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只望她一声朱诺菲恩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我只望她一声朱诺菲恩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4-15

独家新书《我只望她一声》是来自作者七穹烬最新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朱诺菲恩,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编为大家带来我只望她一声(朱诺菲恩)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凛冬一场新雪过后,每一口呼吸都像是凝冻着冷冽冰屑。只有长街尽头的地下酒吧,倏倏往外冒着蒸热的雾汽。四面是铺天盖地的欢呼声,掀震耳膜隐隐作痛,宣示着一场格斗比赛的终结。

我只望她一声章节全文阅读

翌日清晨,法学院第一场讲座结束后,朱诺随着人流离开礼堂。
隆冬初雪已然断断续续下了整夜,校区已然完全浸润进潮寒的湿雾中,远处水泥建筑轮廓迷濛,色彩黯淡如同铅铸。唯独中心一棵冷杉黝***强韧,在视野里构画出清楚的肌骨线条,躯干强韧硬直,***风冒雪向上抽拔着树尖。
树冠近乎高耸入云,针叶边缘常年结冻着缀冰。
两道通贯校区的横纵窄路汇集于此,砖石匀质铺陈在脚底,朱诺行至树下停步,头***发隙间蓦然微微一凉。
她下意识抬手,***到一粒冰屑。
“压在校区中心点上的冷杉树由第一代菲尼克斯***手栽种,距今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
不久前的讲座上,学生代表这样介绍道。
菲尼克斯,世代居留凤凰城的古老家族,作为大学的共同创办者,占据了三十分钟冗长讲座里将近一半的内容。这一代菲尼克斯夫妇依旧作为卓异的企业家、慈善家活泼在凤凰城,两人育有一双子女,分别就任兄弟会、姐妹会的领袖。
最终朱诺能辗转来到这里,也多亏了“菲尼克斯社会再教育”项目。究竟她曾被迫高中肄业,在纽约参加地下赛车活动时意外遭到逮捕,档案里还封存着危害公共安全的前科记录。
朱诺垂眼望向自己的手。手指修长僵白,右手食指下方与手背凹陷的浅窝之间,刺着一块晕青纹身。图案仅由几个字母组成,她嘴唇不着痕迹地翕动,拼读出一个名字——
“艾薇。”
自从艾薇死后,这双手曾有半年没再握过方向盘。当面临的指控得到撤销,她便一路借助顺风车从纽约来到了凤凰城,又搭乘电车参加社会再教育项目的面试,直到追债公司千方百计找上门来,她才终于重新坐进了驾驶室。
几人在路边围聚着抽烟。朱诺轻轻低头,吻了吻指节上的那块纹身。
回到宿舍,朱诺从门口的信箱里取出几封信,随手将房门扣拢在身后。
室内只有窗外投射进来的薄淡光线,视野遍布着喑哑噪点。她也没开灯,扶着右侧单人床慢慢坐下。地毯不算厚实,却温蓄着热气,绵软的人造毛几乎覆过了脚面。
不同于对面装饰得鲜艳花哨的粉红色床铺,她这一侧只有一床素色被枕,一个样式简单的大容量背包,几件换洗衣服,和两双慢跑鞋。
来到凤凰城数月,除去必要的生活用品外,她只添置了一件外套。参加地下赛车活动赚得的奖金一部分用以偿还债务,另一部分定期寄给艾薇的父***唐纳德。
她拿过不久前取来的几封信件,逐一翻看着。有两封盖有“罗森监狱”的印章,收件人处印着她室友林赛的名字。
林赛尤其不喜欢别人碰动她的信件,甚至用一个小保险箱专门存放。朱诺想了想,起身把那两封重新投回了信箱。
剩下的是一个小号牛皮纸袋,从纽约警署寄来。朱诺拆开封口,不出意料地找到了她上个礼拜寄给艾薇父***的支票。纸面上,金额一栏被红色记号笔涂抹掩盖,签名处写着一串字母——“下地狱吧,凶手”。
字迹坚硬,力透纸背。
这样的回复她已经收到了不下十次,因而也不再有什么非凡的感觉。她将皱烂作废的支票放进抽屉,换了身衣服去参加派对。
论文死线、考试、派对、姐妹会,她曾一度以为自己今生都不会和这些名词有哪些交集。
艾薇将她拖出了泥潭,然后孤勇地踏入***渊。
