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小说已全本热门章节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小说已全本热门章节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01-12

热门小说推荐——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小说已全本热门章节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共享,乔婳小手扯着他的衣服,“不用了,我没事。” 那个黄毛少年看上去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一个小混混也是横的不行,“我凭什么道歉,你们自己不长眼看着路。” 他伸手,似乎想推容历一下,“别挡道。”手腕猛地被扼住,黄毛脸色一白,然后慢慢的额头疼的一层冷汗,旁边几个人似乎也急了,看着容历。 容历沉声,“道歉。”

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在线阅读在线试读

同名不同命运,她这个闪婚的老公竟然跟神秘大老板重名。
乔婳躺在床上,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妈妈苏澜清醒了,梦见了这个闪婚老公给自己送了一个鸽子蛋,忽然一夜暴富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了,一直白皙的小手从被窝里面伸出来,摸了摸都没有摸到,似乎是放弃了,但是手机一直响着,这只手又到处摸了摸,终于在枕头下面摸到了。
她将手缩进了被窝里面,放在耳边,迷迷糊糊的,“喂..”
那端说了什么乔婳也没有听清楚,就迷糊的‘嗯’了一声,困极了眯了眯眼睛,直接枕着手机睡着了。
一个小时之后,一阵闹铃的声音把她吵醒了。
几乎是一瞬间,躺在床上的女生被催命一般迅速的起身,动作熟悉的关掉了闹铃,眼睛都没有睁开就预备往洗手间走,猛地想起来,今天..
今天放假?
一向就跟催命一样的剧组忽然诡异的放假了?
她昨晚上特地订了一个早上9的闹铃,往常她7点就要去影视城,忽然,她盯着手机屏幕上面的通话显示,慢慢的瞪大了眼睛。
她...
她什么时候给她那个闪婚老公打电话了?
怎么还一直接通着的?
-
容历坐在车里,微微的阖着眸靠在椅背上,初秋的晨光透过半扇落下的车窗玻璃,打在了男人的脸上,眼部的轮廓很深,线条冷硬,坚毅完美的下颚线,微微的金色光线附上了一层淡淡的温柔,罕见的柔光。
手机握在手里,那端传来了女声的一道嗓音,“喂..”
那语调小心翼翼的。
容历应了一声,下了车,声线刻意的偏沉下来,“嗯。”顿了顿,“醒了?”微微的带着一抹鼻音,显得声调格外的低沉性感。
乔婳脸有些红,“不好意思,我..睡着了,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在你家楼下。”
乔婳,“...”
什么?
几乎是一瞬间,乔婳快速的走到了窗边,打开了窗户,低头探出去,刚好看见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捷达,穿着灰色亚麻衬衣的男人靠在了车身上,黑色的西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骨节分明的手中上夹了一根烟,烟火明灭,男人抬起眸,看向了她。
在静谧的空气里面。
仿佛有花朵绽放的声音。
