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完整版微甜的你苏依白徐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微甜的你苏依白徐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3-01

“完整版微甜的你苏依白徐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曲折生动,男女主人公苏依白徐性格饱满有趣,心理描写丰富,有强烈的代入感,程青青于是从课桌的抽屉里拿了包,边掏边问,“要多少啊?一百够了吧?” 苏依接过百元钞,低头继续写记录。 “这次的集体班服又是你和班长去选的吧?”程青青问。 苏依点头,“要不你周末和我们一起去?” “行啊!你俩挑的衣服又土又丑的,我都不想穿了好吧……”

微甜的你小说完整版在线试读

白徐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满不在乎的,拍了拍衣服上被陆亦明用手拍过的地方,“那天你们的人往我的衣服上吐口水,还要收所谓的保护费。和人收保护费的恶霸我见过,不过……”他顿了顿,“敢跟我收保护费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去,好大的口气啊你。”陆亦明挑了挑眉毛,又走近了白徐一些,双目微微睁大,“之前我哥们儿和我说,咱A高来了个砸场子的,我还不信,究竟,敢在陆爷我跟前横的,还真没几个。”
白徐没说话,就这么站着,脸上是波澜不惊。
“嘿我说,”陆亦明指了指校门口的方向,“挑个地儿吧,总得解决一下吧?”
“你的意思是……换地方?”白徐道。
“废话,我可不想被记大过开除,老子我还想考大学呢。”
白徐依旧面不改色,“我没意见。不过,还是改天吧,我今天没空。”
陆亦明当即变了脸,“你特么这是想当缩头乌龟?!还改天?!开玩笑!”
四周陆续围了些学生,在一边交头接耳的。程青青提着包路过的时候,就看见白徐被陆亦明一伙人围着。陆亦明一伙人总共有五个,那阵势着实是有点吓人,程青青愣了愣。
她想着,陆亦明那边这么多人,他又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校霸,白徐初来乍到又单枪匹马的,肯定会落了下风,待会儿保准会被陆亦明揍得满头包……
快速地思考了几秒后,她提着包,就这么直接朝一干人等走了过去。
还没等她走近,孟学飞就朝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离开。
程青青不理,她绕过几个人,走到了白徐的身边。
“陆亦明,你又想欺负同学吗?小心我去和老师告状。”她说罢,咽了咽口水,因为心虚。
陆亦明不耐烦地摆摆手,“去你的,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少过来瞎凑合我们男生之间的事。”
他走近白徐,表情轻视,“嘿我说,你当缩头乌龟就算了,现在还躲女人后边?怎么这么孬啊?”
白徐的面色依旧平静,他看了眼四周围观的学生,提议,“就学校后边不远处的那条巷子?”
“就这么定了。”
ˉ
苏依打扫完了教室后,拿好自己的包,往停车位走去。
开学之前,母亲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说是她上了高中以后,几乎没有时间再去锻炼身体,所以就买了自行车,让她上下学的时候活动一下筋骨。
苏依的自行车停在停车位最角落的位置。
她边走边拿钥匙,不小心踢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她低头,发现是一辆横在地上的自行车,是男生骑行的那种式样。
她皱了眉毛,弯腰摸了摸脚踝处,然后将自行车给扶了起来,把车拖到了一个空位。
傍晚的夕阳将天空照得橙红一片,光有些刺眼。今天的天气有些热,苏依伸手摸了摸背,发现衣服湿了点,穿着有些不舒适。
她骑着自行车穿过了两条街道后,拐进了一条必经的巷子。
这条巷子有了一点年头,晚上不点灯的时候,几乎看不见路。现在即将入夜,但是巷子的路灯却还没有被点亮,因此走在巷子里,有些视物困难。
苏依眯着眼睛,想看清前方的路。
她的眼睛有些近视,但她又不喜欢在行走的时候戴眼镜,只在上课或者看电视用手机电脑的时候才戴,这导致她偶然会在路上出些状况,比如走夜路被石头绊上一绊,骑自行车被颠几下这类的。
巷子的路灯迟迟不亮,这让她有些烦躁,索性停了下来,从包里拿了眼镜出来戴上。
安静的巷子里,她听到了一些响动。因为有些听不清,她于是侧了耳朵。
不远处,传来几声闷闷的人声,似乎是有人被打了,但又不想喊叫出来的样子。
苏依并不想多管闲事,戴好了眼睛后,她重新蹬了自行车前行。没等她走两步,眼前便飞速擦过一个人影,朝她的自行车头撞过来,她躲闪不及,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噼里啪啦”的几声,她就连人带车的和那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苏依是背先着地的,她的第一感觉是后背有些疼,手肘处破了点皮,这痛感令她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苏……苏依?!”
