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权臣掌上珠程宝珠陆恭桦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权臣掌上珠程宝珠陆恭桦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4-15

主角是程宝珠陆恭桦的小说权臣掌上珠程宝珠陆恭桦出色章节在线阅读共享给大家: 安远将军嫡女程宝珠因母亲在夫家失踪,心里憋气,最后与夫君陆恭桦断情绝意。 直到程家败落,她命丧黄泉,才知道那个整日病恹恹的坏男人对她竟是这般深情重生一世 她不想憋气闹事,只想安安分分的给他沏茶泡水可泡着泡着,一不小心又把他给泡了。

权臣掌上珠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英王妃程宝柔孕期辛劳,最想见的便是自己的妹妹,所以一大清早便想去陆府接她。只是路途颠簸,程宝柔又犯了孕吐,这才在白马寺落脚,打算在寺庙等待程宝珠。
只是这个时候,程宝珠收到的却是大姐程宝柔被匪寇绑架的消息。
程宝珠听到这消息,手指一下发慌的攥了起来。
上辈子的大姐程宝柔虽说成了英王正妃,但是王府后宅的侧妃却也是虎视眈眈,那时的程宝柔总是温柔笑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说是英王也不着急,孩子的事儿慢慢来。谁料刚怀孕三个月,就被李侧妃的嫉妒陷害,三月的胎儿小产,让程宝柔也染了重病……最后继续了英王府爵位的倒是那用尽手段的李侧妃。
程宝珠脸色苍白的要差人去寻找,却被陆恭桦拉住了。
陆恭桦是个冷静自持的男人,再加上常年在大理寺,想事儿总是谨慎周全些,他先封锁了英王妃被匪寇劫持的消息。因为这事儿若是传出去,将来便是产下男婴,也会被人污蔑清白。
随后安置好程宝珠,便带着大理寺的人迅速赶去了白马寺。
全部的人都在白马寺找英王妃,傍晚陆恭桦却在后山的发现了一只小小的珍珠耳环,随后便叫下属找到了白马寺的主持,询问英王妃曾去过的地方。
听到主持描述的,陆恭桦就益发觉得事情不对头,于是带人折向与后山相反的位置,这才找到了被匪寇捏住了下巴,猛堕胎药汤的英王妃程宝柔。
陆恭桦清俊威严的眸子逼视着那些被捉住的匪寇,冷冷道:“按北齐律例,绑架良家妇人,烙刑挞字,重打七十大板,再行流放至宁古塔开拓荒原。”
那些匪寇一听七十大板,瞬间就苍白了脸,摇摆着脑袋朝着陆恭桦磕头求饶,“不是小的绑架这妇人,是有人指使的……大人饶命。”
陆恭桦挑着匪寇的下巴,残忍一笑,“嗯,我倒是想慢慢放在大牢里实验新来的刑具,只是你绑架的英王正妃,是皇家的儿媳,且怀着子嗣……”
这边儿程宝柔虽说没被灌进堕胎药,但显然是受了伤,再加上看到陆恭桦这幅阴狠毒辣的模样,倒是差点儿被吓晕过去。
她一直听妹妹程宝珠抱怨陆恭桦,各种挑刺儿,先前她是不信的,总觉得陆恭桦这等玉肌丰骨又仪容翩翩的少年是挑不出毛病的。如今看到他这幅阴鸷狠辣的神情,倒是有几分担心自己的妹妹被这人威胁欺负。
***
转眼到了初夏时节,春日的芳华渐渐消退,但是东墙处那架野蔷薇确是开的热烈,浓艳的花瓣,层层叠叠的绿叶子,让人不由的凝望出神。
自打听了程宝柔口中的陆恭桦,程宝珠便益发的对这男人一见倾心。她程宝珠喜欢的男人就是如此,在外面平定天下,在她跟前温柔的像只兔儿。
虫声幽幽,已经接近半夜,程宝珠半躺在架子床上,只是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这一个月来,她极力想改善何陆恭桦的关系,甚至想更近一步,跟他把这种夫妻关系切切实实的再稳固一把,只示簿残人却像是谪仙一般,清冷禁欲的快羽化升天了。
