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盗墓往事新品悬疑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盗墓往事新品悬疑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悬疑推理 2019-03-05

完整版新品悬疑小说《盗墓往事》情景渲染力强,轻而易举把人带到诡异恐怖的气氛里,每一个故事都引人入胜,值得一看。为您提供盗墓往事新品悬疑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的:"别吵了,我不是坏人。"那人摘下了面罩,头发一甩,露出一张光洁的脸来。

盗墓往事免费阅读

"别吵了,我不是坏人。"那人摘下了面罩,头发一甩,露出一张光洁的脸来。
果然是一个女子。
这女子的皮肤很白,在黑夜里都能看出那种通透白皙,长着一双秀眉,而她眼睛里的神气却显得有些病弱憔悴。这看上去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但她的眼神,总给人一种经事非浅的感觉。
"什么……什么玩意,竟然是女的。"胖子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一下显然给他震动不小。
"你为什么要潜入我家,偷听我们说话?"我问她。
她显得很平静一样,淡淡的说:"你家?聂松茂是你什么人?"
我愣了一下。聂松茂,正是我外公的名字,除了家人,也只有以前的邻居和熟人知道,她这么小的年纪,看上去还没有我大,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是他外孙。"我保持着镇静,尽量用一种从容平淡的态度和她说话。
聂家院子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住,你可以理解为我是现在的屋主人,所以我说是我家,应该没什么不妥吧。
那女人扫了我两眼,像是在内心里确认下我的身份,随后看着我们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她受到一个托付,是外公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想要知道外公的消息。但是他们很久没有了联系,如今他自己已无法做到上门来拜访,所以需要由她来代劳。
想到她所说,我在脑海里对应了一下,外公以前确实有一位朋友,家道中落的时候还是靠了人家的帮助。那这样看来还是友人,但有友人穿成这样拜访的吗,我还是狐疑。
看我依然没有放下戒备的样子,她笑了一下,接着说,她到这里的时候只看见一座空房子,已是无人的迹象,过去的老邻居也都走的走搬的搬,四周都是这两年来的新住户,对我家的了解不多。她花了更多的时间打探查询,这一来二去,才知道外公已经过世了。
她预备回去交差的时候,发现我忽然住了进来,由于对我没有了解,看这无人接管的房子忽然来了个住户,觉得我的身份可疑,为了不被发现,于是就用这样的方式察看下我的情况。
我觉得还是有些事情不正常,正因为她这样的行动方式,还有刚才逃跑时候的动作身手,看上去不像是一般的女子,安排她前来拜访人家之类的事应该不只这么简单。
这时候胖子接了一个电话,几句对话的功夫之间,聊的越来越轻松,我就听他说了一句"有事情做了",然后用一种惊奇的表情看着我:"你倒是挺的混得开啊,白三爷都熟悉。"
我还没搞清楚状况,他又是对那女子一脸赔笑的说:"姑娘不好意思啊,刚才真是多有得罪了,都是自己人——自己人。"这明明刚刚还是一脸凶神恶煞的主,现在却换了个脸一样一脸热情的把对方请到我们身边来。
"胖子,这什么情况?你给我说清楚。"我喊道。
"你急什么,跟我去老金那里,路上跟你说。"胖子说完又打了个招呼,叫上这女子跟我们一起回去。
刚才那个电话是老金打过来的,胖子跟我说老金的店里上午来了一些客人,当时这个叫阿霜的姑娘也在,这些人都是白三爷招来的。
白家是古董文玩界的世家,在这个圈子的影响力和人脉自不用说,家主白三爷热爱研究和收藏历史古物,尤其痴迷古籍珍宝,到了晚年收集的癖好却是反增不减,因此白家近几年开始通过各种各样的门路收罗古物。
作为老金最大的下家,店里出的全部尖货也都是转手给了白三爷。这样的客人老金自然丝毫不敢怠慢,忙给胖子打电话问人,阿霜就是途径故地代人拜访一下老朋友,叫我们不要伤了自己人。
至于胖子刚刚说的有事情做了,是一件需要商议的计划。
四川那边前阵子挖出了一批古代兵器,卖家急着转手,刚好白家耳目灵通,第一时间买了回去,他们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那些兵器是古蜀国的工艺。而且有兵器的地方,四周应该就藏着大墓!
在历史的书页上,人们对于古蜀国文明的认知如今还是近乎空白,白家人显然不想把个消息公布出去,假如被上面先一手盖下来,那么有些秘密永远都不会得见天日。所以白家雇了一群人,然后想在老金这边再聘请两个有经验的帮手,集结之后去四川找墓。
我们到了老金那里,另外四个人都坐着,加上阿霜正好五个人,看样子等了有一阵子。
老金看见我们,就开始帮忙介绍起来,我大概记了一下,这些人有一个做过私人保镖,另外三个都当过兵,有一个还是特种兵退役,个个都不是吃素的。
白家请人都这么专业吗,这胖子跟他们一起还凑合,我这军校都没考上待一起会不会很现眼,我想着,微笑的跟他们示意一下:"各位就不用在意我了,我是陪朋友过来开开会的,下墓的事我就不去了。"
胖子听后,龇了一下嘴:"怎么的,你不去啊。这古蜀国的天地不想见识见识?"
"不去,我觉得,我下去可能够呛。"我摇摇头。
"唉,不去拉倒。那下面指不定有多少金疙瘩,你要看我发达了,可别怪爷没提醒你。"
我笑了一笑,没再说什么,老金给我们几个人砌了茶,就开始商讨起去四川的事了。
我此时已是一个局外人,听他们细碎的说起路线规划方面的事,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
我看了下阿霜,她坐在那里,只是听人讲话,也没和他们有什么语言上的交流,终究是一副冷冷的样子。
她似乎意识到有人在看自己,朝我这边望过来,跟我的目光刚好撞上,一瞬间有种奇妙的感觉触过身体,我赶紧缩回来。
众人商讨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老金在门口送行,约定了一下明天中午出发。
我和胖子走一路回去,忽然叫住阿霜,跟她坦言我们两人都为之前的事情抱歉,要请她吃一顿。阿霜在原地愣了一下,也没有说不去,在我看来只要她不是甩脸色走人,就不算是拒绝了。
胖子带我们下店吃了一顿火锅,酒过三巡,就侃起了大山,一张嘴像机关枪嘟嘟扯个不停。可能受到这种诙谐气氛的感染,阿霜也渐渐放下了拘谨,慢慢酌几小杯。
回去的路上胖子一贯他的豪爽:"这酒过三盏,交的就是朋友了,姑娘这夜深回家若不踏实,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儿护送你一程。"

