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女主角卿云歌小说废柴倾城狂妃训邪王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女主角卿云歌小说废柴倾城狂妃训邪王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2-07

小说《废柴倾城狂妃训邪王》主角是卿云歌,内容出色纷呈,情节跌宕起伏,极力推荐。提供女主角卿云歌小说废柴倾城狂妃训邪王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嘈杂的声音将卿云歌吵醒,脑袋伴随着嗡鸣一阵刺痛,脑海中钻进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记忆过于深沉负面,如同千万根细针扎进脑袋,导致她苍白的唇瓣溢出一声痛苦的呜咽。 卿云歌蓦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木笼以及身着奇装异服的人群,她眉头不禁蹙起,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希望大家喜欢!

废柴倾城狂妃训邪王小说免费阅读

卿云歌静静睁开一只眼睛,见已经迷惑了卿梦鸽,方才睁开双眼。
这是沧凛教她的初级迷魂术,就怕卿梦鸽小孩心性不听话睁开眼,到时候发觉不对劲对卿梦鸽与沧凛都不好。
“赶紧办事,要是云姨娘寻来可不妙。”卿云歌催促着吃了馒头后还意味犹尽的沧凛。
绿光闪过,沧凛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只见卿梦鸽丹田处闪过一道微光,随即隐没,一切恢复平静。
卿云歌仰头望着今夜明亮的月色,今夜七月十四,天空明月似银盘悬挂在空中,深夜的虫鸣声在寂静的夜里此起彼伏,仿佛阑珊寺里的水琴窟,奏出自然之歌,声声悦耳。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沧凛的在一团绿光中现身,白狐落在地面,片刻后才睁开好看的眼睛。
“这么快?”卿云歌话落沧凛并未做声,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她,她扯扯嘴角,话语再三停顿的反问,“你,不会告诉我,没办成吧?”
“她体内虚镜被封住了。”沧凛狐爪在卿梦鸽眉心一点,绿光闪过,稍纵即逝。
“这么一来,杨心娴不知道梦鸽的雷灵体倒是解释得通了,可云姨娘只是个普通人,不可能有这个能力封住梦鸽的虚镜。”卿云歌在脑海中仔细寻找有关云姨娘的信息,少的可怜,她素来深居浅出,不沾染是非,往来不深。
若是理由卿云歌倒是想得到,以免卿梦鸽被毁掉,卿府内部残忍得很,杨心娴雷霆手段下,卿天麟不少儿子死在她手里,梦鸽有天生雷灵体天赋自然比她两个女儿要好,不除掉心头之患,杨心娴如何能高枕无忧?
“云歌,你要有所预备。”沧凛忽然严厉的提醒。
“怎么了?”卿云歌望着沧凛严厉起来颜色更浓的双眸,眸子里的认真难以忽视,有种沉淀许久的陈年老窖之感,“你发现了什么?”
小狐狸摇摆狐头,惭愧的说道:“对不起,假如我能早点结开封印,就能破掉封住她虚镜的力量,探查清楚。”
“没事啊。”难得沧凛有此认知,卿云歌倒是不习惯他这种情况了,“你说的封印是指什么?”
“无极大陆与妖域间千百年来互不干涉,我擅自离开妖域来到无极大陆,穿越结界时妖力被封印了大半,这才无法长久维持人形。”
卿云歌点点头,没在说话,闭眼打坐。
沧凛这话也算是给她提醒了,危险十分他未必能保护她,修炼五行真火对她至关重要。
“往后你继续教她,我试试看能否从她灵气的走势看出端倪。”
良久的沉默后,沧凛忽然出声。
“嗯。”卿云歌淡淡应道。
沧凛趴在铁笼外,守着两个打坐之人。
……
卿天麟凌晨才从外面回府,在丫鬟的伺候下简单用了些夜宵,在池子里沐浴后便回屋休息了。
杨心娴穿着一身内衫,披着一件单薄的外衣,坐在烛火下看有关驭兽的书。
门外响起脚步声,杨心娴马上放下书,开门相迎。
“天麟,回来了,皇上留你到这么晚,可是说了些什么?”见到风尘仆仆归来的夫君,杨心娴忧心的问道。
“还不是那个废物的事。”卿天麟不耐的回答,站在床前让杨心娴帮他宽衣解带。
杨心娴知晓卿天麟的心烦,不再多问,一双素手温柔的帮卿天麟脱掉外衫,烛光下风韵犹存的女子低头一抹温柔,别具风情,让卿天麟不禁握住娇妻的手如获至宝般轻抚一把。
两人合衣躺在床上,杨心娴依偎在卿天麟怀中,素手搭在卿天麟的胸膛上为他顺气,温柔的声音响起。
“你何必为了那个没用的东西心烦呢?你想要他死不过一句话的事,只不过碍于老族长的面子,你动了她怕是会保不住家主之位,可想要她死办法多的事,你不必烦心。”
“你有何好法子?”卿天麟拥住杨心娴的身躯。
“我今日听丫鬟说,梦鸽给她送吃的。”杨心娴话锋一转,提起另一件事。
“你要在食物里下毒?”
“这件事交给我就好。”杨心娴泛着柔情的眸子满是恶毒与狠心,嘴角亦是出现出阴狠的笑意。
“那好,你可要将此事办好,不要给人把柄。”闻言,卿天麟不再多管拥着娇妻渐渐进入梦乡。
直待卿天麟睡着杨心娴才离开她他的怀抱,对卿天麟的提醒不以为意。
把柄自然不会留下,即使有把柄也怪不到她身上。
隔天,杨心娴早早将卿蓁叫到家主居住的栖梧院。
卿蓁一心想讨好杨心娴在卿府搏个地位,不至于处处因庶出而受欺负,还不轻易这个家嫡系只剩下卿云歌那个废物在,她更是得趁着这个机会出头,搏个好前程。
两人一起用了早膳,杨心娴留下卿蓁陪她聊天打发时间。
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个丫鬟,掀开流苏帘子,走进雅然的偏厅。
“夫人,厨房刚才派人来说,最近两日七小姐偷偷从厨房拿了馒头,似乎是给四小姐送去了,厨房的管事问是否要阻止七小姐?”丫鬟将昨日禀报过的事情,在卿蓁在的时候特意进来禀报一次,好似昨日未禀报过一般。
“梦鸽怎么那么不懂事,云姨娘也不知道管着些。”卿蓁听过之后出声指责卿梦鸽的不是,讨好杨心娴。
“云歌受罚是家主的意思,可这小辈之事,我这个做长辈的不好管。”杨心娴无奈的叹息一声,揉揉疲惫的眉眼,故作为难。
见状,卿蓁识趣的主动请缨,“夫人,不如让蓁儿来替您分忧吧,梦鸽不懂事,我这个做姐姐的管教她也是应该的。”
“这、可以吗?”杨心娴皱着眉,模样纠结。
“蓁儿一定会让夫人满足。”卿蓁起身,朝杨心娴做了保证。
卿蓁是个玲珑心的人,卿府谁都知道家主与家主夫人想让卿云歌死,卿蓁怎会不明白杨心娴的目的,而她也想让卿云歌死。
凭什么卿云歌一个废物,丑女可以当太子妃,而她样样比卿云歌出色却什么都不到,她恨卿云歌拥有那些不配拥有的东西,太子妃的身份也好,卿云歌这个名字也好,卿云歌都不配!
恨意溢出眼眸,暴露在人前。
“那就交给你好了,你们姐妹间也好说些话。”

