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花晓芃陆谨言全文已出花开花落一地伤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花晓芃陆谨言全文已出花开花落一地伤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3-15

花开花落一地伤小说讲述的是花晓芃陆谨言的爱情故事,小编提供花晓芃陆谨言全文已出花开花落一地伤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资源,花晓芃深吸了口气,原来大姑子还是个戏精,演起苦情戏来了,“我什么都没有做,是你血口喷人。” 她绝对不能任她诬陷。 陆初瑕吸了吸鼻子,“爸爸,大姐发疯了,她打了嫂子,还把我推倒在地上。我的腿都摔青了,好痛啊。”她小嘴一瘪,又哭了起来。

花开花落一地伤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第三十五章这个女人只有我能动
花晓芃深吸了口气,原来大姑子还是个戏精,演起苦情戏来了,“我什么都没有做,是你血口喷人。”
她绝对不能任她诬陷。
陆初瑕吸了吸鼻子,“爸爸,大姐发疯了,她打了嫂子,还把我推倒在地上。我的腿都摔青了,好痛啊。”她小嘴一瘪,又哭了起来。
司马钰儿看到女儿的膝盖确实青了一大块,心疼的要命,“锦珊,你为什么要推小瑕,你和晓芃之间的争执,又关小瑕什么事?”
“谁让她不分青红皂白,胳膊肘往外拐,不帮我,反倒帮着花晓芃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陆锦珊哼哧一声,丝毫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这里没有人是外人,晓芃是我陆家的儿媳妇,是你的弟妹!”陆宇晗呵斥道。
“可是她不守妇道,勾引自己的姐夫,败坏我们陆家的门风!”陆锦珊气呼呼的说。
陆夫人狞恶的瞪着花晓芃,“晓芃,你从前怎么放纵我管不了,但你嫁进陆家,就该恪守妇道,不能把你在外面那些低劣的恶习都带到陆家来。”
“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陆家的事,您怎么可能仅凭她的一面之词就定我的罪呢。”花晓芃直直的盯着她,坦然不迫。
秦如琛的眉头紧紧的皱拢在一起,面色十分的阴沉,“我不过是看晓芃要摔倒,扶了她一下,就被锦珊小题大做成这个样子,她还真会颠倒黑白。”
“嗯,姐夫就是怕嫂子摔倒,拉了嫂子一把,大姐就像发疯一样的冲过来打嫂子,她是不是被魔鬼附身了呀。”陆初瑕把头藏进了哥哥的怀里,像是还有点后怕。
“摔倒?她是真摔吗?分明就是在演戏,这种假摔的小伎俩,电视剧上都演烂了,是你看不出来而已。”陆锦珊气得头发丝都在冒烟。
太可怕了,秦如琛分明就是在护着这个小妖精,他已经被钓上勾了。
“你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无所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花晓芃义正言辞的说。
陆锦珊忽然就哭了起来,“妈,我们家里怎么来了这么一个女人,阴险狡诈,银荡无耻,脸皮比城墙还厚,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兴风作浪,搅得一家都不得安宁。”
花晓芃死死地盯着她,目光里的批判就像两把利箭,“陆锦珊,我敬你是我的大姐,一直对你礼让三分,尽管你总是恶语相向,但我从来没有冲撞过你,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跟我过不去?”
陆锦珊的嘴角抽动了下。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原因,讨厌一个人也不需要原因。
但她讨厌花晓芃是有原因的。
这个原因只有她自己清楚。
每次看到她,她就感觉像一根刺,扎进了眼睛里。
“我是为了谨言,为了陆家,不想这颗老鼠屎,破坏了我们家的和谐。”
陆宇晗火冒万丈,原本准女婿在,他应该给女儿留几分面子,但她这样撒野,早就把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锦珊,你简直是在无理取闹,你马上向晓芃道歉!”
陆锦珊惊呆了,没想到父亲不教训花晓芃,反而要她道歉。
“爸,做错事的人是她,应该她向我道歉才对。”
“你道不道歉?”陆宇晗目光一凛,极为严厉。
陆锦珊吓得躲到了陆夫人的身后,陆夫人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赶紧充当和事佬,“算了,宇晗,我看一切都是误会,他们两人拉拉扯扯的,锦珊看错了,也是情理之中。”
“她就是被你宠坏了!”陆宇晗恼怒的瞪她一眼。
陆夫人脸颊颤抖了下,想说什么,又没敢说出来。
她的女儿金枝玉叶,高贵无比,怎么可能向一个卑劣放荡的乡下女人低头?