盗墓往事在线阅读

我看胖子这么热忱,肯定是选错了对象,怕到时尴尬,便当先打趣的说:"得勒,别人这身的本领还要你送,怕是有我们两个才不踏实吧。"
我说完看她脸上没什么波澜,以为是要发作的征兆,暗叫不好。但是她没说什么,脸上嘴角微微的扬起,细微到我都看不出来这笑里有什么用意。看来让这女子露出真正的笑颜,可真得是一件不平常的本事。
她没答应,也没拒绝,我和胖子也不再插科打诨,收敛了那股子不正经,从容的跟着她走了一路,把人送到了住的地方。
昨晚喝多了酒,第二天睡到中午我才醒来,收拾好后想着去街上看看,胖子这会儿应该在老金那边预备出发了,我往街上走去,忽然又想到了昨天的事情。心里一寻思,又折去想送一送那女子。
她住的地方是一个民家旅店,统一仿着徽州特色的风格修筑,青砖黛瓦,我从正门走进去,还要通过往下的楼梯,下面是一层对向的房间,隔着走廊和石板就是贯穿镇子的河水。她的房间选在这儿,倒也像个懂韵味雅致的人。
我敲了敲门,里面似乎并没有人。但门没有上锁,我觉得希奇,是什么原因让她急着出去或是忘了锁上。
有股好奇心让我推开了门,我就这样鬼使神差的走进去,这里处于旅馆的最低层,里面有些暗,但是通风做得好的原因,房间没有什么霉味,一切的布置偏于简单,假如不是衣架上挂着的衣物,我根本分辨不出这是一个女子生活的房间。
窥探一个女人的房间,不得不说这还是我第一次,一个人的居室最能反应他的性格特征和生活习惯,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但是一想到一个人平常的生活气息,和许多细节就这样暴露在你的眼下,一种让心跳砰砰砰的羞惭感就涌上来。我压抑住内心的紧张,走到梳妆台那边去。
桌台上摆着水壶,梳妆镜,发带,面霜,除了一些生活必须品之外,找不到什么杂乱无章的东西。这么看,至少可以推出她是一个生活上删繁从简,不拖泥带水的人。
我有点咂舌,期待中的画面差别也不大,顺手打开了抽屉,里面放着记录本,上面散乱写了一些日期,没什么文字,看上面也没有联系,应该是用来顾客写下反馈和建议的。
进去的时候是抱着一种莫名的好奇,现在我却是在求证些什么一样,我还没注重到这种心理变化,当你有机会可以接近秘密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想要把握这机会,或者可以毫不避讳的说这就是一种窥私欲。
在另一个抽屉里,放着一把美工刀,下面凌乱的叠着很多报纸。
这些报纸尽管被整理过,但还是看得出来有点久远了,看上去泛黄,有些油墨甚至褪色,而且大部分报纸都有缺损,留下被人为休剪的痕迹。
但更令我希奇的是这些报纸的内容,和它们之间的联系,这些报道都指向了一个具体的事件。假如把它们综合起来,集中归结一下,有几个要害词出现的频率最高:
时间,是1995年。
地点,是四川。
事件则更有神秘色彩,发现僵尸。
我有些咂舌,想想看,在一个为什么她要搜集这些信息,她关注的点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不是有些匪夷所思过头了。
我在这些报纸上翻阅,目光看着那些标题和图片,忽然,其中的一张照片牢牢吸住了我的眼睛,我整个人都在那一刻凝固了。
在那张照片上,我看到了四舅……
那是一张黑白印刷报纸,标题以左的上半部分已经缺失,下班部分是一串文字内容,在两端文字的中间插了一张照片。
