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愿你一世无忧萧惊澜凤无忧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愿你一世无忧萧惊澜凤无忧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5-16

小编为大家预备了愿你一世无忧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抓紧时间欣赏小说出色内容吧。她被人一掌震碎心脉,然后还被抛尸江里。可她命不该绝,或者仇怨未报,阎王爷不收,凤无忧复活了,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份冷厉,而且身手不凡。“知道真相有很多种方法,但暗算我的下场只有一个:死!”无忧微微一笑,甜美又无辜。

愿你一世无忧热门章节小说全文阅读

凤无忧早上醒来的时候很累,她似乎做了一夜的梦,但具体梦了些什么却又想不起来,能记得的,只有火红的一片。
到了平时起床的点钟,她差点起不来,好在她自制力够强,还是去做了锻炼,又打了几套拳。
经过这些时日的锻炼,她发现自己的武力值渐渐稳固,而且还有所提升,至少提升了一成。
察觉到这一点,总算让她的心情好一些。
白天她没有什么事,就在小院里看看书,写写字,平平静静地过了一上午。
到了下午,则被纪卿拉着开始沐浴,换装,挽发。
傍晚的城墙献酒不是个小仪式,虽然她只是在后面做陪衬,可也必须穿正装才行。
凤无忧本来觉得古代的衣服也没有什么难的,但见到正装才知道,她实在是太天真了。
这衣服的复杂程度,根本不是一个古装小白能搞得定的,多亏了有纪卿,她才终于把衣服穿好。
纪卿又把她按在凳子上梳妆,等到一切收拾完毕,纪卿站远了一瞧,顿时停住。
他早就知道凤无忧长的好看,可是,竟会好看到这种程度吗?
肌肤白皙,容颜精致,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朱,明莹美目微一流转,里面的光华能让人直接醉了。
她的正装是一件粉橘渐变的八幅金线刺绣裙,胸部略下的位置系着一条同色系的飘带,整个人既灵动又不失庄重,宛如画中仙。
纪卿见惯了凤无忧平时利索的模样,哪怕此时的样子是他亲手装扮出来的,都有些不敢认。
“小姐,你这样子出去,会把看到你的人都迷死的。”纪卿愣愣地道。
凤无忧完全没有这个自觉,她只觉得这一身好麻烦,干什么都不方便。
好不轻易收拾完,时辰也差不多,就收拾了一下出门,坐上前往城墙的马车。
当凤无忧出现在城墙的时候,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原因无他,只因为今日的凤无忧,实在是太美了。
慕容乾身为太子,是今天仪式的负责人,看到凤无忧,他在一瞬的震动之后快步走过来。
“凤无忧,孤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答应嫁给孤,还来得及。”他紧紧盯着凤无忧。
这个女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此惊人的美貌,为何他以前从未发现?
凤无忧小脸皱了皱,慕容乾这是在威胁她吗?可知她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受别人威胁。
而且慕容乾是不是也太没教训了些?脸上的青紫还没有好,就又来招惹她。
“太子殿下龙姿凤彰,臣女高攀不上。”她说的十分恭维,只可惜淡漠的眼神说明她根本没把慕容乾放在心上。
“凤无忧,你一定会后悔。”慕容乾被凤无忧轻视得彻底,就算再喜欢凤无忧的美貌,也不可能赖在这里,甩袖大步离开。
凤无忧则在执礼太监的带领下,去自己应该站的位置。
萧惊澜今天没有来,这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自从六年前受伤之后,他就几乎没有在人前露过面。
再加上二人已经将话说到那个地步,他更不可能来见凤无忧。
凤无忧松了一口气,可同时,心底又莫名失落。