就算做错了,也要在气势上压她一头,把她踩在脚底下。
陆锦珊暗自咬紧了牙关,内心的仇恨如同海浪一般汹涌澎湃。
她笃定花晓芃是想勾引秦如琛,那天在花园里,她就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跟秦如琛说些什么。
贫民窟里的下贱胚子,什么龌蹉的事做不出来。
她正想着,就看到陆谨言抱着陆初瑕走了过来,“陆锦珊,你可以不像花晓芃道歉,但必须向我和陆初瑕道歉。”
陆锦珊差点没晕死过去,“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
“花晓芃是我的人,假如她犯了错,该由我来惩罚,你没有资格。现在你越俎代庖,不该向我道歉吗?”陆谨言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腾腾的吐出来,语气轻如羽毛落地,声音却冷冽如寒冰,让陆锦珊激灵灵的打了个颤栗。
“大姐,你无缘无故的推我,也要向我道歉。做人要懂得尊老***,你是家里的长姐,我们都是你的弟弟妹妹,你不爱护我们,还欺负我们,必须要道歉。”陆初瑕撇着小嘴,气鼓鼓的瞪着她。
做错事,不肯道歉,还耍无奈的大姐,太讨厌了。
陆锦珊气得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你们两个不要太过分了。”
“快点,陆锦珊,道歉。”陆谨言阴鸷的瞅着她,眼神十分的硬冷,没有一点温度。
花晓芃这才发现,陆谨言的冷不仅是对她,对自己的亲姐姐也是一样的。
他就是寒冰系的,天生就自带一块冰山。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摇着陆夫人的胳膊,想让她解围。
陆夫人看得出来,儿子对这件事不太喜悦,女儿这样闹,也丢了他的脸面,就说道:“锦珊,向你弟弟妹妹道歉。”
陆锦珊傻眼了,连母亲都不护着了,就没有台阶可下了。
“对不起。”她不情不愿的嘀咕出了三个字。
陆谨言冷哼一声,“以后你记好了,这个女人做错事,要由我来惩罚。”
说完,他大步走到花晓芃面前,粗暴的拉起她的手,连拉带拽的离开了。
陆宇晗和司马钰儿跟着走了。
陆锦珊的目光落在了秦如琛的身上,眼泪汪汪的,满腹的委屈,但秦如琛眼里却闪过了一丝厌恶之色。
“如琛,你以后一定要离那个狐狸精远一点!”陆锦珊走过来,想要拉住他,被他一把甩开,“我先走了。”
不待她回应,他就径自朝外面走去。
她气得直跺脚,“都是那个贱女人害得,都是她!”
“行了,她待不了多久的,你也要收敛一点。”陆夫人劝慰道。

花晓芃陆谨言全文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十六章想要盗种
房间里,花晓芃坦然不迫的看着陆谨言,“我没有勾引秦如琛,信不信由你。”
“你应该没这么蠢。”陆谨言嘴角勾起一弯冷笑,虽然布满了讽刺,但似乎是相信她了。
一个心机婊不可能傻到在家里公然勾引姐夫,自断后路。
“一个人看你不顺眼,做什么都是错。”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怎么都想不明白陆锦珊为什么如此的讨厌她。
他们又不是妯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利益冲突!
“丑的要死,还不去把脸弄干净。”他抬起手,抹去她嘴角的血迹,手指触到伤口,痛得她皱了下眉头,赶紧后退两步,保持他大手触及不到的安全距离。
这个动作似乎惹火了他,他一个箭步上前捏住了她的下巴尖,“疼吗?”
极低沉的语气不像是在询问,让她心里一阵发毛,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惹祸的根苗,活该。”他低哼了声,眼神比花岗岩还硬冷,没有一丝怜悯之色。
“我没有招谁,也没有想要惹谁,你跟陆锦珊都是爷,我哪里招惹的起。”她愤愤的甩开他的手,朝洗手间走去。
他和陆锦珊不愧是孪生姐弟,一个是魔王,一个是魔女,这个家里唯一能好好相处的只有小萝莉了。
她拧了一块热毛巾预备敷一下脸,被他一把夺了过去,扔到地上,“你想明天肿的像猪头吗?”
