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主角叫乔婳容历小说心尖宠爱出色章节全文全本章节阅读

主角叫乔婳容历小说心尖宠爱出色章节全文全本章节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1-12

主角叫乔婳容历小说《心尖宠爱》上线了,好看吗?小编也是一个爱看言情小说的人,所以看到以后第一时间阅读了,觉得作者文笔精湛,情节丰富有趣,值得一追,心尖宠爱出色章节全文全本章节阅读带给您,能免费追书。乔婳抬眸,“钥匙呢?” 容历看着女人干净单纯的目光,无奈的轻笑,“另一边兜里。” 乔婳绕到了另一侧,难怪她刚刚没有摸到,嗔了一句,“你不早说。” 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像是一对小夫妻打情骂俏的样子。 语调绵柔着。心尖宠爱免费章节共享,一起来看看吧。

乔婳容历小说全本完整章节阅读之试读内容

林鹿虽然年轻,看似甜美温柔的邻家妹妹,连导演也觉得,林鹿不过就是一个大三学生,应该很好说话,虽然林鹿多项奖项傍身,但是到底年轻。
所以导演在跟她打了招呼之后就把目光落在了监视器上,这一场拍的是苏皇后的儿子坠马死亡,矛头指向了唐汐绾跟温婕妤,温婕妤借刀想要铲除唐汐绾。
可是,明榕不在。
镜头并没有拍摄到唐汐绾的正脸,背影纤姿,与众嫔妃挺得笔直跪在凤坤宫殿外。
殿内,传来苏皇后的哭喊声。
不过几分,璟帝赶过来,苏皇后如疯如魔一般,冲出来,面色苍白,备受丧子之痛,狠狠的甩了唐汐绾一巴掌。
苏皇后是个老演员,演技无可挑剔,一场戏拍完之后,导演很满足,连连点头。
林鹿轻轻的勾唇,“胡导,明榕呢?”
“明榕请了假,感冒了在休息。”
林鹿轻轻的挑了一下眉,看着导演,导演本以为林鹿只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大学生,可是也是不能得罪的,导演分明从林鹿的眼中看到了不悦,咳嗽了两声,“林编剧,你也知道,这个我决定不了,主要看制片人跟投资方。”
《明月传》虽然是东皇今年年度重点投资的大IP剧之一,明榕可是容总塞进来的人,别说请假感冒了几天,就算是几周,他们嘴上心里抱怨着耽误进度,影响质量,但是面上哪里敢说什么,只能寄托于剪辑跟替身来修复。
林鹿皱眉,容总?
她不是跟组的那种编剧,近期一直在国外进修,剧本只是交给她审核了一下,剧拍摄进度进行了一半,这是她第一次来片场。
她知道东皇投资了这部戏,究竟是她是东皇签约的编剧。
这跟明榕有什么关系??
边有个女剧务人员,马上添油加醋的把自己知道的消息都告诉了林鹿,明榕最近在片场是什么样子,娇气大牌,就仗着自己背后的身份,多少人看着她不顺眼,更多的是羡慕。
而林鹿越听越觉得好笑。
-
明榕是思瑞传媒签约的艺人,当红的流量小花,虽然没有站稳一线,但是有足够的热度,再加上思瑞力捧,全部的资源都砸在了明榕的身上,明榕一直打着妖艳女星的时尚路线,参加各种街拍时尚站台,再加上接了《明月传》的女一号,一瞬间热度空前。
此刻——
经纪人常静拿着剧本走过来,看着明榕躺在躺在床上敷面膜,皱了皱眉,“明榕,刚刚《明月传》的剧组给我打电话了,你明天必须去拍摄!”