也许,是因为今日一走,就再不会见到他了吧。
萧惊澜身份珍贵,连带着凤无忧的位置也十分醒目。因为萧惊澜的地位仅次于皇帝,所以凤无忧被安排在紧靠皇后的地方,甚至比慕容月还要靠近。
当全部人都预备好,在司礼太监的一声唱诺之下,有序地走上城墙。
城下聚集了足足数万京城百姓在观礼,而在人群之中,一个身材高大,五官如鹰般深刻的男子格外引人注重。
他身上带着一种张扬至极的霸道气场,让四周的人都下意识离他远远的。
而此时,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城墙上的凤无忧。
“王子,她站在皇后身边,看来她真的是西秦公主慕容月。”拓跋烈的侍卫小声说道。
他们前几日拿着拓印在公主府的四周问了好些人,确认那块令牌就是公主府的。
拓跋烈咧开一抹看到猎物的笑脸,露出森森白牙。
没想到西秦还有这样的女子,他还以为都是乏味无能的娇小姐。
她的身份也让他很满足,若是娶了她,对他和拓跋勒的争斗一定很有益处。
“慕容月,本王子抓到你了!”拓跋烈注视着凤无忧的身形,势在必得。
花朝节有些类似现代的狂欢节,百姓都等着接下来的游玩饮宴,所以皇帝虽有训话,但也不会太久,因此很快就进行完。
当皇帝一声令下,漫天烟花升起,底下顿时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等皇帝离开之后,凤无忧快步走下城墙,一路往西城门而去。
在这样狂欢的夜里,是没有人会注重到几个不起眼的人悄无声息地离开安陵城的。
当然,在离开之前,她会先在城西的宅子里把这身衣服换掉,否则的话未免太扎眼。
凤无忧带着纪卿,先在大路上兜了几个圈子,然后转入了一条小巷。
走了没几步,忽然她眉心紧蹙,道:“出来。”
纪卿一头撞在了凤无忧的背上,闻言马上抬起头,紧张的看着前方。
原本空无一人的小巷响起邪肆的声音:“不愧是本王子看上的女人,警觉性不错。”
前方光影一闪,出现七八个人,虽然穿着西秦的服饰,却掩不住草原人天生特有的高大。
凤无忧绷着小脸,她刚才其实并没有看到人,只是多年练习形成的条件反射让她直觉那里有人。
看清为首的男子,她的神色更为凝重。
竟然是那天在城外探路时碰到的北凉人,似乎还是个王子。
她明明没有留下任何和身份有关的东西,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他的武功远高于自己,又有这么多人,假如硬来根本没有半点机会。
“对本王子找到你很希奇么?”拓跋烈看到凤无忧一闪而过的困惑,心情大好,举起手中的一样东西,道:“你的东西落在本王子这里,本王子特意前来归还,难道不打算说一声感谢吗,月公主?”
后面三个字被拓跋烈重重吐出,凤无忧的眼角却是轻轻一跳。
原来,是认错人了,难怪她那天回来找不到令牌,竟然是被他拾走。
她强忍住心头的笑意,背着手狠狠掐了一把纪卿,警告他不许露馅。
纪卿知道自己没有凤无忧这份天塌下来不变色的本事,把头埋得低低的,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你想做什么?”凤无忧做出一副假装很强硬的姿态:“我身份珍贵,你别乱来!”
听到凤无忧这么说,拓跋烈更肯定自己的猜测。这个女子必然是慕容月无疑。
想不到自己来一趟西秦,还有这么大的意外收获。
他咧嘴一笑,道:“月公主连定情信物都给本王子了,还问本王子要做什么?”
这人,真无耻!
凤无忧暗骂了一句,这令牌明明就是他拾去的,害她还让纪大掌柜加急重做了一个,现在竟然变成自己给他的了。
不过她面上不露分毫,只是道:“你这样算什么?就算你真的喜欢我,也要先去提亲才行!还是你以为我是随随便便的女子?”
樱唇轻轻抿着,明眸微瞪,再加上一身粉嫩色系的衣裙,活脱脱一个羞怒的小女儿家。
拓跋烈眸光顿时一亮,那夜没看清楚她长什么样,没想到竟是个活色生香的美人。
他畅快笑道:“好,你就等着本王子去提亲!”
“那你先把令牌还我。”凤无忧道,伸出了小手。
拓跋烈在她细嫩的手上看了一眼,想起就是这只小手扔出了含着辣椒面的烟雾弹,从他手下逃脱。
这丫头绝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么听话,他眸光一闪道:“这怎么行?令牌还给你,本王子拿什么去提亲?”