闻声身边的这人喊自己的名字,苏依先是愣了愣,然后,抬眼睛,对上那人的脸。
是陆亦明。
陆亦明急忙站起来,又手忙脚乱地将苏依给提了起来。
“你有没有伤到哪里?!嘿你怎么忽然就冲过来了呢我正和人打架……你给我来这一出……”他唠叨着又围着苏依转了一圈,然后看着她破皮的手肘惊道:“你手破皮了!”
说着,他捉起苏依的手臂,一惊一乍的,“我送你去医院吧?”
苏依冷着脸抽回手,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不用,我回家自己涂点药就行。”
她刚一说完话,孟学飞和几个人就从巷子里跑了过来,见到苏依后,他们都愣了愣。孟学飞抓了两把头发,看起来很烦躁,他看着陆亦明嘴巴边的一点淤青,痛心疾首,“我就说了那小子身手不一般,你还不信非要和他单挑,现在好了吧?A高一霸现在成了皮皮虾任人拍打!”
陆亦明啐了口唾沫,用手背擦了擦嘴巴边,抬眼,瞪了一眼孟学飞,“马后炮有个屁用啊你?!”
“……”
苏依只知道陆亦明在和人打架,却不清楚他是在和谁在打架,也没有爱好去知道。她一言不发地扶好自行车,打算离开这里。
她骑着车蹬了两步后,陆亦明跑过来拉住了自行车的车尾。
“干嘛?”苏依问。
“……也没什么,我是怕你摔了膝盖骑不了车。”
苏依看了眼自己的膝盖,“我没摔到膝盖。”
她说罢,重新蹬了自行车,又骑着车拐了个弯。她微微回头,看见陆亦明和几个人已经转身,正预备出巷子。
天色完全的黑了下来,巷子两旁的路灯被一一点亮。
苏依单手扶了扶眼镜,察觉到巷子的边上似乎站了个人,她望过去,看见一个男生,穿着A高的校服,背对着她。
苏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停了车,就这么远远地望着男生的背影。
男生站在一堵墙边,先是将自己的包扔过了墙头后,又身手灵敏地翻过了那堵墙,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夜色下,让苏依生出了些错觉——那个人,似乎是白徐。
她回神后,摇了摇头,骑车继续往前走。
ˉ
白徐刚进了家门,他养的那只大金毛就朝他扑了过来。他扔了包,伸手揉了揉金毛头顶的毛发。
两个月前,他和父母来到这座城市定居,并在一座小区里,买了一套复式楼用作住宅。
印象里,白徐记得自己是第一次来这座城市,可是隐约的,他又对这里的环境,有一些熟悉感。
家里请来的保姆王阿姨,给他端来一碗绿豆汤,说是给他消暑用的。
他喝了一口后,觉得太甜了,就搁到了一边。
“王姨,现在都快十月了,似乎不是喝绿豆汤的季节了吧?”
“说是这么说吧,不过这些绿豆是今年剩下来的,留到明年就不好了,所以你妈妈让我煮了做成绿豆汤来。”
白徐这时蹲下来,捡了地上的一张东西,类似于相片。他将纸翻了一面,才发现这是一张素描画,画上的,是个女生,眉眼清丽,看着是个可人儿。
王姨凑过来,看了一眼画上的人,惊奇起来,“这是我今天收拾房间的时候找到的,本来是放在你书桌上的,给毛毛叼走了……哎呀,这姑娘我今早上遇见过了,就住在16栋那里,是你同学吧?”
