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情深几许共白首凉安夏槿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情深几许共白首凉安夏槿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5-16

纤指红尘,醉影笑惊鸿,皓月长歌把酒临风,倾杯畅饮,尽长虹。凉安夏槿是来自《情深几许共白首》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的里面的主角,是青柠所著,小说人物描写非常生动,文笔极佳,值得一看。小说出色节选:锅和碗通通被面前这个憔悴的女人狠狠砸在地上,***的声响吓到了蜷缩在墙角的小女孩。即使她早已习惯了这每日都会上映的场景,但仍然会那么害怕。仿佛在放映电影般,男人果然揪住女人的头发,使劲的扯着。她看到女人的眼泪一直流一直流,她的妈妈***的反抗,终究是敌不过一个男人的力量。

情深几许共白首全本章节阅读

曾经有一个笑脸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脸,就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就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
……
……
“霹雳拍啦——”
锅和碗通通被面前这个憔悴的女人狠狠砸在地上,***的声响吓到了蜷缩在墙角的小女孩。
即使她早已习惯了这每日都会上映的场景,但仍然会那么害怕。
仿佛在放映电影般,男人果然揪住女人的头发,使劲的扯着。
她看到女人的眼泪一直流一直流,她的妈妈***的反抗,终究是敌不过一个男人的力量。
她全身颤抖着,把头放在膝盖里,露出布满惊恐的小鹿般的眼睛。她哆哆嗦嗦的蹲在墙角,抱住自己,她是一个懦夫,所以没有那个勇气去阻止爸爸的暴力行为。
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仿佛炸雷般在她耳边轰炸开来,她听到妈妈哭着大喊,“你这个畜生!畜生!那是给孩子开学报名的钱啊!你怎么能狠心的拿去赌博!我真是瞎了狗眼才会嫁给你啊!老天爷啊!求求你睁开眼吧!”
小小的她用手捂住嘴巴,不敢哭出声来,只是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般疯狂的流淌着。
她看到男人脸色铁青,使劲的扯着女人的头发甩向一边,狠狠的,狠狠的。
“呲呲——”
她睁大了惊恐的眼睛,全身颤抖着,她亲眼目睹了妈妈秀丽的头发硬生生被爸爸扯落。
漂亮的头发啊,飘散在冰冷的地上。
爸爸扯开腰间的皮带,一下又一下的鞭打着妈妈柔弱的身体。
鲜血淋漓尽致。
漂亮的血肉在身上完美绽开。
她不敢抽泣出声,只能用小小的手紧紧握住嘴巴,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嘴边有着咸咸的味道。
妈妈仿佛折翼了的天使,倒在地上,由于疼痛,脸部已扭曲,妈妈痛苦的抱住头,泪水仿佛断了线的珠子。
爸爸仿佛看不到妈妈因痛苦蜷缩在地上的可怜感,更加使命的往她身上踹去,一边踹,一边鞭打。
不知道鞭打了多久,直到妈妈奄奄一息倒在地上,无力反抗为止。
身体的衣服被鞭打坏开,里面的皮肤绽开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伤口。
妈妈虚弱的喘气。
爸爸仿佛觉得这样还不解恨般,他蹲xiashen来,捏起妈妈的脸颊,抽打着她的另一边脸。
“啪——”
“啪——”
“啪——”
……
这一声又一声的巴掌声,仿佛一个炸弹就在她耳边爆炸开来。
她听到爸爸咒骂的声音,耳边却嗡嗡嗡的响彻不停。
“畜生啊!你会不得好死的!”女人尖叫的大声喊着。
“臭娘们!”