明榕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看着手机,时不时的抬手压了一下面膜,常静走过来,有些生气了,《明月传》是什么资源,能够拿到都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原本当时她只是抱着争取女二的戏份,没有想到那次去包厢,她找陈制片人谈的时候,那个神秘的容总竟然松了口。
明榕因此一举拿下女一,剧组里面还有那些女明星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嫉妒眼红呢。
常静虽然算不得是什么金牌经纪人,但是也是经历过风雨,入行十多年了,人脉广,业务能力毋庸置疑,但是那位容总..
她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人物。
在一些杂志财经频道上也很少看见,不过常静想想,越是有钱人越是喜欢低调,越是神秘不可测。
“明榕,剧组已经不满了,你今晚上把明天的戏份熟悉一下,明天必须去。”
明榕坐起身私下了面部抬手按压着皮肤,刚刚敷完面膜,一张脸白皙***,她似乎一点儿不害怕不在意,努了努红唇,“剧组那边能有什么好说的,我的嗓子还没好呢?再说了。”她似乎是有恃无恐一般,“我可是容先生钦定的女一号,那里有人敢说什么?”
想起那一抹英俊修长的身影,明榕脸颊微微的红。
常静叹了一声。
她看着明榕摇了摇头,似乎觉得无可救药了,明榕不会真的以为那位神秘的容总对她有意思吧,要是那位容总真得对明榕有意思,怎么会都一个多的月了也没有找过明榕,明榕托她到处打听那位神秘容总的消息,那种大人物,岂止是她能打听到的。
常静看着明榕,“你啊,就不要瞎想了,好好演好《明月传》这可是明年暑假的重头戏。”
“我哪里是瞎想。”常静的话语权很高,思瑞长老级的经纪人,明榕是常静一手带出来的,所以也不敢对常静甩脸色,但是心底不满,就凭着她着一张脸,男人喜欢多看几眼有些感情,也是常事,再说,容总就算在神秘在厉害,不也就是一个男人吗?
想到这里,明榕扬起唇来。
常静摇头无奈的走出去,最近这段时间自从明榕得到了唐汐绾这个角色后在剧组各种谣言飞起来,各种八卦,当然这也给足了明榕优越感,标签上贴上了强大的背景,空降剧组女一,背后神秘总裁斥巨资。
但是常静能不知道吗?
那晚上她带着明榕去包厢,包厢里面都是大人物,气场强大的让她都抬不起头来,那位神秘总裁她也只是模糊的看了一眼,在这种大人物眼里,这点钱就跟玩一样,有投资就会有收益,人家那位总裁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明榕几眼,定下这个角色的还是一边的华总。
看中的是当时明榕的热度。
再加上当时她跟华总的关系还有跟思瑞合作的面子,这种剧虽然是质量IP大剧,但是在人家这种大人物眼里,不过就是动动一根手指,谁演都一样。
最近剧组传的越发的厉害了什么明榕是容总包养的***,越传越离谱,但是明榕却很受用,只有常静无奈的摇头,觉得明榕太年轻了,这种大人物,谁都想攀上关系,但是谁又能敢攀关系呢。

斑驳的窗棂上薄纸一层,冷风渐渐的吹过冷宫。
一片寂寥。
只有头顶一轮明晃晃的月光,一袭素色衣衫的女子坐在床边,乌漆色的案几上放着一盘针线,女人手指纤细白皙,挑着针,绣着手中的水荷花。
一轮清月,一盏烛。
