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离诉请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离诉请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31

离诉请免费章节在线阅读——“殿下,回屋里歇着吧。”郑福海不知何时抱着大裘站在自家主子的身后,语气低沉,却无人察觉话中的沙哑。萧桓坐在院前的石椅上,虽已入春,但仍驱不走冬日渗人的寒意,即使是多年习武之人,也不得久耐这沁人之寒,他却淡淡开口:“不必,孤再坐一会儿,再坐一会儿吧。”言语之间对着郑福海,竟有了相商之意。

离诉请免费章节阅读

郑福海顿时噤了声——他明白储君在问什么。踌躇片刻,终于是走上前去为孤寂的储君披上大裘。
“殿下,已经七年了,那位怕是已经……”郑福海吸了口气,斗胆开口,可是果然——
储君双手紧握,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须臾,才敛住极大的情绪波动,呵斥道:
“郑福海,你逾矩了,这等胡话,还由不得你乱说。”萧桓的额角微微抽搐,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料到,每一次提到那一个人时,他一向沉稳大气的脾性,便会不由自主的失控。
“七年之期已到,孤就在这里等着。孤不相信,她还能让孤等一辈子不成?”萧桓站起远望山脚,夜已深了,帝都却还是喧闹,别致的彩灯从街头一直悬挂到街尾。府邸建在山顶之上,不过是为了能搏……那人的欢心罢了。一语寥寥,却从最初的坚定突兀地淡了下去,连萧桓自己也不知,过了七年了,他怎么还坚信,那人还在,或是那人,还会回来?
其实,谁也不知道,萧桓不过是期望七年前那个着红色衣裙,娇小却坚定的身影能够在灯火阑珊处回眸,冲他微微一笑,清洌地唤一声:“阿桓”罢了。
只是到了最后,那人却生死未卜。谁,没有过动摇?
曾经说好了七年之后必为她妻。可是君梓媱,你是真的不在了,还是觉得我已没了这个资格?二月廿五,寥寥寒风夜,山巅上只余那一人负手而立,迎着寒风,默然感慨。
“小姐,天气凉,快去睡吧。”圆脸的青葱少女为靠窗而立的倾城女子搭上披风。
女子一双细长的明媚眸子,扑闪着,黑色的睫毛轻轻颤抖,嘴角上扬,可眼中却闪过一抹那样明显的灰暗,她抱胸正对窗户,窗户半掩,依稀能够观遍帝都的繁华夜景,她红色衣裙如同零落一地的火红花瓣,妖娆血红,在地面上迤逦爬行。凉风飕飕,直挂入领口,她瑟缩了一下,本就苍白的脸更显几分病态。她的唇角微微上提了些,看似笑得欢欣,眼波中却尽是冰冷在缓缓流转。她望着窗外喧闹的街市——小贩的叫卖,妇人讨价还价的吆喝,妩媚女子纤细的柳腰。曾经,她是如此地向往,如今想起来,却倍感生疏与迷茫。
她打了个哈欠,却丝毫没有睡意,只是懒懒地回头瞥了一眼为她披上大裘的少女:“芷凝你好烦。”
芷凝见主子不领情,一改刚才温婉的模样,声音拔高了几分:“给我***睡觉!”
她见芷凝横眉瞪眼的模样,只觉可爱,拍了拍芷凝粉嫩的脸颊,虽是笑着口中却是敷衍:“知道了,知道了——”
语罢向塌上缓步而去,却蓦然顿了顿:“东西都预备好了?”
“嗯,师父给你预备了两面,不过这东西一天不能戴超过六个时辰。”芷凝回答。
“还有,师父让我带原话给你:‘这东西贵的很,你小子记得滚回家还钱!’”
明明是如此诙谐逗趣的打诨,结果二人都没有丝毫的笑意,因为二人都知道,师父的意思是说:
你不会孑然一个人,你有归宿——亦有家。
她沉默了一会儿,清冷的声音在浓烈的黑暗中显得格外凌冽:“知道了,下去吧。”
她漫不经心地挥了挥衣袖,嘴唇紧抿。
芷凝却赖在原地一动不动,垂着头,等到她觉得希奇转过身询问时。芷凝忽然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小姐,生辰快乐!”
他们一路上赶得急,的确是把入帝都一事提上了日程,除了跟师父打了个招呼之外,就匆匆离开了。
自己从来就不记这些琐碎的日子,也难为他们记得……女子顾盼生辉,莞尔一笑。
“就是恼了墨公子了,以往生辰都是他陪小姐过的呢,如今小姐提前离开,墨公子会不会生气啊。”芷凝叹了口气,小心打量女子的神色。
“管他做什么?生气就让他生气啊。”女子满不在乎地回答,其实心中还是在意的,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况且,他对她说过,每年的二月廿五,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只是这话她总觉得有些熟悉,追溯记忆深处,似乎也有另一个男子——笑脸暖和,温声细语,在耳鬓厮磨间对她缓缓道出此言。只是,曾经是她不够聪明,未曾了解到那温柔背后的真正面目。
笑脸蓦然变得有些凉,她不愉别人碰触她的逆鳞,可是她自己也不愿再次回忆起,有些东西,说多了是痛,念久了便成殇。
芷凝早已识趣的离开,她松了松手,才发现手脚冰凉,而自己,也不只是踽踽独立多久了。
天边已染上白霜,已经不早了,转眼又是第二日。
呵,也真可笑,她恨那人,恨不得将他挫骨焚灰,可她,却又是为了他而来。