乔婳看着他,她住在六楼,看着男人背后的轿车跟男人的身形轮廓穿着妆扮。
嗯,是她那个闪婚老公!
容历看着她,女人穿着粉色卡通兔子的睡裙,探出窗,肩膀白皙,穿着粉色吊带裙,怔楞的看着他,接着,女人红着脸快速的缩回去,容历微微的勾了勾唇。
乔婳抬手拍着脸,她低头看着自己的睡裙,她怎么能穿的这么随意?
她头发还乱糟糟的对不对?
她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洗漱好,打开衣橱,看着衣橱里面衣服,挑了一件豆沙色的雪纺上衣,蓝色牛仔裤,急匆匆的就下了楼。
她小喘着气,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容先生。”
“我说了,叫我容历或者老公。”
“容历..”她低了低头,他忽然靠近过来,乔婳嗅到了男人身上一抹淡淡的气息,独属于他的味道,混合着很淡的烟草味,她脸颊有些红,侧过身来往上走,容历跟在身后。
乔婳打开门,“容历,你怎么来了。抱歉我今早上我没有反应..”她咬了一下舌头,感觉怎么说都不对。
容历竟然等了自己一个多小时了!
“你先坐。”乔婳走进了厨房里面,烧了一壶水,靠在门口拍了拍胸口,砰砰的跳,她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通话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记录,她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死,刚刚领证,闪婚老公第一次来公寓找她,竟然就给他留下了一个...
这么差的印象。
容历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房间,单人公寓,一切都显得很温馨,沙发很小,铺着一层粉色的珊瑚绒毛毯,两个粉色柔软的抱枕,他坐在沙发上,长腿有些无处安置。
乔婳端着水走出来,忽然瞥见了自己的沙发上挂着自己的文胸,粉色的蕾丝,她眼角一抽,然后把水放在了他面前,转身悄***的把文胸塞进了沙发一角。
容历看着她这个小动作,轻轻的抿了一口水,黑眸闪过笑意,眼角轻轻的一挑,念着她的名字,“乔婳。”
“啊...”
“收拾一下东西,我带你回去。”
“...好。”
-
乔婳走进了卧室里面,用最快的速度收拾着自己的衣服,容历帮她收拾一些生活用品,她外面的茶几上堆了一层厚厚的都是剧本,上面标记了很多,最上面的《明月传》的剧本,几乎关于女主唐汐绾的台词她都标注好了,包括其他一些配角的台词,表情,语调一些感想都标注的很仔细。
他双腿交叠,打开慢慢的看着。
她的字写得很好,最后那一个婳字会有一个停顿,字迹工整清秀,他的叔父曾经说过,乔家那位小姐,自小就学习各种才艺,跟着乔老爷子练的一手好字。
乔婳将衣橱收拾了个干净,整整两个大手提袋,将被子放在压缩袋里面,转身看见容历靠在门口,不知道站了多久,“容历。”
“嗯,你衣服。”
乔婳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就看见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粉色的蕾丝文胸,白皙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走过去,跟兔子一样,低着头接过来,“谢..谢..”
这可不就是被她塞进了沙发空隙里面的那件吗?
看上去不小,她低头看了一下,闪婚老公应该不会嫌弃她是个C吧!
容历看着女人低头,他双手插在口袋里面,背脊笔直,微微的低头,“收拾好了?”
“嗯..”轻如蚊嘤,“好了..”