罩着冷宫一室冷清。
“呦,妹妹这个地方太冷清了吧,不亏是冷宫啊。”一道女人的嗓音清脆如黄鹂,说话间,伴随着‘吱’的一声推门的声音,先走进来的是一个婢女,温婕妤身边的梅香,接着是温婕妤。
“这么冷的天,妹妹穿的如此单薄,别生病了。”温婕妤掩唇一笑,精致妆容的眉眼轻轻的挑,细细眉梢一扬,眼底对这里的环境露出厌恶。
这是秦清鹤最后一场戏,NG了六七次都是因为谭梨梨情绪不对,但是也勉强调整过来了,秦清鹤的最后一场戏份,被关在冷宫郁郁而终。
只有温婕妤来看望过,说是看望实则来嘲讽。
胡导满足的挥手,“卡——”
他看着监视器,连连点头。
最后一个镜头是秦清鹤一袭素衫,站在窗前,那一双澄净漆黑的眼底,平静无波,但是却饱含着万千情绪。
乔婳的戏份结束了,她整个人像是肩膀卸去了一层沉重的包裹,但是内心有些空荡。
她来到了化妆间里面卸妆,公共化妆间里面人不少,进进出出,乔婳卸好了妆,拿出剧本再次的看了一遍。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角色就这么结束了,她还真的有些不舍。
“嗨,乔婳。”一个身影走到了乔婳身后,单手撑着化妆椅,笑眯眯的打招呼。
乔婳看着镜子里面站在自己身后的年轻女子,那女子见她露出迷茫的眼神,似乎是有些受伤,语调依旧的很轻快,“我是林鹿,你不会把我忘记了吧。”
林鹿说着,坐在了另一边的化妆椅上。
林鹿,乔婳对这个名字有印象,那天盯着她盒饭里面红烧肉的女生。
她微微的笑着,表示自己想起来了。
林鹿把玩着手里的卸妆水,一双眼眸灵动的转着,她看着乔婳温柔低垂的侧脸,“我总觉得,这个剧本有一个遗憾,那就是璟帝没有发现当年跳舞的是秦清鹤。”
林鹿闭着眼睛想着剧情,“之前的时候就觉得,遗憾之所以是遗憾,那是因为没有改变,现在想想。”她勾着唇,“应该改变一下。”
乔婳不明白林鹿说的是什么,但是一周后,她在家里整理客厅的似乎,忽然接到了剧组的消息。
剧组里面的人通知她,她被加戏了??
原本已经杀青的角色,竟然..
‘复活’了?
乔婳一颗心跳动的飞快,赶到片场拿到了新剧本还有些不敢相信,厚厚的一摞,而下一场戏份就是璟帝发现了秦清鹤是当年跳惊鸿舞的人。
她瞪大了眼眸,有些不敢置信,怎么可能。
林鹿敲门走进了会议室,还有胡导,胡导咳嗽了一声介绍道,“乔婳,这位是编剧林鹿,她对你的表演非常的满足。”
胡导夹在了制片方跟编剧还有思瑞那边中间好几天,周转了好几天,因为这部戏原定的是明榕是女一号。
女二谭梨梨。
秦清鹤只不过是一个沉没在尘埃里面的小角色。
但是谁知道林鹿忽然提出来后续的剧本让秦清鹤这个角色‘复活’加重了戏份。
这几天思瑞那边来问了好几次。
胡导都推给了东皇娱乐。
究竟林鹿他也惹不起。
林鹿是签约东皇的金牌编剧。
这部剧也是东皇投资的。
也不知道林鹿怎么做的,思瑞那边不吭声了。

晚上回到了玫瑰园。
乔婳洗了个澡把头发吹得半干,用毛巾擦拭了一下,坐在书桌前看着新的剧本。
密码锁稍微的声音想起来,接着是开门声。
过了两分钟,容历走进来,乔婳起身,“你回来了。”她放下手中的剧本走过去,容历‘嗯’了一声,抬手脱下了西装,乔婳伸手自然的接过来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黑色的西装微微的有些褶皱,乔婳伸手下意识的做了一个抚平的动作。
她似乎想要跟他共享今天的喜悦,“我今天接到了剧组的通知,编剧临时给我增加了戏份。”