程宝珠放下书看了他一眼,偷偷将晌午改造后的狼毫笔递在他手中。
陆恭桦看着掌心那只被粘胶重新粘合的笔,不由的抬眼看了抿唇偷笑的程宝珠一眼,也是出于配合,便顺手将狼毫笔掉在了地上。
程宝珠看到那跌成两节儿的笔,不由的笑了笑,径直捡起来扔在一旁,随后取过墨砚一边磨墨一边朝他道:“我前阵子到庙里给你求了一只平安符,就是下面的络子有些丑,只得让石玺轩的师傅重新打络子,今个儿应该能送过来了。”
见到陆恭桦点头,程宝珠左脚微微趔趄,身子一倾分毫不差的跌在了他怀里,一双纤纤玉手清媚的圈住了陆恭桦的脖颈,上辈子她若是如此,他早就弃了羽化成仙,径直将她压在踏上纵情人间烟火了。
如今却僵硬的将她从怀里,“提”起来,这让程宝珠极为不舒适。
索性生闷气的将桌上研好的墨,全全倒在了他喜欢的盆景儿里。
锦儿在园子里给程宝珠煮茶,一双大眼不住的打量程宝珠。这几天自家主子都是这样生闷气的模样,对二少爷也是冷淡了不少,她顿了顿看向程宝珠,“小姐,兴许二少爷身子不适……他是一向病弱的……”
程宝珠用力吸了几口气,郁闷的心情总算缓过来,“他病弱不假,不过这一连一月的……定是有蹊跷。”
“就是有蹊跷,也是朝堂上的事儿,您想谁敢在小姐您身边儿偷人?!”锦儿端过茶,尝试逗乐程宝珠。
说起偷人,程宝珠心里倒是一咯噔,不自觉就回想起上辈子嫁到陆府后的场景。
那时是除夕,她刚吃完晚饭,就见陆恭桦将一只精致的锦盒提进了房,看到上面异域的花纹,程宝珠自然能猜到这是南诏国进贡的东珠发簪。想着陆恭桦用这等珍贵的帝王赏赐的东西送自己,她不由的撇嘴,“还是拿到你母亲那边儿去,以为贡品,我就会喜欢么?!”
听到她这满是挑刺儿的话,陆恭桦倒没有不舒坦,他早就习惯了程宝珠对他颐气指使。在外面呼风唤雨,回到府里有个不怕自己的小人儿整日使使性子,倒也有趣……“这不是给你的,这是冬日里取暖的器械,少府监那边儿送的,用了个怪点儿的盒子罢了。”陆恭桦无奈的一笑。
冬日本就严寒,听到陆恭桦再除夕都没给她送礼,程宝珠脸色一下就沉下来,转身就要甩手出门。
“……你别着急,听话总听半句呢?”陆恭桦不疾不徐的将程宝珠拉回来,一双清俊英气的眉眼一直盯着她那粉嫩的脖颈,随后却一把将她按在暖呼呼的软榻上,不老实地将一只硕大的东珠玉簪从她的衣裳里探出来。
程宝珠心里骂了一声,果然文官脑中都是一包坏水儿。
她挣扎试图推开身上的男人,他却扣着程宝珠的手,一边吻着,一边凑在她耳边说着甜蜜的情话。
上辈子明明热情又蔫坏儿的,这辈子忽然成了禁欲的谪仙,还躲避她躲避的跟洪水猛兽似的,她靠近他一步,他便去了更远的角落,她去角落挨着他,他竟直接披上大氅去了大理寺。
程宝珠坐在镜前,看着自己那张脸,男人这般没兴致,多半是外面有人儿了。
她脑中出现出何嫣那张秀丽多姿的脸儿,指不定他们在别处发生了什么,要不怎么会带回来?
只是若真是如此,她竟慌乱的不知如何应对。明明说好要今生今世好好待他,还要生几个胖娃娃白首到老的,可转眼就不亲热成这般……程宝珠不住的叹息,满脑子想着陆恭桦在外头偷人的问题。
倒是人家陆大人没想那么多,他的确是想把林州那阵子的事儿掰碎给程宝珠好好讲清楚,只是偏又在这节骨眼上因气温猛升又染了病,天天晨起时都会发热咳嗽,近午时咳嗽才能渐渐消散些,他最忌讳在程宝珠跟前病,所以见她凑过来,总是不由自主的避开。
今儿个去大理寺点卯儿,同僚匆匆跑过来,将一道折子递到他的掌心,“老大,上面儿交代的新案子,扬州府尹的女儿入选了秀女,可是却在半路上被劫持,扬州那边儿找不到人……皇上这边儿不好交代,搞不好这次要再下扬州一回。”
徐瑾听到后,笑着倚靠桌子旁,懒散道:“左右你媳妇儿也不怎么亲近你,指不定你再去趟扬州,人家姑娘就小别胜新婚的亲近你了!”