容历把客厅跟厨房里面的也都收拾好了,拎着一同下了楼,乔婳去找房东退房子,然后下了楼,正好看着容历第二次上楼搬东西,两只手拎着她两个放着衣服的编织袋跟一个行李箱。
衬衣挽到小臂的往上的位置,露出坚固的小臂肌肉,手臂上随着用力的动作,隐隐一层青色筋脉。
乔婳想,他应该是一个,很英俊的人。
要不然怎么三楼那家女人开门的时候看到容历脸都红了。
三楼那个女人拉住了正在下楼的乔婳,“小乔啊,这是谁啊,你哥哥?”
乔婳,“我先生。”
“你可别骗我了,你怎么结婚了?”
“刚结。”她怎么就不能结婚。
“真假?”三楼女人瞪大了眼睛,“他有什么兄弟之类的吗?介绍给姐姐熟悉啊。”
“没有。”
-
玫瑰园8楼,视野极佳。
乔婳并不怎么喜欢偏灰色调的装修风格,很冷淡,一看就是自己一个人居住,一点儿人气都没有,容历跟她说可以重新装修,按照她喜欢的风格,乔婳摇了摇头。
这样就挺好的。
再装修,岂不是要浪费钱。
他给她的钱可是攒了好多年的积蓄,怎么能随便的花,当然是要留着用在刀刃上了。
厨房显然是没有用过,一次都没有,抽油烟机上面一点儿油脂都没有,锅碗瓢盆都是崭新的,泛着光。
乔婳看着容历一眼,男人单手解开了两颗衣扣,乔婳忽然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来,她移开视线,“你平时不住在这里吗?”
容历面不该色,“我住在公司的公寓里面。”
乔婳点头,也对,大公司都有配置公寓的,这里是新楼,应该也是刚刚买了不久,她微笑,“我去趟超市买些蔬菜,冰箱都是空的。”
“我跟你一起。”
“不用了!”乔婳觉得自己的话直接被男人给忽视了,他拿这车钥匙先打开门走出去了,乔婳跟在后面,她这个闪婚老公怎么这么粘人,她就想一个人冷静一下。
这就离别单身生活了?
超市里面。
乔婳买了一捆葱跟各种菜,购物车很快堆得满满的,她算计着要少买一点,没有想到还是买了这么多,排着长队结账,有几个十几岁的少年推着购物车,一群人乌泱泱的经过,有个少年不小心撞到了乔婳一下。
她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
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腰,容历冷静脸,看着那个染着黄色头发的少年,眸光冷冽,“道歉。”
乔婳小手扯着他的衣服,“不用了,我没事。”
那个黄毛少年看上去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一个小混混也是横的不行,“我凭什么道歉,你们自己不长眼看着路。”
他伸手,似乎想推容历一下,“别挡道。”手腕猛地被扼住,黄毛脸色一白,然后慢慢的额头疼的一层冷汗,旁边几个人似乎也急了,看着容历。
容历沉声,“道歉。”
“对不起..”黄毛咬着牙挤出来几个字,只觉得自己的手要被掐断了,这个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几个小混混年纪也都不大,十五六岁,都是欺软怕硬的主,一瞬间也都怂了。
乔婳看着几个小混混走了,看着这几个小混混,她想起来自己上初中高中的时候,班里也有很多这样不听话的学生。
反映过来的时候男人的手一直扶着她的腰,滚烫,隔着薄薄的衣料熨烫着她的肌肤,她的耳尖都在泛红,背脊靠在男人的胸口,隐约听到了他呼吸韵律的气息。
她纤细的背脊僵硬,佯装什么事都没有推着购物车。
偏偏男人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她小声喊着,“容历。”
这么多人!
“嗯。”
“你...”乔婳闭眼,“你松手呀。”
容历盯着女人耳垂都红了,笑了,“松了。”

