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那个死面瘫是我老攻毕扬顾明里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那个死面瘫是我老攻毕扬顾明里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9-12

那个死面瘫是我老攻毕扬顾明里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那个死面瘫是我老攻毕扬顾明里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09-12

主角毕扬顾明里小说那个死面瘫是我老攻完整版全文哪里有?小编今天为您共享那个死面瘫是我老攻(毕扬顾明里)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第二天李医生上门复检,体温是控制住了,眼尖看见顾明里肩膀一道红色划痕。李医生作为一个不正经的老医生,什么赤身***的场面没见过,意味深长看了毕扬一眼,把他叫到客厅谈话。

那个死面瘫是我老攻免费在线阅读

第二天李医生上门复检,体温是控制住了,眼尖看见顾明里肩膀一道红色划痕。
李医生作为一个不正经的老医生,什么赤身***的场面没见过,意味深长看了毕扬一眼,把他叫到客厅谈话。
“顾总没什么大碍了,就是床事注重一些,最好不要让他内.射,避免肛肠感染。”
毕扬耳朵嗡了一下,马上变得红粉粉的,像一只被按头***的公鸡,怒发冲冠对着李医生说:“你个老东西,胡说八道什么!”
李医生凑近了问:“那顾总的肩膀怎么回事,不是你抓的?”
毕扬吭哧吭哧跑***,顾明里穿着深灰色的加绒睡衣,这会儿靠在床头看早间新闻,一脸死面瘫样儿。
毕扬走过去使一招黑虎掏心,把他睡衣***往下扒了一块,露出男人健硕的胸肌,上头拓着两拳淡淡的青色,再往上有一道红色划痕。
低头瞅一眼自己的指甲,是该修剪修剪了。
“滚。”顾明里忽然低吼了一句。
毕扬以为他骂自个儿,***一颤,结果门外边咚的一声,偷看的李医生先吓跪了,应了声“诶”,拿着急诊箱匆忙滚出门。
毕扬连忙追出去解释:“那是爸爸打的啊!”
李医生留下一个“信你的邪”的蹒跚背影,消失在了顾家别墅。
毕扬被“破身”,垂头丧气地走进来,顾明里衣衫不整地睨他:“不给我穿好?”
两人经过昨天大干一架,好吧,是毕扬单方面殴打,达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和解。
主要是毕扬不闹腾了,拽得二五八万的死面瘫都已经是他的臀下之臣……
这话听起来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总之,作为心胸宽广的主角,天选之子.钮钴禄.扬没必要跟对方一个小配角前夫过不去。
“怎么了,你手断了?”毕扬心是软的,就是嘴巴硬气,非要损他两句才罢休。
顾明里陡然冒出一句:“嗯,当机立断。”
毕扬哈哈哈笑了三声,把他衣服穿好,下意识整理着,喜悦问:“这是个冷笑话吧?”
毕扬笑点很低,双手按在男人肩膀上,笑得一抖一抖的。
顾明里早就听不见新闻在播什么了,漆黑的瞳孔倒映出毕扬花枝乱颤的脸,冷不伶仃地问:“再给你打一次能亲吗?”
