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和天敌互撩日常白丞月傅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我和天敌互撩日常白丞月傅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4-15

激动激动,我和天敌互撩日常热门章节全文阅读终于和友友们见面了,内容究竟是什么竟然让人看的热血沸腾?讲述了老年人类骨质疏松是常态,推一下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月迟疑了两秒,松开手,身边又“刷刷”冲进去几个人。火急火燎把老太太扶到空处,月真想给自己评个五讲四美,她再次扎进人堆,一步跨三级台阶,穿梭挪移的速度很快,几乎成了幻影。

我和天敌互撩日常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冬日白昼缩短,六点半钟,贝塔市还是漆黑一片。
空气中仿佛都凝着霜花,街道两旁的路灯也被冻的萎靡不振,光泽黯淡。
菁英书屋门口却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蜿蜒一直拐进了旁边的小巷子里。
凛冽寒风能穿钢板,排队的人各个面有菜色,抄手发抖,后边甚至有人把军用帐篷和睡袋也搬来了,直接在雨棚下边扎营睡觉。
月排在前十的位置,她打了个呵欠,把手里的沙琪玛吃完,又从包里摸出了一个肉松面包
站在她身后的一个戴眼镜的学生妹目瞪狗呆。
月把肉松面包拆封,递到嘴边,忽的侧目:“你要吃吗?”
“啊不不不。”眼镜妹直摇头,她表情惊悚道:“我就想问你……你是不是吃播里的那个……大胃王啊。”
月:“啊?”
眼镜妹穿了一件到小腿的大羽绒服,围巾裹了半张脸,呼吸一下镜片上都是雾气,四周人差不多也都是这个状态,唯独她前边这个少女与众不同。
这少女穿着卡其色的大衣和过膝长靴,身高脸小,五官精致,眼角有一颗不甚明显的泪痣,冷艳的像是从漫画书里走出来的小女王。
这条队伍从四点多就开始集结,眼镜妹就一直跟在月后面,目睹了月在这种带手套都会冻到指尖麻木的环境下,从四点多开始徒手拆零食吃,一直不停的吃到现在,足足吃了两个小时的全过程。
她的大双肩包像是小叮当的百宝袋,这两个小时内她慢条斯理却又不间断的摸出了沙琪玛薯片欧包牛轧糖等等等等。眼镜妹看着不眼馋,光觉得冷了。
她的胃里是有个城堡吗?!
月看了一眼表情浮夸的眼镜妹,失去了爱好,将肉松面包塞进嘴里。
眼镜妹仍然为这个漂亮小姐姐的食量所震动,她并没有发现,在四周的人都冻出一脸高原红的情况下,这个小姐姐的面孔很白,白的晶莹剔透,呼吸吐纳也不见白雾。
就像是一个冷血动物。
太阳一点点的升起,唤醒了冬眠的贝塔市。
月吃完最后一个椰蓉球,终于有了一点饱腹感,她把包装都塞进双肩包里拉好拉链,抬头看着上方的巨型广告牌。
浪漫奇幻史诗巨作《百年契约》终话番外限量发售,WIF书写旷世奇恋新篇章。
月终于露出了一丝笑脸。
“五十本,就五十本。”眼镜妹在后面一边跺脚一边给自己打气:“一定要抢到WIF老师的签名!”
“安啦。”月说:“你排十一位都抢不到,那岂不是没天理了?”
“可我的右眼皮一直跳。”
月心想你凌晨不睡觉爬起来蹲点,眼皮不痉挛才怪。
七点五十九分,准时有保安开启了防盗栅栏,玻璃门朝里打开,月刚预备抬腿迈上台阶,身后原本中规中矩的队伍骤然间全盘崩坏。
“冲啊!”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那群人一窝蜂的挤了上来,跟不要命了一样冲进窄窄的玻璃门,月呆了一下,只觉得谁为了助力还在她肩头猛的一推,直接把她推得往后趔趄了好几步,落在人群末端。
什么第十位和第十一位,在这种比谁不要脸的竞赛当中,都是浮云。
人类说好普及素质教育的呢?
