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见微知不知宁见薇段君珩小说已全本热门章节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见微知不知宁见薇段君珩小说已全本热门章节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2-11

娱乐圈甜文见微知不知宁见薇段君珩小说已全本,宁见薇怔怔地看着他,一时之间忘记了思考。只是感受着他耐心而温顺的动作。 以后她也是有男朋友疼的人了么? 她是不是也可以像其他女生一样尽情的撒娇哭闹使小性子被宠成小公主呢? 她呆呆地看着段君珩,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心却一下子软了, 紧接着是羞赧——她怎么就坐到他腿上来了呢? “好了,”他如释重负般,在她毛茸茸的发顶上挠了一下, “现在关系定下来了, 章也盖了, 去休息好不好?”想看好看的言情小说的读者,请到本站搜索见微知不知宁见薇段君珩小说已全本热门章节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见微知不知宁见薇段君珩完整章节阅读

段君珩忽然陷入了沉默。
他坐下来, 把小姑娘抱到腿上, 握住她的一只手, 耐心地吻去她眼角的泪珠, 低低地说道,“那以后男朋友喜欢你。”
他的语速缓慢, 极其认真的,许下诺言般,“男朋友疼你。”
那道阳光,早已冲开厚厚的围墙,让全部的暖和倾洒下来, 暖和了整片大地。
宁见薇怔怔地看着他,一时之间忘记了思考。只是感受着他耐心而温顺的动作。
以后她也是有男朋友疼的人了么?
她是不是也可以像其他女生一样尽情的撒娇哭闹使小性子被宠成小公主呢?
她呆呆地看着段君珩,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心却一下子软了, 紧接着是羞赧——她怎么就坐到他腿上来了呢?
“好了,”他如释重负般,在她毛茸茸的发顶上挠了一下, “现在关系定下来了, 章也盖了, 去休息好不好?”
昨天是凌晨两点, 今天又是一点多,她这是怕黑不敢入眠, 还是习惯使然, 成天熬这么晚?
他拍戏才到这个点, 但他并不想让宁见薇也和他一样。
姑娘就该好好地养着的。
宁见薇低下头,伏在他胸口处轻轻地蹭了一下,这才道:“睡不着。”
果然是这样。
他的猜测被证实了。
段君珩的手绕过她的腰,将她抱紧了些,“还害怕吗?”
宁见薇点头又摇头:“有一点儿……就是,看剧本想起了很多事情,满脑子都是,怎么都睡不着。”
宁见薇不说段君珩也知道,《见梦》的创作并不是个愉快的过程。
很多读者在看完以后都纷纷留言表示自己快出现精神恍惚了,吓得不敢睡觉,何况作者本人呢?
现在距离《见梦》全本已经两年了,却仍然对她会产生这样的影响。无可否认她有着极高的写作天赋和极大的心血付出,却也令段君珩更为心疼。
同时,他又很是欣喜,她愿意告诉他不睡觉是因为这些情节无法入眠,而不是说一句简简单单的“没事”——没事才是有事,只是不愿意与他说罢了。
“那你躺下来,我们聊聊天,好不好?”段君珩说道,“我不走。”
她紧张的神情方才有了一丝松懈,乖乖地点了点头。
快将段君珩的心软化了。
她慢吞吞地钻进被子里,一点一点把被子拉上来,露出大半张脸,仰头看着他,“你不休息吗?”
她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腾出了一点儿位置来,同时又闹得满脸通红——才确定关系十来分钟就邀请他同床共枕,自己怎么这么不矜持?
于是段君珩就笑了,“亲都亲过了,还害羞吗?”
宁见薇用被子蒙住了头,不去看他。
他才慢悠悠地沿着床边坐下,顺手关了几盏灯,只留下床头的一盏,又去掀开她的被子把她捞出来,“我坐一会儿,你睡着了我再走。”
宁见薇吞吞吐吐地说道:“那我可能睡不着了……”
心跳的那样快,怎么会睡的着呢。
何况还有一个人在她身边。
他半开玩笑:“那我就不走了。”
宁见薇的话一下子被堵住了,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就瞪他。
气鼓鼓的样子也是可爱的。
他低头在她额角亲了一下,“开玩笑的,我休息一会儿,过一下子就走,我的房间就在你斜对面。睡吧,嗯?”
声音微微沙哑,却是极其安抚人心的。
宁见薇这才点了点头,“好——你一定要躺下来休息啊!”
