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唯独对你野谢怀宁江焰小说出色好看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唯独对你野谢怀宁江焰小说出色好看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27

谢怀宁江焰的甜文校园文《唯独对你野》完整版,萌动少女心的暖和读本,好看!为您共享唯独对你野谢怀宁江焰小说出色好看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娓娓道来的文字,不慌不忙;精致记录的故事,似曾相识,强烈推荐!小说讲述:谢怀宁很久没看过电视,海绵宝宝,是她童年的回忆,她腰背笔直端正,眼神专注, 手轻轻搭在膝盖上。

唯独对你野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第二十四章
眼见他调到一个她心仪的节目, 她赶紧转移话题, 小小声喊道:“江焰,这里,你停一下。”
电视机里,是一身西装的……海绵宝宝,她专心地看着电视屏幕,眼神惊喜:“就这个吧。”
说话的时候,视线仍然停留在派大星身上, 唇角不自觉勾起的笑意温柔, 脸色依旧***。
她的品味,很独特。
谢怀宁很久没看过电视,海绵宝宝,是她童年的回忆,她腰背笔直端正,眼神专注, 手轻轻搭在膝盖上。
他弯腰, 把遥控器递给她:“拿着。”目光扫过她泛着光泽的瓷白大腿。
“谢谢你。”她接过,全然将刚刚的小插曲抛在身后。
江焰眯眸, 不动声色地站在一侧,看了一眼电视机,再看了一眼她巴掌大的脸庞,盛满干净简单的笑意。
“那个……焰哥也有这么体贴的一面吗?”有女生不熟悉谢怀宁, 啧啧称奇, “那是江焰的堂妹不?”
后面的江园晏破天荒地说道:“我才是他堂妹。”
虽然听不清两人说些什么, 但是江焰的神态,明显比平常柔和,他站在谢怀宁身侧,异常诡异地盯着电视屏幕。
“阿焰,海绵宝宝好不好看?”江焰坐下时,吴景界笑他。
“比你好看。”他坐下,愉快地挑眉。
“我觉得海绵宝宝还不错啊,挺搞笑的,还很可爱。”江园晏也附和。
“嫂子的品味果然独特。”马小山竖起大拇指,“我弟也非常喜欢看,但我老了,欣赏不来了~”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只对***感爱好?”江焰缓缓道,身子后仰,倚着沙发靠背,眼神却落在小客厅的人身上。
“嘿嘿……”马小山抓了抓脑袋,“说得你不看似的。”
吴景界踢了踢马小山小腿,说:“得了,玩就玩,还有女生呢,也不注重着点。”他偷偷瞥了一眼江园晏。
后者低头,看着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看了一会,谢怀宁想上厕所,她起身走了一圈,只看到紧闭的房间门,没找到。
她走出小客厅,正好见吴景界在倒水,她走过去问道:“吴景界,请问你们家厕所在哪里呀?”