陆恭桦冷睨了徐瑾一眼,面无表情的将一团细布塞进了他的嘴里,随即将折子扔在徐瑾的怀里,“徐大人,这是皇后交给大理寺查办的,办不好,你这乌纱可就不保了~”说完,便轻飘飘的出了大理寺。
徐瑾脑子一下懵了,先前这陆恭桦可是相当爱出门办差,如今怎么老往府里跑?!莫非他家里那位对他转了性儿不成……自打经了跌碎毛笔的事儿后,陆恭桦便经常回府,只是看书的同时又默默关注着程宝珠,只是他养性情的功夫好,清俊的脸上永远面无表情,似乎沉迷在书里,根本没看到程宝珠一般。
程宝珠看到他这般表情,不由的侧卧在软榻上,发闷气的扯着花瓣。
陆恭桦合上书,视线不经意的扫过程宝珠的脸儿。她在他跟前是从来是素颜的,今个儿却画的跟海棠花一般明媚刺眼,生气赌气的唇像是灿红的夕阳一般光线万丈。她这般明媚秀丽的女子不惹男人喜欢是不可能的。
陆恭桦虽说身子不怎么好,可是在床笫之事上却是个正常人,就算是不说,这公粮交的也是极为及时。
如今程宝珠花了桃花妆,甚至有次在他跟前穿着近乎透明的百褶裙,这人都没个反应,要知道他一个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男子……怎么会……程宝珠觉得这差事,她实在接不下去了,便气呼呼的将榻上的软裙重重扔在陆恭桦的怀里,“你睡书房!”
她转身走进净室,哗啦啦的水声从里面传来,陆恭桦明明是读着圣贤书的,只是一股蓬勃欲发的希冀却刺激他朝着净室的方向走。
程宝珠身上就剩一件肚兜儿了,看到他忽然进门,不由的羞的一下红了脸,抓起梨花木椅上的罗衫,一下掩盖住了身子。
门口那人却没了方才谪仙的禁欲范儿,径直将她按在净室温热的玉石壁上,微凉的指尖隔着薄薄的兜儿安抚,随后薄唇越来越逼近…

权臣掌上珠免费章节免费阅读

六月里,天气暖烘烘的,陆府的几个丫鬟得了假,便三五成群的邀约去京郊游玩,顺便在京郊泡泡池子。
几个丫鬟是头一回泡温汤池子,所以兴奋的带了许多茶蛋、果子,还有几个性子活泼的还带了一壶桃花酒。虽说是桃花酒,但是究竟是姑娘,所以不过三五口,身上就有了淡淡的酒气,脑子也浑浑噩噩的嚼起舌根子来。
锦儿因为要在府里伺候程宝珠喝完参汤,所以来到京郊温汤池子时,稍稍迟了些。
刚转过假山,就见府里那几个丫鬟凑在一起神秘兮兮的说着什么,听到有程宝珠三字,锦儿便谨慎了些,抱着衣裳避在柱子后,看这氤氲的水汽。
“嗯,大致是如此,我也是无心闻声的,先前少夫人可是对二少爷剑拔弩张的,可是,今个儿我却在窗户纸里看到咱们二少爷亲吻咱们二夫人……”说到这里,那丫鬟像是想起了什么,忙看了四面一下,脸上挂了一丝犹豫和担忧,“你说,咱们二夫人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人的性情,哪里能这般快的转变?!”
赶巧,在假山背面的另一座温汤池子泡的是表小姐冯黛眉,无意间听到丫头们说话,掌心忽然冒了一层冷汗,原本程宝珠对陆恭桦的那种冷漠态度,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要两人和离耳,她就有信心能让陆恭桦回心转意。
如今听到丫头们说的话,冯黛眉只觉得心跳声越来越快,额头上也冒了一层冷汗。
一旁的服侍丫鬟看到了,忙拿着帕子轻轻擦着她额头上的汗珠儿,温声安慰道:“表姑娘,您是府上的半个主子,便是二夫人何二少爷和好了,也碍不着您,总归只要有老夫人在,您就可以高嫁的。”
冯黛眉冷静脸,明显是生了闷气的,抓起衣裳迅速的穿好,冷声道:“你懂什么!他俩关系好,我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锦儿听后眉头紧紧皱起,她早就瞧出表小姐冯黛眉对陆恭桦有意思,只是没想起她竟执念到这等地步,她不想再听冯黛眉那些话,便故意重重踩了枯树枝直接打断主仆二人的对话。
“锦儿姐姐,你怎么才来,都错过出色的了。”一个吃着果子的丫鬟说着,一瞥皱眉的锦儿,急促道:“快些来,我给你留着茶蛋呢,泡热汤池子吃茶蛋是最好吃的。”
“便是再好吃,也是旁人的,不能见到好就攥着自私的去抢人家的!”锦儿抓过茶蛋,一双明亮的大眼扫了一眼假山背面,唇角微翘,故意挑着嗓子,嘲讽假山后面的冯黛眉。
虽说不知道锦儿是个什么表情,但冯黛眉却一瞬间黑了脸,恼恨当场拧着一旁的柳枝。
凭什么世上最好的都是她程宝珠的!凭什么她程宝珠就要全然占有表哥!