毕扬笑脸立马收住,神经病一样看了他一眼,骂骂咧咧出去做早饭了。
顾明里干裂的薄唇张开,往两边卷起微小的弧度,毫无表情地呢喃:“为什么不能,想亲。”
毕扬尽心尽力照顾了死面瘫两天,毕淑慧从法国飞回来了,事情没谈妥,换了死对头A组去挑战。
她从公司请假出来,穿着衬衫包臀职业装,风风火火开车去找毕扬,没想到失忆的蠢弟弟一见她就爆笑,还不要狗命地指着她的包臀裙:“姐,你怎么穿成这样?哈哈哈哈哈你疯了吗?”
在毕扬的印象里,毕淑慧整天穿着宽松的奶奶裤,跟个退休老大爷似的,使唤他干这干那。
正儿八经穿裙子还是第一见,看起来违和感太强,像是穿在男人身上。
不,不能欺侮男人,柯柯就穿得很好看。
毕淑慧个暴脾气,甩起手里的Prada双肩包往毕扬脑袋上砸:“我看是你疯了,敢笑话你姐,嫌门牙太紧是吧?!”
两年前她刚步入职场的时候就受过一次毕扬的嘲笑,没想到两年后对方失忆了,卷土重来又嘲一次!
毕扬双手抱头疼得嗷嗷叫,成功吸引在阳台打电话的顾明里。
男人尽快结束通话,朝姐弟俩大步走过来,护犊子一样把毕扬拉到身后,面无表情地对抗着毕淑慧:“你在干什么?”
毕淑慧这才停了手,于公她是顾明里的下属,于私顾明里是她弟夫,两人都把身份拎得很清楚,公事上听顾明里的,私事上毕淑慧大一头。
“你就惯着他!”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毕淑慧还是要看几分老板的薄面,把从法国带回来的礼物扔给蠢弟弟。
刚刚被她当做武器的Prada男士双肩包。
“我艹,真好看!”毕扬双手接住,眼睛都是亮的,上上下下瞅了个遍,欢喜地抱在怀里。
毕淑慧就是这么个人,其实对他可好了,就是有点儿暴力倾向,老爱动手打他。
“谢谢姐!”毕扬嘴甜了一句。
顾明里又恍神了,回想这些年给毕扬送了什么礼物?
其实也不少,手表,游戏机,腰带,两个月前的结婚纪念日,他送了对方一辆跑车,没见毕扬开过。
礼物都是毕扬跟他提的,对方总是在前一天叮嘱他,明天就是XX日了,学长给我买双鞋好不好?
顾明里有求必应。
因为对方会主动把要求提好,所以省去了他挑选这个步骤。顾明里一直觉得这样没问题,效率高,而且双方都很满足。
现在看来,或许并不是双方都满足。
毕扬在收到他的礼物时,远没有现在喜悦。
一个破双肩包就让他这么笑嘻嘻。
“你带他去检查了没有?”毕淑慧打破顾明里的恍惚,她看毕扬活蹦乱跳的,身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就是脑子进水了,不知道能不能沥干。
“还没,刚打了电话,打算下午过去。”顾明里从口袋摸出一张名片交给毕淑慧。
厉长峥,国内最权威的精神科专家,刚好在A市出差。
“爸爸可不去,爸爸才没病!”毕扬兴冲冲给他姐倒了杯温水,毕淑慧接过以后,虎了吧唧往他后脑勺干了一巴掌,“有你插嘴的份儿?”
毕扬往前踉跄了两步,心里那个委屈啊,泪花都快被她打出来了,偏偏还不敢吭声。
他骨子里畏惧毕淑慧。
顾明里伸手捞住老婆,心疼地把人护在怀里,用掌心揉了揉他脑袋,声音冷了三分:“你再动手试试?”
毕扬鼻尖抵着对方坚固的胸膛,能闻到冷冽的古龙水味儿,莫名的安心感迫使他抬头,水汪汪地看着死面瘫,用口型说:“你能让她给我道歉吗?”
毕扬贼兮兮地想着,顾明里是他姐的老板,应该能做到吧?!
一想到毕淑慧对他低头服软的样子……
毕扬光YY就爽上天了,踮脚在顾明里耳边小声:“你让她跟我道歉,爸爸让你亲一下!”