似是因为被他戳破了自己的目的,凤无忧用力跺了跺脚,嘟着小嘴道:“我今天还要和丫鬟去玩,不想理你,你让开!”
这模样越发让拓跋烈觉得眼前的女子可爱无比,一言不合就使小性子的作风,也完全符合她公主的身份。
原本只是想把这个女人娶回去就算了,现在却起了几分怜惜之心,不忍心惹恼了她。
拓跋烈往旁边一让,道:“月公主今夜只管玩的喜悦,本王子一定很快就去找你。”
凤无忧狠狠瞪了他一眼,拉着纪卿快速从几人中间穿过。
直到走出三条街,纪卿才猛地笑出声。
他家小姐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敢相信那娇滴滴的小姑娘是凤无忧。
那个男人现在一定对凤无忧是慕容月深信不疑,纪卿只要想到他去向慕容月提亲的场景,就笑的合不上嘴。
也不知慕容月看到这上门驸马,会是什么表情。
笑的太厉害,连凤无忧捏他脸都没想起来要抗议。
凤无忧想了想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慕容月对她的欺辱不比慕容乾和凤馨染少,可却一直没什么机会给她一个教训。
那个北凉男人主动送上门来,正好。
凤无忧和纪卿离开之后,拓跋烈却并没有走,反而转身,看向了巷子的更深处。
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身影,静静坐在轮椅上,恶鬼的面具看不出丝毫表情。

愿你一世无忧全本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秦王也对慕容月感爱好?”拓跋烈玩味地扬起唇,饶有爱好地看着萧惊澜。
若萧惊澜真对慕容月感爱好,只怕皇帝会双手把慕容月打包送上,用一个女儿换二十万精锐军队和朝政安宁,就算是个傻子都会愿意。
但要真是那样,拓跋烈可就不愿意了。不说那是他看上的女人,萧惊澜本身就是北凉的大敌,凡是能让萧惊澜好过的事情,他就都不愿意。
想着,拓跋烈忽然拔身而起,一掌劈向萧惊澜。
“都说秦王北凉一战腿残毁容,本王子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拓跋烈招式大开大阖,速度也惊人,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萧惊澜的面前。
萧惊澜也没见怎么动作,轮椅却向后滑开三尺,正好避开。
“堂堂北凉三王子偷偷摸摸出现在西秦,莫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本王子不是见到秦王了吗?莫非秦王不是人?”拓跋烈说着,再次向萧惊澜攻去。
萧惊澜这次连退都未退,就在拓跋烈要攻到他的胸口时,两侧黑影一闪,数个云卫同时出现在萧惊澜身前,拓跋烈和其中两人重重对了一掌,却根本没有再进攻的意思,反而身子借势后飘,大笑道:“本王子还有事,今天就不陪你们玩了!”
身形连点几下,飞快消失在漫天烟火中,而他带来的下属,则早在拓跋烈攻过去的时候就已退走,显然早有默契。
云七追了几步没有追上,再次回到萧惊澜面前。
“盯着他,不许他靠近凤无忧。”萧惊澜道。
虽然一时没有追上,可京城是他的地盘,想要看住一个人还是很轻易的,只要拓跋烈在凤无忧身周露面,就一定会被察觉。
拓跋烈能在北凉那般恶劣的环境下挣出一席之地,定然不是个傻子,假如不出意外,今夜他不会再有动作。
解决了一个麻烦,萧惊澜轻轻捏了捏膝盖。
他的腿今日不太舒适,也不知,是不是又要发作。
凤无忧虽然把缓解的法子和药物留了下来,可假如不是她,似乎……就没有用。
“王爷,拓跋烈似乎把凤大小姐误认成月公主了。”燕霖低声道,语气里多少有些服气,也不知道凤无忧是怎么做到的。
“唔。”萧惊澜随意应了一声,他不聋,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
“不必管。”他淡声道:“北凉王子看上西秦公主,有利两国邦交。”
萧惊澜说着,自己划动轮椅往外面走去,燕霖缓过神连忙追上,可是心里却在吐槽:
王爷分明是巴不得拓跋烈认错,这样就没人和他争凤大小姐了,亏王爷还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王爷果然是王爷。
当他握住萧惊澜的轮椅之后,萧惊澜忽然问道:“太子那里可有动静?”