吴景界指给她看,“那边,楼梯转角的地方就是,哦,不对,那边有人了。”
谢怀宁仔细一看,那厕所灯亮着,门关着,吴景界又道:“你上来二楼吧,二楼也有厕所。”
她随着他一起上去,顺着他指的路往前走:“谢谢你。”
走廊很长,房子构造比较独特,她绕了几个弯才找到厕所,厕所很宽敞明亮,也很干净,瓷砖精致华丽。
小客厅的电视机处于待机状态,而沙发上的人不见了,江焰扫了一圈,没在人群中见到纤细人影。
他双手撑在阳台上,手指夹着一根细长的烟,渐渐呼出烟雾,凌厉的眼角挑着,看着朝她走来的女生。
“焰哥,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女生烈焰红唇,眉眼间有刻意伪装的媚态,踩着高跟鞋朝他走近。
“抽烟。”他答道。
“我陪你一起?”女生从包里抽出一根烟,点燃,随后吸了一口,双腿交叠站着。
“随意。”
他若有似无地笑了一声,眼神斜视她一眼,随即别开。
女生内心有些慌,一不留神,被烟呛到,开始咳嗽,狼狈地捂着心口,慌张地走了出去。
夹烟的动作很生疏,吸的时候,太过用劲,他一看便知,但并没有爱好为她指点,只闻声匆匆离去的脚步声。
他扭头,沙发还是空无一人,口袋里的手机开始嗡鸣,他眉头微拧,隐隐带着不耐,按下接听键。
“喂。”
“江焰,一点礼貌都没有吗?”江正威严的声音响起,然而,对他这个儿子,没有半点威慑力。
“请问您有什么事?”他颇为讽刺地加重“您”的语气。
“我没什么事,明天是家族聚会,你作为江家的一份子,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出现。”江正的口吻无形之中带着“命令”,他让秘书联系他,谁知他一次都不接电话。
“我没时间去。”也没爱好和人虚与委蛇。
“你一个中学生,还是个不正经的特长生,哪来的没时间?”他沉声质问。
“不好意思了,作为一个不正经的特长生,我要去做不正经的时,没时间参加什么聚会。”他说。
刚才咳嗽的女生出去之后,喝了几口水,终于缓过来了,没注重到江焰另一侧的手臂拿着手机,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走过去:
“焰哥,我回来了。”声音***,通过手机传入江正耳朵,“我们外面就等你了,还缺一个人。”
江焰没理会,只听那头的人冷笑了一声:“江焰,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鬼混?一个朝气蓬勃的年纪一点正事不干!”
“您说我在哪里鬼混?”他也不怒,声音带着轻佻笑意,“再说,我什么时候干过正事。”
江正再电话那头摇头,他以为江焰正在某个夜店消磨光阴,恨铁不成钢道:“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不学无术,玩物丧志。”
“比不得你。”
“你……”江正也不想作无谓的争吵,最后只说:“总而言之,那天你尽量抽空回来,在外面最好安分点,别惹祸。”
“尽量”“最好”,是他作出的妥协。
江焰不以为然,懒散散说:“得,挂了。”手里的烟不知不觉快燃到尽头,他摁灭,揉了揉眉心,眼睛带着一抹倦意。
“阿焰,快过来嗨皮啊。”那边有人喊他,吴景界过来,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沙发,笑道:
“找谢怀宁啊?”
“她去哪了?”他问。
“刚刚上二楼厕所了,还没回来?”吴景界说,“我家也不大,她不会迷路了,我上去看看。”说着就想上楼。
“等下,不需要你,我上去看看。”他说完,径直越过吴景界。
………
厕所的镜子很大,也很清楚地印出她的模样。
白皙脸庞上,唇色樱红,短发柔顺的搭在脸颊一侧,另一侧头发别在耳朵之后。
手很湿,她用指腹蹭了蹭自己的唇瓣,指腹染了浅红,而唇色却愈发的深。
擦不掉啊。
出来之后,过道安静至极,下面的热闹仿佛同这里隔绝,她一边大量一边有,瞧见那边有个露台。
她站了一会,裸'露在在的腿和胳膊同夜风亲密接触,她搓了搓手臂,预备返回一楼,转身之际,闻声熟悉的脚步声。
“看什么风景?”江焰问她。
“没什么,我吹吹风,刚才有点热。”她一边往回走,一边道。
“热?”他的眼神在她的腿部流连,“平时你学校里天天穿着校服,扣那么严实,没见你热?”
校服短袖的扣子,她从来都是两颗都扣上。
“在学校,不就应该穿校服吗?”她声音略显严厉,面庞却依旧柔和,“热也没有办法。”
他所站的位置,正好是客厅的出口,他很高大,只留了一个狭窄的通道,她正打算想从中通过,一只手臂半路横出来。
他手臂大概在她心口高度,她微微起伏的胸,险些撞上,那一瞬间,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抬首:“你能让一让吗?”
他勾起一侧嘴角,笑了。
她以为他要拿开手,谁知他扭了扭身子,正对着她,另一只手同时撑上墙壁,低头直直注视她的眼睛:“不能。”
压迫感自上而下,她眼睛眨了好几下,后背贴上沁凉的墙壁。
“那个,你有事吗,没事的话,能不能让我过一下?”声音纯澈,掩饰着此刻内心的慌乱。
她受不了这么近的距离,只是低着头看脚尖,说道。
“谢怀宁,你跟我说话的时候,别用‘这个那个’,我有名字。”从他的视线,只能看见她秀气的鼻尖,“还有,和我说话的时候,看着我,别看地面,嗯?”
