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谢怀宁江焰的校园甜文唯独对你野小说精选耐看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谢怀宁江焰的校园甜文唯独对你野小说精选耐看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27

完整版小说《唯独对你野》谢怀宁江焰的校园甜文,从开始到结尾都带着淡淡的温馨,值得一看!为您提供谢怀宁江焰的校园甜文唯独对你野小说精选耐看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对细节的描写,那副画面似乎就在你眼前,如此生动鲜活,极力推荐!小说讲述:  “焰哥, 你咋这么咸鱼,不去学霸面前一展雄风,给自己拉拉票,没准她能选你一起坐呢。”

唯独对你野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谢怀宁笑笑, 耸肩道:“其实, 我还是想和你坐一起。”
只是,后面的人能换一换,便圆满了。
江园晏抓住她手臂,说道:“英雄所见略同诶。”
背后,江焰抬首,眯着眼眸,懒散靠在墙壁上, 赵煜凑过来道:
“焰哥, 你咋这么咸鱼,不去学霸面前一展雄风,给自己拉拉票,没准她能选你一起坐呢。”
江焰斜他一眼,笑问:“你想和谁坐?”
“我啊,我不贪心, 林真真啊, 刘弥弥啊,我都行的……”这两个女生, 是班里长得相对好看的。
“你想和她们坐,怎么不先去一展雄风?没准她们愿意。”江焰说,瞥了一眼他的要害部位。
吴景界打趣道:“赵煜你个孙子,就会耍嘴皮子, 真要你上你就萎了。”
“卧槽!谁萎了?!”赵煜气冲冲地, 一副要干架的气势。
他动静很大, 谢怀宁和江园晏讲话间,不由自主回头望他,江园晏有点想笑,故作吃惊:“谁萎了?”
“反正不是我,是焰哥和界哥。”在这个问题上,赵煜他绝不服输,果不其然被左右开弓,被踢了两脚。
“说谁呢你?”吴景界笑着道,江焰无谓地勾着唇角,看向谢怀宁,她表情有些愣,不明所以地返身,也不知他们在争着什么。
很好,免得他费神跟她解释,他健壮得很。
“你们再这么污,迟早是要失去我和怀宁的。”江园晏勾过一旁的谢怀宁,说道。
失去她?那她可能会更喜悦,谢怀宁暗暗想着,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很快又将自己拉回现实,继续看手中的题目。
赵煜好了伤疤忘了痛,很快又替江焰操心起来:“焰哥,你这样无所事事真的不行啊,我有预感,你很快就会失去小学霸的。”
他语气笃定,然而,江焰依然不为所动,“我失去她,你急什么?”
他语塞,“我这不,这不替你着急吗?”
“皇帝不急太监急,”吴景界说,“我看你是怕以后作业没人给你抄,被李美华请到办公室喝茶吧。”
赵煜挠挠头,不说话了,一转眼便见林桢朝谢怀宁的方向靠近,他碰了碰江焰肩膀:“不听赵煜话,吃亏在眼前。”
吴景界说:“呦,真是,你的强劲对手来了。”
“就他?”江焰终于有点反应了,削薄眼皮下的眼睛凌厉上挑,手指有节奏一下一下叩着桌面,目不转睛,看着靠近的林桢。
林桢没有注重到江焰的目光,笑着走至谢怀宁身边,抬了抬鼻梁上的黑框镜,“怀宁,能出来一下吗?”
江园晏如临大敌:“你想对我们怀宁做什么?”搂住她的手臂不肯松。
走廊。
林桢不好意思地笑笑,清秀的脸庞有淡淡的羞涩,“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大事咯,就是想问一下……你有没有意愿和我坐在一起?”
江园晏狐疑地看着他,他接着道:“是这样的,我们的英语和数学可以互补,成为同桌,一定能帮助对方把彼此的成绩更上一层楼的,你觉得怎么样?”