慕容乾绝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凤无忧几次得罪慕容乾,慕容乾定然怀恨在心。
燕霖马上正色道:“没有。太子一直在皇帝身边,太子府的大小奴才和太子手下的几个将领,也都表现正常,没有任何异动。”
萧惊澜微微沉默,难道慕容乾真的不打算找凤无忧的麻烦?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可以燕霖的能力,绝不会连这么点小事都弄错。
“继续盯着,有任何异动,都必须马上禀报本王,无论本王在做什么。”
慕容乾此时的确什么都没有做,就老老实实地陪在皇帝身边,可人虽在此,心却早已飞到了别的地方。
现在这个时辰,林飞轩他们也差不多该动手了,他们会放一朵大大的烟花,这朵烟花,一定是今夜城中最灿烂的。
目光望向城西,为了保密,他特意没有动用自己的人。林飞轩,沈破军,李向荣,这三人都是京中勋贵子弟,平日顶多算是相交甚好,绝不会有人想到,这三人会替自己去办这件事情。
城西,福平轩。
与今夜城中处处热闹的景象相比,这里显得太冷清了些。
黑漆的大门紧闭,仿佛半点也没有被节日的气氛感染到。
“就是这里?”林飞轩勒住马匹,得到手下肯定的回答之后,用力一挥手,冷声道:“宅中窝藏朝廷要犯,本官命你们立即捉拿,如遇反抗,格杀勿论!”
“是!”
前来的大理寺衙役们分工有序,一半人将整个宅院包围,另一半人撞开大门冲了进去。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怎可擅闯民宅!”纪家的一个伙计大声喝问,然而迎接他的,却是劈面一刀。
“犯人负隅顽抗,杀。”沈破军收回带血的刀,阴森厉喝。
这一刀,就像是开了某个闸门,激起了全部人的凶性。
此时那些跟着来的衙役们也明白了,哪里有什么嫌犯,不过是这家的主人不知怎么得罪了他们的主子,所以专程泄愤来了。
既是如此,也就不必有什么顾忌,衙役们凶神恶煞地冲进一个个房间,毫不客气地残杀里面的人。
“好玩!好玩!”李向荣抚掌大笑,忽然看到一个姑娘,马上道:“那个女人留给我!”
不等林飞轩和沈破军回答,直接冲上前,抓着那个姑娘进了房间。
一阵撕心裂地哭叫从房间中传来,那姑娘的父亲是纪家的一个管事,听到女儿的哭声目眦俱裂,疯狂际冲上去推开守在门前的两个人,但就当他要推门而入的时候,身后一支利箭射来,狠狠贯穿他的身体。
他仆倒在门前的台阶上,临死,还死死瞪着眼前那扇再也推不开的门。而在他的身后,沈破军毫不在意地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一墙之隔,墙外是盛世太平,而墙内,却是修罗地狱。
凤无忧因为被拓跋烈耽搁,比预定时间晚一些才到西城,远远的,就看到一道火光冲天。
心头蓦得涌上非常不好的预感,眼前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出现出昨天夜里做的那个梦。
其实她什么也不记得,只记得一片红,就和此时眼前的大火一样的红。
“我们快一点!”
慌乱侵袭着凤无忧的心,她带着纪卿闷头朝那个方向赶,同时心里也祈祷着:不要是福平居,千万不要是福平居。
然而,当她终于到了近前,亲眼看着福平居三个大字匾额在大火中哐地一声砸在地上,她一直揪着的才心狠狠一缩,像是被上百公里时速的火车重重撞了一下,闷痛的她连呼吸都困难。
“啊……”身后的纪卿猛然发出一声尖锐到几乎刺耳的叫声,拔腿往里面跑。
“爹,爹……”
凤无忧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纪卿。
“放开,你放开我!”纪卿拳打脚踢,都落在了凤无忧的身上。
为什么,他们明明就要离开了,这么多年的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为什么会这样啊?