话音未落,他伸手,轻轻将她的下巴抬起。
谢怀宁本就慌乱,他的动作猝不及防,她下意识伸手推了推他手腕,咬着下唇瓣,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睛。
她心跳砰砰跳着,仿佛即将蹦出胸腔,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逃脱”,说:“我知道了,以后我跟你讲话的时候,会带上你的名字的,我可以走了吗?”
他目光,牢牢锁于她两片张合的唇上,小巧的,鲜红的,柔软的,很诱人。
那是什么味道?
他想低头品尝。
谢怀宁忽地,注重到他胸前衬衫,有一滴水渍晕染,她指着那个位置:“江焰,你的衣服似乎,似乎弄脏了。”她触到他,又飞快缩手。
趁他低头查看的瞬间,她从他手臂底下绕过去,那一秒内心庆幸与自己的机智,下一秒腰间被有力紧箍。
她被那手臂轻松带过去,他沉声道,“你很聪明呦。”
说着,他自身后撩开她的短发,俯身,贴上她瓷白脖颈,轻轻地,克制地。
“别。”那一瞬间,她轻颤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用力拨开他的手臂,头也不回地逃离他的视线。
脖子那块肌肤,却如同着火一般烧起来,一直燃到心口,燃遍全身。
慌乱之中,她听到下面热闹的声音,正好看到一个楼梯,她深呼吸,调整脚步下了楼。
索性无人注重到她,所以没人看见她熟透的脸庞。
江焰现在二楼,看着她慢慢地走到一个沙发空位,小心翼翼地端坐,看见她伸手,摸了摸脖颈的地方。
“怀宁,我刚刚去那个小客厅找你,没看见你,你刚刚去哪了呀?”江园晏从那边出来,坐在她沙发扶手上。
“我去二楼上了个厕所。”她笑了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随后眼神忽地有些变化。
江园晏扭头,变看见江焰走过来,似乎猜到了一点什么,她搂住谢怀宁的肩膀:“你想回去了吗,我送你回学校吧。”
“要我送吗?”他看着沙发椅背,若无其事问道。

唯独对你野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

第二十五章
“不用。”她脱口而出。
江园晏了然:“得了, 哥你好生歇着吧, 我和怀宁一起回去就行了。”
“焰哥,要不你开车送我回去吧,我家离这里怪远的。”赵煜笑得非常欠扁。
“你他妈没脚吗?”他说,“给你剁了,然后我送你回去?”
此时,谢怀宁已经在门边换鞋,听到这话,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
赵煜不禁打了个寒战, 依旧憨笑,“太狠了吧你,焰哥你太重色亲友了。”
公交车上,寥寥数人,视线黏在手机屏幕上,车厢略显冷清。
“怀宁, 你没事吧?”江园晏小声问道, 她用手背贴了贴谢怀宁的脸颊,“你的脸好烫啊。”
她抬头, 笑道:“我没事,今天和你一起出来,我挺喜悦的。”说完将头发别到耳后。
“那就好……”她欲言又止,“那个……那个怀宁啊, 江焰哥他, 没对你做什么吧?”
谢怀宁愣了一秒, 随后便摇头,“没有。”
“我觉得,他看你的眼神,又邪又痞的,我都习惯了,你别怕哈。”
又痞又邪?这用词怪非主流的。谢怀宁说:“我不怕他,他又不是洪水猛兽。”
说完这话,她忽地有些心虚,他总是说些奇希奇怪的话,做一些令人猝不及防的事,令人耳根发红,脸颊发烫。
宿舍,空无一人,有两个舍友回家了,有两个也出去玩耍了。
谢怀宁清洗干净唇上的口红,洗了把脸,昏黄灯光下,她望着全身镜中的自己,没穿全套校服的自己,有些生疏。
她拨开后脖的短发,对着镜子,扭着脖子看向那一小片肌肤。
很浅很浅的红痕,她用毛巾擦了几遍,那小片白皙的肌肤更显得红,从那里传来的怪异触感,依旧清楚得传来。
她心里郁结,手上用了劲。
她极力同他保持安全距离,但每一次,他总能轻而易举闯入他的领地。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她内心的排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脸上的绯红,从刚刚持续到现在,没有消退的打算。
宿舍的老风扇“嘟嘟”转,她坐在宿舍床边,打开一本课外小说,安静地翻着。
老人机振动,林今给她打电话,稳重温顺的声音从手机里穿出:“怀宁,在宿舍学习?”