他说得真诚,耐心地等待着谢怀宁的反应,教室里出来几个人,江焰在前,两人视线无意中碰上。
林桢收回视线,江焰眼里有敌意,但是嘴角却是斜勾着,他同三三两两的人,倚着栏杆,大声笑闹。
江园晏正欲开口,谢怀宁朝她笑笑,她说:
“对不起,你的数学成绩的确很不错,但是,我已经和园晏说好了,和她一起坐,所以,不好意思了。”
“对啊不好意思啊,怀宁依然是我的呦。”
“没事没事,我就是问一问……”他摆手,也没多说,转身,江焰就在他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问一问?”他毫不掩饰眼中的敌意,手按在他肩膀上,看似随意,实则用劲。
只是三个字,林桢感到身上压迫感剧增,下意识地点头,脸上有些怪异,纳闷地看了他一眼,走开了。
“太好了,我们又能继续同桌了,我刚才还担心你会被他抢走呢,究竟我学习成绩和他比起来……”江园晏兴奋道。
“嗯,我都答应你了,怎么会食言?”谢怀宁说。
“那……假如我没和你事先说好,你会不会想和他坐?”江园晏问完,另一边有人暗搓搓竖起耳朵。
犹豫,她竟然犹豫了?
她思考片刻,温声道:“其实我觉得也没什么,假如能让学习进一步提高,一起坐也行的呀。”她没有太多顾虑,说得坦然。
教室里不少同学忙活着寻找新的同桌,很是热闹。
当然还有一行人置身事外,因为他们不在教室,而是在体训,汗流浃背,外面的热浪不断入侵体育馆。
江焰脱了T恤,只剩里面一件黑色背心,俯卧撑时,肌肉线条紧绷,纹理清楚,恰到好处的野性糅合少年人的清隽。
操场上有上体育课的班级,有女生手挽着手,撑着一把遮阳伞在红白跑道散步。
“你带了手机没有?”赵千千问旁边的同伴。
“啊?带了,怎么了吗?”
赵千千目光直视着前方,“我要拍照,你帮掩护一下。”
她隔着很远的地方,拍了几张江焰的照片,随后去小卖部买了一瓶脉动,跑到体育馆底下的架空层。
“江焰~”她温柔地同他打招呼,将脉动递到他跟前,“给你。”
“谢谢。”江焰眼皮没抬,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汗,随手接过脉动往后就是一扔,“赵煜,接住,她给你的。”
赵煜眉开眼笑,挥了挥手中的脉动:“谢谢美女了。”
赵千千还想说什么,江焰已经转身,接过吴景界扔来的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没再看她。
赵千千讪讪离开,临走前依依不舍地回望他一眼,只看到他笑着和别人说话,眉眼间,依旧是肆意痞气,依旧是她迷恋的模样。
“妈的,我他妈想转文化生了,看看他们一个两个,天天在操场上瞎晃悠,怪羡慕的。”赵煜灌了几口水之后,说道。
“羡慕个屁,你他妈做试卷的时候,痛不欲生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羡慕?”吴景界一脸鄙视。
“我家里人老觉得我一个体育生,就是不干正事的,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赵煜忽然惆怅起来,“我他妈练习累死累活的他们看不见,以为我成天在玩。”
吴景界同情地拍拍他肩膀,“看来,我搬出来的决定真是非常明智。”
“得了,随便他们呗,又不是活给人家看。”江焰说,“老子爱怎么着怎么着。”
“你们没人催当然一身轻松了。”
没人催么?江正让他转成文化生的话,他向来当成耳旁风。
“就算你真转了文化生,你以为一切就好过吗,人还是会继续催的。”江焰起身,带起一阵风,“回去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什么意思啊这话?”赵煜跟着起身,追问。
“文化生文化课很重要,你这吊车尾的烂成绩,估计也得被你妈按着去各种补习班,还能想现在那么闲。”江焰语气虽然漫不经心,但话不无道理。
“有道理……”赵煜抓抓脑袋,“那我他妈还是老老实实当体育生好了。”
吴景界问道:“阿焰,你想和你前面那位一起坐不,还是想跟继续我一起同桌?”
刚才林桢那小子询问谢怀宁那会,他见江焰匆匆出了教室,还以为他想跟谢怀宁同桌,结果他什么也没说。
“想啊,但是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答道。
换回清爽干净的衣服,一行人很快返回到教学楼。高大的三人并肩,身后几个女生小心翼翼跟在后面,不好贸然超车。
她们偷偷打量着前面的男生,其中一个小声对同伴道:“假如让你们从中选一个,你们喜欢哪一个?”