正当她沉浸在抢夺占有的思绪时,程宝珠却有些不喜悦。
程宝珠的性子其实像个孩子,说话梗直,性情也是直接,在她眼里,夫妻之间的感情除了相爱便是背离,爱就深情而专,不爱便和离的干干净净。哪里像陆恭桦这般,一会子热烈的要命,一会子又冷漠禁欲的跟不食人间烟火一般,让她看不懂。
如今他们大婚也快一年了,他倒好,倒是益发的痴迷起大理寺那些阴森森的案子了,朝里那些人也是,都是大理寺的,怎么就少了陆恭桦就办不了差了?!弄得陆恭桦整日在大理寺忙活,根本没空理会程宝珠。
前个儿,她专门精心安排将军府的厨娘过来,煮了满满一桌子菜,她也专门梳妆妆扮了一番,不料他刚坐下,大理寺那边儿就匆匆来了人儿,说是忽然接到了一份密报。
陆恭桦看完之后,放下银箸,摸了摸程宝珠的头便急匆匆的翻身上马,径直去了大理寺。
看到陆恭桦的背影,程宝珠忽然就没了胃口,表情也藏着一丝淡淡的尴尬。从那一刻开始,程宝珠心里觉得他们之间的确是出了问题,甚至想到将来他领着旁的女人进门的场景。
看着她红着眼过来请凑休书,陆恭桦瞬间心里就一揪。
他不是要与程宝珠生疏,但他的的确确不想让她看到他染病的脆弱模样。近些日子她的行为,他都看在眼里,每次看她如此,他都恨不得投生成魁梧高大的莽撞汉子……所以他处处避开她,想借着大理寺的案子来搪塞,打消她的疑心、只是,他这举动,却被那娇俏的小人儿当成在外面偷人……还一本正经的提前写好了休书,让他签字,见她将狼毫笔抵在他的掌心,他无奈地笑了:“只是大理寺事多,不是你想的那般。”说完把休书放在跳跃的烛火上,烧了个干净。
他这般喜欢程宝珠,怎么会轻易退婚。程宝珠看到他着急的有些发白的脸,顿时情绪就好了很多,她抬脚碾碎地上烧黑的粉末儿,故意板着脸道:“我当你被大理寺的女鬼吸了魂儿去了呢!”
陆恭桦佯装被鬼附体趴到案上,随后又一把将程宝珠压在身下,大掌在她的身上游弋,“怕是真被花心鬼附体了……”
程宝珠合上衣裳在软榻旁坐下,笑道:“呵~~你这大理寺卿,怕是厉鬼都会避着你走,色鬼哪里敢附身!”
陆恭桦愣了愣,随后拉过她的手轻轻捏着,“色鬼更厉害些。”
好轻易哄好了妻子,大理寺那边儿倒是又来了密信,陆恭桦看完信件上的内容,眉头微微一皱,一双眼睛不由自主的看了程宝珠一眼,待迎上她的目光后,忽然一本正经的将密信扔在一旁。
程宝珠看到后,不由噗喝一笑,“去便是了,我又不是那等得理不饶人的。”
***
待傍晚,大理寺的几个同僚硬拉着陆恭桦去了春风楼。
大理寺主簿徐瑾,斟了满满一酒杯女儿红,靠在桌角上,朝着陆恭桦道:“你说你这个人也是希奇,人家晋阳公主这般心悦你,你倒好直接热脸贴冷屁股的哄着安远将军府的闺女,说实话,我也没觉得她多好,除了长得明丽聘婷些……”
“既是晋阳公主如此好,不如改日我向皇上奏请一番,招你为驸马。”陆恭桦面无表情的拨着茶水。
倒是徐瑾惊诧地看着他,他真的想不到这个城府深厚,不显山不露水儿的主儿,竟然为了程宝珠多次剑拔弩张的反驳他。他一时有些缓不过来,放下手中的酒盏,揽着陆恭桦的脖颈,认真道:“我看你小子才是见色忘友,我是个三拜的结交兄弟,你为了一个女人!你……你真的是不在乎我。”
陆恭桦扬眉,打掉徐瑾的手,淡淡道:“我看你小子快寂寞的要断袖之癖了!真的要给你找个妻室才是。”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权臣掌上珠程宝珠陆恭桦出色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