离诉请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下官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饶云鸿是最后一场的考生,所以这知贡举也就怠慢了些,并非是一品二品的大官,可知贡举崔政也是翰林院从三品的官员,算是老一辈的臣子,可是此刻却对着对门外负手踱步而至的中年男人奴颜婢膝。崔政恭敬的低着头,双手不停地搓动着,想要捧上那中年男子的手,可踯躅了片刻又不敢动,终究是对着那人谄媚的笑,似乎是奢望这位大人能够一时喜悦提拔他几下,那他,就不必十多年了还在这小小的翰林院中。
“哼……”中年男子趾高气扬地抬了抬头,从头到尾不看崔政一眼,不满地挥了挥衣袖,却只是轻哼一声,并没有斥责的言语,他推开了崔政,径自沿着长廊,欲走到深处密闭的房间中——那是用来暂时盛放上场试卷的内阁,除了知贡举拿考卷给主考官,别的人,怕是不能提早拿到卷子吧……
而他,似乎并没有这么资格。崔政并未阻止,只是目送着他的背影,片刻转头来到房内,见几名考生好奇地看望,他便立时换了一副严厉的面孔,呵斥道:“看什么看,卷子也不好好答,能当上官吗?”
饶云鸿所在的房间门开着,红木制的门窗虽然都只开了一点,但足以让他看清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他原先本来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虽然崔政行事匆匆,一脸诚惶诚恐,但就算是什么大官来,饶云鸿也不甚感爱好的。直到,他听到那声轻哼,明明是那么轻的一声啊。他却像是被雷击到一半,猛地抬头。
来人一身绿袍,约莫四十来岁的样子,很是臃肿,蔑视人的气息显而易见。
曹书生,大齐内阁大学士之首,素与尹宰相交好。
饶云鸿笑了笑,眸底却是冰凉一片。
他还真是老了呢,想当年父亲在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个畏首畏尾的小翰林。如今,建立了自己的声望,成为内阁之首。却是再也不见了当年最纯真的为国之梦,也不知那梦想是不是真的存在过。唯一知道的事,在这诡谲的朝廷中,到底有谁,能不被权利、名誉、金钱蒙蔽了双眼?
可惜,这内阁之首的位置,确实曹书生用背叛换来的,他踩着别人的尸体登上高位,来日必也将被别人踩着滚到满是尘埃的谷底。
有太多太多的人,曾经敬重的长辈和温厚的青年,到底有多少的真心是真心,有多少的实意是实意,她已经见过了许多人,那样残忍,那样无情,那样冷漠。
既然他们从未手下留情,那么,就换他下一秒的刀不血刃,冰冷向前。这世间的善良,在现实面前,总是那么轻易摧毁的。
饶云鸿在心底低笑了两声。故友久别重逢,可喜可贺。
只是,他来这里做什么?
饶云鸿面无表情的低头,在宣纸上第五题的下方填上“化小”二字。
要想动到最中心的那个人,必须从小入手,慢慢削弱他的势力。这就好比杀一个人,最***的不是死这个结果。而是在这个过程中,一步一步,缓缓地、嗜血抽筋的快感。
“公子终于出来了,我和林寒等了一个时辰呢。”芷凝上前为饶云鸿披上披风,***道。
虽是初春,可寒意依然沁人。
阳光照在三人的身上,暖意浓浓,翰林院考场中又陆续出来了一些考生。不多时,全部蜂拥而出。
最后两位柔弱的考生抱着笔具悠悠地踱步而出,在离着三人不远处的地方窃窃私语。
“你知道吗,我听说曹刚不到半个时辰就做完了卷子。”绿衣男子对身旁的红衣男子说。
“这有什么好说的,曹刚是出了名的草包,肯定是不会做啦!”红衣男子不以为然。
“不是啊,我瞧着他胸有成竹呢。”绿衣男子嘟喃,一脸认真的神情不像在说谎。
“胸有成竹,我看,是傻到不会做都喜悦吧?”红衣男子嗤笑,不以为然地加快了脚步。
“是不会做吗?他似乎挺喜悦的样子……”
“别说了陆兄,会试你我都考得不错,不如到黄鹤楼喝几壶酒……”
“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没听说吗?今晚曹刚在南陌阁摆了席子呢。林尚书的小儿子,周侍郎的独子——但凡是朝廷命官的子嗣,他都请去了……”
“我看他没那么好心,还安排在南陌阁?”
“嘘!小声点,又没请你——”
饶云鸿遥望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摸了摸光洁的下巴,眸中若有所思。
曹刚是曹书生最小的儿子,仅仅二十出头,胸无大志,庸庸碌碌,是帝都有名的大草包,可由于曹刚是曹书生最宠爱的蓝眸胡姬之子,曹书生倒是疼爱的紧。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离诉请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