两个同伴不约而同伸手,静静指向同一个人,“我喜欢中间那个,样子有点小坏,看着就很带劲,一点都不想我们班那些书呆子男生。”
“诶,你们知道吗,听说体育生那方面比较厉害?”
“哪方面?好好的开什么车呢你,小心人家听到。”两人相视而笑。
另一个女生撇嘴:“他的确长得挺帅的,可是你们不觉得他这个样子,看起来就非常花心吗,我以前高一有个班的女生和他谈过,没过几个星期就分了……怀宁你说对不对?”
谢怀宁一直默默跟在一行人旁边,没有插嘴,见许少婕问她,她答道:“我也不太了解,也许吧,不知道。”
“你说什么?”她声音小,许少婕没听清。
“我说我也不太了解。”她抬眼看了眼前面的背影,稍稍抬高音量。
捕捉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江焰脚步顿了顿,饶有兴味地放慢了脚步,听到后面女生讨论的声音:“那你刚才说也许吧,说明你还是觉得他那样像是一个花心的人,对吧?”
“我和他不熟,我也不知道,可能吧。”她依旧否认,内心心虚地想起那天,令人脸红心跳的红痕。

唯独对你野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

第二十七章
“我和他不熟, 我也不知道, 可能吧。”她依旧否认,内心心虚地想起那天,令人脸红心跳的红痕。
他对人如此轻佻,还……
“阿焰,怎么忽然走这么慢?”吴景界回头见他拉开一大截,问道,再往后看, 瞥见了谢怀宁, 心中了然,转头对赵煜道,“走快点。”
后面几个女生见他离得近,闭上嘴巴,没再讨论,许少婕转了话题:“怀宁, 那个英语老师在几楼的办公室来着?”
许少婕同她的同伴都是理科栋的, 他们打算去一个英语老师那里拿资料,正好遇上谢怀宁。
谢怀宁松了口气, 笑道:“我们走这边的楼梯吧,英语老师的办公室从这边上去会近一些。”而且,从这条楼梯上去,她们也不必在跟在江焰背后, 两全其美。
“谢谢你了怀宁, 有时间再聊。”许少婕在办公室同谢怀宁道别。
“不走吗焰哥, 还呆在这干什么,出去浪啊。”赵煜兴奋道,拾掇好书包,见江焰还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职高那帮小子要来干架,去不去看?”吴景界问。
“没爱好,我在这里坐会。”他把玩手机,没抬头。
那边,谢怀宁站在走廊,背着手里的必背古诗文,回头见那帮人依旧在教室。赵煜出来时,同她打了声招呼,她淡淡笑着点头,心里却迷惑,江焰竟然还不离开。
还好她学习资料充足,便去了小杂物间学习,出来时已经接近六点钟了。进教室前,她先探头望一眼,里边空荡荡的,窗户映着夕阳余辉。
“谢怀宁。”低沉的声音悄然而至,江焰喝着水从教室门口进来,仰起头时,线条漂亮的脖颈上喉结清楚,“最近都不跟我说话?”
“没。”她收拾东西的收略有些迟缓,蹲下身子,把今天用过的练习册塞回箱子,随着那小腿愈发接近,她捏着书的手不自觉发力。
江焰垂眸,她弯下的腰上,校服下两条浅色的痕迹愈发清楚。他蹲下,在桌子底下对上那双湿漉漉的眸,“你还要蹲多久?”
她匆匆将书塞好,起立后背了包,书包带子被一股力扯住了,“江焰,你还有什么事吗?”
“你和我是什么关系?”他问道。
她迟疑着回答:“我们不是同班同学吗?”他还想有什么关系……
“不,你不记得,你偷看我身体这件事了吗?”他一侧唇角挑起,手顺势沿着书包带子往前攀,“想得起来吗,罪魁祸首”
“偷看”二字另她感到不适与窘迫,刚想重复一遍她并非有意,忽地记起什么,改口道:“我不是偷看,而且你那天对我,你那天……”她怎么也说不出那种话,小脸憋了一口气。
“我那天怎么你了,怎么不说清楚?”