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完整章节阅读之出色试读

乔婳还是一次跟一个男人居住在一起,虽然这个人是她结婚证上的那位,但是,到底也没有相处了解过。
她在浴室里面磨磨唧唧了一会儿,裹着浴巾走出来,就看见男人□□着上半身,下半身围着银灰色的浴巾站在窗前,手里端着红酒,红色的液体衬的手指分明,背影清瘦却笔直如松。
她吹着头发决定平静一下自己的内心。
让自己不要被男色所迷。
但是目光时不时的落在了大床上,银灰色的床单,都是男人的风格,空气里面仿佛都是他的气息,让她心脏怦怦跳。
吹风机的声音嗡嗡的,但是男人的嗓音格外的清楚低沉,声线磁性,“你喜欢秦昭仪这个角色?”
啊?
乔婳转身,就看见男人侧了侧身,手里正好拿着她的剧本,《明月传》的剧本,她的目光落在了男人健硕的腹肌上,她在自己闪婚老公的标签上贴上了一个‘腹肌狂魔’的标签。
“嗯。”
秦贵人叫秦妤,闺名清鹤。
在剧中,秦清鹤这个角色是一个三线小明星饰演的,因为台词不多,虽然有镜头,但是都是一些面部表情,鲜少有台词,衣服也就这么几套,说多了就是一个..小配角,主要是衬托女主唐汐绾的。
跟唐汐绾一同进宫,唐汐绾受人欺负的时候秦清鹤出手相助过,但是秦清鹤这个人,清冷如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不喜欢争宠,冷美人一个。
空有一张脸,不受皇帝的喜欢。
从来不参与后宫争斗,封了昭仪之后常年身体抱恙在不参与任何是非。
但是最后结局挺惨的,被关到了冷宫里面直到死亡。
秦清鹤她从头到尾都像是一个局外人,被关在了这个高高宫墙里面,但是却看得通透。
乔婳挺喜欢这个角色的,谈到秦清鹤这个角色,她的眼睛亮了下,走过来从容历手中拿过了剧本,厚厚的,虽然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拍戏的这种感觉。
虽然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龙套替身。
谈起秦清鹤,她的语调轻柔起来,似乎对于这个人物有一个说不完的话,容历看着女人一张发光的脸,她格外的认真,他眸光很深,时不时的点头,乔婳紧紧的握着剧本,最后轻轻的叹了一声,“虽然这是一个很小的角色,戏份不多,台词也不多,但是这个人物,我觉得,是整个剧本里面,最饱满的,布满灵魂的。”
他问,“你很喜欢?”
“嗯。”乔婳点着头,翻开了剧本,上面好几页才有秦清鹤说的一句话,她都做了标注。
“你喜欢就好。”
啊?什么?
乔婳看着容历,晃过神来容历刚刚说的那句话,她笑的眯了眯眼睛,“嗯。”
时间过深。
乔婳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她看着正在小阳台做俯卧撑的男人,透过落地窗看着男人因为运动,手臂***的肌肉线条,比那些男模杂志都好多了,她默默的在脑中给自己的闪婚老公贴上了一个‘爱运动’的标签。
他似乎是察觉到了女人的目光轻柔柔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双手撑着地面,“你先睡吧。”
乔婳躺在床上,双手紧张的揪着薄被,上面都是男人身上的气息,格外的侵袭人的感官,她闭上眼睛怎么也睡不着。
不行,乔婳,你一定要快点睡!
她默默的输了几只羊。
反而越发的清醒了。
一直到身侧的位置沉了一下。
乔婳神经紧绷着。
他似乎睡了,呼吸均匀。
还是第一次,第一次身边睡了一个男人,乔婳到大半夜,也睡不着,翻了个身,隔着模糊的视线看着男人的脸。
一团,什么也看不清,因为光线昏暗也因为自己记不住。
她隔着昏暗的光线看着男人的轮廓,今天一天给自己这个闪婚老公打了无数个标签。
‘体力好’能够拎着行李箱跟编织袋脸不红气不喘的。
声音也好听。
身材也好,腹肌男。
嗯,爱运动。
衣橱里面习惯穿着浅色的衣服,她默默的记着。
心里想着他衣橱里面有件衣服都旧了,不如去商厦里面的时候给他买一身好一点的衣服,他经常出差谈业务,应该有一身贵一点的西装。
这样想着想着,乔婳脑袋放空了,闭上眼睛睡着了。
在乔婳闭上眼睛之后,容历睁开了眸。
他伸手将女人勾到了自己的怀里,嗅着她身上的一抹沁香,沐浴露的牛奶味。
勾的他心里痒痒。
她的身体柔软,趴在了他的怀里睡着,容历的手搁在了女人的腰上,还真细,跟目测的一样。
发丝柔软顺滑的落在了他的脖颈上,容历觉得呼吸都被堵住了一样,血液中有种窒息后的痉挛跟燥热感。
妈的。
他竟然***..
11岁那年,那个雨夜,容历第一次见到她,穿着粉色洋裙的女孩,手中抱着一个洋娃娃。
后来16岁的时候再次见到她,在乔家,他抬起头看到她从楼上走下来,一身白色的长裙,闻声了她的声音,那一瞬,他就有一个念头,这个女孩是他的。
让她在他怀里哭着嗓音纤细沙哑的求饶。
叔父说,乔家这位小姐,乔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是个公主。
此刻,容历目光灼灼,低头啄了一下熟睡中女人的脸,现在,这个宝贝是他的了,我的公主殿下。