好在这报纸褪色并不明显,可以清楚的看到照片中,一个残缺的尸身躺在洼地里,看上去像被火烧过,皮肤和衣服像焦炭一样,只能从腿上看出一点像是穿着古时官靴的外形,这应该是前面提到的僵尸。
洼地四周站了一群人,从他们的站位上看这是很随意的一拍,而不是什么精心摆过位置的合照,他们站的很拥挤,有些人在后面还被挡住了。人群中,有个梳着偏分头,戴着方片眼镜的人站在两个人身后,双眼在看地上的尸体。
这个人就是我四舅。
凭我小时候的印象,我可以很肯定四舅的模样,这张脸无论走到哪里,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我怔怔地站了半天,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淌,这几天的事情发生的过于忽然,而其中的联系已经出乎了我的预料。
我现在一刻都坐不下去了,眼前是四舅那张随和的脸,在四舅面前仿佛出现了一条道路,这条路开始延伸,越来越长,在引我去一个非凡的地方。我觉得,为了搞清楚这些事情,只有自己亲力亲为。
我得去一趟四川。
我赶到荟宝堂时,发现众人都已经在那里,商议完备后都是一副集结待发的模样。我感觉我是不是脸上写着衰字,为什么别人看着我是都一种来者不善的表情。
胖子检验着手里的五四式手枪,唯独他看见我的到来还有点惊喜,忙放下东西说:"你这是什么情况啊,临时变卦?"
我没心情跟他打趣:"胖子,这一趟我要和你一起去。"
"不是,你得有个心理预备啊。你看带的这些家伙,这可不是去上山打狍子啊。"
我眼见他们这一身行头倒真是齐全,什么防水矿灯,德国狼眼手电,军用折叠锹,尼龙绳,急救绷带都配好了,武器也是各自量身配置,心里做了一下简单的评估,嘴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的回应着:"这些我知道,你这家伙不就看生意不好做,借着时机发一笔嘛。"
"唉!你这话可就说的不中听了。你说说这些自古以来的统治阶级王公贵族,哪一样财富不是剥削老百姓得来的,那金銮殿上的每一寸金片,哪一个不是搜刮来的民脂民膏。这些东西陪他们在土里埋着一起烂掉,那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
再说爷这一身腱子肉多久没有正经干过活了,再不练练都要忘了自己是待过营子,摸过枪的人了,爷要做的这就是惩恶扬善的义举,***这些封建统治的旧遗害,把老百姓的东西归还给老百姓!"胖子说着兴起,声情并茂的握起了拳举到头顶,就差有人鼓掌叫好了。
我懒得和他见识,坦白的说,这次去的目的只是为了弄清四舅留给我的疑团,他们所行为的明器或者财物,对于我来说充其量只是长长眼界,锻炼锻炼运动量的理由罢了。
老金似乎听出了我的意思,跟我提道:"小爷此去可是为了查清你那位失踪舅舅的线索,若我没有记错,你那枚扳指不同于一般的扳指,它的材质虽是玉器,可因为形成条件实在苛刻,所以算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宝物。"
我听完觉得有这么稀罕吗,连问老金这话怎么说。

以上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盗墓往事》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关注本站看更多出色好看的小说。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