“你自己心里清楚。”她伸手想夺走自己地书包带子,没成功,胡乱说了一句话,心里却底气不足。
“要再来一次,让你回忆回忆?”他细长眼尾上挑着,说着便要倾身,目光毫不掩饰落在她脖子上,另一只手作势按住她的肩膀。
谢怀宁如临大敌,担心历史重演的她下意识伸手去挡,手心传来柔软触感那一秒,她迅速缩手,她似乎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唇瓣。
江焰说:“谢怀宁,你这喜欢对我动手动脚的毛病,是不是该改一改了”
颠倒是非的家伙,她说:“明明是你先动手动脚……”柔软的声音带着一丝丝怒气。
“所以呢,我们都相互动手动脚了,为什么刚才你跟别人说,我们不熟?”他定定注视,特殊强调了“互相动手动脚”这几字。
她心虚,低头望着脚尖,脖子根熟透,:“其实,严格说来,我们本来就不是很熟。”说着说着音量被他目光吃掉了。
“心虚了?换座位,你要不要和我同桌?”
“不行,”她态度异常果断:“我还要和园晏同桌。”
“怎么,你是担心我太有魅力,影响到你正常学习?”他声音柔和不少。
“不是,是你太吵,我喜欢安静。”
“那我改名,就叫江……安静。”
她愣神一秒才反应过来,正好,他正好放开了她的书包带子,她得以脱身,“随便你。”她说完便出了教室,不再看他,脸上依旧火烧火燎的。
几天之后,新的座位表新鲜出炉,下午放学之后,同学们按照新的座位表移动桌子。
谢怀宁和江园晏照旧是同桌,不过不再是后排,她们被分配到最里面靠墙那组。
“怀宁,能让我坐过道这边吗,方便我一下课就冲出去,嘿嘿。”江园晏笑着道。
谢怀宁点头:“可以啊,其实我个人也比较喜欢坐在窗边。”累了时可欣赏窗外风景,亦能感受到清新空气的流动。
江焰和吴景界的座位依旧紧随其后,由于江园晏和她调换了位置,她的后桌,自然而然也变成了吴景界,想到这里,她说话声音不觉轻快几分。
“吴景界,我终于摆脱你了,回家该庆祝庆祝了。”江园晏转身道。
“嘿,你个天天就知道看黄色小说的人,我还庆幸拜托你了呢。”吴景界应声道,嫌弃瞥她一眼。
“你才看黄色小说,跟你强调了多少遍这叫言情小说好吧,说得你似乎有多纯洁。”
这俩人真是对头,谢怀宁默默收拾书本,预备去小杂物间晚读,临走前听到赵煜跑过来,粗厚的声音很大:“焰哥,界哥,我觉得你俩应该换一换。”
“阿焰,你想换吗?”吴景界低头询问。
江焰望着斜对面的蓝色书包,笑了笑:“换什么,不用换,这样挺不错的。”
吴景界耸肩:“行,那别老搁这坐着了,去和十班的打球去。”
那边,听到江焰回答的她心情,颇有些怪异,喜的是终于不用堤防他猝不及防的靠近,然而,莫名其妙的,一丝丝怅然若失感悄无声息蔓延。
第二天,谢怀宁在教室外面早读,铃声响起时,她回了座位。江焰正靠在窗户边,由于长得高,头部即将接触到窗户顶端,慵懒地嚼着口香糖。
她后面的那张桌子,赫然放着西瓜味的益达无糖口香糖,难不成他……又换到她后面了?
她收完了第三组全部人的练习册,除了……“江焰,交一下物理练习册。”她板着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在例行公事。
他从桌子里翻出崭新的练习册,递给她时,压低声音道:“谢怀宁,知道你舍不得我走,所以我搬回来了。”
她脸颊两侧淡粉,抬眼对上他的眸子:“谢谢。”仿佛完全忽略他讲的话。
“呀,吴景界你怎么又回来了?”江园晏放下包,回头质问道。
“关我什么事,还不是一位阿……”“焰”字还没出口,小腿被人踹了一脚,“还不是因为坐在过道旁边方便行动,不然我怎么可能会回到你后面。”他也很懵逼啊,谁能告诉他,一大早来到教室,就发现自己桌子被移了位是什么骚操作?