容历松开了领带,看着女人眼角眉梢的笑意,清柔白皙的脸颊,墨色的长发半干披在肩膀上,浓密乌黑,刚刚洗完澡,皮肤带着可爱的粉红色,她低着头正在专心的整理他西装上的褶皱。
眉心微微的蹙着,没有化妆的脸,干净白皙,低垂着头,半干的发丝带着一抹清香,垂在了脸颊。
黑白分明。
男人伸手,轻轻的挑了一下落在她脸颊的发丝,乔婳吓了一跳,男人的手指修长的晃过她的眼睫,指尖带着温凉的触感,她僵直住身,没有动。
容历轻轻的挑起了女人的一缕长发,落在她耳后,指尖不小心扫到了女人的耳垂,乔婳呼吸一窒,低了头更低,此刻男人距离的她很近,几乎只有几片树叶的疏离,她的清楚的嗅到男人身上淡淡清冽的气息,微微的抬眸,看着男人性感的喉结。
似乎在寂静的空气中,有些沉闷,微热的感觉。
乔婳的脸越发的红。
只觉得男人落在她耳侧的手指一直没有松开,她能感觉到他的手指,指腹带着粗粝的薄茧,轻轻的擦过她的耳垂,脸颊,她咬牙小声,“...容..容历。”

心尖宠爱免费章节

容历听着那一句“历哥哥”清嫩的嗓音,划的他心尖都颤了颤,漆黑的眸眯了眯,喉结滚动了一下,看着女人伸过来一只白嫩的手,嗓音带着笑意低沉,“在裤兜里面。”
他手上都是面粉,乔婳自然是把手伸进了男人的裤兜里面,微微弯腰低头,摸索着。
她头发长,今天扎了一个高马尾,长发落下来,带着玫瑰味洗发水的味道,萦绕在男人的鼻端,他手指慢慢的攥了攥擀面杖,手指继续动着,看似表面无恙。
乔婳摸了几下,怎么没有钥匙啊。
他今天穿的是一件亚麻色西裤款式的长裤,只觉得一只柔软的小手温热的摸着自己的腿,不安分的动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原本就是想逗一下她的,此刻他喉结紧绷低低出声,“小婳!”
乔婳抬眸,“钥匙呢?”
容历看着女人干净单纯的目光,无奈的轻笑,“另一边兜里。”
乔婳绕到了另一侧,难怪她刚刚没有摸到,嗔了一句,“你不早说。”
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像是一对小夫妻打情骂俏的样子。
语调绵柔着。
容历笑了下,“我还没说你就把手伸进去了。”
陈萤原本笑着此刻笑脸慢慢的浅了,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她咬了下牙,“历哥哥,你跟嫂子什么时候结婚的,怎么都没有听到消息啊。”
说完看了一眼张路梅,“我还没有听奶奶说过呢。”
张路梅哪里不知道陈萤这点小心思,隔壁陈家那夫妇经常来家里串门,自己孙儿长得优秀,从小到大喜欢他的姑娘家多了去了,她从来不干涉这种事情,要自己孙儿喜欢就好了。
隔壁陈家这个小姑娘确实也不错。
可是谁让自己孙儿不喜欢呢。
说结婚就结婚了,可把她也吓了一跳,直接把人家姑娘带过来了,陈路梅对乔婳挺满足的,生的好看脾气也好,主要是自己孙儿喜欢。
-
乔婳打开车取了牛肉干,撕成小条给两个小花狗,在门口坐了一会儿,看着外面乡下风光,空气里面都没有往日那种工作压迫紧张的气息,细风拂过脸,她嗅着一抹淡淡的花香。
门口两侧栽种着蔬菜,不大,很小一片菜地,都是陈路梅平日里面打理的。
容历走出来,亚麻色的长裤上沾着一点点面粉,看见乔婳坐在门口,几步走过来,乔婳正弯腰逗着小花狗,猛不然看着一双皮鞋映入了自己的视线里,她没有抬头也知道是谁,“你包完了?”