“会的,”段君珩的嘴角勾了一下,“女朋友都这么关心我了。”
宁见薇红着脸,没有否认。
她是闭上了眼睛,一只手还被他握着,暖意直往心里去。
段君珩靠着床头坐下,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又低头登陆小号刷微博。
他决定改一个名字以表达他现在的心情。
现在的身份可不同了。
以前改这个名字,是跟着群里那群读者闹着玩儿,你改一个“知著的宠妃”我改一个“知著的皇后”,他就直接一挥手改成“后宫之主”,霸着最大的位置。
一直到今天也没换过微博名。
但是现在,段君珩非常严厉地点进个人资料,删掉原微博名,输入“知著的男朋友”几个大字。
他已经转正了!
然而。
两秒钟以后,名字并没有发生变化,反倒是看见了来自微博的提示:昵称已被占用。
……
他是低估了他女朋友的受欢迎程度。
段君珩不死心,继续改:
【知著亲爱的男朋友】。
该昵称已被占用。
【知著最爱的男朋友】。
【知著最亲爱的男朋友】。
全部被占用。
他不死心,到微博上搜索用户,结果显示确确实实存在,但是这几个大多都是占了ID的僵尸号,最新一条微博都是几年前了。
这些人闲着没事干占什么ID啊!
于是段君珩不情不愿地把最后几个字换了一下——
【知著最爱的小仙女】。
——该昵称已被占用。
他想把手机丢出去的心都有了。
这群人到底有多无聊,薇薇跟他们又没有关系,为什么天天想着要做人家男朋友!
他不才是微博公认的小仙女吗?
网友都是骗子!骗子!!
其实段君珩不是主动自称小仙女的。
他全部的社交软件上填的都是性别男。
只是刚刚入圈那段时间,他也跟无数沙x网友一样,刷表情包发颜表情。
知著的粉丝群里女性居多,为了使自己看得不那么珍稀一点,他就改变了自己在群里说话的语气,偶然还会卖个萌。
再加上出手阔绰,先前大家是哭着叫爸爸,后来“小仙女”这个词火了,就变成了喊他小仙女。
以前群里要求改统一的ID,他改的昵称是“阿玉”,取了名字最后一个字的偏旁。然后,“阿玉”也变成了“玉玉”。
尽管段君珩多次反驳:你看见我性别男了吗??我还用表情包呢!!这些表情包女生会经常用吗!!
结果不尽人意:
我们很多人也填的性别男呀。
你不知道网上活得像抠脚大汉的背后一般都是小姐姐吗?
小仙女不要再玩啦,我们都知道。
久而久之,段君珩就没有解释的力气了。
他们爱怎么猜就怎么猜,反正也不会影响到他现实生活。
顶多被宋晓杰嘲笑几句。
于是段君珩认真地想了想,把之前输入的都删掉,重新改了一个ID:
【知著的小仙女男朋友】。
这一次终于修改成功了。
段君珩大为舒心,马上改个人简介发微博设为置顶——
【@知著的小仙女男朋友:今天开始恋爱[爱你]】
男朋友和后宫之主的地位是不一样的。
怎么可以有那么多人和他抢薇薇呢?!
身边人的呼吸渐渐平稳,被他握着的那只手也逐渐抽开了。
段君珩看了一眼,小姑娘应该是睡着了。
他安了心,又给公司的助理发了个消息,把自己刚刚注册的那一串ID发了过去。
【你联系下技术,这些号假如是只注册占ID不用的,全黑了,用了的,你就问他多少钱,把ID买下来。】
好不轻易工作完正在打小说大全的助理:????
看着上面清一色“小仙女”“男朋友”的名字,他吓得手机都要拿不稳了。
小段总的品味,嗯,向来……比较清奇?
*
宁见薇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她睡熟以后很安分,不会乱动,被子还保持着他离去时候的样子。
她伸手摸了一下,凉的,应该是很早之前就走了。
手一直保持着伸出来被他握着的姿势,现在动一下手臂还有点麻。
宁见薇抱着被子仔仔细细地思考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些什么——
昨天晚上段君珩是不是跟她告白了?
她同意了。
他们还接吻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段君珩,是她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了?
宁见薇的内心翻腾不已,根本就静不下来,一直保持着这样呆愣的状态到自助餐厅用餐。
段君珩早就坐在那里了,对面坐着一个生疏的男人,应该是他的经纪人宋晓杰。他看上去心情很好,神清气爽的,跟宋晓杰聊天时嘴角的笑意根本就收不住。
宁见薇不太好意思继续看过去,先去端了早餐。
段君珩则继续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宋晓杰生气不已:“……你把我当什么?”
“经纪人啊,”段君珩耸耸肩,不以为意地说道,“你占着这个位置,一会儿我女朋友来了怎么办?快走。”
宋晓杰:“……”
万恶的资本家!
他怎么会带了个这样的艺人!