那个死面瘫是我老攻全文阅读

有个词儿叫色令智昏,顾明里几乎要答应下来,可他又是个擅于衡量利弊的商人。
毕扬这会儿心不在他身上,要是再去得罪毕淑慧,把对方惹毛反将一军支持毕扬跟他离婚,那就自找麻烦了。
顾明里话到嘴边风向一转,盯着毕扬嫩薄的唇,哑声说:“虽然很想,但是……下次。”
毕扬立马推开他,耳朵渐渐染红了,还以为自己胜券在握,都特么卖嘴求荣了,死面瘫竟然不答应?!
说好的很爱他呢?!
男人的破嘴,果然一个字儿都不能信!
顾明里不让他跑,死死扣着毕扬的腰,把他摁向自己,低声解释说:“她是你姐,也是我姐。下次,下次一定让她道歉。”
两人的小腹隔着裤料贴在一起,毕扬微掂着脚,只觉得太亲密了,腹部滚烫羞耻无比,重重掐了把顾明里的手臂,听到对方嘶一声,趁机从他怀中逃走。
毕扬拍拍自己的脸,抬头撞进毕淑慧耐人寻味的眼神中,连忙讨好请她坐下。
“说我什么坏话呢?”毕淑慧双手环胸,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一副家长问话的模样。
“没说坏话,就是想跟你提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毕扬拉开抽屉,忍痛把心爱的XO酱牛肉干献上给女魔头吃,笑嘻嘻说,“姐,你以后能不能别在外人面前打我了?我都这么大了,多没面子啊!”
毕扬耳朵粉红,在死面瘫跟前丢脸觉得很难堪,偏偏对象又是他姐,打不过只能偷偷商量。
“他是你老公,算什么别人?”毕淑慧语气十分强硬,不以为然地睨着蠢弟弟。
毕扬第一次带顾明里回家,十九岁,提前给她打电话,语气着急又请求:“姐,我今天带男朋友回家,你给我点面子,不要动手行不行?求求你了姐,给他留个好印象吧。”
毕扬一直很自卑,觉得配不上顾明里,总是费尽心思讨他喜欢。
毕淑慧多刚一女的,刚进门就把毕扬给踹了,还冷言冷语地说:“想饿死你姐啊,快去做饭!”
旁边顾明里脸色变得很难看,目光像一把利剑,投射在毕淑慧身上。
毕扬当场就崩溃了,他总是跟顾明里说,我爸妈很早去世,但是我跟我姐感情特殊好,现在就像谎言被拆穿,他成了一个伪装的骗子。
而且毕扬觉得自己被狠狠羞辱了,他在光线万丈的男朋友面前,低微到了尘埃里。
“学长,对不起你先回去。”毕扬中二期面子比天大,忍着泪把男朋友推出去,重新关上门,才跟毕淑慧争吵起来。
“你为什么不能尊重我?!我还不够听你的话吗?!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毕扬越吼越大声,撕心裂肺,泪流满面。
毕淑慧看起来冷漠至极,姐弟俩天天拌嘴,但毕扬从没这么撕破脸皮地怼过她。
毕淑慧无动于衷地说:“我们家就是这么个情况,你掩饰的再好也没用,他要是介意,你们就别处了。”
当时何止是毕扬没信心,连毕淑慧都觉得他们走不到最后,云泥之别,怕顾明里只是玩玩而已,毕扬那么傻,勾勾手指就上套了。
毕扬发了火,朝鞋柜狠踹一脚:“你说别处就别处,你知不知道我多喜欢他啊!”
鞋柜是塑料做的,十块钱的地摊货,裂了个稀巴烂,姐弟俩合起来不到六双鞋,歪七扭八飞落在玄关。
毕扬气冲冲回了房间,那次吵架,他跟毕淑慧冷战了半个月。
毕淑慧半个月没饭吃,饿瘦了十斤。
“什么老公!我马上就要跟他……”毕扬及时住嘴,想着先别告诉毕淑慧,怕她为了升职发财丧心病狂卖弟弟。
顾明里去房间换了套休闲服,人模狗样穿什么都好看,冲姐弟俩说:“走吧,出去吃个饭。”
吃饭是顺便,带毕扬去看脑子才是正事儿。
毕扬脸上写满“不愿意”“被迫的”“女魔头和死面瘫强强联手”“心好累啊”。
他在副驾驶上坐立难安,探着脑袋问:“那个医生靠不靠谱啊,没有电击什么的吧?会疼吗?我真的不想去。”
别把重生的魂儿给爸爸电炸了啊!
顾明里抿着唇,伸过一只手裹住毕扬的手背:“别担心,没事的。”
毕扬还在叨逼叨:“又不是电你!你当然没事了!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还巴不得把爸爸的魂儿电走……”
毕淑慧忍无可忍,从后座传来一声:“闭嘴!”
毕扬立即把嘴巴闭紧了,可怜兮兮地靠在椅背上,等待精神科医生的检验。
厉长峥刚好来A市做学术交流,这会儿借着朋友的私立医院给毕扬做检查。
毕扬紧张兮兮地躺在仪器床上,厉长峥带着口罩,往他脑门儿上贴小圆片。
毕扬生无可恋,企图做最后的挣扎:“医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重生的。”
毕扬的嘴巴长得很漂亮,人中明显,向两侧微隆的山坡勾勒开,唇色微淡,天然的肉粉,一点点薄,说起话来张张合合的,吸引人注重。
厉长峥挑了下眉,难得回答他:“怎么说?”
毕扬一个鲤鱼打滚儿从仪器床上坐起来,激动地握住厉长峥的手:“你信啊?!”
他提了这么多遍,压根儿没人信过他,现在毕扬看这位医生的眼神,完全就是“相见恨晚”!
专业的就是跟那些愚蠢的普通人类不一样!
比如死面瘫!
“躺下。”厉长峥转头看了眼仪器室外头,隔着玻璃防护墙,那位顾总果然站起来了,正危机重重地盯着他。
“你结婚了?”厉长峥不惧怕,轻松扯开话题跟毕扬聊天。
“嗯,不过我马上就要离了。”毕扬小模样自得,看着眼前***的机器有些害怕,指着说,“这玩意儿不会把我脑子炸飞了吧?”
厉长峥低笑了一声:“不会。”
又问他,“你为什么想离?”
毕扬轻易就放松了警惕,下意识回答:“他爱的不是我,我也不喜欢他,为什么不离?”
厉长峥跟他瞎扯淡:“你用了原主的身体,不应该对他负责吗?”
毕扬喃喃道:“可是原主似乎也想离婚……”
两人的对话通过扩音器正确无误地传达进顾明里和毕淑慧的耳朵里,顾明里一僵,毕淑慧猛地侧头,警惕看着他。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 那个死面瘫是我老攻毕扬顾明里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呜呜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