精致,耳垂白软。

明晞盯着油锅里那只滚来滚去的豆腐,纠结地说:“我也不知道哪种好吃……”

顾霭沉看她一眼,“之前不是说想吃?”

明晞没想到他还记得,那晚不过是她随口的刁难。

“之前听杨萱她们说好吃,但我一直没试过。”明晞说着,想起什么,垂下眼睫,闷声咕哝道:“小时候想吃,但外婆跟我说臭豆腐都是屎做的,就没让我吃。”

顾霭沉:“……”

顾霭沉顿了顿,说:“那就各买一种,都试试。”

明晞回头望他,眼里亮亮的,“好啊。”

门店人多,她在外面等他。顾霭沉买好了东西回来,两手各拿着一碗,是刚炸出来的,还在不停往外冒着热气。上边洒了辣椒、蒜蓉、葱花,插着几根竹签。

顾霭沉说:“趁热吃。”

明晞心情期待,把围巾往下拉松一些,露出下巴尖和颈脖。用竹签扎了一小只,怕汁会掉下来,一手在底下接着。

咬了***,热气和香味在味蕾上炸开,辣辣的,外面的豆腐皮被炸得很酥,内里香软。

只咬了一***,烫得小舌头往外吐了吐,唇瓣鲜红鲜红的。一手拼命给自己扇风降温,味道比她想象中更辣一点。

“好吃么?”顾霭沉问。

明晞点头,“好吃!”她把竹签上串着的豆腐递到他唇边,“你要不要尝尝?”

顾霭沉指尖动了动,两手各端着一只碗,腾不出空手来。

他看着面前女孩的动作,一时没说话。

明晞催促道:“你要不要吃呀?我手都举麻了。”

顾霭沉抿了抿唇,眸光微深。女孩身高和他有些距离,要就着他的高度,脚尖踮起,见他没动作,又把豆腐往他唇边送,哄小孩似地,“啊,张嘴。”

顾霭沉:“……”

他默了几秒,没拗过去。听她的话弯身,薄唇叼住那只豆腐,稍一偏头,豆腐从竹签上顺下来,没入唇里。

嚼了两嚼。

明晞期待地问:“好吃吗?”

顾霭沉慢慢点了下头,大概是吃辣的关系,声音有些低哑:“好吃。”

商业区离得远,往返就花去了一个多小时。宿舍九点半要查房,他们得赶在那之前回去。

翻下围墙,两人避开保安室抄林荫路那边的隐蔽小道走。明晞吃完碗里最后一只豆腐,把空碗扔进垃圾桶,顾霭沉在不远处的宿舍楼外等她。

男生双手插兜,个高腿长,骨架子分明硬朗,有着少年独有的瘦削和清凌。斯斯文文的长相,眉眼如墨,清隽,找不到半点儿缺陷,连气质都是干净透骨的纯。

晚修课后,宿舍楼外来往的学生很多,长松从不乏高帅的男生,但他仍然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光是站在那儿,就是一幅赏心悦目的风景。

明晞舌尖勾了下唇瓣,还有豆腐酥香微辣的味道余留。她忽地想起什么,慢吞吞迈着小碎步走到他跟前,抬头望他,“顾霭沉,我刚想起件事。”

女孩容貌清丽,眸子明亮如星,声音软糯清甜,无辜无害。

顾霭沉垂眸看她,“什么?”

明晞手指揪着围巾末端长长垂下的一颗毛球,低声咕哝几番,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我忘了……喂你的那只豆腐是我吃过的。”

顾霭沉顿了顿,说:“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吗?”

“嗯。”

明晞双眸一弯,眼中清亮笑意漾开。她冲他拼命招招小手,示意他过来。

顾霭沉俯身,偏头,耳畔贴过去。

宿舍楼外人来人往,女孩踮着脚尖,悄声附在他耳边,“那这样,我们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总:初吻是臭豆腐味儿的。

第十二章

成功看见对方清冷的面容因为自己轻浮的话语而裂开奇异的破绽,逐渐变得火烧般通红,明晞恶作剧得逞地笑起来。

笑得尤其夸张,抱着肚子在长椅上打滚。

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少年愈加烧红的脸。

两人原先各坐在长椅一端,中间隔着半臂的距离。明晞手脚并用地往他那边爬了几步,挨着他坐下,津津有味地欣赏着男生眼里一闪而过的羞懊。他别过脸想避开她的视线,她又坏兮兮地把脑袋凑过去,直溜溜地盯着他瞧。

“诶。”明晞喊他。

顾霭沉没说话,慌逃似地把脸移开另一边,耳朵尖的烧红尚未退下。

“顾霭沉?”她脑袋歪过去,又喊。

他不应。

“顾同学?”