“嗯,我带你去镇上的超市逛逛,买点肉预备晚上的饭。”
乔婳起身,就听到一声“历哥哥——”接着陈萤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历哥哥,你带我一程吧,我去也要去镇上超市,今晚上我叔过来,买两瓶啤酒。”
容历看着乔婳,乔婳眨了眨眼睛,看自己做什么,她又不可能让人家小姑娘不去,再说了,人家小姑娘喊的是‘历哥哥’又不是喊的‘乔姐姐’。
空气沉静了一秒,乔婳对陈萤说,“那我们一起吧。”
乔婳这个人,不喜欢做副驾驶的位置。
自小以来的习惯。
小时候,上放学的时候家里的司机坐在前面,她就坐在后面,一直以来坐车都喜欢坐在后座。
她看着坐在副驾驶的陈萤,腮帮鼓了下。
车厢里面沉静。
只有陈萤一声一个‘历哥哥’容历很少吭声,目视前方,一副专心开车的样子,陈萤见容历不回答自己的话,这才笑眯眯的问乔婳几句。
乔婳也是轻轻的笑着。
车子一路行驶了半个小时到了县城的镇上,一家连锁的超市,荔城市区里面也有,车子开到了地下停车场停车,大概是周末,人多,电梯打开门之后三个人进去有些超重,乔婳跟容历先退出来。
正好。
陈萤咬着唇,也想出来,里面有人嚷,“麻利点,别耽误时间啊。”
容历出声,“陈萤,你先上去,我跟你嫂子等会儿。”
陈萤看了一眼乔婳,点了点头。
等待下一轮电梯的空档。
乔婳就听到头顶传来男人的嗓音,“陈萤,隔壁陈婶的女儿,我小时候熟悉,算是妹妹吧。”
乔婳,“哦,青梅竹马。”
“要按照容太太这个说法,那我青梅多了去了,整个村子里面妙龄少女都是我青梅了。”容历微微低头凑到她耳边,“我不喜欢那类型的。”
乔婳只觉得耳尖一热。
痒痒的。
他说话的时候唇擦过了她耳尖一下,嗓音越发的低沉好听,她猛地缩了一下脖颈,伸手轻轻的推着他,看着四周还有人,有些羞恼,“我管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电梯的门正好打开。
一行人走进去。
乔婳也跟着走进去,电梯内拥挤,她往后退了一步差点没有站稳,一直手臂撑在她腰后,另一只手臂撑在她前面,形成了一个独属于她的空间。
乔婳看着男人的脸。
高挺的鼻梁,唇线分明。
她耳边回想起刚刚男人说的那一句‘容太太’这三个字,似乎让她有一种归属感,一种暖和的感觉。
他似乎是执着于刚刚的问题,“你真不想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的?”
乔婳被男人问的耳尖烫,尤其是他距离她很近,双臂给她在拥挤的电梯里面撑出一个空间来,四周都是他的气息。
“不想。”
电梯里面这么多人呢,乔婳本来脸皮就薄,从小接受的都是名媛礼仪教育,这种喜欢不喜欢的话题对她来说以前觉得露骨一点了,现在虽然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年,还是有些躲避。
“那我问你个问题。”容历咬了一下后槽牙,开了口。
目光盯着她。
电梯的门叮的打开,前面的人走了出去乔婳猫腰从男人臂弯里面钻出来,容历几步走出来,他腿长两步就走到她身边,“容太太,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乔婳从小到大家里管得严,尤其是苏澜更是严苛,初中高中追求她的男生很多,但是塞进她包里的每一封情书,晚上都被苏澜丢尽了垃圾桶里面。
并且警告她不准早恋。
她脸盲,那些男生长得帅啊,不帅的,她都没有感觉,也不曾接触,听说,高中的时候有个很帅的职高男孩子也给她包里塞了情书,还塞了千纸鹤,叠了上千个呢,是个小混混,可是她记不住人家的脸啊。
名字还没看就被苏澜给丢进垃圾桶里面去了。
她害怕那个小混混报复她,究竟那种打架的小混混很可怕,苏澜走了之后她还把那个小混混的情书给拿出来了,都皱巴巴的沾上了茶叶水,一团模糊了。
里面就几行字还能看清,那个小混混字写得挺好的。
格外的羞人。
“做我的公主殿下..”