爸爸吐了一口口水在女人脸上,随后眼睛微微发红,仿佛发怒了的狮子,扯起女人仅剩的一点儿长发。
抬起,再狠命砸在地上。
“咚——”
“咚——”
“咚——”
……
“咚——”
女人的额头仿佛盛开的玫瑰花,妖娆血红。
眼泪模糊了眼睛。
女人苍白着脸,望着她,静静的用手指了指桌几上的电话。
仿佛是被灌输了什么力量,害怕的她小心翼翼却又忍不住全身的颤抖的轻手轻脚的走到电话前,小鹿般的眼睛害怕的看了一眼正在疯狂打着妈妈的爸爸。
她害怕,她很害怕。
她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她不知道是打110,还是120。
最终,手指剧烈的颤抖着按下三个数字键。
她不知道此刻,女人望着她的侧脸,绽开了幸福的笑脸,女人轻轻的抬起手,似乎想要抚摩她。
女人张了张干燥到出血的嘴唇,轻轻的蠕动了一下。
……
“槿儿,妈妈没钱给你买个蛋糕,就拿鸡蛋代替吧?”
“你听妈妈说,在我和那个畜生打架的时候,不管怎么样都不许来帮妈妈知道吗?不然啊,我家小槿儿是会受伤的。”
“对不起啊,我的女儿,家里饭不多了,所以只能吃这点儿,不然我们接下去的生活可怎么办?”
“我家的槿儿,妈妈对不起你啊!”
“宝贝,你要记得,妈妈永远是爱你的。”
……
“咚——”
那只骨瘦如柴的手终于像一只没有翅膀的蝴蝶般砸落在地上。
清脆般的响声。
在她耳边响起。
仿佛死亡的催符咒。
听到响声的她惊慌的回头,看到的是紧闭着双眸,嘴角却有着一丝笑脸的妈妈。
妈妈?
妈妈……
妈妈,为什么你在笑?
为什么?
在笑……
手中的电话砸落在桌几上,她哭着跑向女人。
地上全是血淋淋的一片。
妈妈的脸如同盛开的玫瑰花般***欲滴,殷红透底。
她***的推开男人,抱起一动不动的女人,她哭着说,“妈妈?”
“妈妈?快睁开眼睛看看小槿啊!”
“妈妈!你不是说最害怕看到小槿哭了吗?妈妈,你看啊,小槿哭了,快来责骂小槿啊……”
“妈妈,你不要小槿了吗?妈妈不要丢下小槿啊……”
“妈妈!妈妈!小槿害怕啊!”
“妈妈,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丢下小槿……”
“睁开眼睛啊,妈妈!求求你睁开眼睛看看小槿啊……”
眼泪疯狂的占据着她苍白的脸,她紧紧抱住浑身是血的女人,紧紧的抱着。
她哭着大喊,撕心裂肺般大喊,“妈妈!妈妈!小槿错了!妈妈!小槿错了是小槿错了,妈妈醒来啊!妈妈,以后小槿会保护你的!妈妈啊!妈妈!”
“妈妈啊!我保证不会再胆小了!妈妈,醒来啊!睁开眼睛啊!”
“妈妈啊,我想听到妈妈对小槿说,我家小槿最可爱了!妈妈,我想听……”
她哭的喘不过气来,悲伤深深的啃噬了那几乎停止心跳的心脏。
“妈妈,小槿不是个好孩子,小槿没有保护妈妈!”
妈妈只是睡着了对不对?
头皮忽然一阵发麻,小小的她轻而易举就被男人扯起头发抬起来。
爸爸?
不对!不对!
他才不是我的爸爸!妈妈说!他是个畜生!
她晃动着双脚,踢向面前的这个男人,头皮疼的她放声大哭。
“畜生,还我妈妈!还我妈妈啊!”她哭着大喊,眼泪直流。
男人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扯到空中,笑嘻嘻的看着她。
脚踩不到地,头皮痛的让她几乎快要晕过去。
她抬起小手胡乱的抓着男人的脸,他满脸的胡渣刺的她手生疼。
她一遍又一遍的撕心裂肺的大喊,眼泪遍布了那张苍白的脸蛋。
最后,男人仿佛不耐烦了般,把她狠狠甩在一旁的桌子上。
左脚被狠狠的砸在桌上,然后跌落下来。
她恨他!她跟妈妈一样恨死他了!
她的全身仿佛散架般疼痛,她小声的呜咽着,像一只受伤了的小兽。
她害怕的想爬向全身血淋淋的妈妈身后。
只要在妈妈身后,就不用害怕了!