他还是不应,拘谨地坐在那,双手放在膝头,指尖蜷起,薄唇抿了抿。

明晞笑眯眯的,“小顾顾?”

顾霭沉:“……”

明晞用食指戳戳他,“诶,你生气啦?”她满脸无辜地说,“我只是开玩笑的,对不起嘛。”

他当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只是在和他开玩笑。

女孩模样清丽又纯真,眼瞳清亮,一眼能望尽眸底的光纹。她总是这副人畜无伤的样子,给人格外真诚的错觉。

可实际上,她真是坏透了。

顾霭沉目光落在她的食指,伤口还没处理好。

他捏住她戳在他胳膊上的手,“别乱动。”

“噢。”装乖可是她最擅长的事。明晞乖乖巧巧地坐在他身边不动了,任由他捏着自己的手。男生的手骨节颀长,硬朗,已有初***的成熟。捏在她食指与掌心交连的地方,指腹暖和。

她凑过去,“你不生气啦?”

顾霭沉用创可贴包好她的伤处,眸光半垂,眼睫低低压下,眼睑处扫了一圈碎影。

语气幽幽的,“小骗子。”

话是这么说,给她包扎的动作依然很小心,不会弄疼她半分。

明晞笑盈盈道:“你不生气就行。”

处理完伤口,两人并肩往商业区的方向走,女孩步子小,他便放缓了步速迁就她。晚风撩人,吹动树影窸窣摇摆。

路上安静,耳旁只有风声。

两道影子映在青砖地上,被路灯牵得斜长,男生高而挺拔,光影洒落他的肩头,沉静,柔和。

明晞两手扣在书包带子上,调皮地拉着,百褶裙随着她的脚步一飘一飘。她低头盯着地上一高一低的影子,男生裤袋外悬着吊坠的银链晃动微光。

不远处的商业广场人来人往,夜间灯火流溢,声沛鼎沸。

明晞走着,朝他挪近一小步,彼此的影子也随之贴近了些。她用肩膀蹭蹭他的胳膊,真心地说:“对不起啊,弄坏了你的吊坠。”

“没事。”顾霭沉应道。

明晞犹豫说:“之前在宿舍就见你戴着……看起来时间也很长了,我怕是很重要的东西,结果被我弄断了。”

路口红灯,两人停下。

车辆驰过,带起一阵风。

顾霭沉静静地说:“是我妈妈留下来的。”

“你妈妈?”明晞好奇看过去。他望着前方,黝黑眼底无波无澜,平寂如同深浓的夜色。嗓音很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似乎并没有深入这个话题的打算,浅提而止。

明晞忽然意识到,她除了知道顾霭沉在肯德基打过工,后来又意外转学来到她的学校,和她一样曾经住在昆城,至于其他的……他的身份、家庭、背景,她几乎一无所知。

在学校,他与同学之间的交往维持着恰到分寸的礼貌和谦逊,没有与谁深交,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历。

他没有多说的想法,明晞也不好多问,等红灯几十秒的功夫,四周静得叫人不太适应。她随口挑了话题道:“现在似乎很少见到有人戴玉佛了,大家都喜欢新奇的配饰什么的。”

顾霭沉说:“小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我妈说戴这个能消灾免难,她是小地方来的人,那里的人都比较信这个,就让我一直戴着。不过这也是她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明晞思考这句话的意思,“你妈妈她……”

拐过路口,商业区的人流量一下子大起来,边上有人骑着自行车经过,明晞心思不在上面,险些撞到。

顾霭沉扣住她的腕,往身旁带了一把,“小心。”

明晞踉跄了两步站稳,自行车在身侧与她堪堪擦过,感觉到他扣在腕上的力度,话到嘴边,忘了自己原本打算说什么。

牛大叔家的臭豆腐店夜晚生意火爆,购买的人已经排到了门口,大多是年轻男女,还有刚放学的学生。

一锅豆腐下去,热油翻滚,声音滋啦滋啦的,香炸的味道四溢。

顾霭沉问:“有黑皮和白皮的,想吃哪种?”