月醉了,比不要脸她比不过,假如比腿脚还输给人类就太丢脸了。
她一把按住旁边的人就要奔出去,忽听那人叫:“哎哟疼疼疼。”
她吓一跳,转头发现自己按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老年人类骨质疏松是常态,推一下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月迟疑了两秒,松开手,身边又“刷刷”冲进去几个人。
火急火燎把老太太扶到空处,月真想给自己评个五讲四美,她再次扎进人堆,一步跨三级台阶,穿梭挪移的速度很快,几乎成了幻影。
售书处在六楼,好些人狂奔到四五层就不行了,停在原地撑膝大喘气,月趁胜追过,到六楼看见拉了横幅的售书处桌上只余了寥寥几本,还在不停的被递出去。
她欣喜若狂,冲过去一巴掌按在最后一本的封面上,刚要说话,这时,另外一双涂了红指甲油的手也按住了新书的另一角,月额角一跳,听一女声道:“这本书我要了。”
说话的是个穿着水貂绒大衣的姑娘,惨白的底妆和死亡芭比粉的口红成功模糊了她的年龄,月幽幽的甩过目光,抽在她那张***的小脸上:“小姐,我先来的。”
“那又怎么样,我看到就是我的。”死亡芭比粉翻目,她用力一抽,把书从月手底下抽出来,递到收营员手里:“给我装好。”
“是,苏小姐。”那收营员低眉顺目道。
月微有愕然:“我先来的哎!”
“不好意思,这是非卖品。”收营员说。
“非卖品你贴条形码?”月气笑了:“你在逗我吗?”
收营员没有再回应她,将那本《百年契约》用纸袋装好,满脸谄媚的递到了芭比粉手里:“苏小姐慢走。”
芭比粉扭着腰沿着收营员的指引往员工电梯的方向走了,楼梯上星罗棋布的劳苦大众们唉声叹气:“起得早不如关系好啊!”
月眯起了眼,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八点四十五。
骆曌让她九点前去新学校报道。
看来是没戏了。
怎么第一天就有人触她霉头?她可是五讲四美妙少女。
反正都要迟到了。
月将书包带子紧了紧,跑下楼。
芭比粉慢悠悠的从侧门出来,没看到接送的车,只看到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少女俏生生堵在路口。
那少女扎了个高马尾,穿着一件英伦风的卡其色大衣和过膝长靴,显得腰细腿长,芭比粉的时尚雷达登时“滴滴”运作起来。
这是哪个品牌的大衣和靴子,迪雅?LW?ECON?回头去淘一身,这么穿还挺好看。
“好狗不挡道哦。”芭比粉说。
“我只要《百年契约》。”月说:“我可以出钱买。”
“可我不想给你。”芭比粉说:“神经病。”
她身边一个身宽体胖长得跟泰森似的保镖应声而出,伸手压在月的肩头,像捋垃圾一般狠推一把。
月不轻不重的撞在了一旁的铁栏杆上,她今天被推了已经不止一次,着实很烦这样的肢体接触。
骆曌昨晚还对她千叮万嘱——不要随便发脾气,星汇时代了,佛系一点,能讲道理别动手,要当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骆曌这碎嘴子,每次转学都要说一遍,她耳朵都起茧子了。
这么多年她私以为一般的鸡零狗碎不足以激怒她,可是现在看来她错了。
骆曌,道理我跟她讲了,她不听我也没办法。
月叹了口气,按住了泰森的手腕。
人类的骨骼在手里的感觉像是细甘蔗,稍一用力就会发出很可怜的声响,月把泰森的手腕拧过一个角度,看见泰森一边惨叫一边被迫仰身,让身体跟手腕形成平行线。
芭比粉被泰森叫的一个哆嗦,转过头来,瞪大了眼。
就在这时,她家的SUV终于从车库里开出来了,泰森二号从驾驶座上跑下来,在芭比粉的尖叫声中朝月抡了一拳头。
月微一矮身避过,长腿横扫,泰森二号的底盘比想象中的还要不稳,马上摔了个大马趴,泰森一号趁机摆脱,从腰后抽出来一条棍子。
月瞄见棍子下头悬了一个家族性的勋章,配以五芒星和十字架。
竟然还是个官僚阶级。
那十字架擦着月的衣襟过,她眸中寒光一凛,失去了最后的耐性,伸手卡住了泰森一号的脖子,“轰”一声,把泰森一号狠狠地抵在了墙上。