妈妈说了,妈妈会保护我的,是吧?
她***的爬向一动不动的妈妈身边,眼泪模糊了她的双眼。
左脚忽然被狠狠踩住,疼的她放声尖叫。
她不敢回头看男人的脸,她是那么的害怕!
她听到皮带的声音,她仿佛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的睁大了惊恐的眼睛。
妈妈!小槿该怎么办!
“啪——”
皮带抽打在她的身上,身体仿佛被刀在硬生生的割弃掉!
她爬不动,僵硬在原地,哭天喊地般的放声大哭着,声音沙哑的像一只乌鸦。
“啪——”
“啪——”
“啪——”
……
“啪——”
“老子让你哭,老子让你叫我畜生!老子不打你,你就不熟悉你亲爹是谁了?妈的!”男人边挥动着手中的皮带,边朝小女孩吐口水。
小女孩哇哇哇的大声哭着,不敢动一下,仿佛身体会因此四分五裂。
不知道打了多久,男人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踩过女孩的左脚走到她身边。
揪起女孩稀少的头发,让她面对自己。
“哦?好一个眼神啊!”男人睁大着眼睛,兴奋的看着小女孩布满
“好好好!我喜欢我喜欢!”男人忽然哈哈哈的大笑,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线。
“啪——”
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女孩的脸上。
小小的她害怕的睁大了眼睛,用尽全力的推开了男人,她拖着完全不能竖立的左脚朝大门外奔去。
刚打开大门,就被男人捉住,他禁锢住女孩瑟瑟发抖的身体,走到女孩前面,挡住了去路。
“啪——”
一巴掌狠狠的再次甩在她红肿的脸上。
她张大了嘴巴放声大哭。
小小的她穿着破旧的衣服,两只瘦弱的手都被男人禁锢住,只有那单薄的双肩在剧烈颤抖着。
“来吧!到爸爸这里来!”
男人疯狂的大笑着,手中的那把小刀闪烁着银色的光线,几乎刺伤了她那小鹿般的双眸。
小刀仿佛发狂了的野兽,张大了血口,一点一点又一点的在靠近她布满惊恐的眼睛。
惊恐的眼睛,张大了的嘴巴,她终于把累积了多年的惧怕用哭声传达出来,那哭声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
撕心裂肺的痛哭!
令人惊恐的哭声几乎响彻云霄!
终于。
“啊啊啊啊——”
她放声的用尽全身力气尖叫着。
……
穿着妈妈今天从垃圾场给她捡来的“新衣服”,她喜悦的咧嘴大笑。
她的脸似乎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
她的嘴角上扬着漂亮的弧度。
她捏住裙角转了一个圈,脸上是比阳光还暖和的笑脸。
面前蹲着一脸慈爱的女人,女人的脸许些苍白,脸上有着虚弱的笑脸,沧桑的眼睛有着欣慰的笑。
她颤抖着手把鸡蛋拿到小女孩的面前。
小女孩接过鸡蛋,露出缺了几颗牙的嘴。
她抱住女人的脖子,笑声如银铃般动听。
“妈妈,今天小槿美吗?”
女人抚摩着小女孩的后脑勺,抽泣的说,“我家的宝贝女儿,是全天下最美的女孩。”
……
意识慢慢消散,黑暗渐渐逼近她,耳边一片嘈杂。
“似乎昏过去了,快送去医院。”
迷迷糊糊听完这一句的她,彻底陷入昏迷中。
在那一刻,她的世界一片漆黑

情深几许共白首精选章节全文阅读

翌日。
“这孩子怎么处理?失去双亲,她的亲戚又不收留她,哎,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母亲死亡,父亲又被执行死刑,才7岁啊,难道要送到孤儿院去吗?”
她醒来的时候,第一句听到的就是警察说的这句话。
孤儿院?