乔婳觉得自己运气很好。
仿佛做了火箭。
因为她上午拍完了替身戏份预备,忽然得到了通知,因为饰演秦清鹤这个角色的女明星不演了,说觉得这个角色戏份太少,正好榜上了一个煤老板,就飘了不想演了,这个角色顿时砸到了乔婳的头上。
乔婳还有些不敢相信。
纪菲抬手拍了她一下,替她喜悦,“可以啊乔小婳。”
这是乔婳那到的第一个有角色的戏份,而且还不是那种宫女戏份,是这种一个真正的人物戏份,虽然台词不多,但是也算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很多人挤破了头都抢不到的角色。
化妆间里面顿时好几个一百八十线群演都不喜悦,背地里酸乔婳。
几个人窃窃私语。
“你看那个乔婳,你看她那个自得劲儿,还不是勾引导演得来的。“
“就是,凭什么她能饰演秦昭仪这个角色,我上次啊,还看见她跟导演凑到一起,两人走的很近。”
“你看她那一张狐媚的脸,用这种低俗的手段简直就是...”
几个十八线讨论着,忽然戛然而止,因为面前站着一个人影,纪菲冷声,“你们几个说够了吗?”
几个人均是面上一白,然后一红。
有个小宫女也不甘心,她企图想要拉拢纪菲,“纪菲,你长得也不比乔婳差,这个角色明明应该是你的,你就甘心啊,乔婳用这种手段勾引导演获得了角色,你跟这种人做朋友?”
纪菲眯了眯眼睛,盯着说话的那个小宫女,“我记得你前几天还偷偷的打听副导演的酒店房间,然后呢?让我猜一下,副导演是不是觉得恶心,然后把你给丢出来了?”
“你....!”被揭了伤疤,小宫女气的手抖脸白。
“我什么我。”纪菲最看不惯这种背地里嚼舌根的,双手环胸,“难怪只能演后面的宫女背景板,连个脸都露不上,你们几个啊,估计脱光了躺在导演床上就算导演吃三瓶玮哥都硬不起来!”
纪菲哼了一声转身,不理会几个小宫女,她看着拿着手机走到窗边打电话的女子,还穿着剧里的衣服,只不过发型拆了,一头墨色长发披散在肩膀上,阳光渐渐落过来。
从背影看,简直美哭了好吗?
她要是导演,要是能睡了乔婳,直接女一女一,直接踹翻明榕,还去***一个小配角。

“我跟你说,我拿到了秦清鹤这个角色了。”乔婳笑着,语调忍不住的扬起来,透露着此刻的心情,她紧紧的握着手机,她很喜悦,很激动,第一通电话就打给了容历。
她的语调明快且温柔。
容历‘嗯’了一声,说了一句,“你喜欢就好。”
乔婳喜悦的说了好多,才发觉自己似乎说了很多废话,她失笑了一下,自己真的是太激动了,想要找个人共享一下,听到手机那段传来声音,乔婳才想,现在容历应该还在上班吧。
自己是不是打搅他了。
“抱歉,我是不是打搅你了。”
会议室里面。
女经理正在说着本个月的销售数据以及分析,就收到了一抹冰冷的目光,漆黑冷漠的视线,她一下子止住了嗓音,瑟瑟发抖。
顿时会议室里面静谧下来,其余的人彼此沉默静声不敢语。
就看见刚刚还冷冰冰的男人温柔的对着手机那段说。
“没有,我刚好很闲。”
闲?
老板似乎对高度紧张的会议有什么误解了。

晚上,某高级会所。
容历接到了一个短信,乔婳发来的,她说晚上有夜戏,要拍到凌晨,他走进包厢的时候正好听到陈玉霖的嗓音。
“你们说容历是不是最近有点不对劲,他昨天竟然找我跟我要一个小配角的角色。这种角色他竟然来管我要??”
“哪个配角?”
“就是我这段时间跟容历投资的戏啊,一个小角色,这尊佛竟然凌晨给我打电话说他要了。”
“啧啧。”
“更希奇的是,订的是一个小替身?”
“啧啧啧。”
“你们倒是说句话啊,我最近心里发虚,背后现在还有些发毛呢。”陈玉霖摇了摇头。
“霖哥,你看看后面,让你发毛的这尊佛来了。”
陈玉霖转身,看着容历走进来,他笑的一脸褶子,背脊越发的发毛了,“历哥,喝酒,来喝酒。”
这尊佛走到了沙发上,顿时几个人散开让了坐,男人指尖捏着一根烟,顾齐笙狗腿的去点了火,就听这尊佛开口了,“对我这么感爱好啊。”

以上就是小编为喜欢的读者,带来的心尖宠爱乔婳容历小说已全本热门章节完整章节在线阅读,追书的朋友,不要错过。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