“阿焰,你什么时候弄的?”练习时,吴景界问道。
“今天早上。”
“难怪你他妈今天这么早就奔去了学校。”原来就为了偷摸着做这事。
“你不也挺喜悦的?”
“什么?”
“你和江园晏。”他眼神意味深长。
“…………”
随之而至的期末考试结束后,万众期待的寒假终于到来。
九中学生的假期并不轻松,光是各科老师打印的试卷,整理起来,就有厚厚的一叠。
谢怀宁将资料收集好,放进书包里,然后整理出寒假需要完成的练习册,蓝色书包胀鼓鼓的。
她家距离九中大约一小时半的车程,坐着大巴车颠簸了许久,肚子翻搅得厉害。
好不轻易挨到了家,她拖着厚重的行李,从拥挤的车站挤出来。
路边的一侧是遍地青菜田野,而另一边,便是参差不齐的楼房,新旧交杂,谢怀宁的家,便是其中一栋不起眼的两层半楼房。
她晕车,刚到家时 ,脸色苍白,肚子有些不舒适。
“回来了?”奶奶笑意不深不浅,“赶紧把行李搬上去,等一下下来一起帮你婶婶做晚饭。”
“知道了。”她应道。
奶奶走到另一个房间,面容顿时慈爱不少,“谢意啊,出来知道了,等一下再学习吧。”
“姐,你回来了。”谢意今年初二,胳膊细瘦,干爽平头,打了个哈欠。
“嗯,刚放寒假就在屋里学习,这么争分夺秒?”她觉得有些希奇。
“我在玩手机……”说完,他裤兜里的手机消息提示音连响几下。
谢怀宁家里平时一共有,奶奶和母亲,一个叔叔,以及堂弟,一家人住在一间房,而她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
一般农村人都有好几个子女,她是少见的独生女,因为母亲朱秀音生她那年,村里计划生育抓得严,朱秀音被强制结扎,父亲和奶奶想让她再生个男孩的愿望落空。
为此,奶奶一直觉得这是一个遗憾,直到堂弟谢意出生,她才算放下了一个心结,但是,对待的两人的态度,差别很大。
这么多年,虽然谢怀宁自认为习惯了差别对待,但是有时候,心里还是会难受。
她唯一能做的,便是把自己份内之事做好。平时在家里,她会主动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包揽一大部分家务活。
晚饭时间到,桌上几样家常菜,一家人围在木制圆桌上,也有几分温馨。
“谢意,吃个鸡腿,你看看你胳膊都瘦成什么样了,上回我见你王叔叔儿子,比你壮好几倍。”奶奶一边说,一边夹了一只鸡腿放到谢意碗里。
“他那叫胖,不叫壮。”
“怀宁,要吃什么,自己夹。”朱秀音看着自家女儿的细胳膊道。
她扒着碗里的白米饭,点点头。
饭桌上很热闹,谢意是家里的宠儿,大部分时间,对话都是围绕着他进行展开,气氛好不活泼,谢怀宁插不上嘴,只是安静地听着。
婶婶忽然提到她,“谢意,向你姐姐学习学习,寒假抓紧把成绩提上去,向她一样考上九中,听到没?”
“知道了妈,你这话说得我耳朵都起茧了。”
“他这个年纪,爱玩很正常嘛,”奶奶说,“也不能只是死读书,平时一句话都不说,想木墩一样,也要学做人,怀宁你说是吧?”
谢怀宁淡淡点头:“嗯。”
她知道奶奶说的是谁,她平时话少,难免给人刻板沉默——“书呆子”的印象。
“这个年纪,重心就应该是学习。”朱秀音不咸不淡插了句话。
奶奶撇嘴,“我看那刘大婶儿子,考上名牌大学不会做人,照样不是回来给他爸卖猪肉,一点出息都没有。”
谢意趁机对他妈说:“就是啊妈,考上名牌大学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以上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唯独对你野》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关注本站看更多出色好看的小说。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