不……
她不去。
后来。
她逃跑了。
……
“我的宝贝女儿,假如有一天我死了的话,诶?傻女儿,你别哭啊,妈妈不是还好好的吗?我是说,假如有一天妈妈死了,你要记得去凉家找凉安之,让他抚养你知道吗?不要害怕,妈妈其实也不知道去他家的路怎么走,但是你要记得,一定要去找他啊!我家的小槿最棒了对不对?所以一定能找到的对不对?”
妈妈……
她哽咽着,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小小的身体,全身上下脏兮兮的。
她睁着布满迷茫的小鹿般的眼睛,望着生疏的街道。
妈妈跟她说,去找凉安之。
那么妈妈,我还能再找到你吗?
妈妈明明说过,不会抛弃小槿的,可是现在呢?
妈妈不见了。
妈妈抛弃小槿了。
凉安之。
她听过凉安之这个名字,她也经常在报纸上看到过他,妈妈读从街上捡来的报纸时,有说到,凉安之每个月都会做慈善机构,妈妈告诉过她。
凉安之是个慈爱的男人。
她每次都会抚摩着报纸上有着凉安之的图片,小小的她,好想让他当自己的爸爸。
果然,她的这个愿望终归是在后来实现了,却让她痛不欲生。
历经了半年的乞讨生活,她终于靠着自己满是水泡的双脚走到了凉氏集团。
怕生的她,第一次问路人凉安之家在哪里,但路人却说不知道,只告诉了她怎么去凉氏集团。
连续问了许多人后,都无人知道凉安之家在哪里,只告诉她去凉氏集团可以找到凉安之。
所以,她一开始的路线就是去凉氏集团。
半年内,饿了的她就去菜市场捡被丢掉的烂苹果或者其他水果吃,有时候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捡到一个完整的苹果。
假如困了,就会睡在马路边或者有草丛的地上,正值盛夏,夏天的蚊子太多,所以天天早上她都会被盯的满身包。
假如身上臭的发霉,她会跑到没人的小溪或者偷偷跑到别人家门外的井里或者用水龙头清洗身子,但有时候被发现会被打,所以身上有时候会出现淤青。
她最喜悦的一次,就是在垃圾桶边捡到了一件只有一点破旧的衣服,她跑去小溪边清洗后,脏兮兮的衣服变的靓丽。
七岁的她有着惊人的意志力,即使很累很累,即使脚上的水泡走的一个一个破了,她也不会停下。
炎炎的烈日高悬当空,红色的光如火箭般射到地面上,地面着了火,反射出油在沸煎时的火焰来。
金色的阳光散落在一个小女孩身上,她穿着破旧的衣服,旧到褪色的不到膝盖的棉质短裤,衣服和短裤都有多处破洞,穿着一个破旧到几乎没底的鞋子。
她的脚乌黑的像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空,全身都脏兮兮的,只有那双小鹿般的眼睛惊奇的倒映着高楼。
她张大了嘴巴,抬起圆圆的脑袋,清亮的眼睛倒影着高高的大楼。
她不知道这高度怎么形容,只知道有几百个自己合在一起高。
小鹿般的眼睛有着兴奋和好奇,她喜悦的笑了起来,脸颊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显得活泼可爱。
“哇——”
她发出赞叹声,她笑了,笑得那么快活,腮帮上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真像一朵绽开的红山茶。
可是,脸上有着幸福笑脸的她,笑着笑着却哭了。
她一边哭一边抽泣,用脏脏的小手胡乱的在脸上擦着眼泪,“妈妈假如看到的话,一定很喜悦!”
她紧张的搓着双手,小鹿般的眼睛怯生生的望进楼内。
烈日炎炎的光线散发强大热气,使她的额头遍布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因为阳光的强烈,她微微眯着眼,深吸了一口气后,便朝大楼走去。
“请出示证件。”站在两旁的保安忽然堵住她的路。
面无表情的保安吓的她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小鹿般的眼睛透露出深深地惧怕,她怯生生的说,“那……那个……我……我想找凉安之……”越到后面,声音越小。
“请出示证件,才能***。”
出乎意料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妈妈告诉她,要去找凉安之。
她忽然指向别处,眼睛因为惊奇而睁的老大,“啊!是凉安之!”
