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一觉醒来媳妇带娃跑了君真容全本章节全文阅读

一觉醒来媳妇带娃跑了君真容全本章节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4-15

独家新书《一觉醒来媳妇带娃跑了》是来自作者甜饼猫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君真容晟,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编为您带来一觉醒来媳妇带娃跑了(君真容 )全本章节全文阅读。容先生睡了冗长的一觉,醒来发现已是五年后。预备好的求婚誓词用不上了,媳妇儿跑了,还有了“别人”的娃,心里苦。

一觉醒来媳妇带娃跑了章节全文阅读

哟,熟人!
君真光速认出了对方,那张人渣脸被她诅咒了无数遍,自然记忆深刻。
君真是在大学毕业后不久就生下了跳跳,她自然不可能进行无丝分裂,是有个渣渣向她贡献了一颗小蝌蚪。
渣渣当年和她同是A大的同学,和她不同系,在研究院进修法学,被校友亲切地唤一声法学院之光。
君真就是被这个渣渣给骗了,恋爱了两年,在君真即将毕业那年对方暴露出了大渣男的本质,忽然人间蒸发,这一消失就是五年。
个渣渣!
这是五年来他们的头一次见面。
真是久违的见面了!
君真目光如炬,誓要把对方烧成一撮灰。她下意识地拉住五年前的小蝌蚪现在的君跳跳小朋友,目光却依然停留在对面的男子身上。
男子似乎觉察到了异常,回视君真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讶异。那一丝讶异恰到好处地暴露了他根本不记得君真这个前女友这一事实。
君真格外火大。
倒不是因为她对着个渣男余情未了,以至于被深爱之人的无情刺伤了,只是因为她还有些陈年老账还没好好清算,对方却单方面地销账了!哪有那么好的事!
君真心头火气急速上涌,正要架起炮筒开火,却被对面的男人抢先一步。男人问:“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这句话问话不可谓不生疏!
小姐?
呵!几年不见她连名字都没有了呢!
君真气疯了,咬牙着回道:“先生,没事,我只是从来没有见过长得如此欠揍的人,所以忍不住想瞪着你。”
男子:“……”
在男子刚刚消失的那几个月里,君真还曾天真地想过,想男人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不能见她,直到一年又一年过去,君真终于醒悟了,没有什么苦衷,和她交往了两年的男人就是个纯粹的渣!
现在见面了,果真印证了她的想法。
托马渣得可真彻底!
君真也不是那种哭死要活挽留恋人回头的款,五年时光也真真磨光了她的爱,此时她心里只剩下恼火。
怒火催促着她四处寻找***,想一刀了结了这人模狗样的祸害,可***还没找着,杜月月同学从屋里蹦蹦跳跳地跑出来了。
“容先生,我给我爸打了电话,他马上就要回来——咦,君真,你怎么在这儿?!”
杜月月同志一派做作的天真活泼,丝毫不考虑自己已经二十七八的高龄,还整得像个青葱少女似的。
君真将对容某人的怒火压下去,看向杜月月,撇了撇嘴:“哟,杜月月,领男朋友见家长呢?好事将近啊?”
杜月月闻言脸颊绯红,一边偷瞄着院子里的容姓男人,一边朝君真***:“君真,你胡说什么呢?!”
君真啧了一声。
杜月月的出现挽回了君真的理智。她和容渣男是有账要算,但杜月月这个现女友在场却不适合算账,她怕这一闹,明儿整个村都知道她和杜月月抢男人了。
微微皱了皱眉,君真不想再看这对狗男女,嗤了一声,牵着跳跳的小手就要走,走之前还留下几句箴言:“杜月月,这人呐,可以脑子不好,但眼睛得放雪亮一点。”
她说完就走,留下杜月月一脸懵。
君真把院子里的气氛搞成一团糟后就潇洒走人了,留下杜月月与那位容先生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杜月月这才一个激灵醒过来,赔罪道:“不好意思啊,容先生。刚刚那位是我隔壁家的女儿,一直以来脑子就有点问题,不然也不会在年纪轻轻就和个野男人生了孩子了,哎,不说她了,容先生是想和我父亲讨论华园旁边的那块儿地吧,其实我也稍微能做一点主的……”
是的,这位造访杜月月家的容先生是华园客栈的代表,因为想占用杜月月家的一块地开发成停车场,所以特意前来约见杜月月父亲,并非如同君真所想作为杜月月的高管男朋友去见家长,他和杜月月也只是第一次见,杜月月的高管男朋友另有其人。
都是君真误会了。
君真不知道自己误会了,她从院子里出来后好死不死撞上了回来的李婶儿,后者逮住机会向她推销那相亲对象,君真耐子性子听了一会儿,最后实在受不了便把容某人推出去:“婶儿,你家女婿在你院子里坐着呢?你不回去招待一下?”