大清早就跟他说自己把人追到了,先是狠狠地把他嘲笑了一通后开始炫耀自己的女朋友怎么怎么好。
他难道忘了自己是个已婚并且有孩子的人吗?
真是搞不懂现在年轻人的心态。
他愤懑地起身,端着空盘子打算离开,不忘补充道,“段君珩,我告诉你,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开屏的孔雀。”
“是啊,”段君珩笑眯眯的,丝毫不为他的攻击所动,“没看见我在求偶吗?”

见微知不知宁见薇段君珩在线阅读

宋晓杰:“……”
懒得理他!
宁见薇走过来的时候, 刚好撞上满身低气压的宋晓杰, “哎”了一声, “他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怎么火//药味这么浓。
像是要去打架一样。
“他仇富, 别理。”段君珩道。
宁见薇轻轻地笑了一声。
却发现段君珩一直在看她。
她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对面的男人已经伸出手,在她的唇上轻轻画了一条弧线。
“以后要多笑一笑,女朋友。”
指尖的余温很暖。
*
剧组的人马上也发现了段君珩心情愉快。
以至于他的状态非常好——拍独戏的时候,狂飙演技,张导就差激动到手舞足蹈了。
等他换下戏服休息, 张导急忙走到他身边来,“小段, 你怎么了?今天过年?”
段君珩微微一笑, “是有好事。”
眼睛却是一直落在低头看剧本的宁见薇身上的。
张导“哦——”了一声, 似乎懂了些什么,暧昧地冲段君珩挤挤眼,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难怪他俩是一起过来的, 能耐啊!
这样性格的小姑娘也能追到。
脾气好就是有先天优势的。
段君珩的状态好, 相反, 剧组里的两个女演员就不太行了。
宁见薇站在旁边看她们演, 眉头直皱,再一次出声打断她们:“卡, 你们演的真的是姐妹吗?”
怎么看上去跟仇人一样, 两个人都想展示自己, 争先恐后地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发挥出来?
有竞争是好事,但是她们演的是相依为命的好姐妹,不是什么对手,这样只会造成另一个人一直被压戏,效果非常不好。
这已经是第六遍重拍了,怎么就演不好呢?
那两个女演员显然也都处于爆发的边缘。
她们两个是同一个班毕业的,别看她们手拉手一起,其实也就是只在这个剧组抱成团,维持着表面的塑料关系,私底下早不知将对方嫌弃了多少次。
因此在演戏的时候,这才想着把握住机会出风头。
“我觉得我们的状态完全ok,你到底觉得哪里不对啊?”
任静玲已经受够这个戴着兔子口罩、看上去娇娇小小的姑娘了。
从第一天开机起,她就似乎一直看她们两个不顺眼似的,她们的戏永远都没法一遍过。
她们明明自我感觉都挺好的,在她眼里怎么就不行了呢?
这是《见梦》的原作者?任静玲是不信的。这样的小姑娘怎么写得出《见梦》呢?
宁见薇只是摇头:“不行。”
她专注地看着手中的剧本,“你们有没有仔细看原文?你们饰演的是患难情深的姐妹,我的剧本上标注了很多细节,你们都做得很僵硬……就是,就是无法自然而然地进入角色。你们还是再好好想一想吧。”
另一个女演员也沉不住气了:“知著老师,你是写小说的,不是学表演的,也不是编导专业,怎么就知道我们演的一定不好呢?”
她都不想称这个看上去比她还要小上几岁的姑娘为老师。
这两天宁见薇的介入,她们的怨念积蓄已久,只待一个爆发点罢了。
宁见薇素来不擅长与人争这些的,大脑迟滞了一瞬,迎上她们不善的语气,耐着性子解释道:“我的确不专业,但是,我觉得我的感觉可以作为参考……”
“张导都没说什么,”任静玲偏过头,语气也更为尖锐了些,“知著老师,你有点过于吹毛求疵了吧。我们也不过是入圈子没多久的新人,又不是人人都能像段老师那样优秀。”
另一个女演员则附和道:“知著老师,这种东西还是要专业老师指点为好。我认为对于我来说,这个角色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可是……
可是她才是原作者啊!
全部的反驳听上去都显得苍白无力了,宁见薇张了张嘴,一时之间想不出辩驳的话来,只有道:“那我还是希望,我的意见可以对你们有帮助……”
“我也认为,你们的情感是个大问题。”
这时候,张导皱着眉头走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过离开了一会儿,怎么就不拍了?
那旁摄影师灯光师明显是抱了点看好戏的心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又是这两个女演员。
嫌拍摄地环境不好的是她们,拍夜戏叫苦叫累也是她们,ng最多的还是她们,现在被说几句还有意见了?