白徐没说话,随意将素描纸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怎么给扔了啊……”
白徐的脸上,是一贯示人时的谦和笑意,淡声道,“这些都是废品,王姨你以后再翻出来就扔了。”
他说罢,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又锁了门。
他打开房间的灯,翻找了一遍抽屉和柜子,果然,在里边找到了几张素描画,全是刚才画上的那个女生。这些素描画中,只有一张用铅笔做了标记,上边写着:周雨婷,201X年8月20日作。
白徐将这些画全部捏成了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他坐到窗户边,在想,这些画到底是什么时候混进自己的行李中被带过来的,他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这些画,全部出自于名为周雨婷的人之手,并且,画上画的人,也是周雨婷。
夜色渐浓,窗外刮起大风,白徐站到飘窗台上,伸手关窗。他低头,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苏依。
她抱着一只猫,在夜色里匆匆而行。
白徐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关上了窗户,又拉上了窗帘。他现在,心情很烦躁,因为苏依。
并非是因为苏依本身,而是因为,苏依和一个人,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像到,他只要看到苏依的脸,就会不觉生出一股抵触的情绪。
他,讨厌苏依。
ˉ
“你说过几天的校运会,咱们班穿什么衣服啊?”
程青青手撑着下巴,问苏依。
苏依正算着新收上来的班费,垂着眼眸写着记录。在本子上写了几行字后,她转头,盯着程青青刷了两层粉的脸,道:“你忘记交班费了,快点补上。”
“……”
程青青于是从课桌的抽屉里拿了包,边掏边问,“要多少啊?一百够了吧?”
苏依接过百元钞,低头继续写记录。
“这次的集体班服又是你和班长去选的吧?”程青青问。
苏依点头,“要不你周末和我们一起去?”
“行啊!你俩挑的衣服又土又丑的,我都不想穿了好吧……”
“……”
对于自己的审美被人质疑,苏依觉得有些无语。她顿觉口渴,遂合上簿子,起身去楼下商店打算买瓶水来喝。
半道上,苏依发现白徐走在自己前边,和一个女生一起。然后,苏依就这么跟在白徐后边,进了商店。
“你喝哪种?”白徐打开冰柜,问同行的女生。
女生捏着嗓子,软软糯糯的,伸手指了指一瓶奶茶,“我想喝这个。”
然后,苏依面无表情的,抢先一步拿走了那瓶唯一的奶茶。
白徐:“……”
然而付钱的时候,苏依发现自己竟然忘了带钱……

苏依白徐全文在线阅读之免费章节

苏依的话罢,白徐愣了愣。他站在边上,盯着苏依的侧脸,若有所思。
蓝言似乎是没有料到苏依会这么直接,她的脸色有些僵。“那……我送你去医务室吧?”她道。
苏依先是不说话,然后背过了身,直接走了。她走了几步后,拐了个弯,才用手摸了摸后脑勺被砸中的位置,那里,的确是长了一个包,摸着还有些胀疼感。
她现在其实觉得有些晕,看东西也比平时模糊了一点,她甩甩头,没注重,自己手里的水壶就滚到了地上。
她走过去想要捡起来,有人率先一步,替她捡了。
她抬头,见是白徐。
他把捡起来的水壶递给她,“你想去打热水?”
苏依点头,没说话。
“我看你的脸色不怎么好……是不是被那颗球砸得重了点?”他问。
苏依接过水壶,抬脚往供给热水的开水房的方向走。她闻声身后有脚步声,跟着她。莫名地,她感到有些烦躁,于是回了头,盯着白徐的脸。
“你干嘛跟着我?”她问,脸上没什么表情。
白徐走到她的跟前,站定后,伸手从裤兜里拿了块发夹出来,“你掉了东西。”说着,他把发夹塞进了苏依的手里,然后,转身离开了。
苏依低头,看手心里的发夹,心想:他是个希奇的人。明明对每个人似乎都很温顺,但又在无形中,给人一种摸不透的距离感……像是,戴了面具的人。
她将发夹收进口袋里,然后,去了医务室。
ˉ
回家后,苏依藏好了医务室的医生给开的涂抹伤处的药。
她从房间出来,才发现核桃又不见了。
“妈,核桃是不是又跑出去了?”