墙灰“簌簌”落下来,落了泰森一号一脑袋,他胖脸青紫,舌头半伸,不敢动了。
果然这才是最简单粗暴的办法,月松了一口气,脚下碾着泰森二号,扭头道:“书。”
芭比粉吓呆了,胳膊一垂,手包滑落,掉在了地上。
“还打么?”月询问二位泰森,其中一位泰森被她卡的呼吸困难,她很体谅道:“不打你就眨眨眼。”
对方疯狂挤眼。
月松开手,旋身看见芭比粉已经颤巍巍的把装书的小袋子给她递了过来。
月接过袋子,检查了一下内容,确定无损坏无掉包,这才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道:“来。”
“你还要干嘛!”芭比粉看起来都快哭了。
“扫码支付。”月说:“三十二块八,我扫你还是你扫我。”
芭比粉:“……”
月觉得自己很对得起骆曌的期望,既五讲四美,又遵纪守法,完成了最后的支付步骤,她身心愉悦的去路边开了一辆公共小绿车,溜溜达达朝学校骑去。

我和天敌互撩日常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骑小绿车也是有原因的。
月清楚地记得有一年也差不多是这样,骆曌跟她说让她八点去新学校报道,她睡过头,一睁眼就是七点半,所幸导航显示学校离得不远,直线距离也就几百米,可惜中间隔了三四栋居民楼。
她当即决定走屋顶上过去。
在她看来跨屋顶和跨栏差不多,五分钟后她从六楼的高度抱着电线杆滑下来,整了整衣服,随即听到头顶“嗡嗡”响。
一架无人机大摇大摆的飞过。
她楼顶跨栏的全过程都被无人机拍下来了,幸亏骆曌是市长,一手遮天,否则月觉得她现在已经是中心研究所的大体老师了。
骆曌为这事把她臭骂一顿,逼着她把市民手册抄了十来遍,抽背通过才算完。
这件事给月留下了挺深的印象,她不得不感慨,人类文明发展之迅速。
从废墟状态到如今的高科技星汇时代,不过一百多年。
这个看似孱弱的种族竟然就这么统治了世界。
启明中学的校门映入眼帘,一个保安坐在传达室里,横着手机,估计是在看搞笑视频,笑得一抽一抽的。
校门紧闭,月犹豫了一下,把小绿车停在路边,寻了隐蔽处从双肩包里翻出校服套上。
她整理了一下领结和裙摆,确认自己看起来是个学生妹无误了,这才朝着校门口走去。
保安看视频貌似入迷,月甫一靠近大门,他就灵敏的坐直了。
“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他气势恢宏的大喝:“几点了都!”
“我是新来的转学生。”月满脸乖顺:“老师我下次不会了。”
这招屡试不爽,漂亮女生主动认错,再追究就不是男人了。
保安果然是个男人,脸色缓和了些,走出来预备给她开门,路过月跟前,他余光一扫忽道:“不对啊,你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校服啊?”
月:“……不是吗?”
“我们启明校服肩膀上都有星星的,你这没有啊。”保安说。
月:“……啊。”
该死,校服太多出门太急,估计拿错了。
她连忙道:“这是我原来学校的校服,我不知道来新学校报道要穿新校服的。”
“你原来哪个学校的?”
“六中。”
“那你这也不是六中的校服啊!”保安说。
月:“哈?”
“六中校服领子上都绣了S的,Six。”保安比了一个“6”说。
月:“……”
她在贝塔市上了快一百年的高中了。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她的生长发育停滞,骆曌为了躲藏她的身份,以三年为一轮,让她在整个贝塔市的高中轮转。
贝塔市有大大小小十几所高中,轮一遍下来就是三十年,自然谁都不记得有白丞月的存在。
而她的衣柜里也积累了若干件不同学校的校服,几乎能编一本贝塔市校服变迁史。
近十年人类生活趋于安稳,对于校服的审美从运动款逐渐往制服款发展,从前流行穿开衫裤衩的时候,不同的学校还知道用不同颜色的条纹,自从改了革,全部学校都是衬衫西服格子裙。
竟然还有学校特色的吗?