朱诺知道,自己应当以她最想看到的方式活下去。
朱诺从没参加过大学的周六派对,也对社交活动缺乏必要的爱好,充其量只是偶然在刘易斯的酒吧里无关痛痒地小酌一杯。进入兄弟会的独立房产之前,她被林赛以毋庸置疑的力道一把拉出了队列。
“你怎么穿了白色?”林赛眉心横斜着两道细纹,看上去颇为不快。她一身惹人注目的翠绿妆扮,颈间淡白肌肤上绕有几圈冷金圆环。
朱诺识趣地不加言语,沉默摊手等待着她的下文。
“你得从交通灯的三种颜色里选一种。”林赛解释说,“红色代表‘已经有主’或者‘保持单身’,黄.色代表‘接受一夜情’,绿色代表……”
她意味***长地歇了口气,“‘全面绿灯’,意思是想干什么都可以。”
尽管林赛竭力向她推荐选择一条鹅黄连身裙,朱诺仍然谨慎地换上了一件红色T恤。
——她想融入这些精力旺盛的女孩,可以为了加入姐妹会而接下“***掉某人腹肌”的荒唐挑战,但这并不代表她会乐于参与这些年轻人的一夜情小说大全。
“那就是菲恩。”
林赛将她带进门后随口说,“假如五分钟以后你发现自己没法搞定他,那就去找橄榄球队的乔治吧——你会得到一个新的挑战。”
朱诺顺延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隔过醺然的酒汽和浮迷的乐声,她看见了菲恩,进而微微一怔。
就在昨夜的酒吧里,她见过这个人。
他侧脸的轮廓依旧修整挺拓,身穿纯***衬衫倚坐于客厅角落的单人沙发上,在充塞着鲜艳色彩的环境里显得尤为格格不入。有人远远走来打了声招呼,还试图把手搭上他的肩头,然而立即被不着痕迹地侧身避开。
他薄削的嘴角上翘着,笑意到颊骨处就已经戛然而止,淡灰色眼珠同时兼具着冷润和燎灼,仿佛盛着一泓凉火。
他淡瞥了一眼对方。
那人识趣地离开后,菲恩的嘴唇翕合了两下,好似无声地嘟囔了一句什么。
朱诺发誓那个口型是:“真难听。”
他指的是什么?
无暇顾及更多,她走上前。
菲恩转过眼来,恰巧碰上她的视线。
他认出了她。
尽管他的面容依旧缺乏真正意义上的表情,目光也终究安定平静,然而朱诺依旧没来由地相信,他认出了她。
他们彼此视线***,似乎一致达成了某种无声的默契,没有人试图开口拆穿对方那份看上去颇为难以启齿的“兼职”。
在刘易斯的酒吧里,她是地下车手,他是格斗选手。而在兄弟会的别墅里,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面。
“嗨。”朱诺稳了稳心神,试探***地起了声,“菲尼克斯,对吗?如你所见,我得到了个麻烦的任务。”
她觉得,斟酌酝酿了半天措辞才复又开口,“要是你能先让我把一杯酒倒在你的……肚皮上,然后喝掉——那就再好不过了。”
菲恩不偏不倚地直望着她,目光呈现出一种无机质漆灰金属的颜色,不带分毫情绪和内容。
他只略微抿起了唇角,随后再没给出什么其他反应,像是彻底忽视了她的请求。
假如你搞不定菲恩,就去找乔治吧。
林赛的叮嘱在耳边嗡响起来,朱诺长出一口气,只好转而问道,“你知道谁是乔治么?”
她本来没指望回音,可这回却意外闻声菲恩出了声。他嗓音低沉,还带有种海盐磨砺礁石的干燥沙哑。
“嗯,我知道。”
菲恩向右前方伸出手臂,继而桌台上粉红色半透明的酒杯被他握***,“找他有什么事?”
他说着,指节分外灵活,次第剥开了衬衫上十余粒纽扣。
尔后朱诺得以见到了他的腹肌——非常饱满坚固,也不过分夸张,光是看着就不难想象他蜜色肌肤柔韧的触感和烧烫的热度。
她觉得自己又要犯烟瘾了。
“……没事儿了。”她下意识地改口说。
低敛的眼睫动了动,他发出一声轻细含混的呢喃,像是在自言自语:
“水***味儿的。”
朱诺:
“……什么?”
“你的声音。”
一瞬间的迟疑过后,菲恩低声说,“……是水***味儿的。”
下一秒,潘趣酒醺甜的香气冲进鼻端。

我只望她一声章节完整阅读

仰面躺倒在床上,朱诺用手背掩住肿胀的眼球。窗外光线冷白熹微,裹着彭彭作响的晨风。风被玻璃窗隔绝在外,光却从虚掩着的帘布两侧钻入,细屑一样扬洒下坠,如同尘土落进指甲缝隙里,有些细腻的痒热。
察觉到门页一开一合,她的肩胛左右蹭了蹭,也不试图起身,只有嘴唇懒洋洋动了两下:
“有你的信。”
对面很快传来室友林赛警觉的声音:“你没偷看吧?”