李婶儿惊奇:“哎!小荣来了?月月那丫头怎么也不喊我一声?”
杜月月的男朋友大名赵荣,被李婶儿亲切地唤为“小荣”,被君真听成了“小容”。君真被这个昵称恶了一下,强忍住呕吐的念头,扯了扯嘴角:“是啊,早来了,快回去吧!”
李婶儿果然不再纠缠君真,挪动着壮硕的身躯跑走了。
君真回头看了眼杜月月家的院子,表情有些怔然。
一直十分安静的跳跳静静看着她的侧脸,眸色沉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杜月月家的院门被李婶儿关上了,仿佛回绝着君真和跳跳这对母女的探视。
君妈妈提着一篓柿子皮出门,瞧见了两人,喊她们回去。君真回神应了一声,牵着小孩儿的手往自家院子走。
君真家是栋乡村款二层小别墅,院子里铺着干净的青石板,角落有个葡萄架但枯了,院子四周种了一圈柚子树,现在正挂着硕果累累。再往外是两块菜地,一块种着姜、葱和小辣椒,一块种着小白菜。
院子外修葺了一条石子路,两旁种着苔丝月季,现在正是花期。
君真帮着君妈妈把柿子皮均匀地铺在月季的根部,把它当作育花的肥料。
铺完柿子皮,君真顺手摘一朵红色月季,把它别在跳跳的耳后,作势要给新形象的她拍照。跳跳不愿意,四处闪躲避开镜头,君妈妈见了在一旁笑骂:“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儿似的闹腾!”
君真闻言转身抱住君妈妈,赖着她说:“多大的人也是你的宝贝呀~”
君妈妈满脸无奈,又数落了她几句,指使她去多摘一点月季,以便拿回屋装点客厅。给君真分派了任务之后,君妈妈就牵着跳跳先回去了。她要回院子继续削柿子,想趁着天气好,把削了皮的柿子晾晒后做成柿子饼。
君真服从母上指示摘了一大捧月季,预备回去的时候看见杜月月家的院门开了,容某人正从院子里出来,两人的视线对视上,君真瞪了对方一眼,抱着月季大步离开。
她跑回屋将花插到花瓶里,而后又风风火火地出来,一屁股坐到君妈妈对面,从面前的簸箕里面挑了个个头大又红透了的柿子,连皮带肉一起啃,含糊着说:“妈,我刚刚碰到李婶儿了。”
君妈妈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抬头看她一眼,随后又低下头继续削柿子,嘴里说着:“她嘴上没门,都是胡乱说的,你没必要认真去听。”
对于给自己家女儿介绍的对象的事情,君妈妈并没有放在心上,也不预备让自己的女儿去相亲。
她家孩子一直很优秀,不管别人怎么想,她都认定这个事实。
君真“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她又开口道:“过两天我就去找个工作。”
君妈妈没有干涉她的做法的意思,只是看了旁边的小孩儿一眼:“孩子呢?”
君真说:“我给她找了幼儿园。”
孩子性格出现问题,但终究还是要回到孩子中去的,不然性格可能越来越歪。
君真又说:“我会去接送,也不会把工作带回家。”这是她的反省,尽管跳跳看起来听不在意她怎么做。
君妈妈看看她又看看依偎着自己的跳跳,只说:“你自己知道就好。”
君真点了点头,又看了眼时间,将手里的柿子核扔到柿子皮里,拍了拍手,起身说:“好了,我去预备晚饭了!”
厨艺是她最近才修习的功课,但她天赋极佳,只短短两个月的修习便能撑起一个小餐馆的当家主厨了!
君真朝小孩儿抛媚眼:“跳跳小朋友,今晚你想吃点什么?”