……好歹也显眼一点吧。
保安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搜集校服可不是什么大众爱好。
月有点儿头疼,其实在校门口耗着等人来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她饿了。
对,她饿了。
身后驶来一辆SUV,车门开,从里伸出一条腿,半天没出来人。
“好冷啊!我不要下车!”
这声音有点耳熟,月歪了歪头,车上那人总算出来了。
也真难为她一路上过来把妆都卸了,死亡芭比粉竟然是个学生妹。
冤家路窄。
“苏小姐!”保安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迎上去笑道:“您看这都快十点了……次数多了不好瞒啊。”
“哎呀知道了。”苏蓉不耐道,她侧目,露出了惊奇的神色。
“你!”
“嗨。”月冲她招了招手,莞尔。
苏蓉瞪眼看了看她裙摆距离膝盖的位置,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裙摆到膝盖的位置,今天短身的格外明显,恼羞成怒:“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小姐,她说她是我们学校的转学生,但我看着不太像。”保安说:“您熟悉吗?”
“不熟悉!”苏蓉脱口道:“不知道哪儿来的女混混,早上还把我秘书给打了。”
保安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月叹了口气。
好饿,饿的无法保持微笑。
苏蓉看她吃瘪,觉得搬回来一局,心情大好,转头冲车里叫道:“便当给我。”
接过管家手里的便当,她趾高气昂的回到月跟前:“你想进学校吗?”
月:“你为什么带便当?”
“?”苏蓉显然没跟上她的节奏。
“学校没有餐厅吗?”月看起来对这件事异常的较真。
“我们学校餐厅最近扩建,不对外开放。”保安插嘴道。
不供餐并且封闭的学校,那岂不是要饿到晚上?
会出人命的。
“那我不进学校了。”月当机立断:“回见。”
说完,她扔下在原地目瞪口呆憋了半句“你求我啊”死活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苏蓉和一头雾水的保安,转身离去。
估摸着是因为早餐吃的太早了,她走了两步,饿的前胸贴后背。
空气中隐约飘来一点腥甜的味道,撩拨着她紧绷的脆弱神经,与之相比万事万物都变成了空白,那气味就像是一根突兀而醒目的红线,拴住了她,勒紧了她的心脏。
身为一个高贵的纯血种,对于饥饿的反抗能力比混血种要强大的多,大多数时候他们体面自持,不会露出饥不择食贪婪饕餮的一面。
但是假如不吸血,而用其他的人类食物代替,那需求量就大得多的多得多。
还非常轻易饿。
饿的厉害了,就会想咬人。
她循着那气味不由自主的摸索过去,拐进一条小巷,看见了一家绿油油的甜品店。
这年头甜品店装潢大多是少女色系,粉色紫色淡蓝色,原谅色是什么鬼?
原谅色刷墙也就算了,名字为什么要叫蒜蒜甜品店!
光看着就有点儿恶心了。
月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打了一个喷嚏。
弱小无助——但能吃。
那气味越发浓烈,月被刺激的焦虑,遂看见甜品店门前的广告牌边上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那男人穿着一件简约的白衬衫,风将他胸前的黑领带吹的飘扬,有几分超凡脱俗的味道,他一手抄兜另一手平举着,掌心伸展。
那就是源头!
月霍然瞪大了眼,胸腔中似有一头野兽在引颈咆哮,摆脱了一切原则的束缚,她疾步飞奔过去,对方也瞬间察觉到了她的动作,旋身转向,细框眼镜后方的瞳孔微微一缩,闪过诧异。
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对方的掌心赫然有一道裂痕,正“滋滋”的往外冒血珠。

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我和天敌互撩日常(白丞月傅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内容果然生动,怪不得小编都沉醉在剧情无法自拔呢,友友们抓紧时间关注起来吧!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