废柴倾城狂妃训邪王小说免费阅读

一连五日,卿梦鸽夜夜趁着云姨娘安寝后,偷跑到凤仪楼给卿云歌送吃送喝,卿云歌夜夜教卿云歌聚灵之术,一起修炼。
沧凛观察数日,结果甚微。
卿梦鸽虚镜被封,丹田可用,学聚灵之术时,她灵气游走却与常人相反。
平常人的灵气入体,由上至下顺着筋脉运行周天,归于丹田。
卿梦鸽的灵气却是由下往上,先聚后散,灵气逆流,灵气逆流筋脉会受损,且逆流到顶岂不是会到天灵盖上,一涌而上可是会毁掉天灵盖,导致丧命。
然而卿梦鸽灵气逆流却未觉身体不适,卿云歌也不知是否该出手帮卿梦鸽引导灵气顺流,汇聚于丹田。
聆听着周遭声响,卿云歌还未收功睁眼,便出声询问蹦蹦跳跳跑来的卿梦鸽,“何事这么喜悦?”
“四姐姐,你猜今晚梦鸽带了什么来?”卿梦鸽将食物藏着,用衣袖挡住,笑嘻嘻的跑过来,蹲在铁笼外。
“看来是得到好吃的了。”卿云歌鼻翼动动,嗅着空气中弥一丝肉味,双手交叉缓缓往下放。
“有肉!”卿梦鸽拿开衣袖,捧着半只烤鸡凑到卿云歌面前。
卿云歌若有所思的望着那只皮焦肉嫩的烤鸡,烤鸡上还淋了酱汁,令人垂涎三尺,只是卿梦鸽一直只能拿来冷馒头来,忽然端来一盘烤鸡,有点诡异。
“谁给你的?”卿云歌警惕道。
“今天傍晚我去厨房拿馒头的时候,碰到三姐姐了,她听说我要给四姐姐送吃的,就给了我一只烤鸡,我和娘留了半只,给姐姐拿了一半过来。”卿梦鸽如实告知。
卿云歌扯扯嘴角,勉强笑笑,将卿蓁这笔账记在了心里。
“练功吧。”卿云歌道。
“四姐姐不吃吗?”
见卿梦鸽因得到姐姐的疼爱而喜悦,而害怕她怪罪而担忧的脸,卿云歌莞尔一笑,左半边脸在阴影下看不清眼角的伤疤,美艳的右半边脸如惊光破云,美不胜收。
“我还不饿。”卿云歌随意寻了个理由应付。
卿梦鸽依依不舍的将那盘烤鸡放下,开始打坐练功,以为卿云歌是生气了,今夜练功打坐格外专心。
脑海里响起沧凛的声音,“你怀疑这烤鸡里下了毒?”
“不是怀疑,是事实。”整个卿府几乎全部人都想要她死,卿蓁更是如此。
只是,卿蓁一心想折磨她,下毒不是她的作风。
卿云歌轻叹一声,闭眼继续修炼。
这个世界灵气纯厚,这五日她没日没夜的修炼,修出第二缕火苗,火苗刚稳定,正在将真火修精纯,算是比较有成效的了。
她要抓紧时间修炼,至少能修炼到破坏禁制的地步,否则她要去偷天回丹,有禁制在的话,她拿不到东西,等被人拿出来再偷轻易惊动人,对计划不利!
卿云歌将脑袋放空,思绪飘得远远的,专心境看世间万物,感悟世间机缘。
夜沉如水,沧凛显出人形,将难受的倒在地上,紧咬牙关不打搅卿云歌修炼的人儿扶起,白皙修长的手指号上卿梦鸽脉搏。
卿云歌睁眼,映入眼帘的是沧凛那张俊逸不凡的面庞,笑傲风月,羞得月亮都躲进了云层中,自天际聊聊约约洒下清冷月光。
“丫头,这小团子中毒了。”沧凛一手扶着卿梦鸽,一手抵在她的后背,替卿梦鸽护住着心脉,以免剧毒攻心。
卿云歌清秀的柳眉轻轻拢起,抿了抿唇,心底着急,脑袋快速运转,思考解毒之法。
偏生这时脑袋乱得很,沧凛法力被封,靠他逼毒不行,卿蓁必然有解药,可谁去找她要,卿梦鸽在凤仪楼内中毒,吸引人来她便是百口莫辩了。