她吓了好几天,她最怕那种学校里面打架的男孩子了,每个班里都有几个,结果好几天过去了那个小混混也没有过来找她。
她还想跟人家说对不起呢。
究竟上千个千纸鹤叠完了肯定手疼,还被苏澜给丢掉了。
乔婳闷着头往前走,“我..我..”她本来不想回答的,但是一想,容历现在是自己的老公,虽然她不预备谈什么风花雪月的爱情了,只想安稳的生活,她也不讨厌容历。
犹豫了一下,避开这个话题,她道,“不是说要去超市吗?怎么来5楼了。”
五楼是女装区。
容历也很快的跳过了这个话题,看着面前,“在这里住两天,带你买衣服。”
“我不用了。不要浪费钱了。”
乔婳就买了一套换洗的内衣,拒绝了容历再买其他的衣服,就跟容历来到了超市。
买了一堆蔬菜,肉类,满满的一个购物车,一个小时后才回到了陈路梅家里。
中午陈萤吃了饭就离开了,容历带着乔婳去熟悉了几个村里的朋友。

晚上天色慢慢的深了。
乔婳洗完澡坐在院子里面陪着张路梅聊天,晚上9点张路梅就预备休息了,拉着乔婳的手笑眯眯的套进去一枚翡翠镯子,“真好看。”
乔婳,“谢谢奶奶。”
“我还以为就青山那个性格,我入土了这枚镯子都送不出去呢。”
乔婳微笑,“他很好。”
“你是不知道,他以前的时候,可难收拾了,一点都不好讨女孩喜悦,那是小时候,村里的小女孩换了新衣服问他好看吗?他直接就说很丑,小女孩都哭了,我都怕他这个性格这辈子我都见不到我孙媳妇儿了。”
乔婳挺惊奇了,然后笑了笑,他看上去不像是冷冰冰的人。
这么毒舌的人。
“奶奶还盼着你们两个快点生个孩子..”
乔婳的脸彻底红下了来了,回到卧室里面脑海中还都是这一句话,坐在床边拍着自己的脸颊。
容历洗完澡走进来,家居服,手里拎着购物袋,上午买的,里面放了零食,递给乔婳。
这个点她还睡不着,就撕开了一包薯片。
忽然想到奶奶说的他小时候冷冰冰的,她笑着问,“我衣服好看吗?”
容历点着头抬手擦着湿润的头发看着她,坐在床边,眼睛亮晶晶的,米色的高领毛衣,衬的下巴尖细精巧,“好看。”
怎么都好看。
大床是那种木质的大床,坐下的时候会有轻轻的响声,雕刻着古朴的花纹,看上去很有古韵的气息。
乔婳低垂着眸,耳边回荡着男人那一句‘好看’
她就穿了一个普通毛衣,有什么好看的。
“奶奶说...”她刚刚出声,拿过购物袋的时候从里面漏出来一个东西,“这什么..”
接着乔婳脸红起来,因为她看清楚了从购物袋里面落出来的某个东西,一盒加大超薄的避孕.套。
容历走过来坐在床边,乔婳往旁边轻轻挪了一下。
男人目光一直落在她晶莹的侧脸上。
乔婳看着购物袋里面一盒避孕套,男人修长的手指捡起来,乔婳眨巴了一下眼睛,就听着他开口,“吹气球的。”
乔婳,“....”
鬼才信!
她看得见字好不好,咬着腮帮故意,“哦,那你吹呀。”
“我要是真的吹起来了,也得有什么奖励吧。”容历一边说着,打开了盒子从里面拿出来一个避孕套,捏在指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看着她白皙的肩膀,晶莹的锁骨,低头凑近,“你说,给我什么奖励。”

以上就是小编为喜欢主角叫乔婳容历小说的读者,带来的心尖宠爱出色章节全文全本章节阅读,追书的朋友,不要错过。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