两个保安反射性的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
趁两个保安望过去,她赶紧趁机跑***。
“碰——”
她被保安像拎小鸡一样甩出去。
剧烈的疼痛让眼泪占据眼眶,她***的吸了吸鼻子,也知道自己这样骗人不对。
她走过去90度鞠躬,抽泣的说,“对不起,两位叔叔!”她抬起头来,泪眼汪汪,“但是求求你们让我***吧!”
两个保安依旧面无表情,“不行,就算放你***,在里面你也要出示证件,机器扫描成功后你才能***。”
她仿佛听不懂什么意思,只是一边哭着擦眼泪,一边祈求,“求求你们了,叔叔求求你们。”
两个保安都一致性的摇头。
这时。
“嘀——”
一辆兰博基尼在总公司门口停下,下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撑着一把伞打开后座的车门。
一个大约才七八岁的小男孩从车里走出来。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线,耀得人眼睛发花。
小男孩站在伞下,黑如宝石般的眼睛如同千年寒冰般看向她,他的头发如同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光雪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
身姿英挺,仿若修竹。
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赞叹,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保安急忙把看呆了的她扯到一旁,然后恭敬的弯腰鞠躬,说了一声少爷后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不再看她一眼,踏着步伐,朝里面走去。
她震动的看着快要走入到大楼里的他,紧张的一瘸一拐的忽然跑过去扯住他的手臂,泪眼朦胧,“你能带我去找凉安之吗?”
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小男孩转过身,黑玛瑙的眼睛紧紧的盯住她揪住他手臂的脏兮兮的小手。
女孩仿佛看不懂他的意思,只是恳求的看着他。
穿着西装的男人想扯过她的手,却被小男孩挥手止住。
他拿起她脏兮兮的小手,然后甩开,接过保镖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
淡如星雾般的眸子毫无表情的看着她,“你找我父亲有什么事情?”
父亲?
难道他就是凉安之的儿子?
她的眼睛霎时间绽放出光的靓丽,她笑的咧嘴大笑,缺了几颗牙的嘴,显得有些好笑。
金色的阳光投射到她乌黑的发丝上,形成圆圆的淡淡的摇曳着的光线。
小鹿般的眼睛因为笑脸而变成了一个弯弯的月亮。
她的笑脸如同冬日中的暖阳般暖和耀人。
她放开拉住他衣角的手,把手放在背后,微微歪头,笑脸盛大,笑的眼睛看起来像闭着。
她喜悦的笑出了声,如同银铃般的笑声。
“喂?不会疯了吧?”小男孩从震动中回过神,戳了戳她柔软的脸颊。
小女孩随后像是反应过来,小鹿般的眼睛有着希冀的光线,她小心翼翼的说,“哥哥,能不能带我去找凉安之叔叔?”
“哥哥?”小男孩愣了一下,随后冷下脸来,“不要乱认亲戚啊,谁是你哥哥?还有,我凭什么带你去找我的父亲。”
满眼的期待微微消减,她***了***干燥的嘴唇,然后从自己破旧的斜挎包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和硬邦邦的半个馒头,最后掏出一个有一边烂了的苹果。
她委屈的看了眼手中的这三样东西,泪水湿润了眼眶,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她闭上眼把手中的东西递到男孩面前。
“喏,都给你啦!这可是我的家产啊!全都给你啦,那……那你可不可以带我去找凉安之叔叔了?”
在场的人都停住。
黑玛瑙般的黑瞳布满震动,小男孩直直的愣在原地,老半天才回过神来。
“什……什么啊?”
他忽然反应过来,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似乎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他憋住笑,接过棒棒糖,“我只要这个,其他的都还给你。”
她愣了一会儿,随后喜悦的笑了起来,把硬邦邦的馒头,和一半烂的苹果小心翼翼的放在破旧的斜挎包里,又布满期待的看着他,“那……那是不是代表你答应啦?”
男孩点了点头,笑意在眸中扩散,“不过……”他顿了一下,“你以后要听令于我。”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 情深几许共白首凉安夏槿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