朱诺心不在焉,翻身答:
“没有。没什么爱好。”
信箱被砰然合拢,然后是林赛高跟鞋尖锐的响声。
“你的挑战完成得怎么样?”衣料摩擦的窸窣声中,朱诺闻声她问,“我是说,你找到乔治了吗?”
朱诺眨眨眼,总算背抵着墙面撑坐起来。
“乔治?我为什么要找他?”
一手***到枕下的手机,她抬起头,恰巧看见林赛背对着自己,将信封塞进衣橱***处的小保险箱。
“噢,因为你不可能真的***到菲恩的……”
林赛关上柜门,一面解下长裙的抽带,一面不以为意地说。
话到半途,手指一顿,她蓦地转脸看向朱诺,“等一下,你成功了?”
“成功了。”
朱诺翻开手机相册,调出最近一张照片,“他还问我要不要拍张照给你们看。”
手机屏幕上,一条皲裂的细纹下方,是菲恩被潘趣酒浸湿的衬衫,和她神情自若、嘴角微抿的脸。
她颊骨瘦削,眼窝下方横斜两道忧郁而细浅的泪沟,不动声色地望着镜头,脸侧是一排金属纽扣,被解到了胸骨以下。衬衫因而大敞着,露出的躯体近乎鲜净赤.裸,白皙有如岩冰。
照片拍摄前的五分钟,他维持着侧身半躺的***,任由她沾着甜酒的指腹摩挲着贲鼓腹肌,路过***凹的人鱼线与***绷的窄腰,潮润唇沿随即一路往上搔拂,最终逗留在小腹中心。
那块被她***吻的肌肤不由自主地痉挛硬张,触感像是含住了他突起的喉结。
后来,她匆匆忙忙想要立即离开,却被他低低叫了声名字。
“朱诺。”那时他哑声问,眼神格外灰亮,“你说这是姐妹会的入会挑战——要拍张照片给她们看么?”
将照片亮给对面的林赛前,朱诺漫不经心地低头瞥了一眼。
一瞬间间她猛然察觉,就在照片最外侧,他另一只手悬在离自己面容半寸以外的空中,终究没有接近触碰。而她的***色长发随着弯腰的动作垂散,末梢翻卷着落进了他的手心。
“这不可能。”林赛一把抢过手机,盯着照片迅速皱起眉,漆***眼睫抖了抖,又将手机隔空扔回来,“我可是他的啦啦队员,还从来没见过他的腹肌。”
朱诺把手机再度塞进枕下,闻言短暂地偏了偏头。
等了片刻却没能收到预期的回应,林赛***扯下裙摆踩到脚底,套上一件宽松的长袖衫,同时翻了翻眼珠:
“噢,我早就该了解,你从来没什么好奇心。”
朱诺懒散弓着的脊背忽而一僵。
当初她曾接过一些游走在法律边缘、不太干净的工作,“缺乏好奇心”正是她的立身根本之一。
除了毒.品、武器和人,对于需要输送的货物她从不试图刺探机密。无论价值轻重,她总能准时送达,不出分毫差错。
甚至在艾薇劝说她来到纽约以后,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仍然存在。
倘若艾薇离开的那天,她能开口问上一句……
恍惚只留存了一瞬,朱诺很快便回过神来。
“‘他的啦啦队队员’是什么意思?”她整理了一下表情,难得出言问道。
她的配合让林赛十分满足,清了清喉咙回过身:
“你知道,每一个啦啦队成员都与一个橄榄球队员相互配对,专门负责帮对方装饰衣柜、陪同比赛,有的时候还可以出去约会。去年那场大学联赛,就是我陪着菲恩一起去了纽约。”
话音一停,林赛眉毛略微耸动,坐在床头打量着她,“怎么,你对他感爱好?——每一个姐妹会成员都有机会成为啦啦队队员,只要你完成了你的挑战。”
“我没有什么爱好。”
说完,朱诺顿了顿,想起了什么。
她很不习惯于问问题,踌躇半晌才说:
“你知道他的说话方式是怎么回事儿吗?他说我的声音像颗水***。”
“谁知道呢,他只在兄弟会的派对上露面,不参加舞会,也很少去上课。有个传言说他很不喜欢别人碰他,反正我没敢尝试过。”
林赛拧开台灯,抬手卸下沉甸甸的耳环吊坠,“你真走运。”
她的语气分外夸张,朱诺轻轻笑了一下,随口说:
“我真走运。”
照片里,他似欲碰触她脸颊的那只手,不知为何飘进脑海。
窗外天色愈发白透,风却渐渐止息。树冠枝节擦蹭的声音忽远忽近,慢慢微弱下来,朱诺闭上眼,又闻声林赛继续说:
“真是个怪胎……就算长得帅,可还是个怪胎。凤凰城大学之所以还没开除他,或许只是因为他是菲尼克斯家的小私生子,每年还能在橄榄球比赛上为大学创收。”