跳跳不接,扭头不理她。
君妈妈笑说:“你爸从隔壁村的鱼塘带了两条鱼回来,你看着做吧。”
君真一听立马列好了菜谱:“那主菜就来个豆腐鱼吧~”
厨房里还放着大伯家送来的嫩豆腐,现在拿来做鱼正好!
君真听了君妈妈的指挥去把水池里的鱼拎到厨房,飞速处理了,撒上盐和料酒,再铺上姜丝腌制,然后则从厨房里出来,去菜地里扯了几根葱,又摘了一把嫩嫩的小白菜。
她带着自己的战利品从菜地回来,回院子时看到君爸爸已经归来了,而院子里也多了几根青竹。
君爸爸早几天前就说要编几只背篓,这竹子大概就是他找回来的原材料了。
君爸爸此时正在给小孩儿编竹蚂蚱,君真只远远打了声招呼,便又进了厨房。
她开始处理其他食材。
辣椒切成丁,用来爆鸡丁,豆腐切成块儿,用来烧鱼,香葱剁成末,用处多,便切好了搁置着。处理好这些食材,她又去看她离家前煲的那锅西红柿炖牛腩。
紫砂锅里的牛腩色泽鲜艳,尝一口鲜美异常。君真很满足,将盖子盖上,就去看她已经处理好了的鱼。
做鱼的过程中她用了君母自制的豆酱,加上豆腐的嫩滑,出锅后香气四溢,惹人生津。
做好了鱼,君真又做了一道鸡丁和一道清炒白菜,鸡丁味辣,白菜微甜,都是下饭的好菜。
小白菜出锅后她便收工了,将菜肴一一端到饭厅,她解下身上围裙,一边擦手一边去院子里喊人。
君跳跳第一个进来,瞅了瞅桌上的菜品,挑剔道:“我不喜欢吃鱼。”
君真揪了下她的鼻尖儿,自信道:“从今天开始你就会喜欢了。”
君跳跳嗤之以鼻,被君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地抱起。君真将小孩儿放在椅子上,让她正对着那盘豆腐烧鱼,一边递筷一边鼓励:“跳跳小朋友,来吧,向着你未知的新世界勇敢前行吧!”
跳跳:“……”
君爸爸君妈妈走进来,看到这一幕欣慰地笑笑:“不挑食的孩子最乖了。”
跳跳小朋友默然。
君真“噗嗤”笑了,轻轻拍拍小孩儿的后颈,说:“是的,跳跳最乖了~”
最终,跳跳小朋友在大家灼热的目光下选择了妥协,慢慢将筷子伸向了那道豆腐烧鱼……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扬言说不喜欢鱼的跳跳小朋友将大半条鱼都解决了,饭后,君真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下,拿出手机一看,看到一封未读邮件,她点开了看,看到——
【君真小姐:
您诚意应聘本公司总裁助理一职,经审核合格……】
“咦?”

一觉醒来媳妇带娃跑了章节免费阅读

华园客栈坐落在秀丽又静美的辽源村,距离景区栗山风景区很近,距离丽城古城也不远。因为立身于辽源,牵动着四周村镇的经济发展,因此在四周村民们的眼中显得格外高大上。
华园客栈虽然开在乡镇里,但乡民们觉得它和村里的一切都是不一样的,具体体现在资本上面——
华园客栈实在太像条件俱佳,以吸纳资本家入住的高级别墅区了,尽管这家民宿客栈同样也对普通游客开放。
鉴于华园客栈的高大形象,杜月月和华园客栈的高管交往,李婶儿才觉得这事儿倍有面子,才会到处宣传。
君真被华园客栈录取,所在职位要求她直接与最高治理者直接接触,其职位的非凡性决定了她的地位不低。
李婶儿一大早被她昨天拎回来的山鸡吵醒,气冲冲起床想去把那鸡好好□□□□,一出门却看到君真一身深色的时尚轻职业装,她觉得希奇,因为回村后,君真大多时候都是穿着臃肿的休闲棉衣,整得比自己还乡土。她觉得希奇,于是多嘴问了一句。
君真虽然穿得像个都市丽人,但举止却颇为豪放,她一边擦拭着打哈欠打出来的泪水,一边懒懒回道:“去上班呢,就华园客栈那里,去给老总当助理。”
李婶儿一惊:“华园客栈的总裁助理?!”