“为什么?”她困惑的挑眉。
“8小时之内要冷敷,没点常识。”他从冰箱里拿了一个冰袋丢给她。
她瘪瘪嘴,正想“回敬”两句,一个稚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嫂子,这是妈妈让我拿给你的芦荟膏,擦在脸上可以消肿止痛,我刚才擦了一点,膝盖就不痛了。”
“替我谢谢小妈。”花晓芃微微一笑。
小妈应该是个细心而和善的人,难怪公公看起来更偏爱她一点。
陆初瑕双臂环胸,小嘴撅了撅,“秦哥哥是因为失忆才会和大姐交往的,假如他恢复了记忆,肯定不会跟大姐结婚。”
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姐夫失忆了?”
“对啊,三年前,他发生了一场意外,昏迷了好久,醒来的时候就失忆了。”陆初瑕说道。
花晓芃震动无比,难怪他总是说自己不记得了,原来是失忆了。
“他失忆之后,性格是不是改变了很多?”
“嗯,他失忆之前喜欢登山冒险,去过南极北极,还攀登过喜马拉雅山呢。失忆之后就喜欢安静的待在家里,弹钢琴,画画。”陆初瑕一本正经的说,她经常会去秦叔叔家里玩,对秦如琛就跟自己老大一样熟悉。
花晓芃的脑海里掀起一股惊涛骇浪。
一个人在失忆之后,性格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吗?
为什么同样是三年前?
阿聪发生车祸,秦如琛发生意外。
阿聪死了,秦如琛失忆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一股巨大的疑团把她的脑海重重的包围了。
陆谨言抚了抚小萝莉的头,“好了,你该去复习功课了。”
她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珠子转动了下,顽皮一笑:“今天你会和嫂子玩小说大全吗?”
陆谨言呛了下,“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掺和,否则六一儿童节的礼物取消。”
“老大是坏蛋,肯定又想压在嫂子的身上欺负嫂子,你这么重,要是把嫂子压死了,你就没有老婆了。”她说着,吐吐舌头,跑了出去。
陆谨言风中凌乱,把门关上,转过身时,某女已经神速的铺好地铺,钻进了被窝里。
她晚上唯一做的事,就是装死。
陆谨言也懒得理她,就当她真死了。
第二天是周末,不用上班,所以她起得要晚一点。
陆谨言已经不在床上了。
收拾好自己,她预备下楼,经过书房时,发现门敞开了一道缝隙,有声音从里面传来,是陆谨言的。
带着几分好奇,她停下了脚步。
书房里,陆谨言的脸色十分的阴沉,“这么久都找不到一个女人,难道她人间蒸发了?”
“那天晚上,酒店的监控录像全部被删除了,没有长相,光靠一个胎记去找人有些困难。”
阿元的声音很低,唯恐少爷发火。
“我就不信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把江城全部的餐厅都查一遍,无论大小,一个都不准错过。”陆谨言急躁而郁闷,他就不信一个人能凭空消失。
“少爷,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阿元瞅了他一眼。
“说。”陆谨言命令道。
“那个女人,会不会是设计您的敌人故意派来的?”阿元提醒道。
陆谨言微微一怔,有道犀利的寒光从眼底一闪而过。
那个女人说的很清楚,她是来送外卖。
他强要的时候,她哭得很伤心,难道都是装的,为了迷惑他?
“目的呢?”他浓眉微扬。
“可能想要盗种。”阿元放低了声音。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那就更要找到她。”
门外,花晓芃浓密的长睫毛扑散了下。
因为他们的声音都很低,她并没有听得清楚,但基本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陆谨言在找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盗了他的种。
天,这可不是件小事。
没准哪一天,就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登门入室,要来找她逼宫了。
她再次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想要再听听,门忽然就被拉开了。
她毫无预防,一个踉跄就跌了进去。
阿元很自觉的离开了。
陆谨言的脸色阴郁无比,目光凌厉的像支利箭,暴怒的射向她,仿佛要把她一箭穿心。
他大手一伸,拧起了她的耳朵,“你有偷听的习惯吗?”
他的力道不重,但也不轻,隐隐的疼痛从她的耳廓传来:“我……我就是经过,想问你要不要吃早餐?”她尴尬的要命,囧的面红耳赤。
“狡辩,野狐狸!”他阴冷的声音布满了讽刺,还有厌恶。
这个女人满身的恶习,拙劣无比。
“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真的。”她使劲的摇头,寒意在背脊蔓延。
他嗤笑一声,显然对她的话半点都不相信,她是个撒谎的惯犯,从她嘴角吐出来的每个字都不能相信。
“知道我会怎么处罚爱撒谎的女人吗?”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花晓芃陆谨言全文已出花开花落一地伤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全部内容,欢迎下载客户端阅读完整版全文!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