“没有,我在看小说。”她答道。
“劳逸结合,难得听到你不是在学习,周末去哪里玩了吗?”
“嗯,和我同桌去外面逛了逛,前几天考了试,所以周末不用补课。”语气轻快,“林今哥你什么时候放寒假?”
“我快了,大概比你们高中早一个星期吧。”
“哦…到时候我能问你一些有关圆锥曲线的数学问题吗?我感觉那一块题目很难。”在她心中,没有数学题目能难倒林今。
“当然可以,学习上的,感情上的,其他很多方面,我们都可以一起交流。”他的声音令人安心。
感情上……
不知为何,他提起这个,她脑海中出现的面容是……江焰,他邪气的眼,歪嘴笑时总爱勾起一侧的嘴角。
“怀宁,怀宁,听得到吗?”
话筒里的声音,及时将她脱缰的思绪拉回,“啊,听得到,听得到。”
……
刚挂电话没多久,她刚放下手机,手机又开始剧烈振动,是一个没有署名的生疏号码。
“喂,你好。”她语气还“残留”着刚才的愉快轻松。
“谢怀宁。”低沉的音线,骤然吹皱她内心那池水,“到了没有?”
“江焰…我到了很久了。”她虽然觉得希奇,依旧乖乖答道。
他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江园晏,她到没到,他其实早知道。
没有面对面的相视,她心里还算镇静,声音也平稳。
“早到了,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害我担心了这么久,嗯?”他理直气壮地问,仿佛全然不记得不久前做的坏事。
她无言以对。
他接着道:“拍张你在宿舍的全身照,我看看,确认一下?”
“我不是小孩,没那么轻易丢掉,没什么事情先挂了,再见。”说完,她挂断电话,不自觉捏紧手机,置于心口。
全身照,想太多……
电话传来忙音,江焰短促地笑了一声。
仗着他在电话里没法为非作歹,还没等他回答就敢把电话挂了,胆子大了不少……
客厅沙发,一对情侣旁若无人地在沙发亲上了,江焰烦躁地摸了一把头发,“你们两个,要搞上宾馆去。”
“焰哥,缺女人吗,这么躁动?”那情侣分开,男生调侃道,递给他一根烟。
他笑了笑,漫不经心地点烟,双手懒懒地垂在沙发扶手,“比不上你躁动,客厅就搞上了,是吧?”
“这都什么年代了,就亲个嘴啦,还让不让人好好秀恩爱啊……”
男生说完,面临即将被单身狗群殴的危险。
难得的双休一眨眼便过去了,学生们收回躁动不安的心,继续日复一日的学习生活。
谢怀宁一身校服,唇色淡粉,柔顺短发发尾微微内扣,淡然地坐在座位上,做着手里的习题册,眉头时而微拧,时而伸展。
赵煜进来的时候,附在吴景界耳朵边上道:“要不是昨天小学霸穿了短裤,我都没意识到她天天藏在校服裤下面的腿这么牛逼。”
吴景界撞了撞他肩膀,回头望了一眼江焰,“说什么呢你,主意打到谢怀宁身上去了?”
赵煜委屈道:“我只是单纯的赞美妙吧。”
“那你怎么不上江焰那赞美去?”