“纪卿,火太大了,来不及了。”凤无忧紧紧地抱着他,明知这话有多伤人,却不能不说。
那样的火势,整个宅子都在燃烧,无论谁进去,都只有死。
“谁说来不及!你去都没有去,谁说来不及!”纪卿怒吼着:“我爹还在里面,纪家那么多人都在里面,快去救他们呀!”
纪青拼命地挣扎着,可凤无忧只是死死地抱着他,任凭他的拳脚打在自己身上。
终于,纪卿恢复了一点理智,知道凤无忧说的是对的,身子无力地瘫软下来,抱着她号啕大哭。
火势太大,连救火都来不及,福平居又是独栋,不必担心烧到别的地方,被大火吸引来的人们聚在四周,窃窃私语。
“听说是大理寺办案,这宅子里窝藏了凶徒。”
“何止是窝藏,一宅子都是土匪,见逃不了就自己放火烧了宅子。”
“这也太狠了,就不怕连累四周的人吗吗?简直是死有余辜。”
凤无忧听着这些声音,却又似乎什么都没闻声,只是死死盯着被大火熊熊燃烧的福平居。
烈火将她浑身上下烤得燥热,然而血液却是冰凉。
她错了。
她以为,以她的能力可以带着纪家人远离京城,过上平静安闲的日子。
什么皇权,什么势力,不过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所以她毫不在意地和慕容乾正面对峙,和这个庞大帝国的权势对峙。
可是她错了,错的离谱。
在这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时代,无论她的身手有多厉害,无论她有多么机变百出,在那些手握权力的人眼中,都不过是抬抬脚就能辗死的蝼蚁。
他们想杀就杀,想烧就烧,甚至杀完了烧完了,还能把脏水泼在他们的头上。
西秦如此,其他的国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只要她没有手握权力,没有真正的强大起来,或早或晚,就永远都会有这一天。
人群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有人惊声呼叫:“秦王殿下!”
闻言,凤无忧转头,一眼看到不远处那抹坚韧的身影。
一瞬间,她的眼眶竟然酸了一下,萧惊澜几乎从来不在人前露面,可是为了她,却几次三番破例。
这一次,更是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到达。
萧惊澜额头上都是冷汗,他从小巷离开不久伤势就忽然发作,可听到福平居大火的消息,他还是不管不顾的马上赶来。
但现在……还是迟了吗?
他静静地看着凤无忧,看到她橘色的衣裙在火焰的背景下被燃的通红,仿佛也烧了起来。
那一刻,分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萧惊澜心头忽然一痛,这感觉,他懂。
就像六年前,他忽然在战场上丧失父兄之时,瞬间被迫成长。
就是因为知道有多痛苦,所以他不想让眼前的女子尝到。
可……他没有做到。
当萧惊澜思绪再次回拢的时候,就看到凤无忧向着自己走来。
那种步伐,姿态,气势,都让萧惊澜心底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预感。
“燕霖,去预备聘礼。”萧惊澜忽然道,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凤无忧,口中的话一字一顿:“天底下,最好的聘礼。”
燕霖吃了一惊,凤无忧不是根本不愿意嫁给王爷吗?王爷要聘礼做什么?
猜疑间,凤无忧已走到了萧惊澜的面前。
“若我说,我愿意嫁,你可愿意娶我?”四周的人群那么喧嚣,却掩不过凤无忧淡淡的两句话。
闻言,燕霖的眸子猛然张大。凤无忧真的愿意嫁了?王爷是怎么知道的?
这两人,竟如此有默契?
萧惊澜没有说话,凤无忧也只是凝望着他。
这个京城,她走不了,也不会走。在纪家的血被洗清之前,她哪里都不去。
萧惊澜目光仔仔细细在凤无忧脸上描绘,眼底闪过疼惜。
没有人知道,这句话他等了多久。
这几日日日夜夜,他都在等着这句愿意。
但若是可以,他绝不愿她在今日这样的场合说出来。
薄唇轻启,只吐出一个字:“好。”

到这里小编为大家预备的愿你一世无忧萧惊澜凤无忧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就结束了,想看的就继续关注吧!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