苏依问了句,但是没有人回答她。她于是跑进了厨房里头。进了厨房后她才发觉,母亲不在。
“喵~”
核桃从沙发底下钻出来,慢速地走到苏依的脚边,叫唤了几声。苏依蹲下来,摸了摸核桃的背,“你是不是饿了?”
然后她起身,从柜子里拿了猫罐头。恰好门铃响了,她于是去开了门。
她也没从猫眼看是什么人,就直接给开了门。门开后,她愣了愣。
来者是个中年男人,肤色偏黄,眉毛生得很浓,约一米七的个头。男人也是一愣,随后对着苏依笑了笑,尽管那笑脸有些牵强。
“是小依吧?怎么……你妈妈她不在家吗?”
苏依不说话,眼睛里带了些敌意。
男人依旧面带笑意,“既然你妈妈她不在,那我改天再过来好了。哦对了,这是我从国外给你妈妈和你带的一点小礼物,你……拿着吧。”
苏依没伸手,就这么站着。气氛有些尴尬。
男人不知该做何种反应的时候,苏依的脸上褪去了敌意,她伸手接了几袋东西,“谢谢你钟叔叔。”
“不用谢我……那,我先走了,再见。”
苏依关了门,将这些东西放到一边,拿出手机给母亲苏晴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小依?回家了吧?我现在还在外边的超市里买菜,待会儿就回去,你先把饭给煮了吧……”
“嗯。”
苏依挂了电话,到厨房里去煮了米饭。天色黑透了以后,苏晴才买好了菜回来。
“下午六点的时候,钟叔叔来过了。”苏依道。
“是吗?他该不会又给带了东西过来吧?”
“嗯。妈,我想要买部新的手机,能给我点钱吗?”
苏晴愣了愣。她觉得苏依今天有些反常,因为平时的话,苏依是从来不会主动说想买新物件的。
“行啊,那要多少啊?”
“三千。”
“……小依,我们家的条件不好,要不……就买一千块左右的好吗?”
“你不是说爸爸他每个月会给我们至少一万的生活费吗?”
苏晴的脸色有些发白,她正想解释些什么,苏依又开了口,“妈,其实爸爸他根本就没有给我们打这么多生活费吧?是不是……他其实已经早就不管我们了?”
“不是这样的小依……”
“那你怎么已经有一年多都没有买新衣服了?”
“……”
苏依看苏晴的表情,知道自己是猜对了。她忽然觉得有些无力感。对于父母离异这种事情,她在八岁那年就经历过了,只不过,她那时候不是很明白这代表什么。这些年来,她对于“父亲”的概念,时常感到模糊,更甚者,她已经记不起来父亲的脸长什么样了。
苏依时常在想,自己的父亲,是不是早就已经抛弃她和苏晴了……随着年月的逝去,苏依渐渐开始明了,她的父亲,应当是已经在另一个城市,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子。
ˉ
初秋的清晨,凉意生起。
白徐关了闹钟,从床上爬起来,进了洗手间。
今天是周末,不过,他还是按着平日里上学的时间起了床,这是他已经延续了十几年的习惯。并且,他的父亲和爷爷,也不答应他在节假日里睡懒觉。
白徐刚进餐厅,保姆王阿姨就给他端来了一份西式早餐,是两份三明治加一杯牛奶。
“小徐,你妈妈说要你吃了早饭后,去XX路那边的一家酒店。”
“去那儿做什么?”
“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听说是XX酒店开业,你妈妈受邀到那边去了……可能是让你过去吃酒席饭吧?”