菲尼克斯——
朱诺顷刻便想到校区中心点上那棵盘根错节的冷杉树,和冷杉所象征的那个古老而光鲜的家族。
“既然你已经完成了挑战——别忘了明晚的入会仪式。”林赛叮嘱道,挂在耳环架上的吊坠玎玲发响。她趿拉着拖鞋钻进盥洗室,不久后传出喧哗水声。
“欢迎加入姐妹会。”林赛关掉花洒,从浴室探出头来,带着笑补加了一句,“欢迎来到凤凰城大学。”
朱诺对她点点头。
前所未有的、完整从容的生活近在眼前,而她终究没能***着,盯着电子钟跳到五点。
时针擦过数字5的那一刻,菲恩收回视线。
他还穿着派对上那件浸满潘趣酒的薄衬衫。指尖隔着衣袋内侧轻薄的布料,感受到几近风干的斑痕,依然黏腻而***昵地***贴皮肤。
他再一次尝试闭上眼,满目渺茫的雾白取代了******,朱诺的脸在其中时隐时现。
数小时之前,他几乎就要探及感受她脸庞的神采,但又最终踟蹰地收回了手。
她的头发很***,比一般人要脆硬一些,轻拂过他掌心的皮肤,那滋味并不惹人生厌。
她肌肤泛起的小麦色光泽那样悦耳动听,声音也好似一颗水***,外形丰腴,滋味甜润。
从前夜在刘易斯的酒吧偶遇开始,他就总是忍不住想起她。
不论是橄榄球队的乔治、啦啦队的林赛、还是他的兄弟姐妹,他们的声音或是枯涩生硬,尝起来就像失去了全部水分的干瘪牛油果,或是过分滑软,只会让他一直香腻到舌根。
而朱诺的声音不温不火,恰如其分。
过分很轻易,恰好却很难。
他睁开眼,走下床。关掉厨房里摇颤嗡响的咖啡机,抓了一件薄毛衣披上肩头,来到隔壁公寓前,伸手按响门铃。
等了很久,房门才被从内打开,探出一张年轻男人的脸。
“什么事?”
对方揉着眼睛咕哝,“佩妮还在***觉。”
“布莱登。”
菲恩犹豫了一下,谨慎开口,“我遇见一个女孩。”
隔了一会儿,他低声继续道,“我让她……***了我。”
“你让她……什么?”
对方蓦然一怔,然后沉默着侧开身,为他让出一条通路。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
坐在布莱登家客厅的矮脚凳上,菲恩特地错开了本就游移不定的目光,想要借此掩饰***张,“我没法拒绝。她的声音是粉红色的,水***味儿。
“我不喜欢水***,也不喜欢粉红色……但这些字眼放在她身上,我感觉……刚刚好,很***。
“她叫朱诺——或许是这样。我闻声别人这么叫她。
“我该怎么做,才能待在她身边?”最后他问道。
布莱登很明显地一愣:“你在问我该怎么追女孩儿?”
“我不确定。”
菲恩低了低眼,背脊挺得笔直,竭力压低音量,“我只想跟她待在一起,被她碰触,让她……”
……让她多******我。他的眼神闪烁了一瞬,及时止住语声,没把最后半截话说出口。
布莱登看进他黯淡的灰眼睛。这回除了死寂沉淀的冷雾与灰质以外,布莱登还从里头发现了别的什么。
“你肯定知道,自从我成了佩妮的监护人,已经有好几年没追过姑娘了。”
布莱登小声说道,“具体细节我记不太清,不过应该要从交换电话号码入手——我猜的。”
“好,我记住了。”菲恩认真地说,脸上出现思考的表情,转而又问,“你有没有绿色的衣服?”
交通灯派对开始之初,乔治告诉过他:
“红色代表全面禁止,绿色代表全面绿灯,意思是……”
想干什么都可以。
布莱登轻手轻脚回到卧室,接下来是衣柜门滑动的黏腻声响,不久后拿回一件缀满浓碧花纹的短上衣。
“只有这个。”他说,“你要么?”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我只望她一声章节在线阅读,作者文笔细腻又出色,很平淡的故事,在作者的笔下娓娓道来!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圈哥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