在李婶儿眼中,君真是个厚颜无耻的啃老族,这会儿忽然转变了形象,她极不适应。
她表情有点不安闲,憋了一会儿憋出一句干巴巴的“好好工作啊”。
前两天她看到君真的时候还会见缝插针地提一提相亲的事儿,今天她却闭口不说了,显然也是知道经由她牵线的那男人属于歪瓜裂枣之列。
君真摇身一变变成了职场精英,这让一向认为自己高君真一等的李婶儿莫名失落,她还没处理好自己这过山车似的心情,忽然余光扫见君真正朝院子外停着的面包车走去,下一秒感觉自己遗失的优越感又回来了,她精神一振,笑着说:“君君啊,你就开这车去上班啊?买辆车呗,究竟在华园那种地方工作,我家月月不用出门还吵着买了辆车,二十几万呢,哎,败家哟!”
李婶儿说着说着就顺着杜月月的新车说开了。
君真被李婶儿的嘴皮子吓到,嘴角抽抽,当下不敢再犹豫,利索地钻进面包车里:“婶儿,我这是第一天去报到呢,可不能迟到了,我回头再听你聊啊!”
说完一溜烟将车开走了。
思源村发展得十分不错,村里早早铺建起了四通八达的水泥路,这无疑解救了君真的两条腿,让她不必用两条腿走着去上班。
君家只有两台车,一台电动小绵羊,一台君爸爸拉货用的面包车,而现在,这辆面包车被君真临时征用了。
君真在A市时也是有车族,而且还是豪车族,她靠着在公司当顶级操盘手赚了不少,车子是公司给她的奖励,只是那坐骑在她回村之前就处理掉了。
她暂时没有买车的想法,觉得上班用这面包车也足够了。
李婶儿因为车子的事儿在君真面前找优越感,君真她懂,非常懂。她也是在村里待到成年后才离家去的城里,乡里头的那些弯弯道道她再熟悉不过了,也因为熟悉她才不愿自己也加入到长舌妇的行列里,别人说什么她只当没闻声。
这就是乡村深奥的生存之道啊!
***
君真拿到的录用通知上要求她在八点半到公司,为表重视,她提前二十分钟抵达,并按照指示进了客栈旁的一栋副楼。那栋副楼也是民宿风格,看起来和客栈没太大区别,但那却是华园客栈的行政办公楼。
副楼分两层,第一层一进去就是将近300平方的行政办公区,里面设有市场营销部、财务部、接待室和会议室等部门,为了效率,皆采用集中式办公。
君真想找人事部门的负责人签约,却被前台指引着上到二楼。
君真一头雾水,但仍然服从指示从办公区旁边的楼梯往上走。
她一踏进二楼的领域,便被眼前之景刺激了一下,只觉迎面扑来一阵浓厚的资本气息。
二楼其实只有一间办公室,但不仅仅是办公室,除了雅致到极点的办公区,旁边还设有休闲用小酒吧和开阔的健身区,以及被隔开的休息室。
不仅如此,办公室外面还设有面积不小的露台,上面种着生气蓬勃的花草。
腐败!真是太腐败了!
可腐败的办公室的主人却没有在场,整间办公室冷冷清清的。
君真没有放开了去寻找,只粗略地看了几眼就规规矩矩地走到办公桌前,站定等候。
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名牌,那是总裁的名牌,君真看到名牌后才总算明白她踏进的是谁的领域了。
她明白过来,自己不用和人事部接触,想来是受了总裁的指示,对方可能想当面考察她一下。
她理解那位还未谋面的总裁的做法,究竟助理这种职位是总裁权利的拓伸,总要慎重点找个合心意的。
只是……总裁人在哪儿呢?
君真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四面,目光所及之处都无总裁的身影。见此,她没有继续搜寻,而是静静站定等候。
她没有等太久,很快她便听到几声不明显的声音从休息室那儿传来的。
“来了?”
低沉的男声从她身后传来,声线性感,嗯——有点熟悉。
君真心中划过一道不祥的预感,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她摒弃了先去一直严格遵守的规矩,转过了身。
身后的男人丝毫没有身在职场的自觉,穿一身黑色的贴身衣物,手里拿着擦头发的毛巾,这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副刚刚洗完澡的日常模样。
君真看多了男人这个样子,在五年前。
君真:“……”
见鬼!对面疑似华园总裁的男人正是五年前渣了她的前男友容晟!
个狗X的!又见面了!