“……”
中午十二点整的时候,白徐骑自行车去了XX路的酒店。
这里确实是有一家酒店刚开业,门口还有没有被人清理掉的剪彩红绸耷拉着,酒店门口还有鞭炮残渣。
他将自行车停好,进了酒店。乘电梯到了十一楼后,他被服务生给拦住了。
“您好,请出示请柬。”
“……”
白徐遂道:“我没带。”
“那你不能进去。”
白徐并不是自愿到这种地方“蹭饭”的,因此他转身头也不回地就是往电梯的方向走。没等他进了电梯,便闻声背后传来一长串的高跟鞋踩踏声。
服务生蹿到他旁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酒席就快开始了您快点进去吧……”
“……”
白徐只好跟着另一个服务生,进了包间。他身后的服务生叽叽喳喳起来,虽然声音不大,不过他还是听得很清楚。
“上午不是和你打过招呼了吗?那是上边白家的公子,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怎么知道白家的公子还是个高中生啊……”
……
白徐进了一间包间,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了。席上,几乎都是他不熟悉的人,不过有那么一两个,他是有些印象的,坐在他左手边上的,是个厅局级的领导,再过去的一个,是个实业家。
服务生进来给顾客倒酒的时候,顺便也给白徐给满上了。他没有阻止,但也没有喝。服务生出去后,包间里又进来了一个人,是他的父亲白桦。
白徐于是挪了个位子,把位子让给了白桦。
席间的对话内容于白徐来说,枯燥又无聊。他吃了几口东西后,起身打算离席。
白桦按住他的手,示意他再待会儿。
“……”
那个他熟悉的领导,开始和人聊子女出国留学的问题。然后,他们很快把目标定在了白徐的身上。
“这是小徐吧?都长这么大了,上次我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娃娃呢!我说老白,你家儿子听说年年都能评上市里的‘五好’,这么争气?不像我家的,就知道在外边交一些狐朋狗友……”
“哪有的事情,他就是平时上课认真了一点,老师也是随便评的……”
白徐:“……”
这种话题年年都有,当然每回都是这种形式的“互吹”,白徐早已习以为常。等这波话题结束后,他才终于可以脱身。
“怎么没酒了?服务员!”
有人喊了声。
随后包间里进来一个服务生,是个个子不算高的小姑娘,她低眉顺目的,小心地端着托盘,托盘上摆了几瓶酒,红酒白酒皆有。
白徐正打算起身离席,抬眼就顿了顿,只因为这端着托盘走进来的服务生,看着太熟悉了,分明就是苏依。
“……”
然后,他又坐下了,眼睛里带着探究的意味,盯着苏依看。
她穿着酒店的统一服装,头发全部挽起,上身是白色的衬衫,下身则是黑色的直筒半身裙,裙摆刚到膝盖上方,脚上则是跟不太高的黑色高跟鞋。
白徐看她的脸,发现她还画了点淡妆,不是很明显。
苏依把托盘放到桌上,将托盘里的酒一一摆到桌子的中心,又拿起开瓶器,把白酒和红酒各开了一瓶。她的一***作干净利落,看着很是熟练。
随后,她拿了一瓶白酒,询问是否要给众人满上。得到回复后,她开始一个一个地给客人倒酒,走到白徐身边的时候,她愣了愣。
白徐盯着她的脸,饶有爱好。
“我喝红酒。”他说了句。
“……”
苏依遂放了白酒瓶子,又开了一瓶红酒,给他倒了半杯。
席间的人开始碰杯时,苏依取了托盘,转身出了包间。
苏依出去后,白徐也从席间起了身,出了包间。他四处看了看,在一条走廊上,发现了苏依。
他跟上去,苏依似乎是发觉了,于是站定,又转身,看着愈走愈近的某人。
“苏依?”
苏依没说话,脸色有些红,不知道是因为这里的空气过于闷热所致,还是因为被人发现了自己在做酒店服务生而感到羞赧。

以上就是小编为喜欢的读者,带来的“完整版微甜的你苏依白徐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追书的朋友,不要错过。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