明晞好奇趴在玻璃边上看,热腾腾的白汽从大油锅里冒上来,一只只四四方方的豆腐砖在里面翻滚,油泡咕咕。

店内灯光映在她清亮的眸子里,看得专注,好奇,像是头一回见到。

乌黑长发瀑布般滑落她肩头,几绺别在耳后,脸蛋儿白皙精致,耳垂白软。

明晞盯着油锅里那只滚来滚去的豆腐,纠结地说:“我也不知道哪种好吃……”

顾霭沉看她一眼,“之前不是说想吃?”

明晞没想到他还记得,那晚不过是她随口的刁难。

“之前听杨萱她们说好吃,但我一直没试过。”明晞说着,想起什么,垂下眼睫,闷声咕哝道:“小时候想吃,但外婆跟我说臭豆腐都是屎做的,就没让我吃。”

顾霭沉:“……”

顾霭沉顿了顿,说:“那就各买一种,都试试。”

明晞回头望他,眼里亮亮的,“好啊。”

门店人多,她在外面等他。顾霭沉买好了东西回来,两手各拿着一碗,是刚炸出来的,还在不停往外冒着热气。上边洒了辣椒、蒜蓉、葱花,插着几根竹签。

顾霭沉说:“趁热吃。”

明晞心情期待,把围巾往下拉松一些,露出下巴尖和颈脖。用竹签扎了一小只,怕汁会掉下来,一手在底下接着。

咬了***,热气和香味在味蕾上炸开,辣辣的,外面的豆腐皮被炸得很酥,内里香软。

只咬了一***,烫得小舌头往外吐了吐,唇瓣鲜红鲜红的。一手拼命给自己扇风降温,味道比她想象中更辣一点。

“好吃么?”顾霭沉问。

明晞点头,“好吃!”她把竹签上串着的豆腐递到他唇边,“你要不要尝尝?”

顾霭沉指尖动了动,两手各端着一只碗,腾不出空手来。

他看着面前女孩的动作,一时没说话。

明晞催促道:“你要不要吃呀?我手都举麻了。”

顾霭沉抿了抿唇,眸光微深。女孩身高和他有些距离,要就着他的高度,脚尖踮起,见他没动作,又把豆腐往他唇边送,哄小孩似地,“啊,张嘴。”

顾霭沉:“……”

他默了几秒,没拗过去。听她的话弯身,薄唇叼住那只豆腐,稍一偏头,豆腐从竹签上顺下来,没入唇里。

嚼了两嚼。

明晞期待地问:“好吃吗?”

顾霭沉慢慢点了下头,大概是吃辣的关系,声音有些低哑:“好吃。”

商业区离得远,往返就花去了一个多小时。宿舍九点半要查房,他们得赶在那之前回去。

翻下围墙,两人避开保安室抄林荫路那边的隐蔽小道走。明晞吃完碗里最后一只豆腐,把空碗扔进垃圾桶,顾霭沉在不远处的宿舍楼外等她。

男生双手插兜,个高腿长,骨架子分明硬朗,有着少年独有的瘦削和清凌。斯斯文文的长相,眉眼如墨,清隽,找不到半点儿缺陷,连气质都是干净透骨的纯。

晚修课后,宿舍楼外来往的学生很多,长松从不乏高帅的男生,但他仍然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光是站在那儿,就是一幅赏心悦目的风景。

明晞舌尖勾了下唇瓣,还有豆腐酥香微辣的味道余留。她忽地想起什么,慢吞吞迈着小碎步走到他跟前,抬头望他,“顾霭沉,我刚想起件事。”

女孩容貌清丽,眸子明亮如星,声音软糯清甜,无辜无害。

顾霭沉垂眸看她,“什么?”

明晞手指揪着围巾末端长长垂下的一颗毛球,低声咕哝几番,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我忘了……喂你的那只豆腐是我吃过的。”

顾霭沉顿了顿,说:“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吗?”

“嗯。”

明晞双眸一弯,眼中清亮笑意漾开。她冲他拼命招招小手,示意他过来。

顾霭沉俯身,偏头,耳畔贴过去。

宿舍楼外人来人往,女孩踮着脚尖,悄声附在他耳边,“那这样,我们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总:初吻是臭豆腐味儿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