心急之下,卿云歌脑袋里冒出一个办法。
五行真火!
若是用她体内的真火,必然能将卿梦鸽体内的毒素全部烧干净。
只是,哪怕她用那缕刚修炼出的不精纯真火来烧光毒素,真火入体的彻肤之痛,卿梦鸽未必能承受得了。
眼见卿梦鸽强忍着毒发时的痛意,浑身被汗水打湿,如只白兔般轻轻颤抖着,手脚开始痉挛,低低的喊着,“四姐姐,我痛。”
卿云歌心尖一颤,咬咬牙,逼出那缕刚练成的真火,如烛火般大小的真火在指尖绽放、闪烁,黑眸中映着摇曳的火苗,卿云歌心一狠,右手聚力,一掌推出,指尖真火穿过铁笼的禁制,被打入卿梦鸽体内。
卿云歌闭眼,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操纵着被打入卿梦鸽体内的真火,以真火为眼,观卿梦鸽体内筋脉,引导真火避开筋脉在卿梦鸽体内游走,将她体内毒素烧光。
“姐姐,痛。”卿梦鸽蜷着身子,弱弱的说道。
“忍着!”冷厉的声音自卿云歌干燥的唇瓣溢出。
然而,卿云歌操纵着真火接近虚镜时,忽然封印着虚镜的力量躁动,随即力量脱出,卿云歌只见一道暗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击而来,她还未来得及把真火抽出,暗雷一卷,真火脱离她的掌控,另一道暗雷透体而出,顺着灵力直袭卿云歌。
手掌被暗雷缠住,卿云歌急忙运起体内真火,红光在手心乍现,暗雷一瞬顺着筋脉没入她体内,卿云歌只觉丹田内那缕丹火涌动,缠上反噬入体的暗雷。
卿梦鸽的身体,渐渐出现出黑气。
“不会烧焦了吧?”沧凛眼角抽搐。
“开、开什么玩笑。”卿云歌不自信的回答,双手再次挽起手势,想再试一次,将真火抽出。
卿梦鸽身体表面也渐渐被暗雷缠体,卿云歌刚有动作,一道暗雷袭来,卿云歌堪堪避开,暗雷打在铁笼上,只听清脆的一声玻璃碎掉的声响,禁制被破坏掉了。
沧凛把卿梦鸽放在草地上躺着,因受了暗雷的攻击,又变回了狐狸真身。
见卿梦鸽身体扭曲着,一声声痛苦的呜咽自她红唇溢出,双唇被她咬出了血色,她还强忍着不喊一声,私心里似乎还在顾及着卿云歌的处境。
思及此,卿云歌的心难受得紧。
“我再试试。”心随意动,话还未落,卿云歌手已经有了动作。
沧凛狐爪按住卿云歌的手,阻止她再做危险之事。
“她现在是无意识攻击,无法控制住黑雷,你一旦聚灵让黑雷感受到威胁,黑雷会自主攻击你。”
“可梦鸽她……”
沧凛摇摇头,“黑雷源于她体内,你将真火打入她体内,激发了她的能力,我想黑雷是不会伤到她的,只是力量来得太快,她还承受不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女主角卿云歌小说废柴倾城狂妃训邪王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全部内容,欢迎下载客户端阅读完整版全文!

推荐阅读指数: ★★★★★免费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