人段君珩养尊处优,曾经也是大腕,可没说什么呢,怎么就轮到她们嚷嚷了?
冲着小姑娘吼算什么劲儿啊。
一看见张导不悦的神情,这两个女演员的脸顿时变了色,乖巧了不少,“张导好。”
那边的女演员是没声音了,任静玲还是不服气,忍不住说道,“张导,我是不知道怎么演才是这个角色真正的样子了,不如您来指点一下我们?”
分明还是尊敬的,可运气怎么听都不太让人舒适,似乎是好胜心上来了。另一个女演员也意识到了这点,却没有提醒她,内心悠哉悠哉地看着好戏。
果然,张导的脸色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差劲了。
“演戏就是要学会聆听别人的意见。你说只有专业人士的指点是正确的,等剧播出去,那些观众说你演技差,难道你就能因为他们不够专业而将评论束之高阁不予理睬吗?”他冷冷地说道,语气欠佳,“那永远都没法进步!”
这两个人他是直接从电影学院请来的,毕业不久,也就二十三四岁,都是成绩不错的学生。
哪想到清高的很,小女生的脾气全用在剧组上,真是令他失望至极。
这下子任静玲有些尴尬了。
她沉默地站在那儿,面色通红,一边暗暗埋怨同行的女演员竟然一句话也不说,根本不知道帮助自己——明明她们才是一边的!
同样沉默的还有宁见薇。
她向来是不知道怎样处理这样的场合的,唯一想到的只有逃避,主动退让和道歉,根本做不到像张导这样强势。
她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也许她们两个人能做到这一步真的很不轻易了,只是她的想法跟旁人一样,要想做到称她的心很困难?
“好了,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张导淡淡地说道,“你们把刚刚那一段再来一遍。”
这是两姐妹单独的戏。
其实内容很简单,就是个大众的亲情套路。
任静玲饰演姐姐,工作人员再次点燃了烛火,调好角度后,幽幽的灯光打下来,张导喊了声开始。
她握住对面许嘉仪的手,喃喃自语般轻声道:“我只有你了。”
眼中眸光流转,似乎滚动着欲落未落的晶莹。
若是亲情戏,表情是很成功的。
“太简单了。”
男人温顺的声音响起。
一下子惊醒了众人。
张导的神色缓和了些,许嘉仪和任静玲的表情几乎在同一时刻变得矜持无比,内心则如小鹿乱撞般激动。
这个角色与段君珩的对角线不多,但确确实实是搭了戏的——和段君珩搭戏,说出去该有多风光啊!
“段老师有什么建议吗?“任静玲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口了。
“我闻声了你们的谈话,”段君珩一贯温顺的脸上却带着点淡淡的疏离,“知著老师说的没有错。太简单了。”
这话模棱两可,听得两人一头雾水。
“姐姐对妹妹的只是亲情么?”他道,“父母是姐姐间接害死的,对于姐姐来说,是妹妹的出现分走了父母的爱,她恨父母,也恨妹妹,但血浓于水的亲情又牵着她,只剩下两人相依为命的局面逼迫着她不得不去接受妹妹,控制不住自己对妹妹好。她的表情应该是复杂而挣扎的。”
长长的一段话说出了宁见薇心中想表达的意思。
她不会组织语言,段君珩帮她说出了她全部想说的话。
她急忙道,“我的意思就是段先生……段老师的意思。你们的表演,太纯粹了。”
所以在戏外围观的人只会想,“啊这个时候又上亲情戏了”是时候催一波泪了”,而怀有这样看戏的态度,迟迟不能入戏。
太假了。
连段君珩都这么说,两个人在怎么想辩驳也没有机会了。
这令任静玲尴尬不已。
许嘉仪抢先一步说道:“谢谢段老师、张导、知著老师,这是我们的不足,我们一定会加以改进的。刚才是我们太过浮躁了。”
任静玲不可置信地看了她一眼。
她是什么意思?趁着她被批评抢着出风头?
许嘉仪的那点小心思,张导怎么会看不出来,不过是没有说破,见她识趣,也就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你们再揣摩一下吧。假如不行,就换人来演。”
《见梦》是单元剧的形式,每个故事几集,配角的戏份都不多,换人是很简单的。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任静玲的脸都快白了,只觉得看谁都是恶人,似乎被全世界都针对了。
她咬着下唇,不情不愿地说道,“我会的,谢谢张导。”
却是不再说其他话。

以上就是小编为喜欢的读者,带来的见微知不知宁见薇段君珩小说已全本热门章节完整章节在线阅读,追书的朋友,不要错过。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