君真对上男人的视线,无名火控制不住蹭蹭蹭往上冲,只一会儿便烧得她热血沸腾。她心里越是觉得窝火,表情却越来越冷静。
容某人倒是从容,信步闲庭一般走到办公位上,从抽屉里取出一叠文件,轻轻推到君真面前:“坐吧,顺便把名字签了。”
君真下意识地瞄了一眼那文案,看到上面“聘用合同”几个大字,冷笑了一声。她依言坐下,却不去动那合同书,撩起眼皮看向对方:“容晟,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容晟平静阐述:“你是人事部推荐上来的人才,我看了挺满足,所以想签下你,就是这么一回事。”
君真嗤笑:“签我这个前女友?容总,你不怕你的女朋友不喜悦啊?”
容晟静静地看了她许久,最终卸下了公事公办的态度,无奈道:“君真,你误会了我什么?”
“误会?”
君真终于控制不住,无影掌快如闪电,“啪”的一声,对面男人的俊脸上多了一道巴掌印。
君真只觉这一巴掌她等了五年,等得太久,如今实现了却并没有太多快意。
她做了上一次见面未做之事,憋了许久的心里话也一下子喷发:“个狗崽子,竟敢消遣你姑奶奶的感情!”
“我不管你现在在和谁在交往,但你不觉得在你接受新恋情之前,应该好好处理一下旧账?”
“前两天见面时你不是还装作不熟悉我,怎么,这会儿又想签我了?容晟,你这是玩儿的什么花招呢?”
君真这一巴掌显然包含了她堆积了五年的怒火,那威力杠杠的,这一巴掌过去,直接在对面总裁脸上留下了“亲密”的痕迹。
君真想,虽然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号前男友了,但她的内心果然还是在记恨着对方的,这冲动的一巴掌就是证实!
对面的男人被结坚固实挨了这一下倒是十分沉得住气,什么话都不说,任由君真发泄。
君真没有因此而平息怒气,她注视着对面顶着滑稽巴掌印的总裁先生,嗤嘲道:“哟,容先生,您还是创元集团的继续人呢?您还有这样高贵的身份呢?当初不告诉我是因为怕我赖上你了?”
“您还真提防对了,我最拜金了,要是知道你有这资本,我赖死赖活也要找到你,扒你一层皮才肯放过你!”
“您太有先见之明了,这么轻易就摆脱我了,高明啊!佩服佩服!”
君真噼里啪啦冷嘲热讽了一通,对面的总裁毫无反应,不知是纵容她还是没把她看在眼里。忽然间君真觉得没意思极了。
五年之前她识人不清错爱了人,但已经五年过去了,她现在依然记挂着那陈年旧事,对方却早已放手往前走了。
她还想做什么呢?
反正又不爱了。
都已经过去了呢。
想到这,她突生厌烦,厌烦了和对方继续相处下去。想到这,她抬眼看向对面的男人,看对方就像看一个生疏人一样。
是时候结束了,真正地。
想通了之后,她周身的气息变得平和起来,平和却漠然。她整了整自己的衣衫,站起来说:“容先生,恕我先前信息了解不全错看了这职位,不好意思,这合约,我不签。“
她摆明了立场之后转身就要走,却没走成,被人拉住了手腕,被那容某人。
容晟拉住她的手,注视着她,沉沉问道:“你……发泄完了?”
君真眼里划过一丝惊奇,不知这位容总忽然搞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
容晟见自己成功拦住了她的脚步后就自觉松开了手,他把桌上的文件整了整,抬头说:“君真,浪费你一点时间,我有话要说。”
“五年前我之所以忽然消失是因为在国外意外卷入了枪击事件,脑部受伤昏迷了四年多,醒来后遗症很严重,一直持续着记忆错乱的状态,之后又花了半年时间做复健,最近才康复回国。”
“我目前没有女朋友,但有个同胞兄长,前几天代我去辽源村的杜家处理公事,不知有没有被你遇上惹出什么误会。”
“五年前我有打算带你回家见我父母,只是被耽搁了,不是有意隐瞒身份。”
“最后——”容晟直直看着她,说,“我没有耍花招的意思,只是中意你的能力,想聘请你协助我。”
君真:“……”

以上就是小编共享的一觉醒来媳妇带娃跑了章节完整阅读,小说全文文笔精湛,故事情节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很值得大家一看!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