“他这个糟老头,坏得很……”他要是在他面前赞美,还不得被他锋利的眼神剜上几十遍。
“长记性了你。”吴景界笑道。
江焰没管窃窃私语的两人,坐在座位上,打量着面前的纤瘦人影,目光落在她瓷白脖颈上,有意搜寻着。
不过什么都没找到。
李美华进来之前,班级里骚动着,她来时无声无息,沸腾中班级在那一瞬间如泼冷水,快速安静下来。
“见我进来就安静了?刚考完试,又哪个班有你们浮躁?”她扫视了一圈,沉声道:“这次考试,有人欢喜有人忧,进步的一直都在进步,拖后题的也没有吸取以往的教训。”
“但没有人缺考,总体排名比上次前进了一丁半点。”
她说了一大堆,但都不是同学们期待的环节,大家的眼神,都停留在讲台上的那张成绩表上。
李美华把班级前十名公布,谢怀宁的班级排名没大变化。年级排名倒是进了一点,林桢是班级第一,他第二。
随后,李美华又念了一下进步大一百名以上的名单,“夏雨,进步200名,”她忽然顿住,接着道:“江焰,进步359名,吴景界,进步254名……”
同学们惊异地回头,两位当事人气定神闲。
谢怀宁有些惊奇,随即猜到原因,了然了。
“哟,有生之年竟然能听到我和阿焰名字以这种形式念出来,真是不习惯。”吴景界扭头看向江焰。
“感觉还行,除了她不标准的普通话让人出戏。”他淡淡点评,说话间,他关注点一直没变,视线落在前面纤细人儿的背影。
她身形端正,无丝毫晃动,一点反应都不给?
旁边,赵煜看着自己空白一大片的试卷,艳羡不已:“羡慕99+,不过灭绝师太脸色不太好啊,看她刚才看你们的眼神都怪怪的。”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江园晏回头说道,“你们上一次缺考垫底,这一次就算随便乱考,就能进步一大截。”
“喂喂江园晏,瞎说什么大实话呢。”吴景界弹了弹她的后脑勺。
谢怀宁安静地对答案,安静地整理一大叠试卷,转身低头在箱子里翻找练习册时,她注重到后面的桌角慢慢上移。
在起身时,那桌子已经移到了她身侧,江焰趴在桌上,歪着脑袋,对上她的眼。
她赶紧同她错开视线,脖颈间一凉,他的手不知何时拂开她的发,飞快瞧一眼,随即便收回手。
“江焰,你别乱动我的头发。”她把凳子往前挪了许多,对上他无赖一般的眼神,她心却越来越虚。
见她她两颊微鼓,气呼呼的模样,他唇边的笑意不断加深,“我帮你检查检查,”
“检查什么?”她不明所以,背过身子,猛然想起前天晚上,镜子里脖颈间那个可疑的红痕。
他……
“想起来了吗?”他低声问她,随后手轻轻往后一抬,桌子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她原本打算采用沉默是金的策略,逃避这种颇为怪异的相处模式,但无一例外,被他打破。
不仅如此,脸也会不争气地发红发烫,怎么也掩饰不住。
她干脆不理他,却听到他促狭的笑声。
上课铃声再一次打响,上节课公布了成绩之后,李美华这节课,说完一句话之后,整个班级瞬间沸腾。
“我们的座位一直都是固定的,是时候还调整一下了,为了让班级学习气氛更加浓烈,我们高二五班将按照此次考试成绩排名,更换座位。”
“什么意思啊,是老师你自己分配还是自选啊?”吴景界大声问道。
“自选同桌。”
说完,台下不少人露出非常庆幸的笑脸,谁知,李美华又补充道:“按照成绩排名,从分数高到低,第一名同学可以自行决定自己的同桌,然而是第二名……以此类推。”
也就是说,成绩排名越低,越是没得选。
“好麻烦啊,我还是想和你一起坐啊……”
既定的座位维持了很久,大部分人都想和自己原来的同桌坐一起。
“不过,要是我成绩够好的话,我就可以去问江焰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坐了……”有女生一脸愁容,看向最后一排。
“想得美吧你,就算你成绩好,我敢赌,你也没胆子去问人家。”
“怀宁,你是第二名诶,你可以选择班级里的任何人和你一起坐诶。”江园晏说。

以上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唯独对你野》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关注本站看更多出色好看的小说。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